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3-02-05(Tue)

【神的惡作劇●最後任務】

天啊,我自己重看內容都覺得不可思議,怎麼寫得這樣爆笑XD 而且我寫過卻沒印象是怎回事@@@

算了不重要,反正這告訴我有靈感一定要快點寫下,否則消縱即逝,未來根本抓不回呀!
為自己有將爆笑內容寫下而感到開心!XDD

話說真正寫的進度已超前這篇十篇了....只是懶得校稿的我也真懶XD

------------------

【神的惡作劇●最後任務】

無論如何,三巫鬥法大會的最後場任務也將要開始了。

為了準備最終鬥士任務,霍格華滋的魁地奇球場已經種滿各種奇形怪狀的植物,高聳得像衝入天際的牆一樣,不騎在掃帚上絕對沒法看清裡面的路線。裡面也放了許多海格準備的神奇動物,以及穆敵找來和黑魔法有關的魔法生物,作為阻礙鬥士前進的障礙物。其中還有很多有各教授提供的毒植物或魔咒陷阱也都不定分布在裡頭,等待四位鬥士親自進去探索發現。

鬥士的最後一場比賽是允許家長參加的,而扶養哈利的德思禮一家是不可能前往魔法界,雖然他們現在比較不排斥魔法但距離熱愛也還有段距離,因此將他看成孩子一般的衛斯理家族代替前來,這反而讓哈利要更開心。除了衛斯理夫人,比爾也前來參觀,已經五年沒回校的他表示很懷念霍格華滋。

在問到派西為何沒來時,衛斯理家的兩位代表都露出悲傷的表情。

「雖然柯羅奇先生還在聖戈芒休養沒有大礙,但魔法部懷疑派西在這段時間接到的貓頭鷹信件都不是柯羅奇先生親筆寫的,所以這次的評審就派福吉先生親自來評。」比爾想到在家無精打采的弟弟也感到很無奈「派西決定在比賽結束後,不管調查結果如何都要先辭掉魔法部的工作了…」
「這樣啊…不過我想這不是派西的錯,至少柯羅奇先生在精神有問題時還是不停喊著他的名字,還是很信任他的。」哈利安慰的說,但卻隱藏了總是錯叫【衛勒比】的事實。

考慮到前陣子求生訓練出現許多意外因素,鄧不利多和魔法部都擔心會出亂子,增援了不少魔法部官員來巡邏檢視,以求減少危險發生。其中湯姆‧德伏爾也被派來當維護安全的魔法部成員中的一份子,和其他教授一樣,他的胸口上別了一個星星的胸章,代表三巫鬥法大會的工作人員身份。

「沒想到湯姆你會來當這次比賽的工作人員呢。」鄧不利多對觀看四周的黑髮紅眼少年說。
「沒辦法,魔法部人手不夠,而我又是最搶手的新人,捨我其誰?」年輕黑魔王笑了笑「雖然不能參加當選手,不過當工作人員也不錯。」

隨後又閒扯了幾句,湯姆又藉需要確定會場有無危險為由離開,和其他教授巡場去。

比賽是在晚上舉行,他們認為少了視線的夜晚能增加任務的困難度,更能測出一個巫師的真正潛力。之前種下作為圍牆的植物已經有二十呎高,厚度至少有三呎以上,是絕對的巨大型迷宮。

「如果你們在迷宮遇到危險或想要求助,就用魔杖發出紅色火花,在外面巡邏的我們會馬上派人去支援你們的。」在出發前,麥格教授對每一個選手叮嚀道「千萬不要為了逞強,真的不行一定要第一時間求救,聽到了嗎?」

看到所有鬥士都點點頭後,工作人員便各自往不同方向巡邏,而鬥士則按照之前比賽積分順序等待出場,分別是哈利和塞德里克、喀浪和花兒。

此屆的三巫鬥法大會,也是首次將屏幕魔法給應用的比賽,每一個參賽選手在迷宮場地內發生的事都會被傳送到外面,坐在觀眾席和評審席的大家就可以看現場直播,了解選手們的一舉一動,比起過去只能待在原地等待第一名的鬥士出來要更有臨場體驗感。

首先進場的是哈利和塞德里克,他們兩人進去沒多久便在第一個岔口往不同方向奔去,接下來的喀埌和花兒也很快在哨聲響緊接進入迷宮會場內。

「感覺迷宮裡面還滿刺激的嘛~~」大把大把吃著衛斯理雙子在場上賣的焦糖爆米花,達烈懶洋洋盯著螢幕中好不容易躲過爆尾釘蝦攻擊的哈利說「他這陣子練了很多咒語,對這些神奇生物應該沒問題哪~~」
「但我總覺得不太對勁…」年輕血族不安的說「雖然安全措施都弄得不錯,但我就是不放心。好像…會有什麼事在最後發生…」

「你不是給他很多防身用的魔法器具嗎?怕什麼!」又喝了一口汽泡飲料,這也是雙子那邊買來的,他們特別到麻瓜商場購買原料製作。
「但依規定只能帶一項經過檢查的魔法器具…」卡‧賈克森繼續看著螢幕上不斷奔跑或嘗試突破陷阱的鬥士們「哈利選擇帶了德拉科送他的魔法眼鏡,他沒帶我給的防身器具…」
「所以親愛的你魅力輸給德拉科啦~~」
「……你知道我的重點不在這…」
「安啦!擔心什麼!他可是運氣好到不可思議開著金手指主角光環的救世主耶!他會有什麼事」達烈邪惡的笑了笑,指著剛才差點被巨型食人花給吃掉卻又以好到神奇的運氣躲過並打爆敵人的綠眼少年「更要擔心的是塞德里克,他雖然強,但他沒主角光環啊~~~」
「唔,他是有戴我送的防身器具,我估計就算連續三次奪魂咒也頂多讓他昏厥…」
「好了好了,湯姆他也是這次的工作人員,真有什麼事他也會馬上救援的,別擔心囉~~!」紅髮少年笑著說,拿著另一包烤甜餅問「這個巧克力口味的餅也不錯,好烤餅,不吃嗎?」
「不了…」

現在緊張得都吃不下東西,誰和你一樣胃口大開啊?
某卡無言道。

---------傳說中的分隔線-----------

四處巡邏的工作人員雖然無法和其他人員坐在長椅上悠哉看著鬥士比賽,為了能完全掌握現場鬥士的比賽情況,他們手上都有一隻下了觀看魔法的手錶,能夠看到迷你版的影像實況。

「哈利的比賽情況似乎意外得順利…」在綠色迷宮牆外行走的湯姆看著影像說「似乎一切都被安置好了?」

忽然,所有的影像白屏了三秒,當大家以為魔法出問題時,畫面又回復播報鬥士的最新戰況,小小的插曲倒沒影響大家觀看的慾望。

「不對勁…」湯姆收起遊玩的心態,他發現鬥士的狀況有些改變,喀浪竟放棄尋找迷宮出口,不分青紅皂白地跑去攻擊花兒,但在碰到哈利時卻假裝沒看到,直接離開往其他方向前去「喀浪中了奪魂咒!」

但奇怪的是,除了湯姆之外,就只有沃威爾等四人有發現這事實,其他人似乎全然沒察覺。他們只認為鬥士起內訌,想先去除對手再慢慢尋找放著火燄金杯的終點。

等下的火燄杯應該不會那麼單純。
湯姆表面上正常巡邏,心裡卻在思考諸多可能的地點,他認為剛才的空白時間還有下奪魂咒的極可能是食死徒的作為,而他們不會單單滿足於此。

冠軍後才是真正的開始。

已經代替暈過去花兒放了紅光的哈利,此時又打敗一隻變成伏地魔的催狂魔,和塞德里克一起對抗巨大的抗魔高的大蜘蛛,八成又是海格的其中一隻心愛寵物,雖然兩人協力打敗了,但卻在哈利小腿上留下血流不止的傷。

「梅林啊!我被咬了!這蜘蛛也太大隻了!而且為什麼牠頭上會戴著粉紅色的蝴蝶結?」被咬的哈利想要對自己的小腿施一個治療咒,卻發現,他一個也不會「 糟糕…塞得里克你不用管我了,你快點去搶獎盃吧,我等下發出紅光就會有人救我了。」
「哈利,我們一起去拿獎盃。」他肯定的說。
「不,這是你應得的,你快去拿吧!」繼續煩惱流血不止的小腿,上面還沾著聞血而來的奇怪生物,不停用魔杖戳弄牠們。
「這次的比賽中你已經救我很多次了,你才更應得這獎盃。」眼神堅定看著小救世主。
「不…我真的沒關係,你去拿吧…」太好了,哈利覺得血好像有點止了,只是找不到繃帶,隨手用切割咒撕下袍子一角綁在小腿上,又用了清理一新去掉泥污。
「哈利…你的獎盃只有你自己…」
「……你到底拿不拿呀?」怒極,他只想好好包紮自己小腿。
「那…我們一起去拿…?」被哈利忽來的怒氣嚇到,塞德里克又提出另一個折衷方案。
「…隨便,只要可以讓我好好包紮下腿就行了!」總算把傷口包起,在上面打上一個完美的蝴蝶結,雖然後者一點作用也沒有。

兩人趁著牆海沒有把他們給擠死之際,終於跑到放著火燄盃的石台上。

「那,我們數到三一起拿?」赫夫帕夫的鬥士不確定的提議。
「好好好…你說得都好…我只想快點回去!」葛萊芬多這已經完全沒有得勝的想法「好,那就開始數吧。」
「一…三!!」

兩人都同時亂報數,也同時抓了火燄盃,他們瞬間臉上表情都很錯愕。

「你這不守信用偷跑步的傢伙!」兩人同時喊。
然後就被火燄盃帶走從會場消失不見。

------------傳說中的分隔線-----------

經過上一次門鑰匙的身心摧殘,從開始到降落的整個過程都像是坐在麻瓜雲霄飛車連續360度大旋轉10次的可怕差點嘔吐經驗,哈利為曾私底下多次訓練克服使用門鑰匙後的難受感,經過多次訓練後終於成功了。

「哈哈哈!訓練果然有用!」成功降落的哈利得意比個【耶】手勢,哈利自認這次的完美降落可以得到十分滿分。
「為什麼火燄盃是門鑰匙…」倚著大石牌在一旁吐了半天的塞德里克總算回神說「…這裡是墓地?」
「好像是麻瓜的墓園…」

他們落在一個雜草遍布的小山丘上,到處都是殘破石碑,刻在上面的字句經過長久歲月磨損已經快看不清楚。在不遠處有個小教堂,上面豎立著十字架,在像今天這樣的月光下能很清楚的看到。

「為什麼火燄盃會帶我們來麻瓜墓園?我以為會直接帶我們到觀眾席接受大家的歡呼。」出於本能拿出隨身的魔杖,四周陰森森的氣氛讓他有不良的預感。
「可能是上面的魔咒設定錯了吧?」同樣拾起魔杖的哈利不解的聳肩說指著地上枯骨手爪「這墓園超像我小時候和達力參加萬聖節的布景!只要碰一下它就會動,然後給它一個硬幣就會唱歌還會給我們禮物!」

「啊?麻瓜的萬聖節有這玩意?那你身上有錢嗎?」塞德里克拉出兩個口袋耳朵顯示自己身無分文。
「嗯…或許用假的也可以?」哈利把地上的小石子變成金加隆塞到手爪下「噢!它真的動了!那接下來應該會唱歌!我們就坐在這裡等吧!等唱歌的時間越久之後給的禮物就越好!」
「真的嗎?」懷疑。
「那當然!」

於是兩名選手就排排坐在地上等待活動手爪唱歌。

霍格華滋會場。
當兩位選手從螢幕魔法上消失時,湯姆就知道不妙了,而鄧不利多及其他教師員工也緊張了。

「火燄盃是門鑰匙?」所有人看到消失的兩人剛開始並沒太大反應,他們以為哈利和塞德里克馬上會再出現在面前,兩人各執獎盃一角宣布霍格華滋的勝利。但等了很久,兩位鬥士並未出現,而螢幕上也未再繼續轉播他們的所在場景,屬於哈利和塞德里克的屏幕都是空白的。

所有人開始後怕時,湯姆正在判斷那兩人被門鑰匙帶到另一地點後最後發出的內容代表什麼。
他只聽到了達到麻瓜墓園的對話,之後的就因魔法被強制中止而無法監聽。

不消幾秒湯姆就發現其中的關聯性,他知道這一次一定是哪位潛在霍格華滋的食死徒幹得好事,他們被轉移到一個麻瓜墓園。

該不會是老里德爾的墓園?
畢竟擁有主魂前16年的記憶,湯姆大概猜得出哈利和塞德里克被轉移的地點,八成就是那麻瓜父親的墓地。

只是為什麼要轉到那?那裡似乎不是很好的戰鬥場地…
雖然還有很多想法一下子湧入大腦,然而此時此刻最重要的是先趕到他們所在的現場。

反正一定是還未死絕的主魂想要施行黑魔法,必須要小救世主在現場才可以完成的某樣儀式。

------------傳說中的分隔線-----------

「噢~~為什麼這裡會有個大釜?」哈利繞著很不時宜出現的大鍋子圈圈說,下面還有未滅的柴火,大釜内的湯湯水水冒著不明詭異泡泡,散發出像積了三天腐爛的臭味「這應該不是要用來吃的吧?太噁心了!」
「難不成麻瓜流行在掃墓時吃東西?」不了解麻瓜的塞德里克疑或問。

「不,就算要吃東西也絕不像這樣噁心!」用力搖頭,他在地上撿了幾顆怪石頭,往湯水中丟「不知道是誰的,幫他們加料吧!唔,我有偷帶一個巧克力蛙也加進去好了。」
「這樣不好吧?」嘴上這樣說,赫夫帕夫的小王子也拔了旁邊雜草碎葉丟進大釜內,還用飄浮咒將幾隻大石下發現的小蜘蛛和蜈蚣給加料,整個就地獄料理一樣。
「我想這大釜擁有者會很開心!」哈利自我感覺良好的說。
「他們可以享有一頓奇妙的餐點。」

「咳咳。」

「什麼聲音?有人在咳嗽?」塞德里克環繞四周看了看。
「應該是我的手機,一離開霍格華滋就能收訊了。」從褲子口袋掏出一個比手掌略小的長方形物「我把簡訊聲設成咳嗽聲了。我看看…噢!是麻瓜糖果店的簡訊,說最近十周年店慶去買東西會打七折!」
「麻瓜還會用這樣神奇的東西?」沒見過手機的赫夫帕夫少年開始和哈利討論關於麻瓜的電器用品。

……

「嗯哼!!」又傳來一聲更大的人為噪音。

「那這次應該是有人了吧?這一次不是咳嗽聲了。」
「噢,還是我的手機,我把那些未知的電話都設成這種奇怪聲音了,這樣我一聽到就不用接。」哈利再次拿出他的手機,螢幕上是一個未知來電「我接看看…喂,你好?是,這裡是波特。嗯?我想我暫時不需要月球的土地權,是,我真的不用了,不過下次有冥王星的地權可以考慮一下。什麼?你說你們下一次的銷售計劃就是要賣冥王星嗎?噢噢,沒問題,那等你們開賣再通知我一下,我現在有點忙。好的,再見,祝你愉快。」

「麻瓜也有這種銷售啊?」塞德里克問。
「那當然,而且比巫師的還要更煩人咧,你永遠猜不到他們的新招會是什麼!」將電話號碼給Block後,哈利回答說「我已經接過不少多少次了,幸好霍格華滋不能使用麻瓜電器用品,否則我連半夜都不用睡咧!」

兩人又繼續旁若無人的聊起天,總算讓躲在一旁的某人進入暴走狀態。

「該死的波特!!你也自以為是了吧!!」高頻高分貝的抓狂叫聲。
「誰?」兩位鬥士抓著魔杖回頭看,什麼也沒有「怪了,剛明明有聽到聲音啊?錯覺?」

隨之一個綠光閃閃的阿瓦達擊中哈利前方的泥土地上,濺了他一身的泥花。
「…可惡!不過就高我一點還假裝看不到!」一手抱著毯子包裹的不明物體,一手拿魔杖氣呼呼瞪著兩位少年大叫。
「……彼得不是早在阿滋卡班裡就死了嗎?」小救世主皺起眉頭說,他記得那位出賣父母陷害天狼星的彼德得早就因不適應監獄環境死了。
「哼!這不關你的事!」一臉猥瑣樣的小老頭食死徒氣呼呼回答,不時比劃手上的魔杖。

少年們還在為該死沒死成的彼得疑惑時,包裹內的玩意突然傳出蒼老無力的命令。
「快…殺掉多出的那一個…」
「是的,主人!」又一次發射綠色阿瓦達光線,瞄準塞德里克發射。

「什麼?為什麼我是多出來的?」靈活一閃,綠色阿瓦達砸到旁邊的一顆大樹。
「蟲尾!還不快點解決他?」發毛的聲音再次催促。
「這一次一定可以!」又一發阿瓦達。
「這比躲避魁地奇的博格還容易。」輕輕一跳,又躲過了。
「蟲尾!你知道我最討厭失敗的人!」
「……主人!我會辦好的!」驚慌失措,彼德知道這一次假使再沒成功,他一定會成為下一位必死名單上的人物。

「你再用阿瓦達我還是可以躲過的。」此時此刻賽德里克為自己是魁地奇搜球手感到開心,否則他絕不能靈活躲過死咒。
「四分五裂!」
「換咒了?噢,而且又沒打中了。」同樣地又躲過了魔咒「哇!呃…我的頭有點暈。」

說完這句話,赫夫帕夫的勇者就像根棍子一樣躺在地面上。

「看你還敢不敢笑!」用魔咒打爆旁邊墓碑,再利用飛炸石塊砸暈塞德里克的蟲尾邪惡的笑。
「蟲尾閉嘴。現在不是得意的時候,還不快點之後的步驟…」包裹中的聲音又一次的下命令。

「是的,主人…」畏縮縮的說,蟲尾現在需要的是將哈利‧波特給抓住「可惡!波特這小子去哪了?」

過了兩分鐘,他找到了掉入陷阱內的哈利,不知哪一個缺德人在墓地放了繩子製的綑綁陷阱,這下蟲尾連使用魔法繩子綁人的功夫都不需要了。

「波特,你真是體貼善良的孩子,竟然自動自發把自己給綁好了,省了我們不少力呀。」蟲尾使用飄浮咒將哈利給移到離大釜更近的墓碑前,被下了魔法的石碑很快抓住哈利,緊緊不能動彈。
「該死的!早知我就不要亂動了!」被困住的哈利不爽叫道,他本來想找機會一齊救出塞德里克的,這下可好了,連自己都被抓住「梅林的襪子!那是什麼鬼!」

「住口!不准你侮辱黑魔王!」蟲尾生氣回答,把包裹中乾乾皺皺的一團膚色玩意給丟到大釜裡。
「這就是伏地魔?醜到爆!而且你把他加進去是當濃湯的配料嗎?噁!我先聲明等下我才不要喝!」哈利一臉嫌惡看著泡泡的大釜。
「閉嘴!」為堵住少年吵鬧的抱怨聲,蟲尾拿了一個魔法奶嘴到哈利口中,遭下咒的奶嘴是他想吐也吐不出來「總算安靜了!首先是父親的骨!」

蟲尾魔杖一揮,困住哈利的墓碑慢慢打開,用魔法從屍骨處取了些碎骨丟到大釜裡。

【父親的骨?剛剛加進去的好像有小型哺乳類生物的胸骨?】

「然後是自願奉獻的…忠實僕人之…肉!」閃亮亮的匕首用力砍下左手,把血淋淋的手掌整個丟進去。

【丟一個指頭或甚至一小點肉屑就夠了吧?真誇張!】哈利繼續咬著奶嘴吐槽。

「最後是…強行奪取的仇人之血!你的血將使主人復活!」斷了隻手的食死徒繼續用猥瑣眼打量被抓在墓碑上的黑髮少年。
【梅林呀!我才不要給我的血!噢等等,他剛說仇人嗎?那我們現在做好朋友我的血就沒用了吧!】奶嘴越吸越快努力掙扎的哈利腦子裡已不受控制的胡亂思考。老實說,看到滿身是血的人拿著一柄匕首朝自己走來,很少有人不害怕的,特別是在現在手無縛雞之力時。

只見蟲尾拿起銀白匕首高高舉起…卻只是小心翼翼在手指頭割了一個捐血測血濃度的微小傷口時,哈利安心了。
【呼,還好傷口很小…那誇張演技害我以為我也要斷手了!不,現在不是關心傷口的問題,那伏地魔就要復活了嗎該死的!】

最後一樣材料也倒進大釜內,冒著泡泡的湯水顏色七彩的不間斷變換,一下紅色一下藍色,又一下變成綠色或褐色,比麻瓜街上的聖誕節燈飾還要變化多端。

【這是毒藥吧!】哈利內心抓狂的說,現在雖然顏色沒再變化,但卻冒出不同色彩的煙【完了,我的小命該不會就到此為止了…」

哈利內心落淚中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