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2-12-20(Thu)

【神的惡作劇●聖誕舞會】

【神的惡作劇●聖誕舞會】

聖誕節晚會,理論上大家都需要尋找一個舞伴陪同參加,而這也為那些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們找到一個邀請對方近距離接觸的良好藉口。學生剛從教授口中得知此活動後,紛紛開始尋找晚會當天一起跳舞的人選,才沒兩天,幾乎三分之一的學生都已內定好跳舞人選。

在霍格華滋大廳,葛萊芬多的長桌上,兩個少年非常的苦惱。

「梅林啊!大家平常動作有這麼快嗎?西莫和迪恩他們都已經約到舞伴了!」本來想說還有大半個月不急迫的榮恩在聽到其他室友都約到人後,忍不住和哈利抱怨「但我真的不知道要約誰啊!」
「不知道…聽說連納威也約金妮去跳舞了…」綠眼少年頭痛道,轉頭問克雷浮爾「那你們也都約好了嗎?」

「我約到花兒的妹妹!她很可愛哦!」笑嘻嘻的說「達烈好像約到花兒了,卡是約小我們一屆雷文克勞的露娜,因為她是唯一不會吵他的人。哥哥的話…有個波巴洞的女生約了他,我忘了她叫啥名字!」
「吼唷!你們四人就有三個人搶了波巴洞的外校生是怎樣!」一聽到自己愛慕的花兒被約走,榮恩憤憤的低吼「那我們怎樣辦啊!」

「沒關係啦,霍格華滋女生很多不用擔心!假如真的找不到…我可以借你藍色花花一起跳!或者椰菜?牠還滿會跳舞哦!」想了想,克雷浮爾好心的推薦人選。
「……我不想要可憐到和魔法生物或寵物一起跳舞…」哀叫。
「但我們再不快點動手約的話…真的會淪落那樣的!」哈利悲慘的表示。

「赫敏!為了不要讓我們和寵物一起跳舞,你可以和我們其中一人跳吧!」看見好友抱著好幾本書走來,紅髮少年立刻表情裝可憐的問「怎麼說你也是女的!」
「不好意思,有人約我了!」她聽到最後句不滿的拿起課本砸向榮恩,趕緊拿了一個培果和一顆蘋果就氣沖沖離開「你就活該和寵物跳吧!白癡!」

「我做了什麼嗎…」
「不知道…」

他們甚至還用抽籤或大冒險的方式來約人,每個人必須要用抽到的內容來約對方,結果當然是失敗。很少有女生會喜歡和一個滿嘴都是果凍話也講不清楚來邀自己的人出去,或者用倒立方式詢問是否有舞伴,那情況要有多糗就有多糗。

其中哈利還不幸抽到要用倒著說每一個字的方式來約人,約的還是張秋,一個長相還不錯的雷文克勞女生,大他一歲的魁地奇搜捕手。想當然,對方一個字也聽不懂,馬上宣告約人失敗。

「兄弟,別難過,我們總能約到喜歡被奇怪方式邀約的女生!」榮恩大口吃了蛋糕說。
「我不認為…」

兩個難兄難弟繼續他們的尋找舞伴之旅。

-----------傳說中的分隔線-----------

雖然,哈利的確不乏女生來邀這位年輕鬥士一起參加舞會,可惜都被他以不太熟為由拒絕,導致最後兩人只能和葛萊芬多的印度女孩芭蒂及她雙子姐妹雷文克勞的芭瑪一起參加舞會。

舞會是在聖誕節晚上舉行,在此之前,學生們可以先拆一年一次的聖誕節禮物。

哈利是被多比嚇醒的,家養小精靈突然貼在離臉不到五公分的距離叫醒他,為了送小救世主一雙不對稱親手編織的紅綠襪子,上面有金探子和飛天掃帚的圖樣。

「唔…多比,這是我給你的禮物!」沒有買禮物的哈利趕緊從櫃子中搜索,找到一雙他不小心買錯的襪子,一雙桃紅色滿是花邊造型的襪子,當時也不知為何購物籃內會有,大概是不小心掉進去的。
「噢!太好了!先生真是太仁慈了!送給多比一雙桃紅色的襪子!」多比開心的尖叫,之後又拿了榮恩送的紫羅蘭色新襪和一件衛斯理太太織的套頭毛衣,開心的不得了。

或許是之前送的禮物起了作用,德斯禮一家這次送給哈利的禮物品質明顯好多了,阿姨把哈利媽媽小時候的照片都洗了一份裝在相本內,附上一張【這是你媽媽小時候的照片,希望你會喜歡,祝你聖誕快樂!】的漂亮小卡。雖然裡面的照片不像魔法界的都會移動,但能夠見到母親小時的照片,已經讓哈利開心得淚流滿面,嚇得榮恩和哈比以為發生什麼事,跑過來安慰。

「沒有啦,只是見到媽媽的照片太開心了…」緊緊抱著充滿莉莉小時候照片的相本,哈利眼中泛淚微笑說。

哈利也送了很多禮物給德斯禮一家,多是使用後不會有危險性但卻方便的物品為主,給達力和阿姨各送一件適合他們加有空間擴展咒的背包和皮包,也送給姨丈一個加有保護咒的手錶,外表看來是最新流行的錶款,卻能暗中保護他。

赫敏送了一本【英格蘭及愛爾蘭的魁地奇球隊】,榮恩是一整袋惡作劇專用的屎炸彈,西里斯送一把萬能小刀,無論什麼鎖或結都可解開,海格是一大袋各種各樣的糖果,衛斯理太太則是一件綠色繡有一隻龍的毛衣,和很多自製的果子餡小圓餅。卡‧賈克森依舊送防身魔法製品,他認為哈利碰上危險的機率實在太高,達烈是馬上能派上用場的【笨蛋也可學會的舞會速成高手!】,他等下就準備學習使用,特威恩斯兄弟送了加了空間擴展咒及自動整理功能的行李箱。

「哇!這眼鏡很貴耶!之前去活米村有看到,一副最少要100個金加隆!可以防水防震防魔咒轟壞防火防遺失,只要一離開你的臉,擁有者心裡默想就會馬上回到臉上,再也不用擔心眼鏡不見看不到了!還有,它的外型會自動隨流行和配戴者的風格轉換,永遠不退流行!到底誰送的呀!」看到哈利拆開禮物後的眼鏡,榮恩簡直將廣告詞都背起來敘述它的功效「這超棒的,真的!只是我們家都沒人近視,也沒有用…」
「是…德拉科送我的…」聽到好友不斷稱讚,哈利反而不太敢戴起來了「他在卡片裡寫說,【身為鬥士之一還戴這麼蠢的麻瓜眼鏡,難道你想因眼鏡不見就輸了比賽或丟了性命嗎?白癡破特!我看膩你的小圓眼鏡了!】」

「哈哈哈!雖然馬爾福一直罵你,但對你很好呀!」紅髮的衛斯理拍拍好友背大笑「雖然我到現在也不知道為什麼他要對你好,不過,看在禮物這樣貴的份上,管他的咧!快戴吧兄弟!」
「唔,真的清楚多了…」比起之前度數不對的麻瓜眼鏡,哈利覺得巫師眼鏡實在太神奇了,又輕又合,差點就忘了臉上還有眼鏡的存在「還好我送的禮物也不差,我把第一場任務送的魔法小龍請卡‧賈克森學長改造後送給他了,那魔法龍至少可維持十年活動能量。」

過了不久,榮恩再度驚叫起來,他發現一個從未料想到的人送他禮物。

「哇!馬爾福連我都送耶!」快手撕開綠銀色調的包裝紙,小衛斯理拿著禮物咧嘴笑「是最新最高級的巫師棋!哈利你看!這巫師棋的材質超棒的!比我之前的舊巫師棋要好太多了!真棒!」
「真不錯,說不定連赫敏也有哦!」哈利笑著說。

之後,在交誼室碰到已經拆完禮物的赫敏,抱著一個紫紅色加暗金邊的書包來炫耀,果然她也拿到了馬爾福家的禮物,是一個龍皮的書包,加上自動分類功能魔咒,讓她以後即使一口氣帶上三十本書也不會累個半死,絕對適合書蟲小萬事通。

小貴族深深了解,要抓住一個人的心前,要先收買他的好友們。

-----------傳說中的分隔線-----------

他們終於知道赫敏和誰參加舞會,正是德姆蘭的鬥士喀浪。經過打扮的赫敏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大家都沒想到那個小萬事通少女也能變如此動人,所謂的人要衣裝果然是真的。

「梅林的眉毛…這四年我怎都不知道赫敏打扮起來很漂亮…」傻傻望著好友的榮恩張嘴呆呆的說。
「因為你一直以為她是男的吧…」哈利無力道。
「對吼,那就不是我的問題了,因為她是男的嘛!」頓悟。
「不,她是女的!算了,你已經吃驚過頭了…」不再理會發傻的朋友,哈利也帶著女伴芭蒂在旁邊排隊,等所有人進場後再入場就位。

第一對將進場的是花兒‧戴樂古和達烈,紅髮少年穿得根本不是巫師的禮袍,他依舊自顧自的穿著麻瓜界流行的晚會西裝,佩戴獨具風格的銀飾項鍊手鍊,加上渾然天成的邪氣,即使是帶有媚娃血的花兒氣勢上似乎也輸給了達烈,他們引起了很多男男女女的崇拜目光。

「哎呀,本大爺太帥了,可愛的小妞們~~等下就來欣賞本大爺絕美的舞技哪~~」自戀的達烈壞笑對著少女們說,身高夠高體形又健美的他一直是很多霍格華滋少女的偶像。
「……者裡的巫師抖者麼奇怪嗎?」花兒皺皺眉,自己似乎選錯舞伴了。

隨著一對對的進場,一臉肅殺樣的沃威爾也和一位不知名的波巴洞少女進場,他穿的衣服也不太合規定,更像是改良版的軍裝,就算在背後加一把巨劍也不覺奇怪。然而,他的身高和氣質卻很配這套衣服,繼續用冷冷的眼神和挽著自己手腕的少女進場。

「哇,你哥是要去打架嗎?眼神好兇惡!」榮恩撞撞旁邊的克雷浮爾說。
「他一直都這樣嘛!」雙子弟拍拍自己的舞伴,一個未來小美女佳兒‧戴樂古。
「你們一個一個都是找正妹,真是的!」心直口快,馬上被旁邊的芭瑪給踩了一腳「我又說錯什麼??」
「哼!」不悅。

和露娜進場的雷文克勞王子也是舞會亮點之一,除了難得能脫掉霍格華滋一身黑制服換上白色系列的長靴和禮服外,不按牌理出牌的露娜把自己打扮得像獅子一樣,戴上與髮色相近的淺金色獅子裝飾和禮袍,配上夢幻的眼神,有種神秘的氣質感。很多被拒絕的女生一旁咬手帕大叫不滿不公平,她們一致認為卡的眼神太差了,竟選了個性奇怪的學妹一起跳。不過,血族親王才懶得理會,與其和花癡跳舞,和夢幻夢幻不管世事有些傻氣的女孩跳更自在。

比較讓哈利注意的是德拉科及他的舞伴潘西,她穿了件粉紅色低胸的禮服,身上還加了很多亮粉,很容易不由自主將目光移到她的胸口,而這正是她的目的。德拉科則穿了件黑色為主的豎領禮袍,邊上繡了很多銀線花紋,有種低調的華麗,再配馬爾福家天生的鉑金髮色和淺灰瞳色,真的是帥死了,哈利心想。

-----------傳說中的分隔線-----------

幸好早上他果斷使用達烈送他的禮物,【笨蛋也可學會的舞會速成高手!】,否則他不是被芭蒂踩到腿斷腳骨碎,就是他不小心把旁邊的人都撞飛到牆上吧。至少,哈利看到麥格教授用一種欣慰的眼神看著他跳舞,應該代表跳得技巧還算可以,至少他比葛萊芬多的其他學生表現要好,沒有丟霍格華滋的臉。

隨便找個肚子餓的理由,也不管對方回答就擅自離開舞伴芭蒂,哈利跑去舞池外的場邊隨意亂晃,首先,他想要先喝點飲料鎮鎮驚,天知道女生跳起舞來也可以這樣兇狠,每次都是用要幹架的氣勢去跳舞,差點沒將哈利嚇走半條命。不過,看到附有照片的花俏菜單上點心後,覺得肚子又餓的哈利跑去旁邊長桌拿了盤子,選定好後喊了聲奧地利巧克力奶油蛋糕,立刻就出現熱量高到嚇死人的甜滋滋五顏六色裝飾蛋糕,毫不考慮的大大一口咬下去。

「哈利!」
「派西?」被叫喚名字的哈利這時才注意到評審位上的人,正是榮恩的三哥派西,他不停對自己揮著手「你怎麼會在這?」
「我升官了!現在是柯羅奇先生的私人助理,而我正是代表他來參加舞會了。」派西開心的說,順便展示身為衛斯理孩子少有的嶄新深藍色長袍。

「他為什麼不自己來?」哈利實在不想要一整晚都被糾纏,隨意開口問。
「唉…」突然,本來神采飛揚的臉色轉黯淡「他生病了,自從世界盃之後身體一直不太好,我想是太操勞了吧?畢竟他的小精靈詐詐已經被開除了。」
「是眨眨。」他糾正著。
「都一樣啦。說起來,我算是今年進魔法部表現最好的學生之一哦,很少人能像我一樣升官升這樣快!」再度回復得意樣貌開心的說「才不過半年就從一般職員升到司長身邊的特別助理,這不是一般巫師做的到!當然,還是比不上湯姆‧德伏爾,他才算是魔法部的奇跡吧!」

「為什麼?」哈利抬抬眉疑惑,很難得會聽到派西不停稱讚一個人。
「湯姆他現在可是魔法部人人想搶的巫師呀,幾乎每次有特派任務都會找他去救火,而他也都能完美的完成!」紅髮的巫師露出崇拜的眼神「要不是他現在跑去麻瓜大學上課,只有在麻瓜調節委員會比較清閒可以配合他時間,否則…我想他就算在一兩年內就升上司長我也毫不意外!除此之外,他一點也不自大,和每個人都處得還不錯,甚至我還聽過爸爸稱讚湯姆和他出任務表現非常好呢!哈利,你也知道,爸爸他絕不會稱讚史萊哲林出身的人,而湯姆是第一位!可惜我的工作太多,很少有機會和他聊天…」
「那你就在他生日時送他禮物吧。」綠眼少年想到去年的最後一天時,同室的克雷浮爾忙著寫卡片包禮物送人「他的生日是12/31日,還來得及。」
「噢!哈利你真是太好了!那今年就寫張卡片吧!要寫什麼呢…」開始策劃卡片的書寫內容,也就草草結束和哈利的談話。

這反而使他鬆口氣,衛斯理家的孩子們,他最不懂得如何和派西相處,或許也是因為他是最不像葛萊芬多的關係吧。

看了眼和藍色花花跳舞笑得超開懷的椰菜小狼,他笑了笑。經過飲料吧的哈利隨手拿了杯飲料灌下去,當他感到一股又辣又燙的狠勁竄出喉嚨,才聽到服務生驚慌說「那是火燄威士忌,未成年人不能喝的!」

不敵酒精的小鬥士只是傻笑幾聲,對他揮揮手說「沒關係,反正…咯,我都喝了…」就搖搖晃晃往外頭走去,也不理會那些衝著名氣想和他跳舞的女生,一路蛇行歪七扭八往人少的陽台走去。

-----------傳說中的分隔線-----------

陽台上,有位少年早已佔據最好的位子許久,倚在米白色大里石欄杆上思考。

唉,父親他這一次還是得站在黑魔王那邊嗎?
德拉科,正在苦惱馬爾福家族未來的出路。

上一次黑魔王崛起時,馬爾福家是食死徒站在黑魔王那一邊,雖然不幸選錯邊,但靠著捐了魔法部大筆大筆的金加隆和想盡辦法脫罪,馬爾福家總算沒有被冠上罪名關到阿滋卡班。但其他的食死徒就沒這麼幸運,像她母親的姐姐貝拉,和他的先生雷斯壯到現在還關在阿滋卡班的高階監獄中和催狂魔做鄰居,其他的要不死了要不就像水溝老鼠一般躲躲藏藏不見天日,非常狼狽。

只是上次他們投靠時,黑魔王還是非常有野心有實力的強大巫師,是個很正常能言善道給予純血貴族一個美好未來的領導者,誰知道後期會變得不人不鬼繼而去攻擊哈利‧波特一家而失敗呢?假如當初知道他會變這副德性,以及不知何時往身上拋的奪魂咒,相信馬爾福是不會選擇靠黑魔王那邊站。

現在,他的父親仍擔心黑魔王會再次捲土重來,雖然還沒面對面看到他,可是印在盧休斯左手臂上的黑魔標記卻越來越清楚,這只有在黑魔王力量復甦時才會發生的事。

呃,或許該更正,是主魂黑魔王才會引起的效應,之前被復活的日記君都已經兩三年了,卻一點跡象也沒有。

如果不是擔心洗不掉無法去除的黑魔標記會隨時處在失去性命的危機下,德拉科相信父親絕不會繼續當食死徒,正如上次魁地奇世界盃一樣,都是被迫的。

該怎樣辦才好?
看著天空,鉑金少年覺得今年的聖誕節一點也不好。

他的單人思考空間很快地被打斷了。

「唔…真冷…」雖然醉了還是感受到冬天的深深寒意,哈利往自己身上丟了個保暖咒,繼續搖晃的走,他看到一抹鉑金色「嗯?…咯…是德拉科…嗎?」
「…破特…你醉了嗎?怎渾身酒味?」鉑金髮少年厭惡地皺眉,看著咧嘴笑散著酒氣往自己靠近的醉獅「不會喝還喝!」

「咯…拿錯了嘛…」老實說出醉酒原因,哈利呆呆坐在對方空出來的長石椅「你…怎麼沒在舞會跳…舞啊?我記得…你是和潘西…一起跳?咯!」
「要不是欠潘西一個人情,我連跳完開場曲都嫌麻煩…你別靠在我身上!」推了推對方,離開不到一秒,醉呼呼的綠眼獅很快又賴回去「破特,我覺得你去找你的紅髮朋友會比較好,全身都是酒味!」
「可是…榮恩正坐在那看赫敏跳舞…我不好意思找他…咯!」不停打著沒有盡頭的酒咯,哈利抬頭看著那雙淺灰眼睛笑嘻嘻的說「那邊人好多,在這裡比較好…」

真的是醉瘋了。
甩不掉哈利的德拉科心想。

他們兩人所待的陽台離舞池有些距離,石雕刻花柱組成的陽台中間有一個長石椅,在這能夠很好地看到天空中的星星和月亮,算是不錯的賞月地點。由於今夜是三巫鬥法大會的特別耶誕舞會,學生和教授們此時都沉浸於一首首變化莫端的舞曲和美食裡,甚至連個性怪異的穆敵教授也難得在佳節裡放縱,穿著禮袍坐在旁邊椅子上邊喝著隨身小瓶內的酒,一邊無意識打拍子聽音樂。

這小子還算乖,馬上就戴上我送他的聖誕節禮物。
德拉科滿意看著哈利眼上的新眼鏡,他今年送加了諸多方便魔咒的眼鏡。而眼鏡也不負所望變化成流行的款式,不再是老舊的小黑圓眼鏡,至少黑框眼鏡要有型多了。

「今天的月亮真美啊…咯!」
「…今天是陰天,除了滿天烏雲外我什麼也沒看到…」德拉科手在醉茫茫的哈利面前揮了幾下,對方只是傻呼呼笑了兩聲,繼續瘋言瘋語不停。
「夏天了…我們去抓企鵝!」像是立志似,哈利突然從鉑金髮少年肩上起身,緊握拳頭的亂叫「要不然獅子會把企鵝都抓回家做成雪糕鬆…!咯!那我們秋天就沒有葉餅可以打了!」
「破特你腦殘了嗎?你說得話我一句都聽不懂!」德哈科覺得,還是帶這醉鬼去找龐雷夫人拿解酒的魔藥會是最好的辦法「走,去喝魔藥解你的酒,你醉暈了!」

「嗚,德拉科你怎麼都不叫我名字啊…咯!」雖然醉了但堅持的點還是強調,哈利扁嘴看著德拉科,但目光卻不知是對準在哪個遙遠的地方。
「好好,哈利,快起來吧!你這愚蠢的葛萊芬多!」用力拉起對方,身形明顯較自己矮小許多的救世主很輕易被提起身子,礙於對方腿軟走不好路,德拉科只好將他一隻手臂扛在肩上帶他到醫療翼。

為什麼我要當這傢伙的私人保姆啊…
半扛著哈利的德拉科內心不停抱怨著,他可是馬爾福的未來繼承人,怎樣現在淪落到要扶醉酒的救世主到醫療翼拿解酒魔藥的地步?

「唔…德拉科你身上都是…酒味…咯!」
「那是你自己身上的酒!」沒好氣回他,然後,他們聽到一陣急切的對話。

「西福勒斯!你難道不擔心嗎?這幾個月它已經變得更清楚了,一定有什麼事要發生了!」卡卡夫的聲音,從到校以來一直嚴肅的男人此時語氣充滿擔憂,心急的叫道。
「那你就逃吧,我會幫你找理由,但成功與否就不予保證。」石內卜用那緩慢的語調回答。

在魔藥學教授扣了兩個躲在角落親親我我的赫夫帕夫和雷文克勞學生十分後,他看到扶著哈利的德拉科,皺起眉頭。

「你們在這做什麼?」石內卜語氣不悅的問。
「教授,我正要帶波特去醫療翼,顯然他誤喝了酒而醉了。」指了指旁邊從臉紅到手的哈利,德拉科抬頭回答時看到旁邊的卡夫卡神色略為驚慌,不住藉摸山羊鬍來掩飾。
「是嗎?那還不快去!」
「是的,教授!」暗自慶幸沒被石內卜詢問為何是由他帶著哈利到醫療翼,德拉科快速扛著人離開。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