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1-04-02(Sat)

【特威恩斯●費契礦坑】

【特威恩斯●費契礦坑】

果然上次被坑了,還坑了不少。

這兩天在城鎮採購居住了一晚,1G,非常舒適的夜晚,有熱騰騰洗澡水和送到房內的精緻餐點及暖和軟綿綿助眠被子,雙子兄弟了解他們之前實在是被黑心老闆店家坑了不少錢。除了住宿費用高昂的2金計算,販賣物品抽的手續費也高得離譜。若非那裡是出入禁林的唯一店家,想在人口稀少偏遠地區持續如此久是不可能的。

黑心商人無所不在。

享用完早點稍作準備,兩人一花隨冒險者公會給予任務時附贈地圖到達城鎮偏遠的廢棄礦坑,任務的起始地點,也是傳聞中造成不少失蹤人口的罪惡根源地。

「哇,這礦坑好像很大啊~~」克雷浮爾抬頭看,念出上方字句「啊?名字就叫費契礦坑?難怪會被廢棄了!」「這名字果真名符其實…」皺眉,沃威爾為這區域人民的惡興趣取名感到無奈。

稍微察看了下環境,只有一些年久失修的礦坑小車軌道,字體殘缺的注意危險標誌,裸露岩面,以及非常深的礦坑入口,大約從外看三十呎便見不到一絲陽光,慘黑一片。

「哇吼!有人在嗎~~~~」不知打草驚蛇是錯誤決定,克雷浮爾右手放嘴邊大聲吼叫,只聞陣陣拉得長長「嗎~~~」回音迴盪不已。「笨蛋!」摀住弟弟嘴低聲警告「你是召告所有人我們是來殺死他們的嗎!!」「啊?不用嗎?不打聲招呼不是太沒禮貌了??」無辜道。
「……唉…」沃威爾嘆氣撫額上爆出青筋,該怎麼說才能理解呢「光亮術。」

魔劍士未做任何動作,一團柔和的光芒出現於半空中,昏暗視線頓時得到解決,至少能見範圍增加。

入口處的洞穴約有40公尺長,15公尺寬,10公尺長,路面是堅硬土地,到處散落碎落石塊,以及些許過往礦坑所產破碎礦物。有5個大小不一洞口分布在洞穴四周,似乎有不明生物散落各處。運用妖獸族優異聽覺,雙子靜靜站在洞穴口聆聽大氣中的聲響,盡可能收集更多有用的資訊。

「數目不少,應該至少有幾十隻以上,但這樣不足以知道有何種生物。」沃威爾聽到許多細碎聲響,生物溝通聲及搬運某種器具的聲音「感覺都還滿容易的~這種地方看起來不具任何優勢或天然資源,會聚集在一起的一定是弱者。」
「唔,哥哥,這聽起來好像有狗頭人和…大概是人型生物怪吧,但不是和狗頭人一夥的。」遊俠的卓越聽力甚至可從普通人聽來沒什麼的聲音中分辨收集到資料「我們先進去看看吧!」
「嗯。」

----------傳說中的分隔線------------

滅掉光源,運用夜視能力,加上狐獸天生在壓抑聲音潛行上極具天份,小心地順著最左邊石穴長道前進。正當認為很順利未被低等生物發現之時,忽地感到劃破空氣的銳利聲,魔劍士和遊俠立刻偏身閃過,回頭一看,原先站立處已被十來支弓箭取代。

被發現了,三隻狗頭人手拿弓箭往己處發射,可惜礙於行動靈敏的雙子頻頻閃過,未對兩人造成一絲一毫攻擊。沃威爾一個反手,一隻鄰近狗頭人攔腰砍斷,當場死亡。

「唔,一不小心就將牠們的小首領給殺了?」邪笑,對魔劍士而言這簡直小意思。
「燒了牠們吧!」覺得一隻隻砍太沒意思,克雷浮爾念起法術專用咒語,「唰!」地溫度爆增,範圍內的8隻狗頭人雜兵皆未能抵抗迎面而來的強溫火光,個個渾身獄火纏身,嚴重受擊倒在地上打滾掙扎「再一下他們就差不多死了吧!」

最後魔劍士巨劍輕輕一掃,讓低等生物們沒受太多痛苦,迅速了結牠們的生命。

「牠們真的很窮…」算了算這出來磨鍊的第一場戰鬥所得戰利品,沃威爾皺皺眉道。

鑲嵌皮甲,匕首,輕型十字弓,矢10支。至於牠們身上破爛的裝備,雙子倆是不想再去撿了…

將還算乾淨的戰利品塞入背包中,兩人繼續往下一洞穴前進。

「嘩哈嘻呼啦~~~!」
「哎?不是叫你在外面和馬一起等待嗎?」發現本該乖乖待在外邊的藍色大花跑進來說著不明語言,沃威爾有些不悅的驅趕牠「你又沒戰鬥力,等下隨便一打就被打死了。」
「但牠說牠會好好躲在我們後邊不被發現,就像剛剛一樣耶?」撫慰寵物般摸了花型生物花瓣,克雷浮爾抬頭道「就讓牠跟我們一起嘛!多少等下也可幫忙搬東西呀?」
「好吧…」想了想有點不對勁「等下,你聽得懂牠講的話?」
「對呀!很好懂呢!」
「…果然有遊俠感知能力高…」沃威爾只覺自己聽了半天也沒懂半個字…

-----------傳說中的分隔線------------

低聲潛行,很順利地沒碰到任何意外,然而迎面撲來的惡臭味卻令天生嗅覺發達的兩隻狐妖生不如死,刺鼻腐臭味快令他們鼻子爆掉。

「當花真好…」看了看天生沒有嗅覺這玩意的藍色大花,此時的狐妖少年莫名羨慕起牠「這臭味太令人難受了…是戰蜥人嗎…」
「應該是哦!會喜歡聚在洞穴又發出臭味的也沒幾個了…」臭得直流眼淚,克雷浮爾難受得想撞牆。

感應敵人就在前方,雙子決定先來個偷襲,使牠們措手不及。克雷浮爾經過稍才短暫休息,恢復部份魔力,再一次使用燃燒之手的火攻燒怪,而沃威爾也懶得一個個打擊,以閃電法球狂電,瞬間三名戰蜥穿刺者和兩名戰士血量直降,個個重傷倒地不起,連回復的機會都使不出。

為避免濫用太多魔力,克雷浮爾和沃威爾轉為使用物理攻擊,用弓一個個敲死和用巨劍一隻隻刺殺。

是的,絕無錯誤,真的是將弓當成武器在瀕死怪物身上狠狠一擊擊將牠們送上西天。

3支矛,22支標槍,2支巨棍,戰蜥人僅有的財產。不過巨棍太重不值錢又佔空間,直接被無視丟在地上,連拿都不想拿起。

「牠們真的都很窮耶!打起來好沒成就感!」兩人一花在附近搜索一陣子,依然除了怪物們身上裝備就再也找不到其他值錢物,除非那些腐爛食物和石頭也稱得上值錢。

其實照這兩原‧貴族少年的價值觀是不屑拿這些死人用過道具裝備,但之前在冒險者公會辦理證件測試時,被那半精靈櫃姐給精神教訓許久,說什麼一毛錢也是錢不可隨便浪費,又硬是加上一條得帶回至少1/2戰利品裝備才可證明他們順利完成任務的規定,是以兩兄弟才小家子器將所有能賣錢之物都盡可能撿回。

有了藍色花花做為臨時苦力,並且牠本身也非常樂意幫忙,他倆將此次戰鬥所得物品都交給花型魔物負責抱回。

-----------傳說中的分隔線--------

第三個洞穴,一隻搶了前地精首領的熊地精和四個可憐地精士兵。

「有完沒完…怎麼雜魚這樣多?」見到又是一堆低等級的雜魚怪物,沃威爾真想哭,雖說打起來不費力,但太浪費時間沒成就感「難不成那些人類是被這些低等生物給殺死的嗎…」
「應該不會吧?」感覺不像,克雷浮爾不認為地精會一而再,再而三冒著被殺死危險去外邊偷襲人類,少了地形優勢,能力低下的牠們盲目攻擊造成大事件只會加速牠們的滅亡「可能真正的兇手是在其他洞穴了!」

無論如何,還是得先將這些垃圾給做大掃除,否則雜碎多了還是會令人行動不便。

弓手首先瞄準了雜魚集團中的首領,貼身近距離的射擊讓他無法躲藏,正面受擊連反擊都不行便當場不支倒地。緊接劍士對準傷處狠狠戳了幾下,徹底斷除生存可能。解決了熊地精,那麼剩下的地精更不用說了,行動緩慢如牠們即使想攻擊也都打不中目標,高溫火燄搶在地精逃亡前漫天降下,燒個滾地求饒。

「燙燙燙燙!」四個地精邊打滾邊大聲以通用語求救,可惜,對於族群相異躲在其他洞穴的怪物們這可是求之不得的事,大家都只想當最終得利的漁翁,無人肯冒生命危險搶救與己無關的他族。慘叫聲維持不久,被沃威爾的銳利兵器一一封口,紛紛到達牠們所信仰的神明所在。

照慣例搜索死去怪物遺體和整個洞穴,這次他們戰利品還不錯。

除了2顆價值共10金幣的鑽石,地精武器4支矛和20支標槍,還有從熊地精身上找到的晨星遺寶。晨星是一把釘頭鎚,鎚頭帶有尖刺,而且和鎚柄末端一樣皆由精金製成,而閃耀拋光的紅寶石則鑲在把手接合處及金屬部份,是一把+2的不錯武器,可惜只有修為一定的王級巔峰神術施法者才可使用。帶到商會去賣,一把可得903金80銀的價格。

「哇,我們運氣真好,打個熊地精就打到寶耶!」對這方面知識略有涉及的克雷浮爾笑道「目前只有四把晨星存在世上,傳說中是培羅將它作為禮物送給四位從巴托救出一位凡人聖武士的熾天神侍哦!」
「可能是地精在襲擊旅人時搶到的。」把玩下頗有價值的晨星,沃威爾在感到沒興趣後將其丟給奮力表現且一路上都沒被攻擊的藍色大花扛運「否則憑他們哪可能擁有?」

整理下物品,朝更深入的洞穴探索,走到一半時雙子兄長忽然開口。

「克雷浮爾,等下剩下的戰利品還是我們自己拿好了。」
「怎麼了?」
「你不覺得牠好像快被壓扁了…?」指著走在最後面拿著大包小包的花型魔物,42支標槍7支矛和一把晨星,那數量體積讓藍色花花看來就是一個活動兵器庫。
「啊!好像也是耶…」點頭贊同,忽地,克雷浮爾表情轉嚴肅「這次的敵手好像是會飛的生物!」

啪喳啪喳,翅膀拍擊聲充斥於石穴中回盪不已。

--------------傳說中的分隔線-------------

憑從小接受過的各種知識判斷,兩人了解眼前面對的並非一般蝙蝠,而是進化為火燄蝙蝠的魔獸,等級約為10級,速度並不快,但與生俱有的火屬性攻擊卻很難纏,特別對於懼火的植物型魔獸更是如此,天敵般存在。

兩隻,沃威爾感覺這個空間中有兩隻火燄魔獸存在,似乎因他們的入侵而被激怒,準備給不速之客來點懲罰。

「哥!牠好像很害怕!」感到半人高藍花抱著戰利品原地發抖,淺淺淡藍色微光於魔力聚集閃現,形成半圓型罩式能量將花型生物環繞,克雷浮爾替牠下了防護魔法,並多耗了點能源將法術等級提高,可多承受一些意外攻擊的傷害「你也快幫牠加點能量抗性法術!」
「嗯。」魔劍士亦替花型寵加了增加抗性的法術,雙重輔助法術加持下,至少可減少他倆在戰鬥時分心「我們對花的待遇比對自己還好…」

因狐妖少年的輔助法術動作,給予敵方攻擊機會,來不及躲避,紛紛被熾熱燄火燒到,受到些許燒傷。

「真燙!」用力拍拍著小火星的衣物,克雷浮爾大叫「真過份好燙啊!」
「他們很快就不能這樣叫了。」以巨劍把柄為支點,將重刃當成玩具般在手掌上滑轉了一圈,對準空中飛行速度可稱做笨拙的其中一火燄蝙蝠重重砍下,奪走飛行能力,無力墜落岩表地面,發出碰的重聲「看你怎麼飛。」

手拿弓箭,不給予敵方休息機會,對準致命部位連戳四下,直至對方再也無任何爬起反抗行動能力為止。殺了一隻還剩一隻,目前僅剩在空中盤旋的唯一火燄蝙蝠。

似是感覺少年們刻意站在前方維護身後的小型魔物,牠轉移目標,改為對躲在半罩式防護法術內的藍色大花噴吐火束。縱使能量罩很有效地吸收迎面而來火性能量,卻也因維護能量減少而暗淡了些。

一擊重劍由下往上揮刺,可惜未能給予致命一擊,僅僅打斷原飛行路線,火燄蝙蝠飛得歪歪扭扭,也因如此,幸運躲果克雷浮爾的凍寒箭。

「啊!被躲過了可惡!」跳腳,原本他是想定住牠身後,再滅了牠。

或許激怒了魔獸,一個迴轉,又來大範圍的火燄襲擊,兩人一寵皆受火吻。

「懶得再玩下去。」眼神盯準空中飛行物,算準飛行路線,沃威爾雙手高舉重武,在空中畫出一個漂亮的半月弧形,很好地砍成兩半結束牠作為魔獸的一生。
「噢耶,大勝利!」弟弟高興叫道,顯然他直接忽略身上些許燒焦的戰鬥遺留痕跡。

在火燄蝙蝠洞穴中,很不尋常找到一個水晶鑲層的項鍊,上面卻感不到任何火屬性相關魔力,這對一隻魔獸而言很不正常。牠們並非像龍或鳥類生物喜愛收集晶光閃閃物品,在巢內卻擁有如此物品,那麼此物或許擁有須鑑定後才能得知的特殊功能。

「嘩嘩哈!」感到危險已解除,藍色花朵樂滋滋往兩人跳過去,似乎對那項鍊格外鍾情。
「咦?你不會負重過大嗎?」索性放在身上也沒用,沃威爾直接賞給了花型魔物「拿得動就拿吧。」
「第一次看花也會戴項鍊!哈哈!」指著戴了首飾開心的花朵道。

---------------傳說中的分隔線-------------

「為什麼廢棄礦坑中會有棺木?」這是兩人到達最裡邊洞穴的第一個想法。先不論棺木和礦坑兩者間有何種關係,單純就棺木外形就足產生很多相關話題。

「桃紅色的棺木…上面還一大堆愛心…」重點是旁邊還擺著散發淺淺光芒的照明水晶,整個洞穴都可感受粉紅氣泡飄逸般的少女青春活力裝飾散發出的噁心感「這到底是啥鬼東西?」
「那邊還有好多怪人…」狐妖弟手指前方三隻人形怪「應該是吸血鬼!」
「哦?那我們丟一些大蒜過去,他們應該會怕吧?」對這類生物沒過多研究,沃威爾照一般民間傳說敘述道「或者用木釘刺到他們心臟?」
「不,哥哥!他們不怕大蒜的。」搖頭指正「而且比起木釘,直接用尖銳武器攻擊效果會更好。雖說現在看不出,但他們沒有影子,在鏡子中也照不出長相哦!而且還可以靠儀式來創造同類…這三個人形怪恐怕就是他最近創出的同類了。」

從身上衣物裝備判斷,三位人形怪以前也都是冒險武者,恐怕就是最近城鎮內失蹤人口之一,如今卻喪失理智成為吸血鬼的唯命是從的手下,吸血衍體。

「感覺不是太困難。」沃威爾瞇起一雙藍目審視敵人,至少此次他們無須擔心那寵物花,吸血鬼類生物對蔬菜水果是沒興趣的,不會無聊到攻擊連血都吸不到的植物魔獸。
「將他們打死就可以完成公會任務囉!」開心貌,顯然他們終於找到此次城鎮失蹤事件的罪魁禍首。

站著討論該從哪開始滅殺的雙子,被低沉的嗓音給打斷思緒,紛紛轉頭尋找聲音來源。

「該死的下等人類…你們打擾了本子爵的歇息…快點拿你們的命來還…」
「噗哈哈好醜!怎麼這樣醜!我還以為吸血鬼都長得很帥…真是太令我失望了!」重點徹底搞錯,克雷浮爾捧著肚子大笑「而且你看起來不像貴族吸血鬼,更像是血僕…!」
「說真的,那三個吸血衍體都比你好看。」認真中肯道,沃威爾打從心底認為死後被轉成吸血鬼的三位人類冒險者在外貌上要更美好點「你確定不考慮去買個面具來戴?」

雖然大概外形還算符合基本吸血鬼的模樣,黑髮,因即將面臨戰鬥發紅血瞳,偏瘦高挑,膚色慘白。穿著一襲華麗到不行又是珠寶水晶鑽石,又是金絲銀線裝飾,像隻開屏孔雀竭盡可能吸引人注意力。可是,他長得很醜,五官全然未有美貌吸血鬼該有水準,大概是當初轉換不死生物時哪個環結出錯或整型失敗所致。

他的棺木惡興趣應該就是臉部毀容所導致在精神上疾病的結果。

「可惡…該死的人類還笑!本子爵就讓你們這輩子都不能再笑出聲!一起化為不死生物成為吾的手下!」大手一揮,隨侍一旁的三名無自我意識吸血鬼馬上衝上前欲攻擊「低等生物,你們是無法勝過吾的。」

強酸法術凝結成箭,克雷浮爾鶩地朝吸血鬼子爵所在擊去,可惜對方魔抗力高,未達到預期目標,僅僅造成些許的腐蝕攻擊,未能進一步傷害。

與此同時,子爵眼中紅光更盛,產生令人迷惑的錯覺,他想要藉最擅長的魅惑人心法術操縱魔劍士,讓他窩裡反。畢竟,戰士一類職業對於魔法抗性及心靈精神法術的抵抗能力往往比法師類職人員弱許多。

「不要再抵抗,將你的心交給我…」喃喃低語,血紅赤目盯著高個魔劍士的眼,試圖迷惑他。
「吵死了。」對於一個天生擅長魅惑之術的夜魅九尾妖狐一族,眼前吸血鬼子爵簡直是不知死活「你以為就你會魅惑之術嗎?」

邪目一凝,自認心智意志堅強的子爵竟發現自己無法自拔盯著健壯少年的天藍雙目,想移開卻移動不能,當他察覺時周身已被血牙詛咒纏身,還無意識攻擊同一陣線的手下們。

「你…」低下生物這四字硬生生吞下,總算察覺兩人給人氣息有不同於過去獵物的感覺。

他們似乎不是大陸上普遍了解的人類或類人生物,似乎更接近南方禁林的生物,魔獸妖獸。

「還傻傻愣在那做什麼?快點滅了他們吾的子民!」失算,吸血鬼子爵未想到在偏僻郊區會吸引到稀有種族且高等級的敵人攻擊,難不成是最近他襲擊人數過多才造成低等生物上層人士的注意嗎?

「真好躲~」像跳舞般輕鬆閃過一擊又一擊,吸血衍體們的攻擊在普通生物中也算是迅速,可惜碰到這天生敏捷加持的妖狐雙子卻沒佔到優勢,獨特得黯蝕傷害無法入侵「真遜!啦啦啦打不到我~~~」
「層次有差。」往旁邊一偏,閃過看似猛力的一爪「連練手的等級都不到。」
「換我了~~」一次拿起數隻箭,短短一剎那瞄準所有目標,箭箭紅心,造成吸血生物一定傷害「耶!中了!」

「無法原諒…!」中了魔劍士魅惑技能令他感到又羞又愧,以魅力作為優勢能力的他竟然輸給一個人類,不,一個外表像人類的生物,無論如何他都無法輕易放過他們「別想逃!」

即便怒氣爆增,他的攻擊仍然失效,未擊中身手敏捷的沃威爾,令吸血鬼子爵幾乎爆滿的怒氣瀕臨臨界點。怒火使他亂了理智,未能和鄰近吸血衍體躲過劍士反手一計又一計龍牙,重傷,身體迫不及待往地面親密接觸。

「嗯?有那麼點稍微像樣了~」連續閃過吸血衍體連三環爪擊,猶有餘力的高個少年壞笑「但還是差那麼一點點火侯~克雷浮爾,不如嘗試將他們都定身吧?」
「嗯!」點頭示意,弟弟對吸血鬼貴族和鄰近的其一手下使用寒冰射線,成功定了他們的身。

「嘎啊~~」一個閃神,未被定身的其中一吸血手下抓到空檔,在抓了沃威爾的手臂。
「靠!」不悅叫道,閃過另隻想效法的雜兵「這些生物真是噁心,燒了吧。」
「哥哥大人遵命!」調皮吐了下舌,兩手一張,現場熊熊大火繞過我方人員,朝不死生物延燒。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