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08-11-09(Sun)

贝吉塔行星●简单任务下

<贝吉塔行星●简单任务下>

到了,全赛亚人中唯一拥有神精果果实的战士,布罗利和卡卡罗特来到贝吉塔行星数一数二高级住宅区的四楼,随便挑了一户门铃按下,等待屋内主人应门。据资料上显示,居住於此的达列斯早已买下整层公寓,生活极度奢华糜烂。

等待十分钟,无人出现。

“该不会不在家啊…?”卡卡罗特又连续按了几下,结果相同。
“直接破坏大门闯进去吧…”失去耐心,欲以暴力却简便方式行事。

“嗯嗯!那就这麽说定了!3丶2丶1…轰!”墙壁碎裂,大门破坏,家俱凌乱,屋内主人手中握的茶杯落下,双眼瞪得老圆看着擅自闯人他人家园大搞破坏的不良赛亚人。

“你们是谁!为什麽要破坏我家!”经过老人愤怒咒骂质问後,两人犯了很大的错误。

他们走错公寓了,走到同一社区同一楼层却不同大楼的某位可怜无辜受害者家中。
两人三个月的薪水泡汤飞走,全数用於偿还破坏民宅费用。

“罗利…你确定这次真的没看错吗…”学到一次教训,这次千万要找对地址才敢下手,卡卡罗特不想之後的薪水也接连泡汤。
“…应该是…”手上资料和墙上门牌号码连对数次,这次没错了“这是什麽铃声…”

错纵复杂的音乐铃声响起,混合交响乐和重金属的矛盾属性乐声随少年指尖按下门铃奏出,这位名为赛亚人间内的异类份子连家中门铃使用也特意和常人不同…首次听闻有人使用哥德金属作铃声。

“哦…你们是贝吉塔身边的贴身护卫布罗利和卡卡罗特是吧?找本大爷有何贵干?”水滴由发尖落下,些许顺发际沿脸颊流下,深古铜色历经多场战役训练良好的身材随性穿上浴袍,露出健壮的胸膛,语音极为慵懒,爱理不理道。

“你就是达列斯?”听过却未亲眼见过,长发少年出口确认。
“嗯啊~~~”偏头懒洋洋道,算是回答。

“卡卡罗特,你们两人长得真像…除了肤色和发型有点不同…”望望同伴和任务物品中极需的关键人物,布罗利颇有兴趣开口说“其实你们是兄弟吧…”

就某些方面来说,达列斯更像是巴达克的儿子,邪恶的眼神极为相似,然而前者神情中却又透露出一丝邪魅懒散,眼神於谈话中来回打量他们,心中不知在计算些什麽,城府很深。

“会吗?不像啊!”他一点也不认为自己会和面前这黑不拉机的男人相像。
“像,只要你在头上加几撮小强须再去晒黑就像了~~”故意提起昨天晚上卡卡罗特猛然惊觉自己私藏点心都被蟑螂大军袭击净空事件,激得另一方脸色骤变,不自然抽搐。

“我最讨厌那啥须了!才不像!”纯粹想起点心被偷吃殆尽痛苦而微怒,声调提高。
“哦,是吗?真的不像吗~~~”难得以好脾气出名的同伴会被激怒,故意连续攻击同样点“要不要和你哥借一下头发,这样就超像的~~”

“不像!我才不要像害我晚上没点心吃的坏蛋!”已经偏题了。
“真的很像,事实上就是像啊…”此刻他只想挖掘对方更多有趣的表情反应,恶意续说。

“不像啊啊!我的点心!”卡卡罗特已经满脑只剩下只吃了几口却没得吃的点心上,所有思情绪皆被限量进口的零食给牵引动荡,纯粹下意识的为反驳而反驳。
“噢,这个好,竟然为了像不像就超级赛亚人化吗?”嘴角恶意笑容绽得更灿,过肩长发遭转强金色气流吹得扬起。

…真让人失望,原以为传说中能年纪轻轻就成为贝吉塔殿下左右手的战士会有多特别,在本大爷看来不过是两个普通爱绊嘴的少年,无聊…

“搞不懂你们在玩什麽把戏…没事本大爷要洗澡了~~~”不愿再与眼前乳臭未乾少年瞎搅和,眉头微皱,欲关上门续先前未完的热水澡,听音乐悠闲泡澡可为人生一大乐事“嗯??”
“不准关,我们还没要到想要的呢~”手一挡,阻止男人动作,青绿瞳色直直望向对方。

“哦…?”似乎有点意思,卡卡罗特好像在变身成超级赛亚人後个性会有不同…那就再和他们玩一下也不算损失“那…请进吧~”

--------传说中的分隔线-----------

Read more

2008-11-08(Sat)

贝吉塔行星●简单任务上

已经好久没再碰这系列了,应该说从06年后似乎就搁在那没再动笔过。今天因为在某一帖中起了灵感,写了一小段对话,便想要再续写这小系列了。因为这点子在那应该也是不会被运用的,可弃之不用太可惜,索性就写出来成为自我的创作吧!

<贝吉塔行星●简单任务上>

和平的日子裡,两位时刻几乎紧跟20岁王子殿下的贴身护卫閒着发慌,成天因无事可做而无聊。曾经威胁赛亚人性命的弗力沙等一行人仍存在於宇宙之中,然而因为几位赛亚人不明原因的提早超级赛亚人化而不敢轻举妄动,单凭他们实力无法一举攻下贝吉塔行星。

而赛亚人也未趁手上握有充份实力前往讨伐,原因很简单,在弗力沙存在下,他们可藉由其已巩固存在的宇宙通路得到稀有可贵的货物或高科技產品。谅他们也不敢隨意再度侵犯赛亚人之下,便任由白化蜥蝪和其部下的存在,能够利用他们各取所需这点还算是不错的交易。

总之,扯回话题,两隻地位几乎仅次於王子殿下的高级护卫很无聊,非常的无聊。

“啊啊啊!无聊啊~~~好无聊哦!”

在王子殿下的专属办公室内,悟空倒在红色大地毯上任意打滚抱怨,从十五分钟前他便以处於极度无聊状态。另一位赛亚人也差不多,只是他多了可看杂书的兴趣,偶尔瞄向地上打滚的卡卡罗特或办公桌前埋头於公文堆中的贝吉塔,確定一切无虑后,继续藉柜子上的书打发时间,直到下班的休閒时刻为止。

“无聊无聊…都没事做好无聊…”不断重覆同样抱怨话题,自他和布罗利接手保卫贝吉塔工作后,他从未遇过任何能称之为工作的事,强大的他们无人敢侵犯,本该累死人不偿命的工作意外成为肥缺“无聊…!!”
“……吵死了!没看到我在处理公文吗?”握笔的手颤抖不已,书写父王交待艰深文件下还要分心於属下的吵杂噪音,谅他是王子也难以办到“给我安静点!”

“但真的很无聊…”噘嘴盘腿坐起身,埋怨注视暂时搁下文件的殿下“最近都没工作可做嘛…”
“你这是什么意思…”眸子微瞇,不悦望向对自己毫无礼仪可言的少年。

“我劝你不要问卡卡罗特真实原因。”放下书,布罗利懒洋洋抬头道。
“哦?是吗?那我偏要问~”不知为何,对於另一个父王派到身边的护卫,总是感到一股无名火,就是想唱反调“卡卡罗特,你说。”

“因为…本来以为会有很多人想要来杀你砍你…谁知道贝吉塔你太不受欢迎了!都没有人想过来杀你!…”不经大脑修饰,一根肠子通到底的悟空坦白道出原因,对方脸色立即大变,他却视若无睹续道“阿贝啊!你去找人来暗杀你嘛,这样我和罗利才不会无聊!”
“…你白痴啊!我干嘛找人来杀我!而且你称呼我的叫法越来越没礼貌了!”『喀嚓』一声,书写中的文具毁了,不稳动瞬间提升的气震动桌面摆放的墨水瓶,浓黑墨汁撒了一桌,包括他快要完成的公文和其他待办文件“……可恶!卡卡罗特都是你害的!”

“我和你说过了,不听是吧?”早就预料到此场面发生,布罗利嘴角坏意上扬数分,标准的兴灾乐祸。
“布罗利…卡卡罗特…你们两个人是存心将我气死不成!!!”一个比一个挑战人忍耐极限,开始怀念过往大叔那巴和拉帝滋当隨扈的时代,战斗力是弱了,至少在命令服从度是百分百,哪像眼前这两隻根本是隨心所欲的我行我素。

“贝吉塔…”突然摆出正经模样,悟空正色道。
“嗯?”难得见到少年认真样,暂时收回暴走姿态“干嘛?”
“你的头髮…是不是太常常生气才会前面没头髮…”一字一句慢慢的说“我哥哥是因为太操心家务才会…哇!”

惨叫隨现场猛然爆气而出,一而再,再而三被过份诚实坦白的赛亚人气炸,金黄色气燄环绕贝吉塔身边如火龙起舞,赛亚王子发怒了。

“贝吉塔,你要暴走我是无所谓。”一把拉住卡卡罗特进自身防护罩安全范围内,长髮赛亚人淡道“不过…贝吉塔王交待的完成期限也快到了~~”
“……切!”咒骂似吐出一声,唯有将这两人当成是上天降下磨练自我心智的考验,才勉强镇下狂暴怒火“你们不会努力的参加战斗提升自我位阶吗…!!没事就主动找事做啊!”

“呃…可是…”苦恼思考了下,卡卡罗特笑说“可是目前在我们上面的就你还有贝吉塔王啊…是要我们窜位?”
“…靠…当我没说过!”该死,他竟忘了这点,虽说外人看来高级护卫并非最高职位,可是…假若真发生战爭传送命令时,他们两人也可代替繁忙上级做出关键性指令。

妈的…有没什么事能够暂时将他们轰出去!至少…在我完成父王交待事项前不想见到这两个白痴!

数种方案快速闪过贝吉塔脑海,可是没一个好使。

不能让他们找场地对打,上次打得太投入差点毁了半个贝吉塔星…也不能让他们去讨伐行星,速度快不说,一个还会被当地居民洗脑到和他们做好朋友,将大量高价仪器留给异星人就离开,另一个则是容易兴奋到直接轰掉整颗行星…两个人一起去虽然卡卡罗特能压制另一方,但…每次回来上呈任务时间却会拖得老长!

该怎么办好…
啊,有了…

“卡卡罗特、布罗利,你们两人快点照清单上物品给我去收集。”临时拿起最近的纸笔,贝吉塔拾笔於纸上写了十来行字句交给两人“最近父王身体不太好,需要这些东西才能做出药来治病。”
“哦?”眼光闪烁“可是…我刚刚出去买东西吃时才看到贝吉塔王在和官员聊天啊…”

“咳…他只是看起还好,其实病的不轻了…!”乾咳数声“等一下…你刚刚竟然偷溜出去!”
“啊!对不起!我忘了替你也买新出来的蛋捲了!”拿起空荡荡只剩下碎片的盒子“只有碎屑要吗…?先解点馋下次我再帮你买?”

“不用了!还有布罗利你别以为我看不到你在偷笑!”尾巴上的毛又炸了几分,被天真过头和邪心满溢的属下包围,他真怕自己有天会得心臟病活活被气死“总之快点给我照清单上的去做!”

纸条胡乱塞到卡卡罗特手中,又觉不妥,夺回改塞入比较可以安心的布罗利手上,然后将两人用力往房外推出,这下总算得到一时半刻的清閒,能专心处理公文了…

三秒后。

“贝吉塔!这上面的字太困难了!我看不懂!”拎纸衝进来。
“…你为什么要将清单丟到水中!”皱眉。
“你给我时就是湿的啊…TAT”
“…那你给我用大脑记住所有东西…”无奈,只好口述稍前乱掰的东西,净是些难以得到的物品“记住没?”
“忘了!”傻傻笑了下,卡卡罗特说出王子殿下抓狂的回答。
“啊啊啊啊!!!!”大叫。

幸好另一隻赛亚人已记下所有贝吉塔胡掰的物品,因此,两人就此离开寻找王子清单上的东西。

呼…应该可以换到几小时的清閒吧…

----------传说中的分隔线----------

Read more

2008-07-07(Mon)

貝吉塔行星4

<神精果>

為了讓眾部下覺得自己的美好和偉大,弗力沙決定實施週休的制度,讓平常忙於協助攻佔行星的手下們可藉這一日休息,得以進行未來更長遠的路程。

今天,輪到美男子薩波休假,然後,平時忙慣的薩波,一時之間多了個空閒日,竟不知要在作啥。反正閒著也閒著,乾脆就任天決定吧。所以,他就走進專屬的太空船,叫出選單,看有什麼星球可去。

“嗶—請問要去哪?”機械音起。
“有那些?”
“貝吉塔星,尼古星,可察星,酷達星…等等”
“那去尼古星。”那裡料理不錯,去那吃點美食享受人生也是個滿好的選擇。
“資料不全,無法去尼古星。”
“…那去酷達星。”
“資料不全,無法去尼古星。”
“……那到底能去哪?”滿想破壞這飛船,薩波咬牙念道。
“目前只有貝吉塔行星的資料齊全。”
“……那就那吧…之前出現的選單根本沒意義嘛…”根本就沒選擇餘地…

東晃西走,看到正在種小型神精果的達列斯。

“好眼熟…”蹲下身,打量眼前這深紫果實,薩波心想。
“唷!薩波今天竟然會來到這阿,真是稀客!”賽亞人大笑,遞給他神精果果實“很好吃,吃吧!”
“哦,謝。”

邊吃邊看著達列斯口中的果實,突然,他想到為什麼覺得這樣眼熟。

因為,那和多多利的頭實在太像了,都是有著不規則的突狀物。

“呸!”一股反胃,將口中果肉全數吐出。
“咦?不合胃口嗎?”
“不…只是我剛好嗆到。”努力抑止自己去想像那噁心的畫面,正在吃著多多利頭的畫面。“阿,我想到我還有事要辦,我先走了,掰!”
“怪人…果然常待在弗力沙身邊,行為都會變怪。”說完,又大口往那神精果咬下。

<種花>

在離開達列斯後,薩波碰到三隻蹲皇家庭園旁的年輕賽亞人們,貝吉塔、布羅利和卡卡羅特。三人不停在那翻土和播種,似乎正在從事園藝活動。

“沒想到好戰的賽亞人也會有這一方面的情趣阿…”薩波看了看四周綻放的豔麗花朵心想,邊漫步過去。

看到弗力沙的手下走近,三人對看一下,邪笑,他們有了好主意。

咦,剛怎麼好像有殺氣出現?但是探測器上並沒顯示有強大的戰鬥力…大概是故障了。

“這花都是你們種的?”
“嗯阿,幹嘛?”貝吉塔抬頭問,臉不紅氣不喘的睜眼說瞎話。
“很漂亮。”薩波讚嘆“看你們好像還有多的種子,我想拿點去給弗力沙大人,他一向喜歡這些花花草草的。
“嗯…”假裝考慮,勉為其難“好吧,看在弗力沙大人的面子上,我就將這些珍貴的種子分你。”故意加重語氣在“珍貴”兩字。

旁邊的布羅利和卡卡羅特聽了王子這一番話,想笑又不能笑,而又要裝出一副很捨不得的表情,形成超級詭異的畫面。

“……(這兩個賽亞人的表情竟能扭曲到這種程度…可見這些花種其珍貴程度)“薩波自以為的在心中下了如此定論。

和貝吉塔討了種植需知和一些注意事項後,便興高采烈的回去。

“……(省略中間不重要對話5000字)…就是如此!”薩波將得來的種子向上呈交給弗力沙後,便退下。
“唷唷,看樣子一定是很美的植物阿,真是期待!”弗力沙拿起他的粉紅色澆花盆,高興的在飛船上副設的庭園種起花來。

過了10分-----

傳來一陣高分貝慘叫,以及連環的氣功攻擊…

“你帶來的是啥鬼玩意阿?種出一堆醜陋的栽培人不說,還跑出一堆莫名奇妙的花型生物!!”弗力沙咆哮,抓起一隻大花花往坐在貴賓室看電視的薩波身上丟去“晚上前你給我想辦法將這些花給消滅,否則我就將你和牠們一起丟入宇宙中!!”
“!!阿??”

“哇哈哈哈哈哈-------“三人聽著探測器上傳來的慘叫和爆炸聲,狂笑。因為他們的計謀達成了,將休眠中的花型生物給送到弗力沙的船中去大鬧,搞得他們神經衰弱。

並且,到目前為止就他們所做過的各種實驗,他們還沒發現消滅那種生物的方法。

當好戰的賽亞民族處於悠閒沒事做的和平環境時,就會變成好惡搞的民族…

<月亮眼鏡>

“怎麼每次都是要在滿月去…”貝吉塔抱怨,特別是當出任務的行星上居民都很弱的時候。因為看了滿月變身後,他就不能以人型來美美的清除,實在殘念。

“不用擔心。”卡卡羅特自信的笑,拍拍王子的肩膀說“這還不容易解決?”
“啥?”王子和布羅利同時回。
“只要有這個(拿出全黑眼鏡戴上),不管是晴天陰天滿月無月都能輕輕鬆鬆的維持人型,保證是愛美的賽亞人的最愛!(閃亮)現在買一送一,前十名還會有八折優惠!”
“咚!”貝吉塔一拳揍上去,低聲問“最好是有用!”
“………廣告嫌疑,唉…”嘆氣。

“真的有用呀,不信我試戴給你看。”戴上新產品月亮眼鏡,卡卡羅特擺了個奇妙的姿勢,然後往前走去…

“哎唷!”被腳下的石子絆倒。
“……黑心貨…”貝吉塔冷冷道,看著跌倒的卡卡羅特。
“!!…才不是,這是特製的!”站起來拍拍灰塵,但卻又在踏出第一步時給絆倒,跌下去。

“這上面只是塗了黑油漆罷了,難怪看不見。”布羅利將卡卡羅特臉上的眼鏡摘下,研究後道。
“是哦,戴久了習慣就好,哈~”又拿出一副眼鏡,然後再次搖搖晃晃的跌倒。
“………笨蛋就是笨蛋…”

<起床氣>

偶爾賽亞人也是會在出戰前開開作戰會議的,雖然說那一點用也沒。

“好,現在開始討論等下到X星的作戰計劃吧。”啜了口茶,貝吉塔揭開會議序幕。
“三人先兵分三路,分頭殲滅各處敵人和分部,最後在趁他們沒防備時衝到總部將首領給殺了。”布羅利右手托下巴,懶洋洋的提出意見。
“不,這樣太草率了。”搖搖頭,點了正在舉手的卡卡羅特。

“我們先衝進他們的糧食儲存室,將東西給全部吃完,讓他們餓死,再殺掉他們!”邊流口水邊說,好像已經看到那滿山滿谷的食物推在自己面前。
“就只會吃!不行。”馬上否決。
“呵呵,那王子覺得要如何?“瞬間解決一大籃開會專用的點心,卡卡羅特問。
“哼哼哼,我們就直接衝進去,見一個殺一個,見一雙殺一雙!哈哈哈哈---------”講得口沫橫飛,自我得意中。
“= =這樣有比較好嗎…”

於是,待會的作戰計劃就這樣定了,和往常一樣,直接衝進X星中,將所有見到的活物給毀滅。(所以說他們有討論和沒討論是一樣的,只是為了消耗那會議專用的預算吧…“

“好,該走了。”起身,貝吉塔往門口跨步去。
“可是布羅利還在睡耶!”口氣有點猶豫,看著短短幾分鐘沒說話,就已經發呆到睡著的布羅利。
“你去叫他阿!”
“對吼,那我去叫了。”
“……為什麼非得一個命令一個動作…”王子無奈地拍頭抱怨,先到控制室那走去,做些出發前準備。“好像有什麼事給忘了,算了,忘了一定是不重要的事(?)”

過了十分,布羅利還沒來,連同過去叫人的卡卡羅特也遲遲未現身。

“喂喂,叫個人有這樣困難嗎!再不快點我就自己一個人去!”開啟探測器的通訊功能,貝吉塔在史考特的另一端大罵,詢問原因。
“好可愛…”沒頭沒腦的回一句。
“……啥?總之你快叫他起來”語氣明顯的充斥不耐煩的情緒。
“哦,那我現在就去叫。”好像才想起自己的目的,那之前到底是在做啥,觀察賽亞生物的睡眠表情變化?

對於急性子的王子而言,等待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特別是身為王子的他必須等待兩個毫無身為皇家御用護衛的這件事情更是讓他發怒。

“貝吉塔快快快!!”突然,卡卡羅特的聲音從探測器那頭傳來,十分急促“快點登入飛船先出發!”
“幹嘛,怎麼突然變得這樣勤勞?哼哼。”不屑的回。
“先進去再說!嘎阿!”發出某種生物被抓住後臨死前的痛苦慘叫聲。

一聲慘叫,也加強了這番話的嚴重性。賽亞王子趕緊進去太空船,按上啟動的鈕便往那浩瀚的宇宙出發。

隔著窗戶,貝吉塔看到發飆的布羅利正在對卡卡羅特施以極刑…

“糟了,剛剛叫那笨蛋叫人時,忘了提醒他布羅利的起床氣很嚴重…”雖然說這已經成為眾所皆知的事實,但忘性大的卡卡羅特總是會忘掉這點,然後,就會陷入極為可怕的情況。

“看來這次我得自己去了,也好。”閉上眼,進入壓縮冷凍睡眠狀態,開始太空旅程。

“哇阿,救命阿!我只是叫醒你別殺我阿!”卡卡羅特慘叫。
“誰理你!”

可見布羅利的爸爸,博加斯,每天都要陷入如此苦戰,辛苦了…

<咖啡>

由於起床時狀況總是不太佳,情緒不穩,有著嚴重起床氣,布羅利習慣到了皇家御用護衛專屬廳後,泡一杯濃濃的咖啡來提神。(這廳房早就因三人破壞力可怕,不知不覺成為王子護衛的專用休閒娛樂室)

“天天喝這樣多咖啡會中毒喔~不過我今天又買了很多咖啡,所以不怕喝完!哈哈!”趴在沙發上,卡卡羅特對著正泡咖啡的布羅利說。
“嗯。喔?又買了,那我下午再泡新的。”加了兩包奶精,隨意地用小茶匙攪拌。

“……什麼跟什麼…完全沒邏輯的對話…”從‘賽亞日報’中抬起頭,貝吉塔皺眉問。
“不會阿,因為我在說完咖啡對身體不好後,突然想到昨天有買了一罐咖啡,所以就直接說了。”卡卡羅特不解地看著王子,彷彿自己所說的是那樣的理所當然。

“哪有人講話主題這樣跳來跳去的,誰聽的懂!”
“我…”
“你看!布羅利也聽的懂阿!”停頓一下,卡卡羅特很興奮的大叫自己所想出的結論“我知道了,是因為我們有代溝,你老了!”
“………是這樣嘛…”開始懷疑到底是誰的思考模式比較怪的王子。“不對,你是在趁機說我老吧,去死吧!”猛烈能源彈往卡卡羅特身上飛去。

再一次,這皇家御用護衛專屬廳堂的預算又要出現赤字。
2008-07-07(Mon)

貝吉塔行星3

<把妹>

一天到晚不務正業,四處游玩的達列斯回來了,並邀現在因卸下職責輕鬆許多的拉帝滋和那巴去夜店玩。因為實在看不下去年紀明明和自己差不多的同伴,竟然在那喝起老人茶談古去。

“這裡正妹很多阿,隨你們把的!”達列斯邪惡笑,一副很有經驗貌。一面不忘替他倆介紹這裡大概的情況,像哪位DJ放的歌比較high,舞池開放時段,哪一種酒最好喝,哪一區的妹最正之類。

“這裡的音樂好吵…”拉帝滋嘗試以頭髮摀住耳朵,很顯然的失敗了。
“酒的味道好烈,還是茶好喝。”喝了一口調酒,那巴抱怨。
“這些女生穿太少了,最近天氣轉涼該多加件才對。”某拉職業病發。
“燈光暗得要命,快看不見了…”某那努力將眼睛睜大。
“這個…”
“那個…”

“……你們真的只有二十幾歲嗎…”達列斯快要無言,對兩人年紀輕輕已有的老人心態實在無法了解。

沒過多久,憑著達列斯良好口才,一下子就帶了四五個長相漂亮的年輕少女過來,和他們幾個同桌喝酒聊天。

“拉帝滋,你髮質真好,怎保養的阿?”一賽亞A女羨慕問道,狂摸那黑長髮。
“初一十五吃素,吃清淡就行了。”
“哈哈,小拉真會說笑話阿!”
“不,是真的。”
“……”

“大叔,你怎麼也會想到年輕人的夜店?”想轉話題,賽亞B女好奇問。
“大…大叔?”那巴整個臉都綠了,眼框充滿淚水“我,我不過比拉帝滋大個兩三歲,竟然叫我大叔!!太傷我心了!!”難過的一口氣將桌上飲料喝完,淚奔。
“阿……?”

<賞月>

“怎大家這樣緊張,發生什麼事?那死蜥蝪要來滅貝吉塔星了嗎?“貝吉塔看著手忙腳亂的臣民們,滿腹疑惑,一把抓住拉帝滋烏黑長髮,拉過來拷問。”喂,你們到底在忙啥阿?“

“在忙賞月大會,也難怪王子不知道,因為這是20年才舉行一次的盛會,就連我、那巴和達列斯也只在小時候參加過一次。”拉帝滋解釋,心疼地整理因王子粗魯一抓而亂掉的頭髮。

“喔…”停頓一會,小王子驚道“什麼!那巴不是已經四十好幾了嗎!!”
“…他其實和我差不多大…”禿頭果然會顯老,小滋心中再次肯定這事實。
“哦…”

位於皇宮前面的一大片廣場,被佈置得美輪美舍。正中央清空,是為大會表演所預留的場地。而各戰士的座位也以階級來劃分,從離皇宮最近的至遠處,由上至下,分別以皇族、高階戰士、中等、和下級戰士來區分。貝吉塔等人理所當然的,是坐在上方處。

只是…

“不過為什麼座位之間的間距這樣遠阿?”看著分別坐在自己左右十米遠的布羅利和卡卡羅特,貝吉塔再次發問。

“等下你就知道了,我的寶貝乖兒阿~~~~”右手摟著皇妃,貝吉塔王用自以為慈祥的表情說。
“噁!!我已經是大人了,不要再用那啥鬼稱呼叫我!!”全身毛髮倒豎,原本好端端纏在腰間的尾巴也像觸電似,形成爆炸似毛髮。

“呼呼呼哼哼------“
“你們兩隻以為憋笑我就不會注意到嗎?”氣極轉頭。
“哈哈哈哈哈------------!!”
“阿阿阿~~~!!”抓狂。

過了一小時左右,那皎潔如銀盤的滿月緩緩升起…

“……難怪要這遠…”三賽亞青少年終於知道那排座位的用心良苦了,因為…

賽亞人在見到滿月是會變成巨猿的阿!

整片廣場,擠滿了黑壓壓一片的巨猿,在那舉杯賞月,或是唱歌跳舞,形成一波接一波大地震。

“這…真的有趣嗎?”雖然說傍著夜晚美色的滿月是很漂亮,很值得細細品味,但是…他不認為變身成巨大猩猩邊吃月餅邊賞月會很有情調,光是猩猩和月亮這兩個詞搭配在一起就很怪了,更何況將其化為實景。

“不覺得這樣很怪嗎?”一開口,布羅利便覺得自己這一問實在是很白癡。卡卡羅特對於自己是人型或猩型都不在意,反正他只要有美食可吃就好,其他一律拋諸腦後。酒量差的貝吉塔,在剛剛被行為不良的達列斯以慶祝第一次賞月為理由給灌了帶有強烈後勁的調酒後,已經發起酒瘋,開始加入中央那群“醉猩”行列,跳起“醉拳”。

“……”很想回家,但得等效果消退才行,而月亮才剛升起。想學貝吉塔或其他人藉酒裝瘋,但是,自己未滿18歲,才剛拿一瓶準備喝,就被其他人,不,其他猩說“未成年者不能飲酒”為由而抓包。

於是,寧願自己昏迷不醒的布羅利只好無奈的吃著盤中美食,等待清晨的來臨。

在某一經過的太空船

“……弗力沙殿下,貝吉塔星是怎麼了…怎全部都變成巨猿,是要叛變嗎?”薩波無意中從太空船窗互往外看,卻見到成千上萬的巨猿聚集在一處,行動詭異。

“哦,呵呵呵~~~別擔心,這是賽亞人的賞月大會,別大驚小怪。”弗力沙不以為意大笑,算是回答。
“真不美觀的活動…”

<剪髮>

莫名地,卡卡羅特竟難得的在天不亮便從被窩中鑽出。

“好餓…可是哥哥還沒起來…”卡卡羅特摸著不停咕咕叫的肚子,扁嘴。

但還要好幾小時天才會亮,再等下去一定會餓死的。(想太多了…)於是,卡卡羅特起身,輕聲走到拉帝滋房裡去,準備將他給轟出床下作早餐。

“哥哥頭髮好長阿!”看著那在趴睡被頭髮給蓋到幾乎看不見的拉帝滋,年紀輕的賽亞人心中驚嘆。

突然,他有了想作實驗的衝動,心動不如馬上行動,卡卡羅特跑去拿了把閃閃亮的大剪刀,一把抓住那長到不行的頭髮,然後…

“喀嚓!喀嚓!喀嚓!”一連幾刀,將那長髮給剪成俐落短髮。

“嗯,這樣輕爽多了!”滿意地笑,“但突然又想睡了…再去補眠好了。”(那你來這的目的是啥阿)

又過了數小時,天亮了。

“卡卡羅特,你這個該死的弟弟,快起來吃飯!”拉帝滋一腳踹上來,用著慣用叫人方法將弟弟給吵醒。
“哦…”揉揉眼睛,然後待看清後,大叫“阿阿阿!!你…哥哥你的頭髮!?”
“幹嘛?”
“怎麼又回復原狀了!?”天阿,怎麼和沒剪一樣,難不成那是夢?
“靠,果然是你這死小孩做的,我就說怎麼床上一堆頭髮,搞得我臥室亂七八糟的!”再次踹上去,拉帝滋咬牙怒視著卡卡羅特。

“可是…怎麼會長這樣快…”
“賽亞人從出生後髮型就不會變阿,你幾歲了,連這也不知?”沒好氣回。
“喔…= =”
“喔什麼喔,快給我去將那些頭髮給弄乾淨,”小滋邪惡笑“要不你沒飯吃,我代你吃!”
“阿!不要阿!”

<頭髮大戰>

自從發現賽亞人頭髮永遠不會變以後,卡卡羅特有事沒事就在拔人頭髮。

沒錯,就是拔頭髮。

早上
“我拔!”狠狠將背對自己的哥哥頭髮給用力扯一把,然後,”咻!”的一聲,瞬間又長出來,真是百看不厭阿。
“嗚阿阿阿阿!!!“拉帝滋慘叫,接著開始和卡卡羅特進行兄弟對拔大賽。”你這死小孩!“

中午
“拔拔拔!!”偷襲,連續拔好幾撮。
“嘎阿阿阿!!小子,該教教你尊敬老哥的道理了!”丟開手上報紙,衝過去拔卡卡羅特頭髮。
“哇!”落跑。

下午午睡
“嘻嘻,再拔!”趁拉帝滋睡著,一次將所有頭髮給拔下…
“哇阿阿阿!!!夭壽!!!”發出殺豬般慘叫,然後大逃殺再次展開。

晚上
“換我了,我扯!”報仇,這次拉帝滋先下手為強,瘋狂的拔。
“阿呀呀呀!!痛痛痛!!!”

然後,一雙強壯的手臂往兩隻賽亞人脖子上一抓,像抓小動物一樣抓起來,惡狠狠瞪著他們。

“你們玩得很高興嘛…”巴達克用著肅殺眼神看著大小兒子,在耳邊大聲咆哮“你們自己看看家裡成什麼樣!”

兩人倖倖然,慢慢低頭看…哇…一地頭髮,而這也是這房間中唯一能見到的事物…

“好多頭髮…哈哈。”卡卡羅特摸頭傻笑。
“你也知道!!我再晚點回來貝吉塔星恐怕就要改名叫卡米星了!(日文同頭髮)”巴達克瞪著小兒子,心中則懷疑他們兩人到底是怎麼樣在這頭髮堆中過一天的。

“對了,還有你為什麼一整天都在家,不去找貝吉塔王子沒關係嗎?”爸爸瞇眼詢問。
“阿!我忘了!”只顧著實驗,忘了王子…
“= =”

當天晚上,拉帝滋和卡卡羅特兄弟就在整理頭髮中度過了…

<再次拔髮>

但是,卡卡羅特還是沒學到教訓,隔天…

“卡‧卡‧羅‧特!!”在剛進門,貝吉塔就衝著卡卡羅特大吼大叫“你昨天竟然翹班!”
“哈哈哈~~~”招牌笑容。
“別以為傻笑就能混過,你害我昨天沒人陪我對練,無聊死了。”一天不練習就全身不對勁。
“找布羅利阿。”
“他?”想到之前對打,完全是一方狂攻(貝吉塔)另一方悠哉地站著防守迴避(布羅利),一點樂趣也沒有,而且面無表情,無聊…“算了…”無意識的嘆氣。
“阿?”搞不明白的卡卡羅特,突然想到什麼,悄悄對王子說“告訴你很好玩的喔!是我在家中研究出來的!”
“什麼?”

兩人偷偷商量,邊講邊邪笑,詭異的光芒四射。讓坐在一旁的布羅利突然全身發毛,打了個寒顫。

“布羅利,我問你喔!”卡卡羅特繞到布羅利前方,裝出天真樣問。
“問吧。”總覺有不祥預感。
“你幾號生阿?”
“…..不是和你同天嗎?”
“對吼,那你什麼星座?”
“說過和你同天了…阿!”一把錐心痛,疼得布羅利立馬轉頭,狠狠瞪著手拿一撮頭髮的王子,很明顯的,那是自己剛被拔下來的…“

(靠,卡卡羅特你說的真對,真的是一拔馬上就長出來!)貝吉塔用眼神對卡卡羅特說,邪笑。
(哈哈,我就說吧,很好玩吧!)作了個本來就是這樣的笑容,然後…

“你們在搞什麼鬼!”怒了,變成紫髮的超級賽亞人狀態,怒瞪著卡卡羅特。
“沒事沒事,別生氣唷!”嘴上這樣說,但卻用眼神示意貝吉塔。
“靠!還拔!”
“紫色的!”手抓一把紫色髮絲,貝吉塔大笑。
“………卡卡羅特…貝吉塔…通通見鬼吧!”真的火了,跳過金髮階段,直接進到綠髮最終超級賽亞人狀態。
“哇,好可怕,快拔!”雖如此慘叫,但卻還不知死活慫恿貝吉塔。
“哈哈哈~~~綠色的,這個妙!”

不過,下一秒,兩人才真正發現大事不妙了。布羅利一手一隻,將兩人給抓起來,狠狠對碰,衝擊力之大讓兩人當場暈過去。
“哼哼…好戲才正要上場呢…”回復原狀,布羅利露出魔鬼般笑容,作出像甜甜圈般的氣製繩索(悟天克斯?)將兩人給綁起來。

“阿阿阿----------“卡卡羅特和貝吉塔不停慘叫,但卻沒人可聽到,因為…布羅利給弄了個隔音的防護罩…
“嘎阿!布羅利我可是王子!阿!你竟然敢—阿!拔本王子的頭髮!”貝吉塔慘叫,頭皮上的頭髮不停拔阿拔,長阿長,進行快速生長的循環。
“哇阿阿阿!嗚嗚,布羅利別拔!阿阿!!”卡卡羅特邊哭邊叫,但卻無用。
“哼哼哼…剛你們玩得很爽嘛…哈哈哈哈-------“瘋狂的拔兩人的頭髮…

結果三人被抓到皇宮前,像委屈的小狗一樣頭低低的被眾父親給分別拉過去罵,原因是…

貝吉塔星有1/3被頭髮淹沒…
2008-07-07(Mon)

貝吉塔行星2

<紫色唇膏>

雖說賽亞人的戰鬥力在弗力沙眼裡並不算什麼,像小蝦米對鯨魚般的懸殊。但是,假如賽亞人們團結起來,假如那傳說中一千年會出現一個超級賽亞人的是真的,那麼,這將會成為自己統一全宇宙的一個絆腳石。為此,他必須趕在事情發生前,毀滅他。

“哈哈哈哈,你以為你一個賽亞人能夠發生什麼效用嗎?“左手摀嘴,坐在圓型飛行器中的弗力沙邪惡笑,不以為然看著擋在前方全身是傷的巴達克。

右手指尖上,有顆閃著詭異光芒的能量球,散發強烈死亡氣息,似乎在預告貝吉塔行星即將到來的命運。

“就算不如此,到最後不還是一死?”巴達克往那身材矮小的異星人方向啐了口沫,憤怒道。
“哈哈哈,有膽量!!不過螳臂擋車,自不量力!就讓你在近距離欣賞這星球爆炸時所產生的美麗火花吧!!”

右手高舉,就在他準備往前將那蘊含強大破壞力能源彈給往前拋時—

“鈴鈴鈴--------!!!“

“糟了,到補妝時間!薩波快將我的化妝品拿過來!”馬上停止手邊破壞工作,急促手下辦事。
“報告弗力沙陛下,口紅已經用完,目前也無存貨。”長相俊美的異星人小心翼翼回答。
“什麼!!那你們還等什麼,快去買阿!”

無論做什麼事都要保持在最佳狀態,怎能容忍自己在臉上妝花掉時去破壞星球呢?不管再怎麼緊迫,還是美貌至上。

“可是…那原料只有在貝吉塔行星上,所特產的一種昆蟲壓爛所得到汁液才能合成…(= =噁心的原料)”小小聲報告,害怕言語不當會激怒眼前的長官。
“什麼!”慘叫,然後陷入思考。稍久後,弗力沙收回那能量球,道“為了我紫色唇膏,你們該死的貝吉塔行星我就不毀滅了,全體撤退!”
“是!!!”

一瞬間,所有人員和太空船都消失,流下血跡斑斑,不知所措的巴達克。

“原來唇膏竟然比全賽亞人的命運還要重要…”

<命運的牽繫,胡扯>

話說卡卡羅特和布羅利在嬰兒時,兩張床是相臨的。而兩者出生時戰鬥力之差距,讓卡卡羅特幾乎是天天以淚洗面,瘋狂哭泣。

“哇哇哇~~~~~~~”卡卡羅特每天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大哭,哭到天荒地老,哭到海枯石爛。
“……”而本來還在作著美夢的布羅利,即使再怎麼想忽略,那可怕魔音依舊像一發不可收拾的洪水迎面湧上。
“哇哇哇哇------------“繼續哭。
“…嗚…嗚哇哇-------“終於,被吵到失眠的布羅利也受不了,跟著大哭…

此時,兩人的父親,巴達克和博加斯也來到育嬰室看兩隻小賽亞嬰兒。

“兩人感情真好,同時在哭呢。”看了兩人哭得滿臉通紅,巴達克笑著說。
“是阿,可能是因為同年同月同日生,命運的牽繫。”博加斯回。

不過,為什麼背景要出現閃閃發亮的花朵阿…

“哇阿阿阿阿--------“狂哭的卡卡羅特。
“嗚嗚哇哇---------“和邊哭邊在心中大罵”明明我只是被吵得受不了才哭,哪來命運牽絆“的布羅利。

“哇烏阿阿阿(快帶我走阿!!)”布羅利邊用嬰兒話哭著大叫,尾巴也因生氣而不停擺動,想引起在外邊觀看的父親注意,希望他快點將自己給從這愛哭鬼身邊接走。
“多可愛的小傢伙,玩得這樣高興,慢慢玩吧!”博加斯自以為的說,高興向裡面的小布揮手。
“哇阿阿呼嗚阿,嗚呀阿阿呀,哇哇阿嗚呀嗚呀!(快點帶我走阿,你這死老頭,不要和我揮手!!)”再次掙扎。
“兩人的感情真好阿。”高興地往外走,無視自己可憐的兒子。
“……”失敗,布羅利已經氣到不知如何,開始發呆。

這就是為什麼小貝吉塔進來對他怎麼騷擾,他都沒反應的緣故,已經氣傻了。

<勉強成習慣,習慣成自然>

因為同齡關係,布羅利和卡卡羅特幾乎到哪都會被分配到同一班或同一組。

嬰兒時,臨床。

“哇哇哇哇----------“卡卡羅特天天狂哭,努力地製造噪音,污染小布雙耳,氣得他也跟著哭。因此,在那幾個月的育嬰室,每天都會傳出所謂的”鬼泣協奏曲”。

這時是勉強。

到四、五歲幼兒集中訓練,一餓肚子的卡卡羅特所作的反應就是—哭,外帶大叫“肚子好餓阿!”而除了回家睡覺外,幾乎時刻相處的布羅利,此時已經可稍微容忍這種噪音現象。

這時是習慣。

十幾歲時,卡卡羅特還是不改在挨餓時大叫肚子餓的習慣,只是此時不會再大哭,而是露出傻傻的純真笑容。只是,那笑得音量還真不是普通的大阿…

而每次對打都被分在同一組的布羅利,經過十幾年後的折騰,也在不知不覺中習慣卡卡羅特這種模式。假如哪天他睡過頭沒來,變安靜了,反而還會有點坐立不安。

就像平常並不察覺到空氣的存在,覺得很平常,習以為常,但卻萬萬不能缺少它。

這時是自然。

“果然習慣是很可怕的阿…”從小觀察兩人到大的拉帝滋,在一旁若有所思道“而且從沒想過習慣還能發展成怨念…”

眼前的某布再次用怨念的眼神看著卡卡羅特,而被盯的一方則是突然起雞皮疙瘩…

“嗚,我做了什麼事嗎…”某卡以手指著自己,無辜道。但某布還是不間斷發動怨念攻擊。要知道,從小造成的怨念是很可怕的,聚沙成塔。

“不過這樣不會出事嗎…”看著兩人奇妙互動,那巴問。
“呃,我並不覺得我們有辦法插手。”

拜託,傳說中的超級賽亞人耶,哪是他小小的戰士有辦法對付的,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吧…

“哦…那再一杯茶。”
“嗯…”

人未老,心先衰的兩位前保姆們,請多保重阿。

<帥哥王道>

自從貝吉塔20歲成年禮換了兩位年輕的隨身護衛後,就一直沒和弗力沙見面。而這次攻打星球的新任務需要比較強的戰鬥力,就派上貝吉塔,卡卡羅特和布羅利三人,而照往例高級戰士在出發前必須先行和弗力沙見面。

“呵呵呵~~~好久不見了,可愛的小王子阿! “弗力沙懶洋洋坐在長官專武的超大豪華椅上,磨指甲問。

“最好永生不見,噁心的大蜥蝪!”毫無禮貌,貝吉塔雙手交叉,右腳則不耐煩的不斷踏地,想要快點離開這充滿讓鼻子難受的香水室。
“但我很想見你阿,小毛猴子~~”故意強調後面四字,弗力沙撒嬌道。
“……!!!”三位賽亞人寒毛豎起,尾巴更像是被電到一樣的毛髮倒豎。

突然,弗力沙他注意到站在貝吉塔左右的兩人,卡卡羅特和布羅利,想必他們就是日前才新上任的隨身護衛吧。

長得真帥!

弗力沙心想,上次的一頭長髮的拉帝滋雖然也很帥,但旁邊卻是一個大叔,嘖嘖嘖,可惜了。(人家那巴只是蒼老了點,其實和拉帝滋差不多大吧…)

這次兩位可真是極品阿,左邊的是熱情陽光少年,右邊是憂鬱美少年,中間王子是走叛逆路線的型男,天阿,多完美的組合。

轉頭看,嗯,薩波也是陰柔美少年,我是宇宙級的美男(基紐隊長說的),而多多利…

上下掃射,粉紅色肥球,頭上長得奇廟突狀物,還有紫色眼袋…

再看看對面的三位賽亞青少年,美男美男美男!!!

“毀了毀了!!”弗力沙突然抱頭慘叫,一臉痛苦懊悔樣,指著站在那粉紅色生物咆哮“你!都是你讓我們輸了!!”
“我????”搞不清楚狀況的多多利,傻傻看著長官。

“哎,輸了!可惡,下次再來比!你們先退下吧。”拿出繡著粉紅色小花的手帕擦拭慘敗的淚水,弗力沙對三賽亞人揮揮手,示意退下。

“………”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不過還是離開吧。

結果隔日,弗力沙就安排大量整型手術及採購許多美容保養品於多多利,強迫他在半個月內變成帥哥,否則便要另找人取代他的職位。

<牛奶>

“還差一種廠牌的牛奶就買齊了…”抱著好幾袋牛奶的布羅利,皺皺眉看著王子所交待給的購物清單。

現在的他,與其說是賽亞皇族的御用貼身護衛,不如說是御用保姆更加恰當。因為整個貝吉塔行星中,除了自己和卡卡羅特外,王子便是最強的賽亞人了,根本也沒機會發揮職責。並且,王子從小就有人在一旁伺候服務,精神年紀其實比自己還要小,很需要人照顧,雖然他本人極力否認。

“不過為什麼王子要買這樣多牛奶,喝上癮了?”不解想,明明記得皇宮中還有好幾冰箱的牛奶,因此只有用上癮這詞才能合理解釋這現象。

到家,一開門

“誰叫你喝我的牛奶??誰叫你喝我的牛奶??”王子貝吉塔此時已經毫無形象可言,拿著一瓶被喝乾的牛奶空瓶,不停跳上跳下的打著卡卡羅特。
“我…我只喝了一瓶阿…嗚嗚。”卡卡羅特抱頭慘叫,想不透王子竟會如此在意。
“你這樣高還喝!喝什麼喝阿!!”繼續敲、努力敲。(不過都不會敲碎耶,真會控制力道)

其實喝了並不是重點,重點是,貝吉塔不願本來就已比自己高的卡卡羅特再變得更高…

“呃……”一時愣住,布羅利不小心鬆掉手中貨物,“鏗然----“牛奶瓶碎了,灑了一地。”= =|||||b“發現自己做了蠢事,趕緊拿抹布加水桶來清理現場。突然,他覺得自己好像灰姑娘一樣,跪坐在地上擦地…

“快,快再給我買!”站在門口大叫,王子將卡卡羅特轟出去買牛奶。
“喔,好!”有藉口逃走,順理成章往外逃。

“哼哼哼!”轉頭見到擦地的布羅利,低頭問“喂,你牛奶買了沒?”
“碎了…等下再去買。”手指的地上碎片和水漬。
“哦,不用了,反正家裡還有,你先慢慢擦吧。”原本要發怒,但突然發現自己可以俯視貌看著布羅利,充滿成就感,興高采烈的跑去增高器那去。(立足點不平等的高也高興…)
“阿?”
2008-07-07(Mon)

貝吉塔行星1

<誤送>

剛出生的小孩在探測完戰鬥力後,便會因其數值高低來決定是否送去偏遠星球,剛出生的卡卡羅特也不例外。

“戰鬥力才2阿…”冷眼看了甫出生的嬰兒後,管理人員隨口命令著前來實習的異星人”那個…阿轟,你去將編號5481的孩子給送到地球去。
“是!”

過了十分,管理人卻發現卡卡羅特還在床上睡得好好的…

原來,但在準備去抱小孩時,記憶力不好的阿轟(日文同”白癡””)竟將號碼給記錯了,錯拿成5487床的小朋友,並送到錯誤的星,”迪丘”星。

“你這個白癡!我是叫你送這螃蟹髮型的賽亞人到地球去,你怎麼將另一個孩子給送到有著戰鬥力超高的迪丘星┐〞●◎←┘!!”

經過一陣亂罵後,那管理人也累了,準備再讓阿轟將卡卡羅特給派去正確的星時,卻發現,嬰兒床上空空如也,不見了。

在賽亞星的某處

“爸爸,我在門口撿到弟弟耶!”10歲的拉帝滋對剛洗完澡的巴達克說。
“阿?他不是應該在賽亞人育嬰室嗎,怎麼會被你撿到?“
“不知道,我剛打開這限時掛號包裹就發現弟弟在裡面。
“……”

那個笨阿轟,除了送錯小孩外,還將卡卡羅特將當成貨物,送到家中去…

<超級賽亞人的由來>

在六歲前,卡卡羅特一直表現十分普通,甚至比一般賽亞孩童還差上許多。

直到生日那天…

“嗚嗚,我的蛋糕!!”剛滿六歲的小賽亞人不停哭泣,但他怎麼跳卻也勾不到,畢竟拉帝滋本身個頭就很高。
“哈哈哈,搶不到搶不到,那我就代替你吃這生日蛋糕,生日快樂---“存心逗弟弟哭的拉帝滋故意裝作要吃的動作,興災樂禍的大笑。

突然,迅雷不及掩耳,手上的蛋糕不見了,坐在地上大哭的卡卡羅特也不見了。

“天,天阿!爸---------卡卡羅特變成超級賽亞人了!“不敢相信地大叫,奔到房間去找老爸。

而金髮倒豎的卡卡羅特,則是在吃完香甜的生日蛋糕後,滿意地回復原狀。想當然爾,剛剛奮力帶巴達克過來的小滋則被打了一頓,以為他在胡說八道。

“嗚,但他剛剛真的變成超級賽亞人阿…”摀著鮮血狂噴的鼻子,拉帝滋趴在地上滴下一滴眼淚。

<貼身護衛>

10歲,卡卡羅特和其他年紀相當的孩子在廣場上訓練。為了要開發眾人潛力,特別讓他們在飢餓狀態下持續作激烈訓練,然後半蹲站馬步,看誰能撐最久。

路過察看今年新生特訓狀況的貝吉塔王,在看到卡卡羅特是眾人中唯一還堅持住的孩子後,認為他實在有潛力,二話不說,將他給編入貝吉塔的貼身護衛名單之中。

“卡卡羅特,幹得不錯阿!”得知自己孩子進入所有賽亞人夢寐以求的特別編組後,巴達克高興地拍了小兒子背道。“沒想到你竟然可在挨餓狀態下堅持住阿!”

“哈,其實--”卡卡羅特臉紅,不好意思小聲道“其實我早就餓昏了,所以才沒倒下!”
“= =……”

<發呆>

無聊到處閒晃的四歲貝吉塔,偶然的來到小嬰兒的聚集地,育嬰室。

“哇阿阿阿阿--------“
“吵死了,怎麼每一個看到我都在哭,果然是下級戰士…”摀住耳抱怨的王子心想。

賽亞人小孩天生對戰鬥力敏感,對於實力強大的人會天生感到危險或害怕,然後哭泣。

“可惡,怎麼每一個都在哭,都是垃圾阿!!!”不知經過幾十個小孩,所得到的結果卻都是一樣,狂哭。

“這個也哭,那也哭,這個沒,那個也—咦?”緊急煞車,像發現寶物般的,小貝吉塔停在一個嬰兒床前面。“奇怪,你怎麼都不哭阿!!?”

不知道之前是誰在嫌嬰兒吵的說…

“我捏!”用力掐小寶寶肥嘟嘟的臉頰。
“……?”沒反應,呆呆看著前方。
“我拉!”抓住毛絨絨尾巴往反方向扯。
“……?”還是沒反應。
“我搔!”往胳肢窩猛搔。
“……?”依舊保持同樣表情。
“呼…哼哼,不錯嘛,竟然不會哭…下次我一定要找到讓你哭的辦法,給我等著! “不相信竟然有人可抵擋自己的攻擊,決定回家”修鍊“一番後,再接再厲。
“……”

而這唯一沒哭的嬰孩,就是出生極擁有一萬戰鬥力的布羅利。第一,他的戰鬥力比貝吉塔高,自然對他沒反應。第二,那時他剛好在發呆,思考未來(?),所以沒讓小王子得逞。

<另一個貼身護衛>

“陛下,有一個賽亞人嬰兒戰鬥力高達一萬,叫布羅利,恐怕會威脅到您和王子的地位。屬下建議越早除掉越好。”某一手拿文件資料的大臣,神色嚴謹報告。
“嗯,好,就照你的意見去做。將那個叫布羅利的嬰兒給送到偏遠的行星自生自滅吧。”貝吉塔王不多加思考,答道。

“不!陛下千萬不要,我和布羅利絕無叛變念頭!我們會更加努力地替國王和王子們效忠的!”被押在旁邊的博加斯趕緊替自己辯護,大叫著。
“哼,多言無益,這些話你和布羅利到地獄再對死神說吧!”冷酷回話,貝吉塔王不帶感情的看著冷汗直流的博加斯。

“什麼?你要將布羅利(日文布羅利音同花椰菜)給從貝吉塔行星除掉?不要!!”聽聞此對話的小貝吉塔厲聲反對,大叫。“父王你以前明明就說布羅利對身體好的,怎麼現在如此說?

怎麼可以將他最愛吃的食物給根除?太過份了!(完全會錯意…)

“陛下,王子說得有理,就讓布羅利在王子身邊,他一定會盡全力保護他的安全!”聽到王子話語中對布羅利有意思(不不不,你們講得是不同的東西阿…),趕緊搭腔,希望能成功說服國王。

“但是他會威脅到你以後的地位,必須早些除掉才行!”不了解兒子為何如此激動,也不記得自己何時說過這嬰孩對他好。
“假如你將布羅利給除掉,那我就先將你滅掉!”雖然搞不懂花椰菜為何會和地位有關,不過即使是自己父親想要除掉自己愛吃的食物,那麼,就算為敵也是再所不惜,反正自己戰鬥力早就比父親高上許多。

“……隨便你吧。”嘆氣,孩子大了,翅膀硬了,有了喜歡的人連爸爸的話也不聽了。“那,布羅利就當你的隨身護衛吧…”
“好。”贏了,心滿意足的貝吉塔高興地往臥室走去,沒注意到爸爸中間所說的話。
“呼…幸好王子有特殊癖好,這才保住小命。”擦擦額前冷汗,博加斯鬆口氣。

但是,你們兩大一小所談論的是完全不同的呀…

總之,布羅利在嬰孩期便這樣莫名奇妙的成為貝吉塔護衛。而這決定,也讓長大後的王子深感後悔,不知小時的誤會竟會造成如此結果。

<布羅利,蘿莉,傻傻分不清之超級賽亞人>

從小,布羅利他爸便“蘿莉,蘿莉”的叫,他也僅以為那是省了頭一字的小名罷了,不以為意。可是,每次在訓練完,爸爸大聲叫他名字時,所有同齡孩子卻都是笑到在地上打滾,問了也只是要他自己回家查,從不明說。

有天,在五歲那年,他終於禁不住好奇心驅使和狂被朋友笑的羞恥感,布羅利終於找書來查。

“蘿莉,年紀輕的小女孩-----“看到這幾個字就足已讓布羅利抓狂,難怪那些人笑得那樣猥瑣…

而某人又好死不死的進來,大聲的叫著“蘿莉~~~快來吃晚飯!”

“不要叫我蘿莉…”
“蘿莉怎麼啦?”
“我‧說‧過‧不‧要‧叫‧我‧蘿‧莉‧了,你聽懂了沒!!!!!!”

唰,頭髮轉藍紫,眼睛轉紫紅,傳說中的超級賽亞人就此甦醒…

<成年禮>

“哇哈哈哈~~~我終於成年了!哈哈哈!”

忍了20年,他,貝吉塔,終於20歲了,終於能夠得到真正專屬自己的貼身皇家御用護衛,而不是在一旁嘮叨婆婆媽媽的保姆了(那巴和拉帝滋)。最重要的是,聽父親說這兩人年紀都比自己小四歲,那自己終於可以不在是身高最小的一隻了!

然後,事實往往與願違。

“靠!”明明才16歲,為什麼都比自己高!!比自己高也就算了,過去也不是說沒經驗,拉帝滋和那巴也都很高。但是,他們至少額頭也是光亮光亮!而且這兩個小鬼們,頭髮卻…都那樣濃密,真是氣死!

“哈哈,王子好阿,我以為是更高大,沒想到這樣小隻阿!其實你是王子的弟弟吧!”卡卡羅特心直口快,話語像把刀刺進貝吉塔弱小心靈。“乖乖乖,走錯囉,小朋友要回家才乖。”像哄小朋友的對貝吉塔說
“……哼!我還公主咧!”青筋暴出。
“阿,原來是公主阿,失禮了。”信以為真,馬上使出對公主時的騎士風範,半蹲著,握住貝吉塔的手輕吻“我辨男女的功力不好,真不好意思阿,哈哈。”
“……!!!滾!!!!”雞皮疙瘩掉滿地,甩手,連環能源彈爆發。

“什麼爛部下,我要退貨!”特別是在看到被轟炸的卡卡羅特還在那若無其事的傻笑,更是抓狂。
“商品既出,恕不退貨。”本不說話的布羅利,突然正經回答。
“你……”突然,貝吉塔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保姆們的談話>

“哎,王子長大了,一定是嫌我頭髮禿了,才換掉我們的,嗚嗚嗚~~~~”那巴難過說。
“諾,我頭髮多,分你點。”拉帝滋爽快的拔下一戳頭髮,沾點強力膠,往那巴頭上黏去。
“謝謝~~~(閃閃發亮狀)”黑白的人生,頓時因這撮頭髮變成彩色的。

興沖沖去找貝吉塔,沒想到卻只換來一句“噁心死了,那啥鬼樣!”

“嗚嗚嗚,一撮果然不夠…”淚眼汪汪,轉向拉帝滋“你委屈點,將整頭都給我吧。”
“……TAT那不就換我禿了…”趁那巴還在自顧自的哀傷時,小滋偷偷落跑回家。

“阿…拉帝滋竟然這樣不講義氣,嗚嗚嗚!”哭得更加傷心。

<到底是誰的護衛>

一天到晚所注意的幾乎都是卡卡羅特,最常提到的名字也是卡卡羅特,從頭到尾都是同樣的名詞,卡卡羅特。不禁讓貝吉塔懷疑,到底布羅利是誰的護衛阿?

於是,貝吉塔跑去他的前保姆家,拉帝滋家中去,找他商量。

“這還不簡單,做個實驗不就好了。”思考一下王子所說話語,拉帝滋想了想說。
“怎麼做?”
“這樣做!”語畢,拉帝滋往貝吉塔為目標,瘋狂亂轟。

“公主,你沒受傷吧!”到現在都還沒搞清楚貝吉塔性別的卡卡羅特。(果然對頭腦單純的人,是不能亂說話的,否則會信以為真。)
“卡卡羅特!”布羅利還是說著他最常說的那句…

“看,這不就知了。”長髮賽亞人雙手插腰,得意道。
“……”貝吉塔無言。

現場情形直況轉撥,目前為卡卡羅特捨身擋在貝吉塔面前,替他承受攻擊。而布羅利則擋在卡卡羅特前方,使出淺綠色防護罩,因此,三人毫髮無傷。

“這種食物鏈似的保護順序也挺不錯阿。”右手撫下巴,拉帝滋若有所思笑道。
“哪裡好了!!”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