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09-03-08(Sun)

复仇●番外下

<复仇●番外下>

男人身体热度加速裤子乾化速率,纤维中水份早已蒸发乾透,被达列斯健壮手臂轻轻抱住的悟空不时被经过的野生动物吸引注意力,一下和抱着松果抬起头来的松鼠打招呼,一下和飞到头上的漂亮五色长尾鸟玩耍。他的身子没有闲下的一刻,动来动去,於是,某人下体出现男人在兴奋时的正常反应。

只要不是怪物或长得太抱歉太可怕,在宇宙中闯荡的赛亚战士是男女不拘,凡漂亮可入眼的都喜欢,何况抱在怀中的是同族长得很不错又对口味的青年,本来就未刻意压制的欲望立刻自由地蓬勃发展,顶到前方玩心很重的悟空臀部上。

啊啊…卡卡罗特这小猫感觉真不错啊…等下要用哪一种方式玩呢?是最原始的基本式试探他的喜好,还是直接挑战最新研发出的技巧呢?
然而,满脑想着不良邪恶事物的达列斯没太多快乐的YY时间。

“啊!!!!”惨叫,响彻云霄的凄厉惨叫,男人抱着最重要传宗接代部份痛苦半跪地上,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疼痛得阖不上嘴,系在腰上的尾巴亦不受控制地爆毛垂放,该不会从此x无能了吧…“卡卡罗特…你在干嘛!”
“刚刚那个怪虫在哪!达列斯你有没看到啊?”狠狠往对方最脆弱部位踹了一脚的悟空疑惑道,不明白为何达列斯为什麽要很痛苦倒在地上,难不成…那虫子是他的宠物?“刚刚突然有个硬硬的虫子在我屁股那乱爬!所以我就想打死他…咦…你怎麽啦…?”

“你…”气得快吐血,这家伙是装傻还真不知道?但…他之前分明看到有个和卡卡罗特长得很相像的孩子,都有孩子了还不懂这是怎一回事吗?别开玩笑了!“你在唬弄本大爷还是真不知道?”
“什麽??”依旧不解“刚刚那个不是虫吗…”

“虫你个头!”快被气死了,原先已消退的疼痛感又如潮水涌上,这白痴踹得还真不留情,若没护甲减缓分散大半攻击力道,他,达列斯,以成为赛亚史上第一个被同族人一脚阉掉的男人“连每个男人都会有的正常现象都不知道吗!要不你怎和你女人生孩子的!”
“你在说什麽?…?我真的不懂啊…”没说谎,从小生活在深山连男女都分不清的他连床上夫妻间应尽义务也是在琪琪当夜手把手教导的,更可悲的是,在教完後他又没记性的抛诸脑後给忘了,幸而一次中奖,否则琪琪她真的快疯了。

…卡卡罗特不止头脑有点秀逗不懂得危险意识为何物,连生活这世上最有意思的事也不知…
看来,本大爷得亲自出马好好教导了。

“没关系,本大爷我会亲自一对一的真人教学,我保证你会学会的…”想到此,要害天杀般的疼痛似乎也好转许多,墨玉眼眸眯成邪恶一线,虽是教学,却是掩盖意味不明吃豆腐的假壳。
“噢!好啊!”傻呼呼答应,能学多点事物总是好的。

即便,悟空不知道他将学的是什麽。

----------传说中的分隔线-----------

Read more

2009-02-21(Sat)

复仇●番外上

我真的真的廢話太多了,最初最初只打算寫一篇,怎就變成四篇才能結束!?

<复仇●番外上>

确定贝吉塔和那巴飞行船已离开萤幕位标范围许久,一旁等待的属下们才敢小声道。

“达列斯大人,那我们现在是下去将地球作为神精果的种植地还是…”
“嗯?地球?”经点醒才想起,之前窃听贝吉塔通讯器时有听到地球上仍有一个存活的赛亚人同伴之事,或许这次下去可将他纳为己用“好,那麽就照卡卡罗特等人所在点为我们降落的地点吧。”
“是!”

纠结许久的复仇已结束,如今,就随性找点目标而活。

“啊,在那之前,让我先享受下早餐~~反正不急嘛~~”招招手收回命令“等吃完再准备降落吧~~早餐是一天精力之源,不能不吃哦~~~”
“呃…好的…这就为老大准备早餐…”黑线,达列斯老大的脾气一如往常的任性…

地球上。
距离预定两位赛亚人降落地球时间已过了近一天一夜时间,中间藉由界王大人的神力得知另一不名赛亚人正对他们原先敌人进行不人道的鬼畜虐待,不知何时结束。不敢随便离开且担心赛亚人们会随时返回,於是请布玛带来一个大型足够所有战士居住的胶囊房屋,众人暂时在野地上过夜,等待情况一切稳定才可。

早上,万里无云,好天气。
“不好了不好了!悟空!还不快点起来!”界王大人的声音高分贝传入悟空脑内,毫不留情的将睡眠打断。
“什麽…?”安静的睡眠忽被人扰,美梦中的悟空被突然吵醒,迷迷朦朦揉眼睛“界王大人有什麽事吗?”

“你还好意思睡啊!”大叫,悟空有种耳膜被震破的错觉“算了算了!我这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啊?那先听坏的好了…”先听坏的再好的,心理调适上比较好。
“不行,先讲坏的就不好笑了!我先讲好消息!”
“…那你干嘛问我啊!TAT”问了和没问有何不同?“而且为什麽要好笑??”
“吵死了!给我安静点行不行!情况多危急还在这碎碎念浪费我时间你不知道现在一分一秒都非常宝贵需要尽可能的----”
“是…是…”其实界王最吵最罗嗦,悟空暗想。

“总之,那两个本来打算攻击地球的赛亚人已经被赶走回去了。”这是好消息,本来防备的强敌已走,悟空不禁松了口气,然亦为了少了可磨练自己功力高手切磋感到可惜“坏消息就是…将他们赶走更强的赛亚人打算要降落到地球上了!再过五分钟就到了!”
“啊!为什麽这麽晚才和我们说!是他刚刚才决定要到地球上吗!?”从床上跳起来捡起衣服乱穿“界王你也快通知其他人吧!”

“其实在一小时前就知道他要来地球了…”越说越小声,男人似乎可想像出一只蓝色大鲶鱼心虚背过身,顶上两根长须点啊点的模样。
“那为什麽…!?”不解。
“因为那时我正在兜我第57圈的风啊…不凑到整数就停下来太不尽兴了,悟空你说是不是啊!嘿嘿…”乾笑打哈哈,界王口中说着很欠扁的原因。
“……以後就叫你大鲶鱼了…”对界王的仅有尊敬随此消散一空。
“哈哈…”

啊…既然本来我和两个要来地球赛亚人实力就差很多,那能够轻易将两人打败的未知赛亚人,岂不是更强?

“对了,界王那个…”想到就问。
“你打不过的。”一秒不到回答。
“啊!这样太打击了吧!TAT”纵使早有心理准备听到否定负面答案“连十分之一得胜的机率也没有吗??”
“或许有百分之一吧…”非常破灭人心的答覆“本来悟空你就算使出四倍界王拳也只能勉强和贝吉塔对打,而现在来的可是更高他好几倍的战士,再加上五个不容小觑的部下,胜负很明显。”

原以为听到此回答会令好战的悟空信心顿失变得委靡不振,不料,男人只是消沉数秒,随即回到状态百分百样。

“不!还是有办法的!就算实力上打不过,一定还可以的!”握拳激动说,话说天无绝人之路不是吗?“打不过我们可以说服他的!”
“这麽有把握…?赛亚人可是好战的…”眯眼道,虽然戴起太阳眼镜根本看不到界王的眼神。

“可以的!因为他不是都说服那两个赛亚人离开地球吗?那代表他是好人,所以我们也可以说服的!”只记结果忘了过程,悟空直接跳过先前看到那超级重口味的调教行为。
“……|||悟空…你确定你脑袋没问题吗?那种人是好人!?”无论如何界王也无法将会对同族人进行变态行为的人和好人划上等号“他那种行为不是说服,是虐待!是SM!!”

“啊…是吗?@@”纯洁还未受世俗肮脏事物污染的悟空理解不能。
“…真搞不懂这样的你竟然还会有儿子…”这或许可归为世界七大不可思议之中的一项“糟糕!都是你一直拖我的时间,五分钟就快到了!还不快出去!”
“噢!!!”冲出去。
“哎…地球无望了…”叹气,而就是这种人学会他的界王拳和生命球…“啊!我还没通知其他人!”

----------传说中的分隔线------------

Read more

2009-02-18(Wed)

【達列貝吉】复仇●下

A password is required to read this journal.
Enter password
2009-02-16(Mon)

【達列貝吉】复仇●上

這是虐文,達列斯虐貝吉塔,鬼畜攻= =不過第一篇還沒真正的虐,不小心要變兩篇了........汗...

請小心服用哦.....

<复仇●上>

十一点四十三分。

时间到了,两个战斗力更胜拉帝滋的赛亚人将到达地球,如果训练过後的战士无法有效抵制他们,假如悟空时间赶不上和大家共同对敌,那麽,地球将面临毁灭的命运。

然而…
十分钟,没有。
半小时,没有。
一小时…
两小时…
三小时…
甚至错估时间从界王那赶过来的悟空都到达了,预定攻占地球的两个赛亚人却仍未出现,连个影都未见着。

“悟空…你要不要问一下界王大人?会不会是他算错了…?”看看万里无云的好天空克林小声问,如果少了赛亚人威胁的预告,今天想必极适合到户外野餐。
“啊…也对…可能又是界王他说的无聊冷笑话呢!”回想当初通过入门测验就是说一个能让他大笑的笑话,悟空直觉想到“喂喂!界王啊!你有没有在听我们讲话?哎呀!大鲶鱼有没听到!??”

“给我放尊重点!什麽大鲶鱼!”一阵怒吼由不知名空间爆出,是界王大人“安静点!我也很奇怪他们怎麽没出现…照理说是今天11点43分就会到的…难不成是太空船没燃料就抛在宇宙中下不来…然後他们只能用双手双脚划过来?噗哈哈哈!这太好笑了!我真佩服自己在危急时也能想到这麽有趣的内容!”
“界王大人…”众哀怨的声音。

“好好好!我这不就在弄了吗?要知道界王我也是很忙的啊!咳咳!”乾咳掩饰稍才为想到笑话自得忘形的样子,顶上两根细长如昆虫的须点了点,探测消息“啊…!!!”
“怎麽了?他们是在路上吗???”战士们下意识进入备战状态,为不知会从哪冒出的强大赛亚敌人准备。

“不…不是…他们虽然是在附近的太空中,但…这个…”支支唔唔讲不清楚。
“你这死老头还不快点说!少叫我们在这空紧张了!”脾气不好又没对悟饭时的耐心,短笛大声咆哮对天空中不存在的界王问。
“这个…我真的很难用言语叙述…呃…”意外没被那美克星人无理言语激怒,界王顿了顿难为情道“嗯…那你们就闭上眼,我直接将画面透过超能力传到你们大脑去…”
“……?”不明所以然,乖乖的闭上眼了解真相。

过了半分钟。

“悟饭给我张开眼听到没!”怒目瞪视,满脸通红的强制五岁孩子张开眼不许看下去“界王你搞什麽鬼!这算什麽!!”
“好刺激的画面…”其他听从界王指示的人看了後脸皮薄的也跟着一片胀红“他们就是要攻打我们的赛亚人吗…但为什麽有三个?”

“界王…我不太明白耶…还有那里面为什麽有个人长得和我好像?”悟空虽不太明白画面中两人所做行为,却隐约感到不对劲的脸红问“他们为什麽…要在那玩不来地球了?是因为不想打了?”
“……你问我我问谁啊!我哪知道你们赛亚人在搞什麽鬼玩意…!”简直恼羞成怒大吼,上年纪的人果然对太刺激事物接受度大减“真是的…搞什麽呢…这算啥…”

“……界王,你不想看的话就不要看啊…为什麽还要再看呢…”橘衣赛亚人又小声的问。
“罗嗦什麽!!”
“……”

-----------传说中的分隔线-----------

Read more

2008-07-12(Sat)

流月●狼王

<流月●狼王>


夜,冷月低垂,與燈火明亮充滿嬉鬧聲成對比的,是站在不遠小山丘上一襲紅衣的長髮男子,隱約透出一股淡然如霜感的雙眸,如墨的眼,靜靜注視著縷空窗內的兩人。

唉…暫時應該不會有危險吧…

狼妖和鷹妖主力已在上次妖界大戰時幾乎全滅,但蛇妖自身也沒得到好處,實力大減,單單卡卡羅特一人的耗損對全族而言,已是難以承受的痛。縱使,他仍幸存,功力卻不復往常,若無三五十年好好調養,難以回復全盛時期。

而且,他也不會想再上戰場了。

妖,本是孤身而活的種族,此次若非危及全族存亡之命,卡卡羅特是不會出動的。

確定弟弟和人類將軍相處情況,擱下心頭重擔,拉帝滋打道回府,蛇妖一族還有許多事等待他去一一處理。

“!?誰?”突感非我族妖氣,心一驚,連連退後十來步,待他察覺時對方已進入視線範圍,之前卻無半點感應。

視線昏暗,妖族遠較人類良好的視力使他得以看清來者,但此時他卻倒希望不要看得那麼清楚。一隻狼,比尋常山野見到的狼大上數倍,通體暗色,然又非純粹的黑,定神一看,其為暗紫色,夜風一吹,深紫不羈的毛髮隨之飄揚。那狼的雙眼如炬,青色的眼盯得蛇妖心寒,似乎被深遂的眸看穿,腳底板好像踏空一般,心難定。

這雙眼,這毛色,這體型,這氣息…是狼妖,是功力遠較自己強大的狼妖。

但怎麼會呢?那次大戰中不是已將狼妖一族大將折損殆盡?而且…不記得上次有這麼一隻妖出現過!他為什麼會在這?糟糕,是為了報仇,想將上次重挫他族的卡卡羅特殺了嗎?是自己輕忽了,這豈不等於將弟弟所在洩露給他?沒辦法了…

傾刻之間,多重疑問如洪水襲來,思緒一時如斷了線的風箏。

不求殺敵,只求重挫,如能用性命換取多點時間讓弟弟療傷,那也值得。

於是,他決定先下手為強,手勢忽而變換,兩片脣瓣微微開啟,喃喃低語,站在拉帝滋不遠處的巨狼乍見此舉,一愣,立刻幻化人型,施展瞬咒,搶在蛇妖面前念下反制咒語,以更快速度,更強咒法反壓,不讓對方出招。

成功,為了克制蛇妖再次出擊,狼妖將對方雙手往背後一抓,少了手勢輔助,便也無力再展進階法術。

“你…”激動,緊張,不安情緒僅在內心出現,流露於面仍是一片冷漠淡然,和卡卡羅特不同,或許該說卡卡羅特是蛇妖異類,他是唯一會將表情想法徹底表現在面上的蛇妖,而非內斂於心“大戰已經結束了,為何而來??”
“戰爭結束就不能來嗎?” 狼妖個子很高,連對自己人型身高滿意的拉帝滋都自嘆不如,那雙眸子依舊碧得刺人,長髮過肩卻不女氣,或許是連人化那長髮都帶有狼的奔放野性,長度不一的隨性藍紫長髮帶出骨子裡的狂傲,嘴角微微揚起,惡意微笑“有誰規定了?”

“你…!”
“怎麼?想打我殺我?有這能耐嗎?”壞笑,手上力道加重數分,惡笑綻得更開。

連連想了幾個逃脫之計,然無一個可行,既然狼妖可搶先用數倍能量反制,那其他的也一定落得相同結果,何況…他目前行動受限,純粹言靈能量不足以發動破壞高強咒法的…

沉靜許久,四周靜得可聽見草中蟲鳴稀疏聲,夜鳥振翅聲。

“怎麼樣呢?”低沉溫潤聲響起,身後狼妖帶有嘲諷道。
“…要報仇,殺我就好,不要動卡卡羅特…” 心一狠,冷道,閉眼等待即將降臨於身的痛楚。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08-07-12(Sat)

流月●幸福

來續接小絮的文了!不過…我接的劇情很詭異- -和之前的風格路線都不同,在看之前先做好準備吧,我寫不出優美辭句和意境,越後面風格就越自我了otz

應該…算甜文?

<流月●幸福>

那次獨自上街替王子殿下購買的首飾得到大大誇讚,精美質地和典雅設計,於婚禮上受到眾人不吝嗇稱讚和讚美,而達列斯也因而接受王子重重賞賜。

他們說,從未見過這麼美麗的飾品,散發的脫俗清新感,彷彿不存在人間。

是在那得到的,在有和卡卡羅特相同氣息的小鋪中。

“拿去吧。”看著他的雙眼,腦子裡混亂,當店鋪主人交給我飾品時,我已茫然,恍恍乎乎的接受,男人將其塞進口袋,待回到家時才察覺,身上多出特別的項鍊。

為什麼那鍊子如此脫俗?連身邊向來不缺稀世珍寶的皇家貴族也讚不絕口。
為什麼那男人這麼熟悉?明明從未見過,但彷彿記憶深處有類似感覺存在。

過了很久,我才將他們連繫在一起,他們兩人是兄弟吧。
所以才會有相似的眼,很像,真的很像,一接觸目光就將我從不願面對的傷痛喚起的眸子。

“卡卡羅特…很痛吧…”拇指輕撫如夜黑的蛇眼,達列斯心想,初次觸碰時的傷感疼痛又一次浮現心頭,襲擊全身,有點喘不過氣。

根本不曉得自己當初為何答應得那麼快,想也不想,純粹出自於下意識反應。

或許,自己早已中月光的毒太深,或者該說,中了卡卡羅特的毒太深,見到流有同樣波光的蛇眼,才會想帶回家,獨自回憶過往兩人相處時光,那些美好時日。

離那次拜訪過了很久,缺失於鋪中的記憶才離奇似一點一滴修補完善,達列斯想起男人對自己的對話。

“你很想要這嗎?”語氣極度冰冷,霎時間,店的裡外成為不同世界空間,外頭豔陽高照,熱得近乎中暑,可此刻達列斯卻好冷,盯向自己的雙眼有如寒冬海水,冷得發顫。他不敢轉移視線,甚至連晉見國王時都沒這麼恐懼,為何自己現在會對一個普通鋪子主人如此憚忌?

“是的,這…是蛇眼吧?”
“想要的話,是可以給你,但你必須有犧牲的心理準備。”不理會問題,逕自說下去。
“是什麼?”

“得到此,你將會失去一隻眼睛。”
“好。”還有一隻眼,足夠了。
“你下半輩子會遭受詛咒纏身。”
“沒問題。”本來也差不多了,不是嗎?從小無父無母,孤身成長,好不容易以為得到真愛,卻瞬間失去…
“你的命,不再屬於你自己。”
“還有什麼嗎?”我的命,早已在那日結束。
“……”

寂靜許久,兩人不再說話,一方靜默,另一方也未曾開口說出支字片語,等待。

“哈哈,你竟然賭贏了。”突然,長黑髮的店主人仰頭大笑,像是對誰說話,但是目光卻不是放在唯一的客人身上“走吧,我要關門了。”
“咦??”不知所措,就這麼結束了嗎?剛剛那些問話算什麼“現在還是大白天正中午,太早關了吧?而且我還要買…”


“給你,快走。”懶得理會,店主人隨意從擺飾台上取了幾件飾品塞入達列斯手中,下逐客令。
“啊?哪有人這麼做生意??唔!”立時,身形僵硬,對方的眼有魔力似的令他定住“這是…”

“暫時忘了這些事吧,等時候到了,自然會想起來。”男人語音幽幽傳入耳中,眼前景象逐漸模糊,四肢不聽使喚有意識的自我行動。
“……可惡!”身體被控制,可厲害的嘴卻是自由的“你這傢伙怎麼這樣!喂!不要隨意控制別人的身體!--”

“吵死了…”
“呃…”這下子話也說不出,意識更加喚散,耳邊似乎聽到很小的抱怨聲。

“我弟弟怎麼會愛上這小子…”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08-07-10(Thu)

[翻譯]little by little

字典和線上翻譯是好物啊,連我根本沒日文程度的人都能夠翻譯了,中間有很多是用自己的話來說而沒依原句翻XD不會翻日文還來翻,我真是找死..........

選這篇文的原因是,沒原因,看到點進去就翻了,因為我在翻完才知道這篇文是說什麼(?)所以呢,其實這篇文翻得也是毫無意義(喂!那幹嘛翻

我只是想要練日文,但好像啥也沒練到?


原作者:御影カイ
出處:http://kai-khj.sakura.ne.jp/top.html
翻譯:kotenka_(wendy)




所有憑藉特殊物品或招式之合體行為所產生的第三世界魂魄所聚集的地方便是,融合界。對於這個存在於夾縫中的異次元空間,時間的流逝、季節的變化都只是形式上的。

在那世界東邊的一座小島上,有棟獨立小屋存在。

外觀如圓型巨蛋的雙層建築物建立於略為傾斜的丘陵山腳處,不論何時都能聽到吵雜的聲音。

即使是今天也是如此,一大清早,悟天克斯和貝吉特驚為天人的吵架又再次開始。
“貝吉特你真是個超級大白癡白癡白癡!竟然將我重要的布丁給---”
“吵死了!冰箱中的東西本來就是要吃的!既然那樣重要,為什麼不乾脆在上面寫上你的名字!?”
“別想狡辯!胡說!怎麼可能在布丁上寫名字啊?這可是悟吉塔剛做的布丁,好不容易才凝固成形耶!”

每天吵架的內容也都是千奇百怪的,像今天就是為了偷吃布丁一事而吵。而那位還算乖巧老實的悟天克斯,還曾經一度因不小心打攪午睡中的貝吉特而被近距離以氣功瘋狂砲轟。

那一次的吵架甚至將半個島給轟掉,花了許久時日和精力才修復為原狀。這麼一想,像今天這樣幼兒似的爭吵遠比使出實力對打要好上太多。

離吵架中兩人不遠處,看早報的悟吉塔無奈聳聳肩,繼續著他的讀報行為。
和平時一樣,貝吉特毫不留情的回嘴,而處下風的悟天克斯則開始哭了。

“你心機很重耶!你知道你搶了我點心多少次嗎?28次,是28次!所以你憑什來對我說教?你毫無立場可言!”
經這麼一說,悟天克斯被唸得啞口無言,不知該如何替自己辯解,他只有不時轉頭望向悟吉塔求救,尋求支援。

不過嘛,不想要惹麻煩上身捲進口角漩渦中的悟吉塔,看了看,然後決定假裝什麼也沒見到。

“嗚啊啊啊啊啊!布~~~丁!”
“吵死了!東西吃都吃了還叫什麼叫!本來嘛,你只要好好說就行了,但為什麼口氣非得要這樣差~而且,東西都已經進入胃中了你現在要怎麼拿出來?”
“我也不知道啊…!”
“再做一次不就好了,那樣不就得了?”
“可是我現在就想要吃了嘛…!”
“別太任性了,小子!”貝吉特的聲音突然壓低,讓悟吉塔目光驚慌地從報紙中抬起。
“通通給我住口,兩個人都一樣!”聽了以上話語,悟天克斯立即低頭安靜下來,有些無助地揉捏自己小手,貝吉特則無所謂的舉起手代表停止。

強行中斷兩人的爭吵,淚水充滿悟天克斯的眼框,哽咽使鼻子不自主抽動。貝吉特急躁不耐煩的情緒從他咬下嘴唇的反應和交叉於腰間的手臂可看出。

“悟天克斯、貝吉特,兩個人互相道歉吧?”
“可是!”
“貝吉特,你也道歉吧!”
“為什麼!”

怎麼總覺得像是在教訓什麼話也沒聽進去的兒子們,悟吉塔嘆氣。

“那麼,兩人就當做沒這事發生吧!而且布丁只要再做就有了,對吧,悟天克斯?”盡可能的以言語安慰勸導,悟天克斯用手擦了擦眼睛,勉強答應。至於貝吉特,則是很不情願的哼著鼻子從客廳走出去。

就這樣,悟吉塔的早晨是以如此頭痛的事件做開頭。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08-07-10(Thu)

悟空其實是悲劇男主角

<悟空其實是悲劇男主角>

以下純粹是本人從原作的劇情台詞中所YY亂想的內容,有許多刻意鑽牛角尖之處,所以不喜者可直接無視。

很多人看到標題應該是抱著反對或不解的心態進來吧?像他在愛情親情路上一路順遂、朋友又廣又多、又不太煩惱憂愁、擁有最強實力和許多特殊技的人怎麼會是悲劇男主角,一定是大家所羨慕想效法學習的對象。

但是,真的是這樣嗎?他真的是和劇中所說的那樣幸福快樂嗎?我看不見得。

就先從愛情和親情開始說吧,悟空在18歲時連追求表白的步驟都不需要,直接有漂亮的女生送上門結婚呢,而且還是標準的家庭主婦,多好。他只需要專心的訓練戰鬥,對付那些有事沒事前來地球搗亂的壞人敵人就行,家裡小孩和經濟等事都不用管,一切都有人替他操心。

不過,不知道有沒有想過,存在於悟空和琪琪間的真的是愛情嗎?一個因小時候那種半玩笑式的約定所造成的婚約,真的是幸福的嗎?

如果真的是幸福的,那琪琪就不會老這樣快,幾乎成天都在為家計、小孩教育問題等事操心煩惱。前期或許看不出來那老化程度,但是在魔人布歐之戰時,可明顯發現比琪琪大四歲還五歲的布瑪看起來卻比她年輕許多。

家境保養化妝等的確是因素之一,但是沒有愛的女人是容易老的,因為悟空並不愛她,她小時候的王子公主美夢在結婚的那一刻起其實就已經破滅,悟空並不是她心目中的王子,他只是一個熱愛戰鬥不愛被管束的賽亞人罷了。一個到十幾歲都分不清男女差別的人,一個從小到大生活中就只有戰鬥充斥的人,從來沒有人教過他什麼是愛,所以,他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因此,他也不懂的如何去愛,因此他沒有愛過琪琪,那種男女之間的愛。

或許是這樣,所以在後來她才會將心思通通放在兒子悟飯身上吧,以致於賽亞人來襲之戰見到傷痕累累重傷的悟空可以直接跳過去,只想要盡快見到她的寶貝兒子。如果真的相愛,真的會對老公這樣的不屑一顧?我很懷疑。

他們之間最多就只有感情,多年下來相處的感情,但是我不太認為有愛情這名詞的存在。所以悟空在愛情上面是空白的,他從來沒有愛過誰,也沒有被人愛過。琪琪或許在初期有那種盲目的愛,但是在後期結婚真的相處後,她就沒有再愛悟空了。是有家人間的愛,但不是男女間的愛,而家人間的感情其實遠沒有母子間的感情要深厚,悟空待在家的時間太短了,他們相處的時間幾乎沒有,興趣嗜好上也無共通點。悟空喜歡戰鬥訓練,但是琪琪卻想要他和自己孩子們過著正常的普通人生活,並且擁有一些正常地球人的工作或興趣,而不是對她來說遙遠的拯救地球或宇宙危機。

所以後期會要悟飯不要學武術努力讀書,或許也是因為悟空的關係,他不想要悟飯成為和他爸爸一樣滿腦子只有戰鬥和朋友卻沒有家人和愛的存在的人吧?

---------------傳說中的分隔線----------

悟空的確不是冷酷無情的人,他是一個博愛的人,會為了救世界或是救人而努力的人,但是博愛到一個極限,無私到一個極限,將所有人都一視同仁之時,我們是不是也可以說是無情呢?至少在他的朋友家人面前,他是一個無情的人,因為他會想要救每一個他所見到的人,甚至是敵人,但卻不見得會直覺上想救自己的親朋好友。

他可以用仙豆救了當時天下第一武道大會奄奄一息的短笛大魔王,他可以讓快要戰死的貝吉塔坐上太空船逃命療傷,他可以放過已經打敗的敵人,他可以給只剩半身快要死的弗力沙一些氣活命,他可以讓和自己打一場耗費體力的沙魯吃仙豆回復體力…悟空珍重每一個生命,是仁慈的,但是,在真正危難時,他也會選擇先去救臨近的撒旦、天天和狗,而不先救躺在不遠處的兒子朋友們,這一點在他的親朋好友眼中怎麼看待?

無情。

[IMG]http://i116.photobucket.com/albums/o29/kotenka_/05122502582137196.jpg[/IMG]
[IMG]http://i116.photobucket.com/albums/o29/kotenka_/05122502582288290.jpg[/IMG]
[IMG]http://i116.photobucket.com/albums/o29/kotenka_/05122502582334853.jpg[/IMG]

就連貝吉塔也在事後質問悟空這點,問他為何要救一些不相關的人,不去救最親近的人?悟空是有在被那個界王神的合體(我不知道他的名…)救回來時深感懊惱,但是為什麼在當下時卻會做出那般反常的舉動?因此可以知道,在悟空的潛意識中,即使是再親的家人朋友也是和沒啥關係的路人甲乙丙一樣,認識多年的好友和親生兒子的份量在悟空心中,和一隻狗一個沒啥交情的撒旦是相等的,他想要救每一個人,但是這每一個人的順序在悟空心中是沒有分先後的。

在小時候的悟空遠比長大後的他要有感情多了,或許是用慣神龍復活多次,又或許是在地府那待久了對死亡這事也冷淡,看清了,後期的他在這方面真的是變得很冷。

在沙魯之戰後,其實如果他真的願意,他是可以用那美克星的神龍復活的,只是,在那個世界已經沒有讓他牽掛的事物,沒有讓他強烈感到必須要留下來的事物。再且,以他的瞬間移動之便,悟空是可以在將沙魯移到界王星後再快速帶著界王和猴子瞬移回去的,只是,他不願意了。

[IMG]http://i116.photobucket.com/albums/o29/kotenka_/05122502135028137.jpg[/IMG]

[IMG]http://i116.photobucket.com/albums/o29/kotenka_/05122502135173811.jpg[/IMG]
感情還不夠深,僅僅的一句對不起就代過了復活的話題。

表面上是如圖所說,因為他在的話地球會有更多的災禍,但那話語其實沒根據,只是當時布瑪一時的氣話所說的,悟空只是想要引用這來讓自己的離開更加合理化,反正,地球上沒有深刻到讓他覺得不留下來不行的事物,他的朋友,就連妻子和兒子在他心中的份量也不足以構為復活留下來的理由。

一般感情良好沒有出差錯的正常人對自己的家人妻子都是會捨不得,最好是不要分離,只要有辦法可回來都會盡可能的使用。從原作中,悟空和他的家人間應該是沒有什麼仇恨讓他不想回來,表面上看起來也不錯,可是他卻還是做了如此選擇,那不正代表說他和家人間的感情不夠,琪琪在他心中的份量不夠,所以他寧願不瞬移回來,寧願不復活,寧願和界王待在地府中。

-----------傳說中的分隔線-----------

難不成悟空真的已經到達了無慾無求看破紅塵幾乎成仙的地步?還是說他只要戰鬥就好,只要在地府中可和強者戰鬥就行了,其他一切都無所謂?

我並不覺得,我反而覺得是他沒有遇到真正適合他,真正了解他的人,真正愛他和他愛的人。看起來他是有著幸福美滿的家庭,有妻有女,但實際上卻和單身到底的飲茶差不多。比起來,克林和十八號,貝吉塔和布瑪這兩對都比他要幸福多了,他們都是真正相愛的,可是他和琪琪只是孩時的嘻鬧約定而結婚的。

即使再怎麼遲頓的人,都還是需要愛的。

在感情愛情上得不到滿足,或許他本人並不知曉,可是實際上他卻於無形中將全副心力投入戰鬥中,不停不停的讓自己變得更強。賽亞人基因的確會讓人嗜戰愛鬥,但從小住在地球上長大的他卻可嗜戰到寧願待在地府中七年,或是於魔人戰後的十年就這麼帶著歐布走了,到南洋小島訓練個N久才回來,這,我總覺得有些過份。

貝吉塔是賽亞王子,他的嗜戰度不輸給悟空吧?在來到地球初期的確是會常常跑去不知名處訓練,但到後期有了家人有了重力室後,不也就一直在膠囊公司嗎?其實悟空大可也請布瑪也在他家附近蓋一個重力室來訓練,如果只是想要變強的話。(難不成是因為錢的因素?)

所以,我覺得這一切都只是藉口,都只是他潛意識想要逃開的藉口,用戰鬥來麻痺自己,忘掉缺乏愛的難受感。人在某一方面欠缺時往往都會用另一方面來彌補,而且往往是用一種瘋狂的方式。

悟空在愛情感情方面可以說是空白的,他好像什麼都有,實際上又什麼也沒有。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08-07-07(Mon)

賽亞人版之小紅帽



<賽亞人版之小紅帽>

小紅帽—布羅利
大野狼—達列斯
獵人—卡卡羅特
外婆—巴達克
媽媽—拉帝滋
悠哉的客串兔子—貝吉塔

某日,小紅帽的外婆生重病,很擔心外婆病情的媽媽雖然很親自去探望,但因家中事務實在太多,於是便派小紅帽去探望。

“來,小紅帽,這是準備要給外婆吃的點心,可千萬不要在路上給吃了!”媽媽拉帝滋拿出前幾天才抓到的好幾隻大毒蛙,仔細用手帕給包好,放在籃子中遞給布羅利。“不過假如你敢吃的話,那就隨便了。”

“……”看了看帶去的點心,頓時有點反胃,媽媽一定是很討厭外婆,所以才故意準備這噁心的玩意。
“小紅帽怎麼啦,怎臉色都發青了。”
“…不要叫我小紅帽。”
“那…小羅利怎麼啦?”
“……= =當我沒說話。”

“喔,對了,要注意最近在常在森林中的大野狼,不要隨便抓來吃,誰知道有什麼病。”拉帝滋以慈母口吻說,小心囑咐。“而且他有著不為人知的怪異興趣,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哦…哦,我走了。”看到拉帝滋超入戲的表情,布羅利全身發顫,抖了抖。

於是我們乖巧的身高快兩米的小紅帽就這樣往外婆家飛去,不到三秒就到了,將東西給巴達克吃了後,又快速的回去,一路上很平安順利,什麼也沒遇到,真是可喜可賀阿。

<The End>








“喂!布羅利叔叔不能這樣演阿!哪有小紅帽用飛的?一下子就結束還有什麼意思!”特南克斯一下子從第一章翻到最結尾處後大叫,十分不滿意。
“就是說嘛,你耍詐!”
“……”為什麼我得聽你們的,布羅利心中繼續哀怨。

於是,故事再重新回到小紅帽出發的地方。

因為不能飛,無奈的布羅利只好一路上快走去,雖然說速度近乎音速…(特“不要跑那樣快阿,最好是像小女孩一蹦一跳的。”布“……=口=++”)由於再次被導演給指責,只好慢慢的往外婆家方向前進,還得用手蓋住藍子防止活跳跳的毒蛙跳出來(布“…噁心的生物”)。

走路眼睛要看前方,否則容易撞到奇妙的生物,就像現在布羅利所撞到的奇妙大兔子一樣。

“……(嚇)”看著前方超大隻兔子,布羅利滴下口水,準備用紅頭巾給勒死大兔子作晚餐。
“喂喂,你走路不長眼睛阿,怎走的。”貝吉塔穿著雪白毛毛兔子裝不爽的說道,拍拍身上灰塵。

“噗喫!哈哈哈哈哈~~~好好笑的兔子阿”一狼爪放在貝吉塔肩上,達列斯瘋狂的大笑。“太好笑了,所以我要吃了你!”
“…什麼跟什麼,好笑似乎和吃掉一點關係也沒有…更何況…哼,憑你這下等戰士也想吃了我?真是太好笑了!”賽亞人王子穿著兔裝不屑的笑,一點也不在意另一賽亞人的話語。
“就憑這。”“達列斯將貝吉塔轉過來,面對面,雙爪捧住臉龐,一陣熱吻。而被吻的那方已滿臉燥紅,眼神恍惚,好像快要缺氧。

“OK!搞定!”達列斯滿意的抹抹唇,將貝吉塔往幕後一丟,就當作‘吃掉’了。
“阿!王子阿!”已經沒戲份的拉帝滋來個英雄救美,一把接住往下墜的貝吉塔,到後台休養去。

--------傳說中的分隔線------------

“接下來,就是你啦!”大野狼飛奔過去,卻發現撲空,小紅帽早就往外婆家前進,理也不理這隻突然跑出來的野獸。

“喂!太過份了吧,我可是狼,是狼!你得表現得很害怕才行!”達列斯衝到身在百米外的布羅利面前,憤憤叫道。
“……”迫於吵鬧的噪音,布羅利勉為其難往下俯視。
“呃…”

不論身高體型或是氣勢,盡是處於下風處,大野狼達列斯冒冷汗。

“那,就先告辭!”大野狼狼狽的落跑,往森林深處奔去。
“………”

然而,達列斯並不就此罷休,而是跑去拿了一大包東西,繞到布羅利背後,然後用力一跳…

“嘩!!”一大堆五顏六色花朵從布袋中掉落,淋在行走中的小紅帽身上。

“……什麼?”心中覺得這隻狼實在是無聊了過頭,無奈的拍掉身上花,但卻覺得有股癢勁上來,張大眼察看----

都是蟲!一大堆細小蠕動的蟲從那些花裡爆出來,噴的布羅利群身上下都被那些微小生物覆蓋著。

“這是啥!?阿阿阿阿阿~~~~”我們的小紅帽陷入暴走狀態中,傳說中的小紅帽出現。
“哇哈哈哈~~你慢慢的在這和蟲子對抗,我要去吃大餐了。”野狼達列斯丟下和蟲對殺的布羅利後,興高采烈的跑去外婆家。

-------------傳說中的分隔線---------------

衝到外婆家的達列斯,一進門就見到像小山般圓滾滾的棉被,準備掀開來享受美食時,卻發現裡面什麼也沒有,只有一大堆枕頭外加一片小碟子。

“喂,正在聽這段對話的笨蛋,沒錯,就是你,達列斯白癡。(某達邊聽邊氣得跺腳)老子我才懶得演這啥勞子的戲,反正你不就是要那老太婆的衣服和吃我那笨兒子的菜嗎,就給你吧!我先走了。”巴達克的聲音從碟型物體內傳出。

“靠……一點也不盡責。”達列斯拿著碟子碎碎念,然後,他發現有不明的煙冒出。“這是啥…哈哈哈哈~~~為什麼聞了後好想要笑,哈哈哈~”

這碟子會在任務完成後自動釋放笑氣,原因不明,由惡搞無敵的小特小天友情贊助。

大笨狼就維持這種嘴角因大笑而抽搐的表情換上老奶奶專用衣服,躲進床鋪中等待,那好吃的大餐送上門。

-----------------傳說中的分隔線------------------------

“砰!“門被狠狠敲開,一個赤裸上半身的小紅帽殺氣騰騰衝進來,向上倒豎的金黃色頭髮說明了他現正處於極度的憤怒狀態。
那著名紅帽加披肩早就在剛剛和蟲子對抗的爆發中給不知扔到哪去,雖說如此,但籃子卻還是緊緊握在手中,果然是有責任感的好孩子阿…

“………”還在憤怒狀態中,心中只想快點將東西送到然後去抓那隻該死的達列斯虐待。於是,一把打開籃子蓋子,抓起肥滋滋大毒蛙就往裡邊的人塞,也不管到底意願為何。

“唔!!!!嘎吃哈末空西!!!(這是什麼東西)”躺在裡面被柔軟的床舖給催眠到睡著的東西,嘴中突然被塞了隻不明生物,開始掙扎。

“…!!!”發現床中人是那隻恨死的達列斯後,布羅利勁使得更大,硬是將那毒蛙給塞進去,完全忽略是否會噎死人。
“咳咳咳…!”賽亞人的潛力是不能忽視的,連吃東西的實力也是相當可怕,雖然痛苦,但還是吞下去。“可惡,你是要殺狼阿!呃…”

摩拳擦掌,小紅帽眼睛閃著邪惡光芒,嘴角微微向上揚,站在大野狼面前準備接下來的好遊戲。

“呵…呵呵…別這樣嘛…一切好商量…這…我也不吃你了…就…再見吧!‘達列斯顫抖,開始慢慢往後退。
“哼哼,沒關係,我就讓你吃,只怕你沒這能耐!”撲上去。
“阿阿阿阿阿阿~~~!!”

-------------傳說中的分隔線---------------

“怎麼回事?這裡怎麼這樣吵?是不是大野狼來了?“獵人悟空拿著一把槍衝進來,神色緊張的大叫。
“救命阿!有人非禮我!快抓走他!”達列斯鼻青眼腫爬出來抓著悟空的腿慘叫道。
“哈哈哈哈-----------”布羅利瘋狂大笑走出來,一腳踩在達列斯背上,拉住他尾巴“

“@__@咦?怎麼是野狼被虐?記得是小紅帽被吃掉,然後…”悟空往旁邊佈景看去,查了查大字報上所寫劇情,自己應該是要將大野狼給殺掉,然後剖開肚子救出奶奶和小紅帽才對。正在被虐的是狼,那小紅帽在哪?看了半天,就是沒找到頭戴紅色帽子的小女孩。

“呃…誰演小紅帽?劇本上說我應該要救她的…”悟空舉手發問,不解道。
“就是正在打我的那位啦!先來救我阿阿阿阿!”達列斯叫聲更加悽厲,努力嘗試著躲過迎面而來的攻擊,卻徒勞無功。
“喔!羅利演小紅帽阿!了解!“恍然大悟的露出笑容,然後…加入虐打大野狼行列。
“阿阿阿!怎麼卡卡羅特也加入?不要阿!你們兩個死BT!”身上所穿的狼戲服早已面目全非,脫毛的脫毛,皮裂的皮裂,只剩下原本所穿的那身無袖和長褲。

在外邊看的特南克斯覺得差不多,拿了一顆煙霧彈就往裡邊丟去。頓時,現場被一片濛朧取代,而接近死亡邊緣的達列斯,則藉機落跑。

“呼,惡狼解決了,接下來該…”悟空擦擦額上汗水(真的有這樣累嗎),再次往劇本看去。“嗯…應該是外婆和小紅帽給解救接回去,然後從此以後三人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往旁邊看看,卻沒發現外婆蹤影。

“哎,外婆呢?”
“不知道。”
“那怎麼辦,故事進行不下去了。”悟空抓抓頭困惑說。
“我有辦法。”一抹邪惡笑容閃過。
“是什麼?(閃亮)”

“就這樣。”布羅利一把抱起悟空,往天空飛去。
“阿?????”還處於不解狀態中。
“從此以後,小紅帽就和獵人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哈哈哈~~~”

<The End>


2008-07-07(Mon)

暴力白雪公主



<暴力白雪公主>

白雪公主:布羅利
公主爸:悟空
公主媽:琪琪
公主後媽:弗力沙
大臣:薩波、多多利亞
魔鏡:那巴
獵人:拉帝滋
怪兔子:貝吉塔
小矮人們:悟天、特南克斯、悟飯、短笛、布瑪、克林、碧兒
王子:達列斯

從前從前,國王悟空和皇后琪琪每天恩恩愛愛,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有天,他們終於如願生下可愛的孩子…

“哇哇-------!”
“哇,生啦!是個女孩阿?”看著被包在布包中露出臉狂哭的嬰兒布羅利,悟空笑著和琪琪說
“不,是個男的…”剛生完還未恢復體力,無力道。
“可是頭髮這樣長,是女的啦。你看他皮膚像你一樣的白,嘴巴和血一樣紅,頭髮和黑耀石般黑,這不是女孩嗎?就叫白雪公主吧!”國王繼續無知說。
“你你你…悟空你真是氣死我了!”雙眼翻白,一口氣上不來,昏死了。
“阿…琪琪!!?”

皇后琪琪因為自己老公分辨不出兒女的性別而一時怒火攻心,氣血失調而過逝了。悟空因老婆過逝而重病在床,一旁的大臣多多利亞和薩波看不下去,便偷偷在私底下找了本“各國剋夫命公主私密資料全集”,替他物色新的皇后。

“嗯嗯,這位不錯!個子嬌小,皮膚白晰亮麗,活潑可愛,而且家世很好,我想國王一定會愛她的!”大臣多多利亞指著檔案上的照片讚道,他想悟空絕對會喜歡這個新皇后。
“那我們快點替他們辦婚禮成親吧!”薩破附和。

由於弗力沙對中式婚禮有特別的喜好,加上悟空重病之際也未看過未過門新娘的外貌,一直到送入洞房要掀起紅頭蓋時,兩人才正式見面。

“哇阿!…”悟空翻開新娘的紅巾,立刻口吐白沫,當場昏死過去。據在外守候大臣所說,國王在死前所說的最後一句遺言是“我不要娶一個宇宙蜥蝪!!”便暴斃追隨他在天國的前妻。

從此,弗力沙便名正言順成為這國家的領導人,每天有事沒事在房中問魔鏡到底誰是最美。至於那生出沒幾天就變成孤兒的布羅利,則因後媽沒空,也懶得去驗他真實性別,宮中的人就這樣照著悟空所說的“公主”一詞,將這拖油瓶布羅利給當成公主般的撫養長大。

----------傳說中的分隔線-----------

“魔鏡阿魔鏡,我弗力沙是不是最全世界最美的人?“今天,後媽照樣到房中來問魔鏡問題。
“不,白雪公主才是最美的。”閃亮的光從頭頂反射,那巴的臉從鏡中爆出。
“哇!你在嚇人嗎!退後退後!”被突來的那巴大臉給嚇到,連連大叫。“什麼!你不是說我才是最美的嗎!”尾巴打上,可被鏡子閃過。
“不不不,因為陛下是最美的女人,但白雪公主是男的,問全體他是最美的。因為你之前是問最美的女人,但他不是女的…”手指轉阿轉,一副小媳婦委屈樣。
“可惡!我才是最美的!”一腳踹爛鏡子。

知道自己不是世界上最美的人後,弗力沙氣炸,命令獵人拉帝滋帶著公主布羅利到森林中殺掉,並以帶回她的心和肝作證據。

“白雪公主,今天到森林去吧!”奉命要殺公主的拉帝滋來到布羅利的寢室來找人,由於之前未曾見過面,獵人一直以為公主是個嬌弱纖細的女孩,這樣一吼一定可嚇到她,再輕鬆的將她給拐到森林中滅口。

“轟!”順手將迎面來的訓練用機器人給炸掉十來個,布羅利不爽吼“我說過我是男的,別叫我公主!”隨手氣功再次將剩餘的也滅光。

“呃…”計劃失敗,只好換下個“那個,我手中有皮卡丘樂園入場卷兩張,要去嗎?”
“你當我五歲小孩嗎?”冷眼看。
“唔…”左想右想“聽皇后說,在森林深處有很強的人,想不想要找看看?”
“還慢吞吞的做什麼,還不快帶路!”

(原作:看著天真的白雪公主那天真無邪的樣子,獵人就狠不下心將她殺害,在命她盡可能往深處逃跑後,取了一隻鹿的心肝作證據帶回去給皇后吃。)

“這些樹真煩,礙眼。”白雪公主一路上輕鬆將擋在前方的所有障礙給破壞,不論是樹還是岩石,甚至連小山也目不眨眼的給空拳打爆,從皇宮往森林開出一條直路。“還沒到嗎?”
“呃,就快到了。”天阿,什麼白雪公主,我看叫人型暴龍還差不多,要自己取他的心和肝,就算有一百條命也不夠殺。拉帝滋開始想著乾脆將布羅利給丟在森林,隨便找副心肝充數算了。

正當獵人苦惱要去哪找心肝時,一隻人般大小的大粉紅兔往自己衝來。

“太好了,果然是上天可憐我當獵人薪水微薄又沒休假,每天還得超時工作才送來這大兔子讓我取心肝吧!”邪惡笑,拿著獵槍瞄準兔子射去。
“………”雖說子彈僅僅撞了一下就被反彈,但兔子貝吉塔已被刺激到,生氣的衝過來,推倒拉帝滋,瘋狂在上面跺腳亂踩“切,你以為你一個下等平民有資格殺我兔王子嗎?哼哼哼!”

“我…我小人有眼不識泰山阿!饒命!我只是想要一副心肝…所以…”趴在地上沒形象求饒。
“哼哼,早說嘛!心肝?這我多的是!”貝吉塔拿出皮箱,按鈕,瞬間變成一張桌子,上面擺滿各種不同大小尺寸種類的心和肝“要多少?現在買一送一,只要…”
“我沒錢阿!”哭喪著臉。
“你身上的槍和衣服看起來不錯,等下我穿了再來殺獵人取心肝去。”不等拉帝滋的反應,貝吉塔以肉眼所不及之速將獵人身上的衣物和武器通通摘掉,丟副心肝後,就落跑了。
“這…”

雖然說全身赤裸,但總算有東西可拿回去交差。在拉帝茲想到還沒和白雪公主說他得快點跑到森林深處以防被後媽給殺掉時,突然回首,只見那筆直的通道已長到見不著末端,布羅利早已丟下他一個人跑去找那不存在的強者去。

“嗯!這心和肝真是美味極了!”連烹飪也無,弗力沙抓起那心和肝就直接生吞活剝的給吃下去,不斷有肥嫩嫩白蛆從上方掉落“白雪公主果然就是和人不一樣,連心和肝都特別。”
“………是阿…”看著那就反胃的東西,拉帝滋心中懷疑兔子貝吉塔給自己的根本就是過期長蟲的貨。

----------傳說中的分隔線-----------

(原作:一路驚慌逃亡之下,長年待於宮中的白雪公主禁不起這一番折騰,昏倒在半路上,被結束了一天工作的七個小矮人給帶回去。)

“怎麼還沒到?”迄出發到現在,白雪公主布羅利已破壞不知幾十里的森林,卻仍未見到拉帝滋口中所說的強者。

一棟外觀普通帶破舊的小屋擋在布羅利面前,當他準備以暴力輕鬆鏟平繼續前進時,數張蓋天大網從四面八方落下,遮住他的視線也限制他的行動。

“這是什麼…?”他的疑問立刻獲得解答,只可惜,是在被連續注射十來針強效麻醉針之後的事了。
“是我們惡搞無敵補實驗品用的網子!”工作到一半便偷懶跑出來的小矮人特南克斯,裝模作樣的對麻醉槍吹口氣,得意說。
“喔耶!自從那隻被改造的貝吉塔兔和那巴魔鏡後,已經好久沒有活體實驗品了!”確實的把網子束口給捆緊,小矮人悟天開懷笑。

白雪公主從今日起,便以如此怪異荒誕的理由住在七個小矮人的家中,所幸其他五位是正常人,在發現悟天和特南克斯的邪惡想法後,以多數決的力量強制他們不得將好不容易活著到他們家的客人給整死。

----------傳說中的分隔線-----------

(原作:壞心的後媽不甘心白雪公主仍在世,利用邪惡的詭詐,使白雪公主吃了蘋果後馬上昏死。)

“魔鏡阿魔鏡,誰是這世上最漂亮的人阿?”弗力沙暗想白雪公主被自己派人殺死後,自己鐵定是最美的人了。
“咳…哎…陛下您上次出手太重了,我現在渾身痠痛阿!”那巴勉強以膠帶黏上的魔鏡中顯像說話,諸多抱怨。
“你再說廢話我就轟了你!”轟爛旁邊牆面示威“到底誰是最美的人!”
“是是是!我馬上就說,是在森林中的白雪公主!”說完立刻縮到鏡子的角落去,可惜還是被那蜥蝪尾給打中,爆成粉末。
“可惡!他竟然還沒死!我一定要滅了他!”

抱著如此強烈的決心,壞心後媽戴上假髮,披上一件黑色斗蓬掩蓋身影,偷偷摸摸的順著布羅利先前所開的“路”,來到小矮人們的家。

“扣扣扣!”弗力沙用力敲門,引來待在家中閒得沒事正準備落跑的布羅利上前開門。

“來來來,這是現在最流行的美容梳,只要用這梳頭髮保證長的又濃又密,烏黑亮麗!”邊說邊拿梳子示範,用力不慎,將頭上所戴假髮給扯下來。
“我們這拒絕推銷員的。”布羅利冷眼關門。
“可惡!沒想到竟然被他給識破了,原來想要讓他梳了這沾毒的梳子而死的!”氣憤,用手折斷梳子“哇阿阿阿阿!我的手沾到毒了!”

等過了幾日,弗力沙在宮中驅毒養病好後,再次來到森林中。

“扣扣扣!”
“怎又是你了…”白雪公主無奈低頭往下看。
“姑娘好心腸,請樂捐救助可憐無家可歸的孩子們,給他們一個溫暖的家吧…”弗力沙拿著畫滿愛心的盒子,上面立個“多多益善”的小牌子募款。
“姑娘個頭!我是男的!”一掌將後媽打飛出去,重重摔門。
“阿!竟又被識破!這白雪公主真是歹毒,竟然聽我講完故事也不肯捐錢,害我想藉他在捐錢那瞬間給抓住他滅口的機會沒了!”撫著臉上好大片烏青,後媽難過哭。

再過幾日,臉上的烏青褪了,第三次來到。

“扣扣扣!”
“你有完沒完?”經過兩次惡意騷擾,布羅利玩弄手關結,發出“喀喀喀!”的恐怖聲,準備出手殺人。
“這是養顏美容的水果之王,只要吃了保你皮膚幼迷迷,吹彈可破,永遠看不出你每天只睡一小時!”弗力沙呈上發出陣陣撲鼻臭味的榴槤肉,“心動不如馬上行動!”
“我會吃這噁爛東西我跟你姓!”白雪公主不爽的用手推開那臭到讓人抓狂的榴槤,咆哮道。“痛…”緊接往後一倒,昏了。
“哈哈!中計了!”弗力沙狂妄笑道“我終於成為全世界上最美的人啦!”

早摸熟公主的思想套路,料想他肯定會當場發飆將那給丟出去,所以將毒給擦在榴槤的外殼上,碰到就會中毒身亡。不過可惜的是,賽亞人皮膚硬如鋼,雖說碰觸時會感到痛,但也僅僅限於感覺而已,表皮不會因這小小尖銳的東西給刺穿的。因此,布羅利只是被那毒給刺激暫時昏迷過去,實際上一點事也沒有。

-----------傳說中的分隔線-----------

(原作:見到白雪公主昏死的小矮人們,用最美麗的水晶棺給將她給罩住,希望有奇蹟發生,最後被某國的王子給吻醒,過的幸福快樂的生活。)

當小矮人們回來後,發現白雪公主倒在地上昏迷不醒,除了那兩隻從來不知道什麼是良心的特南克斯和悟天以外,個個難過得死去活來,好不傷心。

“他還活著嘛!”悟天用手去感覺那呼出的氣息,知道白雪公主還沒死去,只是因因那副作用昏睡。
“既然都睡了,嘿嘿…”特南克斯和悟天對視一眼,奸詐的笑。

“來唷來唷!看一次五十元,機會難得,不看可惜,大家快來唷!”一人賣票加販售點心零食和週邊產品,另一人拿著麥克風大聲叫喊吸引客人注意。“傳說中的超級賽亞人哪,而且是全裸的,身材一級棒阿!”

這種機會不是每天都有的,於是兩人將布羅利除了底褲給全身扒光的躺在透明的水晶棺中,除了在重點部位擺滿鮮花讓人誤以為真的是全裸外,其他地方就這樣大方的秀給大家看,賺取門票錢。不知是傳說中的名號響亮還是賽亞人天生姣好的身段,總之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人潮來參觀,一下子就擠得水洩不通。

“喲,這樣可愛的小貓躺在裡面阿?”吃著名產榴槤冰,騎著名為白馬的小車車的某國王子達列斯路過此處,在聽到有全裸的字樣後,不顧人潮洶湧,把所有擋路者給推開,衝到最前線,只為睹那美貌。

“只能看不能摸實在太可惜了,讓本大爺親手來吧!”掀開水晶蓋,嘟著嘴巴就要湊過去非禮親人。
“……唔!”沉睡的布羅利被一股熟悉的臭味給驚醒,馬上起身。
“喲,小貓因為本王子太帥而醒啦?親一個吧~”
“…噁!”濃重味道隨達列斯開口而不斷湧出,布羅利吐了。
“哇!我再怎麼帥也不用吐吧!阿!還用我那威風瀟灑的披風當面紙擦嘴!”
“……達列斯你臭死了,死吧!”氣功發射。
“哇!!!”

在滅了達列斯後,白雪公主飛回皇宮去,將正在拼湊那碎成粉末魔鏡的後媽弗力沙給秒殺。之後,便丟下自己的國度,不知跑到哪去了。

據說,假如到在森林去探險,說不定可在某處見到一頭金髮、身材高大的白雪公主正在和同樣金色長髮的小矮人們在做著無止盡的破壞對打。

不過,這一切都只是傳說。

<The End>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