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4-04-20(Sun)

【SP新世紀●萬寶閣】

【SP新世紀●萬寶閣】

夜晚,三人又聊了許久才各自回去。任凌冥家近,自行走回去便罷了,而暫無飛行法器的響龍則有賴達烈送他回洞府。

本來達烈欲送他一個代步的飛行法器,卻遭拒絕。

「達烈你已經送我很多東西了!」響龍笑道,指指腰間玉牌「這次從玄秘之境出來也得了很多積分,我這幾天有空就會去換了!」

想想也是,兩人便約了明早十點鐘,達烈會再來庶子峰接響龍到萬寶閣選功法。

「這塔看起來雖然很高,但面積卻不大啊?」到達萬寶閣,達烈望了望十層樓高的功法寶典書塔道「這樣能藏多少書?」
「裡面有下陣法的,實際上的空間比外觀大很多呢!」銀髮少年手指塔上散發璀璨光芒的墨黑石壁說明,仔細一看,塔周圍空間竟是有些浮動,陣法若隱若現地啟動維護萬寶閣,防止外力破壞及塔內功法玉簡的完整性。

萬寶閣塔身是一片通黑流亮,白天陽光下不時散著五彩流光,而夜晚經月光照射下則是透著淡淡星色,很是漂亮。雖說是塔,卻不是普通尋常塔一樣有一層層多角末端翹起的屋檐陽台,而是平滑入頂的簡單幾何外觀,單純的線條和絕對黑色。

唯有熟識寶物礦石的人才知道,萬寶閣構成礦石有多昂貴多敗家,那一磚一瓦全是5品的天月石建築而成,每一塊都擁有無上的防禦能力,且可確保塔內常保一定溫度。且此天月石最適合用於擴充空間陣法的原料,效果加乘下,塔裡每一層實際面積5000平方米,能藏玉簡量也是中都大陸一等一的多。

「嗯?竟然只有入口有圖書館管理員啊?」聽聞響龍昨夜回去惡補的初步講解,達烈擅自將現代名詞貫上去,除了進門前入口有16個弟子全副武裝守候著,進來竟只有一白鬚長鬍老翁坐在門口櫃後看管「這樣他不會忙不過來嗎?」

「是1~7每一層的入口都會有一位金丹期弟子擔任執事守著,而8~10樓則是元嬰期弟子。而每一位執事手下又有40名築基期或煉氣期弟子幫忙整理玉簡其處理租借使用手續,他們只負責推薦適合使用功法或者解釋難解之處。」響龍指著入口處櫃台牆上的一大公告,上面書寫著各功法和法術的靈石計算,此一樓層的基本地區書籍劃分等注意事項「只要看這公告就大概知道要花多少靈石租借了。」

「嗯哼,真是神奇~~不過假如在萬寶閣內就快速背起來不就不用付靈石了嗎?」達烈想起很多在書店便利店看白書的人,運用速讀瞬間把內容都讀完,卻也不願意再花錢買回去了。

「啊,不行的哦,因為每一玉簡上面都加了禁制,只能閱讀前面三頁的內容,後面得付完靈石才會由執事師兄暫時消除,幫忙存到外借用的玉簡。」說完不忘補充「而且,外借的玉簡只有租借者才可以觀看,其他人是無法讀取。也不能由租借弟子口述手述轉給其他人,否則會被玉簡中詛咒給咒得修為下降一大層!」

「媽呀…你們這圖書館也太可怕了!」魔族少年不自覺顫了顫,深深覺得過往所到過的任一圖書館都是非常和平的…

兩人說說笑笑談論萬寶閣的注意事項等常識性知識時,來來往往的弟子也都刻意注意這兩個人物,默默繞過他們不敢接近。

一個穿著北極宗弟子袖繡外門弟子身份的2顆星,而另一卻是現今最火熱廣為人知的魔修達烈‧德伏爾,前者除了銀髮紫眼之外並不引人注目,但後者卻是所有人指指點點的對象。雖然宗主對內外公開說明皆以此魔修心性不壞,懂得高明符籙製作技術因而破格收到門下,但向來接受魔修外族為異類須鏟除的弟子們,又豈是一個掌門命令就會立刻信服呢?

除了高階主管人員還會憑多年社會歷鍊在表面上裝出一副友好樣,那些底層打滾的弟子多是以不屑或恐懼心情看待紅髮紫大衣的膚深魔修,誰知道這傢伙啥時候會叛變來個血洗北極宗的事件?為何宗主會腦子發熱馬上讓魔修進北極宗呢?

「那個魔修進我們北極宗的萬寶閣禁地耶…這樣功法都被他看光沒關係嗎?」
「一個魔修也想修習正道大派的法術?也太瞧得起自己了吧?」
「秘密都被看穿了!」
「這魔修老不要臉的,見過不要臉的,但沒見過這般不要臉皮的傢伙!」

「你們的悄悄話不覺得太大聲了點嗎?」一抹輕笑閃了過達烈臉龐,雖是面帶笑容,然而被他瞪視的弟子們卻只感到如凜冬般寒意穿透自己,身子被凍住似無法動彈,好像下一刻就會被冰寒意念抹了脖子「哎呀,不過執事好像不太開心,那本大爺就勉為其難放過你們吧~~記住,不是每一個人都和大爺我一樣好心腸哦~~」

霎時,收回那股沉重魔壓,一個個煉氣期或築基期弟子才鬆了口氣,修為較低的直接腿軟跪在地上好一陣子起不來。即便是坐在櫃台後的金丹期長老也是額上冒出黃豆大冷汗,他深知紅髮魔修根本沒使出真本事,只是純粹的下馬威罷了。

別說是其他魔修,便是宗門內如同自己一般的金丹期弟子碰上這種說閒話的事,也是會動怒,待他們出萬寶閣後痛扁一頓。達烈僅僅恐嚇一番,的確是很好心腸了。

鬧事者多是看不慣的男修,其中也有不少女修在旁竊竊私語,卻不是說壞話,而是滿滿對魔族少年的仰慕之情。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同樣道理也適用於修真者身上。

看到達烈又有實力外表又帥氣的魔修,舉手投足間莫不流露天生的邪魅,半挑起的眼尾真是勾得人魂魄都飛去了。可惜她們想不到如何找機會上前搭訕一下,如果能搭到這一個強大魔修當靠山,那可不是一步登天嘛?

「切,憑你們這種貨色也想要色誘本大爺?本大爺都比你們美翻幾不知道幾倍了!」達烈淡淡掃過那群穿著五顏六色裙子的女修們,不以為然地低道「你們以為制服上多加一件裙子就會變得比較好看嗎?果然很像學校裡那些女學生愛做的事,無聊呀~~~美女再怎麼穿都美,醜女穿上名牌還是醜到爆!」

話雖如此,在經過那群像鳥雀吱吱喳喳的煉氣期和築基期女修時,達烈依舊裝模作樣對她們擺出一個迷人微笑,電得她們哎地叫了一聲,滿是迷戀望著兩人遠去的身影。

「你既然不喜歡她們,為何要那樣做?」響龍不解做與說的不符而疑問。
「好玩嘛~~難不成要本大爺痛打她們一頓嗎?」反問。
「呃,也不是…」
「這就對啦!」比了一個贊的手勢。
「不,話不是這樣說的吧!」

總覺得從哪開始話題就被歪樓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4-04-15(Tue)

【SP新世紀●普通弟子生活真辛苦】

【SP新世紀●普通弟子生活真辛苦】

回到帝峰,達烈送了響龍進屋中等待,便先行飛過去邀請任凌冥。雖說是隔壁鄰居,不過兩屋之間的距離卻是頗遠的,目測用走的大概需要15分鐘的走路時間。

「謝謝。」聽聞邀請吃飯兩字,任凌冥待在門口許久才達道,這是他長這樣大生平第一次被人邀請。

至少是名義上真正的朋友之間邀請飯局,過去的師兄師弟都是有需要利用之時,才會刻意請客吃飯。
那種的,不要也罷。

搭配上陣法分堂購買的幻境陣法,原本樸實無比的石屋也瞬間富麗堂皇,看得熱愛華麗麗風格的魔族王子得到心靈上的滿足。滿足虛榮心而花大錢買的幻境陣法,讓現場所有人都感到新鮮,第一次看到有人為了虛有的外表而運用陣法,而非為了增加洞府的防禦或攻擊能力。

六個人加一寵,三位雜役做了七菜一湯一甜點,有肉有魚有菜,諸如宮保雞丁、辣炒白菜、清蒸魚等都在菜單之上,裝了滿滿一大桌。

「嗯?你們怎不過來吃?」直到三人一寵就定位,見到三雜役還站在一旁預備時,達烈疑惑道。
「長老,雜役不能和一般弟子在同個桌子上吃飯,我們必須要等用餐完畢都收拾乾淨,才可以用餐,這是規矩。」姚衛良用好聽的男低音說道。

「啊?他是男的?我一直以為是女生…」第二個受騙的響龍手上飯碗不穩的晃了晃,默默看了紅髮少年一眼「他是女的吧…!」
「不,他是男的,當初本大爺在玉簡裡看到的照片明明不是這樣的啊!」達烈哀哀叫,搞得大家都以為他有熱愛偽娘的習慣!「好,大爺我就不信經過改造後還是像個女生!明天本大爺就帶你們去街上購物,好好整頓一番!!」

怎能容忍不符合審美觀的生物出現在範圍內?達烈冒起【偽娘大改造】的念頭,說做就做!

想到扮裝的成功結果,魔族忍不住偷笑一下,隨即注意到仍呆站在旁的三人。

「那本大爺叫你們坐下來也不行嗎?」試探性問。
「不行…有礙宗規。」三個煉氣期弟子不停搖頭。
「那不坐同一桌,你們坐另一桌總可以吧?」達烈指著旁邊的空桌道,那是放置上菜前菜色用的,桌子並不大,不過三人坐也是足夠「不是坐在同一桌應該就可以吧?」
「但這…」
「哎呀,本大爺的命令就是律法!要你們坐就坐!一直站在旁邊吃超有壓力的!」略抬下巴,雙眼半瞇起。
「是!遵命!我們馬上吃!」

宣靜、姚衛良和查理王身子頓時一冷,急忙跳跑到廚房取了自己的碗筷,乖乖坐到距主桌約2公尺的小木桌旁。

「呼,這才差不多嘛~~」冷淡的眼神見到三個青少年乖乖就坐後瞬間消散,達烈壞心地笑「其實本大爺說有壓力是騙人的啊哈哈哈!超習慣旁邊有人站著等吃完收拾好嗎??就算是一百一千人也無所謂!不過嘛,這並不代表允許你們站著等喲 ~~~剛才命令仍有效!」
「是…」

所以這新的主人究竟是好人還壞人?
三人還是無法捉摸對方情緒。

「嗷嗷!」頸上繫著一張白色巾布怕沾身的椰菜,嘴咬大肉骨頭,用一副你們以後就知道達烈其實是個蠢蛋的眼神寬慰看著三人。

「為什麼…我覺得這隻魔寵正在看好戲?」查理王疑道。
「應該不會吧?椰菜是很乖的孩子!」宣靜搖搖頭說。

達烈已和他們講解過椰菜的來歷,是他的魔寵,也就是所謂修真界口中的靈寵之意。
只是為什麼這隻靈寵過得像是小少爺一樣的生活呢?這也太開心了吧…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4-04-10(Thu)

【SP新世紀●這麼可愛一定是男孩子】

【SP新世紀●這麼可愛一定是男孩子】

「哦啦,陣法分堂也在旁邊吧?那本大爺也一起去逛逛~~」買到理想的法器達烈心情大好,外頭天色還早,索性一次逛完鄰近的分堂。
「沒問題,陣法分堂距離這裡稍遠,大概半公里的距離。」熊巴親切帶路,面對一個能輕鬆交出4、5品以上的極品靈符長老,他當然是樂意好好巴結一番,管他是魔修還是妖修!

煉器分堂和陣法分堂雖同在一山峰上,兩者位置也極近,但外觀卻非常不同。前者外頭建築擺有各式各樣新奇法器外貌的雕塑石像裝飾,不時可聽聞駐於堂口的弟子們打造法器的聲響,很是熱鬧。而陣法分堂截然不同,或許是走智取路線,一如陣法需動腦耗費各種計算機關,整個分堂也呈現一種溫文雅靜之感。

「這是幻境?還真美哪~~~」一踏入結界內,達烈便感受到四周景色頓時展變,整個空間分四個區域,每一區域分別是春夏秋冬。春天百花齊放,夏天蟬聲鳴鳴,秋天紅葉飄落,冬天白雪皚皚,能一口氣在同一地點見識四季變化,正是幻境的神奇力量「沒想到幻境陣法還能作為裝飾用!」

「很多第一次來的弟子和客人都這麼說,雖然陣法分堂擺出的四季陣法是改良後不具攻擊性質,唯有特殊緊急情況才會啟動,平日都是觀賞大於實用價質,不過一般人使用的幻境陣法可是難纏的呢!心智不堅的人進入了,往往會迷失在其中。」熊巴認真道,一路帶領一魔一寵走在小圓石鋪的石道入陣法堂。

與煉器分堂吵吵鬧鬧的菜市場氣氛不同,陣法分堂這裡安靜許多,聽到的都是陣法師盤腿坐在右邊的座位席上,討論煉製陣法遇到的困境或新得到的靈感。

面積使用配置也不同,僅有入口處的左邊一排是販售陣法,右邊卻是供人席坐喝茶討論的場所,雖然也是五層樓,卻因每一層使用面積都僅有一半,硬是比煉器堂要少些。

煉器本是難事,然而懂得陣法的更是少之又少,與煉器相比竟是1:9的區別,整個北極宗也不過15000人是選擇以陣法為主,若去除打雜弟子,更是寥寥3千人罷了。

「這裡人真少呀!」兩者相較之下,魔族感嘆道「陣法這麼不受歡迎?」
「不,正是陣法太受歡迎了,所以人才這麼少。」煉器堂執事見達烈不解,微笑解說「因為他們人手不夠,幾乎都留著制作研究各種陣法了,所以此處的負責弟子才少。並且普通陣法並不會和法器一樣會因打鬥損壞,只要定時更換靈石,除非是北極宗被炸毀滅門,布置在洞府的陣法都不會無故毀壞。」

「喲?那最受歡迎的陣法是啥咧?」一面負手觀看櫃上各種陣法說明的小牌子,有門口見到的幻境陣法、防禦八門陣法、攻擊專用的四神陣法等,幾乎是五花八門「該不會是…這一排排的聚靈陣和靈田專用的陣法?」

「不錯,為了增進修煉速度,許多小有積蓄的弟子都會購買一個聚靈陣在洞府內修煉,以1、2品的聚靈陣最後歡迎,因為他的價格也是最低的,300或850塊下品靈石,可以提升0.5到1倍的靈力吸收速度。」熊執事點點頭,順手指向一排附有小旗子的陣法「而這些則是專為靈田設置的陣法,雖然也是1~4品,但此陣法1品卻不具任何加快靈力吸收速度,僅有防止害蟲啃咬作用,也是北極宗分配靈田時會給予的基本陣法。」

還好本大爺不需要啥聚靈陣來增加靈力吸收…本大爺靠的是實際戰鬥經驗!!
或許之後那三個小傢伙會需要,等未來看表現再決定囉~

最後,達烈只買了中看不中用的純粹欣賞用幻陣,布置好陣旗和陣眼後,整個陣法可呈現使用者內心所想像的畫面。達烈打算弄成西方哥特式古堡樣,這樣就能省下很多裝璜布置的時間心力。

-----------傳說中的分隔線----------

終於,達烈照地圖所示,回到北極宗的家了。

剛到門口,便看到數個人影出現,一位和達烈年紀相仿的築基期弟子走出來道「請問您就是達烈長老嗎?」
「本大爺就是,難不成北極宗還有第二個像本大爺這樣帥的人嗎?啊哈哈哈!」

「…達烈長老,這三位就是您今日在服伺分堂選的三位雜役,分別是宣靜、姚衛良和查理王,請您先點核一下,若無誤,在下便告辭。」一本正經宣告手續必說語句「假使對他們感到不滿意,可到執事堂處反應,分堂會再給您分配同等級的雜役。」

除了女生宣靜是煉氣期4層的12歲女孩,姚衛良和查理王都是煉氣層5層的14歲男孩,年紀雖輕,但因天份不佳,已進門派7、8年仍然未見長進,一直停留在雜役弟子地位不前進。

「噗!查理王?你媽媽該不會懷你的時候很愛喝茶裏王所以就取這名啊?啊哈哈哈哈!」聽到與廣告相似名稱,魔族沒形象大笑。
「是剛好吃到一顆很大的梨子,她說是梨中之王,就取叫梨王了…可是發音不太標準,登記時就成為理王…」名為查理王的少年低頭不好意思道,14歲才150公分,一副營養不良的矮小樣。

「哈哈哈!原來是美麗的錯誤!不錯不錯…」抹掉幾滴眼上笑出淚水,達烈轉頭看向第二位雜役,一位個子同樣嬌小的膚白大眼少女,長髮披肩,頭上插了一個蝴蝶花樣的髮卡,才145公分左右的身高, 臉蛋微紅低著頭不敢多話「嗯哼,和玉簡中看到的差不多,這個也通過,再來是…」

然而,當達烈目光轉到第三位時,他卻遲疑了。

「本大爺記得當初是選2個男孩1個女孩啊?怎變成2女1男了?」魔族抓抓頭看著執事,一副你快給本大爺解釋啊!
「是男孩,他就是姚衛良無誤。」再三查看玉簡紀錄,又索了男孩的宗門玉牌核對,的的確確是那一個男孩「他長相秀氣些,身材孅細點。」

「不!身材瘦就算了!這唇紅齒白,水汪汪大眼的長髮模樣…她最好是男生啦!!」達烈左看右看就是看不出這男孩有半點男性該有的特徵「難不成你的性別是秀吉嗎?」

「長老怎麼知道小的綽號是秀吉…?」聲音與外表全然不符,竟是絲毫不像女生,是相當好聽的清脆男音。
「媽呀,本大爺選到一個偽娘?和玉簡中顯示的不一樣啊?你一定是用PS還是駭客進入系統竄改的吧!!」紅髮少年看了好幾眼還是無法相信面前清清秀秀175公分初的模特般高挑身材的少女雜役是少年「衛良偽娘…原來名字早已透露出真相了嗎…」

達烈扶額,雖然他喜歡欣賞美少女和美少年,但他可沒有喜歡不男不女的偽娘興趣啊…

「請問達烈長老是要保留還是要退回呢?」一旁築基期弟子疑問,無論要或不要都得有個答覆,他好回去交差。
「不!千萬不要退回!我不敢再想像回去的日子!」姚衛良頂著美少女模樣可憐兮兮哀求,但出來的聲音卻又意外的man。

「哎,就留下吧,退來退去也麻煩…」魔族都不知道從何開始吐槽了。

於玉簡中傳了一道屬達烈魔力的信息標誌,執事堂弟子立刻駕飛行法器回去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4-03-25(Tue)

【SP新世紀●初入北極宗】

【SP新世紀●初入北極宗】

四位築基期弟子守在一旁,為首是腰繫綠色錦帶袖有8顆星的長老。
前來迎接任凌冥的正是米老,曾在玄秘之境結束之刻迎接北極宗弟子的元嬰期長老。

「怎麼這魔修也跟著一起來?」遠遠見到任凌冥和達烈及其半人半狼妖獸相伴前來,米老眉頭明顯多了一個川字。

固然感謝魔修曾在玄秘之境幫助解救了宗主之子任凌冥,但害其激發體內冰系巨龍血系轉為妖修的不也正是他嗎?若非如此,他們宗門何苦為了身份轉換的精英弟子苦苦開會討論決策?

一個升為金丹期的弟子在宗門內的確不少,隨便一抓也有1萬多人,還不值得眾長老為此群聚開會。可無奈此子是宗門任恣情的孩子,本身潛力無窮,僅19歲就一舉修成金丹修為,與尋常2百多歲近壽終才結成金丹者相較,此天才放在哪都是值得眾門派追求的。

他還是極度少見的異靈根,單系冰靈根,憑此就足以傲視群人。

如今,任凌冥轉換為冰系巨龍的妖脩,如果不承認此子是北極宗弟子,無疑將好端端一個天才送給敵對的妖修手上。

所謂多一個敵人不如少一個朋友,既然他本心仍為宗門著想的正道,凡願意下心魔之誓不違背宗門,便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過了。

只是,這個魔修是不能允許的,礙在北極外城是中立場所,正邪兩道不得任意打鬥廝殺,否則米老真的想一刀劈死達烈算了。

「米老,任凌冥來了。」藍短髮少年恭敬彎了彎身道,即便現在外表全然妖修模樣,骨子裡仍遵循人類禮節。

他只是血系覺醒,又不是靈魂記憶都竄改了。

「嗯,任凌冥你可準備好?我也不廢話,如傳音符所述,你只要在米老面前下心魔之誓不做違背北極宗門利益之事,本宗即可對外正式承認你如今身份。」米老點點頭淡道。

正式承認代表著北極宗上上下下近2百萬的宗門弟子皆須承認任凌冥此妖修擁北極宗的弟子身份,對其他正道宗門也會發函告知其身份特異處,將來在外行事時才不會一見妖修身份便欲替天行道,產生不必要的戰鬥。

「我,任凌冥以心魔發示,此生絕不做對北極宗有害利益之事。」不二話,藍髮少年立馬舉起右手對天發誓,一股淡藍色光似物質從指間散出,浮空轉了一圈便繞在手臂上,瞬即消失不見。

代表心魔之示已成功,將來若敢違背誓言,將因心魔爆發而立即死亡。

完成此一心魔誓言,接下來米老要解決的是不請自來的紅髮魔族。

「此道友,那麼任凌冥將於我回宗門,你們就此別過吧。」米老很不自然吐出道友兩字,面對一個百分百的魔修卻要稱呼道友,內心糾結。
「不不,本大爺是要和小冥子一起去北極宗玩呀~~~」達烈嘴角揚起一抹邪笑愉快道「老早就想要看看中都大陸最大宗門哪!」

別說是米老,隨伺一旁的四位築基期弟子更是憤怒難抑,一個個神色不善地揚著眉瞪向達烈。

太囂張了!

「道友,不要太過份。」米老皺眉生硬的說。
「過份?本大爺哪裡過份了?只不過是想去北極宗弄個身份玩玩, 沒事聽聽講座賺賺積分,參加比試什麼的啊~~~」紅髮少年毫不在意旁人目光,也沒看到任凌冥擔心眼神,繼續自在的說「噢,不過本大爺不想要當北極宗弟子,聽小冥子說當什麼護法長老還是門客的也可以光明正大進去?」

米老臉色已經黑了一片,幾個築基期弟子耐性可沒那樣好,早已氣得哇哇大叫,口出惡言。恐怕不是米老在前面,換作平時早已衝上去暴打一頓。

「道友,請不要再開玩笑了,宗門除了本門弟子之外,他人除非是邀請是不得進入。」語氣雖然還算客氣,其中拒絕意味卻濃重。

忽然,一直笑嘻嘻的達烈忽然氣勢一變,一股強烈壓迫感油然而生,赤眼可見的紫紅色魔力幻為魔氣環繞達烈周身,乍看好似全身都被火燄給吞噬般。

「嘛~~本大爺只是告知你要去的事實,並沒有得到應許的必要吧?只要本大爺願意,哪怕是宗門禁地也能輕易進入好嗎?」魔族猖狂笑了笑,散發威壓亦不自覺加強力度「不過,假如你們肯自動替本大爺辦個合法身份,那自然是再好不過囉~~~」

是的,他有狂妄的本事。

單憑這隨意散發的威壓,米老已被壓得不由自主低下頭半跪在地,心中竟是忍不住臣服於他。更別提幾個築基期弟子,已經癱在地上無法動彈,若非達烈意在威嚇而非真心傷人,直接秒殺幾個弟子還不轉手之間的事?

米老絕對感保證,這魔修的實力絕不亞於宗門分神期老祖,甚至還高出一截。

天啊,他們是怎麼惹上這一個老祖宗?
米老內心悲劇哀叫。

身後的任凌冥雖是未直接正面承受威壓,然而一旁波及的魔壓仍是令他難受,幸虧憑得甦醒的冰系巨龍血系抵擋,方能勉強站立。

說來,威壓放送者本人之外,就只有身為魔寵的椰菜毫髮無傷,牠雙爪抱胸,一副不解之樣看著大家。

「好了,那你準備怎麼做咧?」隨即一收威壓,好似剛才什麼也沒發生。
「……還請前輩讓在下帶路,待到宗門之後會立即請弟子替前輩處理身份一事。」

見識其威力的米老連稱呼都改變,尊敬不敢二心的說,深怕哪一個不對勁遭惹到前方魔修,立即灰飛煙滅。只是自身幾個死了也便罷了,魔修可是小心眼的,一舉挑了宗門可糟了。

「噗哈哈!什麼前輩啊!聽了本大爺笑死了!哈哈哈~~~!」

達烈沒形象大笑起來,卻讓北極宗五人臉色難看,難不成他們又說錯話了?

「本大爺再怎麼也不會比你們老吧?今年也不過20歲罷了,哪來的前輩!?」理所當然的報了年紀,顯然他根本沒有計算前幾世的年紀總合,那幾百歲的虛齡自然被達烈給選擇性遺忘「還是叫本大爺名字吧!什麼道友前輩聽起來都快笑死了!好像進了啥古代連續劇一樣…呃,不對,這裡好像都是這樣稱呼…」

達烈糾結於現實和小說戲劇太相似之時,等不到答覆的米老又默默開口「請問…尊姓大名是?」
「達烈‧德伏爾,就達烈吧!」不再鑽牛角尖「好了,那啥時出發?怎去?不是要本大爺走…到這高入雲端的山吧!!」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4-03-20(Thu)

【SP新世紀●等待宗門消息】

【SP新世紀●等待宗門消息】

離開那家收取高昂靈石費用住宿品質又糟的客棧後,達烈和椰菜又回到先前居住的一般客棧,不料在客房內看看次元戒內先前路邊購買的玉簡,詳讀此界的俗事趣事,以及更深入的修真者的生活。至於椰菜,則玩起攤上買的木製小玩意,很像樂高般能夠拼接組裝的玩具。

夜晚,一人一寵欲出門吃宵夜時,遇到了後知後覺的跟來的任凌冥。

「嘛,你跟著本大爺做啥呢?不是在那黑心客棧住得挺好嗎?」出了房門,達烈似笑非笑對藍髮少年道。
「……但你不滿意。」正經的說「是不滿意陣法?」

「陣法?本大爺才不管啥鬼陣法咧~~~魔族練的又不需要靈氣,本大爺聚個啥毛靈氣呀~~」紅髮男子甩甩手不屑道「那裡只有一個草蒲和木桌木椅木床,有啥好的?」
「簡單清靜是修真者的基本需求。」想了想,任凌冥道。

「不不~本大爺才不要啥鬼的簡單清靜,本大爺最愛的是華麗麗極盡奢華無比的大排場!享受才是人生至高無上的追求啊!」說著,他指向房內的家具「小冥子你看,雖然這天字房是比黑心客棧的好太多,不過這床這桌這地毯都不是客棧本來的,都是本大爺花下大把靈石請店小二到附近購買的喲~~看起來有沒有很棒的視覺享受呀?啊哈哈哈~~~」
「……」

任凌冥蹙眉環視下房間,別說整體不符修真者的要求,這裡每一個細節都似人界皇家貴族才偏愛的奢華風,正市修真者最忌諱的貪圖享受會導致道心不穩的一大禁忌之一。

不過,達烈也說他不是普通修真者,是異界的魔族…似乎本來就沒有道心不道心的問題?
那現在同樣非人族的自己,是否也不需要再遵守既有規定?

一時之間,任凌冥呆了半晌,不知該如何評斷,再一次對存在已久的價值觀感到疑惑。

「嘛,還有事?」
「沒了…」
「那就好!」和小魔狼走了數步,達烈忽地轉頭「話說小冥子是當地人,應該知道哪一家的宵夜好吃?介紹一下吧?」
「不,平素都吃宗門食堂,甚少食用俗世食物。」
「哈?真是無趣啊~」達烈低頭對小魔狼道「那我們只能自己去找夜市啦!」
「嗷嗷!」舉著發出淡淡光芒的燈籠興奮叫道,此燈籠內裝有秘境尋得之夜明珠,夜裡可清楚視物。

但這裡有夜市…?
從小到大從未耳聞任何相關消息,任凌冥一臉疑惑看著達烈。

「喲,本大爺說的夜市又不限於人類的,妖獸的也可以呀~~~」露出尖尖虎牙笑說,對他招招手「要不,小冥子親自過來見識一下?」
「好。」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4-03-15(Sat)

【SP新世紀●服伺分堂領取雜役囉!】

【SP新世紀●服伺分堂領取雜役囉!】

說來響龍在交上幾株靈草應付了事,換取積分後,便暫時和達烈與任凌冥道別,待數日後得到宗主針對此次玄秘之境給予獎勵後,再於宗門外碰面。

黏著銀髮少年不放的礦礦大眼魚原本暫時先交由宗門內庶子峰上負責餵養靈獸的御獸堂負責,待隔天便可到堂內領回自己的寵物,可是,怕人的特性卻讓所有人都受不了牠大哭大鬧的表現,只得現場草草檢查通過,交給唯一肯親近的響龍。

縱使普遍妖獸無法帶回宗門內飼養,但大眼礦礦魚卻是個例外,牠沒有一般妖獸兇猛個性,但又具有尋找礦石的特性,讓牠成為身為妖獸卻具有靈獸待遇的妖獸之一。

雖說,這隻明顯只有3階的妖獸實質上並不具有任何引人注目的功能,牠只能尋找1品以下的奇石寶物。

說來,響龍已靠上繳5株4品靈草取得50積分,50株5品罕見蒼羽草2250積分,加上秘境成功歸來弟子可得100積分,單此次便有150積分。配合本身擁有的20積分,共2420積分。

莫說分數極少,實在是每個月都要固定上繳一定積分所致,連續1年未能繳到足額積分者將被門派驅逐出山,他們不需要對宗門毫無貢獻的米蟲。因此,若想兌換符合身份等級的配給,必須每月上繳相對的分數,如響龍是外門弟子,每個月繳10積分,而任凌冥是親傳弟子,必須要80積分。

積分取得方式有多種,一是收集煉丹煉器所需要的靈草礦物,根據成色等級數量給予相對應的積分,如1品的紅星花每株價值約5 gp有0.5積分,而煉器用5品的百年靈銀則因本身價值高能兌換111積分。

二是參加宗門任務,在任務發布處時時刻刻都有不同的任務供弟子們領取,根據內容強度不同有不同積分可拿,有些是採集有一些是擊殺妖獸或背叛師門的弟子,積分較第一種高,危險度也相對提升。

第三種是做出實質貢獻,像是改善原有宗門心法或者把完善某一煉丹的丹方品質,此種積分也是相當不錯,但也更難得。

第四種是以工作換取積分,如看守藥田一個月可得到3積分,但卻得耗上大半時間無法修煉或從事其他活動,適合沒有特長的低等弟子。

第五種以販賣物品給宗門換取,如丹藥、符籙或者法器、靈器,不過此類積分只能換到市值的7成,畢竟宗門本身給弟子的優待售價是8成,總得賺取1成的手續費。

無論哪一種的積分取得都非易事,不是以生命來換取,便是用時間勞力,再不就是特長技能。然而強制性每個月須依自身等級繳交的積分迫使大家得努力想盡辦法賺宗門積分,否則無論是提升實力的丹藥裝備,或者修煉的功法都無從取得。

「恭喜啊!沒想到煉氣期3層的你竟然可以成功歸來!」

這是響龍回到宗門後聽到最多次的話語,幾乎每一個人見到他都會說上幾句相似語句。

畢竟,這次的玄秘之境試煉,即便是金丹期的真人前往參加,也都有一定機率會不幸喪生,何況根本在臉上寫著砲灰兩字的煉氣期弟子呢?

聽了一大堆心不由衷的祝福話語,響龍終於找到機會可以到梳洗回到自家住所的機會了。說是自家住所,由於他只是區區的外門弟子,房間是和其他5人共用的大通鋪。

外門弟子的住所很簡單,一間木屋,中間是大約30公分高起的夾層地板,上分夜裡可鋪棉被睡棉,而夾層內則放置弟子的私人物品。在兩側各有3個小衣櫃,放置弟子的衣物和一些小東西。外表物品雖然寒酸了點,卻都設有簡單陣法,非物品原主人者無法擅動其他人的東西,是以大家也都隨手將東西置於自己衣櫃中。

「都沒有人啊?」回到住所看了看,察覺六個人的夾層地板上都沾了厚厚的灰,需要再輸入靈力啟動陣法清除灰層。大眼魚也鄙視得哇哇叫幾聲,空中浮游著。

同寢室的3人和響龍一樣參加此次的玄秘之境試煉,卻是不幸的留在秘境之中,而其他2人,1個去參加宗門任務還沒回來,另1人似乎也被丹藥堂的長老派去尋找一些少見靈草,至今已2星期仍未歸來。

這種情況時常在宗門內發生,弱肉強食的社會裡弟子很容易因各種情況而喪命消失,當宗堂內確認弟子存活的玉牌暗淡後,便會派人前往寢室取物,交給弟子的親人家屬。整理之後,或許再過個5年10年招新的弟子後,這寢室才會再度回復滿人情況。

「還是一樣的窮困…」望著夾層內物品,響龍默默搖頭嘆道。

簡單被子枕頭,一張打坐用草蒲,裝了2顆下品補氣丹的玉瓶和一本內有【霜月極速雙刀】攻法的玉簡。這些,便是白響龍目前的所有財產,先前達烈給他的靈符已全數在戰鬥中用完,而宗門獎勵也要待宗門舉辦獎勵大典之後才會拿到,他的靈草又在達烈那保管著。

「先去任務堂看看有啥簡單任務可接吧,反正還要過幾天才能領獎。」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4-02-25(Tue)

【SP新世紀●龍族亦是妖!】

【SP新世紀●龍族亦是妖!】

北極宗迎接隊伍處,相當熱鬧。

「同門就你一人回來嗎?」翻了好幾頁名單,最後終於在最後一頁的找到白響龍三個字,默默打了個勾。
「不,還有任師兄,咦?他還沒出現嗎?」響龍疑問。
「任師兄是指任凌冥嗎?他和你們一起?」絕望的臉龐出現一絲生氣,米老急問。
「有,在那,任凌冥師兄也跟我們一起回來了。」回頭看了看,最後笑指剛從傳送門出來的藍髮少年。

「哪裡?」

望了半天,始終沒看到熟悉的身影,除了一個藍髮的妖修從傳送口出來之外,米老確定自己再無看到其他修士。

「呃,他已經來了。」響龍指著不知不覺已走到身旁的任凌冥神色略帶尷尬道「米老不認識任師兄嗎?」

奇怪,任凌冥不是北極宗宗主之子嗎?照理說出身不凡天資聰穎,應該長老級的都會認識他才是…

「不,我認識啊!怎麼會不認識?」若是平常,米老才不會放下身段和一個外門弟子說這樣長的話,何況是一個煉氣層才區區三層的弟子「你說任凌冥已經來了,倒是指給我看看?」
「米老。」不待響龍說,任凌冥已經自行出聲打招呼,略鞠躬道「我在這。」
「……」

別說是米老,旁邊的廖老和一眾弟子也都鴉雀無聲,兩隻眼張得老大得盯著淺藍短髮的藍眼少年。

這是任凌冥?那個北極宗天才任凌冥?
他進去時不是一位中分束著一頭黑長髮黑眼黃膚少年嗎?怎去秘境一個月,連種族都從人族轉為妖族了?
這是怎麼回事?

「妖物?北極宗宗主的兒子是個妖?但以前怎麼都不知道?原來隱瞞這樣久了!」
「不對啊,我之前武鬥大會有和他一組,那時他是黑髮黑眼沒錯啊…」
「北極宗不是自認是正派嗎?怎宗主的兒子是個妖修都不阻止?真是的…」

人是一種很無聊的生物,一見到非我族類立刻開始排除異己,更多的是其他競爭的宗派,他們多想趁此機會多抓住點北極宗的弱點,哪怕是破壞一點名望名聲也好。

呆了半晌,米老總算發現再安靜不語很不禮貌,斟酌許久後開口道「你當真是任凌冥?」
「當真,不信可看這個。」從懷中取出一個精緻刻著流轉符文的偏藍的白玉牌「這是代表我身份的玉牌。」

「這…」接過玉牌看了許久,這的確是北極宗由長老們一同下了咒文的身份玉牌,唯有玉牌擁有者本人持有此物品時才會發出淡淡的光,此物以持有者的神識為辨認物,即使妖物他人想假冒也無用「你真的是任凌冥。」

這句話是陳述句,代表北極宗的長老已經確認藍髮少年的身份,的確是宗主之子任凌冥。

「只是你怎麼…」後面的話雖未說出口,但很容易能猜到米老想問的是什麼。
「…血統覺醒,冰系龍族血統。」任凌冥淡然道,他甚至不想提及自己是因為被同門師兄弟給陷害才導致自己需要魔氣來化解毒藥,最後進而導致隱藏千年血系覺醒的事件。
「那和你同去的弟子可有看到?」米老想了想也沒再追問,畢竟現在是大庭廣眾下,有些事不便說太多。
「……」不語。

「呀,還不就是弟子相殘嘛?就很一般的八點檔連續劇中為了爭奪更好的利益聯合外人殺人越貨囉~~」被晾在旁邊不甘寂寞的達烈插嘴壞笑道「這種事還要細想嗎?憑宗主大人之子的地位,又或是親傳弟子的天才稱號,隨便哪一個都足以讓人擁有充份的陷害理由。」
「你…!」性格較暴烈的廖老一聽到是【魔修】發言插嘴,當下就想賞他一招讓他閉嘴,然而在出手那刻卻愕然停手。

是一種出自於對危險感應的本能。

明明感覺不到這小子的修為,為何潛意識卻被他的氣勢壓抑著?但他身上分明沒有任何靈力的流動…
修道之人通常都很相信天命及本能,縱使他的理智無法解釋這一切,廖老仍選擇停手。


「是這樣嗎?任凌冥?」廖老勉強壓住怒氣裝出的笑顏反而讓他皮笑肉不笑,多麼詭異的畫面。
「……」不語,僅是默然點點頭。
「是誰?」
「……」不語,此時更是發揮沉默是金的道理。
「也罷,那你先在山下等等吧,我等先和宗主請示一下…」搖搖頭,從小見任凌冥長大的廖老也算是了解他個性,不再逼問。

然而,他卻無法放任凌冥進山,即便他順利完成玄秘之境的試煉任務亦是。
為什麼?

只因他現在身份是妖。
別說妖族不得進北極宗禁地,單單放他在山下都是種罪過。
斬妖除魔行俠正義是北極宗的義務也是使命,而身為長老的他卻對明顯已是妖族一員的任凌冥不做任何抹殺奪修為的處置,光憑這點就可殺他千次萬次。

「…好…」看看廖老米老為難表情,藍髮少年只得點頭答應。

「先不提這個…為什麼你把頭髮都剪短了還帶這個什麼環…?」米老好奇道,估且不論因妖族血系覺醒的髮色瞳色,這髮型和裝飾品是怎樣?好好一個人把自己搞得不倫不類,活像個妖怪。

呃,好像他現在真的是妖族了?

「覺醒後就這樣了。」心中悲叫,他也想要原來一頭烏黑長髮…
「那…這些飾品?」明顯指得是不同常人的眉環和耳骨環。
「…壓制實力的。」望向不解神色,任凌冥補充「現在外貌已經是壓制後的結果。」
「哦…」了然樣。

所以他們北極宗被認為最有前途的天才弟子就突然覺醒跳到敵對陣營當妖族去了?
無言以對。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4-02-20(Thu)

【SP新世紀●秘境結束啦!】

【SP新世紀●秘境結束啦!】

劍魚湖、烈陽草、百鳥峰等,達烈他們兩人一寵,噢不,還要加上新加入隊伍的任凌冥,三人幾乎毫無阻礙地在玄秘之境裡來去自如,經過了兩星期,終於將攻略本上所有藏有秘寶地點都逛完了。

最後一天,距離傳送修士光門開啟的日子僅餘不到24小時。

此時,他們已回到傳送門附近的山洞內休息,細數戰利品。說起來這玄秘之境的山洞還真不少,幾乎每走幾公里就會遇到一到兩個山洞,再一次讓達烈覺得這玄秘之境只是一個遊戲副本,而他是拿到攻略本的作弊開金手指的玩家。

嘛,本大爺就愛作弊偷懶又怎樣?啊哈哈~~

關於戰利品部份,達烈取的多是一些外表漂亮的晶石寶物為主,看起來或許可製作武器的晶石礦物他也取了些,預備以後碰到卡‧賈克森時可委託他來製作武器或裝備。至於草藥靈草之類天然上千上萬年寶物,大多交給響龍處理,一個擁有天生處理各種靈草靈物大師級手法的內行,絕對比給一個壓根不懂各類草物性質的外行人更好。

至於那一位自主加入的任凌冥,達烈倒也是公平分了一部份戰利品給他,否則他就被那悶不吭聲但見到寶物閃閃發亮的雙眼給閃瞎了。

媽呀…只不過是一些花草樹木罷了,有這樣值得開心嗎?

完全無法理解看似冰山男的任凌冥被強迫收下後耳根也不自覺紅起的模樣。

從小處於高階待在父親身邊的任凌冥,或許不是主修丹藥煉器的修士,對於這些材料卻是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走路,哪還不能了解材料的稀少珍貴與其價值呢?

每一株藥草都至少是上百上千年的靈草,此藥效哪是外面尋常店面販賣的草藥能比擬?拿出去販賣,可作為7品以上丹藥材料的藥草每一珠都能得到450下品靈石,如果是罕見丹藥材料更是高達1000下品靈石以上,這還只是最低預估價,放在拍賣場只怕不知會炒到多高的天價。

諒是面癱家境富裕的任凌冥也忍不住收下少見靈草,即便自己用不到,給予父親或宗門也是很好的助益。

靈草等草本植物除了攻略本上列為珍品的罕見草物外,7品以下的多是響龍發現後採取的,多年來的訓練採集可不是白耗的。至於礦物玉石則是依靠攻略本上找到的一靈獸所得的。

礦礦大眼魚。

礦礦大眼魚,3階靈獸,因一雙靈活大眼而聞名,可離水而活,能自在飄浮在空中行動,背鰭有一天生的水晶繫在上方。嗜食礦物旁碎石泥土,可尋奇石異寶。

毫無戰鬥力的礦礦大眼魚能得到三階純粹是因為牠的多種能力。一,牠能夠憑自身神通在空中自在飛翔;二,牠為魚類卻可離水而活,直接吸收大氣中氧氣;三,牠的魚鱗外皮摸來是一層細毛好摸又舒服,雖說無法做成任何法寶,但手感很好;四,牠具有尋找寶物的特性,並可自動吞食雜質只留寶物本身

「……」

任凌冥左看右看也看不出這隻眼睛很大的紫魚有什麼強處,不過能夠離水在空中飄浮,並且還擁有尋找高級礦物寶物的特性,放在修真界也的確是很搶手的靈獸。只是目前這隻才3階,只能尋找1品以下的寶物,至少要到達5階以上才會被修真者所重視。

「我覺得師兄你再玩牠的臉,大眼魚就要翻臉了…」響龍小心的說,果然在任凌冥一放手的瞬間,大眼魚就哭哭啼啼飛到響龍身上,哇哇哭起來「好乖好乖別哭了,吃點玄石口味的石頭吧。」
「嘩嘩~~」大眼魚開心叫著,吃起牠專屬的食物。

據說此物極懼人類,為何無視目前唯一身為人類的響龍,反而開心游過去示好?
任凌冥疑惑。

「嘛,小響龍也不是純粹的人類,只是他潛在血統還沒覺醒罷了~~」達烈滿意地將收穫物一一收起,好心回答對方的疑問「他是血族血系,嗯?為什麼本大爺知道?這個小冥子就不需要多問啦~~本大爺可是天才呢!哇卡卡卡~~」
「……」

我又沒有稱讚你,你自顧自開心個啥?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4-02-15(Sat)

【SP新世紀●任凌冥】

【SP新世紀●任凌冥】

「哇靠…這冰雕美爆了!要不是在山洞內本大爺都要懷疑這裡是哈爾濱的冰雕展了!!」達烈讚嘆道。

事情發生的經過很簡單。

帶著避水珠的達烈等一行人很輕易地穿過水潭及妖獸到了山洞的另一端,一路上溫度急遽下降,經過許多冰凍無法動彈的屍體和戰鬥後的痕跡,然後等他們走到空間比較大的場所時,就看到一個絕美的哥特式花紋攀附的精美冰製扶手椅,上方坐著一位黑長髮著漸層色青袍的少年。

或許該說是癱在椅上會更適合,長髮少年衣著半敞,露出結實胸肌,從臉到頸子直至露出胸口卻是一片不正常潮紅,他眼神渙散看著前方,雙唇微啟地喘氣。

仔細觀看,卻能察覺他周身被一層淡淡冰藍色氣息環繞,不難猜測,這一整片冰天雪地皆是他的傑作。

「誰?」即使神智有些不清,少年警覺性不減,冷冰冰的聲音流露出生人勿近之意,勉強將注意力轉移到來者身上。
「嘖嘖,這小子都已經中毒了但還是挺警覺的嘛~~~」達烈惡意的笑著,上下打量「而且從反應看來似乎是啥春藥之類的毒?嘛…難不成是中毒後會發情,只要不在限定時間內交合就會中毒身亡的藥?」

「什麼人!」少年手一甩,從指尖散出的冰藍氣狀物在接觸到地表瞬間凝結成尖銳冰柱,正是兩人所站的位置。
「哎呀,真是危險哪~~」達烈右手一拽,順手將反應不及的響龍給帶離原地,至於椰菜?牠自行在察覺危機時就跳開了。

「啊!是任凌冥!他是宗主的獨子任凌冥!」銀白髮少年看了看,忽然想起什麼似的驚叫「我記得這一次他也來參加試煉之境,只是…怎麼會落得此下場呢?」

任凌冥,北極宗宗主的獨子,年19歲,築基期巔峰,主修劍道,冰靈根,擁有得天獨厚修真資源和地位金錢,並且他也擁有不負此豐富資源的強大天賦,修行竟是一帆風順。外表英俊瀟灑,一道劍眉,目如燦星,身高180公分,長期走劍修路線勤加訓練身體的任凌冥體格也是一等一的好。雖說因體質為冰靈根之故而為人冷淡,反而為他帶來更多宗門弟子的欽慕,自從14歲之後就長期高掛於北極宗十大帥哥之首不下。

此次參加玄秘之境的試煉,主因是想藉由累積更多實戰經驗及尋找突破機緣,身為親傳弟子的任凌冥才會和其他弟子們一同參加。

然而,想不到身上帶有諸多宗主父親任恣情給予中、上品靈器和符咒、丹藥的他,卻成為其他看不慣任凌冥弟子的首要目標,甚至還不惜和魔道中人聯手設計,為得是搶奪身上上好法器、靈器。區區強奪身上裝備物品只是一次性的收穫,遠遠不夠,他們想要的是更長遠的計劃。

有什麼能比讓肥羊自己乖乖被操作將東西束手上呈呢?當然是控制他的心智讓他唯命是從。

於是有了讓任凌冥服下魔道特製藥物【迷心離】控制心智的計劃產生,成了乖乖聽話的傀儡對未來的修真大路上使用資源就不用再愁了。

迷心離,吃了後會渾身發熱,誘發潛在慾望本能的藥物,換句話便是人界俗稱的春藥。此藥服用後若未有魔修以交合之法讓渡魔氣,則會因慾望得不到正確發洩而抑鬱身亡。然而,被魔修渡了魔氣後下場也不好過,成為迷了心智只聽從給予魔氣魔修者的命令,再無個人想法意志。

聯合魔道的北極宗弟子千算萬算,卻是低估了任凌冥的實力,以為超出十倍之力的築基期修士即便是對抗手掌靈器的親傳弟子也能夠輕易勝過,離成功只是觸手可及之距。

可惜,任凌冥雖然使得是和尋常冰靈根修士一樣的冰系法術,本源卻大大不同。隨年紀增強的冰系法術能力不僅不需耗費靈力,其攻擊能力也是遠遠超過築基期該有人士的水準。於是就形成圍攻者被任凌冥一一冰凍不敵,全數滅亡,而他則無力倒在冰椅上調整凌亂不已的內息。

正是達烈、響龍和椰菜前來時看到的場景。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4-02-10(Mon)

【SP新世紀●玄秘之境攻略本超好用】

【SP新世紀●玄秘之境攻略本超好用】

雖然說在入口開啟之前大家都排隊排得好好地,相當有秩序,但在開啟之後又是另一回事。

「…那剛剛的排隊有何意思?排心酸的嗎?」魔族少年頓時傻眼,原先好好的人龍瞬間在入口大開時暴衝,所有人像瘋子狂牛般湧入入口,只為了能第一時間得到最好的寶器「修真者不是最強調機遇嗎…切,都只是隨便亂說的吧!」

開始對書籍上針對修真者的描述話語感到不可信的達烈心想。

魔修固然稀少,但也並非不存在。除了達烈這偽魔修之外,現場想碰運氣入玄秘之境的魔修也不少,只是多防人心甚重,彼此站得遠遠,以待最好時機出現時搶入秘境。

身為魔修,他們當然知道一般世人都常將魔修和魔族混為一談,但魔修者怎可能分不出其中的差別?

是以,許多魔修在看到達烈和椰菜都大感吃驚。

「是真的魔族耶!沒想到在這裡看得到魔族,而且還是高等級可幻成極接近人類的魔族!」波浪卷長髮穿著迷你短裙的女魔修驚道「我還以為只是前輩誇大的,高等魔族好帥啊!」
「真沒見識,第一次看到魔族有這麼值得稀奇嗎?」戴著黑薄紗蓋住臉蛋的女修低說「而且會來參加玄秘之境的人等級最高也不過金丹期初期,你也別太崇拜了。」

「可是…那我們和他結盟好嗎?否則就憑我們兩姐妹要對抗這樣多對手很困難耶…」波浪髮女子求道,髮上鈴鐺隨她請求而不住發出噹噹的聲響,很是清脆。

噗,這悄悄話未免也說得太大聲了吧?都站在本大爺十幾公尺處還故意用這種音量…

達烈似笑非笑的看向兩名魔修女子處,果不其然,她們兩人也同時轉頭回望,其中鈴鐺女子不知有意還無意,還拋了一個媚眼過來,想用童顏巨乳的面貌引出魔族少年的色心,幫助她們。

「哎,在地球上早在電視上看過無數宅男女神,每一個都像那人差不多的外表和身材,穿得比她更露!人家都可以只穿C字褲亂跑了哪~~她這個小case~~」不料,達烈根本不像過往男修一樣對展露身材的鈴鐺女示好,反而小小聲對椰菜說「而且…要比魅惑術,有誰能比天生就是魅惑之帝的夜煉族要強?」

隨即,紅髮少年也惡作劇似回以一笑,看似淡淡笑容卻包含魔力的魅惑之術,頓時電死兩位女修。

「本大爺果然厲害吧!」滿意地微笑。
「哎…」小椰菜搖頭嘆氣,繼續啃咬牠的大餅。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