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3-04-30(Tue)

【神的惡作劇●傷口】

【神的惡作劇●傷口】

縱使上一次三巫鬥法大會的劫救活動中,年輕黑魔王湯姆‧德伏爾正是首要的從復活伏地魔和各食死徒面前救回哈利和塞德里克的主要有功者,在戴著面具下且出現時機短暫,並且刻意隱藏這事實之下,除了鄧不利多的鳳凰社和一些熟悉的人之外,英國其他巫師都不知道當日他的所作所為。

所以他在魔法部的工作生活中,並未像其他已知鳳凰社成員受到的不佳待遇影響,湯姆依舊和前一年一般從優先的表現和能力得到更多能一展才華的機會,不時幫其他魔法部門產生的危機做補救更正,他的魔法部生涯十分看好。

真怪…
照理來說,知道伏地魔年輕未毀容前面貌的人應該不在少數,和他同時期的人至今仍在魔法部及巫師界活躍著,而先前卡‧賈克森施加在他身上的混淆咒早就失效也忘了再適時施放,身為年輕時黑魔王樣貌的他卻沒受到太多的關注。

當然,並非說他現在默默無聞沒人理會,湯姆指的是更大的轟動。
誠如翻版模樣的湯姆在魔法部上班,除了鄧不利多和瘋眼穆敵等人懷疑外,其他竟然沒人認出來?
這未免也太可笑了。

縱使像上次被盧休斯認出來令湯姆感到很麻煩,但沒被認出又讓他感到有些小小的心酸。
矛盾的心態。

算了,不論是否被認出,這都不關他的事,當初復活的條件之一就是不能再去做【惡】的事。

說到盧休斯,湯姆又不自覺搖搖頭,因為上次交待他尋找金杯的任務失敗了。

並非找不到或不知所在,而是位在納西莎的姐姐貝拉金庫內的金杯保藏的太隱密,他們不得其入。古靈閣金庫鑰匙在她手上,但誰知當初貝拉已和古靈閣妖精下了非常高規格的進入密碼,除了鑰匙和本人確認,還需要當初開戶使用的魔杖和血液樣本。

本人確認和血液樣本倒還簡單,納西莎只要去阿滋卡班藉親人探望隨時有辦法取到一些需要的樣本,但魔杖卻是被阿滋卡班巫師給保管在特定保管箱內,馬爾福家再有辦法也無法取得占有的途徑。

反正那魂器被關在金庫也發揮不了什麼功用,就先放著不管。
倒是另一個極可能是魂器的戒指讓湯姆比較難以放心,雖然不清楚主魂會如何處置,但就他本身個性推斷一定會在上面下極多詛咒性魔法,讓非本人外的其他巫師在取得時不死也少掉半條命。

即使是鄧不利多試圖去拿,也會在非循正規方式給魔力反撲的可怕程度。

「冠冕、金杯、戒指、墜飾、日記本…這樣算起來已經有五個…嗯,再算上主魂有六個,而七是魔力的數字…所以極可能在之後又製作新的魂器…」走在魔法部長不見底走廊的湯姆喃喃在心裡盤算。

「噢!湯姆是你嗎?太好了!我們這又出現一個大麻煩!最近突然出現幾個不安份的吸血鬼在愛爾蘭山區鬧事!我們需要你的援助!」一個巫師匆匆忙跑過來道。
「了解,我馬上就過去。」

唉,看樣子主魂那傢伙現在是準備先找吸血鬼當同盟?看看情況後再問卡要不要直接威嚇他們…
反正聽說吸血鬼低世代的無法違抗高世代的命令。

打起精神,魔法部前途最被看好的湯姆‧德伏爾立刻出公差當救火隊幫忙去。

不過,最近緊急任務的密度似乎高了些?
覺得有必要向上司要求加薪的年輕黑魔王暗想。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3-04-27(Sat)

【神的惡作劇●鮮血墨水】

【神的惡作劇●鮮血墨水】

「大家的悄悄話都講得真大聲啊!」克雷浮爾不解說。

今天,他坐在哈利的旁邊,他們兩人才送完羊皮紙給麥格教授回到大廳吃晚餐,一路上就看到很多學生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他們,故意用剛好聽得到的音量討論關於神秘人的事,似乎想要激起他們的怒氣。

「奇怪,我無法理解,之前他們都相信鄧不利多的話,為什麼現在又不信了!」哈利很生氣的放下刀叉,用他最憤怒的眼神瞪視周圍企圖讓他講出課堂後續關於神秘人的內容。
「我根本不認為他們有相信過。」赫敏冷道,隨即拉著還想吃蘋果派的榮恩和哈利離開大廳「克雷浮爾,你要和我們一起走嗎?」

「噢!不了!我還沒吃完呢!」頭上的南瓜蛇沾滿了奶油派的鮮奶油同樣點點頭「你們先回去吧!byebye~~!」

當鐵三角一行人離開,本來大聲說悄悄話的人也不再說了,他們都圍過來找克雷浮爾。

「喂!你和他們感情不錯吧?」其中一個葛萊芬多的同年級同學問。
「啊?是還不錯呀?」疑惑看著大家,克雷浮爾覺得今晚的蘋果橘子汁還不錯。

「那你一定知道神秘人到底回來了沒對吧?哈利還說和他決鬥過呢!真是的~~」帶頭的男生露出嘲笑表情,擺明不相信暑假前哈利對大家說的話。
「所以你們是相信還是不相信呢?」克雷浮爾張著大大的藍色眼睛看著他們,咀嚼著烤排骨肉「如果相信的話,那他之前對預言家日報說的都是真的呀,如果不相信的話,那幹嘛還要再問我?」

「所以你的意思是…?」
「所以大家就繼續吃新上來的甜點吧!噢!這七彩果凍和日式抹茶冰淇淋實在太棒了!哇~~~!」藍眼少年開心發出雀躍聲,大口大口吃著家養小精靈創的新口味甜點,不再理會看熱鬧的學生們。

「哼,反正你們都一樣,都是些騙子!愛說鬼話引起注意!」某位不長眼的六年級生因得不到想要的答覆生氣說。
「喂…你最好別再說了…」她旁邊的同學急得拍肩暗示快點住口,但白目女卻不懂得停手,繼續口無遮攔的數落克雷浮爾。

她不知道,在隔了一桌的史萊哲林長桌上,有位兇神惡煞的少年已經記住她的長相和剛才所說的一字一句。

當天晚上,少女發現一堆聰明老鼠鑽到她的衣櫃裡,把她的衣物課本都咬得亂七八糟不說,還有很大的部份都被丟在校園的各個角落,包括禁林內部。而她的寵物貓頭鷹也不再聽從她的指示,早上把少女的臉啄了好幾個血洞後,無視慘叫痛苦少女的求饒聲,一副勝利之就拍拍翅膀飛走不見下落。

隔天一整天,這說克雷浮爾壞話的少女都待在醫療翼無法動彈,聽說是被啄的傷口上沾有不明魔藥,似乎是貓頭鷹嘴上沾染的。

當然,大家都知道這是惹了沃威爾後的報應,奇怪的是,他們雖然知道卻找不出任何證據是弟控少年做的事,只能默默的記取教訓下次不再犯。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3-04-25(Thu)

響龍●卡穆里~

自創的角色,響龍‧卡穆里~~雖說已經畫好很久,但直到現在才貼上去= =

 photo Xiang-Long_zpsb1e8de29.jpg
2013-04-22(Mon)

【神的惡作劇●粉紅大蛤蟆的第一課】

【神的惡作劇●粉紅大蛤蟆的第一課】

今天,是他們升上五年級後的第一堂黑魔法防御學,也是新教授烏姆里奇的第一堂課。
不過學生更願意叫她粉紅蛤蜊,或者或短腿粉紅蛙等綽號。

經歷強制讓學生和她打招呼的過程後,烏姆里奇命令學生把魔杖收起,拿出羽毛筆,觀看黑板上的在她揮動短小魔杖後浮出的字樣。

黑魔法防御術—回歸基本原則。

接著她開始批評前面幾位教授的不負責任,沒有按照規定教他們符合五年級學生即將面臨O.W.L.考試綱要內容,以致大家程度跟不上預定進度。然後烏姆里奇又叫學生把課本翻開來,自己閱讀第一章的內容,她則用蛤蟆眼監督台下學生是否有認真照要求辦理。

「真是無聊…」雖然翻到第5頁,德拉科卻一點也沒打算照著讀,頂多就時間差不多時翻一頁,做做樣子罷了「沃威爾…我是知道達烈拜託你照顧椰菜,但牠之前不都是自由在校園裡閒逛嗎?」

比起還會表面做做樣子裝乖學生的德拉科,沃威爾除了乖乖把課本翻開擺在桌面上有做到,其他完全沒有。椰菜正咬著特威恩斯自家的三葉捲捲草蛋糕產品坐在少年身上,不時張大雙眼觀看教室的學生或著前方教授,又或是把蛋糕放在桌上,用爪子抓著課本假裝在閱讀。而長髮少年則是直接正大光明的睡覺,就直接坐在位子上抱著椰菜略低頭的昏睡,完全不懼怕台上的粉紅蛤蟆。

「卡說最近不像以前那樣安全,所以椰菜基本上得和我一起上課…」忽然清醒一下,沃威爾迷濛回答後又陷入下一個夢境,繼續坐著睡覺。
「你被教授點名我可不管哦…」

然後,烏鴉嘴實現,粉紅蛤蟆立刻跑過來關心學生了。

「嗯哼嗯哼?」故意用少女嗓音乾咳幾聲,烏姆里奇走到沃威爾和德拉科的長桌旁「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學生的寵物平常應該是待在宿舍或者貓頭鷹室,不是嗎?」

德拉科自知不關己事,突然很認真看著課本研讀,昏睡的沃威爾繼續昏睡,根本沒聽到她的話,只有懷中的椰菜放下課本,張著無辜大眼看著粉紅蛤蟆,「嗷?」地叫了聲。

「他叫什麼名字?」烏姆里奇見沒有回答,轉而詢問鄰座同學,鉑金貴族。
「沃威爾‧特威恩斯。」回答的是已經醒來的沃威爾,天藍色的眸子緊盯著粉紅蛤蟆。
「嗯哼?既然沃威爾你是清醒的話,那麼剛才怎沒有回答我的問題?」還是令人發毛的少女音,卻混入了一些硬性口吻。
「如果你硬要知道的話,我是怕牠獨自待在宿舍內會不安全。」少年冷道
「霍格華滋很安全,我相信一隻寵物待在宿舍裡不會有任何危險,你何不在下一堂課讓牠待在宿舍裡?」烏姆里奇略抬起臃腫的下巴笑道「如果我沒記錯,登記在你名下的寵物是一隻名為南瓜派的蛇,而你弟弟克雷浮爾的寵物是一朵藍色花形生物,再加上這隻寵物,已經超過霍格華滋規定的一人一寵校規了。」

此時看來普通的教授和學生對話,在其他學生的眼裡卻是某人無疑在找死的舉動。

「哈利你看!竟然有人敢直接和沃威爾這樣說話!!」榮恩扯扯好友的袍子低聲說「以前就算了,現在沃威爾都已經是兩米高的漢子了,他一個拳頭都可以把蛤蟆怪給粉碎,而她竟然還敢用這種態度說話!梅林的褲子!真期待沃威爾的反應!」
「漢子…你從哪聽到這奇怪詞彙?話說回來,她都知道特威恩斯家兄弟的寵物,幹嘛還故意問這樣多?」哈利還沒答話,一旁的赫敏不屑的搶道「她分明是想找沃威爾麻煩!」

長髮少年面無表情盯著烏姆里奇十秒,直到對方覺得全身發毛不自在時,他才緩緩用低沉嗓音回答。

「椰菜目前登記在石內卜教授名下。」
「哦?即使如此,寵物不能帶到課堂上這點你還是犯校規了哦~~」只要抓到一個理就緊咬不放,和被鱉咬住沒兩樣「以後不論是我的課或者其他教授的課,你都不准帶椰菜到教室來上課,懂了嗎?呵呵呵~~~」
「……」沃威爾連回答都嫌麻煩,低頭摸摸被教授嫌棄而嗚嗚叫的小魔狼,繼續昏睡。
「沃威爾同學,和教授說話時眼睛應該要直視教授的雙眼,而不是睡覺!」被無視的烏姆里奇不悅的尖聲說,可惜少年依舊保持原樣,呈現一種很帥氣打瞌睡的姿勢,幾位之前在大廳被他歌聲吸引的女學生甚至在旁邊低讚【好帥啊!】等詞。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3-04-17(Wed)

【神的惡作劇●哈利的魔藥寵物】

【神的惡作劇●哈利的魔藥寵物】

麻瓜世界的八卦雜誌是很可怕的,狗仔隊為了更多的新聞販賣報酬和得到更多廣告商,他們會不惜一切去挖各種新聞,挖不到就掰,反正只要隨便寫一寫加油添醋,即使只有一成真九成謊言,愚蠢的麻瓜們就會毫不猶豫相信用文字構成的謊言。他們認為既然會出現在報紙上,想必有他的道理,又或是根本懶得去思考來龍去脈,直接選擇去相信。

很可惜,巫師和麻瓜顯然也沒太大不同。
只是他們沒有八卦雜誌這玩意,他們連官方報紙都能報得像八卦新聞一樣愚蠢可笑。

像這次,哈利就被西莫來個當頭棒喝,說這一切都是因為哈利在接受採訪時說伏地魔復活了,於是他母親就嚇得不想讓兒子再回到危險的霍格華滋上課。

西莫甚至認為哈利是個瘋子。
但他卻又急於追問在三巫鬥法大會的最後場比賽時,究竟發生什麼事。

「既然你都認為我是瘋子,那一直追問瘋子的你又算什麼?」哈利淡淡的說「你媽媽只相信預言家日報的報導,那你何必又問我?」
「不准你抨擊我母親!」西莫提高音量激動道。

「丁,你是麻瓜出身,你知道麻瓜有很多八卦報紙雜誌對吧?」哈利完全沒打算理會西莫,他反而轉頭問另一位室友。
「超多的,我媽媽她有事沒事就會在麻瓜超市隨手買個幾本來看。」丁點頭道「不過那些八卦雜誌寫得都超誇張的,我們都只是拿來當笑話看看,也沒誰會把它當真。反正報紙雜誌都是人寫的,而記者只要隨便亂寫能提告閱讀率就好了,編輯才不會管內容真實性,有話題性就好了。」

「那你相信麗塔‧史譏嗎?」哈利又問「預言家日報的其中一位記者。」
「噢…她寫得話能相信,石內卜教授都會每天微笑穿著粉紅色衣服替葛萊芬多加分了!」丁說完就哈哈大笑,哈利也附和著。

「總之你要信不信隨便你,你信了我也不會馬上成為億萬富翁,你不信我也不會馬上斷氣見梅林。」終於,哈利再度轉頭看向西莫,面無表情,他丟下這段話就慢慢回到自己床上整理行李,不再理會。
「西莫,我就和你說過預言家日報的新聞當笑話看就好了,除了後面一些教魔法的專欄和發布任務的比較有用,更多的都是些騙稿費的垃圾。」丁‧湯瑪斯聳聳肩,彎腰往自己行李箱找出室內拖鞋。

很可惜西莫並沒有安靜下來,對於每次上魔藥課都像在製造炸彈的他連個性也像炸彈一樣易爆,他繼續在床上大吼大叫,說哈利是個瘋子之類的話語。

「怎麼回事?」聽到吵鬧聲的榮恩趕上來,後面跟著抱著南瓜蛇的克雷浮爾。
「別管他,他一個人吵夠了就會安靜的。」哈利把嘴上嚷嚷瘋子的室友當成空氣對榮恩說「或者給他一個靜音咒也不錯。」
「好主意!我來吧!」克雷浮爾偷偷地朝西莫身上丟了靜音咒,整個房間頓時安靜了。「好了,安靜多啦!」

雖然哈利表面上裝得不在乎,可是被相處四年的室友以這種態度相對待,還是讓他傷透心。
對於不相信自己的人,連解釋都不需要,反正他也不會相信解釋不是嗎?
何必浪費力氣。

鄧不利多大概整個暑假也都在經歷同樣的事吧?
哈利難過地將棉被往頭上拉起,默默入睡。

「咳!咳!」棉被剛拉起來就快透不過氣的哈利連咳數聲才緩過來「是哪一個白癡說把棉被拉過頭就會好受?明明只會窒息啊!」

這一次用標準睡姿入睡的哈利內心憤憤想著。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3-04-12(Fri)

【神的惡作劇●五年級新學期展開】

【神的惡作劇●五年級新學期展開】

級長的會議比想像中的還久,久到哈利已經不知道要再聊什麼話題,連巧克力蛙卡片交換的心得分享都提出來了,榮恩和赫敏才帶著疲憊來到他們車廂。

「累炸了!」榮恩一坐到車廂內就直接搶了哈利手上的點心,一個紫紅色像火燄的棉花糖,下一秒他馬上為自己率性行為後悔大叫「媽呀超辣的!兄弟你從哪來弄這樣惡作劇的點心!!」
「呃…剛剛沃威爾給我的?」他突然想起沃威爾和卡兩人都是嗜辣成性的人。

「呼…你知道這次的史萊哲林級長是誰嗎?」又喝了一大杯水,榮恩氣喘的問。
「德拉科。」
「啊?你怎知道?我以為你會猜布雷斯或沃威爾咧~~」
「其實在你們離開後,德拉科特別跑過來和我說…而且沃威爾也還和他弟弟坐在包廂內打電動…」哈利嘗試咬了口麻辣棉花糖,哪知舌尖才剛碰到一絲點心就麻得受不了。

「哎呀,害我還想要讓你猜一下的說…」不滿答案提前被知道的榮恩扁扁嘴「不過還好是他,如果是其他食死徒家族的學生當上級長,那日子可麻煩咧…想想假如是諾特他們當上的話怎麼辦?我連想都不敢想!」
「榮恩,級長又不是代表能濫用權力,你想太多了!」赫敏吃了片三葉捲捲草製成的薄餅說「這是一種榮譽!」
「嗯哼…是不是我不清楚,但那些食死徒的可不一定咧~~」

此時,在哈利他們討論其他學院級長的事時,卡他們這裡同樣也在討論一些更重要的事。
像是雷古勒斯的存在。

「真糟糕…雖然不是在預言家日報上登出,但在繆論家上出現也不太好呢…」年輕血族眉頭微蹙地看著手上雜誌「可能是在麻瓜社區被看到的?」

繆論家,是露娜當編輯的父親所就職的出版社其中一本刊物,裡面常刊登一些誇大不實的新聞,或者一些無厘頭到連吐槽都嫌麻煩的內容。像前一期報導西里斯其實是某一樂團的主唱,而寫稿作者還宣稱他們常常一起到酒吧喝酒或到餐廳吃燭光晚餐等不實內容;又或是巫師可以坐在掃帚上飛到月球並帶來特產等不可相信的事件。

儘管如此,在這種被當成笑料為主的雜誌內出現關於雷古勒斯的消息還是不怎麼樂觀。

【前食死徒雷古勒斯‧布萊克並未被神秘人殺死?秘密逃到麻瓜世界生活並成為大公司的老闆?

據稱早該在15年前因背叛神秘人而死的雷古勒斯‧布萊克其實並未死去,那所謂的死亡只是一種障眼法,是為了讓大家誤以為布萊克家族在失去最後一位繼承人之後已經沒落,繼而忽略這曾經的古老純血貴族。其實雷古勒斯從來就沒死去,他被出世的吸血鬼給看中抓到深山過著隱秘的生活,並且連體質都被改造成吸血鬼。

但吸血鬼基本上不是正式被巫師給接受的種族,特別對於講究純血種的布萊克而言更是種恥辱。西里斯只是去讀葛萊芬多就可以因而被驅出家族,那麼連血統都被改變的雷古勒斯就更是種根本的純血叛徒。

然而在前任布萊克家主和夫人的過逝,冤獄西里斯離開阿滋卡班並重新繼承布萊克家族後,更能接受新觀念的年輕家族也接回變成吸血鬼的弟弟雷古勒斯。從布萊克家族近幾年事業逐漸回到軌道並拓展多種不同領域,我們可以認為未來的幾年之內那位曾經的食死徒布萊克也會再度出現在眾人面前。

「我前兩天才和雷古勒斯一起去逛街呢!」一個不具名的女巫說道「他就像18歲的少年一樣,歲月根本沒在他身上留下痕跡!簡直是巫師界的奇跡啊!」】

「雖然這雜誌九成以上內容都是瞎掰的,但不得不說他猜得還滿準…」又翻了一頁雜誌的血族苦笑說「只是不知道是真的有人見到,還是隨便掰的…準確度還真的頗高…」
「卡你想太多了。」和椰菜玩飛高高遊戲的沃威爾說「雷古勒斯安全得很,你不是在他身上加了很多高級防護魔法的道具嗎?平常他在家裡都有西里斯、雷木斯或派西至少一個人陪著,出去也一定是和湯姆一起,哪來的危險?只要不是正面碰到那發瘋的主魂,我想湯姆和雷古勒斯兩人都不會居下風的。」
「嗷嗷嗷!」椰菜嗷嗷叫似乎是附和。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雷古勒斯是我第一個創的血僕,會擔心是正常的吧?」血族少年笑說。
「可是一般血族都是把血僕當成僕人使喚的耶,卡你果然是怪胎!」克雷浮爾說完自己的評論後呵呵大笑。

「我從成為血族那天起就一直是怪胎,也不差這一條了~~」淡笑,卡把手上的雜誌綁在雪餅腿上,請牠盡快送信給倫敦的雷古勒斯看,多少注意點總沒錯「今年的霍格華滋會比以前更有趣,真可惜達烈不能參與啊~」

望著越飛越遠的雪鵰,卡‧賈克森淡淡的說。

----------傳說中的分隔線----------

坐著自動運轉的馬車由活米村來到霍格華滋,途中會經過海格的家,但這次他的家卻是一片黑暗,不似往常即使不在家也會點一些蠟燭成為黑暗中的一片光明。哈利他們也發現這一次新生不是由海格帶領,而是葛柏蘭教授帶領所有一年級新生渡船,成為這輩子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渡船的經驗。

不知道海格去哪了…
甚連餐桌上的教授席上也不見半巨人的身影,他會去哪了呢?

哈利和榮恩、赫敏及金妮從路上就在討論著他的去向,雖然他們的這位大朋友常常在課堂上教一些他很熱愛卻很危險的神奇生物給他們,也經常差一點就造成嚴重危害,除此之外他倒是一個很好的朋友。對於海格的缺席,他感到很失望。

回到餐桌上,哈利很明顯察覺到許多不友善的目光,像是那群愛說閒話的芭蒂和文袒別看她們現在用很友善的態度找他說話,他知道在幾秒前她們可是討論他在預言家日報上的八卦呢。

「哇!為什麼會有人形的粉紅青蛙坐在教授席呀?哥哥!你看超有趣的!」為了讓隔一個學院餐桌的沃威爾聽見,克雷浮爾大聲指著最前方教師座位的餐桌大叫道,他的音量足以讓四個學院的學生都聽得到「今年我們學校的吉祥物要改成粉紅色癩蛤蟆?噢不!」

他一說完馬上就引來大家的哄堂大笑,衛斯理雙子更進一步編出以粉紅青蛙為主題的魔法歌曲,他們每唱一句那魔法形成的粉紅青蛙就會在空中跳來跳去,生動活潑的表演又一度讓學生們開懷大笑。

「沃威爾,你弟弟在第一天就已經給烏姆里奇那傢伙一個非常壞的印象,她以後絕對第一個就找他開刷…」德拉科悄悄對長髮少年說「要不是鄧不利多在這,我打包票她已經下惡咒了!」
「哼,她如果夠聰明的話,就知道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碰。」沃威爾嘴角壞壞上揚「否則,她怎樣死得都不知道。」

冰冷殺氣直視前方的粉紅青蛙,而她似乎也感應到什麼,連連往史萊哲林餐桌上掃射,剛好錯過已收回視線努力和牛排奮鬥的沃威爾。

所有人還沉浸在嘻嘻哈哈歡樂氣氛時,哈利臉上卻不是開心的表情,他馬上壓低音量和好友說「她是福吉的手下!那天審判會她也有出席,是其中一位認為我有罪的人!」
「……這不是好事…」赫敏皺眉說,她望向坐在教授席的烏姆里奇「我有預感她會宣布一些事…」

在每年分發新生學院一定要必經的分院帽之歌,今年歌曲內容卻沒過往歡雀,而是帶著一種警告的語意,要求四學院的學生鄙棄成見,團結一心抵抗外侮。

「四個學院?我看光是同一學院能不能團結都有問題了~」鉑金貴族斜眼看著史萊哲林餐桌上的學生,有的和馬爾福一族一樣傾向反伏地魔,有的事不關己的中立派,也有死忠的食死徒誓死維護黑魔王,更有牆頭草兩面倒派,看哪有利益就站在那「算了,反正不管哪一派,只要和你們同一陣線就沒錯的…」

他指的是沃威爾、克雷浮爾、卡和達烈這四個人,以及他們背後衍伸出的一群人。德拉科從小學一年級就深知室友的強大,他的父親又何嘗不是如此?當然,有沒發瘋的年輕黑魔王的確是讓盧休斯更加堅定靠過來的主因沒錯,但馬爾福向來是站在利益最大的這一點也從來沒變過。

「你在發什麼呆?」沃威爾疑問。
「在想事。」
「噢,想哈利?」黑髮少年指著葛萊芬多長桌壞笑「你已經盯著他看五分鐘了還不累?」
「他只是剛好坐在我發呆的視線路線上罷了。」德拉科面不改色的說。
「…你當我白癡嗎…」翻翻白眼,對於彆扭不承認的室友都已經呈現這樣怪的坐姿還試圖隱瞞,他也不想再說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3-04-07(Sun)

去去武器!椰菜

是說hp 神的惡作劇系列文中,椰菜跑到有求必應屋中旁觀吃棒棒糖,然後恰巧被某一個練習學生給打到去去武器的咒文,牠爪上的棒棒糖就飛了,不過袋子有無限糖果的牠倒無所謂,再拿出來吃就好了XD

 photo weapon-gogogo_zps29b2b010.jpg
2013-04-01(Mon)

鍋島直茂貓耳版

鍋島直茂半貓版,但畫完覺得不萌就不想要發了,一直擱在那= =

 photo 934B5CF676F48302Q7248_zpsad53556a.jpg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3 | 2013/04 | 05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