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2-11-21(Wed)

【神的惡作劇●黑魔標記出現】

【神的惡作劇●黑魔標記出現】

晚上,德拉科跑去和沃威爾他們的帳篷一起睡,他記得當他和父親要求時,眉頭緊皺的父親似乎默默鬆了口氣。

此時,鉑金少年才剛睡著,正確的說,腦海中才剛復習完魁地奇世界盃中見到的高難度動作準備要補眠時,就被吵醒了。

「德拉科,快醒來!外面有一群白癡在作怪了~」沃威爾直接拉開淺金髮少年的棉被「快換一下衣服,拿著魔杖。」
「唔…?」半睡半醒揉眼貌「是愛爾蘭隊在慶祝嗎?就變一隻羊吃掉他們的酢醬草,自然會安靜的…」
「不,是一群外面戴尖帽子穿黑衣服的怪人哦~~」從外面巡視回來的達烈正色道「嘛,雖然對我們來說是沒差,不過為了入境隨俗,還是換衣服跟大家一起逃吧~~哈哈~」

尖帽子黑衣服?不會吧…
德拉科有不好的預感,趕緊穿戴完畢,緊抓魔杖,隨沃威爾和克雷浮爾順人群離開。

同時,隔壁的衛斯理一家也將孩子們都緊急叫出來,雙胞胎帶著金妮避難,鐵三角隨後,而最大的三個兒子隨同亞瑟一齊去幫魔法部平定搗亂的巫師。

達烈哼著流行歌淡定收起帳篷,塞進加了空間咒的袋子後,他聽到一向好脾氣的卡難得發怒了。

「這些人玩得太過火了吧?」淡綠眸子因怒火默默轉為血紅色「連無辜的麻瓜也要牽連?」
「嘛…」紅髮少年抬頭看,看著越走越近的隊伍,尖帽黑衣巫師們不停用魔杖玩弄天空飛的麻瓜,是招待他們進營區的羅伯先生一家人「那~親愛的,我們偷偷去鬧下吧?」
「先去那邊的樹林稍微變下裝再來。」點眼頭,他指著是人較少的林子。

說是變裝,其實也不過些障眼法。達烈迅速換了全黑易在夜間行動的風衣和靴子,拿下頭上的髮夾飾品,魔法暫時隱去臉頰的紫色星星,髮色懶得改,反正這裡紅頭髮黑膚的人多的是。而卡的淺綠瞳色也因怒氣轉為紅色,他只要稍微換下淡色系衣服成正常巫師會穿的服裝就好,頭髮以魔法輕輕往後梳,只留幾撮瀏海在額前,馬上就給予人截然不同的氣質。

那些虐待麻瓜的巫師們,應該會很後悔作了虐待麻瓜和破壞場地的行為吧?

「痛!誰撞我!」
「不是我!啊!我的魔杖掉了!」
「他是誰!」尖帽子的黑巫師們猖狂的笑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驚恐聲,他們不再好整以暇破壞所有經過的帳篷或玩弄麻瓜,而是緊握魔杖對準不知從那冒出的敵人。

隨後,出現一陣迷霧,把這一群巫師都籠罩起來。

「是誰用魔法變出霧的!我看不見了!」正在操作麻瓜浮空的巫師大叫,然後右手吃痛一下,魔杖被打掉了,引起更大的咒罵尖叫聲。
「啊!是誰打我!」一個個隱形的生物不停踹著他們的腳或朝腹部重重揍下去。
「啊哈哈哈哈哈!」莫名狂笑無法動彈的也有。
「我覺得你比我更需要這些麻瓜…」被操縱主動將麻瓜交給不明人士的也有。
最後他們又被一雙雙從地上冒出的骷髏手給絆倒摔跤,直到其中一個黑巫師發現快要被追上來的魔法部官員給包圍時,才集體作鳥獸散跑掉。

在不遠處。
「切,早知道你都是用魔法攻擊的話,我們根本不用換裝啊!」繼續用魔法將衣服換回來,一個個別上髮夾和髮飾而感到麻煩的達烈抱怨道「還有很多法術都來不及施展啊~~」
「換一下總比較好,萬一被看到了多麻煩。」確定附近都沒人,卡才回復原貌笑道「那四個麻瓜只是暫時昏過去,只有等魔法部人來才會自動解除魔法屏障,暫時無憂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跟著雙子一起跑,德拉科的人身安全得到了保障,他就看著兩人似乎預知了人群的動向,總是可以行雲流水的從擁擠巫師中找出一條最順的路線鑽出來,別說是被撞了,他們甚至連前方視線也都相當清楚。

「人終於比較少了…」雖然沒遇到危險,但德拉科總覺得有股不安感,他覺得…自家父親和今晚的事件可能也脫不了身。縱使未親身接觸,但暑假時常常看到父母親會皺眉交頭接耳說些不想讓他知道的話語,他只聽到一些【快回來了】【這是好機會】之類的片段。

一陣從樹林傳來的尖叫聲打亂了少年的回想。
「魔魔斃!」

一道翠綠色光芒飛到夜空中,那些魔法星點迅速延展為一個可怕的骷髏頭,還有一隻又長又粗的蛇從嘴巴爬出來,不停伸動蛇信,很是挑釁。

「那是什麼?」沃威爾皺眉看著天空,沒過多久四周發出連環尖叫聲,他不滿地摀住耳朵。
「黑魔標記…」德拉科父親就是食死徒,他一眼就認出這屬於黑魔王的獨一無二標記,面色更加無血色「怎麼會出現…」

「真醜哇!」克雷浮爾扁嘴批評上方的圖樣,遂舉起魔杖「我來幫他加一點漂亮的小花!」
「牙齒太亂,給他來個麻瓜的牙齒矯正器。」沃威爾也陪同弟弟幫黑魔標記加料。
「要美少女水汪汪眼!」
「禿頭太悲慘,來個爆炸頭。」
「讓嘴裡的小蛇彎成I LOVE YOU的形吧!」
「或許來個女僕頭飾會更好?呃…好像有點怪,算了不管他…」

你一劃我一往,本來面目猙獰的黑魔標記被搞得毫無形象可言,背景甚至還出現很多吹著號角的小天使,而他骷髏頭下又接了Q版的身體在跳舞,原本的模樣早就無法辨識了。

「……」張嘴傻驗看天空,突然發現,那神秘人的黑魔標記也沒多可怕嘛…
「噢噢噢!好像有人要找我們算帳了!快跑!XD!」捉弄惡搞被發現,克雷浮爾哇哇笑著,他們三人快速離開現場,留下一地發現得意的殺人標記被破壞成小破孩子玩意的食死徒。

「到底是誰弄的!!」抓不到兇手的食死徒又生氣又驚慌咆哮,在場卻無人給予他合理解釋。

而隨雙子一起跑的德拉科又上了一次震撼教育,原來黑魔王的黑魔標記也是可改的,只是…

他記憶沒錯的話,除了本人可更改外,只有魔力更高的巫師才有辦法改變那魔咒組成程序…
默默滴汗中。

-----------傳說中的分隔線-----------

既然魔法部都出動大批人力要捉神出鬼沒的黑巫師,參與此活動的湯姆當然也不可避免加入去獵捕那些巫師們,最先找到的就是達烈和卡惡整過的那批仍昏頭茫然的尖帽食死徒。

「嗯哼…真是群沒腦的傢伙…」還穿著標準麻瓜帥氣造型的日記君拿著魔杖瞪視倒地的黑巫師們「該怎樣處置你們呢…既然現在是魁地奇世界盃,那麼,就用那來處罰你們好了。」

湯姆將地上的石子變成比賽專用博格,以還沒完全清醒的黑巫師作為目標,博格隨魔杖一下又一下狠狠撞擊那些倒地的尖帽巫師身上,每一次球擊落就隨著一個慘叫聲發出,替夜晚增添不少背景音樂。至於會不會打斷骨頭或傷及內臟,這就不是他所在意的,他們之前也不將人命正經看待不是嗎?

恰巧,夜空已出現黑魔標記,而那恐怖標記也隨另一處的特威恩斯雙子給二次創作得不成樣,給了年輕黑魔王一個好點子。

「好吧,魁地奇也膩了,不如,就將你們手上的黑魔標記也改得和那一樣吧?」暗夜中的一雙紅目似乎閃了閃,滿意聽到【大膽的傢伙!】之類的評語,揮動幾下魔杖,開始他的黑魔標記二版行動。原本還想要再繼續惡整他們直到魔法部官員前來緝捕,不料在達烈影響下擁有的超靈敏聽覺,他聽到了一陣求助的聲音。

「嗷嗷!嗚嗚…」不知是粗心還怎樣,雙子只顧著帶德拉科跑,而常常忘記魔寵的達烈竟將椰菜給遺忘,直接就和卡變裝惡整黑巫師,留下的小魔狼被人群衝散一時找不到雙子也找不到主人,邊走邊嗷嗷哭叫。
「……該死的,怎麼會放著椰菜不顧…」咬牙看著遠方邊哭邊在混亂人群穿梭的小動物,又回頭怒視本該可抓起來的搗亂巫師「算了,再留你們過些好日子,總會抓到的。」臨走前不忘給他們幾個惡咒,癢得巫師抱著腹部在地上又笑又滾,連滾帶爬離開會場。

「椰菜,別哭了。」走過去拍拍小動物的背安撫,雖說湯姆不認為在場的普通巫師可以傷到這魔法寵物。
「嗷?嗚嗚!」哭抱,牠被主人遺忘了。

因此,之後的行程改為日記魔王君帶著小寵物找失責主人去。

「為什麼我還要兼著當寵物的保姆…」年輕黑魔王握著小椰菜的爪子在失火帳篷和尖叫聲中漫步尋找。

此時,根本看不出他就是先前冷笑虐待食死徒不留情面的巫師。

-----------傳說中的分隔線-----------

當德拉科和特威恩斯雙子趕到小樹林,哈利、榮恩和赫敏三人被魔法部成員團團圍住,似乎是有個小精靈撿到哈利遺失的魔杖並使用他在空中叫出黑魔標記,大家正為此吵得不休。

「只是…這個有什麼可怕嗎?」看著早就被雙子惡搞得不成樣的綠色黑魔標記哈利問道「我是說,這看起來很搞笑,為什麼大家要害怕?」
「呃…」衛斯理先生尷尬看著包括國際魔法合作司老巴蒂,最後決定自己擔任解釋的工作「因為這黑魔標記都是食死徒在殺了人後才會放出的標記,所以一看到這就會想到神秘人,通常都不是代表什麼好事…」

「梅林的襪子!我第一次知道神秘人的品味這麼可笑!」榮恩驚叫道,引起一群魔法部官員笑也不是氣也不是的反應,而聽到知道這惡搞黑魔標記真正內幕的德拉科則摀著自己嘴巴強忍不笑「他們每次都一定要用爆炸星星少女眼還戴奇怪頭飾的骷髏嗎?其實神秘人真正可怕是因為他的品味太低級了??」
「不…其實他…」本來還想要解釋的亞瑟看到老巴蒂搖搖頭,也放棄了。

事實上,要和一群未真正見識過伏地魔威力的青少年說這奇怪符號代表的恐懼,真的很困難,而且他們怎知道黑魔標記會變搞笑版?

留下魔法部官員繼續現場的搜索蒐證,其他的巫師則回到營地繼續補眠,以待明天回到各自的家園去。

夜晚,德拉科仍跟著特威恩斯雙子一起在達烈及卡的帳篷補眠,然而似乎他們這一組人馬外,其他的巫師都是在恐懼中昏睡過去,未得到實質上的睡眠效果。哈利也因擔心伏地魔會作怪,以及食死徒不知何時會再出來胡搞瞎搞,最後搞得自己很疲累的暈睡過去。

隔天,德拉科在回自己父母親身邊時,覺得父親臉上似乎多了一個淺淺的瘀青痕,而腿好像受傷了,這種傷盛行於霍格華滋魁地奇比賽後的球員身上。雖然很想詢問,礙於重重籠罩的低氣壓使得年輕馬爾福一路上都閉口不語,乖乖跟隨家人回馬爾福庄園。

-----------傳說中的分隔線-----------

隔天,預言家日報不意外出現各種關於黑巫師到處作亂、魔法部無能維護秩序等相關諷刺報導,每每都是同一位記者所寫,那位叫麗塔‧史譏的女人最擅長寫這一類沒證據煽動人心的報導內容。

「一定是主魂快復活了,召集手下們四處作怪。」年輕黑魔王看完預言家日報後淡道「分裂太多靈魂又遭遇過幾次挫敗後的他更加愚蠢了,我想今年應該會有更大的動作。」
「我覺得他看到自己的黑魔標記應該會氣炸了。」淺金髮少年指著那張不停從最初黑魔標記改為雙子惡搞版的頭版圖片笑道「沃威爾、克雷浮爾,你們也太惡搞了吧?」

「好玩呀!這樣很有活力!」已經要升四年級的葛萊芬多歡愉道,哥哥默默點頭。
「但本大爺覺得他們這次更慘吧,才剛想要作亂就被我們給惡整了!哈哈!而且湯姆你不也去處罰他們了嗎?啊痛!椰菜不要再踢了!」達烈沒良心道,旁邊小狼還在用力踹他,為昨晚遺忘他的怒氣而發洩。

「是的,還改變他們手上的黑魔標記,相信有參予的食死徒都不會想給別人見到左手臂上的印記。」年輕黑魔王露出迷人的微笑,拿著包包準備出門「那麼,我就先去魔法部上班了,今天應該會有很多有趣的事發生。」

布萊克老宅。

「……」面有菜色閱讀預言家日報的新聞,雷古勒斯深深覺得自己的叛變真是正確的選擇,分裂後的黑魔王更加腦殘沒智商了「西里斯你怎麼看?」
「哈利!你沒事吧?噢!你們只看到家養小精靈拿著你的魔杖?這不可能……嗯?雷你說什麼?」完全將心思都花在雙面鏡另一方的教子身上
「……請繼續和哈利說吧…」

看情形,出門的麻瓜變裝還是很必要…
對於隱匿很久又突然囂張的食死徒,雷古勒斯下意識抓著血族親王給他的魔法項鍊暗想。

事實上,雷古勒斯對於達烈他們幾年前復活的年輕黑魔王會如何看待這事也感到很好奇。他們是在復活節時見面的,霍格華滋一向會在復活節前後給學生兩星期左右的春假,在假期開始,達烈他們就帶著年輕黑魔王來到布萊克老宅給他們兄弟好好認識認識。

不過,他們是以達烈的堂兄弟來做介紹,並沒有誠實和這位葛萊芬多出身的布萊克詳細告知實情,假如他偷偷和鳳凰社的人通風報信,事後會很麻煩。

西里斯見了湯姆沒太大反應,他認不出來。他求學時有見過不少次伏地魔,多是在家舉辦純血貴族聚會時見到的,只是他見到的已經是毀容後的模樣。歷經多次的靈魂分離,以及濫用黑魔法或魔藥,在他企圖分離屬於麻瓜的那部份時,連同屬於麻瓜父親那份美好外貌也一塊分離,成了醜陋的蛇臉外表。他的史萊哲林傳人母親岡特一族,個個都是講著爬說嘴歪眼嘴斜的醜陋怪樣。不過那時候的伏地魔只追求更強大的力量更純粹的血統,外表一點也不在意。

雷古勒斯不是憑外表認出,細心的史萊哲林擅於觀察,即使說話聲音、長相外表和年紀都不同,但語調用詞以及主要個性仍是相同的,是他曾經崇拜跪倒在腳邊的黑魔王。

「嗯?怎麼一直看著我?」湯姆好奇的問,他當然也清楚這位年輕布萊克的背景,被卡‧賈克森復活的前食死徒,對於有勇氣不惜生命背叛主魂的史萊哲林,值得他付出注意力。
「僅僅是好奇罷了。」微笑,對於年輕又不偏激的黑魔王,雷古勒斯倒不介意和他做朋友,他們甚至連年紀都相差無幾「畢竟在霍格華滋史上,能得到全O成績的巫師並不多,不是嗎?」

「你們講話感覺一直在彎來彎去,不累嗎?」一向直來直往的葛萊芬多有些受不了的說。
「習慣就好。」兩人頗有默契同時道。

-----------傳說中的分隔線-----------

魔法界的日常生活其實很無聊,因此難得的一場魁地奇世界盃比賽,很容易成為長途火車上的熱門話題,葛萊芬多的孩子們,特別是男孩子,一坐上車就無止境的聊起他們觀看比賽的有趣事物或看法感想,有些還拿出比賽中買得紀念品,不停叫的愛爾蘭球隊胸花或著長得和保加利亞球隊喀浪一模一樣的迷你版小公仔。

「夠了,你們男生就只會講魁地奇比賽!」聽了幾小時後徹底感到厭煩,赫敏拿出他的四級魔法咒文課本復習起第一週可能會上到的咒文內容。
「當然還有其它的,格蘭傑小姐。」德拉科似乎聽到她的碎語,打開車廂用標準馬爾福笑容笑道「今年我們學校還會有更有趣的事發生不是嗎?」
「啊?」三人同時用疑惑表情看著他。

「哎?我還以為你在魔法部工作的父親或哥哥會跟你講的,難道沒有嗎?」見到預期中反應的鉑金髮少年嘴角揚了揚,使不知情的小獅子們開始憤怒「這真是太可惜了,我幾百年前就知道了~~」
「什麼!!德拉科你已經幾百歲了!」哈利睜著大眼不可思議看著對方「那你比鄧不利多教授還要老??」
「不不!說不定他比尼洛還有更老!噢梅林!我早該知道他的髮色是因為太老而變白的!」榮恩開始和小救世主討論德拉科的真正歲數。
「……」小蛇無語「你們沒這麼笨吧…」
「我以為,你會知道不要對他們兩人使用譬喻,因為他們總是會當真。」三人組中的唯一女孩從課本中抬頭笑道。
「可惡!!」小馬爾福氣得抓狂叫,氣得一路跑回他的包廂「不和你們說了!等著吧!!」

「他在氣什麼?」首先回神的綠眼少年。
「唉,更年期吧?喬治和弗雷總是這樣說派西的。咦,不對,幾百歲的人還會有更年期嗎?」健康教育也不太好的榮恩鎖眉思考著。
「你們兩個真的是…」不再理兩個笨蛋,赫敏繼續用功讀書。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