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08-07-12(Sat)

夜諧洛香●貝吉塔將軍

<夜諧洛香●貝吉塔將軍>

自由自在於草原上騎馬打獵是賽亞族賴以維生的生活模式,也是習慣,即使搬到宮中居住許久,自小培養的興趣仍無法強制改變,再舒適、再溫飽的生活也無法滿足悟空他們對充滿野性作風生活的喜好。

所以,他們跑去和皇帝申請,想擁有幾匹健壯的良馬和裝備,欲在皇家專用園地一享打獵之趣。當然,少了層層手續,要求當場被批准,裝備等打獵必備之物一切比照貴族所用等級,唯一需要做的便是他們親自選擇喜歡的馬匹,作為日後專屬座騎。

皇家御用馬廄。

“那我就這匹!就取名為羅利!”經過馬官領路介紹,悟空很快選定一匹黑色阿拉伯種的馬,速度不如純血馬,但牠的高貴典雅氣質,以其超人耐力卻是相當好的。
“……為什麼要以我的名字來取…”略為皺眉,站在所選阿克哈塔克馬身邊的布羅利不解問,這樣好像自己時時刻刻被騎在下方…“換個名字吧。”

“啊,那改成小羅利??”除了多加個小字外,有換和沒換一樣“我真的很想要取叫小羅利嘛!好啦好啦~~~”
“……那我這匹馬叫卡卡…哼…”改變不了對方心意,只有自己有樣學樣的取了,似乎能稍微減緩內心不平衡。
“好啊!我們的座騎都互相叫對方的名字,真好!”沒聽出對方取名意圖,微笑。
“……唉…”被這天真一笑,什麼不滿也被沖散不見“…有人!”

手一伸,拐住身材較小男人往一旁馬房衝去,下意識將兩人身形隱住。

“…為什麼我們要躲起來?我們也沒做壞事啊…”從懷中探出頭,往朝他們走近的人影望去。
“習慣了…”一有風吹草動就隱蔽自己身影的習慣,即使到皇宮中還是改不了“噓!他們好像在說什麼…”

迎面而來的,是掌管軍權的貝吉塔將軍,身上所穿的,雖然不是戰場上正式的厚重盔甲,平時訓練屬下士兵的較輕便裝扮卻也無損男人天生的英氣威嚴,皺著帥氣的劍眉,大步筆直地朝飼養馬匹的所在前進。

“屬下參見貝吉塔將軍!”表面上裝模作樣打恭作揖,負責皇室所有馬匹的小官內心卻不斷發牢騷,今天是吹什麼風了,兩位男寵娘娘們才剛駕臨,貝吉塔將軍又後一步來?淨是些有頭有臉的大人物,這不是擺明折騰他這不上不下的小官嗎?
“免禮。”擺擺手,免去無必要的繁文縟節“上次我預定的四匹腓特烈斯堡馬可否到了?”

賞罰分明是一個成功上司該擁有的基本手段,這些價值不匪的高貴馬兒,正是貝吉塔打算作為今次新練士兵中的前四名獎品,只要能在眾同袍中一得勝利,表現傑出,將軍便會分發普通新兵可能大半輩子都得不到的外國進口名貴馬匹,以示獎勵和鼓舞。

“是是!那匹馬兒幾天前已經來了,請隨卑職前來!”比個手勢,帶領男人到更深處察看預定馬匹“這邊有請。”
“嗯。”不多言,隨小官而去。

---------傳說中的分隔線-----------

“那人看來好眼熟啊…”看著越離越遠的背影低道“是在哪個圖畫書上看過嗎?”
“…卡卡…好歹本國的將軍的長相和名字要記住…”手不安份往下摸,隔著不厚衣料磨擦下方的敏感肉體“貝吉塔那髮型和身高很好記不是嗎?”

“原來就是他啊!難怪我剛就在想怎麼這樣多人和他一樣身高…唔!”到嘴邊的笑聲轉為引人情慾的吟聲,這才發現對方不規矩的大手…“羅利…!啊…”
“很舒服不是嗎?”順著衣料縫隙,又大力的摸進去,順便抓住柔軟的尾巴,低身捕捉悟空滑潤唇瓣後,魅惑舔舐自己飢渴的雙唇,從深色眸子中看得到隱隱燃燒的慾火“我們已經很久沒做了呢~~~來玩吧…”

來到皇宮後,前面些日子一直在忙著適應或處理宮中小人問題,之後又不曉得在忙啥雜事,他們兩人一直找不到時間好好享受美好兩人時光。

“但…這裡…是馬廄啊!”話越說越困難,男人貼上來的熱趟下體加速自己分身膨脹發硬程度,多了布料的阻礙卻無損在公共場所偷情的刺激,反倒比平常在寢室內更興奮,更有趣“停…”
“不…!偶爾也在不同的地方玩。”不理會情人要求,動作變本加厲情色,緊貼的臀部磨擦加劇。

“嘶!!”赫然一聲馬鳴,當布羅利轉頭一看,卻被又長又硬的馬尾甩到臉,疼得不覺哀叫一聲,以手撫臉被拍打處。

“這該死的畜牲…!”聲量提高,也引起本來在各自工作地盤上餵馬清洗下人的注意,一雙雙好奇目光掃射而來,在聲音發源者看了下後,隨即掃到衣衫不整,臉色紅潤喘息不停的悟空身上“…看什麼看!沒看過男人間的求愛尋歡嗎?”

不好將氣出在馬的身上,高大的賽亞人怒目一視,咆哮道,一把摟過情人,用力吻下去,直到嘴唇有點紅腫,呼吸不順,才到此為止。以兇狠目光連瞪無辜下人十來秒,拉著還上氣不接下氣的悟空匆忙離開。

直到走出馬廄一段距離,脾氣不太好的夜妃才想起疏忽之事,只得再次回去講明預定馬匹,加快腳程回宮,他只想快點和卡卡一起解決小腹升起的慾火。

然而,偷聽到的對話也勾起賽亞人的胃口,派人打聽到貝吉塔欲準備類似武道大會的時間和定點及規則方式後,另外兩位對武藝也極有興致的男妃亦準備參加,為四人在歷來最強男妃紀錄上又添一筆。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08-07-09(Wed)

夜諧洛香,後宮掃除活動

<夜諧洛香,後宮掃除活動>

“咳咳咳!!”很痛苦的抓著喉嚨猛咳,臉紅氣喘,進餐到一半的悟空突然困難的用力狂咳,像要將肺從口中咳出來般的猛烈。
“卡卡你怎麼了?”初時不怎在意,吃飯嗆到這本是常見的事情,見怪不怪。但隨著咳的力道加猛及面部表情的扭曲,坐於身邊布羅利突然意識到不對勁,急忙詢問。

“唔!咳…!”喉頭被異物卡住的人是無法開口說話的,脹紅著臉努力想將那喉嚨中進退不得的物體咳出來。
“呀!朕可愛的諧妃有沒有想朕呀~~!”獨自一人用膳是無趣的,因此一享用完午餐,這位心中掛念著四位愛妃的悟飯馬上帶人趕到和諧宮去探望他們。

悟飯突來一推,或許真的是天子之故,那本來卡在喉嚨中的異物就這麼咳出來,悟空順利脫離即將被嗆死的命運。

“哎??諧妃你怎麼臉色很難看…?是朕剛剛不小心嚇著你嗎?”見到對方又紅又喘的難受表情,少年皇帝誤以為是自己所造成的,關心詢問。
“呼…終於給咳出來了…咕…沒啦!不是你嚇到的,是我剛剛吃東西被嗆到,剛好皇上你來了才咳出來呢!”右手拍拍胸口平順呼吸,悟空轉頭笑答,但隨即用怪異的眼神看著剛咳出來的物體。

但是…今天的菜裡沒有魚啊…為什麼我會被這樣大一根魚骨頭卡到??

不擅思考的悟空想了想,很快就釋然,繼續尚未結束的午餐。

“可惡…這個賤人的運氣真好,就這樣被皇上的龍氣給化解了這劫!”某位躲在外宮偷看的人忿忿不平道。

----------傳說中的分隔線---------

一縷奇香飄入,恰巧飄到準備跑過去和三位半蹲於地上的賽亞人會合的達列斯鼻中。

“啊…好香喲~~~怎麼以前本大爺從來沒聞過呀~~”隨著傳播香味的方向走過去,來到御花園中的一處不算淺的小湖“嗯?為什麼湖會產生這種香氣喲……”

疑問心起,當他意識到時,雙手雙腳已被人不知不覺中上了手銬腳鐐,上綁百來斤鉛石。

“誰…哇呀!”才欲伸手扯掉這阻礙行動之物,達列斯已經被人推到湖中,緩緩沉下去。

哼…以為這區區鉛石就能讓我無法行動?你們也太小看賽亞族人吧~~~切!

一面往下沉一面不屑心想到,反正是故意要陷害自己,那就將計就計,好好玩弄那些藏在黑幕的人。

“哇呀呀~~~我快死了喲~~~~”沉到最底用力一踏,再度浮到水面上的賽亞人很假意的喊救命,臉上充滿邪惡笑意。

這一叫,引起了位於數十尺外三位妃子的注意力,那三位正坐在涼亭內彈琴吟詩作詞的寵妃…

怎麼可能,他們又不是那些熱愛詩琴書畫,偶爾唱唱歌譜譜曲的普通妃子,他們可是從邊疆來的賽亞人。

所以,他們所做的休閒活動也有所不同。悟空、布羅利和卡卡羅特三人正在百花爭妍、花團錦簇的御花園內進行烤地瓜如此不合場地的活動,將本來花香四溢的花園給燻得通通都是烤地瓜的香味,讓所有經過的人無不食指大動,想要一點解解饞。

當然,也只限於想的境界,除了他們身邊那些宮女很高興的幫忙烤之外,其他人只敢吞口水的站在遠處觀望,這裡可是皇上的御花園,可不是外頭的田地可任人隨意烤。

“達列斯又在玩什麼…?”拿著熱騰騰的烤地瓜,長髮賽亞人感到好笑的看著在池水中做著鬼臉喊救命的男人。
“大概是太熱了想要涼快一下,所以就整個人跳進湖中??”咬了一口笑道,卡卡羅特也常常搞不清楚達列斯到底在想什麼,常常會做些脫序的奇妙行為。
“咖素想出魚啦!(他是想吃魚啦!)”滿嘴都是燙口地瓜,悟空說著含糊話語。

“那就別管他,慢慢吃吧!”決定忽略這隻神奇賽亞人,三人繼續吃著他們的點心,由宮廷御花園所出的烤地瓜。

--------傳說中的分隔線--------

“呀~~~小貓們真是無情!有了食物就不管本大爺咧~~~”自討無趣,達列斯不想要再玩在冰冷水中假溺水的遊戲,開始將困住行動的鐵製物給取下。“哎…為什麼我覺得全身沒力……”

然而,才取下一個手銬,一股莫名感襲上全身,頓時力氣全失。除了本來能夠輕鬆扯掉的鉛物現在也拔不開來外,他察覺自己連划動雙手雙腳的氣力也無,這次真的要溺水了。

“哇啊!真的快死了!哈尼!悟空小貓!羅利小貓快來救我啊!”奮力一叫,達列斯不敢再玩下去,扯喉嚨的大叫,希望他們能夠聽見。

可惜放羊的孩子謊話說多了,是沒人相信。

“他怎麼還在玩啊?”又吃了好幾個烤番薯皺眉道。
“達列斯真是的…”苦笑。
“嗯?那他不來我就吃掉他的!”

又被人無視了,只是這次的無視有點嚴重。連浮的力量也沒,加上身上那未卸去的沉重鉛球就這樣拖著達列斯,直直下沉。

“嗯?好香的味道~~為什麼御花園會傳岀這樣香的烤食味?”忙完一天公事來到花園賞花的皇帝問著身邊隨從。
“唔…啟稟聖上,是四位娘娘們擅自在御花園內烤地瓜…”惶恐小聲道,在花園做這種事是絕對要殺頭誅九族,這可是大不敬的行為。

“哦?原來御花園裡也可以做這活動…朕過去怎麼沒想到呢!朕也要吃一個!”出乎意料外的反應,悟飯高興道,準備衝過去嘗嘗。
“皇上…”淚,皇帝被這四位妃子帶壞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跑過去途中,或許是天意,悟飯突然感到有點不對,往旁邊湖中一看,一大堆大小不一的泡泡急速從湖底竄升,這是一種很不自然的現象。

“咦…這是…”疑惑停下腳步,彷彿為驗證他心中的不安,一隻手就這麼伸出,然後又快速沉下,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似。“香妃!”

想都沒想,甚至忘了可使喚身邊的奴才下去救人,悟飯脫下身上礙事的龍袍和頂帽,立刻跳到湖中救人。雖然困在達列斯身上的鉛塊是重了些,好在水中的浮力會自動減輕部份重量,加上皇帝平日也多少練些武技,在體力上還是有著相當修為,稍微費了點體力倒也將幾近溺斃的賽亞人拖上來。

也不知從哪學會的急救技術,悟飯很自然的對昏迷的達列斯使出心肺復甦術,約莫半分鐘,總算令喝了不少髒水的香妃吐出肺中污水,緩漫甦醒。

“香妃!你沒事吧??”急忙問道,但對方卻是茫然望了一眼,轉頭又昏過去。“御醫!快傳御醫來!還有那個誰快將香妃送到寢宮去!”

聽到這陣混亂聲,本來抱著悠閒心情烤地瓜的三位賽亞人馬上趕來,一探究竟,才知道之前的呼救聲並不是裝出來的,而是真有其事,心中懊悔不已。

事後,經御醫診治後得知,達列斯中了不明迷藥,一種會讓人四肢無力,頭腦昏迷的迷藥。可幸的是,無毒,只需待一個時辰那藥效便會自然退去,不會滯留體內,也無任何後遺症,想必是希望在死後不被人查出而下的。

“怎麼他們運道就這樣好…為什麼上天總是護著他們!”見計劃沒成功,咬牙切齒。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08-07-09(Wed)

夜諧洛香,分發宮女

<夜諧洛香,分發宮女>

剛到宮中之刻,雖然皇帝悟飯已暫時調派數位各宮中的宮女到四位乍到男妃寢宮中幫忙,但此只是權宜之計,並不能永久如此。由於他們是要久住宮中,考慮從小新培養的宮女會比較有服從性和忠心,因此,又另調了百來位召進宮中未於任何妃子男寵那服伺的宮女訓練,待一週後再分發給這四位從邊疆地區來的妃子。

那些被點到名受訓的宮女們莫不愁眉苦臉,為自己未來的日子發愁難過。原因不為他,正是日後得分派到各宮服伺那四位寵妃。除了太后那的宮女未傳過被虐被欺負的事件,其他於各宮從職中的少女們皆有被主子壓榨欺負的情形,特別是那些自認為被皇帝給疼愛的嬪妃男寵更是如此。

想像一下,如果連多被悟飯看一眼或提過名字的妃子都能如此囂張跋扈,那麼這四位甫進宮便被封了稱號及分發寢宮,而且還疼愛有加特別將未來到他們宮中做事的宮女給送去受訓的寵妃就更不在話下。

雖然皇帝的確是有些風流,不知在上任這兩年來召了多少貌美女子男子入宮,但在皇太后琪琪的叮囑下,悟飯也只能認命的專心於政事,用心民間,努力治理國事,成為百姓口中好皇帝。也因此,皇上的一個目光,一句片語,甚至是名字被提到都可成為那些召進宮不得寵的嬪妃們的驕傲來源。

當然,如果他們知道悟飯多看他們一眼,多說句話,或是提到名字都只是因為分不清楚他們到底誰是誰,將他們誤以為是在哪個部門負責的宮女,或是因為覺得那些男寵們長得和女人們沒兩樣,弱不禁風而長嘆氣的話,大概真的要欲哭無淚。至少就目前而言,在他們心中仍以為是自己傲人外貌或行為舉止引起皇上的注意,時時刻刻打扮自己,想要再搏取更多的目光。

僅僅如此便能讓那些人自視甚高,有事沒事就胡亂使喚婢女,盡要求些刁鑽事物,處處為難,那麼,這四位剛進來便能得到悟飯賞識,給予僅次於太后的妃子地位的男妃們,恐怕更是脾氣古怪,難以伺服,這要如何讓他們高興起來。並且,長年來生活在異邦的特殊民族,在日常生活上必定有許多和朝內漢人不同的習慣風俗,想到還得順應那些不知道會怪異到何種地步的習慣,她們的頭就更加疼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那…快傳進上週訓練的那一百位宮女吧。”向站於一邊的太監下命令,不一會,一百位梳裝整齊的年輕宮女便井然有序的走進來,和皇上問好後,便通通跪在地上,等待稍後指令。“朕現在宣布,分發給夜妃、諧妃、洛妃和香妃四人各婢女二十五人,待會你們就各自和主子回寢宮吧。”

“二十五人??會不會太多了??”四人莫名奇妙的大叫,他們哪需要這樣多人,又不是斷手斷腳,生活無法自理。“一個人就夠了吧…”
“不行!就連那些朕名字都叫不出的男寵們都有近十位的下人伺候,愛妃們怎麼能夠比他們少?”不滿意道,悟飯覺得反正那些人閒在宮中也是閒著,不如都分發下去照顧可愛的人兒。

“但我們又不是廢人…”卡卡羅特皺眉道,其實他覺得根本就不需要有下人。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後,以四人各帶四位宮女定案,這大概是史上少數幾位會為了要減少身旁服伺人員和皇帝要求的妃子吧。

“那…就留下前面十六人,其他八十四人先退下,日後有事再下派事務。”勉為其難下令,但卻聽到了出乎意料外的話語。
“這四位就是新來的娘娘們??不是將軍嗎??”不知道哪一個宮女出聲問道,在皇帝下令前,她們所有人都一致認為眼前這四位男子是新就任的將軍類武官。

“嗯?是的,這四人就是你們留下來人的未來主子。”慢慢回答,雖然悟飯並不知道是哪一位宮女如此大膽發問,不過對於這小事他倒也沒在計較。

“什麼!!原來他們!那我要留下!”確認這四位和印象中陰柔的美男完全不一樣的男子就是新來的賽亞寵妃,百位宮女瞬間陷入一片瘋狂,本來希望離得越遠越好的苦差事,此時卻成為人人想要的職位。“猜拳!猜最贏的十六人就能留下來!”

“………”包括皇帝在內的五個男人當場傻眼,這些少女真的就是剛剛跪在地上還滿腹不情願的宮女嗎…怎麼現在變得如此積極熱情?

經過十來分鐘的猜拳大賽,終於決定好留下來分發到四寢宮的宮女,而其他不幸落敗的少女則帶著不甘淚水隨領路的太監離開大廳。

“難怪碧兒一直和朕說後宮女子多紛爭,今日總算是略見一二…”嘆氣,少年皇帝在宮中長大十七年以來,第一次見識到。

然而,這只是剛開始。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08-07-09(Wed)

夜諧洛香,賽亞男妃

<夜諧洛香,賽亞男妃>

“嗚…為什麼又猜錯了…”身披繡龍刺花金袍的悟飯無精打采從洛梅宮走出來,今天,他又猜錯了。“難道朕運道就真的這樣背,連續一個月都猜錯嗎…”

孫悟飯,蔬菜皇朝的天子,生菜帝,年號沙拉,今年為沙拉二年,登基時年僅15歲。母后琪琪,父皇…不詳(這…請自行跳過,這人是虛名不重要)為鞏固王權,去年已立宰相撒旦之女碧兒為皇后,然而生性風流的他卻仍不滿此狀,一得空便四處宣告天下,征妃納妾,後宮小妾男妃多不勝數,可為皇宮一大名景之一。

雖然,他在征召後就忘了這檔事,隔日便忙於政事治國,以致於抱著麻雀轉鳳凰心願的少女少男們失望至極,他們自進宮後便從未得到皇上寵幸就被打入冷宮,過幾年再賞賜一筆錢送回家鄉。因此,天下人們無不認為當今皇帝只是以納妾這項舉動為樂,但卻無意發展實質上的深入關係。

“哥哥,你也來玩呀?XD?”黑髮小男孩笑道,身上穿著同樣華麗的衣袍,身邊還跟著一位年紀相略的朋友,一頭薰衣草髮色和藍眼的孩童。

雖然照宮中規矩他是該叫面前這位少年為皇兄,但是悟天卻一直覺得這樣叫不親切,便採用民間通俗的稱呼。既然皇上本人和老佛爺都不在意,因此他也就這麼的以王爺身份叫著不合身份的稱呼。

“嗯…但是又猜錯了。”愁眉苦臉答,全天下恐怕就他這個皇帝這樣命苦吧?人家寵妃都是巴不得皇上天天到宮中寵幸,將自己打扮得漂漂亮量的在宮中等待,唯恐梳妝得不夠美讓皇帝不院久待。

而他這個苦命皇帝的那四位寵妃卻剛剛好相反,每次去總是撲個空,還說什麼要四猜一,猜中才能一吻芳澤。但是…四猜一好歹也是25趴的機率,少說四天就會猜對一次,運氣差點也是一週左右就會猜中,那他怎麼一猜就猜了一個月都還是夜夜落空?分明是妃子們暗底裡下手腳,總是有辦法在他到達前臨時換寢宮聚會,使他總是猜錯。

“咦?但是剛剛我們才從和諧宮那吃了東西回來呢!”特南克斯答,不解的抬頭看著這堪稱史上最慘皇帝。“瞧!那裡燈火還亮著,皇上現在去應該還找得到他們。”小手指著燈火輝煌的寢宮。

特南克斯,掌握軍權的貝吉塔將軍和身任皇室地下內定秘密研究組織布瑪之子,自隨父母親進宮後,便和小王爺悟天意氣相投,成為感情極好的朋友。由於深得皇上本人和老佛爺的喜愛,因此可隨意進出宮內而無人阻止,身份和王爺同等。

“嗯!?真的呢,那朕現在就去!下次再和你們這兩隻小朋友聊聊!”雙眼發亮,悟飯立即和幾位貼身下官往和諧宮出發。

“皇上的運氣真的很糟啊…”轉頭對玩伴道。
“嗯…聽媽媽說哥哥除了妃子娘娘們初到宮時有吻到外,之後就幾乎沒碰到呢!@@”小王爺歪頭道,不想再細想,繼續和特南克斯到宮中的某處進行惡搞活動。

----------傳說中的分隔線----------

“那麼,就請悟空和卡卡羅特兩位跟隨下官上馬回宮吧。”克林對著兩位茫然不知情的賽亞族青年道,這次皇上竟然會派自己到這種鳥不生蛋的邊疆地區來接人真是折摩死了,要知道兩處距離遙遠,光是路程就快要累死他。

出於傳統,每隔數年蔬菜王朝就會從各個民族邦國征招美女帥男,每族必須獻上至少兩名貌美族女族男才行,雖然不是強制性,但為了確保各族利益,他們多數會照其聖旨獻上漂亮的族女族男給皇上,若不照此做,即使哪天發現我族成為下一波的利益剝奪者也不用太過訝異。

賽亞族,一以游牧為生的邊疆少數民族,好戰,戰鬥力高強。外型和普通漢人無異,除了終生不變的髮型和身長如猿猴般長尾外,其餘則大致相同。雖未對蔬菜王朝造成直接威脅,但也從未臣服於他。然而,此次派克林到邊疆地區並不是想要一探虛實,找機會鏟滅,而是到了數年一度的妃子征召,讓他到此邊遠地帶查收待選妃子到宮中。

只是因為賽亞人一向陽盛陰衰,女性嚴重缺乏,更不用說容貌佼佼者,所以他們大多是上獻俊美男性為主。

當然,對外是以賞識賽亞一族的高超武技和戰鬥力,欲封為大將軍替國效力為名目,但是明眼人都知道這僅僅是幌子,只是為了掩飾悟飯收男人為寵妃的真相。將軍並不是那樣好當,絕非說收就收,更何況對一個身世背景都不怎麼熟悉的異邦人士,又怎可能輕易進去宮中得此官階。但若是以妃子的身份,那想要得到高官就不再是難事,特別是被皇上寵愛的嬪妃。

除了賣掉自己雙胞胎兒子的爸爸和負責接人的官員外,就連當事者也不知道自己是以妃子的身份被接進宮。

不過…為什麼這次寵妃身材這樣的…不像寵妃??

看著坐在巴達克身邊的悟空和卡卡羅特,克林心中浮出如此疑問。即使這是他第一次擔任此類任務,但印象中的男妃不是應該瘦弱無力、面如女子甚至更勝女人、嬌魅妖惑…嗎?這兩人長相雖然很帥,可無論如何也無法和腦海中的刻板寵妃印象劃上等號,果然是新任皇帝的興趣與眾不同嗎…?

“爸爸,為什麼我和卡卡羅特要去皇宮呢?”疑惑問道,悟空覺得留在草原上騎騎馬打打獵的狩獵生活過的很自在愜意,為何要特別去那誰知道在哪的皇宮。
“這…因為那裡有很多這裡吃不到的美食!而且到那皇帝還會親自和你對打!你不是很想要變得更強嗎?”說出種種對悟空來說是強大誘因的歪理,只想要錢財和榮華富貴的巴達克根本是賣兒求榮的最佳典範。“而且你是去那當將軍的,以後會有很多機會和人訓練對打的!宮中還有很多不為人知的秘籍呢!”

“喔!!好像很棒啊!那我要去!”對於美食和武技的執著讓這單純的賽亞人毫不懷疑父親的話語,直爽的答應,就這麼的被賣到皇宮當寵妃去。
“悟空…你不覺得這聽起來很像謊言嗎?”身為異卵雙胞胎哥哥的卡卡羅特劍眉緊蹙,他總覺這其中必有蹊蹺。“而且我們去的話,族裡的主力豈不就嚴重缺乏?”

雖然是同母同父所生的雙胞胎,但兩人在長相上卻大有不同。悟空是標準的賽亞族長相,黑髮黑瞳,而卡卡羅特卻是金髮碧瞳,似乎是傳說中的隱性基因作用,讓他成為賽亞族內極為罕見的特殊外貌。由於賽亞族對外貌不同這點並不在意,因此卡卡羅特在長大過程中並未受到任何刁難岐視,這也算是成長於生性開放的游牧民族的好處之一吧。

“安危問題你們就不用擔心了,皇上聖明,下旨道你們一進宮就會立刻派大軍來協助賽亞一族防範外敵,從此賽亞族成為蔬菜王朝的盟國,擁有對等的地位。”為了漂亮的妃子,就算是稍微委屈點簽下如此不對等的條約悟飯也甘之如飴。
“嗯…那就好…”聽聞族內不會因兩人的離去而產生問題,卡卡羅特也如悟空一般答應,準備奉命前往朝中上任為所謂的大將軍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