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6-02-29(Mon)

【末世●小黃峰來找碴】

【末世●小黃峰來找碴】

有錢能使鬼推磨,此話不假。

少了夜姬這位大樹遮風蔽雨,許多現實以利益為重奉事於她之下的打雜弟子紛紛起了異心,決心離開。

外表個個漂亮帥氣的打雜弟子無論放在哪都很多人會爭取,當依靠的金丹真人身陷重傷無法像過去提供更多的靈石丹藥時,本來就不堅決的牆頭草心態很容易被人攪亂。

誰說只有女生才能做爐鼎?長相俊秀漂亮的男生也可以,很多唯天宗的金丹真人老祖或者修二代老早對夜姬能優先選擇外表美好男子一事頗有成見,現在出事了,立馬派人到子悅峰祭出各種優惠待遇收買漂亮的打雜弟子。

除了做打雜弟子之外,其實還有爐鼎一用,雙修用嘛。雖然聽起來名聲不好,出賣些色相各取所需,還真的不少弟子們情願自甘墮落。

對了,他們住的地方雖然是在天劍南峰處,實際上有個正式名稱為子悅峰,凡金丹期以上真人皆擁有自己靈脈山峰,首字以小、幼、子、微、點、細,而之後的字則隨金丹真人取名。

聽聞派遣弟子所述的美好未來構思以及現在主人夜姬的重傷,還真有一半的打雜弟子決定另尋他路,離開到其他真人老祖或修二代底下。雖然打雜弟子離開須經過夜姬本人同意,在重傷無法決定時,她的師尊可以代為作決定,因此夜無時皺著眉頭聽到如雪花片的轉調申請後,大筆一揮,皆允。

「既然都是無心之人,何苦強留?各尋各路罷!」夜無時面無表情批准,又補充一句「未來如何,再與夜姬毫無關聯!」

有了幾個成功案例,後面打雜弟子也不再恐懼,一個個前撲後繼遞上轉調申請,每一張申請上的金丹元嬰名字都被夜無時一個個記在腦海裡,待日後女兒醒來後告知她的眼光之差勁,竟有一半的打雜弟子見矛頭不對便風馳電掣給尋找金大腿跑了。

誠然帥哥是靠不住的,一出事底下38位打雜弟子就跑了20位,執法堂的30位打雜弟子也跳槽到其他分堂主堂主底下辦事,只剩下10位。

究竟是多慘呢?慘到令背後有金丹老哥和元嬰老祖父親的夜姬底下打雜弟子一個個聞風喪膽努力找新金主包養呢?

首先,夜姬本身修為從金丹中期巔峰掉落至金丹初級且不穩的狀態,丹田內金丹都快碎成粉末,僅靠五品六轉歸元丹苦苦續著金丹雛型和命才行。

第二,六轉歸元丹很貴,一顆中品市價2000下品靈石,它本身是續命用,並非治療金丹使用,一顆丹藥能維持5天金丹已是下下策,若找不到以萬年蘊靈草為主方的天靈玉露來修補破損金丹,夜姬永遠只能像植物人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第三,此次夜懺和夜無時亦在與魔修對戰時受傷,耗費大量靈藥寶物,儘管夜家底下產業不少,三人每月得到分紅與宗門所給月例全部加起來僅能勉強支付夜姬每個月12000靈石的靈丹費用。

這只是以最低市價計算,當宗裡存有六轉歸元丹使用完畢勢必得自行提供材料請煉丹師煉製…基本成功率經計算,5品丹藥平均是16.7%,還有煉丹師耗費的時間和手續費。

恐怕15000靈石都不夠了,還沒算上夜懺和夜無時本身休養的花費呢。

哦,還有第四,少了主子老大的保護,底下的核心弟子打雜弟子變相成為沒有父母的小孩,別人或許會看在夜懺和夜無時面子上不會明目張膽的欺負太過份,私底下給點小絆子吃點苦頭卻是完全可以的啊!

總而言之說這麼多,只是想證明夜姬底下的核心弟子生活再也沒以前那般優渥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6-02-25(Thu)

【末世●魔修進來啦】

【末世●魔修進來啦】

好好一個宗門大比為何能混入魔修?而且還是元嬰修為的魔修!

沃威爾沒時間往後看最新戰況,拔腿不顧一切往外跑,手上還要抓著一位機動性極低的刀靈,真的很難跑快啊…

稍才身子斷了一半的少年站立在場中央,墨一樣的氣體凝聚成缺失的上下半身,像捏得亂七八糟沒材料隨便拿黑泥填補另一半的兩個【人】忽然張著一張血盆大口,刺耳尖叫聲像實體的箭由口噴射而出亂槍打鳥,擂台上保護觀眾金光閃閃的防護罩竟然冒出一塊塊黑斑,肉眼可及速度一點一點被腐蝕融掉,金光暗淡,越來越薄。

可比金丹期的防護罩被融了,這代表什麼?

元嬰期的魔修?還是魂縛教裡的長老級魔修?為何他會挑選宗門大比之刻來?為何無人發現讓他滲入?

太多太多問題充滿了在場弟子心中,築基期的會場僅有幾位金丹真人在旁觀戰守候,看到元嬰期魔修出現每一個手上都抓著獨家武器,五個金丹團團環繞在魔修出現的擂台之外,欲在防護結界破掉之刻一口氣合力滅了他。

並非不想加強結界困住魔修,在場的金丹真人沒有一個擅長陣法或防護結界,最多價幾個隔音咒已經了不起了,不要太為難他們。

「哇啊──────!!」這裡防護罩還沒破掉,另一邊卻開闢出新的戰場,就像黑社會一定要穿黑衣,魂縛教的魔修個個都是黑衣黑袍才有制服的整齊感,一下出現近十個排排站,合唱似發出【桀桀桀!!!】的笑聲,手一揮就是三五個來不及逃走的可憐築基期或煉氣期弟子的性命。

掙扎都來不及就化成灰灰,其中幾個魔修拿著小旗似的法器揮弄,旗子一揮飄浮的淡白色魂魄便【咻!】的一聲被吸走,成為鬼幡的材料之一。

這下子原本想集中攻擊元嬰魔修的金丹真人們兩面為難,他們人數太少,無論是對付即將爆裂而出的元嬰魔修還是收魂的金丹期魔修都得不到勝利。

但是,勝不了還是得去打,這是他們的家,難不成乖乖站在原地任人欺壓自家弟子嗎?
不行,所以明知會死還是義無反顧的操著法器上前廝殺。

之後的,沃威爾便不曉得,此時此刻他只能盡快找個地方逃走或躲起來。

誰叫他實力還沒恢復!!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6-02-20(Sat)

【末世●車輪賽】

【末世●車輪賽】

除了豐厚宗門獎勵,煉氣期弟子會如此努力亦是為了之後開啟的秘境,多得一些物事之後進了秘境也多分戰力。

被逼著前來的沃威爾和燭台切光忠仍然無所動心,秘境既不能參加,靈丹功法也無用,剩下獎品即便有用也不是當下之急,若非師尊要求新進弟子必須參加宗門大比,實在想省略跳過不計。

眼看她們講了半天獎勵內容都無法引起兩人注意,藍藍路索性丟了塊列出各種修為比賽的獎勵清單玉簡,讓他們自己看了。

「家具也被列在獎品之內?」看到各等級修為的前三名都有諸如增加靈氣回聚量的桌子、治療加快的椅子,或者靈藥加速成長的花器,燭台切光忠頓時愣住。

「那當然,家具只有外來者能打到,稀奇的很,樣式常常很新穎不說,往往還具有特殊功用,夜姬真人洞府中難道沒有嗎?」羅鳳靚奇怪地看了兩人一眼,特殊家具量雖少,金丹真人擁有幾個卻不是難事,這兩師弟怎會這般驚訝?

「我們只是第一次看到家具也能當獎品才感到奇特啦…」獨眼少年笑了笑代為回答,正是因為他們常常能打到才不覺得稀奇,反而表情被錯譯了。

似乎我們自己去打妖獸爆出來的戰利品都能再做一次宗門小比的獎勵呢!燭台切光忠一項項點選下去,無論是丹藥、法器、法訣等都可以憑著他倆爆表的幸運機率打出來,殺怪量累積得夠多便足矣。

看了看,光忠本來就沒很想參加宗門大比的意願更加減退了,索性自己在眾人面前只是初進築基期的新人,打個不上不下的名次就足夠了。

沃威爾想法亦是相同,抱著偷懶心態混個中庸名次即可,至少在實力回復前懶得出風頭,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兩人心有所感互看一眼,默默點點頭,搞得旁邊三位少女一臉茫然,不曉得男生們私下達成何種協議。

眼看喝完一壺茶,光忠伸手拿起茶壺往杯子裡倒,沒了,將蓋子開啟按了鈴,打算請服務弟子再補上一壺。

「茶水太少了,一下就喝完呢~」深藍髮少年笑著感嘆道,為身為一家VIP級餐廳卻只提供不到三種茶品感到失望,剩下的酒精飲料年紀未成年不能飲用,身為一家餐廳選擇未免太少了。

「喂喂喂!靈茶很貴的啊!墨困茶雖然不及菩提茶但也是喝了有所感悟提升境界用,不是叫你像牛嚼牡丹把靈茶當水喝!」藍藍路忍不住開口道,雖然她打賭贏了不缺靈石,但看燭台切光忠喝茶也沒特別享受,根本是解渴用哪需要喝這般高貴的茶水。

「……啊!是這樣嗎?我還真的沒喝出個所以然呢!」充滿歉意的解釋,轉口和進來侍者改點便宜的靈茶。

「你真的是牛,你們兩人都是牛!虧我點墨困茶卻什麼也喝不出來,白喝了你們!」恨鐵不成鋼,藍鳳芊覺得自己是不是該給沃威爾和光忠上一堂品味課,普及下各種高級食材飲料的高貴之處。

之後,又聊了一陣子分享心得,眾人才回到各自洞府歇息準備日後比賽,為期一個月的宗門大比還很久呢。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6-02-15(Mon)

【末世●這點小事也緊咬不放?】

【末世●這點小事也緊咬不放?】

燭台切光忠籤運沒沃威爾逆天,他碰到的是正規正矩的陣法試賽。

什麼是正規正矩?就是好端端找到5個礦石時突然被其他小團體聯手攻擊想搶走他的礦石以達到合格門檻,一般宗門大比不都這樣安排劇情嗎?

三男兩女,都是內門弟子,顯然是為了不被其他人攻擊先找好小團體,再個別擊破。

「哼哼哼識相點就快點交出任務道具,我們就不為難你了~」雙眼距離天南地北的遙遠,若非聲音出自他口,這人真像是已死掉之人,瘦弱且蒼白。

回覆的是一陣刀光劍影和渾身電得外焦內酥的麻木快感,兩眼茫然被一招夏天海邊劈西瓜之起手式打敗。

「究竟是什麼讓你們以為我會乖乖回覆呢?」挑手筋腳筋,雷電纏身,燭台切光忠似笑非笑的站在倒地之人面前道,搜走五人身上的儲物袋「東西是裝在裡面吧?」

「哼…你根本沒辦法使用!」捆綁之人沒有自知之名依然大放厥詞,歪著嘴大聲亂叫。
「無所謂,那我回去再請師父打開就是,謝啦!」悄悄的帶走一堆儲物袋離開,順便好心地將五人的參賽玉牌都弄碎,怕他們迷路早點送回場外。

已經是第3批來找麻煩的笨蛋呢!為什麼每一個都喜歡來找我呢~

收下不下10個儲物袋的刀靈懶得多想,再去找剩下的任務道具吧!

快狠準的切西瓜攻擊模式達到了震嚇目的,每一個潛伏周邊的參賽者都不想拿自個腦袋當西瓜,默默退了幾步不敢再次挑戰,悻悻然尋找更好消化入口的獵物。

不久後,燭台切光忠成功搜索10個任務道具,晉入下一輪比賽。

賭坊負責弟子痛苦流淚,比死了爹娘還慘,壓注在燭台切光忠的人不比沃威爾少,不少重覆名字的人早有內線消息雙邊壓注大賺一筆,卻苦了計算賠金的弟子們。

他們的分紅沒了啦…!

張凌平平安安靠豐富的對戰經驗入了下一輪複賽,轉移時進入一個礦山,熱愛煉器的他立刻化身為宅宅蹲在地上挖礦,全然不管礦物是否為比賽制定任務道具,直挖到足夠數量才猛然想起他似乎有個重要任務在身,透神識進入玉牌查看收集品資料的剎那被判定通過最低門檻,嘩啦啦送到外界晉級。

「啊…我的礦物還沒挖夠呢…」張凌哭喪著臉為那滿滿礦石哀傷,手裡還拿著挖礦專用的鏟子,登記參賽者的弟子看著平時還算拘謹的師兄失態樣都傻了眼,深感能入夜姬真人底下的弟子果然一個比一個怪胎。

陣法歸陣法,傳送地點其實是唯天宗區域內,比賽期間挖到的東西自然歸參賽者。

難得能輕輕鬆鬆找到需要的礦石就這麼從眼前消失了,他能不難過嗎?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6-02-10(Wed)

【末世●陣法初賽】

【末世●陣法初賽】

「那我們先走了。」揮揮手,沃威爾左手提著一隻藍晴靈貓右手被燭台切光忠抓著離開,趴在肩上的小白團「咪!」弱弱的叫一聲,揮揮爪子跑到男孩懷中探出一顆頭看外面,頭次離開山洞到人群中事事都很新鮮。

他們的確是不關注其他人,不代表所謂的主角不關心他們。

「哎呀,剛剛那兩人真是自傲,竟然沒過來和司空老大打招呼,太目中無人了!」隨便冠罪名碎碎念,身為專業馬屁精就是無時無刻要諷刺高階弟子捧自家老大,少年早禿的矮子哼哼叫著。

「無所謂,那兩人是外來者,不是世家子弟,他們不是我們的目標敵人。」司空狂帝冷冷的說,摟著嬌小蘿莉少女的手緊了緊「不過同時期進來卻能輕鬆到達築基期的確是滿討厭的~~」

聽完中二老大的說法,中二的同伴眼睛一亮,有戲唱了。

出門沒看黃曆吉日的沃威爾和燭台切光忠就這麼被人盯上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2016-02-05(Fri)

【末世●魔修是這麼好遇到的嗎?】

【末世●魔修是這麼好遇到的嗎?】

「喂,那個誰你要學陣法嗎?」沃威爾不擅記名,路人千千萬萬何能讓他費心記住名字,能對一年前見過數次面的路人有初步印象已是不錯。

「陣法…?師兄指的是…」東方月痕為之一愣,連對方叫不出自己名字也不在意。

「嗯?陣法還有其他種?」轉頭詢問燭台切光忠,小朋友略圓潤的五官配上正經表情實在反差萌。
「他的反問是一種委婉的疑問句啦!是想要確定你真的是問他學習陣法嗎?」刀靈笑了笑戳戳藍眼男孩一眼,隨即正色轉頭看向打雜弟子「你說話就直說吧,不要來那九彎十八拐的說話技巧哦~~~」

垂首,東方月痕覺得高階弟子們心理真難揣摩,有些人喜歡用繁複不必要的詞彙包著一個主詞陳述事實,有些人喜歡平鋪直敘,你們要不要先統一一下作法啊!

「要還是不要?選一個。」沃威爾再次詢問,晃了晃承載陣法之術的玉簡。

外來者爆出的玉簡戰利品遠遠不是普通法術心訣可比擬的,同等級同法術價格上仍然是外來者的高,即便可能是一次性的。

原因不為他,你是願意買一個修煉許久還要求各種的特殊條件缺一不可但成功學習是不確定性的法術,還是只要探出神識即能瞬間學習的法術?

當然是後者,有腦子的都知道,這也是為何價格固然高昂些但仍然供不應求。
實在是外來者少,擁有修真天賦少,能修到高階者少,能高機率常常爆出玉簡的更少。

又不是每個人都像沃威爾一樣亂爆戰利品?一般能爆出個靈草都要謝天謝地,何況是超難爆的玉簡法術類?

「謝謝師兄,只是不知道事後要師弟我做什麼事?」東方月痕想到多一份技能對未來有幫助,於是答應了,開口反問。

任何事物都有代價的,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做什麼嗎?」燭台切光忠搶過話題權代替小師弟開口「我家沃威爾已經學會陣法,以後有的是機會需要購買相關道具…」
「好,我會替師兄選擇品質最好最優惠的材料。」立刻答應,待他學成後馬上能轉移到陣法堂裡成為其中的學徒,屆時無論想購買什麼都快速又方便,替核心弟子開個小門不算什麼,何況他們根本不會賴帳。

陣法堂內總共只有6000名弟子,其中真正擁有陣法師資格者僅600人,其他皆為有興趣而無天賦者。還不就因為本身擁有陣法天賦的人少,學習過程枯燥乏味,需要不停計算各種變化可能性,對此沒興趣的人即使有天賦也學不上來。陣法和數學的微積分很類似,有時要再加上電腦的編程設計,屬於宅宅的領域。

除此之外,陣法的練習訓練皆耗大量材料,前期投資不亞於煉丹師或符咒師,往往培養10個有天賦陣法師也沒有1個成功,久而久之大家便不敢投資於此,賠本生意誰想做?即便是唯天宗裡修為築基期陣法師僅有55位,金丹期以上的陣法師也不過3位,元嬰期以上基本沒有,可見難度多高。

雖然只是最初級的陣法,僅僅三種陣法也足夠東方月痕地位大升一級,從打雜弟子直升外門甚至內門弟子都可能,誰讓陣法師稀缺呢?即使一品的也能夠替唯天宗的靈田或屋子設下基礎的聚靈陣法,不無小補呀!

--------------傳說中的分隔線--------------

Read more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1 | 2016/02 | 03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