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1-04-12(Tue)

【特威恩斯●符文師】

糟糕,已經寫好卻忘了貼- -雖說這些只是自己腦補用的文,寫了自爽用啊哈哈~

符文師的定義和原dnd的不同,縱使許多設定是取自龍與地下城的設定,不過也被我自己改編成適合的了~~

--------------

【特威恩斯●符文師】

作為一個不死族-血族的成員,卡‧賈克森很喜歡四處旅遊,到處體驗各國風俗民情,感受各種不同際遇經驗。他時常藉著職業之便,與各階層的人們交流,因而得知許多連情報局都不知情的暗道消息。

符文師,一個適合戰鬥時各種攻擊與輔助法術的職業,在和平時期也是熱門大行業。將需要多年精研練習的法術儀式運用技巧注入於各異刻紋花樣內,以最簡單方式運用在日常生活中,是此職業的拿手招術之一。

從事此行業的人不多,多為將身心奉獻於神的牧師神父為主,為了保護他們崇拜神聖事物而產生的,符文最初是經由鑽子雕刻工具將附有魔力的紋圖刻印於堅硬石板中,需極大體力及力量。普通冒險者更偏好於唸咒即能產生預期法術,而非需事先投入龐大時間研究相關學問,事後再費體力精力的符文。

歲月漫長打發時間,善於完善法術招式,講求唯美藝術兼實用…等原因,卡‧賈克森成為少數,不,是血族中唯一使用符文的。其他血族忙得尋歡作樂,或拓展領地,或得到更高位階,或吸取美好血液,鮮少有血族肯認真鑽研。再者,此多少扯到神術,連聖器聖水都碰不得的血族,不可能犧牲性命學習。

只有卡這變異種才有可能。

暫別特威恩斯兄弟,他先返得這陣子於此鎮居住的民宅,一間小貴族閒置的空屋,是他以幾個儀式結界作為居住使用費借得。酒館旅店環境太雜,難以安靜準備生意所需材料。自從有次意外選了家有待嫁小姐的貴族家中引起家庭戰爭,他再也不敢找有未婚女性的貴族家借住,事先會先占卜下借住主人候選者的家庭組成成員。

販賣的服務五花八門,從1金的『動物信使』儀式可讓任何動物在一定時效內傳達25字以內訊息給遠方人,到幾千金鑲有可增強各種能力晶體或法術的魔法武器裝備,卡都有辦法製造出。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和充份材料,總是有辦法的,活了285年不是白活的。

「好了,您的『變換服』已經完成了。它可以照您的意願任意轉換為之前所選五種服裝中的一種10次,可以幫助您在需要時緊急換服裝卻無需攜帶過多衣物。」運作原理很簡單,只是在衣物上施加4級的變換術「當您將精神力注入時,會告知您已使用幾次。」

360金,對於普通百姓可能是工作好幾年不吃不喝的薪水,對貴族卻是不痛不癢的日常支出。能夠用一點代價躲避仇人或換裝,甚至只是減少行囊,都是有價值的。

卡的製作成本只有普通符文師的三分之一到五分之一,魔力非戰鬥時又沒處花,製作點小東西加點法術,於是從來不須愁金錢來源。

拿了金幣,到街上買了許多米糧和肉食,到當地的孤兒院,也就是修道院,發放給貧窮沒飯吃的孩子人們。免費替他們在住所增加防御防邪惡的結界,更換魔力不足的符文,替受傷生病的人以儀式移除疾病,或加戴健康符咒改善身體。之後,在孩童歡笑聲離開,一天算是結束。

----------傳說中的分隔線-------------

看了看天,時間還有餘,該再去補充明日出發所需的冒險用品。

「哎呀,作為血族還這麼善良,不愧是本大爺的寶貝兒~~~」
「……你怎麼來了?」

停步,這聲音太熟悉了,熟到化成灰都會記得。
一個外表形象顯明得讓人想忘都忘不掉的人。

身材與卡相仿,個子略高一些。傑傲不馴如地獄烈火紅層次短髮,左邊瀏海以四、五支十字夾別起,餘下一撮尾端以藍珠串。與髮同色紅瞳,右臉頰上有兩個紫色星形紋印,左耳一倒十字耳環和數個銀黑耳扣,脖子有上黑銀頸環與項鍊。一襲紫色長大衣,邊緣衣領與袖子鑲有不明魔獸黑色毛絨,紫紅色系外放襯衫,扣得很低,黑長褲與多層次黑長靴。腰間繫有慣用的兩條長鞭,一條是平滑皮鞭一是尾端附有尖刺角鞭。

「想你呀~~這不是從遙遠遙遠的西方過來了嘛~~來!啾個先~~!」痞子口吻,男子帶著不正經邪笑往卡走來,拿出一束鮮花「唯有此花適合我漂亮的公爵殿下~~」
「龍心紅?不錯,這植物很適合很難尋得的,剛好我有個符文需要此做引子。」花是收下了,卻一掌推開對方。
「哎呀~~本大爺就是知道這有用才特別找來給你的哦~~~」毫不在意被推開,繼續用誇張的口吻說著,好像吟遊詩人在說書。

事實上,就某種程度而言他的確是吟遊詩人。

「是嗎?」白了白眼,卡‧賈克森記得這男人講話從來都是輕輕浮浮,沒個正經「達烈你隨便亂離開魔界沒問題嗎?王子殿下?」
「反正本大爺又不是希罕那王位權利咧~~我只要美人你喲~~」

伸出手想撫下巴調戲,輕易被躲過。卡趁著還未被更多人注目時拉著達烈離開大馬路,他不想成為大家茶餘飯後話題。

達烈‧德伏爾,魔界王族第九王子,帝級中階,吟遊詩人兼鞭舞者,一個喜愛遊蕩人間尋樂泡美人勝過爭權奪利的貴族王子。凡是美人來者不拒,連250年前還很稚嫩到皇宮參加魔界觀禮大會的血族男爵都不放過,吃了個軟釘子後,依舊不死心經常來找卡玩。

「你以為這裡是魔界?你不怕引起教廷、德盟等來找麻煩嗎?」拉到巷道,血族公爵低聲斥責,神的愛徒與視西邊種族為罪該萬死物種的組織可不容小看「人類可一向不接受魔族,你不知道嗎?」
「嘛~不被接受的血族如你不也是大搖大擺地待在這?」無所謂失笑,他才不管這樣多「而且你在公國的住所可是在教廷旁呢~~最叛逆的是你這血族喲~~~」
「囉嗦。」皺眉,每次碰到這傢伙,他頭痛次數就倍增』你來這到底要幹嘛?」
「想你,這理由不錯吧?」
「抱歉,不成立。」
「那我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為了鏟除我往權利王位道路的絆腳石呢?
「你對他們根本沒威脅性,而且誰相信你要搶王位?」
「我要去找殺父仇人報仇!誓死不擅罷干休!」
「你魔王老爹今天不是才為信魔神者增加而大開宴席嗎?」
「魔界怕本大爺太帥了會讓他們沒人追所以趕出去?」
「哈!」
「……你這笑聲太傷我的心了,親愛的…我真的很帥!」
「嗯,很帥很帥,你得到滿意的答覆了嗎?」
「嗯!」
「那Bye了。」
「喂…你好冷血…」
「謝謝稱讚。」
「……嗚…」

----------傳說中的分隔線-----------

當卡‧賈克森發現連躲在巷道談話都無法避免逐漸聚集的人群後,勉為其難帶達烈去草草購物,再回暫借的家去。

這傢伙太顯眼了。

「你說新召的魔狼無精打采需要我幫你想辦法讓牠回復精神?」挑眉疑問地看,明顯不相信魔族王子的話「你這次編的故事沒什麼創意。」
「親愛的…這是真的啦!」

默哀,他達烈已經連話都不被信任嗎?噢不,卡好像一直都不太相信自己。
嗯,那他沒什麼損失。

眼見為憑,達烈誦唸召喚咒文,召出簽契約的魔狼。

血族公爵默默看了地上的魔狼,再看看魔族男子。

「他和你不太像。」
「??為什麼要和我像?」
「不是你的孩子嗎?」
「…牠不是本大爺的孩子!牠是魔狼!本大爺的魔寵!」

傻眼,卡怎麼會認為這小動物是本大爺孩子?明明都說是要召魔寵了…而且他的心都碎了,他看起來這樣老嗎?
實際上他也2百多歲了,比卡多了幾歲。

「不過魔狼怎麼長這樣?不是應該是…」疑問。

過去魔界見到的魔狼雖說外貌各異,至少還有狼的外形,眼前這孩子除了頭頂長了一對紫色狼耳和身後一狼尾,其他就只是像穿動物裝的孩子罷了。手腳像玩具般的同毛色爪套,腰繫紫色毛皮,頸上和上臂紅色環圈套著,耳上戴金耳環。

哪裡像魔狼了。

「召失敗了…嘛…」前幾年無聊也想召個強大有特殊能力的魔寵,不料中途咒語儀式出問題,就只召出這小東西。想送回卻來不及,這小狼竟偷偷不知用啥方式和達烈訂了平等契約,永不能毀約的那種,使一生僅能一次的終身型特殊魔寵就這麼訂下了,想反毀都不行「本大爺想要的是超帥氣超酷的魔狼啊啊啊~~~」
「不過牠也滿可愛啊,叫什麼名字?」卡覺得擬人寵物更可愛。

「可愛個鬼…叫牠做什麼都不做,太有個性了!不爽還會踹本大爺!噢!你看牠又踹了!這算是哪門子的主寵關係啊!還要準備牠喜歡吃的玩的用的…沒事召喚還不回應,丟個『找朋友外出中』的牌子耶!啊啊啊!」幾乎抓狂,達烈問過魔界所有擁有召喚寵的人,沒半個人和他一樣悲慘「至於名字更是別提了…牠自己取了個椰菜的名字…嗯?怎麼知道的?因為牠拿給我看的…」
「嗯嗯,椰菜做得很好。」稱讚道。
「嗷嗷…」狼耳動了動,椰菜點點頭。

使用『通曉語言』法術,卡詢問不會說人話的魔狼,得知沒精神是因為自己實力太差,想接受訓練增加能力,可是卻一直沒機會。

「咦?我記得魔寵不是都會和主人的等級差不多嗎?那牠怎麼會只有1級?」法術判斷了椰菜的能力狀況,對此感到驚訝。
「這就是帶牠來的原因喲~~~」拿著羽毛捉弄小動物,被咬了「痛…!你對主人一點也不好!哎!親愛的,你有沒有辦法讓牠進化啊?」
「我是符文師不是寵物大師…」無奈「你帶牠去參戰沒效嗎?」
「沒效,已經試過了喲~~~」達烈擺擺手無可奈和「不是說人類的學院很強有很多東西嗎?說不定那會有辦法哦~~~」

於是,達烈無賴地單方面決定加入隊伍,表面上為了自家魔寵等級著想,實際上只是想正大光明賴著不走。

---------傳說中的分隔線---------

徒步行走需要花一隻花型魔獸許久時間,到了傍晚找到位在繁複市區內卡的住宅,傳達了主人們的意思,是血族使用『通曉語言』法術得知,憑一隻花的能力很難比手劃腳解釋。

「要去嗎?他們現在應該不會很遠,很快就到了。」隨身物品塞入不佔空間的便利袋內,這魔法道具好處是裡面裝1000磅的物品實際拎起來只有1磅。裝了各種製作符文道具材料和生命所需血液品還是極度的輕,不佔空間「……不過我覺得有必要再多去採購一些冒險物品,感覺他們並不會準備太齊全…」
「親愛的要去哪都好喲~~~本大爺隨時奉陪!」每說一次親愛的就被面無表情的血族踹一腳,達烈仍能面不改色地調戲,魔族是皮厚肉粗的種族「即使是地獄有了親愛的都像天堂一樣~~~唔!?」
「吵死了,安靜一下吧…」用布條封住達烈的嘴,卡爭取些安靜空間整理準備。

送回想回去找朋友玩的椰菜,痞子魔族與血族公爵出發與另外幾人會合。

「那名和卡‧賈克森談話的似乎不是人類…」伏在角落,秘密潛藏的德盟地下人員低語,他偵測邪惡法術不起作用,探不出陌生男子意圖。那人外表也不像傳說中大多數魔族,頭長犄角臀部拖一條又長又粗的布滿鱗片蜥蝪尾巴,就像是普通的人類。

除了那要命深怕人看不到的閃亮配色和不合當地風俗的服裝外,接受徹底魔族探測知識的德盟人員真的察覺不到異處。

決定,還是要向上頭匯報此事,以防萬一。

----------傳說中的分隔線------------

顯然,冒險隊伍出發前該先針對任務地點做詳盡事先調查。

特威恩斯雙子、特南和天等人的確知道寶物所在是在一個地勢險峻處,但是他們僅以為是山坡較高,動物魔物較多罷了。誰會想到爬完山後會在克雷浮爾偵探下,他們找到一座夾在小山丘與灰濛濛大海之間氣溫低冷的漁港,這似乎和任務上所說的不同。

「那個…其實任務上也沒說是在山區哪裡。」特南‧藍芬德拿出描述任務內容的捲軸,上面除了由貴族提供的消息,有人曾聽說在尼爾拜山區有出現魔法武器的傳聞,一個不甚可信的傳聞,根本未真正列明寶物所在。

換句話說,那寶物可能是在尼爾拜山區,也可能不在,一切純憑運氣好壞或所信神祇有沒保祐。

「別這樣啦!說不定在這漁港的酒館會有消息哦!」拍拍精神不濟的人類少年,克雷浮爾安慰地說「我們先過去吧!」

貝夏市鎮,一個粗陋但充滿活力的小鎮,隨處可見居民家後用柵欄圈起的家畜,如牛或綿羊等常見生物,奇特的生物也不在少數。鎮民們以一種很悠閒的生活步調過活,在此似乎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人人都過得很輕鬆自在的生活。在此靠海的小鎮,有大規模的漁船活動,傍晚時這些商業或私人用船會停泊在港邊。

四人的來到引起居民們些許的注意力,有些好奇者將目光投在小隊身上,但更多的不是在標準冒險者裝扮特南和天,而是非常休閒奇裝異服的沃威爾和克雷浮爾身上。這兩人身上雖背負著作戰用武器,卻無防御用的盔甲盾甲,穿得也是從未見過的服飾。

然而來此處冒險者並不少,很快地居民又轉移目光,因為他們看到更怪異的存在。

那穿著更囂張顯眼深怕無人知曉的魔族男子及與其對比的血族公爵。

「嗨,我們來了。」坐在馬匹上笑道,
「卡你來得真快。」高大魔劍士點了點頭,他毫不意外對方能馬上追上,畢竟符文師想要用法術創一個傳送門或加快速、跟蹤都非難事「他是…」
「達烈‧伏德爾,英俊瀟灑的男人就是本大爺~~」自戀地介紹。
「……」

完了,又來了個笨蛋嗎?

四人內心哀道,某卡深深覺得自己帶他過來是個錯誤。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