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1-04-15(Fri)

【特威恩斯●極域冰原】

寫自high文真的好high啊~~~因為不用顧慮什麼和原作角色偏離,或是原作世界應該怎樣怎樣BlahBlahBlah~~噢噢好痛快,享受當神的滋味~~

----------------

【特威恩斯●極域冰原】

冒險隊伍從四人擴充為現在的六人,暫時在此鎮的唯一旅店獨角鯨旅店休息,點了有魚有肉有酒的大餐,順便讓大夥兒開始做一個自我介紹。

當然,這四位非人族的隊員對於特南和小天都在隱瞞部份實情,像是真實種族與等級。卡與達烈僅僅報了自己是10級符文師與8級鞭舞者,未全盤套出。

他們看到貼在牆上的告示,在剛進城時已在城外許多建築物上見到同樣的,上面寫著『急征傑出技能人才協助送貨,有冰凍荒原冒險經驗者優,報酬豐厚,意者請洽獨角鯨旅店』海報。

「送貨?感覺不是很有趣的事啊~~~」大口喝了不太順口的麥酒,達烈轉了轉叉著肉的餐具「不過假如會經過人魚海域就另當別論了…噢!你們沒親眼見過很難體會被一群美眉包圍的快感啊~~~」
「特別當你發現接近後人魚都變魚人時更有快感哦~~」卡馬上接著說。
「唔…那好像不是很有趣…」大家都知道都知道,魚人和人魚雖然只是名字順序不同,長相卻是天與地的差別。魚人,是長相可怕像鬼一樣的海生生物。

一陣陣恐慌尖叫聲從他們進來城鎮時的入口傳來,打破酒館人們喧鬧聲。

「是狼!是冬狼!」
「竟然有五隻!啊~~~!」

最近食物缺乏,生活於雪山的冬狼為了獲取食物下山,將眼前可及的人類當成食物喫咬,即使被自衛隊攻擊也不肯鬆口。牠們飢餓太久,為了食物性命也枉顧。

「為了正義與和平,我們不能容忍這種事發生!」熱血直衝腦門,抽出重劍快速往襲擊鎮民的冬狼奔去「特南,我們收一隻做魔寵好不好?」
「好啦好啦,不過我們等級比牠還低,你確定牠會當我們魔寵?」不被滅掉就很好了。說歸說,還是隨小天一起持劍砍敵。

兩名人類冒險者迅速加入戰局,而四位非人類則先隔岸觀火,等那兩人支撐不住再加入。他們對於人類被魔獸屠殺沒有特南和天那樣嚴重憤怒感,那只是弱肉強食的食物鍊關係。

才看了不到一分鐘,魯莽未看清形勢的兩人就已處下風,特南左肩被狠咬了一口,大量出血,而童年同伴小天又一次的奮不顧身去打鄰近的冬狼。這下子連較遠處的魔獸也被此處打鬥引起注意,往攻擊者靠攏。

「唔,我們似乎去幫一下忙比較好,他們…」卡看了看處下風的兩人「應該擋不了。」
「好的喲~~~早就想要凌虐一下人了~~~~」取下腰際長鞭,刷刷兩聲,達烈邪笑。
「噢耶!衝吧!啊…」衝鋒到一半,克雷浮爾想起他的箭用完至今仍未補齊,哭喪著臉「嗚,哥哥我只能用弓敲狼嗎…可以用法術嗎?」
「不行,太早洩底不好。」雙子兄斷然否絕他的提議,提起巨劍緩步而上。

無效,遊俠淚目上陣,揮著弓用力敲敵…

卡的雷電槍貫穿距離最近狼的腹部,引起冬狼同伴憤怒,近距離的兩隻紛紛張起狼吻吹出陣陣冰寒風暴,上回戰鬥還未復原的特南首當其衝,立即昏死過去。

「特南!你不要死啊!」回頭一看,紫髮同伴兩眼一翻倒地,身上覆蓋一層薄薄冰屑「你怎麼可以一天就要死兩回啊!」
「這聖武士的體質可真弱啊~~」手拿皮鞭事不關己的說「其實他是弱不禁風的法師吧!」
「你以為每個人都和你一樣皮厚得像鋼一樣嗎?」某兼職法師的卡‧賈克森不客氣回嗆。
「嗚…太傷心了啦~~~」假裝難過,右手上的皮鞭卻未停歇,一鞭一鞭抽著體型巨大的冬狼,道道血痕。

沒有箭,擅遠弓的克雷浮爾只能假裝自己是戰士,拿著長弓用力敲啊敲的,還真給他敲出一個深口子「噢!其實我滿有當戰士的天份嘛!」
「麻煩…」打個哈欠,身子略微壓低,沃威爾的巨劍橫掃下冬狼們首級。

Game Over。

----------傳說中的分隔線-----------
獨角鯨旅店。

隊上無補血專用牧師在治療傷勢造成許多困擾,然幸運的是,符文師和吟遊詩人都有類似的治療技能,效果雖無神術那樣神奇,卻也能抑止輕傷。而特南本身是聖武士,在卡與達兩人先行醫治,等紫髮少年醒後又勉強施了回復術,他的傷勢總算穩定。

不過,他們兩人當然不承認本身會這些法術,僅僅以那是事先準備好的治療『初級捲軸』功效為由給打發掉了。在徹底混熟前,另一能力還是先隱藏得好。

深山的魔物比較富裕,鑑定從從冬狼身上搜到的戰利品,5金幣,19銀幣和42銅幣,2個經鑑定初估價值共2.5金的青瑪瑙,一個31.5金的精制重連枷和一個價值30金的偵測思想的藥水。但是更值錢的魔核卻不見蹤影,可能是營養失調連蘊孕魔核的能力都消失了,皮毛也不如想像中的厚軟,厚度不平均軔度不夠,連做背負用袋子都派不上用場。

「對了,在你昏倒期間,有個叫阿嘎拉撒的怪老頭問我們要不要去打工哦!」遞了水杯,小天敘述打敗狼群後的計劃。

村民們誠摯感謝被捲入事件的冒險者,因六人的不怕危難出面仗義勇為,解除鎮上外患,減少傷亡到最底。期間,有位在旅店將戰鬥過程都看在眼裡的商人出現,對他們的突出戰鬥團隊能力極為賞識,表明身份即為鎮上廣召人護送貨物打工的僱主。願意每一人出50金的代價聘請他們,在事後還會另外給予100金的酬謝費用,連這些居住於旅店的住宿及食費也一併包辦。

索性暫時也找不到其他有關任務線索,眾人答應阿嘎拉撒這男性德魯依的請求,參與打工。只是要求先休息兩天,等後天一大清早再出發。

嫌身上物品太重,也懶得再到大城市找地方拍賣,直接將兩個瑪瑙和武器賣了,算在暫時的小隊公款。偵測藥水則先放在達烈的次元袋中,等冒險結束再決定給誰。

休息期間,卡準備替事前答應的沃威爾和克雷浮爾加強武器,增加符文和強化圖騰在上方,加強戰鬥時威力。而雙子則衝到武器店補給,不怕買太多背不動,反正達烈或卡都有空間袋,可暫時寄放在他們身上。達烈待在旅店裡纏著卡,有時跑到酒吧那調戲下漂亮美眉服務生。特南與天則跑到後院訓練技能,身為全隊身為人類的兩人,感到自卑,努力奮發。

-----------傳說中的分隔線------------

「還有什麼要買嗎?」
「應該是沒有了!咦?」

怪了,哥哥最近幹嘛一直抱著我?
思考三秒,克雷浮爾得到結論。

噢!一定是最近天氣冷了,所以才要抱著我取暖!記得年紀小的生物體溫比較高!原來如此啊!

他忘了,沃威爾在冬天也只穿無袖上衣,怕熱不怕冷。
他們是雙子,哥哥只大他一分鐘。

輕輕鬆鬆,將弟弟選購的武器補料,一百支箭和一些空白捲軸與材料等物品扛起,拿到櫃台付費。

「哥,怎不讓我拿?」
「太重怕你拿不動。」
「不會啦!」衝過去搶其中的貨物「給我~~」
「不行。」意外堅持,抓著不肯讓。

雙子兩人互爭不相讓,抓著箭筒往相反方向拉扯,禁不住強大拉力之下,皮套破了,箭灑了,還不幸灑到剛捉到魔寵的客人身上。那人一時吃痛鬆了手,新得到魔寵趁機掙扎飛走,跑出店外。

「啊!我的魔寵!」臀部上插一隻箭,半跪在地的客人淚目望著逃走前還在門口轉了個圈的魔寵,滴了一滴淚「你們要賠我!」
「那…我現在就去抓一隻魚給你當寵…你要烤魚還是炸魚?啊,蒸魚好像也很好吃!」想著想著,克雷浮爾已經偏到思考今晚該吃什麼做晚餐比較好。當然,多少還是在留意正事,他記得那寵物外形似乎是隻魚,一種眼睛很大的魚,而且,牠似乎是用飛的?「啊!說到魔寵,那隻藍花花呢?」
「…剛剛卡他說已經讓牠暫時待在冒險者公會了…」長期替公會貢獻者總是有點特權,特別是卡‧賈克森這類擅於製高品質多種魔道具的成員。

經過許久終於想起那隻任勞任怨的藍色大花魔寵,作為主人真是太失敗了。

結果,溝通之後,客人答應以具有強烈可使用十次的魔法飾品做為交換條件原諒他們,開開心心握著閃著銀綠光芒的小水晶墜子離開,臨走前還不斷喃喃念著「賺到了賺到了!」

「你送他什麼?」從表面看不太出,仔細觀察卻可感應細微的魔法波長環繞,長髮少年忽然表情變得怪異,後道「不是上次你做得那種吧…」
「就是那個哦!這可以一口氣召集好多動物同伴來幫忙!」
「…大小10公分以內的動物同伴不就只有小鼠或蟲嗎…」
「對呀,那超強的哦!」
「……」

正在想像戰鬥時,那人誤以為可召喚出強大幫手,結果卻只召出一群群拍打薄翼害蟲,一踩就爆出黃綠濃漿的那種。

噁…

----------傳說中的分隔線-------------

「親愛的,別一直埋頭苦幹,偶爾也要放鬆輕鬆一下啦~~」無聊地騷擾著卡,抓著他前後用力晃啊晃「不要管那兩小鬼的武器了哪~~~」
「……」停住,接著一條閃閃發亮的繩子憑空生出,在對方來得及反應前便將其綑得緊緊「你自己去玩吧。」
「哎呀,沒想到親愛的喜歡玩重口味綑綁系SM PLAY啊~~」被限制行動仍不改油嘴滑舌個性,達烈不懂住口的說。
「……你真的不能稍微安靜一下嗎…」卡覺得自己還算是耐性好的,卻還是被這死魔族給煩得快要爆炸,果然世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忍無可忍,轉身盯著倒在地上遭魔法繩綑住的男人「你不覺得該睡了嗎?」
「啊啊…似乎有那麼點睏意…」等級上的差距,達烈無意識中了暗示法術,感到頭有些暈眩。

就在他快要睡著時,門開了。

「達烈!箭買好了!這些先寄放在你那哦!」咚咚咚回來,打開門,克雷浮爾抱著好幾筒箭叫道。
「好哦~~~」勉強提起精神回答,下一秒…他不藉任何外力從地上跳起「靠!死小孩你給箭也不是這給法吧!哪有人直接將箭頭往身上砸!」

即使天生麗質皮厚不容易受傷,並不代表不會痛啊!

「但卡說你很喜歡淋箭雨啊?」狐妖弟無辜答。
「不會吧!親愛的你真的這樣和他講…?」轉頭,委屈問。
「做得好,這個迷你空間袋送你,可以裝30磅的東西。等以後到大一點的城有材料我再做好一點的給你們。」卡丟了一個小袋子給克雷浮爾,華麗魔紋賦予袋子可裝超過體積承受量的重量空間。
「噢耶,真棒!」開心拿著新玩意到隔壁兄弟倆人住的房間。

「喂喂!有這袋子你幹嘛還要本大爺幫你拿箭啊…自己拿啊!」滾來滾去在地上耍賴怒吼。
「看來不這樣是不行的。」走過去,公主抱起被綑得像貨物的魔族王子。
「噢噢噢!現在要來到主菜了嗎?來吧寶貝~~~我喜歡主動的…咦?不對哦!這裡是窗子哦!」對路線感到奇怪,達烈已看到窗外夜空點點星光與鄰近屋子的橘黃燈火,略為緊張道「床在右邊哦~~~」
「不,那是我的床,你的在這裡哦,晚安。」燦爛一笑,鬆手,只聞一聲重物落地聲。

「嗚…你太狠了…」掉落草地上的可憐人默默落淚中。

似乎還得做些治療捲軸和化解狀態的捲軸。

鑑於他們僅能表現出部份實力,得隱藏吟遊詩人和法師能力,卡決定趁住在旅店的夜晚多製作些捲軸備用,否則隊上兩個人類小朋友很可能在日後戰鬥時又不幸遇到憂關性命危險。

6張忍受元素傷害和2張防護能量傷害捲軸先寫好放在身上,以備萬一。與此同時,卡也通知雙子兄弟及在地上打滾的王子大人得製作些備用。

「你就不能通知時順便幫本大爺解開一下魔法繩嗎…」
「晚安哦。」
「晚安!不…不對!你沒回答我的問題呀?嗚…」達烈繼續地打滾淚目。

克雷浮爾做了2張治療輕傷,1張防護能量傷害和1張減緩毒性的捲軸。而發現滾在地上掙扎沒人理會的達烈,則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回房做了2張治療重傷捲軸。
「親愛的快獎勵本大爺!看!我都特別為做了2張捲軸!」耗費許多魔力製作不擅長的物品,兼職魔族鞭舞者邀功嚷嚷。
「……」懶懶看了一眼,繼續趕工。
「……嗚…」默默收拾材料,他達烈‧德伏爾真是為了討好心上人卻頻頻遭打腔的苦命魔族。

至於旅店後院發憤苦練戰鬥技巧的兩人,在休息喝水的空檔時,被一隻從莫名處出現的生物給撞倒,灑了一身的水。小天將撞倒的罪魁禍首一把抱起,仔細一看,是隻過去未見過的生物,一隻雙眼很大的天空藍魚類。不須水即可在路上活動,特長是能像飄浮般在空中四處移動,在背鰭後方有個紫紅色的水晶小墜子,約50公分長,5公斤重的無攻擊能力魔獸。

「哇,特南你看!我撿到一隻魔寵了耶!」戰士抱著一隻藍色大眼睛魚類生物開心貌「超棒的!」
「…但你要牠做什麼?我是說,有了牠當魔寵你可以增加什麼能力嗎?」特南馬上問了現實面的問題「牠看起來不像是戰鬥用的,更像是寵物吧?當魔寵浪費契約的話之後就無法再收其他更強魔寵,像龍。」
「噢…也對…」像小狗般垂了下耳朵,假如他有的話「那那我就當寵物養!」
「不久就要出發做任務,你怎麼帶牠??」
「啊!那怎麼辦?」

結果不論如何都想要養這無實戰鬥正面助益寵物的小天,委託此地旅店人員幫忙照顧餵食直到回來,一共一個金幣。好友特南見他付錢付到快哭了,友情贊助5銀幣。

---------傳說中的分隔線----------

出發前,替特威恩斯兄弟特製的巨劍和長弓已完成,將兩人召到房內私下給予。

閃光巨劍,是搭上閃光獸魔核的魔法武器,此魔獸總是兩兩出現,相親相愛到神鬼共憤境界。此魔核會在攻擊時產生莫大閃光,對單身無對象敵人會更有效果,能令他們想起悲慘的被打槍拒絕歲月,傷害值上升。

入湍長弓,以入團樹的核心部份打磨製成的長弓。此樹具有拆散情人作用,所散發出味道會刺激感情不堅定情侶夫妻產生不合不睦的幻象,使其心生閒隙分手而入去死去死團。被此弓射中者在之後會暫時無法攻擊,陷入愁雲慘霧的負面情緒幻境。

「你們要的閃光巨劍和入湍長弓完成了。」動作迅速到不可思議的血族遞給妖狐兄弟之前委託訂做的武器「可以在這次冒險任務時試看看功能哦。」
「謝謝,不過…這武器的名字總覺哪裡怪怪的…」閃光和入團,沃威爾覺得這兩個詞似乎不是敵人對手聽了會感到『好強好可怕好有威脅性!』的詞彙,更像是搞笑用的「這武器名好像怪怪的…」

「我也覺得…這是達烈取得…」無奈點頭贊同,只是卡本身也不太會取名字,也就任由魔族將自己惡趣味加進武器中了「反正名字只是個代稱,可以隨興趣改哦~~」
「那我要叫去死去死團召集弓!哥哥的就叫閃閃發亮閃光巨劍!」克雷浮爾雙眼握拳認真道。
「…我覺得原來的似乎比較好…」

於是兩人武器名字維持原訂。

「話說…親愛的你的魔法物品製作也太快了吧…」魔族王子驚訝道,過去雖曉得對方有此一專長,親眼見識到才發現竟如此快速。
「還好吧?這兩武器已經花了兩個晚上了。」制作的不是太過高等級或複雜的魔法武器,目前進度已算很慢「而且這次材料消耗上稍微花得多了些。」
「……親愛的,本大爺下半輩子靠你包養了!」
「……= =」無言

----------傳說中的分隔線--------------

眾人雖然對阿嘎拉撒過度熱情的招募人員幫他送貨物有些懷疑,但看在對方自信且保證在送到時還會再送額外的魔法物品後,暫且忽略不計那小小的疑慮。基於團隊內的四人也未告知雇主他們的真實身份,這點微小可不計的部份就算了。

到上船前,他們才知道工作途中大家得六個人擠在一個極狹窄的貨物用船艙,內部早已裝八分滿要送到遙遠小島的貨物,另外還有三隻受過訓練馱貨用騾子,讓所剩無幾的空間更加不夠。他們是六個人,六個成年人,六個成年男人,擠到內臟快吐出來。

「不行了…」第一個投降是身材最高大也最佔空間的偽狼族少年。
「哥哥等我!」雙子弟弟也受不了跑出去。
「受不了都是動物的味道!」略帶潔癖的聖武士也衝也似爬上樓梯。
「我也不行了…這比戰士訓練後的休息室還要更難聞…」摀住鼻子落跑。
「…空氣品質太低…」緊接連血族也忍受不能,起身「怎麼?」

「親愛的,別走啊~~~」拍拍旁邊貨物好整以暇說,彷彿此刻他不是待在貨物與動物體味交雜的船艙,而是綴以剛摘下鮮花嫩果天然香氣充斥的花園「現在大家都走了,只有我們兩人的親密獨處小空間哦~~~~」
「請自己一個人自由地享受哦~」微笑,甩手,毫不留戀離去。
「好殘忍…」經過幾十幾百年的對待,他已經超級習慣了「本大爺知道你心裡在意我就好了,嗯哼~~」

受不了擁擠,除了魔族男子外,其他五人都一個個往甲板跑去。

「哎~~~裡面都擠死了,外面不就更擠了嘛~~~」對於大家都跑出去這點達烈並不在意,反而讓他有更多空間可伸展四肢。

只是,倘若裡面真的比外面要寬廣舒適,為何外面頻頻傳來歡樂的聊天嘻鬧聲?
於是達烈忍不住好奇心翻滾,緩緩爬上樓。

他被騙了。

「靠!為什麼甲板上這樣大?還有酒吧和自助餐?啊!還有賭場是怎樣!」抓狂大叫,簡直是天堂和地獄的差別「本大爺怎不知上面這樣舒服!!」

因為上船時,他們剛好是從船艙的另一邊進來,只看到狹小的入口未看到後邊的諾大享受空間,自然誤以為下邊會比上方要好,至少在空間上比較大。上方不禁大,還有魔法符文將休閒空間團團包住,無論外邊風雨再大也不會影響到待在其中的眾人。

「就說你是笨蛋還不信?」飲了半杯紅酒,看到達烈暴走不自覺就很開心的卡笑道。
「……哎!」

第一天的海上之旅,風平浪靜,一切順利。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