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09-07-29(Wed)

逆天●失誤

<逆天●失誤>

確定教會一行人暫時遠去,又有新的問題等待處理。

唔,不知道卡卡羅特會怎麼處置我…

低著頭,莫敢抬頭直視漂亮綠眸的血族親王,悟空像是做錯事的孩子安靜不敢說話,不自覺玩弄手指等待男子的決定。因為他的存在於講求制度階級的血族中實際上是一種錯誤,很大的錯誤。

血族極重視階級和血源制度的種族,即使力量至上是他們奉行的其中重大準則之一,但血緣的純正性更是被所有血族重視強調。除去力量階級不說,純血種,由兩位血族成員生下來的血族擁有最尊貴高尚的地位,其次才是在血界享有盛名的幾大家族高階貴族所選為得到初擁的Childe後裔成員,然後是普通血族,最後是沒力量也沒地位的血奴。

像卡卡羅特和達列斯屬於Childe一階,即便強大力量讓他們在血界也是數一數二的,可很多事情碰上須以血緣純正性為主時,他們地位便大大不如其他力量差的純血種。而悟空身上雖流有血界現任名人卡卡羅特的血液基因成份,但他不是由血族成員正式經過初擁儀式的血族,何況他還是一個混合多種族基因的實驗混種人,低位之極端落差可想而知。

後裔可以選擇性聽從給予初擁者血族的命令,即便不聽令最多便是遭受懲罰或受血族之規限定。但非後裔的普通血族或血奴則是得百分百聽從命令,不聽從者體內血液會立即沸騰,擁有永恆不老不死生命的血族在此情況下最終會痛苦至死的可怕際遇。主人要生則生,要死則死,無可違命。或許基因繼承不完全的悟空不會馬上因此而死,卻會形成一種慢性中毒,疼痛且緩慢的品嘗死亡的痛苦。

他現在等待的是卡卡羅特的決定,是要讓他終身成為沒有所屬的低下血奴一類血族,還是認可他成為其後裔。

初擁儀式是能夠事後補做的,只是重做者將不會如一開始便得到初擁者的真正後裔一樣得到部份給予者的力量或能力,補救儀式主要是彌補身份上的地位階級,讓非後裔者不再是主人用過即丟的工具。

“呃…其實不用太在意啦,我沒關係的…”眼看卡卡羅特遲遲未給回應,心已涼大半的悟空裝作沒事的苦笑道,他本來就不該期待得到對方的認可,對於一個憑空出現的混種血族的他,諒是自己也不會輕易答應吧“我莫名奇妙成為有你基因的半血族也不是你的主意呢…你不用為此負責啦…”
“我什麼時候說不要的呢?”永遠19歲的血族親王優雅一笑,輕輕摸了外表小自己數歲的少年頭髮,對上疑惑地烏黑大眼“我只是在想在哪舉行你的初擁儀式比較好,還有哪一天日期比較恰當哦~~~”

討厭排斥在當初一見面就會不遺餘力連個渣也不留瞬間滅殺的,哪可能還留到現在慢慢的決定未來去向?對於沒好感的事物,卡卡羅特一向順著直覺本能行事,能消滅則馬上在當下處理,何必給對方一絲將來報復的機會?

“啊…謝謝!”聽到正面答覆,揣揣不安的內心情緒一消而散,立刻回復既有孩子心性模樣上前抱了下卡卡羅特“那…什麼時候比較好呢?”
“都可以哦~~”微笑道。

嗶------------嗶--------

非常煞風景的機械化警告聲忽然爆出,充斥於華麗的房間中,尖銳刺耳的噪音很快地成為難聽惱人背景樂,不懂歇息地在眾人耳邊來回打轉,彷彿不逼瘋人不高興。

“這又是怎麼了…”皺眉,布羅利首先想到的是此屋的主人達列斯“難不成是我們不小心觸碰到你房間裡的機關嗎?快關掉!”
“不是哦~~那是這房間的隔絕氣息聲音的功能要消失的警報器了。”不急不緩的敘述,好像是再也平常不過的事“所以啊,等下我們的行蹤就會曝光了!”

“什麼!你不是說這特製的房間不會被發現嗎…該不會被教會的人發現給破壞了?還是這些設備過保固期故障了?”滴汗,卡卡羅特趕緊計劃所有的最壞可能性,他們該瞬移到城堡去躲躲,還是冒著危險到其他可隱閉氣息的空間,還是…
“這裡的設計本來就這樣的。”不懂緊張為何物,又替自己的杯中注了大半杯的多年佳釀,享受喝了一口“無限時多不好玩,就是在不定時的時限內玩禁忌遊戲才有趣刺激啊!不知道啥時會被人發現的那種快感是用錢買不到的~~這可是我特別請人設計的哦~~~”

“……”為了尋求所謂的無意義刺激感嗎…
眾人啞口。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09-06-17(Wed)

逆天●重逢

昨天發的文竟然沒發好給不見了= =

<逆天●重逢>

“糟了!”悟空不禁失聲大叫,在他和布羅利對話當下,失去理智變身為怪物的飲茶也開始行動,甩著人見人厭的噁心長相對附近受驚嚇來不及逃竄的人類伸出魔爪“咦…?”

事情出乎意料外的發展。

“……噁!嘎!!”口水順著露出嘴外的尖長利齒滴答滴,猙獰的臉靠近倒在地上嚇得癱瘓無力的老婆婆身前,猛力的嗅了幾口,頭上上下下點了幾下,似乎是在用凸出快掉出的眼打量對方,然後厭惡的叫了幾聲疑似『不正!』吼聲就丟下人類跑掉。
“這種怪物不是見了人類就吃嗎…她也不是聖職人員吧…”欲出手殺死失敗品的狼人愣了下,對跳tone的怪物行為超抓不到頭緒。

“我也不知道…”迷惑抓抓頭,少年又見到飲茶連續對好幾個剛從養老院逃出來的老人想下毒手卻突然停止的窘境,次次伴隨失望的哀嚎聲。
“…該不會他變成怪物都還留有只喜歡漂亮正妹的個性吧…”相處許久很了解昔日同事的天津飯想了想道“因為那些被拋棄的人都是老人或長相不佳的人…”
“……還真的是…”

放眼一望,被失敗品拋下的人類果真個個品質不佳,或過了美麗外貌保存期限,連怪物都不願犧牲自我自尊品格放下身段的食用。

“嘎嘎嗚…嘎嘎嘎!”附近狂跳搜索半天找不到目標物的飲茶忽然雙目紅光大盛,整個人從地上跳起,激昂地朝東邊加速跑跳,牠聞到中意的獵物味道了…
“你們還不快去抓牠!?”眼睜睜見到怪物從眼前越跑越遠,身邊兩個擁有力量的『人』卻站在原地遲遲不動,天津飯無法理解的急聲催促。

“不用了,馬上會有人解決牠的…”耳朵微微動了下,布羅利自信地壞笑道,不久前便一直感應到附近屬於怪物的氣一直被某一位熟悉的力量給急速滅殺。而現在,那一位不知名人物正朝著這裡前進,沒腦筋的怪物恐怕是將那人當成好吃的獵物,欲補一補剛變身後急需的體力能量。
“嗯!我也感覺到了…是一個很熟很熟悉的人…”淡淡笑道,冥冥之中很想要見的一位。

“嘎啊!”結實大腿肌肉瞬間繃得死緊,然後,碰的一聲用力以地為媒介用力一跳,發揮改造後生物才擁有的變態爆發跳躍力和速度,牠盡可能伸出利爪到極限,血盆大口為即將到嘴的美食流下大灘大灘惡臭口水,然後…

“噗嗤!”穿洞,身體被外型似傘的利器重重擊爆,肌肉骨頭內臟秒瞬間爆裂蒸發,飲茶難以置信瞪視大家,他想低頭檢查身體突然失去的知覺原因何在時,又『磅!』地重重被丟到地上,將僅剩的生命力也一併甩開,死了。幾縷被撐破的碎衣物緩緩降落地面,屍首早在拋出的那刻自動氣化成為一片虛無,徹底從這世界上消失。

暫時將附近的失敗品趕盡殺絕,不過,亦出現新的爆點。

“啊…!!”三方三人,見到對方的剎那面上車現各異的複雜表情,有吃驚,有開心,有懷念,有疑惑…
“小羅利/卡卡羅特…??”

“要懷念也先等到那些該死的聖職人員離開後再說吧!”抓著卡卡羅特的手拔腿就跑,不忘轉頭對連名字都還不知道的布羅卡卡兩位大喊“還傻愣在那做什麼?先跟我來!”
“……”頓了下,然在達列斯身上他們暫時沒感受到不利的磁場反應,他們選擇暫時相信他的作為緊跟在後。

不久,他們到了。
除了一地破碎衣物碎片外,別無它物。

“真是麻煩啊,這樣該如何和弗力沙大人交待呢~~~”玩弄碧水綠髮絲的男人微微蹙起眉頭西施捧心似道“所有人聽命,繼續給我搜!直到搜到為止!”
“是!薩波大人!”眾屬下聽命,不敢多怠立刻四處大街地毯式搜索。

怪了,前一秒還感覺到他們的氣在這…怎一瞬間就突然人間蒸發了?是隔絕的密閉空間嗎…
不盡快找出來可不是光承受弗力沙大人一個人的怒氣就好,還要考慮到沙魯先生那邊…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09-05-18(Mon)

逆天●改造失败品

隔了兩個月又來寫了,我沒有坑這文的打算啊啊!只是沒想到適合劇情下去...........@@


<逆天●改造失败品>

“就凭这点资料根本找不到啊…”除了人界不停更新的新闻快报外,两位亲王级血族手边没有任何详细资料供他们做更深入的追踪了解,想尽快抓回破坏血族名誉教廷那方证据的计划无限期延後,其中包括结束和毫无任何血族自觉达列斯搭党的限制。

倘若对方属於血族成员,卡卡罗特还有其他办法可追踪出基本的蛛丝马迹,然这些经过特殊改造而成仅馀动物求生本能疯狂吸食人血的下等生物,因不属於血族一员,无法使用惯用技俩找出它们出没地点和行动模式,非得近身一定程度才能以侦测敌人潜匿所在。

此刻,唯有使用最原始的土法炼钢方式,亲自到事发地点找出那些当事者亲人家属询问,以及利用现场残留物来多少分析出有利的线索。

“啊哈,卡卡罗特你看看这个~~~”达列斯将手上道具递给金发男人观看,待在人类社会就该使用人类调查案件惯用的工具。
“嗯?你想到该怎麽找出那些失败品了吗?”转头看,忽然…“唔!这是什麽??”

“哈哈哈哈!果然连你也会被吓到!我就说只要是人都会被吓到~~~连血族也不例外啊~~~”大笑数声,无视对方因些微出糗尴尬的反应,快速将扩音器底座盖子盖上锁紧,稍才他便是利用按下键会自动弹出盖子的特性捉弄卡卡罗特的。
“…你真的很无聊…”他不明白为何转换成人类年纪已上百岁的达列斯到现在心智还是如此幼稚无聊,然刚才用来吓他的机器却意外感到兴趣“这是什麽??”

“嗯?扩音器啊~~~ ”
“扩音器?这个应该会有用的…”拍开男人的手,取了两个入推车中。
“这个是我发现的我怎麽会再受骗呢~~就算一次买两个我也不会被骗到的~~”嘴角邪恶扬起建议着。
“…我买这个是要用在正事上,谁像你一样?”白了一眼,视他如空气径自走到下一个商品柜。
“哎哎~~~虽说固执的孩子也是很可爱的,但我还是不会被骗哦~~~”擅自替买来的两个道具下了用来恶作剧定义。

站在结帐柜台前排队往後看,深深叹口气,达列斯是在人类社会生活久了才变这样…白目吗?

-----------传说中的分隔线------------

Read more

2009-03-25(Wed)

逆天●突发事件

差不多一個月沒更新這系列了,回台前硬是擠一篇看看~"~

另外,火烤狐要在四月出龍珠正常向的同人本本哦!不過她還沒弄廣告頁,只能先這樣的宣告著!@@

<逆天●突发事件>

“嗯…经过血液检验确定他的确是达列斯本人。卡卡罗特公爵您在这几张合约上签名就可以了,等五个工作日,您的亲王证明书和相关文件将会由专人送达您府上。”『咚咚咚!』盖上几个血红大印,负责此次亲王竞选测试的人员用笔在需要签名处圈起来,连同笔递给表情茫然的公爵。
“咦…就这样?”不对吧,印象中历来亲王不都还得经历各种可怕传统身心炼试,通过层层精神和肉体极限关卡才可获得血族至高无上的亲王头衔吗?何时衍变为签几个文件盖几个章就行的程序?“我不需要再通过其他炼试吗?”

不敢相信…得到过程有点太过顺利了。
文件上签下漂亮流畅的花体字,对於手中所拿一撕即碎的文件,卡卡罗特不认为能代表什麽。

“其实你早就已经被测试过了。”头也不抬,一一确认没有任何遗漏处,办事人员将签名文件放在一个用魔法封口的纸袋,丢入『待处理公文』箱中“之前你坐在会客室喝的茶水和饼乾,还有看的电视都是测试用具之一。”
“…不过是普通的点心和电视机不是吗…”蹙眉,那些物品和人界的有何不同…

“是你能力太超群了才会这麽说。”狡猾笑容一闪而逝,双手架着下巴笑道“能力不够门槛的在吃下後可是会立刻感受生不如死的痛苦呢~~~就像…在幼儿期被放到大太阳下连晒八小时外加圣水淋全身一样的痛苦吧…或许还要再乘上几倍~~”
“……”真的假的,他刚吃饼乾除了感到有些口乾不顺口,其馀啥也没感觉…“啊,那只有亲王候选者吃了才会出现反应吗?普通血族吃了也会有同样症状?”

“只要能力不到门槛的人在吃了或看了电视都会出现先前提及的现象,为什麽会问?”
“……呃…没事…”微微愣了下,摇摇头装没事。

刚刚达列斯那家伙可是连吃了很多饼还看电视狂笑…他的能力也超越亲王级的门槛了…

----------传说中的分隔线-----------

Read more

2009-02-09(Mon)

逆天●無法預料

雖然我知道自己的文很冷門沒啥人看,不過都沒人回覆也太沒動力了,嗯,那就等到有人回了我再寫文好了,既然沒人回=沒人看=不需寫,那,是不是要我專心畫圖?.........TAT

好歹回一下留個爪印嘛............我又不要求說一定要長篇大論即使看那種我真的是心花朵朵開,然看過就關了,也不願回覆,嗯,我瘋了啊我一直白癡的寫給空氣看.........。一直想寫的達列卡卡h篇也激不起熱情開寫,除非有個人以上說想看再說吧,要不我就當作沒人要看的跳過TAT

沒想看的劇情?那也要回覆說想看的我才知道啊........雖說不一定是看到就馬上寫出來,但遇到合適的時候難保不加進去,總不能大家總在心中想著不說出要我發揮如悟空的讀心術一讀就知再寫出來........?哎哎.........

雖然blog翻頁率不錯,但,我根本不知道是真的有人看還是路過還是隨便不知怎進來就刷的........哎TAT

很無力啊.....

既然大家都不想看,為何還要寫呢

写着写着,布罗卡卡这好像跳了一段,虽说补了这段和没补一样otz

<逆天●無法預料

也不知怎开始的,从第一天悟空来到布罗利府中,便很自然的入住狼人将军的主卧室,好像本该就如此发展。

当然,如此极易遭人闲言闲语,首日被买回的奴隶不和其他奴隶们同住下人室,反破例被将军请到房间过夜,很难不引起众人冷言绯语。

“主人。”
“什麽事?”睡了一夜,布罗利自然带着悟空下楼吃早餐,他未料到同进同出的举动已引起旁人歪想。
“如果…您对悟空如此有兴趣,不如给他个名份?”狼头管家调调眼镜架,碧绿的眼微抬问道,一丝不舒服的笑容闪过。
“…你指的是什麽?”即使,他早已清楚所指为何“空,你先在这慢慢吃,我有事和他谈一下。”
“嗯!好!”微笑应答,嘴唇上沾满浓浓的奶白色,少年继续低头食用将军府上的美味食物。

起身离开,男人随仍带有很重比例狼人特徵的管家到饭厅外关门谈话,这种无聊内容他不想让悟空听到。

“既然主人问起,我也就直说了。”将一旁服伺的下人驱离,左右看看,确定无闲人後低道“将军都成年许久还未有中意人选,而在下看来您对这位悟空颇有好感,不如…”
“不如什麽?”眉头微皱,已猜到接下来话语“你该不会要我将他纳为男宠之类的吧?”

“正确,主人英明,一下就猜到在下心想的。”黑暗的笑容越发毛骨悚然,狼头管家续道“当然,为避免他被其他不知好歹的人给抢走,在下建议在他身上下属於主人专属记号的咒法,这样即使别人想要他也会看在主人面子上不敢轻举妄…”动—之後的话语无法说出,布罗利无声无息伸手掐在管家颈上,眼中绿火熊熊燃烧。
“把他当什麽?当玩具还是货物?”力道加重,对方挣扎想动,发出疑似狼痛苦的哀嚎声“你敢再提起一次我就杀了你!听到没!”

收手,居高临下注视管家,眼神几乎可在狼头管家身上刨出重重的血窟窿。

“咳…!但主人您昨夜不是都和他在房内过夜吗?”揉揉发疼的喉咙,将军刻意减轻的力道仍叫人难以消受。
“是没错,但仅仅限於睡罢了。”话锋一转,锐利凶狠目光如刃在狼人管家身上砍了一刀“你连我睡觉在做什麽都要管?会不会管太多了?”

“呃…”收到肃杀警告眼神,他不敢再多嘴,只是又婉转换个方式开口“那…将军至少对悟空有好感是吧?”
“……”不语,默认。
“所以…将军如果真的是为他好,那麽,至少要做点保护措施,在下也是为了主人着想…”低着头恭敬道,看不到他的表情。
“是吗,我自己会去想的,不劳多烦,这话题到此为止。”摆摆手,不愿继续就同样事情纠缠,然而,男人心理却实实在在的被挑起无限烦恼。

他说的有理,如果不给悟空个名份或职位,将来很难在这立足的…即使他本身实力很强,但…
抬头,看着天花板长叹口气,先吃完早餐再慢慢细思。

而管家那…

“呵,果然很在意这个小人类嘛…”背对远离视线的主人邪恶的笑道“可以好好利用…”

--------传说中的分隔线-----------

Read more

2009-02-07(Sat)

逆天●假戏真做

<逆天●假戏真做>

“天啊…现在的男人是怎麽回事?一个个的皮肤比女生还好!哎!”不知抱怨亦或称赞,拿着粉饼等化妆物僵在金发少年前足足五分钟,知名专业化妆师的她竟找不到地方下手。

因为,太完美了,她找不到需要再补强改进的瑕疵。甚至连皮肤白晰者最容易出现的眼下黑眼圈或皮肤暗沉都没有,这种人天生生来气死满天下美妆公司的,妄想从他身上赚来一毛钱。

“卡卡罗特,你平常很会保养皮肤吧?”不死心想从白玉似的脸上找出任何一丝可发挥她天生专长的缺陷,可惜,依旧找不到。
“没有。”
“啊?天生的?真是快气死我了!”终於,她放弃这艰困的找瑕任务,有些挫败的收好吃饭工具替其他将入镜路人甲乙丙定妆,双眼眯成一条线不怀好意看着卡卡罗特“怪了怪了…为什麽你和达列斯一样?除了肤色不同外,你们的肌肤状况和整体比例都是我入行来见过最好的,你们确定真的没有吃了某个独家秘方来保养吗??”
“呃,这个…碰巧的啦…”苦笑打哈哈,他总不能坦诚事实。

以外表为诱惑人武器的血族,自然会长得要俊些要美些…难不成将大家都变成血族一起成为世界上的美人帅哥吗…

“真是的…看到你们真令我难过。”夸张的做出有如天塌地崩般的失望之情“在别的艺人明星身上我都能感受化腐朽为神奇的成就感,而你们…啧啧…”
“唔…这个…”有种想说对不起的冲动,即使这和他无关。

不需再化妆改变发型,於是便移身至旁边松软宽敞的大沙发上,坐在硬梆梆的椅子上绑手榜脚很不舒服。

“没办法,谁叫我天生就吃这行饭的啦~~~”毫不客气接受女化妆师又嫉妒又羡慕的话语,换好装的达列斯拿出一小本资料递给少年。
“这是什麽?”
“等一下我们要拍的MV故事剧情,还有歌曲歌词~~”将自己用力甩到公爵身边的空位,挤过去伸长手按下离对方较近的音响开关,不免的产生亲密肢体碰触。
“达列斯…”皱皱眉,虽不排斥。

“光看歌词感觉不到意境,你边听边看的熟悉一下吧~~~”音响传出的是最近才录好的DEMO带“等下他们要听听你的歌声,好好表现下,别让我失望啊小猫~~~”
“…好,随便…”翻到歌词那面,卡卡罗特用耳朵捕捉播放的歌曲节拍还有音域唱法。

不过…他好像只是来捉达列斯回去吧?为什麽衍变至今得亲自上阵唱歌演戏?

----------传说中的分隔线----------

Read more

2009-02-04(Wed)

逆天●美丽的误会

<逆天●美丽的误会>

老大怎麽了?从见到这年轻少年後,一直原地僵着不动,一步没移,宛如石像般直挺挺站在原处和少年四目对视。

即使站在後方都能感受贝吉塔面临的紧张压力感,气氛沉闷,空气凝滞,男人露出的颈流下一滴滴明显汗水,而现在是冬天,不是炎热的夏天。恐惧?害怕?後方等待长官发布命令的拉帝滋不敢随意妄动,压下内心的不安默默立身於旁,他们的老大正在思考最适宜的对策,他如是想。

五分钟,事情未好转,不动如山的贝吉塔身上异状越发严重,除去止不住汗水,还有颤动明显的双腿。
面对面的黑发少年,脸上表情淡默,透彻的眸子比深沉的虚无更叫人看不透,他,读不出对方的情绪想法。

啊…好想要睡啊…刚刚没睡够…
其实悟空只是站着发呆罢了。

“老大…!这个臭小子当真这麽强???”按耐不住,拉帝滋终於出声大叫,看着令贝吉塔难受的悟空。
“啊?我什麽也没做啊…”高举双手表无辜,可惜突来动作却令两个高大男人如惊弓之鸟狠狠一震,以为他又要使出什麽可怕法术攻击。

一定是他用了高深的法术和老大对决!那层次一定高到我和那巴感觉不到,所以老大才会这样反常!
拉帝滋脑中浮现无数曾听说的传说神秘法术决斗,深深相信眼前一动也不动的两人私下进行可怕暗斗。

“胡扯!难道你不是用你的眼睛来迷惑老大!让他进入可怕的梦境幻象对吧!”右手指着十七八岁的少年大吼,他们的老大出事了,他上哪找人赔?
“我…我真的没有…”扁起小嘴,盖住快打出来的哈欠“我只是发呆罢了…”

“住手!拉帝滋!”伸手制止。
“老大…你没事??”
“快点将我脚下的该死东西去掉…”仍是和往常一般的命令口吻,语气却不似过往坚定,有些…害怕。
“脚下??”视线往下移,皱眉“奇怪…禁林内连蛆都变大变肥了…”

失去能量驱动的丧尸倒地,附身嚼肉的肥嫩大蛆也纷纷落地乱爬,爬得不亦乐乎。
其中有大部份的蛆蛆儿因不知原因,通通往贝吉塔站立处蜂拥聚集。

“…不要现在发表你的感想!快点弄掉!”再也忍受不住一次爆发,贝吉塔用杀死人的眼神瞪向拉帝滋“快点弄掉这该死的鬼东西!!!”
“噢噢!这就用!”正想用脚将由满地蠕动不已的虫子踢掉,又得到下一道命令。
“不准要脚踩我的鞋!用手!”紧要时刻仍注意无关紧要的杂事。
“哦…”不能用脚,身边也没工具,於是,双手万能。

不怕恶心虫子的拉帝滋以双手快速拍掉一只只又肥又大在靴子上尽情打滚的蛆蛆,拍拍双手,高兴地想和贝吉塔领取口头奖励时,被严重打击。

“不要用你碰过恶心东西的双手来碰我!”纵使,那双手是为了去除自己脚上的肮脏物,有某种程度洁癖的男人却不允许。
“老大…可是…”像挫败的小狗苦瓜脸,好像能看到尾巴难过垂下。
“不行!”一想到那手曾经碰过爬来爬去的下级生物,命令声升级为咆哮。
“…好吧…我去找水来洗就是了…呜…”在想用手抹掉眼泪的瞬间想起曾触碰过的生物,拉帝滋边流泪边跑往禁林深处寻找乾净水源。

----------传说中的分隔线-----------

Read more

2009-02-02(Mon)

逆天●东方禁林

<逆天●东方禁林>

东方禁林,位於东方魔物聚生的禁忌森林,本来还有无数个传奇名字,然世人害怕其中魔兽胜过记忆复杂的名字,久而久之大家便以魔林丶禁林等称之。

“贝吉塔大人…还要再深入吗?”和拉帝滋一同帮忙在刚击晕的魔物身上加制封印套环,光头男人皱眉问“已经抓到两只了,够了。”
“这样就够了太容易满足了吧?而且,都已经来到此地,难得拉帝滋还醒着就顺便再多进去一些。”低头探视处理猎物的属下,续而将目光放回深不见底的禁林中心。

“老大…你竟然以我的清醒与否决定前往的指标…”该难过还高兴自己竟是衡量进退的标准。
“都弄好了?那进去吧。”

肩上各扛一昏厥魔物的男人们随同他们的老大,潜入魔物的根本大基地禁林深处。

事实上,对禁林的了解不尽全对。
教廷和各大反魔组织联合对外申明各大魔物聚集处已被他们合力封印之话得打些折扣,未开化智商偏低的魔物的确是无法自由出入,这不代表其他的魔物也身受同限。

诸如狼人丶血族或魔族等能力超过一定限定的种族仍能无视此封印随意进出,和出入自个家大门一般自由,当然,这种结界的失败处教廷是不对外宣布。以各种藉口方式掩饰无能失职,这是教廷方面常使用招术。

所以,在前往讨伐更强魔物的路上遇到狼人或魔族也请勿惊慌,此属正常现象。
正如他们碰上似曾相识的悟空,在这片森林中,发生何事也不奇怪。

“他…他怎麽会在这里??”正面交锋,贝吉塔怀疑是否眼花了才会看到悟空,他不就是之前曾在教廷秘密实验室中见过的少年吗?
“老大,你怎麽了?”调整扛在肩上的魔物,拉帝滋在前方少年和己方上司之间来回观看。

“怪了,这人长得很像之前我们看到的那位…贝吉塔大人你现在是如此想的对吧?”猜出内心疑惑,曾陪同贝吉塔到教廷内部参观最近生物武器研究改造的那巴低语“应该就是他,这种特殊发型还有难以判定种族的气息…只有他了。”
“他逃出来了吗…”眉头又紧了数分,直视迟迟未有动作的悟空。

----------传说中的分隔线----------

Read more

2009-02-01(Sun)

逆天●特质能力

<逆天●特质能力>

送达列斯回家後,事实上,卡卡罗特并未直接瞬移回血界。

放他一个人对付那两个家伙应该是没问题,不过…直觉感到不妥…
还是留下来看看吧。

就是此想法使他瞬移地点转个方向,仅仅往住所楼下移动,拣个不引人注意的大厅角落沙发上坐着,心不在焉地看报打发时间,边用感知能力猜测上方三人的行动。

他忘了,达列斯虽然极力否认身为血族一事,然曾有无数轻易击败欲带他回族亲王候选人的他亦非泛泛之辈。
被特兰克斯知晓,肯定双眼瞪大惨叫『主人变了!天啊!』之类惨叫语。

有人来了,是先前两人的同伴吗?
幸好早事先置障眼法和消除气息的魔法於周身,公爵静静观察身材不高的黑发男子穿过层层大门,拿出张半透明卡给前方保安人员後,顺利进入以严格管制出名的社区。

气息相似,却又不同…那两个是外放型,很容易被察觉能力底子的人,但这个…探不透更深的能力值,看来是两人的上司或老大。
暂时不打草惊蛇,除非等下真的打起来再说。

默默在结界内观察对方的同时,忽然,黑发男子转头,锐利的眼神直直射向卡卡罗特之处,心头直直绷紧了一下。

被发现了?
念头刚起,然个小男人只是不停的看着他处,当电梯到达音乐响时,便头也不回进入电梯上楼。
原来还没发现,只是凭超人感应能力直觉到自己的存在,结界效果对这人竟发不出百分百效果,嗯…不可小看。

这个黑发男子即是寻找部下的贝吉塔。

----------传说中的分隔线------------

Read more

2009-01-23(Fri)

逆天●吸血鬼猎人

不行不行,前面幾篇的走向太正經不符我的文風,所以要破壞了,要轉回惡搞啊啊!惡搞才上手啊啊otz

話說我的計數器為什麼顯不出啊啊otz我哭.................

<逆天●吸血鬼猎人>

处理被控制亡灵本身远比处理他们身上携带的五个不名金属圆环要容易许多,前者用暴力或法术即可轻松一整群消灭,後者却因材质使用特殊,卡卡罗特目前寻找不到可有效销毁的办法。

魔力只能压过圣力,仅能封印住却无法彻底毁灭,炼火也被不知名原因限制,竟无法将金属制的环融掉,尝试了多种正规歪道,却无一可用。

教廷这次真正用意不是亡灵,反而是那些环吧…
只要处於黑暗或死亡气息浓厚场所,教会特制环即会不定时产生血族最厌恶的圣力,少量虽无害,然日子久了累积的神圣能量却将对血族产生莫大威胁。

该如何处理几百个环呢…
将仍自发性产生柔柔乳白色圣属性能量的环集中於袋内,卡卡罗特打算等下带到人间界时丢到废物处理场回收。

“你们…在干什麽??”傻眼,手上的袋子不禁落到地上。
“我们在赚钱啊!”小朋友头也不抬埋头苦干答道,手上拿着小锉刀於金属环上用力来回磨擦,不一会儿垫着纸的下方已一堆银色粉末,持续增加“这些冥银粉很值钱呢!”

在悟天生长的魔界,此种冥银价高产稀,只需一小点便可卖得高价。然人界却被视为不屑一顾垃圾般的存在,产量虽多却因取得纯粹冥银过程耗时耗力又耗钱,除为用在武器上的教廷不计成本去采矿,正常人类绝不从事赔本生意。

“只用锉刀就磨掉了??”卡卡罗特无力道,那方才在地下室努力使用各种所知方式却不成功的他…到底算什麽?
“不啊!这个还要配合我无意中发明的法术才行!”悟天微笑道,每喊声『哈噗哈噗咻咻哈噗哈噗!』平凡无奇的锉刀发出闪闪光芒,而金属环立刻成为易剥落状态,外层使尽万种偏方也弄不掉的冥银便乖乖粉碎落下“很好用吧! XD一起来念这咒语磨粉吧!”

“呃…不必了…”咒语听起来太…蠢了…
“你一定是因为咒语很白痴才不想念…”猜出对方心思,因为特南克斯心中亦如是想。
“……”

失去媒介的冥银,金属环成为暗淡无光的普通环,再无将黑暗能力亡灵气息转为圣力的作用。

“…太神奇了…”叹气,然有办法可制教廷总是好的,他将手上其他的环一并交给黑发男孩“那…这些都给你吧…”
“啊!谢谢谢谢!但你真的不要吗…?”不确定问,似乎怕对方会反悔再取走“真的要给我?”
“嗯,都给你吧~~”算是小小报答以前受其族人照顾之恩,况且血族对这些玩意没啥抵抗力…
“耶!特南克斯我们快点加紧将所有的冥银粉都刮下来!”看见环有如看见未来兑现後的大额钞票,两个孩子手上的锉刀声更响更俐落。

纵使一直念着『哈噗哈噗咻咻哈噗哈噗!』不论看起来或实际上都相当愚蠢。

----------传说中的分隔线----------

Read more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