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2-09-29(Sat)

【青火】有老虎有老虎!】

只是看了一篇新聞後所yy亂想的文~~~@@

【有老虎有老虎!】

青火,帝光時代,同班同學和架空世界設定。
奇幻設定有,HE,輕鬆向。
人物個性似乎有點崩?

目前這篇是滿清水的文走向,畢竟才一開始也沒鋪敘,當然就只有純純的友誼囉。假如未來有機會多寫的話,或許是會進行更深一層的吧?



中學三年級,今天是他們帝光學生難得的校外教學。
雖說對於一群15歲的少年而言,到動物園看動物實在是頗愚蠢的行為。

即便如此,能夠在課業壓力下和朋友們一齊放鬆心情去遊玩,仍是件愉悅的事。

在青峰大輝大聲嚷嚷『入園可愛小動物區和爬蟲館太無聊,要看就看肉食猛獸類!』的提議下,奇跡世代一行人便在赤司帶領風風火火往園內最深處的猛獸區前進。

當然,其它區事後也會再繞過去,畢竟校外教學作業所要求內容是全區的。

動物園對於肉食猛獸類的待遇一向不錯,都盡可能依牠們生長環境布置相當大的活動範圍。對於遊客觀看路線也設計為上下兩層樓,在下方可透過強化玻璃近距離觀看,而上方則透過柵欄
由上往下看,可一望全景。

「這些老虎看起來懶死了…」青峰倚在柵欄旁失望道,因為他看到的不是電視中百獸之王神氣十足站在岩石上帥氣怒吼的老虎,而是一隻隻或躺在樹蔭下或睡在池塘邊不停打哈欠瞇眼的大懶貓「切…原以為能看到老虎互鬥咧…」

「牠們平常都有足夠的食物來源,在園內也沒其他天敵出現,除了睡覺你還想牠們做什麼?」綠間喬弄眼鏡位置淡淡地道「何況今天氣溫直逼35度,熱到不想動也很正常。」

在深藍髮色少年低聲抱怨很無聊時,其他的奇跡世代繼續旁若無人的聊天打哈哈。紫原照慣例吃著永遠吃不完的美味棒,綠間拿起動物園地圖尋找紀念品販賣店以備購買今日幸運物無尾熊鑰匙圈,黃瀨像隻大型黃金獵犬圍著黑子講話,黑子喝著剛買來的香草奶昔默默觀看下方懶洋洋打哈欠的老虎,而赤司則快速抄寫作業答案準備帶領其他人往下一個景點觀看。

「……嗯?」某灰髮人士從附近的洗手間走出,恰巧看到頭髮五顏六色的奇跡世代,也看到一旁自顧自喝奶昔的淺籃髮少年。沒來由,他,突然很想欺負一下。

最享受搶走別人珍惜事物的過程。
即使自己根本不需要。

「嗯?這飲料好像滿好喝的啊~」一把搶過黑子的飲料,直接就吸管吸了幾口「切,原來只是香草奶昔!難喝死了~」

不還給飲料的主人,灰崎祥吾直接當著天藍髮少年面前,倒掉剩餘奶昔,把空杯子往旁邊隨意丟去。

「……」默默看了報銷的飲料,黑子依舊面無表情,他抬頭「灰崎同學,動物園裡不能隨意亂丟垃圾,請好好的丟到分類回收筒。」
「……嗤,真無趣~~」沒見到普通人會有的憤怒表情,真沒意思,他心想。

「喂!灰崎你在做什麼?」被無視很久的奇跡世代紛紛向前替朋友討公道,其中血氣最盛的青峰衝上前,一手拎著作惡少年的領子,瞇著雙眼質問。
「沒什麼~~就無聊囉~」毫不在意對方氣勢,灰崎攤攤手裝無辜。
「無聊?無聊你就可以搶黑子的飲料嗎?」

天氣本來就夠熱,心情煩躁,他輕易的被無所謂的輕浮口吻挑起怒火,青峰現在滿腦子都在想要從哪一角度海扁他才能最準確地毀容時,忽然,他感到有危險逼近,手一鬆身手輕巧地後方跳去。

「哇哇!灰崎你別太過份!」見到對方從口袋中拿出瑞士刀往青峰揮去,黃瀨驚叫「這樣已經不是惡作劇了!」
「喲?躲得挺快嘛~」看看憑本能閃開跳到柵欄邊上的膚深少年,灰崎扯扯嘴角冷笑。

「你以為憑你傷得到我?」藉長年打籃球訓練的高超反應能力和野性直覺,也不知怎麼就在跳閃之刻站到柵欄高端的青峰大輝俯看對方「你是想找碴嗎??」

「唉…這兩個白癡…」奇跡世代的隊長,看著兩位籃球隊員做著無聊蠢事長嘆口氣「嗯…?」

天帝之眼,可綜合對方現有動作資料預先觀看到未來的能力。

只是隨意掃看兩位隊員,不料,赤司卻看到了很不妙的未來。
立即出聲警告。

「青--」可惜赤司的話語被突然吃完點心和他報備要再去販賣部採購的紫原給打斷。
也就那麼一剎那的耽擱,不幸發生了。

青峰失足重心不穩從柵欄墜落,緣因他只顧和灰崎嗆聲而被忽然好心提醒『注意腳下』的黑子給分散注意力,於是便往後方進行自由落體的不受控行為。

「青峰/青峰君/小青峰/阿大!!!!」

伴隨奇跡世代和來往遊客的驚呼聲,靛藍髮少年摔落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完了。
這是青峰發現自己摔下去後的唯一念頭。

不過,怎麼…好像不太痛?

從摔落的衝擊中回復,他察覺自己好像沒受什麼傷,照理說從將近三、四樓高度意外摔下,摔斷個腿或手都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嗯…為什麼這地面是軟的?而且還是偏紅有斑紋的地毯…?」一時間還神智不太清的少年疑惑道,他下一刻就立即被上方同伴們喚回現實。

「青峰!快離開那!你摔到老虎身上了!」
「啊?」

是的,完全是因為有隻不幸的老虎就那麼剛好躺在下方休息,然後莫名奇妙的在青峰摔下來時成為他緩衝作用力的墊子。此刻,那隻被少年狠狠由上方一撞的老虎正張大血盆大口生氣地低吼,怒視還無禮踩在自己背上的人類。

「呃…靠!」驚覺自身處境之不妙,青峰大輝整個臉都被嚇白了,如果他能隨身帶個鏡子照照,大概會得意自己其實總有天也會白的。

然而,在這性命交加之刻,他啥也想不到,第一次在非打籃球進入zone狀態,為了能更快的逃離威脅性命的現場。直到跑至遠離那隻被壓大老虎約二十公尺處,才稍稍鬆口氣。

「該死的…我該怎樣離開啊?」一面看著不遠處抖抖身子站起來的東北大型虎,青峰整個人還在不由自主的顫抖。
那是本能對生命受到威脅產生的反應。

四周,都是高達十來公尺的岩壁,而且是以動物絕不可能從裡面爬出來作設計的。而四周,除了稍才親密接觸的老虎外,旁邊還有四五隻體型較先前那隻小的老虎,都被剛才自己摔下的聲響驚醒,用打量食物的目光看著自己。

「青峰!接住!」
「啊?」少年下意識接到赤司丟過來的都西,是一支鋁製棒球棍「這…?」
「你先拿點東西防身,我們會幫你分散老虎注意力。黃瀨和綠間已經去通知動物園的人了,再撐一下!」赤司站在柵欄上對底下的青峰叫道,一面命令紫原將手上所有的食物盡可能丟往離膚深少年最遠的地方,用食物來製造兩者間的安全距離。

果然奏效,原先朝著青峰前進的老虎在見到上方紫原不停灑落各種散發香味食物後,紛紛調頭就跑,奔向香噴噴的炸雞熱狗搶食去。

「可惡!為什麼動物園的工作人員還不來??」深藍髮少年憤憤低聲咒罵,緊緊握住手中棒球棒。

現在他唯一可走的路徑是平時工作人員餵食的出入口,而他們此刻竟然不在附近?雖然那些老虎暫時在赤司的食物攻勢下沒太關注自己,但誰知等一下會怎樣?

「青峰君,你的左後方!」存在感一直薄弱的黑子哲也忽然驚叫。
「!!」

再一次,順利憑打籃球鍛鍊的反應能力躲過。是一隻偷偷離開群體的老虎,牠稍才默默爬到青峰後方的樹上,由上往下跳躍攻擊。

「該死…!棒球棍打得過老虎嗎??」握著唯一防身武器的雙手已遭汗水浸濕,少年雙眼直盯著老虎不敢鬆懈,那隻野獸正因前次偷襲失敗而不滿咆哮,隨時想發動下一波攻擊。

死定了。

高舉起棒球棍,青峰並不期待這樣可擋住發怒中老虎的攻擊,然而這卻是他下意識的第一反應。

不會就這樣死了吧?我還想要打籃球啊!還有巨乳和小麻衣的寫真集也不想放棄!

就在他閉上眼滿腦想著不正經的死前遺言時,卻發現,預料中的疼痛卻沒降臨。
於是,他張開眼。

難以置信。

「吼~~!」他得救了,是剛才那隻毛色偏紅的巨虎衝過來擋住了另一隻老虎的攻擊。此時,牠正用更兇狠更大的音量往對方嘶吼,仗著比一般東北虎更龐大更健壯的體型,又或許是身上散發的殺氣,那隻本想攻擊人類的老虎低吼了幾聲便自討沒趣挾著尾巴跑了。

「呃…我這算得救了嗎?」青峰這想法在那隻紅老虎轉頭看向自己的瞬間,馬上被吹散,另一個想法直衝而來「該不會是記恨我剛剛又摔又踩牠,所以只能自己咬我不准其他老虎攻擊我?」

不論哪一種,被嚇得呆掉的青峰大輝都無所謂了。現在的他,別說再拿起棒球棍對打,連跑的力量都好像喪失了,他可不認為一個籃球天才能贏過一隻東北虎,還是一隻突變比一般老虎要更強悍的老虎。

-----------傳說中的分隔線----------

「哇!」

所有從青峰意外掉落到老虎區圍觀到現在的人,忽然驚叫一聲。
因為…

「唔?」濕熱的觸感喚回少年的意識,定神一看,猛然察覺自己已被那隻紅老虎舔了好幾口,臉上沾滿對方的口水,而且看樣子暫時還沒停下的打算。
「嗷~」感覺到青峰疑惑視線,老虎更開心地叫了類似開心的聲音,停下舔舐動作,轉而用頭在少年身上用力蹭了蹭。

「咦!!????」

有誰可以和他說明一下現在情況嗎?為什麼剛剛還兇得像魔王一樣的紅老虎現在卻溫馴得像隻大貓,而且還像狗一樣在搖尾巴和撒嬌??到底是怎樣??

蹭了幾次,老虎發現對方沒有摸頭的意思,於是抬起頭看著青峰,歪了歪頭,用低沉的聲音發出很像貓咪在求主人撫摸的咕嚕聲。

不會吧?現在這老虎該不會是想要我摸牠頭?等等?為什麼一隻老虎可以表現出這樣複雜的表情?是在裝可愛嗎裝可愛嗎??

腦中尚在思考時,手卻已不受控制的放在大型貓科生物頭上摸了幾把,再一次得到大貓的舒適咕嚕聲。

雖然,是低沉了點。

在確定這隻紅老虎似乎沒吃掉自己或傷害的意思,且其他老虎也因恐懼牠的力量不敢上前後,青峰索性就和牠玩起來,直接抱著大老虎的頭回蹭。

「啊啊,還真舒服!想來也沒幾人能像我一樣抱著老虎這樣玩!」抱著紅老虎滿足道「話說你這斑紋真酷,好像分岔的眉毛呢~~」

當生命已不受到威脅,動物園工作人員還沒來,而這隻老虎似乎又很喜歡自己,青峰乾脆提出一個擺明找死的請求。

「紅老虎,我們打個商量,你讓我爬到背上坐一坐,我請你吃漢堡怎樣?」看到上方的紫原零食吃完改換漢堡吃,青髮少年提議道。
「吼?」做了個似乎是皺眉的表情,老虎順著對方目光往上看,然後低頭似乎思索一下,點點頭,低下身用尾巴示意可以爬上去。

「真的可以?」也沒想到為什麼老虎可以聽懂他的話並且還點頭,笨蛋青峰在確認後咧著嘴爬到老虎背上「噢!超酷的!黑子快幫我拍幾張照!紫原!你丟個漢堡給我!」
「青峰君,沒問題。」喀嚓喀嚓,淺藍髮少年已快速用手機照了好幾張。
「噢?」紫原則疑惑一下,順手將其中一個漢堡往下方丟去。

「約定好的,給你吃漢堡哦!」接到後,青峰爬下虎背,將包裝紙打開遞到老虎面前「你的食物中應該不包括這吧?」
「嗷??」嗅了嗅,再看看青峰,巨大虎嘴一口就吞下漢堡,隨之而來的反應是不停像狗一樣的搖尾和以頭蹭青峰。

「啊哈!沒想到老虎也能吃漢堡!太酷了!」又繼續摸了好幾把老虎的頭得意笑。

-----------傳說中的分隔線----------

等綠間和黃瀨帶來動物園工作人員時,已經是十五分鐘後的事了。先不說猛獸區的人都恰恰好輪班休息而無人留守,更不用說這群人還墨守成規必須按照辦理一堆繁瑣程序才可以得到主管許可得到老虎區的鑰匙,並得以進去解救人。

進去解救很順利,紅老虎見到工作人員的門打開後,立即乖乖退到一邊,像隻大貓坐在原地目送青峰和園方人員離開。

「再見了!我有空就會來看你啊!」依依不捨揮揮手,最後和老虎擁抱的危險動作被工作人員制止而取消,讓還做過更危險玩命動作的青峰極度不爽。
「嗚……」舉爪揮揮,現場所有人除了沒神經常識的青峰外都再一次的被嚇到,這也太人性化了吧…

雖然青峰還想要再留下來和大型貓科動物玩耍,礙於帝光校外教學的課題尚須到其他園區完成,他被紫原奉赤司命下給拖著帶離現場,往下一個地點出發。

那天,虎園被暫停關閉,工作人員開始紛紛入園清理紫原為吸引老虎注意而丟入的各種零食,並且還得對牠們做身體檢查,防止食用人類食物後產生不良結果。為此,奇跡世代在離開前可沒少被園區人員訓話。

只不過…

「你們敢訓我們?」瞇起一雙赤眸低道「做事沒效率,找個人進去解救客人還拖拖拉拉花這樣長時間,我們沒告你們要求精神賠償費就算動物園區走運了,而你們竟然想訓我們?」

瞬間讓對方理虧閉嘴。

灰崎祥吾這位搶走黑子的奶昔又想攻擊青峰害其摔入園內的罪魁禍首,肯定少不了罪受,除被赤司下令驅離籃球部外,又受了一番精神壓迫威脅就不在話下了。

暫時,這個掉入虎園的小插曲就這樣暫告一段落。當然,隔天報紙和新聞上不斷重撥此事件是不可避免的,畢竟能掉入老虎群中不被咬很少,和人性化的大貓玩在一起就更是少到無從計算。

-----------傳說中的分隔線------------

事後,在工作人員的解說下,他知道今天救他並和他玩的那隻偏紅老虎的名字叫火神,據說是根據牠的毛色而取。才三歲多,是很年輕的老虎,才剛從美國動物園交換過來。

為此,他幾乎每週都會抽個幾天來動物園內玩個大半下午,有時站在老虎園外的玻璃和內部的火神玩鬧,有時工作人員也會因混熟而偷偷帶他到裡面,將火神老虎給帶到裡邊和他遊玩。

至於他可週週來動物園也是有原因的。

奇跡世代們很大量的沒和動物園多做計較,不過青峰還是得到了可無限次來動物園遊玩的免費PASS,以後只要想來隨時都可免費入場。

每週準時報到,青峰像上了癮一樣,從嘲笑「動物園是小孩才會去的啦!」到動物園達人,對於動物園內的所有路線、所有販賣部甚至是哪一顆樹睡午睡是最舒服,他全都知道,幾乎成為動物園區的地下員工。

瘋狂程度連好友黑子哲也都忍不住在陪他來看老虎的第n次時吐槽說「既然青峰君這麼喜歡火神虎,那乾脆和牠結婚吧?」

而青峰倒還真得大笑回「好啊,只可惜牠是公的沒辦法啊~」
「……不不,這已經不止是性別不同,在那面前還有物種柵欄要跨過吧。」見好友如此認真回,黑子不知該何從吐槽了。

然而…

「火神,以後我不能週週來找你了,可能每一兩個月才能過來…」再一次獲得特別福利進去幫老虎梳毛的膚深少年失落道「要上高中了,那學區離動物園很遠,只能偶爾抽空來了…」
「嗚…」垂著耳朵,名為火神的紅老虎發出難過哀鳴,搖擺的尾巴也無力垂下。

「喂喂,你可是老虎耶!怎表現得像隻小貓一樣?或者…」突然想到之前小時候聽過的故事,青峰隨口道「你乾脆來找我好了!不是說動物報恩都會變成人然後去他家嗎?咦?不對,我好像沒做什麼值得你報恩的事…呃…」

不行,這樣不行。

少見的,青峰大輝低頭嘗試使用他極少運作快生鏽的腦袋思考。
竟然還真給他想到了。

「哈哈,有了!我可以教你打籃球,馬戲團裡的動物不都會站在大球上表演嗎?火神你比牠們更厲害,成為世界上第一隻會打籃球的老虎!超酷的!」
「??吼~」歪歪頭看著對方,雖然不太理解,但老虎還是用似乎開心的表情點點頭道。
「好,那就這樣說定,你來找我打籃球吧!」開始和火神講解他未來學校的位置和交通方式,講到激動處更是比手劃腳,讓旁邊等待的工作人員汗顏。

雖然已經要升高一了,滿腦只有籃球和老虎的青峰顯然分不太清童話和現實的差異。

-------------傳說中的分隔線-----------

當天,和火神玩了一下午,青峰回家吃完飯後又跑到橋下的籃球場和人玩了好幾小時的鬥牛比賽,等他回家時,已經是十點多了。

隨便沖個澡,洗去稍才激烈運動所留下的汗水,這才懶洋洋回到房間。

「啊哈,寶貴的週末就是要這樣浪費的!」滿足用毛巾擦乾頭髮「咦?我的棉被平常有這麼佔空間嗎?」

疑惑盯著被鼓鼓棉被霸佔八成空間的標準單人床,青峰雖說平時對小細節不太注意,但這棉被也太不正常了,而且似乎還在有規律的上下微微起伏?

抬頭看,他家窗子好像…平常不會全部打開吧?
難不成外人入侵,而且這傢伙還愚蠢待在床上睡著了??

一時也顧不了擦頭這小事,青峰大輝小心不發出聲往床舖靠近,盡可能避免吵醒那位躺在自家床上的不知名人士,然後,翻開棉被。

「……」此刻,靛髮少年不知是要作何表情,嘴角有點抽慉看著床上人「老虎耳和尾巴是怎樣…?」

他看到,一位體型目估和自己不相上下的男人…不,少年躺在床上,頭髮和火一樣紅,卻逐漸趨深至末端處成黑色。頭上有對如同老虎的虎耳,不時隨呼吸而有節奏的輕微伏動。身上穿著很像是帝光學校的衣服,但設計上卻又有點不同,而且在他身後還有條橘紅和黑相間的毛絨絨尾巴。

靠近仔細看,這少年沉睡時五官表情乍看頗兇惡,特別是那對分岔的眉毛更是增加其兇狠度的主因。這眉毛讓青峰感到很有親切感,一時間卻又想不到是像誰而暗暗苦惱。

忍不住,伸手摸了下那對耳朵。

「噢噢噢!真軟!而且還熱熱的?太酷了!」低聲道,繼續像摸小動物一樣的玩弄虎耳。

突然,他察覺耳朵的主人早已醒了,如火的紅眸正盯著自己看。

「嗨,青峰!」
「……」

青峰維持動作不變,和床上陌生少年對看三秒。
然後繼續什麼事也沒發生地摸虎耳。

「嗯,手感真好啊~~」
「喂!摸夠了沒?你就沒有疑問想要問我嗎?」氣炸毛,甩開對方的撫摸,紅髮少年改躺為坐,一臉怒氣瞪道「正常人類不都會很驚訝嗎?」

「嘛…」有些可惜看著離開手心的虎耳,青峰撇撇嘴「好啦,要說疑問的話還真的有幾個…」
「哈哈哈!那快問!」喜怒哀樂都表現在臉上,虎少年雙眼閃閃發亮期待對方拋出問題。

「火神你怎麼會有我們帝光的校服?從動物園來的路你是坐電車還是跑過來?」伸手捏捏對方的臉頰。
「因為常常看你穿,大概有印象就變這套…至於怎麼來,是辰也哥開車送我來的…」一個個回答,瞬間,他感到哪裡不太對勁「等等!為什麼你馬上就知道我是動物園的那隻老虎??」

「我又沒和很多老虎說過要牠們變成人來打籃球,不是你還有誰?」青峰完全理解錯意思,籃球笨蛋腦中的思想迴路果然和正常人不同「而且你的眉毛很特殊,全世界應該很難再找到一樣的。」
「啊?日本很多老虎都會變成人嗎?以前在美國別說碰到同種虎妖,連妖類都很少見啊…」雙手抱胸,火神陷入奇怪的困惑中,難道他師父和辰也哥教導他關於人類社會都是錯誤的知識嗎?

他的思考很快被中斷,青峰帶著洗完澡未乾的濕淋淋頭髮坐到床上,往火神身邊靠過去。

「哦?原來你是虎妖啊,這真神奇~那你平常出門耳朵和尾巴怎樣辦?」繼續上癮似玩弄那微微抖動的虎耳。
「收起來啊?」唯二動物特徵倏地消失,火神露出虎牙得意笑「看吧我很厲害的!話說…你什麼時候教我打籃球?」

雖然看過辰也哥打過幾次,但自己卻還沒實際上場打過呢!

天然的小火神用小動物眼神看著對方,殊不知這種外表和青峰相仿的體格配上這眼神動作,實在是很反差萌。

「今天有點晚了,不過明天是週末,隨時可以的哦~~」拍拍對方頭,手臂很順地勾在對方肩上「那今天就睡在這吧。」
「不,辰也哥還在樓下等我。」搖頭,完全沒發現他這老虎被獵人盯上。

據火神所說,他哥哥冰室辰也,是和他師兄,原身是蛟龍,是師父擔心他一個人出來歷練會遇到危險特別叫辰也多多觀看他。只是之前火神太懶了,想說既然只要求一年就乾脆跑到動物園混吃等死待個一年,等時間到了就回去找師父。

不過,也就是在他剛來到日本的這幾個月碰到意外摔下來的青峰,因此決定增加留在日本的時間,並打算更深入的了解人類,直接在青峰未來學校附近買了間高級公寓,等開學時就到申請好的高中一起去上課。

對了,和冰室辰也一樣,火神的人類全名是火神大我,後者直接以他的種族老虎的相似音為名。

「等城凜開學我們就是同學了!」想到再過不久就能和青峰成為同學的火神開心道,全然沒察覺對方更黑的臉色。
「但我是讀桐皇…」
「啊?不是城凜嗎?」愣住,他記得明明有聽過這詞。
「城凜是哲也選的學校!」翻白眼,我今天才和你講得為什麼沒記清楚?反而記成很久前哲也說的?青峰用力搖了搖對方「你快點再用什麼妖法將學校的申請證件給更改吧!」
「呃…這個…」支支唔唔,低頭不敢正眼看。
「怎麼?應該不難吧?」

「但辰也哥不會答應的…」光這一次就是自己求了很久才勉強答應的,雖然不清楚為什麼一聽到自己為了青峰要來讀書就這樣生氣…但假如和他說學校選錯要再重新跑一趟流程,那隻蛟龍絕對會殺了自己吧…「他生起氣很可怕的…」
「不會啦,你再去求求他就行了!」

於是在青峰不斷慫恿之下,耳根子軟的火神也被打動,欲備等下和辰也哥說時…

一股強大凜冽入骨的寒意從窗外、從樓下滲入,兩個討論得正盡興的少年們背一涼腰一緊,不覺挺起腰坐起正坐。

「完了!我拖太久了!辰也哥生氣了!」臉色難看的紅髮少年冒冷汗起身道「我先走了!明天我再來找你玩!」
「呃…好…」被陣陣寒意驚到的青峰也不敢再提轉學之事「那我以後不用再去動物園找你了吧?喂!你就這樣從窗戶眺下去?」
「我都要來讀高中了還待在動物園做什麼?明天我會再找你打球的!」已安全跳到一樓圍牆上的非人類仰頭笑道「笨蛋,我直接走下樓被你家人看到才會嚇到人吧?明天我會從正門走啦!」

揮揮手,火神像貓科動物一般靈敏從牆上跳到外邊馬路上,一點多餘聲響也沒,快速往不遠處站在車邊的少年跑去。

「那就是辰也哥嗎?」微微遠眺打量的青峰才將目光移去不到一秒,馬上對上冰室目光,隨之攀附而來的是一陣陣殺氣,嚇得他本能退了一步「靠,一個超級戀弟控!」

當下青峰給那半邊瀏海遮住臉的少年下了此定義。

嘛,沒關係,反正未來有的是機會。
雖然這笨蛋連學校都選錯了…

想到明天可以和那隻笨蛋老虎一起打球,不,是教他打球,青峰的心情頓時好了不少。

【未完待續】




其實文章已經結束啦!只是未完待續是指以後或許還會有以這篇文當作背景的番外篇或小故事什麼的!留個後路,將來要再寫就輕鬆啦~~

這文純粹是看到一篇奇摩雅虎上的新聞而產生的靈感。是說有個遊客摔到老虎籠的新聞,只是原文中的遊客被老虎咬得還滿嚴重…嘛,總之就是那讓我聯想到帝光一行人到動物園玩,而青峰摔落的一些小插曲,然後就丟到青火吧中的萌梗區。誰知梗寫了寫,自己就想要寫成文了!

只是…為什麼我只是想要寫打文,卻寫了七千多字??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