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1-07-18(Mon)

【HP‧德拉科x哈利●這真不符合一個史萊哲林!】

重看第一集時,突然心有所感,然後就迫不及待的寫了!明明之前的香港行文寫一下就沒靈感拖了一個月還不想寫,這篇卻一個晚上就ko,果然有靈感女神的幫忙就是不一樣......

對於喜歡的角色,我還是喜歡讓他做攻!雖說這文中根本沒啥感情戲份XD

【HP‧德拉科x哈利●這真不符合一個史萊哲林!】

夜遊,學生被禁止的校規之一。

拜其所賜,哈利波特、赫敏和榮恩三人因此得到了勞動服務處罰,連同告密以為能大大損葛來芬多威風的德拉科也一同享受此懲罰。

「天啊!竟然要學生到禁林?我還以為是開玩笑的!」手上拿著不符比例的大型照明燈火,德拉科直到聽見海格說要帶他們四人到禁林巡邏找出殺死獨角獸之前,都還暗暗以為那只是嚇唬他們的話語罷了。
「比起抄寫霍格華滋的校規,我認為給你們實質懲罰會更有效,哼!」將另一個裝著不會滅的燈火交給赫敏,半巨人低沉道。

海格邊帶領幾位一年級新生沿著禁林邊緣行走,一面講述今晚要執行的危險任務-到禁林裡尋找殺死神聖獨角獸的兇手。走在狹窄的泥濘小路未多久,他們發現今天的任務相關物,地上一灘在月光照耀下閃著銀光的液體。

「這銀色液體就是獨角獸的血,這一週已經發生第二次了。我們今天的任務就是找出這隻可憐受了重傷的神聖魔法生物。」手指抹了一些銀液,海格神色嚴肅囑咐孩子們道。
「那…假如傷害獨角獸的兇手先發現我們怎麼辦…」鉑金小貴族聲音有些乾澀的說,從小就遭母親描述灌輸過多次禁林的危險性及各種想像得到生物也都棲身在此,內心多少有些膽怯,僅管他極力想掩飾那不安。

「你只要跟著我或牙牙就絕對沒事。」正當德拉科聽了後小小鬆口氣之際,海格卻又補充句令他心神不定的話「好,現在我們分成兩組尋找,這樣比較快!」
「什麼??你不是才說不要離開你們嗎!」這句倒不是小史萊哲林抱怨,而是紅髮榮恩驚恐的大叫。
「放心,不會有事的,很容易的這任務。」
「海格…你這不是自相矛盾嗎?」小女孩一語點破。
「哎?別管這種小細節了!」
「…完了完了…我一定要寫信和爸爸說…」用空出的手拍額,鉑金髮男孩銀灰色瞳滿是絕望的說「那…我要牙牙!」

比起不靠譜的半混血巨人,小馬爾福直覺認為這隻擁有利齒的黑色大狗要更加可靠,至少能靠牠的蠻力和尖牙多少拖點時間吧。

沒想到,立刻聽一句打擊信心的話語。

「不過牙牙牠很膽小的。」
「……」

梅林,早知道我就不無聊告密了!
德拉科握緊手中的魔杖,思索有什麼咒語能在危急時派上用場。

----------傳說中的分隔線----------------

海格、妙麗和榮恩一組,而哈利、德拉科則和牙牙一組,兵分兩路在月亮高掛的夜晚尋找被襲擊的獨角獸。

「真是噁心…我的鞋子和袍子都髒了!」拉拉袍子,帶有些許潔癖的鉑金髮小男孩看著沾了泥污的衣物厭惡道「都走了這樣久還沒發現…切…」
「你能不能就別再抱怨了?」從小就住在德思禮家樓梯下碗櫥的哈利不以為然嗆他,就這點泥巴還鬼叫鬼叫「這樣會引來奇怪生物過來的。」

「喲?怕了嗎?看來聖人波特是個膽小鬼嘛~~~」立刻毒舌回嗆「反正你是大難不死的男孩,就算那些怪東西來了也不能拿你怎麼樣啊?哈!」
「你才膽小鬼!」

哈利不服氣回嘴,兩個小鬼頭於是你一言我一句,不停針對對方講些不中聽的話語,像是純血貴族連一點苦都不能吃,或是救世主又要來拯救大家之類沒營養的低層次小朋友吵架。

「慢著!」忽然停下腳步,惹得鬥嘴到一半來不及煞車的哈利就這麼硬生生撞上馬爾福,兩個重心不穩的孩子差點就直接往前摔了。吞下平時一定會馬上爆發的酸言酸語,他指著前方有些不確定的說「那個…是不是我們要找的獨角獸?」
「呃…好像是…?」哈利往顏色帶灰白魔法生物的周邊望去,牠的身下有一灘濃稠反射著月光的銀色血液「牠好像死了…?」

孩子們來不及上前探望傷勢,一個隱藏於樹叢的黑影倏然而出,彷彿用飄的移動到獨角獸身上,伏在上方,然後…

很快地,年輕的巫師們發現,那個黑影正在吸食獨角獸的血液,不斷發出嘖嘖的吸食聲。

完了。
哈利心想,而身邊的男孩則是將想法化為實際行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高聲慘叫,哪還顧得了鉑金貴族即使面臨危難時也該處變不驚維持形象,德拉科提著燈火拔腿就跑,還不望高喊救命得重重打破夜林的寧靜,而後面還跟著不負海格膽小評語的牙牙。

「唔!」忽然,本來想一同逃跑的哈利頭上的閃電疤痕發出陣陣疼痛,好像有千萬隻的蟲子從閃電疤往腦子裡鑽去,分心關心傷疤之下,竟忘了離開,雙腿還緊緊牢站在原地不動。

造出這樣大的高分貝驚動,只要不是聾子都會注意到男孩的存在。潛伏吸食血液的黑影不再沉默,起身,再次用如鬼魅的移動方式迅速往哈利波特接近。

「啊!糟了!」直到此刻他才驚覺不對勁,自己竟愚蠢的不動,笨拙地不斷往後退,然後腳被凸出地表的樹根絆倒,往滿地樹葉的泥地坐倒下。

要死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蛞蝓吃吃!」

一道疾光從哈利身後爆出,不偏不倚擊中極度接近的黑影。只見黑影身子震了震,忽然痛苦地抱著勉強可稱為頭部的地方。

蛞蝓,一隻隻肥大的蛞蝓從不明黑影的頭那吐出,掉落在地,發出啪滋啪滋飽含水份的聲音。

「波特聖人!你不會真的愚蠢到以為可以單獨對付他吧?還不快跑你這白癡!」一把抓住仍驚恐未定的眼鏡男孩,一面困難地又發出好幾發蛞蝓吃吃低級惡作劇用咒文,使得地面上增加更多的軟體生物掙扎。

哈利第一次對這充滿諷刺的聲音感到無比感激。

梅林,我一定是被葛萊芬多給傳染了,竟然會做回頭救人的這種蠢事…
幹嘛還要折回去救人?
白金髮少年逃命時內心咒罵著自己。

牙牙早就跑得不見蹤影,而小馬爾福緊緊抓著那差點死了還不懂得應變黑髮男孩的手,使盡全力奔跑。手上照明用不滅燈火早丟了,他們只能勉強在岐嶇不平的泥路上快跑,不時得小心突出如陷阱的樹根或凹洞,一面還得擔心身後不明黑影的追蹤。

雖然沒看到,但德拉科很肯定那黑影絕對還在後方追他們,剛才的吐蛞蝓只是一時拖延的小把戲,沒可能為難他多久。那傢伙絕不可能輕易放過兩個親眼目擊吸食獨角獸血液的他們離開。

「啊!你做什麼!?」一個拉力,德拉科被對方往旁邊一拉倒地,還用力往滿是蛛網泥物的洞穴拉去,不滿低吼。
「我想這個樹洞應該不會被發現的…」小聲道「它足夠隱蔽…」

看了看,小鉑金貴族也只能暫時無奈同意,和他最討厭的哈利波特躲在骯髒的樹洞中。

畢竟,他們才11歲,無論在速度和體力上都跑不過成年人身高的黑影。也不會厲害反擊魔咒的兩人,在正面對決上只有死的份。

------------傳說中的分隔線-----------

害怕,恐懼,絕望,任何可稱之為負面情緒的感情描寫都能運用在兩人身上。不知過了多久,躲在樹洞中的他們仍不敢有任何動作,他們不曉得那黑影是否已離去,也不知海格他們是否會發現自己的失散,那隻膽小的狗是不能對牠抱著任何期望。

抓著魔杖不放,即使說有了它也不會增加任何勝算,他除了在騎飛天掃帚上是天才之外,其他基本魔咒上他也只與榮恩差不多程度。

此外,這根魔杖並非在哈利的慣用手上。

馬爾福,他竟然會回來救我。

他內心不解低道,可以感到右手上傳來的顫抖和不安,對方和他一樣害怕,冰冷體溫和停不下的顫慄說明一切。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哈利甚至感覺到額上的疤像火一樣燒起。

該死,我到底怎麼了?
德拉科不停悔恨的想,他停不住渾身不由自主的顫抖,對此有辱馬爾福聲譽的行為,感到極度愧疚。

當初真應該就繼續和牙牙跑的,海格也說過和牠在一起就不會有事不是嗎?現在可好了,連自己的命都恐怕要丟了!

怨恨自己的德拉科微微撇頭看旁邊的逃命同伴,在些許滲入月光照射下,察覺對方一臉痛苦。

他怎麼了?
卻不敢出聲,深怕會引起行蹤不明的黑影的察覺。

小史萊哲林以左手用力捏了捏,試圖藉此行為提醒他,至少旁邊還有人。

轉頭,碧綠的眸子盯著德拉科,良久,好像在掙扎什麼似,哈利用嘴型作出「謝謝你回來救我。」
「愚蠢的波特,你認為我們現在就叫得救嗎?」沒好氣的以嘴型回覆,天知道他們還要在此被困多久。

即使如此,德拉科還是沒放開手,他總覺得一放開那好不容易凝聚的些微可稱之為勇氣的東西就會消散。

其實波特也沒這樣討厭…
其實馬爾福也沒這樣討厭…

身陷困境的孩子們同時想著。

----------傳說中的分隔線----------

又過了大半小時,終於,海格他們憑著牙牙靈敏嗅覺找到窩在樹洞的兩人。聽說是路上碰到半人馬的通報,他們才知道哈利和德拉科被奇怪黑影追逐,趕而在禁林搜索他們。

「終於找到了!還好你們沒事!」半巨人嚇得鬍子都快白了,站在樹洞外直拍胸脯,鬆了口氣道「假如哈利你出事的話我怎麼和你父母交待啊…」
「我沒事的!」一聽聞眾人來到,他和德拉科都很有默契地放開雙手,一前一後從洞中狼狽鑽出,身上是半濕未乾的泥濘,樹葉,或許還有些潛伏的蟲子在攀爬。

海格睜大雙眼仔細檢查哈利全身上下,就怕他少了隻腿或眼睛,確定除了身上髒了些疲憊些外,再加點小擦傷後,方才真正放下了內心的大石頭。

「海格,你也應該確認下馬爾福。」接受赫敏的哆哆潔咒文,再度回復乾淨的哈利提醒他的大朋友道「要不是他折回來救我,我恐怕就被黑影殺了。」
「哦?是真的嗎?」不敢相信的看著鉑金髮男孩,一面勉為其難檢查對方有無受傷「他說的是事實?」
「哼,我只是覺得救世主男孩死在這會很搞笑罷了。」抱著雙臂,刻意不看著半巨人的眼,彷彿為了掩飾的德拉科嘲笑道「我這樣拚命你還不加分?」
「呃,噢…那史萊哲林加5分…」看到哈利堅定的眼神下,海格很不願的替他最不喜愛的學院加分「總之,我們先回去吧…這裡太不安全了。」

一路上,榮恩就不停碎碎唸說著「我就知道他一定是為了加分!」之類馬爾福不可能做沒利益事的話語,總之就是不相信。赫敏不斷確認他的好友狀況,而哈利則默默不多說,安靜的跟著大家行走。

「哼,隨你怎麼說,你這雀斑鬼怎會理解呢?」德拉科惡毒道,反正他也不懂自己的行為,幾乎是下意識在發現哈利沒和自己一同逃命的當下,立刻折回去救人。

怪了,平時一向做事都是在有勝算下的自己怎會做出這種決定?
一路上,德拉科都在思索這問題,直到他回到史萊哲林的交流聽,可惜怎想都還是沒個結論。

算了,就當作是他賣個波特一個人情吧。
自己到底為什麼那樣討厭他?就因為在剛入學時他拒絕和自己做好朋友並且跑到葛萊芬多嗎?

忽然覺得自己這陣子針對哈利波特的捉弄排擠行為很愚蠢且低下,比起這個,還不如再多學點魔咒防身要更有用。

對於緊要關頭只能使用小朋友惡作劇魔法來制敵一事,德拉科感到十分丟臉,縱使那真的奏效了。他決定寫信時將增加一項要求,請雙親寄一些防身攻擊的魔咒書。

奇怪,為什麼我會為那種白癡理由花時間精力去討厭他?
想不透也懶得再繼續的德拉科甩甩腦袋,先去洗個澡再說,他可不想髒兮兮的去入睡。

------------傳說中的分隔線----------

雖然說小馬爾福並未和其他人提及此事,葛萊芬多三人組也沒有,但小八卦仍然是會有管道被發現的。隔天早上,幾乎大半個霍格華茲學生都知道英勇的史萊哲林王子拯救了可憐無助救世主一事,沸沸騰騰聚在學院餐桌上興奮討論此八卦。

「哼,我就知道那傢伙只要抓到機會羞辱哈利你就絕不可能放過!」隨同好友進入餐廳,迎向眾人好奇或嘲諷眼光的榮恩不滿抱怨「看哪!他馬上就大肆宣傳了!好像怕誰不知道他成為偉大的英雄拯救人了!」
「不,我不認為是他。」細心的赫敏反駁,指著坐在史萊哲林長桌被學生環擁的白金小王子「如果是馬爾福說的,那他現在表情應該更開心囂張,而不是萎靡不振!」

「咦?你何時開始替那傢伙說話了?」韋斯萊噘起嘴疑問。
「我沒有,我只是在陳述事實罷了。」喝了口餐桌變出的新鮮南瓜汁,女孩正色道。
「算了,別再提了。」不自覺摸著疤痕,哈利略為不適說「就算是他說的也沒怎樣,這本來就是事實,的確是他跑回來救我的。」

嘆口氣,即使不滿被炒作,但對於既發生的事實,他實在無力反駁。

另一邊,同樣成為話題人物,而且還是勇敢正義一方的德拉科也同樣不滿。
他並沒和任何人提起,昨夜甚至是一回去梳洗完就睡了,究竟是怎麼傳出去的?

看到葛萊芬多桌投射來毫不掩飾的厭惡表情,以及三人組的反應,鉑金小貴族此刻真是無語問蒼天。
他對梅林發誓,他真的沒說,他一點也不想成為一個為了救波特聖人還冒險跑回去的英雄,這一點也不符合他的作風,絕對。

可惜此刻他也只能面無表情享用早餐,將耳邊吱吱喳喳的話語通通當成背景聲,內心則思索該如何面對這一切。

這絕不可能僅僅存在於餐桌上的餐後話題…
德拉科暗想。

【The End】



總覺得好像沒寫完,還可以再續寫,只要想要的話。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