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09-09-11(Fri)

狐妖●猥瑣魂

已經一年多沒再寫這狐妖篇了…還是不要坑掉的盡可能結束吧= =反正之前也沒想到要怎麼結局,總比坑在那好。

前提綱要:卡卡羅特和達列斯、悟空、布羅利等人已解決冷凍門一行人,接下來只剩下緊纏不放之前重傷不知所蹤的悟飯需要對付。

上班後回到家就超累的,腦子也懶了,頂多一次寫個一兩千字....而且還會碰上昨天不定期偏頭痛發作只能馬上睡覺的情況= =哎哎,應該是還沒習慣上班的規律.....

-------------

<狐妖●猥瑣魂>

表面上不在乎無所謂,潛意識仍感到層層威脅。過去曾經有過比兄弟情更濃厚的朋友,兩人對彼此間的事是在了解不過,默契十足,沒有人不羨慕達列斯和悟飯之間的友情。

可惜,一旦這種關係的根本質變,其後果往往比一開始就恨死對方的死對頭還要嚴重。最了解另一個人的一舉一動所代表的意義,最知曉對方行動邏輯和背後思考性質為何,那麼,成為互看不順眼敵人時的危險性愈發的可怖。

“算了,先別想那些事…我們看看電視吧?”回到家,卡卡羅特拾起遙控器打開掛在牆上的大型液晶螢幕低道。好不容易清掃冷凍門的主要教主和大將們,卻因稍才話題不對搞的氣氛很糟糕,沒有半點勝利後該大肆慶祝的感覺“看看這幾天又有什麼新聞吧~~”
“每天不就是差不多的事?人類只會不斷的重覆相同錯誤,一再犯著歷史上曾發生過的悔事~~”狼妖語氣平淡的說,即使和人類相處了許久,除了行為怪誕達列斯和身邊的悟空之外,布羅利認為世界上的人類都大同小異,毫無新鮮感。

『……新聞快報,警方在今天早上前去某一知名社區內搜查時,應民眾檢舉報案到一棟屋內主人已一個月未曾出門並發出陣陣惡臭的房內進行檢查,意外抓到前冷凍門下知名的悟飯。屋內一片凌亂,四處遍布吃過用過的殘餘物,簡直慘不忍睹……』不停從多角度拍攝強制進入屋內的畫面,及面露恐懼不敢相信被捕者的怪異表情,下方的新聞快報跑馬燈快速報導更多有關此新聞的爆點事件。

“最近重名的人真多…沒想到冷凍門內就會有兩個悟飯啊…”稀稀疏疏喝著回程時買的少冰摩卡咖啡,布羅利翹著二郎腿盯著電視瞧,右手不住按著轉台的鍵“奇怪…這新聞有很了不起嗎?怎麼每一台都在撥差不多的?難不成…”
“達列斯,你們那有兩個悟飯嗎?”微瞇著眼看,悟空怎麼樣都無法將電視中身型發福一頭亂髮嘴邊淨是沒刮乾淨鬍渣穿著不入流二十多年前流行怪服搭配的人和前一陣子找碴的道士聯想在一起,應該是重名的。

“沒有,這種怪名字也不常見,我很確定冷凍門就只有一個悟飯。”被問話的男人在浴室內大聲回應,嘩啦啦淋浴水聲減弱音量,但卻不影響坐在客廳內看新聞幾位的聽力。
“只有一個悟飯的話…那這個就…不會吧?!!一點也不像啊!”這下子戰鬥過後疲累的神態一掃而空,布羅利、悟空、卡卡羅特還有幾隻遊玩的式神椰菜及蘿蔔也一塊集中到電視前觀看,像看極盡可能賣弄恐怖驚悚片後的反應,慘叫“不會吧!!!這個人和悟飯一點也不像啊!!是不是哪裡搞錯了!”

除了性別男,名字為悟飯外,他們幾個真的看不出這就是昔日的悟飯,那個外表氣勢站出去也能與當前男模比較絕不遜色的悟飯。

標準一個新聞媒體用的癡漢字樣,沒錯,就是癡漢,與他形象截然不同的字樣。不論是外觀或氣質變化都是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從未想過這樣的負面字眼可用在他身上,就像是詛咒一樣。

“啊哈哈哈!誰叫他這麼貪心!為了得到更強的魂魄鍊武器,完全不挑選來源是什麼就吸取鍊用~~~並不是強大的能量就等於一定會有好結果~~~哇哈哈哈哈!”
“哎!貝吉特你怎麼會在這!?”過去曾聽過的聲音再度出現,不知不覺混到眾人之中的仙人說明驚到他們,大家不自覺退後一步急問。

“哎呀~~反正最近學校的論文需要一個題目嘛~~~所以就決定以『強大的魂魄=完美的結果』為題來做研究報告囉!然後就去找啊找啊到處找很強的妖怪靈魂給悟飯用啊,也不算是給,就故意放消息讓他去找然後自然而然他會以為是自己找到的就拿去取用囉~~~”不在意其他人驚奇眼光,貝吉特早習慣接受四面八方對他觀注的眼神,一派自在續道“結果非常的好啊!和我假設的結果徹底相反哦~~~所以我指導教授給我超高的成績!”
“貝吉特你已經是仙人了還要再去上課…”悟空低問,仙人的生活也這樣接近人類啊…

“那當然的!你以為仙人多好混!我們也要考試也要做報告更要實習-----”
“又來了…你一天不撒謊騙人就不高興是嗎?”再一次的出場替愛扯謊的同伴處理善後,悟吉塔抱歉的說“別聽他亂講…是仙界大家認為悟飯最近攝取妖怪精魄鍛鍊的手法太過極端了,以前少量取用還不會對生態造成危險,現在過份的將所有靈魄都拿來做武器,已經嚴重影響生態失衡了…所以就命令我們這次來制止他,無論用什麼辦法都好。”

“那他…為什麼會變這樣?”卡卡羅特指著電視上不知重播第幾遍的重點新聞,一次又一次播著前後兩個人的悟飯模樣“你們對他做了什麼??”
“偷偷的自他筆記電腦中加了癡漢遊戲啊!然後他這色胚一直玩啊玩就上癮變態的進化了!”咬住摀在嘴上悟吉塔的手,掙脫的貝吉特大叫。

“去你的!敢咬我!才不是這樣!!”手被咬痛的悟吉塔再一次摀住對方的嘴,只是這次不敢再輕易獻出自己的手,直接用咒法施了封口術“是將對癡漢遊戲無法破關人們產生的強大怨靈都集中在他身上,慢慢就會被感染變型了…”
“我覺得悟吉塔你這次講的比貝吉特的還要更不可思議吧…”眾道。
“是嗎?”但他只是在陳述一件事實罷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08-12-27(Sat)

狐妖●出乎意料

<狐妖●出乎意料>

“他们真的很笨…你确定真的没搞错对象吗?”看了又看,首次见到冷冻门的卡卡罗特经过五分钟观察,困在踩地雷阵法的众收妖人士不仅法力不强,行为模式也太离奇怪诞,很白痴“你以前怎会怕这种人…?”
“年轻不懂事,眼瞎了…”同样傻眼没想法的是达列斯,连简单恶作剧式阵法都能困到弗力沙一行人,过去的自己究竟为何怕愚蠢的白蜥蝪和其手下?越想越为儿时不懂事悲哀。

冷冻门一行人当真乖乖依照传统踩地雷踩法商讨计划,特别是为首的基纽收妖队队长,甚至连游戏中需要辨识哪些为地雷的小黄旗都准备好,非常认真玩起破解阵法的游戏。可惜,他们的真正老大弗力沙不太听这套,坚信自己的走法才是对的,引起无聊的内部争议。

“报告弗力沙教主,属下有很重要的事需要即刻禀报。”随计时器时间分分秒秒流逝,众人中脑子最清晰的萨波按耐不住“纵使想到再好的破解计划,如果未能赶在时间内解完也是无效的,所以属下认为…”
“哦?那该怎麽做呢?”

“这所有的阵法只是个障眼法,不论有无在时间内破解与否,十分一到将会自动爆炸,不如直接寻找阵法的脆弱处一举攻破…”报告完十秒钟,未闻教主回应,萨波微微抬起头徵求对方同意时,才发现…“教主请等等!那个是—”
“这些妖怪头脑太差劲了,太简单了!只要将这阵法的媒介石给取走就能破解了,哈哈---”不顾众属下诧异欲阻止神情,弗力沙我行我素伸手将媒介宝石移开,倏地,形成伪踩地雷阵法的光束随即消失无踪,一切回复到正常普通的大学校园“看!不就这样嘛…”

“白痴,没想到连三尾他无聊设得陷阱都能够骗过所谓的英明教主大人…”站在远处抱臂冷笑的英俊男人道,法术特有的淡淡光芒环绕周身。
“你这下等小妖胡说些什麽?”狭长双眼一眯,这下才感到些许危机意识地怒瞪态度不敬重长发男士,身材高大的男人外表有如雕刻般帅得无可挑剔,可惜,围绕身边不寻常性质的气息却充份显示主人的真实身份非人类“是活腻想要被我们伟大的冷冻门收服吗?哈哈哈哈~~”

“还不错嘛,猜到了我不是人~不过…”嘴角上扬数度,抬手,修长手指空中快速划了连串繁复咒法,淡淡紫光随指尖所划处燃现,短短一瞬,待最後一笔连到初始处,所有阵法结构完成,狼妖邪笑“有点你猜错了,别将我和下等妖类混为一谈,永别。”

妖雷击灭。

-----------传说中的分隔线-----------

Read more

2008-12-26(Fri)

狐妖●决战冷冻门

<狐妖●决战冷冻门>

三日後,便是与冷冻门正面对战时刻。
知敌知彼百战百胜,得到越多敌方情报在作战时才能无往不利。

於是,待塔布尔情况稍好,情绪稳定後,决定从这位待在冷冻门本部最久的人士询问最新消息,像是目前他们实力为何,较有名需注意对象有谁,近年来又出了何种魔器魔具等关键资料。

然而,对於终日关在身处软禁的塔布尔而言,要求他提供这些资料未免太严苛了。

“唔…他们很强…领地范围也很大…”想了想,塔布尔怯怯声开口。
“这不废话吗?外面哪个人不知道冷冻门的强大?随便捉个路人问也会和你说当今捉妖最强的门派当属冷冻门第一…”达列斯摇摇头,连市井小民都知道的小事。

“除了弗力沙和…达列斯及悟饭你们两个叛逃的人外,就是我哥贝吉塔还有基纽捉妖特战队五人…啊!还有萨波和多多利亚也是。”

中间两位可排除,悟饭暂时养伤期间不会轻易出现,贝吉塔行踪不明,即使出现也属我方战力,那麽只剩下八位主要战员需注意…

“他们会使用很多捉妖的特殊法术还有魔器来捉妖,心机重,诡计多端,不惜使出各种低下手段达成目的…”塔布尔喝口茶续道。
“这个好像在他们的电视广告或传单上也有写…”卡卡罗特叹气,连自己都公开的事里边不可能找出可利用弱点…“有没有更具体点的?像是他们的修为多久,或是实力大概和谁相当?”

“唔…我不知道…这些都是听送饭送菜弟子聊天说的…”问了半天白问了,除了修成长生不老之外,贝吉塔的宝贝弟弟知道的讯息恐怕未有早年便叛逃离开的达列斯要多。
“…好吧,那前冷冻门徒弟的达列斯你有没更具价值的资料?像是…对战实力?”想纪录宝贵资料的笔记本除了那几位可能实力强的对手名单外,搞了半天还是白茫茫一片,想将重要资料写下来的笔於纸面上描来画去,仅留下潦草不成字样的笔触。

“没,我只知道他们很强,就这样。”摆摆手耸耸肩,自从离开冷冻门邪派後,达列斯根本懒得再去打听旧派的资料消息,依据过去从小灌输的『冷冻门很强,强到只要轻轻动一根手指就能将你们毁掉』的观念下,即使过了千年弗力沙很强的论点仍从於脑中挥之不去。
“那…你有没和他打过?大概差多少??”尝试从另一角度挖到消息。

“没,刚出来哪敢和他打啊?只要不被逮个正着就谢天谢地罗~~~”天晓得被捉回去处以叛门弟子惩罚有多严重,能逃多远就多远,偶尔找几个除妖的小工作赚赚钱生活,直到最近才敢回到离冷冻门较近的市“之後嘛…说也奇怪,以前常常在路上突然感应到有前同门师兄弟出现,不过後面几百年都没了~~就偶尔碰见贝吉塔和悟饭,大概刚好我们的出没范围没交集吧?也没想到主动挑战就是了~~”
“……”

简单的说就是没有任何可利用对战数据分析…
但从达列斯後面的说法感觉…其实他早就拥有超过弗力沙他们的实力也不知道,否则天下再大也不可能除了这几位外都没碰到!

可是,假如这数百年他们几人不断功力上有所突破,没道理以旁门歪道邪方快速增加功力的冷冻门都未有所为,是他们刻意隐瞒实力,不轻易公开於世,还是…非正道修行到达某种极限便停滞不前,只能藉食用妖力维持而无法进步?

不对…这点达列斯之前就提过了不是吗?那他…是理智上了解弗力沙一夥人无法再变更强但潜意识却不敢正面为敌?
冷冻门潜意识洗脑术效果真不错,至今过了几百年仍运作啊…

“其实战前会议没什麽用,直接上场打不就好了?”狼妖懒洋洋将悟空移个更好抱的角度往沙发上倒下道,要打就打要战就战,事前计画的事有多少真的会付诸行动?麻烦啊…
“唔…”身为半妖的潜质使卡卡罗特也大致同意布罗利的说法,只是…“为应证心中对冷冻门实力猜测,保险起见还是先设点机关好…能保留些实力总是好的。”

“好吧,没意见~”举手表赞成“那悟空你就留在这别去吧。”不过,这种话一定不成功的…
“啊…我要去我要去!”不能上场打的话…至少待在旁边凑热闹是一定的。
“但假如战情失况我很难保证你的安全…”不确定因素太多了…“你又不会结界或攻击法术,去也没用。”
“那我学!”悟空双眼透出深深的欲望…学习法术三天内成效的欲望…

“拜托,你当法术是三分钟泡面,说学就学?”达列斯冷道,真那容易那些修行千百年者岂不是白痴傻瓜蛋?“不可能啦,碍手碍脚的,至少等学了一百年再来观战吧!听好,一百年还只是观战的程度,如果你和三尾一样…我看一千年後连站在旁边看战况的资格都没有!普通的大学生乖乖在家读书就好了。”
“啊!我这麽惨吗…”成为最烂指标的小悟天很难过扁嘴道,但…三尾本来就不是以法术为强的妖类啊…

“…达列斯…既然你这麽说我家悟空,那我就绝对要让他当天出场观战!在有能力自我结界保护不受外界伤害的前提下!”喜欢的情人被对方一贬,布罗利莫名感到心中一把火窜烧,幽深的眸子隐隐燃起不服输的烈焰“我保证他绝对会学会!”
“耶!太好了!罗利你最好了!”愣了三秒,只知三天後能参加而高兴後抱男人。

悟空,我完全能预期三天内会有多可怕的苦难等着你…

“咳咳…”内心默默同情短期内得学会法术并顺利运用的少年,卡卡罗特出声引起众人注意“我们似乎离题了…不过之後的我也想好了,就照这样做吧。”

趁布罗利和达列斯斗嘴时,他已在纸上速写三日内该做的准备和当天依事况该做的各种反应计划,将计画纸往桌上一摊,给其他人消化了解。

三天後…应该没问题的…吧?

Read more

2008-12-22(Mon)

狐妖●塔布尔

心情不好時寫的文果然是不知所以然,連自己都覺得很詭異的,哎- -

--------

<狐妖●塔布尔>

闭上眼躺下入睡未达三秒,卡卡罗特突然想起,现在才下午五六点,何来夜深之说?

初次体会的肉体快感,冬日太阳较早下山外面昏暗之故,一时间狐妖才误信男人的随口之言,难怪他没很重的睡意…

“现在睡太早了…先去吃晚饭,晚些再睡吧…?”起身,抓起身边衣服往身上套,却感到达列斯似乎意外的安静“咦?真的睡着了吗?”
“呃…还没…只是…”片刻,男人夹带痛苦呻吟开口,汗水覆盖他的身躯,神色略为痛苦。

“怎麽了?伤口复发了?还是!?难不成是因为我是狐妖的体质害你…?”种种负面猜测洪水般涌入大脑,方想起对方仍是带伤之人的事实,以及,双方的不同身份…该不会妖族会不自觉伤害到人类?
“呃…和你没关系啦!”

“那是为什麽…??”扶起达列斯,凑到耳边聆听。
“刚才床上运动太激烈才扯到伤口,只是皮肉伤不用担心…然後看到你漂亮的身体又太兴奋想要再做…结果…”简单一句话,一切都是欲望惹的祸。

“但你样子很痛苦…还流很多汗不是吗…”努力擦拭额头和身体,手上乾净的布吸了满满汗水。
“那个说出来太不好意思了…其实是…”很小声很小声在卡卡罗特耳边说。

“…你有运动过度就肚子饿然後饿太久就胃痛狂流汗的毛病…?”青筋微微跳动,对这男人的美好形象有些破灭的裂缝产生。
“嗯啊…所以没什麽大不了…随便吃点东西就好的…”修道再久的人也难免有些出乎意外的小弱点。
“哎…那我出去帮你拿点,你先在这休息等我。”叹气,害自己刚刚白白惊了一场。

下床前,衣角被用力一扯,重力不稳跌落床上某达的怀抱中。

“嗯?你不是要吃东西?这样我没办法去拿啊…”处於极暧昧的姿势仍能正经回答问题,卡卡罗特皱眉道。
“你让我吃一下就好了…”拥着线条优美的颈舔,呼吸男性特有的气息,下腹好像又热起来,暖流蠢蠢欲动徘徊“好香…真舍不得放开你…嗯…好吃…”

“咦…这样种吃法你的胃就不会再痛了吗…?”不自在扭了下,低问。
“还是会饿啊~此吃非彼吃,现在的吃是满足我心灵肉体上的需求~~”扳过金发男子的脸,热烫的舌肉欲敲开牙关直闯时…

咚!

“那你还做些无义的事干嘛?让我去厨房找点东西吃不是更好?”被卡卡罗特用力往前一撞,额头撞鼻子,疼得达列斯满眼金星直冒。
“哎…你这笨狐狸太不懂情趣了…”摀着差点流鼻血的高挺鼻子裸坐床上邪笑“不过…我喜欢…”

---------传说中的分隔线---------

Read more

2008-12-16(Tue)

狐妖●行动证明

<狐妖●行动证明>

“行动证明?”卡卡罗特察觉时,已被重伤的男人压倒在床,注视自己的眼神透出一股野性,好像见到猎物随时准备上前追猎捕食的野兽。
“是啊…我会用行动证明哦…”红色的舌舔了下乾燥的唇,略偏头由高俯视,该从哪开始品味难得一见的珍品好呢…

“等一下…我干嘛配合你证明…自己很笨?”整个分析起来根本没道理,自己真的配合对方证明…那才真正成为全狐妖史上最笨的狐狸了“不要 。”
“就算不要也不行…”双臂拥着怀中人,轻嗅线条优美颈子传来的淡淡香气,只是…为何拥抱着触感有点不同?好像…变得很软,不是男人该有的触感“……”

什麽时候变成棉被了?

哪里还是暖呼呼的狐妖,不知何时已替换成一条软绵绵的鹅绒被,本尊站在门边眉头紧蹙。

“那次对战不止伤了你的筋骨,连脑子都伤到了吗…”身体很自然使出初级的换身术,探想男人做此行为的动机目的“哎?”
“不错嘛…还懂得适时使用换身术,你比我想像中的好哦~~”要使一起使,达列斯突然站在卡卡罗特身後,敏感耳边偷偷呼出温热气息“不过这招连我也会…咦?”

“我看…你还是喝点茶多休息下比较好。”这次换到床边小几上,拿起茶杯欲倒茶。
“先生,茶这样够吗?”换身换上瘾,肤深男人拿起茶壶替狐妖沏茶。

“精神很好嘛…似乎不需要暖炉了?”小心翼翼收好新作的护身符於床头柜旁,又一次的换身。
“要,当然要!我可是很需要你啊…”失手落空,修道人和狐妖俩俩斗法,一来一去移身换形,一狐才刚换到另一边,往往下一刻男人便跟随其後出现,配合对方当下行为悠闲自在样。

像是游戏般,双方来来往往数十回合,身受重伤未全好的达列斯终於撑不住伤体下大量连续使用技法,终於在不堪排山倒海疲累下於最後一次移身到床上,浑身是汗躺在床上。

可恶…若非现在体力在谷底,光是玩玩这点小把戏哪能累倒我…

“所以,经过行动证明,你才是最笨的吧?”匆匆忙忙间已到浴室拿来一盆水和乾净毛巾进房,轻轻用浸湿的巾布擦拭额上过度使用法力流下的汗水,嘴角带着一丝反捉弄成功的得意笑容“你还是乖乖躺在上面睡一觉,别和我玩法术了。”
“……我又不是想玩才那样…”被骗了,原以为不常接触人类的狐妖会傻傻听从我的话,反是自己不知不觉顺着他狂用法术,落得筋疲力尽的下场…千年狐妖的狡诈果然不能轻视…

小孩斗气般撇过脸往靠墙的一面看,感到自己中计不甘心的男人懊恼中。


----------传说中的分隔线----------

Read more

2008-11-23(Sun)

狐妖●养伤

<狐妖●养伤>

“你们就这么将伤者放在冰泉中治疗吗…”醒后第一句话便是如此,隨后眼一黑、头一昏,重伤过度底气仍不足的达列斯又晕了,再次醒来是在房内的某间床上。

外边,两位不务正业的仙人正和其他人说明目前伤者情况。

“那小子啊…为了救你这个笨狐狸伤到气血,恐怕要费七七五十八年才会好…”迅速转身对自己施了催泪术,贝吉特两道清痕落下。
“但…七七不是四十九吗…”某卡小声纠正。

“啊啊!还不都一样!反正都是很久的时间!你的男人的大半辈子都废了啦~~~”被纠正不爽,先前足以夸讚的演技立时破功,很不耐烦用手指抵着卡卡罗特鼻子说“啊啊!小悟你在干嘛!”
“再不阻止你谁知道会说出什么鬼话!”拎着黑髮同伴衣领瞪眼道,挟带抱歉目光解释“你们别当真,刚刚他说的都是胡扯的…”

达列斯伤虽重,皮肉内外伤已被狼妖治好,而主要侵蚀臟器的恶寒也袪除,只需好好在床上休养十天半个月便足矣,一切便能如復当初。至於担心悟饭会追杀过来这点也是多余的,他身上所受伤势不见得轻,短时间内不会再遇到。

“以前在天上看他们两人在冷冻们感情不错啊~~~常常说说笑笑咧~~”感觉不出是仙人的两位闹完吵够,贝吉特一副回忆当时的怀旧表情“那时他们的表情多么灿烂啊~~~非常青春热血有活力~~~”
“天上?你们先人住的天上是什么样子呢?是不是很漂亮很华丽??”跳过重点部分,悟空对传说中仙人居住的地方更有兴趣,频频闪着小狗大眼追问“就住在云的上端吗?亮晶晶的大宫殿?”

“嗯啊~~在那能看到很多仙人在云裡雾裡飘来飘去,看到的一切都是云做的,就连吃的也是哦~~一咬满嘴的水蒸气,穿的衣服也都水蒸气,冷死了!”
“啊…那样不是太好啊…”吃什么用什么都是水蒸气,那会…很饿啊!还是人间界好嘛…“那没有别的吗…?比较特别的?”

“当然有!”眸子瞇成一条线,似乎诉说不可思议的秘密“颱风天或龙捲风来最有趣了!那狂风暴雨来得劲啊!仙人们就被大风大雨吹得像落叶一样乱飘,或直接被巨物打中头晕过去,等醒来后就身处异处,超好玩的~~~”
“啊?这么危险??”仙人住的天界不是该安静庄重,处处满是仙气的神圣场所,为什么他形容得好像地狱一样…

“现在比较好啦!大家有经验了后,每逢颳风下雨季节就会自备风板在那衝衝衝!超酷的!你也来当仙人玩吧!”伸出手,对悟空做出奇怪的请求。
“不…不要!好可怕的世界,我不要当仙人!”成天生活在会被风风雨雨捲走吹飞的恐惧中,和他想像的美好世界截然不同!

“别管他…他又在说谎了…”不知从那变出五彩大棒棒糖塞进满口胡言男人口中,暂时制止说话真真假假的逻辑乱跳者的话语“不过,悟饭和达列斯在以前真的感情不错,是后来突然变质的。”
“怎么说?”对此深感兴趣的狐妖对上悟吉塔目光,欲了解更多实情。

昔日,达列斯和悟饭感情確实不错,年纪和个性相仿,喜好兴趣极度相似,功力不分上下,是以在冷冻门中难得一见有手足之情的师兄弟。可惜,这份友谊因事后两人在修链态度上的分歧开始崩溃。

从冷冻门开始以吸收妖物增加自身功力的那日起,友情生异。

纵使悟饭未和师父或其余同门师兄一般直接纳取妖物功力为己的修链,然他取妖物精魄作为提炼武器等级威力这点也让达列斯极度反感。

曾直接面对面谈过,希望悟饭不要重覆同样的行为,得到的答覆却是…

『你自己也差不多吧?次次将伏回来的妖魔交给师父他们,不同样也是帮凶吗?』
『……』

是啊…自己不也做着骯脏的事吗?日覆一日举着正义的旗帜将妖魔鬼怪收服,上呈,岂不助紂为虐?
有什么资格站在这说别人?
同样沾满血腥的手,有何资格说?
半斤八两罢了…

夜晚,他走了,不愿再替弗力沙手下行事,离去之际捲走冷冻门中近来来搜藏的各式珍奇异宝,发现时,气得弗力沙牙痒痒,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不久,悟饭也走了。有人说他是不满冷冻门的行事,也有人说他是追隨师兄的步伐而去,更有人说他的心被哪隻妖给夺去…
谁知道?

事后,双方有很多机会因目标相同而碰上,然不知有心无心,常常会刻意调开时间或取消目标,一前一后的错过,似乎不想再正面相遇,其中原因无人知晓。

“目前你们先替达列斯养好伤就行了,其他的先别管。”悟吉塔微笑道“我们也会替你们注意一下情况,出事会先通知的~那我们走了。”
“嗯,谢…咦?好快…”还未等卡卡罗特抬头道别,两位仙人和神兽已消失“这就是仙人吗…我连他们使用灵力时都感应不到…层次差太多了…”

噗通噗通噗通!

不远处的海发出三巨响声,是巨物落入海水时的声。

“贝吉特!你在搞什么鬼!”是悟吉塔的怒骂声“干嘛将我们推进海裡!”
“每次都用飞的用法术遁走多没意思~~~”海中载浮载沉,贝吉特避开迎面打上的浪“所以这次我们就尝尝走水路的滋味吧!”
“水路不是叫你将我们丟进海中游泳!!!”是指坐船之类的吧…

“一样一样,不都是在水中?就别计较这么多了,小心皱纹会变多啊~~~~”用手掀起一阵阵浪花,将海水往金髮男子身上狂泼“要不然…布罗特你快点变身成豪华游轮!我超想要坐一次!”
“……你当我变形金刚…?”隨时能从人型和交通工具变换…怎么可能…

原来是掉进海中不是法术境界高到感觉不出啊…
卡卡罗特望向大海中你一句我一句斗嘴的三人摇摇头,先回房照顾救命恩人好了,睡这么久应该醒了。

-----------传说中的分隔线-----------

Read more

2008-11-21(Fri)

狐妖●代劫

<狐妖●代劫>

他和其他道人一样,也想捉我回去替他优厚战绩再添一笔吗…?
否则,为何苦心花三个月在狐仙庙中下阵,将我困得死死?

是自己粗心,以为他是布罗利的朋友便会待己相同,未细细想过达列斯连着三个月到庙裡求符这事的古怪处,自己只当他个性怪异,如何知道是天天藉机在身边佈下大阵。

竟能在眼皮底下干出这等事,我的观察力及人心了解度果然不够…
先想办法逃出去再说。

连丟数个探测性法术於结界上,测试是否对某一属性较弱,找寻破解之道。然而试了半天,几乎无敌,五行道术无一可行,天知道达列斯三月间用了什么手法结出如此坚固阵法。但,并非无法可解,困住狐妖的阵法是由大大小小共九九八十一道法术连锁构成,照着当初施法逻辑顺序逆向倒施,便可破解。

还好道术是我专精的,否则根本解不开…
但…这样花最少一小时啊…!
先解再说,至少比坐以待毙好…

可是…如果针对狐妖设阵法,不是用相剋的雷属性最佳吗?这除了耗时间心力破解外,连个遭破解自动爆发的保护反击措施也没有,是我运气太好恰巧一一避过,还是…他忘了设?两者可能性都很低…

搞不懂…

天际某处,一道黑影似逆天倒行流星劃破天空而上,甫一到场,绕在青衣男子身边的小兽似受了惊嚇纷纷离去,吱吱喳喳噪音隨兽的消去逐渐安静。然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那些小兽外表个个狰狞不堪,长着不属於人界生物的外表特徵,阵阵恶气及逼近时感受的负面情绪显示牠们来自冥界的证据。

“你的品味还是和过去一样的糟~~”微笑,饱含杀意酷劲的笑容,苍深双目散着冷冷冽意,手轻触隨身之剑,紧紧盯牢站在前方的人“连宠物养得都噁心死了~~~”
“呵呵,是你不懂的欣赏罢了,牠们对於某些人可受欢迎的很~”回以相似笑容,寒得刺骨,和身上装扮截然不同的语气神情。

翠绿青衣,染血似的大红披风被风捲得微微扬起,深色紧身衣描绘出覆裹下的健实肉体,手和脚上穿得非常不搭调的手套靴子,和夜裡张着一对永不见底黑洞双目的骷髏同一顏色,头巾同色,然上搀有点点朱色,白裡的红格外地妖。墨镜遮盖了男人的眼,看不到镜下的眼究竟是什么眼神,在想什么,却掩不了森森寒意由心直透而出。

“真巧,没想到多年不见的达列斯师兄,今天竟会在这相遇呢,真是巧啊~~~”又笑,看不到他的眼,从微微向下倾的面感觉目光到正往下方扫视,狐仙庙“你…也是来这找狐仙求符的吗?”
“哈哈,真巧,不过每次碰到你准没好事,我还真不想见到你啊~”毫不客气道,内心远不如看起来的镇定,暗暗策劃下一步的行动“悟饭,你真的只是来求符吗?我可不觉得呢…你哪时候相信过神或仙类了?”

“哈哈哈哈哈,当然不信。”狂笑回答,名为悟饭的男人维持着绅士般的虚假表情,渐渐趋近“我想,师兄你来这也不可能是刚巧碰到吧?什么时候知道的?”
“三个月前。”举起右手比出三的数字,点点银光身边乍现。
“是哦~~你的卜卦能力进步了,差不多就那时候下决定的呢~”摸额大笑,幽影重重。
“谢谢夸讚~”响指,光点幻为银色猎豹。
“不可气,我的行动能让师兄这般在意可深感荣幸啊!”鬼哭神嚎凌厉。

“哈哈哈哈哈哈-------”两人突然仰天大笑,笑得狂,笑得癲,足足笑了两分钟,眼神一敛,拔剑取刀,刀光剑影。

----------传说中的分隔线------------

Read more

2008-11-19(Wed)

狐妖●式神

<狐妖●式神>

达列斯和众人告知搬家讯息后也不久留,回到新入的家忙着,只闻『咚咚咚--』『碰--』『鏗然--』怪异声不住由隔壁房透过传入,扰得布罗利受不了索性下了强力隔音咒,阻绝吵得几近人疯的噪音。并非他们不愿过去尽朋友道义帮忙杂物,但因修行人多有个人特殊摆设喜好和秘密事物,不方便泄露给他人知晓,又或是担心一个失手弄坏苦心设好的阵法或结界,反是越帮越忙。

用膳过后,三妖一人待在客厅内天南地北聊起来,先前用意庆祝悟空考过英文测试的庆祝会早已变质,成为话题瞬息万变的閒聊聚会。聊修链趣事,聊初到人间经历的糗事或特殊经验,又或是哪次对战中见识到的奇闻异事,身为人类的悟空插不上话题,有些被冷落,安安静静坐在一边聆听,以淡淡微笑掩过内心不适。

嗯…?好像从刚才就一直没说话…是我们讲的话题太特殊了吗?
对上少年乌黑眸子,眼神示意加入他们的聊天,别独自一人充当花瓶。

尔后卡卡罗特也察觉这点,立刻将话题改为凡人较会感兴趣的项目,像是常常听见的式神。

“式神?好像有听过,那是什么?”勾起一许好奇心问道。
“嗯…就是以东西为媒介被控制的超自然生物,基本上他们会听从主人的命令完成任务,有些以玉器或木偶为媒介,也可以符纸为媒介,不论人或妖只要拥有一定能力就能操纵的。”卡卡罗特解释道,见悟空不再是呆呆坐在沙发上发愣神游样,他接续着讲解有关式神的事“因个人灵力强弱和属性,每个人召出来的式神也不太一样,有些可成为战斗时的绝佳帮手,有些可能是防御上为强项,有些甚至只能做些极小的杂事~~”

“啊…那你们都有式神啊?”狐妖和狼妖齐点头,唯有小朋友样的三尾扁起小嘴摇摇头“可以现场召出来看看吗?”
“嗯?当然。”只想见识式神模样,无需唤出高等级的,布罗利往口袋中搜出一隻事先摺好的橘黄色纸鹤,纸鹤上被密密麻麻的符文覆满“好好睁大眼看。”

右手注入些许灵力於纸鹤内,旁边地上一丟,白雾纷起,扰乱视线,不久后一隻远较成年体型庞大的银白毛髮巨狼现身。银泉似长毛灯光下闪着淡淡光芒,天空湛蓝的瞳色流出冷冽的高傲和凛然,双目环视大家后方才坐姿於地,等候主人下布的命令。

“好漂亮…-------”如获至宝眼睛精光乍现,抱着狼妖唤出的式神不放“罗利!你变出的狗好大好漂亮!比我们之前在公园散步时看到的哈士奇还要更大更漂亮!”
“……”主人和式神同无言“这是狼…通常狼妖唤出的式神都是狼。”

“哎?是狼吗?”捧着大型犬科动物注视数秒,悟空又想到另个问题“但你刚刚不是拋出纸鹤?为何变出来的不是鸟却是狼?为什么不折狼变狼?”
“折纸只是一个形式,不用在意…”眼神明显心虚往下飘了数度“折什么拋出去都是狼…”

有问题哦…
少年旋及转头以眼神询问另一隻千年大妖。

“呃…虽说不一定要折出狼,不过能够折出相对应的动物,唤出的等级会更高…”苦笑,透出这事实等下狼妖会不会羞愧将自己灭口…?
“那罗利为什么你不折狼?你不喜欢强的吗?”打破砂锅问到底。

“……好啦!”摆摆手,红晕染上脸皮意外薄的男人脸颊“因为我不会折狼…真的需要强力式神话,直接用血做媒介更快…”
“……这样啊!”前几天经过书店有看到本『小朋友都能学会的趣味动物折纸书』,去买本送他好了!

------------传说中的分隔线-------------

Read more

2008-11-17(Mon)

狐妖●不良道士

<狐妖●不良道士>

『轰轰轰--』如雷响爆炸烟雾於四处炸现,一时闪电四窜,一会又是三昧真火连烧,五行法术连番上阵,浅蓝色的天空遭法术染得五顏六色,大气佈满不安定分子,紧张的气氛似乎连空气也凝固。作战双方身形极快,忽东忽西,忽上忽下,地面至空中皆成为两人的战场,除法术外,口舌上的对爭也极有看头。

“停手!你这浑帐别再做无义挣扎,还不快点将妖物交给我处置!”手一下,隨心控御的冰剑唰地劃出漂亮的银白色弧度,然砍到的只是残影,对手真身早已移形他处,悠悠嘲笑“还笑!你当这是儿戏不成!”
“呵呵呵~~~难道不是吗?”左手画阵,几枚雷火弹『咻咻咻--』以气到火山爆发的男人为目标飆去,当对方迅速架起冰墙抵挡时却又突然转向,炸得一脸黑抹抹,乾净亮丽的衣服也或了碳灰,灰头土脸这句用在他身上再恰当不过“你现在的举动不叫儿戏又叫什么?还不就是美食被我抢走了不爽,所以特别大费周张的么?”

“你!”袖子一抹,抹掉眼部大部份灰碳,他快被这男人气得怒火攻心。
“啊啦啦,我说错了吗?你不就想要吃掉这三尾吗?”右手高举火红色毛绒绒的小生物,被敌人抓住又强迫牠近距离感受高层次实况对战,泪水噗通噗通从金黄色狐眼滴下,三隻蓬鬆的尾巴颤抖不已。

“我是要收了牠,不是吃了牠!”
“一样一样,不就是想要夺了牠吗?谁知道你在得到后会不会吃~~~”

或许是刻意将气息压低,抑或两修行之人注重眼前对战无暇顾及他处,下楼站在安全处当观众的三人没被衍生成空中战的他们察觉,恐怕被当成被巨声吸引而出的好奇普通群众。

“为了三尾打成这样…?”皱眉,人类间为了食物在居民间展开大规模对战,未免小题大作了些。
“没办法,野生的三尾很少,肉也很好吃~~所以…”摆摆手笑道,若非碍於不愿曝光身份,布罗利挺想上前参赛将美食抢来。

三尾狐虽然同属狐妖,然和九尾却又是不同层次类别的存在,九尾狐从不将三尾当成牠们族类。牠们肉质鲜美,是老饕界中人人皆爱的特别食材,不论人类或妖类都衷爱此种美食。可惜牠们数量不多,野生的又比天然养殖美味数倍,是以常常听闻双方为了爭食三尾而大打反目成仇的案例。

单手抓着三尾的男人全身上下感受不到一丝修道人的正直气息,只有颓废邪恶的暗黑金属哥德风,皮饰金属掛满身,奇的是他移动却未曾听到一声金属撞击声。髮型和悟空相似,顶上两撮桀驁不驯的乱髮宛如恶魔的对角,深肤色配上一身的暗色装扮却不觉怪异,想是流露的邪恶气息完美综合了两者。

他的攻势防手完美俐落一气呵成,没有一分多余动作,许是勤於锻链的身体供他能够即时跟上大脑指令做出最正確的反应,不过,更多时候他的反应行为像是本能早一步预知到般,赶在攻击侵到前及时或退或避,转换成下一波不一样的变化。

另一方虽也不是刻版印象中的道士长袍,却相对的整齐正经,然先前遭到火燄攻击后已遍身灰烬,难以辨认原先装束。男人的髮型和个性相同,是不服输的逆天倒竖燄型髮,彻底地逆地心引力生长,远远一看便能分明身份为何。行动急躁,似乎有事困扰他,出手攻势相对受阻,未能发挥平常实力水平,无法冷静下来的心是他此战必败之因。

双方好似台上表演般,想给观众全新震撼人心的演出,各式各样少在人前秀出的技在此次爆发而出,对於身为妖却使道术的卡卡罗特帮助甚多,默默关心战况时不忘偷偷记取两人战时使用招术,望能藉观战得到进一步提升。

看似平分秋色,实则不然,不良风拐走三尾的男人作战期间面上一直掛着不羈邪笑,好似游戏人间对一切不在意,他的每一步好似隨兴而起,陪对方玩家家的自在。另一人则不同,心急,急了自乱阵脚,反被对方的恶作剧小招式整得好不光采。

“他们会打多久啊?罗利?”抬头盯着飞来舞去男人有些颈痠问道。
“打到其中一方受重伤或是认输吧?”才不管打多久,有好戏看就好“不关我们的事,就当作看场戏吧~~”

“哦…”点点头,若懂似懂,悟空隨手指着高楼“可是他们好像快要打到我们家了…”
“没关係,打烂就打烂,人类的东西烂了没…等下?我们家??”狼妖一瞇眸子,锁定战场不住变换的两人已离住所不到数尺,而且即将更靠近“靠!”

别人他能置之不理,倘若敢侵犯他的家他的领域,爱家的狼妖绝不会坐视不管,当下顾不着此举是否会被发现身份,立即对九楼住所四周设下保护防御性结界,防止战斗者破坏触手伸过去。

“妖气!!”这才发现身下除了他们两人外还有他人存在,一隻大妖,修行很高的妖。
“来点观众不是更好嘛~”抓住机会,黑衣人攻势突然加重,趁机将一时分神的对手打落地下“哎呀~~~你的师父没和你说过,打架时不要隨便分心吗~~~你说是吧,三尾?”
“咪!呜…”扁嘴摇尾巴,牠只想要逃。

---------传说中的分隔线------------

Read more

2008-11-16(Sun)

狐妖●狼妖

<狐妖●狼妖>

喧闹的人潮,来往络绎不绝的车辆,人们或说或笑在繁华大都市内居住生活,然而,又有谁知道在这裡生活的除了普通人类之外,也有所谓的妖类。

好像比我预想的还要糟糕…

不想违反约定照实来到悟空居住的区,实际情况远比认知上的严重许多。

都市中无意碰到的道中人士较居住的庙附近多上数倍,不愧是贵为道士修行人士最爱居住的宝地,此处灵气丰盛,修行上为一大优势,不论人或妖都喜爱住於此,是以修行人密度大大增加。岁月变迁下,道士们也不再是袍褂一身,手拿桃木剑八卦镜以伏魔降妖维生,他们往往扮装和常人相同,默默隱身於凡人中。欲分辨与常人不同,唯有具相当道行者藉散发身周灵气顏色判定其身份。

然仗着千年修行年数,九成五以上的浅薄道行之人皆无法看穿卡卡罗特真面目,别提身上还带着能掩饰自身妖气的四星球配饰。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出事的。

坐公车,上捷运,一路上难免因出色外貌遭奇怪人搭訕聊天,无形中增加交通两地时程。

问路的人总是特别喜欢找他询问方向,迷路小孩特别容易缠上他嚷着男人陪他们去找爸爸妈妈,路上打工请人填写问卷的少男少女似乎也以他为重点目标,三五十个在出现瞬间一涌而上,惊得他以为自己做错事引起众怨将被围殴。

太可怕了…我什么都没做啊…难不成狐妖天身有吸引人的特质?
可是…龟仙人师父不是说照着名门正道去修行,就不会了吗…
他骗我…?

嘆气,想了半天想不出所以然,他忘了外型佳的人不藉法术在任何地方也是吃得开的。

短短二十分的车程经过五花八门的外界因素干扰下,足足花了一小时才从人群中逃出,暗想下次该将自己包得密不透风还是对自己下幻术让人看不到长相会比较好。

唔…这裡真不像悟空住的地方啊?我以为他会住在比较像是农村的地方…

需要抬头才能看完整栋的高挑建筑物,由四五栋设计类似格局不同的大楼联合组成的小型社区,外边设有专门的保安人员驻守。远远一望便能见到广大的欧式花园设计,漂亮的天使喷水池旁也设有优雅小池,再裡边是诺大的温水游泳池…凡是想得到的高级公共设备这裡都有,再加上想像不到的特殊独家设施,卡卡罗特已经想像不到住在这裡的花费会是多少。

不会是我走错了吧…悟空给的地址的確是这,嗯…

深信自己没找错地点后,男人又发现一个问题。

这裡的妖气好重!超重的!为什么没有人发现任其发展?还是人和妖之间已经能够和平相处…?不太可能。
而且…这妖气的属性有点怪异,又说不出为什么…

卡卡罗特感到体内的所有细胞因不寻常的气息骚动混乱,隱隱作疼,神经绷到最高点,潜藏体内经过无数倍强化的动物本能告诉他,眼前他要去的地方潜藏着极不利因素,本能的想要转身离去。

不行,悟空应该还在等我吧…哎,或许是多心了。

咬咬牙,默默对自己下几个增加信心勇气的暗示,勉强到保安人员处在会客名单及将拜访住户姓名户数填写,怀着不安感搭电梯到九楼。

“嗯?又有隻大妖来了?住在这裡果然很有趣…”远处盯视着卡卡罗特许久的一双黑目悠道。

-----------传说中的分隔线----------

Read more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