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7-03-05(Sun)

【柯府●匪徒來襲】

【柯府●匪徒來襲】

匪徒來襲自然不是只有柯可雲波院的人知道,整個柯府的人都聽到外面砲火叫喊廝殺聲,平時安靜的夜在此刻熱鬧無比,充滿了慌亂恐懼的尖叫逃命聲,以及得逞匪徒愉快的大笑歡呼聲。

「青霄,你先讓丫鬟婆子和小廝快點進屋,等下我出門就啟動陣法!我先去找姨娘和弟弟,他們不懂如何啟動陣法。」柯可早在三個院子內加了防護用的靈紋結界,等級不高,防範普通凡人的火器槍砲足足有餘。

他不相信修真者會參與這次匪徒行動,除是邪修或者腦袋裡灌了水泥或醬糊的智障。

雲波院和三姨娘及柯朝院子並不遠,幾步路就到了,然而在充滿奔跑逃亡丫鬟婆子四竄的路上竟是那樣遙遠,他都快被婆子們的肥肉給打敗了,為什麼非得要往他身上擠?

都是些粗使婆子或不入等丫鬟,見到黑夜被橘紅火光染成一片紅,心肝兒都飛出來,愣是聽不懂要找安全的地方躲藏,一個個都成了無頭蒼蠅在小道上跑來跑去。

好不容易擺脫一群婆子進入陽春樓,穿過六神無主的下人,柯可在最裡邊的內室找到抱著小弟的姨娘。三姨娘嚇得眼淚直流,去還拼命安慰懷中哭到打咯的小兒子「別怕別怕!姨娘在這裡別怕啊!」

「姨娘!我來了!你們就躲在屋裡不要出來,讓你的人也躲起來,我現在去啟動靈紋就安全了!」柯可快速吩咐,往外跑的過程不停將下人集中在屋裡不要跑「陽春樓很安全,你們不要到處亂跑!跑出去我就沒辦法救你們!」

被嚇到的下人哪聽得進去,所剩無幾的腦汁在驚嚇時蒸發乾淨,等級高的丫鬟小廝還乖乖聽從主子的話躲到屋裡,等級低的又不服氣的往外跑得更歡,他們認為躲到老夫人或夫人那裡更安全。

柯可望了眼大難來時各自飛的下人,嘆了口氣,既然給了機會讓你們活命都不要,那就自求多福吧!

轉身走到牆角,使用獨家方式啟動牆上靈紋圖的陣法,轉瞬間陽春樓似乎亮了那麼一下,又瞬即轉為平靜。

啟動了,等下除非是修者拿法術瘋狂砲轟否則絕對攻不破。

回去交待一下,柯可回去尋找青霄,讓他好好在雲波院守著,而自己在陽春樓保護嚇壞像篩子不停抖的姨娘及弟弟。

「剛動了一下又餓了…郭大娘能替我熬點粥或是下碗麵嗎?」
「……哥!你不怕嗎?」還有心情吃東西?柯朝張大了眼,再次確認自家兄長膽子太大了。

「怕什麼?院子裡靈紋啟動,不會被燒到打到啦!」柯可無所謂地揮揮手,哪怕是柯府牆倒了,密室被破,他保證裝了靈紋的屋子都安然無事,紋風不動。

廚娘看看姨娘,再看看五少爺,隨即點點頭,思索做哪道菜比較快又好消化。

有了主心骨,姨娘和柯朝害怕度減少八成以上,至少不會躲在床上除了顫抖到像羊癲瘋。他們來到小圓几前歇著,喝著丫鬟煮的熱茶壓壓驚。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7-02-25(Sat)

【柯府●沒錢日子真難過】

【柯府●沒錢日子真難過】

大夫人風聲鶴唳下了節約令,所有人都開始勒緊褲袋過著苦哈哈的生活。

主子都過得窮困,下頭的下人自然過得更窮。

下人單憑那少得要命的月錢一定不夠用,主要是靠主子打賞的銀錢飾物,但現在主子自己錢都不夠用了,自然沒有餘錢打賞給丫鬟小廝。

這一天,來到柯府滿一年的幾個水字輩小丫鬟約了個時間聚在一塊聊天,話題繞來繞去繞不出錢好少和日子過得好苦兩件事。

「唉…本來還想說柯府是個有錢人家能過得舒服點,沒想到才剛進來就碰到打奢的命令…」水鹿苦著張臉,她現在待在二小姐院子裡當差,三等丫鬟單靠月錢…5個銀幣超少的!

別看丫鬟都待在宅內當差沒花錢的地方,實際上她們花錢的地方才多。碰上其他同院子或熟識的丫鬟升遷、開臉成通房丫鬟、生日喜慶都得包禮包出去。有些被賣進來的丫鬟還得存錢寄回家,平時都靠主子賞的錢過活買點小東西解解饞,現在都取消了是要喝西北風?

「我們這裡也好不到哪…以前都有大夫人補貼二少爺,他一開心都在賞跑腿的丫鬟不少銀幣銅幣。現在補貼沒了,二少爺連滿足通房丫鬟和姨娘都不可能了,就是二少奶奶現在都開始關心起陪嫁鋪子的收益,想從那來貼補小家呢!」有了水鹿的開頭,水舒也附和說出自己的窘境。

「三少奶奶這邊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那你們兩人呢?」水夏看著安靜的水袖和水荷。

「賞得少了,但大夫人還是有賞。」水袖誠實道,賞錢的門檻提高,數量也變少,常常以大夫人吃不完的份例分發給她們吃,權當是賞飾了。

水荷有些不安看了看大家,小小聲說「三姨娘這裡和以前差不多…五少爺自己收入來源,不時會拿貼己錢給三姨娘,所以…所以我們的賞不缺…」

何止不缺,還常常有奇奇怪怪的東西讓她們品嘗把玩,有次見五少爺煮了一大碗的綠油油浮著葉子的湯,聞起來像豬食擺了三天三夜發酵的味道,甚至還有奇異泡泡一點一點冒出來,然後被要求所有人喝一碗!原本以為又是少爺小姐間惡整下人的把戲,不料,味道喝來是複雜了點,好像從人間跑到靈界來回跑了三趟,不過喝完後身體卻清爽起來,一些小病小痛都沒了!

據說,那是五少爺用自己種的靈草和其他配方做的湯藥,讓大家喝了改善下體質。

喝完後的大家都冒著心心眼,雖然難喝得像餿水但帶來的好處卻是實實在在的好啊!喝完後考試都考一百分,眼睛好頭腦壯壯整個人都不一樣了呢!

水鹿水舒水夏一臉羨慕的看著水荷,比起嚴格的大夫人當然是溫柔好脾氣的三姨娘院子是個好差事啊!而且五少爺院裡也沒其他少爺那裡三不五時上演的爭寵記,他根本就沒有通房或小妾,安靜得很!

「如果哪天五少爺成親的話…真希望能夠被調過來到未來五少奶奶那裡呢!」水鹿現在後悔去二小姐房了,帥哥是看到了,但一個沒啥前途只剩下帥能看的二姑爹似乎…嗯,有點弱。

「五少奶奶啊…」水袖最近聽到大夫人不時會提起五少爺的婚事,說不定近期真的會有呢。

「怎麼?水袖你有從大夫人那裡聽到什麼嗎?你那裡的消息最靈通了!」水荷睜大了眼,兩隻小手已經抓上水袖衣角拉呀拉。

「是有聽說夫人想替五少爺議親,畢竟都14歲了,算虛歲也16歲,是該議親了。」保守的說,但對象是誰就不知道了。

小丫鬟們聊了些雜事,抱怨賞飾月錢不多,然後晚餐前各自回院子去。

-------------傳說中的分隔線---------------

不事生產的古代米蟲們叫苦連天,沒錢都不能出外交際應酬,不能花錢當冤大頭請客吃酒,不行買小東西討好家裡的那些女孩子們,日子好苦好苦啊!

「兒子正是長身子的時候,沒錢買補品怎行啊…」二少奶奶眼框紅腫擦著眼淚,抱著傻呼呼咬手指的兒子哀叫。

說得都是胡話,嫡子的嫡子可是大夫人的嫡孫子,怎可能會挨餓受凍?月錢控制在30金範圍沒錯,但凡有好吃好喝對小孩好的補品大夫人可都託婆子丫鬟送到荻花樓去,哪裡捨得讓小孫孫受苦呢?分明是不能每個月都買上最新流行的珠花飾品才在叫窮。

柯留青不屑看著演戲演得很開心的正妻,看了就討厭,要不是她爹是個三品官員,誰看得上眼啊?

「我看小廚房裡的食材補品都很多,怎會吃不夠?」柯留青不耐煩撇了眼,晚上還是去找溫柔可人的通房好了「真的不夠你就和你爹或你娘要不就得了?一個通政史司還會錢不夠嗎?」

二少奶奶睜大了眼,手指戳戳耳朵,確定沒有耳屎所以剛才肯定不是自己聽錯了「你說什麼?你竟然要我回去和爹娘要?這是要廣而告之天下人柯府很窮困連個小孩都養不起嗎?」

「古人誠不欺我,唯女子和小人難養也!哼!」嘴皮子不夠利,柯留青文人氣一上來,哼了一聲就跑去小院子找可人的乖巧丫鬟。

「哼!你以為就只有你會哼啊!哼哼哼哼哼!」二少奶奶脾氣也上來了,發洩地連哼了幾聲便全身無力,「水春水花,還不扶本少奶奶回屋裡!」
「是!」在二少奶奶看不到的角度,小丫鬟們不以為然的看。

類似的事在柯府上上下下不停發生,像三少爺的牡丹宮也是。

柯樺,通房之子,生下他後便難產了,現在全靠一個奶媽照顧,一個爹不理沒娘的孩子。每天哭得像貓叫,吃著奶媽奶水在小房內成長,好在他什麼都沒有就是身體強健,隨隨便便餵養倒還挺健康的沒生過病。

「哎呀,小少爺真命苦,明明是個長子卻不被三少爺寵愛呢!」水字頭的丫鬟們聚在小院聊天,嘴上說得很難過不過表情卻挺喜悅的。

在過苦日子時,看到其他人過得更苦自己就快樂了。

「有什麼辦法呢?少爺的月錢就30金,三少奶奶是5金,就這點錢還要養2個通房和孩子哪夠啊?」回答的是三少奶奶葉明燕的三等小丫鬟,她主子嫁妝上鋪子每個月收入是夠她過得舒舒服服,但她才不願意掏錢出來照顧一個庶子呢!

沒看到連親爹都不管他,每天只愁著錢不夠不能買更好的衣服和扇子嗎?庶子都不看待了,那庶女就更慘了。

「沒事,至少基本的物件都有,餓了有奶媽照顧,我看小少爺身子挺健壯!」另一個長得憨厚的丫鬟道,手裡的葉子牌丟了出去「我家弟弟們都這樣,餓了喝奶累了睡覺,也沒特別照顧還不是長得像牛一樣!」

人家是少爺耶!哪能和一個下人小孩比較?還像牛一樣…其他丫鬟閉口不言,只覺得這人真不會講話,難快都快及笄了還是不入等丫鬟。

二小姐情況差不多,在三少這是通房丫鬟多,她那就是小廝多,現在錢少了日子過得一點也不順心,都不能天天吃牛鞭讓小廝嗶磅叫!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7-02-20(Mon)

【柯府●根本是相親大會】

【柯府●根本是相親大會】

才藝表演並未打分數,左右是討個興致沒有分高下的意思。

反倒是柯可稍才的表演成功激起少爺們的好勝心,男人本來就是不服輸的動物,本來大家比的都是些不相關的才藝就算了,各有各的好。但看到那一套夜雨劍法,無論是否懂得武藝,他們心裡都激起了一片火,好想要比試一場!

誰叫文無第一,武無第二?不會武術的一些草包少爺就算了,鳳理語和高清紀卻是蠢蠢欲動,直想在亭子裡一分高下。

然後也真的開口說了。

「柯可!我高清紀和你比一場劍吧!看誰厲害!」終於壓不住想和強者一較高下的心,鎮國大將軍之子站起身說,抓著佩劍就想上台好好痛快砍一場。

「不敢擔,我只會一些三腳貓的功夫,耍耍劍還可以,真的比試就不行。」柯可三兩下帶過,已經不小心出風頭了,才不想要更出風頭咧!

「哼!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上台!」使了激將法,口氣不善。
可惜遇到的是半途成少爺的柯可,他一個無賴樣回答「嗯,不是,所以我就不上台了。」

「……」真不要臉!一般男人被激了都會上台啊!等等…聽說他在12歲之前都還是女的,只是覺醒了李家奇怪的血脈才…

高清紀想通這一點,看過來眼神不由的詭異了起來,比原先挑釁想打架的眼神還更不舒服。

柯可不會曉得自己被人當成男不男女不女的玩意,當高清紀眼神掃過下半身時,更是渾身一抖。
該不會是腦補到什麼了吧…

由於柯可不按牌理出牌,硬是不肯上去和高清紀對打,寧願背著【不是男人】名聲也不願上台,倒是引了其他人更大的興趣。

在後宅生活久的閨女們哪見過這種無賴男子啊?竟然不管名聲情願不打?可惜男女授授不親,雖然能遠遠的觀看少爺們表演,卻無法走到相距不遠的亭子親自相見,再好奇也不敢不守禮偷溜出去看。

柯可強大的心臟和無敵厚的臉皮讓他無視其他少爺的怪異注目禮,怡然自得走回最末座,喝起青霄倒的熱茶,嗯,味道好難喝…

「有別的茶葉嗎?」喝起來像發霉一樣。
「沒有,還是少爺想單喝熱水?」青霄見少爺點頭,和隨侍丫鬟道了一聲,不一會兒便取了熱水。

柏南暮覺得太有趣了,竟然有人隱忍到不上台比試?就是他不懂得任何武藝,被嗆了一臉也會為了面子上台比個幾招,哪怕是被踹下來都好啊!

「為什麼你不上台比啊?」柏南暮眼神滿滿的好奇。
「我超弱得幹嘛比?」直接示弱,柯可現在好想要回府啊!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果然麻煩透頂。
「……你如果參加不要臉比賽應該會得第一…」還沒見過有人這樣…耍賴!

柯可撇撇嘴,誰管你們怎樣想,越看不上越好!這樣就不用成親了噢耶!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7-02-15(Wed)

【柯府●賞雪會】

【柯府●賞雪會】

賞雪會前一天,三姨娘不停囑咐著自家兒子不要表現得太嫌棄太明顯,多少做點表面功夫。

「反正你不娶也是娶,娶也是娶,何不選個合心意的回家呢?」三姨娘苦口婆心勸這個喜愛龍陽無視妹子的行為。
「娘,但娶了我又不愛她也不動她,還不如直接請尊佛在家裡拜著呢!」柯可剛說完就被瞪了好幾眼。

「怎不動她?你現在被皇上加封爵位,世襲三代,你沒後代世襲給誰?」
「弟弟將來娶親了再過繼一個過來不就得了?」柯可心眼大,一說完被重重拍了頭,悲傷摀著頭「痛!打太多兒子會變笨啊!」

「哼!反正你已經笨到極點了,再打也不會更笨了!反正我不許你不婚不娶不生!你就是湊也給我湊一個!」三姨娘頓了頓又補充「不許讓其他人代生!柯家不允有雜種!」
「……娘…」好說歹說,為了孝順不讓三姨娘氣得突然生了心臟病當場氣死,柯可只能點頭答應。

聽說修真界有的是辦法不用肉體親密接觸就能生子的方法,雖然沒有男男生子那樣驚悚,但用點小秘方讓妻子懷孕倒不難…

柯可決定快點多存錢再去天劍坊市尋找秘方!這樣就能兩全其美啦!
噢不…在這之前還得找一個不計較愛情的女生當煙霧彈,最好是能了解實情後還自願的…

這樣一想,似乎找家世不要太高的庶女或不受寵的嫡女會是最佳選擇。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7-02-10(Fri)

【柯府●丫鬟出嫁小廝成親】

【柯府●丫鬟出嫁小廝成親】

之前柯府買了許多新的小丫鬟進府,撥給新來的五姨娘和各自成婚有喜的嫡子女們,如今,似乎又到了需要遞補的時候。

不過,在此之前他們得先苦惱那些年紀到了成婚之齡的丫鬟和小廝的婚生活。

除了少數被老爺少爺看上成了通房丫鬟或姨娘的丫鬟,一般正常流程是照丫鬟的受寵度和地位給予不等金幣和嫁妝,配給自家的小廝或外頭莊子上管事。即便單筆算金額不算太大,但柯府上上下下有多少人手?累積下來也是一筆金額。

大夫人一算,太糟了,至少有近20名丫鬟需要婚配!一個10枚金幣,20個就至少要200枚金幣!還不算上在老夫人或自己院子裡一等丫鬟名額,這種嫁出去給的禮更不低,否則傳出去還以為柯府是多苛的人呢!

多數時候情願讓丫鬟配給自家的下人,未來生下來的孩子仍然是家奴,家生子用起來比外頭買來的好用,至少知根知底。

忙死了,大夫人開始籌算鋪子上還有多少管事或小廝是未婚,他們品性如何,嫁過去家庭如何,她一定優先給自己的兩個一等丫鬟選拔好對象,剩下的才會給其他人做人情。

更多的丫鬟是看了下管事婆子蔡媽媽寫的評價,覺得表現普普沒突出點,物盡其用到20歲再配點金幣隨便配給莊子上的漢子,結了婚後就升格成粗使婆子或者乾脆留在莊子上幫忙。

通常沒幾個丫鬟能拿到自己的賣身契,主子們對用的好的人才半點不願發送出去,留下來使喚才是正事。

如果年紀適婚又爬到比較高地位的丫鬟,像是一等丫鬟,她們通常不會太緊張,相信主子一定會選個好對象嫁了她們。但一把年紀還在不入等或三等丫鬟的就糟了,那種人婚配只會拿到最少量的金幣不說,嫁的對象通常好不到哪,只能抬轎或掃廁所推肥粗活的下人很可能就是她們未來歸宿,想想都悽涼啊!

待在小主子或姨娘那的丫鬟急壞了,就算是一等丫鬟也不見得討得到好,如今開支都被簡縮,誰知道主子會不會為了省錢把她們的嫁妝給省了?或乾脆不讓嫁了?

因此,想轉為爬主子床的丫鬟又增加了20%…
一部份爬五少爺柯留雲的床,一部份爬柯留青,還有個不知從哪個角落冒出來,往柯可床上爬…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7-02-05(Sun)

【柯府●半年後】

【柯府●半年後】

在鳳理蒼被貼身護衛華麗麗的吃掉後,柯可這也發生不少的事。
哦,不是被吃掉,是忙著其他正事。

尚鳳王朝和百里王朝之間的戰爭頻繁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兩國國界分劃不清,各國人為了爭取更多資源和生存權,三天一小戰,五天一大戰。

百里國處大量草原和荒漠地帶,人口較尚鳳少了三成,卻個個彪悍無比,誰讓他們生存條件困難苦逼,適者生存之下,活下來的個個是精英人物,弱的早就砍掉重練。

長期的戰爭產生了許多難民不在話下,打戰極耗兵力和國力,訓練兵士、裝備、馬匹、糧食,哪一項不需要錢?百里王朝多年窮兵黷武,國庫不豐,尚鳳表面富有,骨子裡也空空如也,每天皇上看到大臣報上來的財務赤字都想要哭,吏部更是天天哭叫「國庫沒錢,政策不行!請不要再打戰了!請後宮嬪妃節省點開支!尚鳳王朝很窮啊!」

可是戰不能不打,後方軍糧一個補給不足,人家百里人高馬壯的戰士立刻攻過來,將還算肥美的尚鳳國土給侵佔搶走,他們早就貪戀這美好的國土,一旦併吞了肯定能替他們人民帶來更多糧食。

好吧,那軍費不減,只好從皇宮百臣上上下下的開源節流,大減不必要的人事支出。

後來吏部一算,哎呀,太監宮女的薪水並不高,吃吃喝喝也不算多,即使減半也得不到成效,反而造成皇宮內上上下下運作不佳。財政大臣心一狠,咬咬牙將嬪妃的每日吃吃喝喝和生活用度都給列出來,每次龍心大悅賞下的各式珠寶首飾藥品金額更是不斐,高到嚇死人。

一個小太監一整年薪水不過是24枚金幣,加上三節年終頂多30金幣,但皇帝每次隨手賞給嬪妃的一個鑲金葫蘆白玉簪可能就價格50金以上,一匹上好的宮綢價值數十到數百金,一顆養生治病用的百年人蔘又要數百金,算一算非常驚人。

哦,還有她們的胭脂打扮費用,更是不得了,化妝保養還有奇奇怪怪的各種需求,一年幾十萬金。或者憤怒時總要被上場的各種杯具盤具餐具,哪一次不是高價瓷器被主子們用力一丟,啪的碎了一地,罕見高級瓷器又是數十金。

後宮是真正的銷金庫,百來名嬪妃日常花費,他們所出皇子皇女的日常還有未來開府費用,還有皇上不時想外出行宮或圍獵的活動,嗯,據吏部保守統計,一年的費用足夠百里和尚鳳王朝打一場長期大型戰爭至少2次,如果是小型的至少40次。

大型戰爭最多也是5年到10年一次,小型的1年也不過5次。

但皇室花費卻是年年存在,每一年增長率至少10%以上,因為小老婆數量越來越多,沒辦法。

宮裡日常宮女子隨便一匹布的價值丟到市面上至少十來金到數十金,共有數百名宮女子,三節五令和皇上一開心亂賞的物品費用,服侍的數千宮女子和太監及打雜粗使婆子或雜工,管理他們的層層官員…累積下來都是可觀的支出。

皇上痛苦的思考,人是不能減,每年每天份例也不得少,只是將食物領取改為點數制,所有宮中人物都有一定點數,每項食物依種類份量不同相對應不同點數。領取者需提供領食物時的菜單和所用食材份量、要給多少人吃、是哪一位嬪妃或下人領取,然後會有人審核查看是否吻合浪費,超過一成的不合理支出即會打退票,再重新擬一份吧。

自然,品級越高的嬪妃們容忍的份量超出度也有差異,至少到皇帝是3倍差異,華而不實碰不到的菜色可少,但總不能讓皇上餓到吧?

擔心會有人買通審核員再次退回原狀?皇上自然想到此層面,第一關人為審核,第二關使用修真物品,設定好通過條件,將第一關審核好的憑據讓法器判斷,符合不會有任何反應,不符合整個法器發紅發亮,沒人可在法器之下動手腳,是經過唯天宗打包票保證,保固期限兩年。

負責皇宮各項物品採購的官員下人哭了,所有的物件購買和價格須經吏部控管,價格不實者罰之;習慣大手筆領材料浪費的嬪妃也哭了,平時食材往往只吃了幾口就丟了,重要的是排場啊!

東省西省,竟是硬生生省了三分之一,但還是不夠。

於是吏部尚書,也就是將來九皇子鳳理蒼的丈人柴鳴夕硬著頭皮拿出厚厚一疊的名冊,上面列出尚鳳王朝大大小小的欠債官員,上榜前百名亦是尚鳳王朝數一數二的有錢者,前500名的最低借款金額竟然也有數萬金幣之多。

所以欠債快還錢吧!皇上下了硬命令,還讓皇后之子鳳理葵協助辦理,皇子領著一大群人朝名單上官員一個個討錢,不給就臉色一凜,喊著【本宮可是代表皇上來討的,你不給父皇面子?哦,看你的家具擺飾都挺名貴的啊,夫人小妾穿的用的個個是稀罕之物,喲,還有不少莊子鋪子嘛,這叫作沒錢?】

一被嗆,三皇子立馬抬出自家老爹皇上老子的命令,不給錢?護衛綁人呀!不給贖金就不還人,贖金恰恰好是官員欠款的金額,都不算長年累月的利息費用,夠便宜你們了!

跟隨的官員震驚了,傷心了,因為三皇子怎麼變得像個痞子用無賴的口氣討起債了?難以見天子啊!
雖然,結果還不錯。

全部索取回來是不可能的,至少也要了一半,皇上算一算,靠!自己和小老婆兒子們省吃儉用一年,還不如索回款項的百分之一!

因此他更加授權給三皇子,要他大力的用力的去討債!甚至討到最後有了心得,三皇子在稟報父皇的折子裡寫出【討債秘訣200招!】、【沒有討不到的債,只看你想不想!】,內容感想之豐富,皇上都懷疑自家兒子會不會改行成為討債幫派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7-01-30(Mon)

【柯府●貼身護衛肅霜】

【柯府●貼身護衛肅霜】

臨走前又捏了一把鳳理蘊肥嘟嘟的小臉一把,鳳理蒼心滿意足的打道回府。

走到一半,他忽然想起他遺忘的事了,似乎回去就會看到母妃替他選的貼身護衛?

回府看到肅霜的第一眼,心中冒出【畫師功力太差了,本人分明更帥啊!】,再來是【本宮的宮女們竟然都好好去當差,連未到班的都跑過來看護衛是怎樣?】

怎麼說他鳳理蒼都是尚鳳王朝內最帥最漂亮的皇子好嗎?每天看一個嫡仙似的美男早該審美疲勞習慣了,現在看到不過是不同類型的美男,竟然瞬間沉淪打敗,不禁讓九皇子深深思考自己御人功力似乎太糟糕。

「你就是肅霜?」鳳理蒼冷冷的說,察覺自己需要抬頭看對方的事實讓他更心寒,身為男人身高上輸人太傷人自尊了。
「是的,九爺,臣是肅霜,奉命從此以九爺為主子。」恭恭敬敬彎身,肅霜瀏海往左分,其餘長髮皆往後束成一個高高的馬尾,颯然而下。身穿薄且堅軔的墨色甲片,同色長靴,腰負長劍,銀黑色披風隨風而飄極有耍帥裝酷的本錢。

似乎能理解為何肅霜連續4年都被選為最想和他在一起的護衛人選,只是為什麼皇宮裡會對護衛做這種無意義的問卷調查呢?尚鳳和百里王朝交接處還時常有戰爭硝火四起,你們將重心擺在不甚重要的少女問答中對嗎?

肅霜未點出鳳理蒼聽著聽著睜眼神遊的事,繼續介紹身邊4個三流護衛,他們的武技較弱,將來會分派守候於府上,唯有他貼身守衛皇子安危。

護衛名字沒聽清楚,大概是方糖(方塘)、蜂蜜(風密)、蔗甜(赭闐)和果漿(郭疆),怎麼都取些甜食名呢?

方糖擅防守,蜂蜜速度快,蔗甜攻擊力高,果漿懂情報探測,都是些不可多得的人才,不過鳳理蒼無心問龍位,最多就好好守一處當個閒散王爺過一生,搶帝位讓他的三個哥哥和不知會有多少個的弟弟去搶吧。

15歲之前不是生病就是中毒,能好好學會正常標準的知識學科就不錯了,哪來時間經營自家人脈和世家人緣?他的幾個哥哥早在六部中當差多年,經驗豐富又老道,還有娘家勢力支持,他一個半路出家的弟弟去參一腳,恐怕死無全屍都是最好的下場。

嗯,所以我要立志成為一個閒散王爺,將來等隨便哪一個兄弟當上皇帝後再接母妃出宮,過著快快樂樂的閒散日子!

鳳理蒼是一個懶散孩子,當他從小聽到無數兄長因奪權而死於其下時,他更加懶惰了。
「所以肅霜你是孤兒,其他4人分別是朝廷大臣的兒子?」聽完幾人敘述,鳳理蒼大概對他們有了基本了解。

在尚鳳王朝內想當上護衛除了自身本領高超,家世背景亦重要,皇親國戚,平白故誰願意讓家裡被不知底細的人給守了?

「是的,九爺。」
「好吧,那今晚先到此為止,明天等本宮想到什麼再問。」擺擺手,讓五人就地解散。

從母妃宮裡回來已是晚上,稍微了解幾個新派護衛的簡單背景和個性,便喚了下人準備洗漱。

他不知道,從此以後下半生,或者下半身和另一個男人扯在一塊。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7-01-25(Wed)

【柯府●兼職賺點小錢】

【柯府●兼職賺點小錢】

「小主,今天的豬肉還要製成肉乾嗎?我們已經有好多豬肉乾了!」抱著扣除今日三餐份例的豬肉跑到小廳裡問道,連續做了一個月的肉乾,碧城深怕再做下去那間房裡就成為豬肉乾專用房間,快要塞不下。

「做,怎麼不做?本貴人每天拿的豬肉日例是6斤,哪吃得完這麼多?丟掉又浪費,自然做成肉乾保存。」挪了挪腰後的大軟靠墊,沙花月笑著回答「本貴人又不是通通做成肉乾,偶爾多的不都分給你們了嗎?剩下的別浪費,雖然本貴人應拿的份例不少,不代表能隨便浪費了,嗯?」
「是,小主,那奴婢再去做肉乾去…QAQ」快變成肉乾達人的碧城考慮之後去找本做肉乾的書來看看,多做些不同口味變化。

做豬肉乾的點子還是前世聽宮女說的,有時宮女當天胃口不好,便會將多餘的豬肉製成肉乾,花點銅幣和尚食局買些醬油、糖等調味料,烤一烤,曬一曬,就有好吃給饞的肉乾了。

不止是豬肉,吃不完的雞鴨和羊肉亦是如此,每個月8隻雞鴨和15盤羊肉,她一個人哪吃得完?即便賞給下人也不會通通賞完,斗米之恩,升米之仇,偶一為之即可。

不過太監吃的食物真的很慘,同樣作為下人,宮女每天至少確保還有10兩當季新鮮蔬菜,太監卻不是。有主人的太監是一飯一湯,沒主人的則是同一處的太監集中一塊,吃著大鍋飯大鍋湯,飯菜都糊成一團,閉著眼睛或著飯給吞下肚。

所以主子賞下的食物往往是宮女太監的加菜。

比如說沙花月每日份例可拿6斤的豬肉,她午餐加晚餐最多吃個10兩了不起了,剩下來的每隔個幾日就賞給宮女太監,隨他們自己烹飪加菜。難以保存的鮮菜、王瓜或茄子等,有些賞給下人,有些加些鹽做成醃菜或泡菜,增加菜色。白糖一天有2兩的份例,每天將份例吃完不蛀光牙才怪,大多留下來,集中放在瓷瓶內,或著白麵還能做些不錯的甜大餅。

她是個節省的主子,對下人還算大方,不過做了多道菜卻每道只吃一兩口就丟的奢侈行為,是絕對不做。

在重生前,沙花月記得自己當普通秀女所受的粗劣待遇,熬了多年才熬出個頭,還沒享受就死了。
窮怕了,儲藏食物是嗜好之一。

縱使嬪妃在使用物品皆有制度等級,不得使用超出規格的物品,一些日常使用的瓶瓶罐罐並未限制數量,便宜的大路貨都擺在上尚食局之器皿處的櫃子上,太監或宮女和管事太監登記索取嬪妃的名字稱號、所屬宮殿、取走品項和數量即可。

白得沒有花樣的器皿都還要限制,未免太看輕皇宮了。

碧城走到距離最遠的房間,房間內以普通的木製屏風隔開,木櫃上擺著瓶瓶罐罐, 底下壓了一張小紙條,分別寫上內容物名稱、裝放日期。一櫃擺了豬肉乾、羊肉乾,醃製醬菜和米缸擺在櫃子下方,還有好幾個罐內裝了白麵粉、香油或醋等物,都是尚食局發放的日例食物。

才搬來一個月,東西擺得並不多,等到沙貴人生產時這裡大概會滿得翻出來。

搖搖頭,她還是先準備做肉乾吧,今天的肉肯定是用不完。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7-01-20(Fri)

【柯府●懷啦懷啦懷龍胎】

【柯府●懷啦懷啦懷龍胎】

耐住初夜的疼痛感,沙花月讓上頭派下來的宮女燒熱水準備衣服,折騰了一整晚腰都快斷了,現在只想好好的淨下身子,好思索接下來的路。

選了件水藍底什錦月季花錦緞上衣,配上蔥白底繡紅梅花的八幅湘裙,插一隻垂珠鑲金銀綠花蝶髮簪,往等身鏡轉了個圈,既不搶眼也不失本份,手一揮帶著宮女太監一齊找嵐妃娘娘。

每次大選後的一週,所有新人和有品級的嬪妃都得一大清早到華羽宮給皇后請安,順便認識此次新來的妹妹們外表模樣或個性。皇后與高位階的嬪妃們表面上歡迎新血注入後宮,私底下防得不得了,恨不得將所有人的把柄都抓在手上,防止自己前浪被後浪推倒死在沙灘上,護住自身的地位身份。

後宮規矩多,請安大多在早上七點半時集合於各宮主殿前,由宮主集合大家後緩緩朝華羽宮出發,很像小朋友集合排排隊校外教學。

位階高的嬪妃還算好,前往各宮都有代步的肩輿可坐,那些地位低的嬪妃可就累了,到哪都憑著一雙腿走呀走的。尚鳳王朝後宮為顯國力強盛,建得大且廣,宮與宮之間距離遠到跑腿的小太監每天都想哭,嵐霄殿離皇后的華羽宮還不算遠,走過去都需要1公里,何況是其他偏遠的殿。

那可真是一個遠到天理不容的境界,無奈霸權之下,人人只敢抱怨爛在肚裡。

一路上,碰到其他宮的嬪妃們,大多數和沙花月一般僅能依靠雙腿走過去,要走得婀娜多姿還要保持速度,也是種另類的學問。

沙花月一看,喲,打扮的可真豔麗,竟然敢穿豔紅衣物,那不是貴妃級的嬪妃才有資格嗎?她搖搖頭,等會兒一定會被其他嬪妃言語攻擊抓著不放,也就是剛進宮的新人沒見識到後宮的可怕心機處,初生之犢不畏虎,等日後嘗到了自然會收斂。

有好幾個都是和她同期進來的秀女,其中幾位在分發時已升為答應或常在,有2個和她一樣被寵幸升等,穿得用的刻意走成熟風,恨不得召告天下她已經得了皇上寵幸由女孩轉為女人了。

無聊,這麼想拉仇恨值嗎?那就拉吧。

不過,沙花月沒打算告訴他們,那些同期現在眼神分明在嘲笑,好像說為何已經被寵幸升為常在還不敢穿得漂亮點,打扮得華麗點。

後宮各宮殿嬪妃位階提升降低都會在當天中午前由太監們四處告知,大概是皇上覺得即時得到訊息有益後宮的良性競爭,所以從他這屆皇帝開始故意搞這花招,好像打戰時的戰報都要趕在第一時刻告知主將大兵。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7-01-15(Sun)

【柯府●重生女沙花月】

【柯府●重生女沙花月】

新人進宮無論受不受寵,對當今嬪妃影響仍大,至少她們得搬進現今嬪妃居住的各宮之內,不停刷刷存在感。

皇后掌後宮之權,擁分配各秀女至各宮的權利和責任,但此次大選前方經皇上不留情面大殺四方,無論有頭有臉或無名無份的嬪妃皆砍了不少,原先額滿的宮殿倒是空出不少空間。召了華貴妃、嵐妃、雲妃、靜妃和降等的德妃,與五人共同討論此次人選分配。

「各位都是相處許久的好姐妹了,本宮也不願擅自分配人到妹妹們宮內惹了不歡喜,不如讓大夥兒先選自己看中眼的秀女,剩下本宮再做分配?」丁皇后淡淡的道,不怒自威,待在后位上十來年的女人自是威儀萬分,在場嬪妃帶笑點頭,研究手上50位秀女的名次資料。

貴妃和四妃紛紛挑選對自家有利的人選,安排到偏殿或後殿的小房內。像華貴妃自身受寵勢力強大,不需再找固寵人選,偏向選擇外表清秀個性溫柔的小透明;最近被皇上降等冷落的溫妃則選擇家世良好的政治勢力之女,如謝容華。

嵐妃的嵐霄殿仍有不少空位,想選些安份的,處事不會惹麻煩的好女孩,家世背景不用太好,否則容易引起未來糾紛或驕傲自大,挑選翻閱小冊子上秀女名單,揀了1個答應和2個未有名號的秀女,沙月華便在其中。

剩下無人挑選的都被送到目前暫時無正主的宮殿內,如先前降品級被趕到偏殿的德嬪、儀容華、晴良媛、沁姬的宮之中,甚至是前皇貴妃的溫妃宮中也塞了不少人。其他有主宮內大約分2到3人,那些缺主宮內則有4到5人以上。

特別是溫妃的殿上有許多空位,過去她地位高時都盡可能的拒絕塞人,如今勢比人弱,僅能咬牙吞淚,眼睜睜看皇后將一個個年輕漂亮的少女塞到自家宮中,未來的崛起之路越發的困難。

誰讓那裡現在算是失寵的冷宮,將新人送過去是增添人氣,如今那裡擠了很多今年大選新秀人選,未來的熱鬧令人拭目以待。

居住於各宮的嬪妃除了有品級者,沒有封號品級的普通宮女子經過兩年若仍未被寵幸或無封號,尚宮局會固定的將人集中安置在距離皇上崑崙宮極遠的偏宮 ,往返近一個時程。地點好位置便利的各宮是給受寵嬪妃準備的,剛入宮的秀女們有兩年的安全期,這段時間盡可能多多在皇上面前露面,爭取被寵幸給予名份,如果連這點機會都無法把握,自然要讓給未來的新秀們。

擇強淘弱,自然界的生物生存法則亦適用於後宮女人身上。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