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2-12-12(Wed)

【神的惡作劇●神奇羽毛筆,不來一枝嗎?】

糟糕,中間拖太多時間沒將新作品貼上來,得快點趁十二月沒結束盡快更新啊!
拖到我都快忘了自己寫過什麼XDD

-----------

【神的惡作劇●神奇羽毛筆,不來一枝嗎?】

所有鬥士在下課後,都被要求帶到一個狹小的教室做訪問,都是針對這次三巫鬥法大會安排的,預言家日報想專訪這些參賽選手們,並拍照留念。事前,他們請專門人士來檢查各選手的魔杖,看是否功能完好,又或是加了不該加的機關作弊。

最愛寫八卦的史譏是這次的專訪記者。
可憐的哈利,他生平的處女秀就被一個中年老女人給帶到狹小掃帚室開始。

「那麼,身為最年輕的鬥士,你為什麼想要參加三巫鬥法大賽呢?」麗塔‧史譏用著自動速寫羽毛筆,開始她今天的第一個問題。
「啊?你可以再說一次嗎?」哈利發現,羽毛筆竟神奇的寫下一大段他根本沒說過的話,像是【額頭上的閃電疤痕是源自於和神秘人首次對決的那晚產生的…】「哇,這羽毛筆怎樣寫得和我講得不同?」

「別管那枝筆,我們繼續吧!你為什麼要參加報名呢?」女記者將羽毛筆移開些,不讓哈利看到筆記本上的字跡。
「這筆多少錢?在哪買?我也想要一枝!」黑髮少年努力伸長脖子觀看,他看到【我是為了證明自己不僅僅是活下來的男孩,我想要憑著參加比賽正式贏得大家的尊重】。
「好了,哈利,重點是訪問不是羽毛筆!」試圖把筆記本移到更遠的地方,但哈利似乎對此感到非常好奇,不再屈就於椅子上,嘗試各種姿勢以求看到內容「你現在是緊張還是開心呢?」

「這筆太讚了,我真的很需要買一枝,不,或許是兩枝,這樣以後寫作業就輕鬆了!」小獅子仍然流露對羽毛筆的強烈喜愛「等等,或許我買了這筆以後,我也可以當預言家日報的特約記者?因為你根本都沒有寫,那筆都會自動創作出新的內容啊!噢,現在寫到【我的眼睛閃著七彩的淚水…】哇,要怎麼樣淚水才能七彩的??」
「哈利‧波特!你不要再執著於羽毛筆了!」麗塔‧史譏終於忍不住,才高分貝的要求年輕鬥士認真的回答時,掃帚室的門被打開了。

在教室找了半天找不到哈利的鄧不利多,總算在塞德里克的指示下找到了被記者追問的小救世主。

「哈利,差不多要進行魔杖檢查了…呃,你在做什麼?」打開掃帚櫃的鄧不利多愣了下,左手調整掛在鼻樑上的半月形眼鏡。
「嗨,教授!我馬上就去!」丟下剛搶到的羽毛筆,立刻往外死命衝,那枝可憐的羽毛筆上的毛都被哈利給捏得爛爛,有氣無力的飄浮在半空中。

「史譏小姐,如果你願意的話,其實可以到旁邊來訪問,我想會比掃帚櫃要更舒適宜人的。」鄧不利多微笑說。
「可惡!這還用你說!」抓著可憐兮兮的羽毛筆,記者小姐生氣的走出去。

------------傳說中的分隔線------------

不得不說預言家日報的辦事效率很好,隔天哈利就在頭版看到了四位鬥士接受的採訪內容,其中他的個人部份更是佔了整份報紙四分之三主要版面,其他人除了被拼錯的名字之外,塞德里克甚至連上報的機會都沒有。

報紙一刊登出來,哈利就發現自己成了除了葛萊芬多之外所有人的公敵。赫夫帕夫氣他推擠了塞德里克的版面,雷文克勞覺得他太注重名利,史萊哲林為了反對而反對,波巴洞和德姆蘭也沒給哈利好臉色看。

「哈利,這份報紙一定要留下來給你的子孫看!實在是太搞笑了!」他的好友榮恩在早上收到貓頭鷹寄來的預言家日報後,第一個反應就是噴了哈利滿臉的牛奶「你們訪問時還坐在黑湖旁邊看著人魚趴在章魚身上跳舞?然後你每次看鏡子就會想到爸爸,看眼睛就會想到媽媽,所以每天都要拿鏡子不停的看?噢不…哈利呀!啊哈哈哈哈!我在這裡被寫成了忠實貼心肯為朋友付出一切的騎士!我真強!」

「嗯哼!那算什麼,我這裡還被寫得更慘,每天都在計算微笑要幾度才是最完美,走路的步伐要幾公分,講話音量要多少才能完美得到大家的注意力,甚至連我喝南瓜汁都要注意喝了多少CC才可以往偉人的道路前進…」他用魔杖變出一把尺和量杯「所以以後我走路都要靠這些了!連多一公分都不行!」

兩個人一邊吃早餐一邊挖苦自己或嘲笑對方,渾然沒將報導當回事,讓一些史萊哲林想罵他的學生一時也找不到詞彙罵咒。他和榮恩都已經將自己評得一文不值了,似乎還樂在其中,對於這種連罵自己都可以苦中作樂的人,他們總不能反其道而行不停稱讚他吧?

------------傳說中的分隔線------------

第一任務開始前的週六,又是霍格華滋開放讓三年級學生到活米村遊玩的日子。

雖然哈利有他最好的朋友榮恩和赫敏的絕對相信和支持,還有特威恩斯雙子等人真心相信他不是自己投名字到火燄盃,但難得的假日也不想要坐在一個被各學院學生給指指點點的三支掃帚酒吧度過。因此,他們來到布萊克家所開的紫羅蘭夫人,是一家餐廳及旅店的綜合經營餐館,價格高昂,通常以貴族或中上層人士才有財力夠資格來消費。那裡可以躲到特別訂下來的包廂內安靜不受外界干擾,悠哉度過週六。

整棟建築物的外觀是深紫色和黑色為主,偏哥德式風格,在黑色雕花的大門口旁擺了一個立式暗黑色檯子,檯上擺著一本暗金雕花外封的菜單。菜單內魔法照片不停強調食物的美味,像是剛烤好的鬆餅有多麼外酥內軟,搭配純度最高的瑞士高濃度巧克力入口即化等等。主要經營是供來往遊客住宿,共有二十間客房,最豪華的套房連曾住宿過的挑剔馬爾福都讚不絕口。和布萊克老宅一樣,整棟建築物周遭也下了超強的防御結界,這都是為了使客人能安心住宿而不用擔心安危。餐廳位於一樓,大約有五十個座位,座無虛席,若非住宿客人,都需要事前一週訂位才可以。

為了能更好的和教子說話,西里斯‧布萊克特別在這週六從倫敦來到活米村自家店面,請店長空下一個最大最好的房間和哈利及他朋友們談話。包廂裡裡外外都下了隔音咒,能完好的保存客人的隱私不被外界聽到,而且裡面還有能讓心情放鬆的魔法香料精油,聞來淡而舒心,很多客人都是衝著這不外賣的香精油而來用餐住宿。其中他們的位子是呈圓型沙發樣,每個人坐在沙發上繞著中間的水晶圓桌用餐聊天。

這一次的西里斯已經將那頭亂長髮剪了,是比雷古勒斯略長的短髮,經過半年的休養及堂姐強迫逼喝的美容魔藥,他總算脫離阿滋卡班逃犯那狼狽不堪又未老先衰樣,回復他曾經的葛萊芬多風靡女巫的帥氣外表。

自家店面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四個小巫師每個人先來一杯招牌的檸檬口味粉紅酒,再來好幾盤不比蜂蜜公爵差的蛋糕和餅乾,以及加了烤焦糖香蕉、卡士達醬及巧克力冰淇淋的熱鬆餅,還不停說吃完還可以繼續點其他的招牌點心,深怕這些小巫師吃不飽會餓肚子。

是的,是四位,除了哈利、榮恩和赫敏外,還有他的外甥德拉科,他的母親納西莎在西里斯坐牢時可沒少出力,偶爾請她兒子吃點東西也是理所當然。座位分別是最外面的德拉科、西里斯、哈利、榮恩及赫敏,沙發很寬敞,中間間隔空間非常足夠,擁擠這詞是不會出現的。

三隻小獅子雖然有點不習慣,但想到最近德拉科也沒找他們麻煩,而且和西里斯又是親戚關係,在吃了一堆點心後也就忘了尷尬,開心聊起最近發生的重大事件,三巫鬥法大會。

「很明顯是有人陷害你的不是嗎?」德拉科下巴抬高高的說,喝了一口粉紅酒「憑你淺薄的智力是不可能有辦法通過鄧不利多教授的年齡線報名,而且報名就算了,還成功成為第四名鬥士,這需要多大的計謀和魔力?」
「噢!德拉科你相信不是我投的嗎?真是太好了!」哈利翠綠的眼睛閃著光芒看著淺金髮少年。

「…不,其實我主要是想要諷刺你的智商太低了!」咬牙,硬要替自己相信哈利找藉口「格蘭傑,你在笑什麼?」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最近很流行的【傲驕】這詞太適合你了。」赫敏帶有深意默默微笑。
「??那是什麼?」
「麻瓜的流行,你不會感興趣的。」繼續神秘微笑。
「……」德拉科有不祥的預感,閉上嘴不想再多問。

西里斯以哈利參加三巫鬥法大賽太危險為由,送了一個防御性魔法手鍊,要他務必隨身攜帶,以防在比賽時被不知名人士陷害丟了性命。

「這是雷古勒斯選的,哈利你也知道他比我在黑魔法上更有研究,由他來選擇對抗黑魔法的魔法器具是最適合不過。」黑髮男子難得正經道。

那個魔法器具,其實是卡‧賈克森製作的,他給了雷古勒斯很多類似具有綁定防御或反擊法術的道具,特別暗示他想要送誰都可以。於是小布萊克就以替哥哥教子選禮物為由,做了個順水人情。

「西里斯,我都不知道這家餐廳是你家開的!」喝完第二杯低酒精粉紅酒的哈利說「我們常常經過卻都沒進來吃,那價格實在很…高。」
「除了這家外,活米村的夜幕珠寶店和露羽藥材店也是布萊克家的產業,在斜角巷那裡也有其他的店面也是屬於布萊克家的。」西里斯和三隻小獅子講起自家的產業分布和販賣的東西,隨即指著德拉科「在我們缺席的這段日子,都是德拉科的媽媽,也就是我的堂妹納西莎幫忙照顧,如果不是她主動要求看顧,這些通通都會被該死貪錢的魔法部給沒收作公物!」

「儘管如此,魔法部還是將產業扣除稅款和人事等財務支出後賺到的利潤都沒收了。」小馬爾福不滿地皺眉「魔法部的那些傢伙完全不理會我父親說的話,堅持說沒收食死徒產業賺到的錢來對付食死徒是理所當然的事。哼!他們甚至根本就沒有查清楚西里斯舅舅是真有罪還是冤枉的!就算現在知道是冤枉的,也才賠區區3萬金加隆,連一個月利潤都不足!」
「魔法部和麻瓜的政府也差不多,都會貪污…」赫敏嘆氣道,每次回去看電視新聞無不是政府官員貪污案件,這個關了那個捉了,過一陣子又換新一批的人,防不勝防。

「哇!西里斯你們家超有錢的!」對於家有七個孩子要養的衛斯理,700個金加隆就已是天文數字,在聽他說三萬金加隆連一個月的利潤都不到時,他簡直都要暈過去了。
「哈,馬爾福家可是巫師界最有錢的純血貴族了,他們國內外產業比布萊克家還要多咧。」男人哈哈大笑指著小史萊哲林道「而且德拉科又是獨子,將來所有的財產都是他的呢。」

「噢梅林!乾脆我嫁到馬爾福家好了,下半輩子就不愁吃不愁穿!」沒想太多直線司考的榮恩直接說。
「……」德拉科傻眼「你為了錢還真不擇手段…」
「嗯,我們家還有金妮,不如這樣,德拉科你就娶我妹妹吧!」
「……」
「榮恩你這愛慕虛榮的傢伙,連妹妹都給賣掉!」被赫敏狠狠捏了下腰,痛得哇哇大叫。
「我也只是開玩笑嘛…別當真…」

經過這個小插曲,他們又聊到麗塔‧史譏的神奇羽毛筆,敘述那筆神奇可自動自發寫出像小說一般不可思議的文章後,小天狼星頓感興趣,說這次回去他絕對會幫哈利留意,找到後就請貓頭鷹四人一人寄一枝當禮物。

------------傳說中的分隔線------------

「波特,第一個任務是龍。」實在看不下去一窩獅子不停聊著生活中無關緊要的小事,德拉科直接打斷對話「而選手必須偷藏在真正龍蛋中的金蛋。」
「啊?龍?你怎麼會知道?」眨眨漂亮的綠眼,直視鉑金髮少年的淺灰眸子。
「我父親在魔法部上班的,總是有管道可知道的。」邪惡的笑,他才不會講出這是那年輕黑魔王用莫名手段從魔法部聽來的「只剩一週了,你還不準備嗎?」

「可是…這樣不公平吧…」哈利想到其他參賽的選手們「其他人都不知道,就我知道好像不太好。」
「哈利,其他學校的選手一定會知道的。」西里斯將盤內剩下的鬆餅沾最後一口莓子冰淇淋後說「只要是國際性比賽,私下作弊是一定要的,會遵守這規定應該也只有鄧不利多了吧?」

討論到龍的特殊性,擁有超強的抗魔和抗物理特性,普通的攻擊魔法都無法對它產生作用,即使有,也需要一打以上的成年巫師才能夠暫時擊暈。西里斯建議哈利可以用召喚咒召出他的火閃電,用他天生的超強飛天技術引開龍的注意力,再繼而奪到比賽用的金蛋。

「可是我不懂耶!」榮恩滿嘴都塞滿甜滋滋的奶油泡芙說「馬爾福你為什麼要告訴哈利任務的內容?」
「…馬爾福做的事不需要衛斯理來管!」
「榮恩,看吧!我說過他很傲驕的。」赫敏得意的對用濕紙巾擦嘴上奶油的紅髮少年說「他不會正面回答你的。」
「唔,好吧!」大概也習慣這白金貴族的個性和態度,他伸出手往德拉科還沒吃完的點心「你不吃的話我就吃了!」
「餓死鬼!」皺眉嫌棄的說,嘴上雖說得刻薄,德拉科還是主動將盤子移過去方便對方拿。

在離開時,天狼星給四人一人一大盒餐廳著名的厚鬆餅和比利時鬆餅,讓他們帶回學校享用。還給他們一人一張紫羅蘭夫人的會員卡,憑這卡本人來餐廳用餐一律免費,樂得榮恩雙眼都成星星眼。他也沒忘了提醒哈利要注意德姆蘭的校長卡卡夫,他是曾經的食死徒,因向魔法部告發多個食死徒名單作為交換而被放出來,前科在案。

由於還有點時間,他們又到文人居羽毛筆店補充些上課需要的文具和羊皮紙,又到蜂蜜公爵買了很多巧克力及糖果,畢竟這是身為學生的他們上課時的少數小小娛樂。哈利沒忘了離開家前答應達力和阿姨、姨丈的話,他不但將紫羅蘭夫人餐廳內的特製點心和蜂蜜公爵糖果裝了一大箱給達力,又請赫敏幫忙選女生會喜歡的美容魔藥給阿姨,和附上打氣咒的鑰匙圈給姨父,這樣他在見客戶或上司時也能很有自信,結果一共請三隻貓頭鷹聯合送貨才足夠運送那些禮物。

一路上差點要被埋伏於附近的麗塔‧史譏給攔劫訪問,幸好德拉科眼明手快將他的西里斯堂舅給推出去,作為新的研究話題。

「史譏小姐,你不認為身為一個純血的布萊克貴族,已經三十幾歲還單身是很丟臉的事嗎?」德拉科為了讓哈利三人不被抓到,故意將最討厭受訪的舅舅出賣了「如果允許的話,能夠在預言家日報上稍微提及現任布萊克家族的感情狀況,或許會不錯?」

因此,某八卦女的眼睛亮了,抓著現在又是帥哥一枚的西里斯到附近的餐館做一對一的獨家訪問,隔天馬上就登出【現任布萊克家族感情告急!所有單身的女巫們有福了!】之類的專欄。據說,在刊登後的一星期,布萊克家外被一大堆貓頭鷹給包圍,到處都是慕名女巫寫的愛慕信。為此,西里斯還被雷古勒斯嘲笑了好幾天。

「可惡,以後你就知道這種痛苦了!」西里斯狠狠撕爛預言家日報說「等伏地魔死了,你重出巫師界,就輪到你要接受無邊無界的相親和愛慕信轟炸!」
「沒關係,至少我目前不用。」微笑「而且我現在才【18歲】,還有很多時間可以等待。」
「!!!雷古勒斯不要再次強調我們之間年紀的差距!」咬牙。
「沒辦法,這是事實,我也無可奈和。」擺手裝無辜。
「$#!$!@$!$#@$」某隻大黑狗生悶氣中。

------------傳說中的分隔線------------

活米村之旅的當晚,海格鬼鬼祟祟的要他穿著隱形衣跟他到禁林森處,洩露了第一場任務是龍。果然作弊是巫師界的習慣,不作弊的才是笨蛋!

隔天偷偷告訴塞德里克任務內容後,哈利很不湊巧被經過的穆敵給叫到辦公室談話,試圖用許多個問句讓哈利自己想出利用飛天掃帚來對付搶龍蛋的任務。

因為哈利的召喚咒學得非常差,剛好德拉科在這一魔咒上表現得又相當優秀,因此他勉為其難陪著小救世主在學校的空教室裡練習魔咒。

「專心,拜託你專心一點,你的魔杖角度要再低一點,對,就是這樣。」德拉科顯然脾氣不是很好,每次哈利一失敗就會忍不住碎碎唸幾句,不過,他卻沒有放棄,依舊有耐心教導對方從哪個角度揮魔杖是最省力有效率等的小技巧。
「呼…我們都練了一個小時,先休息一下吧…」哈利擦擦汗坐到旁邊的空椅道,試著用召喚咒呼來不遠處的三明治,結果飛是飛來了,但卻跳過他的手直衝額頭,搞得他滿臉都是美乃滋和碎牛肉,狼狽不堪。

「波特,你真的非常不擅長這個魔咒!」又碎唸幾句,順便揮了魔杖對哈利使個【清理一新】,清掉臉上的食物渣渣「離比賽只剩兩天了,我們最好快點完成任務!」
「好啦,已經比什麼都召不來要強多了不是嗎?」這次決定直接用手拿三明治,綠眼少年笑道「在比賽前一定可以完成的!」

「最好你能如你所說的完成。」不同哈利一召就往臉上砸三明治的不輪轉召喚咒,德拉科的召的點心很順利往手中飛去「學不好你千萬不要和別人說是我幫你特訓召喚咒,不,學好也千萬不要說!」
「為什麼?是因為我們不同學院嗎?」哈利垂眉說「而且,為什麼我都叫你教名了,你還是叫我姓氏?」

「你真的很笨,破特。你可是救世主哈利‧波特,我是史萊哲林的馬爾福,在外界我們一直都該是以死對頭的關係,你還期待些什麼?」德拉科思考後回答。
「是嗎?我覺得我們關係還不錯啊?」歪歪頭不解道,哈利不認為死對頭還會花時間來陪練召喚咒「在外人面前不行,那私底下總可以吧?」

「…那是因為…」還想解釋些什麼,但看著那雙綠色閃亮的大眼,德拉科放棄解釋「好吧,沒外人在時可以。哈利,這樣行了吧?」
「這樣聽起來順多了!」微笑。
「休息夠了,我們再繼續練照喚咒!」臉紅的彆扭少年不想再繼難為情,馬上開始下一輪的魔咒練習。
「哇,真快…好啦好啦,我馬上就開始!」

馬爾福不擔心回去會被人問話,一來他是年級首席,二來沃威爾沒事都會去找葛萊芬多的弟弟,他們事先約好在特定轉角見面再一起回去,被問就直接說套好的答案就好,省下很多麻煩。終究他和哈利及鐵三角還算良好的關係是不能公開的,至少目前還不能。

「不過,穆敵教授看起來真的不像是喜歡看漫畫的人。」哈利召喚咒不小心召到一本學生遺留在教室內的漫畫書後道「之前去他的辦公室看到好多本漫畫,嗯,好像還有巧克力蛙的卡片?我一直以為像他一樣的傲羅不會迷這些…」
「漫畫?據我所知,穆敵教授不可能會做這種閒情逸致的事。」坐在旁邊空書桌上看對方練習魔咒姿勢有無錯誤的德拉科緩道「與其做這種沒意義的事,他更喜歡找出誰想要暗殺他或揪出黑巫師吧?或許是他沒收的?」

「是嗎?但他和我說話時,魔眼還一直很有興趣盯著那漫畫看…」
「錯覺,一定是。有時間想那,還不如將召喚咒練好!」
「是!!」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