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1-04-23(Sat)

【特威恩斯●茶壺大王】

一個人玩所有角色加敵方角色還要寫戰報,囧!不過這樣是比純寫文要輕鬆多了,至少有個方向概念,只要將角色個性融入再將原來的再惡搞胡稿就行了!

嘛,反正是自己寫好玩的文哪~~~

----------------

【特威恩斯●茶壺大王】

毫不費力,眾人找到這次冒險途中的最終大魔王的城堡。
還真的很顯眼,想錯過都不可能。

「這和課堂上還有傳聞中魔王居所不一樣啊…」見到殘忍的真實,特南與天有種幻想破滅之感。

城堡的本身長得就像超大型的茶壺,裊裊如煙蒸氣拉成一條長長的線從茶壺口竄出,壺面上還顯示目前水溫幾度的魔法陣,當溫度超過紅色指標即從壺嘴大量湧出蒸氣,一隻隻細小看不清生物則會從中跟著飛出。水壺堡的旁邊有許多像小茶杯的建築,它們的底部皆位於像茶盤的基地上,而從外界連接到茶壺堡的是一個細長茶匙,訪客須從匙的上端走到尾端。掛在茶匙下方有很多方形茶包樣物品,似乎是作為守護此地魔物的巢穴。

「他是一位熱愛喝下午茶的人士嘛~~」達烈對這品味奇特的魔王下了以上評語「他真的很喜歡喝茶!」
「那就進去吧。」沒太大反應,特威恩斯雙子和公爵都神色自若朝茶匙橋樑前進。
「……」人類冒險者再次懷疑課堂上講師都是在耍他們,課文敘述的魔王和眼前所見差距過大,十萬八千里,實際上這未見的魔王根本就是搞笑派藝人吧?

濃濃蒸氣增強,可見度急速降低,冒險者正在考慮是否該使用照明術一類魔法照明視線時,一陣陣高分貝刺耳咯咯笑聲忽遠忽近傳入他們的耳中。

「糟了!是蒸氣魔蝠!牠們是很狡猾的生物,是魔蝠中的王者,快跑!」阿嘎拉撒再一次驚恐亂叫,見到一隻隻三級魔物淘氣地在半空中飛舞尖叫,這令他神經緊繃「成群一次攻上來很難纏的!你們怎麼還不跑!?」
「那個…達烈他們好像正在和魔幅們交涉耶…?」黑耀石髮色的年輕戰士小聲道。

「就讓我們走吧?你也知道的規矩的喲~~~」打扮囂張得男人站在一群拍動翅膀的魔蝠群面前壞笑道「身為魔族…嗯,也算是一份子的你們,總該知道階級間的相處關係,對吧?」
「那是當然的大人!」一向自視甚高專橫跋扈的低級魔物在碰上貴族級的魔族,立刻卑微地低聲低氣回答,哪還有過往在來客面前跩個二五八萬的王者模樣?「您請慢走!與您同行的朋友們也請小心上路!」

魔蝠,怎麼說也有個魔字,雖說離真正的純血魔族關係已遠到稀薄到一個程度,但內心裡還是認為自己只是群飛得比較遠,離家鄉較偏僻地區的魔族。一旦有機會可遇到正宗魔族,牠們可是求之不得,恨不得好好表現以期某天有機會可回到魔族大陸或是參觀一些較盛名的宴會活動。

在達烈說得比唱得好聽的舌燦蓮花口才下,輕鬆跨過茶匙橋,度過此一關卡。

「哈哈哈~~~有本大爺在就是不一樣的啦~~~」得意道「還不快點稱讚我~~~」
「果然省事多了呢~~~」無視對方,貴族符文師和其他人快步走過茶匙大道。
「你一定是做了什麼壞事!」克雷浮爾肯定道,跟著穿過魔族身邊。
「沒救了。」沃威爾低頭看了一眼道。
「……你們這些沒良心的小子…」淚目,默默進入。

---------傳說中的分隔線----------

穿過一長條冰雪製成的隧道,他們來到長三十多公尺,寬二十多公尺的人為廣場,廣場的盡頭是一冰藍色水池,水池隱隱散著藍光,將整個洞穴映成水藍色一片。從這之中往旁邊延伸有四個洞穴,而正中央站著穿著一襲白色長袍的老人,雖然有些破舊,但布料卻是極好的。他臉上長著長長的潔白鬍鬚,眼中散發著不自然的智慧光芒。

「我要的東西都帶來了吧?」老人,也就是茲瑞斯開門見山道,甚至連自我介紹的部份都直接跳過。長期缺乏食物獨自待在這雪地內已讓他精神瀕臨極限。
「帶來了!」阿嘎拉撒戰戰兢兢將一個由黑實木製成的盒子給老人看。

通常,他會和善地與生面孔客人做自我介紹,並與其聊天說地講述一些旅遊所見奇聞異事,又或是對某一領域的專業見解。然現在,他太餓了,太飢餓了,連請他們品味收藏好茶的興致都沒了。

並且通常,這些冒險者應該會忍不住東問西問,提出一大堆關於為何在孤地冰山中居住,為何會建造此城堡,又或是索要這些物品的作用。

今天卻不是。

在茲瑞斯故意裝作很神秘高深莫測的站在原地,等待冒險者被無盡的陌生事物給好奇發問,或產生焦慮時,他所預期的情況一個也沒發生。

「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你們就是這次我與德魯依交易中的貨品之一!」老人高聲叫道,憑空拿出一個小茶壺在空中晃啊晃,似是炫耀意味。
「噢噢,這裡有四個洞口耶!會通道哪呢?」雙子弟東看西望。
「可能會到寶物區吧?」雙子哥答。

「你們也知道,我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未進食了,而你們正是我的下一頓佳宴!」可惜無人理會,寞落自己倒茶自己飲,老人仍試圖給予眾人精神上的恐懼。
「哎?這裡的裝飾真是不怎麼樣,都只是一大堆茶壺~~~」將這裡當成自己的家,紅髮魔族胡亂拿起冰雪飾品評道。

「通常…我都會花些時間和我的食物培養感情…了解他們所知道的一切…」開始無力「你們確定不向我索取點茶喝嗎?」
「唔,在這似乎有不錯的材料可用在符文中…」某卡正對一些奇特的裝置花紋好奇研究中。

「……你們也太不給面子了吧!竟然都不怕!啊啊!」氣到最高點大聲狂嘯,呼叫他的寵物「小蜥蜥快出來!這些沒禮貌的客人竟然都不喝你親爹泡的茶!」
「老公公…你的寵物名字叫這樣好沒魄力哦…」某天大概是和那四個不知恐懼為何物的人相處久了,連他也不懂場面嚴重性的插話「而且誰敢喝你直接從茶壺喝得茶呀!」
「小天,你要原諒老人家創意力不足,他能夠想出來在前面加個小字再運用物種名來疊字已經不簡單了!」毒蛇特幫腔「而且他獨居老人住久了,腦子都有病了,我們要懂得敬老尊賢!」
「嗯嗯,特南你說得對!我們不該罵他是個笨蛋!他只是可悲沒朋友的想找人喝茶下棋到公園做運動的可憐老人!」戰士一副憤慨的說。

「#!$#!@$!快咬死這群渾蛋!」再一次大聲呼叫他的寵物,一隻雄性的霜蜥蝪。

---------傳說中的分隔線-----------

可惜對阿嘎拉撒或特天而言很強的魔獸及術師本人,對那四隻卻是毫不放在眼裡。

才不到兩分鐘,一輪未結束,甚至都還未讓對方有機會出手,霜蜥蝪和茲瑞斯就被雙子兄弟和血族給滅了,即使強大術師有對揮砍或穿刺等攻擊有一半的抵抗力,然而在實力差距過大之下,被折成二分之一的傷害仍是無助。他一點也不華麗的和寵物落敗了。

雙箭,火球術,龍牙穿刺。
結束。

可憐冰系法術師先前準備的特殊法術一個也派不上用場,攻擊再強大也需有機會施法才能造成傷害,全數浪費。

「啊?就這樣死了?太沒意思了!」不爽,達烈他鞭子才剛拿出來就打沒了「人家不是說主角總是壓軸出場嗎!都打完了主角出來沒用了啊!」
「所以你不是主角,懂了嗎?」某卡損他。
「…不!還是有的!」東想西想,魔族王子想到他此刻出場的意義「哼!本大爺還可以去搜屍找戰利品!」
「…你這和吃剩下屍體的禿鷹鬣狗有啥差別…?」

於是,從應該是本篇小Boss卻一打就成龍套的茲瑞斯身上找到了一把冰之權杖和一個+2的防護戒指。

經由經驗最豐富,換句話說活得最久兩個上百歲的兩人來估價後,冰之權杖和防護戒指各值約8300金和800金。這是在賣到最高原價的情況下,如果在普通大城市販賣僅有原來的二分之一。

一致同意暫由卡‧賈克森代為保管,等旅程結束後再到冒險者公會或拍賣場販賣。

而目前,他們打算再繼續搜括這應該很有錢的小魔王的家!噢不,應該是要先搶救阿嘎拉撒老婆才對。

眼前,站在打敗茲瑞斯水池上的眾人有三個選擇。
該往哪裡走?

特威恩斯雙子沒意見,兩位人類隊員表示願意跟隨隊長所做的任何決定,達烈說只要卡往哪走他便往哪走,於是卡莫名的成為了隊長。

「唔,反正也不清楚阿拉嘎撒的老婆會困在何處,就先將所有地方都看一遍,先從右邊開始吧?」血族打算將此區的每一角落都逛遍,在此沒有什麼困難能絆住他們。

------------傳說中的分隔線------------

是先前打敗霜蜥蝪的巢穴,陰寒潮濕,不時透著一股難聞腥味,屍骨發出的腐爛臭味。地上遍布著食用過的殘骸,有些還殘留些許肉渣,有些連骨髓都被吸乾,惹得眾人忍不住摀鼻而行。

雙子兄弟無視可能潛藏的陷阱,逕自上前搜索,找到了一些金幣,55枚,一把投石索和一把輕型硬頭鎚。

「除了金幣外,就這兩個不起眼的武器。」沃威爾將尋得物品遞給卡道。
「哦?這兩個武器上面有魔力附著呢。」閉上眼感應,鑑定投石索具有雷擊效果,而輕型硬頭鎚則是對特定敵人攻擊時會增加傷害「至於是哪一種類的生物,恐怕就得等到城鎮上才知道了。」

接著,眾人又順著小路到達洞穴更深處。

「特南…我覺得今天我吃不下中餐了…」臉色一陣青白。
「……我也是…」

一塊塊堆積的巨大冰塊內,個個藏著早已無生命跡象的類人屍體,有男有女,有矮人有精靈。幸運的是,阿嘎拉撒的老婆並不在其中。

此處已無其他通路,順原路回走,往第二個入口前進。
除了厚重冰塊與石板,似乎再無其他事物,然仔細察看,右邊有一通道好像能通往達某處。

「好像什麼都沒有嘛?」
「大概是還沒規劃?」戰士和聖武士一搭一唱的往前走,毫不在意四周情況變化。

「你們都不稍微偵查下再行動嗎?」阿嘎拉撒跟在最後邊,不習慣所雇冒險者的輕浮不顧後果行為「這裡畢竟是茲瑞斯的家,誰曉得會不會有陷阱!」

「怎麼可能都不偵查?」體型高大的魔劍士冷道,觀察四週是最基本的行動常識,然早已下意識習慣性檢查,動作自然也不會刻意做出『我正在觀察環境』的樣子。

「對呀,都是確定沒事才前進哦!」克雷浮爾用力點點頭「對吧!」

卡與達烈不語,點頭附和,不過特南與天這兩人倒是露出心虛表情。

「那個…其實我是看大家都沒注意就跟著偷懶了…哈哈…」抓抓頭髮不好意思道,天‧史凱恩語未畢,腳底傳了一聲明顯非自然產生的『喀嚓!』一聲「啊哦…」
「…我眼花了嗎?我看到一個冰球往我們滾來?」特南‧藍芬德臉色難看的說「似乎越來越大了?是我做夢了嗎?」

觸發陷阱,一個早預藏好的巨大冰球極速朝眾人襲來。突然攻擊雖有些驚慌,但眾人反應很快,馬上往旁邊安全處躲藏或跳開,皆順利避免被雪球當球瓶撞開或壓扁的不幸命運。

除了可憐的阿嘎拉撒,反應不及,被雪球重重壓過,倒地,發出微弱的呻吟痛苦聲。

「……好弱…」皺皺眉道,沃威爾感到人類真是個脆弱的種族。
「嗚哇!阿嘎拉撒你不要死啊!」嚇壞了,小天急忙衝到不省人事的男德魯依身旁替他急救,暫時減緩生命力流失現象,但仍處於不樂觀處境「怎麼辦啊…」
「那這次的捲軸使用費就從你身上扣吧!」拿出事先做好捲軸,克雷浮爾用治療輕傷的法術醫治了阿嘎拉撒。
「嗚嗚…」小天不知是為了自己的錢消失在哭,還是因疏失使人受傷而難過。

「本大爺想我們有新的朋友來玩囉~~~」無所謂地指著飛回來的兩隻冰魔蝠「因為是你們的貪玩引起的,就靠你們了偉大的英雄哦~~~!」
「呀?不會吧!」兩人類慘叫。

之前看來輕鬆戰役在少了四人協助,頓時困難多了,他們再一次體會到現實殘忍面,實力是一切的證明。二對二,而且是面對等級較他倆皆低的怪物,特南與天仍陷入有些危險的局面。

特別是天,他的攻擊一再引起冰魔蝠的注意力,攻擊鎖定範圍都在他身上,一再創傷。而聖武士或許對他所崇敬的神不太尊重,也可能是魅力不足,幾次攻擊都失了準頭,打不到空中靈活的小身影,到最後更是放棄攻擊,改為作輔助的半個牧師於一旁幫朋友補血。

打得要死要活,只找到5個銀幣和2個銅幣,兩位人類冒險者快哭了。
其實,當冒險者並無想像中的好賺啊…

----------傳說中的分隔線-------------

再往內邊走,有兩個大冰球,下方有個卡榫式裝置防止它滾動,他們判斷這就是稍才誤觸陷阱滾過來的冰球。退出後,又看到一處約十多公尺的長道,很陡峭,即便如此克雷浮爾還是輕輕鬆鬆跳著爬上去,他發現這裡不斷傳出空洞的氣聲,是此洞穴的出口之一。

「噢噢!總算來點值錢的了!」達烈狂笑道,他們到了城堡中重要物品的集中處,茲瑞斯的贓物處和戰利品集中地。

空間很大,二十公尺長,六公尺寬,除了地板為外邊運來石材鋪成,牆與天花板和他處無異,皆為冰中鑿擊而成。牆上掛滿許多生物的頭顱和身軀,甚至還有乾燥雪人的頭或奇形怪狀的生物遺體,是原主人為炫耀留下的。天花板上掛著兩套盔甲,一套還算完整,另一套卻帶有經歷多次戰鬥遺留下的滄桑,破損嚴重。房間正中央有個石製桌子,旁邊環繞同樣質料的椅子,都是茶壺茶杯的外型。

有了前次慘痛親身經驗,特南和天再也不敢隨意走動,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確定沒差錯才敢邁出下一步。

不過…

「那個…其實也不用這樣小心啦…」無奈苦笑,卡見那兩個人類青少年走一步就東看西看,確定前後左右都沒怪異事物後,再繼續跨出下一步,重覆同樣的步驟「這樣…有點浪費時間…」

意外地,眾人對此處收藏品沒太大興趣,一來是沒收藏古玩奇物的興趣,二來是那些茶壺外觀並非能夠看了會賞心悅目的標準。

在阿嘎拉撒尋妻心切下,來到了不可誤闖的禁地之一。
雪人冰屋。

「啊,這裡是雪人冰屋,大家小聲點不要被發現了!」察覺房內有兩對雪人夫婦坐在大石上啃骨頭,男德魯伊正色警告「我們小心點繞到最裡邊,我老婆說不定就藏在某處!」

「哈哈!雪人冰屋?這聽起來好像冰品店的名字哦!對吧哥哥!」沒有危機意識,頓時想到過去在貝斯特禁林一家鄰居所開冰店的狐妖遊俠笑道「不知雪人有沒有賣特產冰品!」
「那應該不是很好吃。」身為兄長的他用一本正經的話語回答,有種奇異幽默感「雪人做的冰上面可能會有脫毛當配料。」
「唔!那聽起來不好吃啊!」哀叫,音量不自覺放大「我想要吃草莓口味的!」

「吼吼吼!」
「唔,我想我們吵到牠們了…」卡苦笑,聳聳肩「那麼,現在我們是要和牠打一場,還是溝通?」
「哼哼哼這時候就是本大爺上場的時候啦!」比比自己胸口,魔族王子毛遂自薦「憑口才絕對沒誰能夠贏得了我啦啊哈哈哈~~~」

基於雪人只聽得懂巨人語,達烈偷偷在自身下了個巧言術,無視目露兇光雪人的怒視,開始用他的三寸不爛之舌唬騙頭腦簡單的雪人。

過不到五分鐘,他轉身比一個成功的手勢。

「你…怎麼說服的?」不可思議,阿嘎拉撒驚問,在他印象中雪人這生物是很難用言語溝通,除了以暴力威脅。
「也沒什麼,就說我們並不想和牠們打,而且作為報答還會將這洞穴的其他生物我們會替牠們清除,以後就可霸佔整個城堡囉~~~」隨後一個邪惡笑容「當然嘛,也小小的說假如不答應也可以,將牠們殺了對我們而言就像喝水一樣~~~」
「恩威並施啊…」
「只要他高興,就算死人都可說成活的。」卡又補充「因為死得都會被吵到活起來。」
「親愛的…這似乎不是稱讚啊…」

---------傳說中的分隔線----------

隨後是茲瑞斯的起居室和寢室,在這點他意外的和人類一樣,擁有分開功能的生活空間。起居室擺了他感到興趣的書籍和物品,書櫃上還有些未使用的捲軸,後者則有張鋪了北極熊皮毛大床, 及一個小床頭櫃。

隱密的冰牆內,經搜索沃威爾找到一個小盒子,稍微用了點蠻力破壞,其中藏有四顆鑽石。又搜刮了牆上感覺很值錢的壁畫和藥水,繼續尋找至今仍未現蹤影的阿嘎拉撒妻。

「這裡真的很多房間耶…」走了一間又一間小天道「不過找到的寶物還真不少,我們發了!」
「嘛,也要先出去再說哦~~~小朋友~~」隨手翻了下貌似地圖的紙張「喲?運氣不錯,這張似乎就是回去的地圖哪~~」

回去路程有著落了。

「太好了…!這下不用擔心會困在這出不去了!啊!你在做什麼?」氣急敗壞瞪著被撕成一片片灑了滿地的地圖,阿嘎拉撒揪著達烈的大衣「為什麼要好端端的撕了!」
「嗯?反正我們回去又不用靠這~~」抖抖衣服,不以為意壞笑答「你雇請的大爺們可多得是辦法哦~~~」
「……」

又翻了下不成冊的紙張,好像是過去曾居住於此客人的作品,上面寫著『不小心看到茲瑞斯真面目!』之類字樣。對於一個早被打死的小角色,僅僅當成塗鴉看了幾眼,不再理會。

到了最後茶壺冰宮最底部,有一處巨大的冰棺,裡面躺著很多類人種族。

「啊!我的老婆!偉大的冒險者們,求求你們幫我將這該死的冰棺給破除吧!」尖叫,衝到冰棺前跪下,隔著厚厚冰層阿嘎拉撒還是看得出那躺在裡面的半精靈女性就是被拐走的老婆「雖然可能要花費一段時間才能將你從厚冰救出…但我一定會…」
「讓開。」冷道,清出眼前礙事德魯依,沃威爾雙手舉起巨劍用力劈上冰棺。

鏗!破了。

「老闆,事到如今你還是太小看我們的力量啦~~~」囂張邪笑,紅髮赤目的魔族搖搖指道「我們可是很厲害的哦~~」
「…明明劈碎冰棺的是我好嗎?」白眼瞪了下達烈,無奈臉皮比城牆厚的男人只是回個魅眼,不知廉恥的續笑。

找到老婆,安撫情緒,從她口中得知茲瑞斯是多麼可惡邪惡的人,此處休養一週後,在她的帶領下花了兩週時間終於回到當初前來的貝夏城鎮。雖說路途辛苦了些,還是順利完成旅途,真是可喜可賀。

「唔,要花這樣久時間才能回去嗎?」得知還需花費共三週時間,卡‧賈克森困擾地皺起漂亮的雙眉「現在就回去吧?」
「呃,雖然我們也很想要立刻回去,但這似乎有點強人所難…」現在資源缺乏,當初前來的船隻已破損,生活用品及糧食等也多在旅途上消耗完畢,此刻又要再帶上一位傷員回去,難上加難。

對於他們普通人而言,的確很難。

只見公爵從隨身便利次元袋內拿出一些道具,像是鵝毛筆與羊皮紙的物品,於上方沾了會發亮的墨水書寫一些看不懂的符號文字,唸了音韻好聽的咒法,眼前一公尺處立刻憑空出現一螢光藍的大門。

「啊!這是…」傻傻盯著藍光閃閃門看。
「回去的門,不過只會出現三分鐘,再不走就會關起哦。」笑道,卡跨入門內,消失不見。

緊接著其餘五人也隨之離去,只剩下呆呆傻傻的阿嘎拉撒和他老婆兩人。直到門出現微弱閃爍快消失之際,他們才急忙起身進入。

一出門,他發現早已不是冰天雪地的冰宮洞穴,而是當出征人出發的獨角鯨酒吧。
他們回到貝夏鎮了。

「哪,僱主大人!」伸出手克雷浮爾笑嘻嘻道「現在我們就只差你的事後酬勞一人100金哦!不過晚一點再給也可以啦~~」
「……好…好好…」

戰利品的分配也很容易,捲軸都給了特南與天兩人,縱使他們頻頻說拿這樣多太不好意思之類話語。反正其他人只要有材料,很容易可再製造出類似的捲軸。剩下的武器及戰利品除了+2防護戒指和雷屬性的投石索外,皆賣給阿嘎拉撒,他們懶得再找拍賣會什麼的。

「謝謝你們幫我們完成任務!以後有機會再見哦!」順利完成學院給予任務,兩位人類冒險者道別。
「再會。」

然後當小天離開前到旅店尋找出發前寄養的大眼魚寵物時,得到一個失望答覆。
「你的寵物在你們離開第一天就逃脫了…」店員很不好意思地回,將先前寄養預付的金錢還回。
「嗚…我的寵物!」擁有寵物不到一天的某天傷心中。

之後,特威恩斯雙子是時候尋找他們被不明人士拐走的親弟弟小空了。

「嗚嗚!你們到現在才想起我…」某空知道了會躲在角落哭泣的,有兩個很容易遺忘弟弟的健忘兄長們。

【未完待續】

「我一直覺得好像遺忘了很重要的事…」騎在馬上,紫髮聖武士細細回想至今的每一個環節,一定有哪裡出錯不對勁。
「咦?不會吧?」小天覺得目前除了將好不容易逮到的大眼魚用不見很失敗,其他都還好。
「不,一定有…絕對有地方有問題…」不死心,眉頭都快糾成一團。

過了五分鐘,特南‧藍芬德慘叫,驚嚇身下座騎。

「完了!難怪一直覺得很不心安!原來是這樣!」
「怎麼了?是因為沒吃中餐??」
「不!你忘了我們這次前來的目的是什麼嗎!」連忙從背包中拿出一個捲軸,打開「是要完成這個任務啊!這才是學院的任務,阿嘎拉撒的只是順便接的!」
「啊!」到這天‧史凱恩才有了切身恐懼感,臉色變得和好友一樣難看「但…那雙子應該已經走了耶…找不到隊友了…」
「嗚…完了這次…」

與此同時。

「啊…糟糕…」半路上,沃威爾不自覺嘆氣道「我們其實還有個任務沒完成…之前和特南及天在冒險者公會還有個找失蹤武器的任務…」
「啊呀!那他們不就完成不了學院任務了嗎??」雙子弟擔憂的說。

這下他們又多了一項遺忘罪行,除了忘了遠方不知被關在哪的弟弟外,還忘了正在進行的手頭上任務。

「唔…是說要找到魔法武器嗎?我是有辦法可找到哦。」騎乘於後方的金髮男子微笑道「有個8級的預言系法術可以探知你們所想找的物品哦,不過前提是在提供足夠的物品訊息資料。」

於是克雷浮爾趕緊召了小型飛行動物,在牠們身上綁了信息,請牠們代為傳達已往不同方向前進的人類二人組那。

糊塗健忘真是不可取。


---------

對不起....其實是作者忘了這事=口=!在完成冰原任務就忘了還有個主要任務啊啊!小空也是忘了啊啊!囧!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