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3-06-30(Sun)

【特威恩斯●響龍‧卡穆里】

【特威恩斯●響龍‧卡穆里】

響龍‧卡穆里,他是一個血族,但他自己卻不知道。
直到碰到卡‧賈克森為止。

「喂!響龍!你好了嗎?今天又到了教會替小鎮鎮民祝福的日子了!」黑髮黑眼,長相普通的瘦高中年男子在門口敲門道,似乎這種站在門外呼喚人的事情常常上演。

他是麥瑞特‧葛德,48歲,鎮上的兼職牧師,平時主要以替人施法治療或神術製造乾淨純水為主,偶爾會在教會中唯一牧師忙不過來時到場義務幫忙,一週約有兩天會待在那教導孤兒識字學習,或幫忙一些雜務。雖然學有一些牧師的光系魔法,也懂得神學,平常穿著卻和尋常村人差不多,普通的大叔打扮,理由是牧師打扮太正式他不習慣。

「好了,走吧!」應聲出來的白髮少年戴上紫紅色的有色墨鏡道,個子略較麥瑞特矮些,背著一件黑色雕紋皮袋,裡面裝著祝福儀式的祝福石頭和廚師準備的午餐。

響龍‧卡穆里,身高大約178公分左右,青少年外表卻擁有一頭白髮的他是鎮上名人,一說起響龍絕對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小至一歲幼兒老至一百歲的人瑞都十分喜歡他。他的髮型很奇特,正面看來瀏海略長過眉的銀白短髮,但後方卻用紅色絲巾將長髮綁成兩條長長髮束,原因只是響龍認為這樣超酷。正面印有綠色骷髏圖樣灰襯衫加黑色背心,藍灰色長褲和黑色長靴,腰上繫一條白色泖釘皮帶,旁邊還有鍊子掛著當裝飾,這樣的造型在這樸素鄉下地方實在顯眼得很。

「今天你準備多少祝福石?」麥瑞特看著好友的黑色皮袋笑著問道。
「3個,準備太多就不稀奇了。」拎了一下略有重量的小袋子說「而且祝福石本身價值很高,送太多免費品容易破壞市場價格。」
「3個你還用這樣大的袋子裝?」不解問。
「我的午餐也佔空間啊先生!廚師特別幫我準備的,不吃太可惜了!」拍拍佔了五分之四空間的午餐,響龍咧嘴露出尖尖犬齒笑道「今天有燻肉、起司加鮮蝦的三明治兩個,一個大水蜜桃,還有罐甜味果酒,超棒的!」

「我怎麼感覺你今天是去野餐,而不是幫教會義務服務…?」
「哎呀,別在意這種細節啦!哈哈!」用力拍了幾下麥瑞特的背,兩人加快往教會的腳步,儀式快要開始了。

所謂的祝福石,是響龍找一些漂亮的水晶石,將其加上【能量壓制】的言靈,讓水晶石能夠在擁有者被暗魔法攻擊時吸收一些暗能量,又或是釋放一些光系法術達到簡單護身符的作用。由於一次只能加上一種特定能量吸收,他選擇暗能量作為被吸收的對象,或者光系法術作為替擁有者療傷或趨逐負面能量的使用。

響龍是少見的真名師。真名師是一種運用言靈力量的職業,他們能以言語的魔力來掌握宇宙中的某些法則規定,像是替盟友增加士氣和防御力,或是命令敵人自相毀滅,又或是改變武器裝備的性質等等,強大者甚至能夠控制多元空間內的各種法則,整個宇中都在轉手之中。雖然聽起來很容易,但因特密斯大陸上的真名師卻相當稀少,因為這需要一些特殊的際遇才能得到操作言語的能力,在目前登記有案的魔法公會名單上,真名師還不到一千人,多數以初級1~5級為主,要找到中高級者基本上只有在首都或大城市才有機會。

響龍他本身是一個3級戰士和7級真名師,以等級來說算得上踏入中級真名師的領域,然而他真正實戰經驗不夠,多是找等級較低的魔獸或任務來執行,並不能很好地在實戰中快速成長。

---------傳說中的分隔線-----------

雖然是小鎮,鎮上的教堂卻不大,人口也不多,一共也就一位光明教派來的5級牧師和麥瑞特這一位兼職牧師。鎮上鎮民主要以採礦為主,加之有採礦者有三分之一是矮人,是以長期以來大家要更相信矮人的信仰創造之神摩拉丁,對於人類最大宗信仰光明神教反而沒太大感覺,因此教堂規模也一直擴張不了,幾十年來都一直是那個樣子。

教堂中,麥瑞特正對今日祝福儀式的最後一位村民進行最後一道儀式。

「願主保佑你,隨身攜帶祝福石會帶來平安的。」兼職牧師麥瑞特把最後顆紫紅色小石子放在小布袋中,交給白髮蒼蒼的婆婆。
「謝謝,願主也保佑你們這些好人啊…」婆婆微笑的說「這都快三十年了,看你們從小朋友長大到現在,時間過得真快,沒想到麥瑞特你都快要當爺爺了呢!是這個秋天要生了吧?」

「呵呵,是啊,聽醫生說在秋天時會出生。」黑髮中年不好意思抓抓頭說。
「真是好命啊,有賢惠的妻子和孝順的兒女,甚至都要當爺爺了呢!」婆婆繼續說,隨即想到什麼看著站在一旁整理東西的白髮少年「不過…我記得你們兩人是一樣大吧?怎麼響龍你三十年來都沒變?看起來都比麥瑞特的兒子還要年輕了!」

「大概是真名師比較不容易老吧?哈哈哈!而且我在保養上一向比麥瑞特要仔細!」響龍想也不想得笑著說,這樣的問題從十幾年前就一直被村民們追問不老的原因,可他連自己也不曉得原因,只能以一些魔法類職業壽命都會比較長來作藉口解釋。
「哎,要不是從小和你一起長大,連我都要懷疑你了!」麥瑞特裝得一副可憐樣說。
「羨慕我就說,不要悶在心裡,我早就知道你們都嫉妒我駐顏有術啊!」說完兩人哈哈大笑。

表面上笑得很開心,白髮少年的內心實際上挺苦悶的,他何止想過這問題一次兩次,甚至是千百次都有了。然而,除了身為真名師職業可以擁有較普通人更長的年輕外表時期的猜測外,他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原因可讓自己這從不保養或運用法術掩飾年紀的人看起來貌如少年。

他不知道,他的身體從14歲那夜的一個意外後,徹底改變。
他成了血族而不知曉。

響龍是在教會的孤兒院長大的,而麥瑞特是牧師的兒子,因此兩人可說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死黨,一起讀書一起學習一起吃飯一起遊玩,他們甚至比親兄弟感情還要更親。

麥瑞特的爸爸是個牧師,他也身負驅逐鎮上邪物的責任。
那一夜的意外主因,是麥瑞特父親驅逐來襲鎮上血族而惹上的,那是一個子爵級的血族。
他們在郊外連續戰了好幾次,鬧了將近一星期事件都未平息。

夜晚,葛德牧師本來欲獨身進入森林去對父難纏的子爵血族,教廷認為鄉下地方不會出現高等血族不肯加派人手,無奈下他只得帶上萬全準備,欲以一己犧牲換來血族的死亡,保全村民。

誰知,子爵夜晚直接跑到葛德的家,他想要直接把牧師的兒子給轉換為血族,讓身為神的使者他永世為自己的血族兒子痛不欲生。子爵甚至連麥瑞特晚上都睡哪一個房間或習慣睡在窗戶邊的小事都調查清楚,就只為了要報復牧師。

剛好,那天響龍到麥瑞特家住,半夜睡不著的他耳力很好,聽到外面子爵喃喃自語的計劃。

響龍天生對於一些事物有異常的感知能力,常常幫助他逃離危險遠避傷害,像現在他知道外面有強大敵人正想對屋內的其中一人下殺手,可是他們兩人即使合力也鬥不過對方,逃也逃不了,躲也沒處躲。

葛德父子都對我很好…不能讓他們傷心…
於是,他想了一個主意。

「喂,我睡不著,今天換我睡窗戶啦!」少年時的響龍對半睡半醒的好友說,這時他的頭髮是純粹的黑色。
「啊?為什麼…我喜歡睡窗戶旁啊…」麥瑞特迷糊的說。
「…你讓我睡窗戶邊的話…我明天就帶你去一個好地方!」他隨便想了個理由哄騙好友「超好的,你不去絕對會後悔一輩子!」
「呃…好吧…那和你換…」睡意催促下很快地答應,他心想反正睡著了也搞不清楚自己睡在哪,又能去響龍發現的好地方,為何不換呢?

就在少年們換好床位沒多久,外面喃喃碎碎唸的子爵終於決定好他的華麗麗入襲屋內方式。
以魔法破壞窗戶,召喚一大群體型巨大的蝙蝠把睡在床邊的少年包起來,帶到子爵這次計劃中的臨時住所。

正常血族在沒有得到屋內主人許可是無法進入私人空間,所以,他直接以魔法動物劫走屋內少年,以達報仇計畫。

可惜他不知道從來就愛睡窗戶邊的少年因好友誘使而換了位置,他拐到的不是牧師兒子,而是孤兒院長大的響龍。

---------傳說中的分隔線-----------

後來,也不知道那子爵血族發生什麼事了,等葛德牧師回家聽兒子哭訴趕到現場時,只剩下已被初擁暈過去的響龍‧卡穆里。

他理智上知道,這少年如果不馬上殺死的話,隔天就會成為血族,一個以人類鮮血為食的生物。但是葛德牧師情感上卻下不了手,在聽到麥瑞特說從來都不挑位置的響龍晚上反常要和他搶床邊位置後就被一群蝙蝠帶走後,他了解一定是響龍想救自己兒子性命而特意做的,他了解兩人無力對抗就乾脆犧牲自己保住麥瑞特,任子爵帶走他。

幸好,在葛德父子照顧下,隔天中午響龍就甦醒了。

深知血族畏光習性的牧師將家中所有窗戶大門都關起,並加上層層厚重黑布防止陽光進入,防止響龍會不小心被陽光灼傷致死。但他並沒有對兒子解釋,只是隨口胡謅傷者對陽光過敏,強烈光線會減弱他的抵抗力,對傷勢復原不好。

不過,顯然他低估響龍的復原能力和變身為血族的行動力,只不過一個閃神就被他抓到空隙打開窗簾,正中午最強最烈的陽光直接曬到他的身上。但預想中的事卻沒發生,響龍什麼事也沒有,除了一頭銀白髮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外,他就和正常人一樣地滿足沐浴在陽光下。別說是融化死亡,他甚至連一點反感痛苦反應也沒有,一如往常愛在陽光底下曬。

「你沒事…?都沒有什麼不舒服的感覺?」葛德牧師難以置信的問,他讀過不少關於血族的書,也曾滅殺過不少試圖入侵小鎮的血族或吸血怪,但無論等級高低,無一例外的都恐懼陽光,這太超出他的知識範圍了。
「沒有啊?」響龍不解說,然後他突然尖叫「哇!!怎麼會這樣?」
「是哪裡痛?還是過敏?先不要照太陽了!」葛德牧師雙手放在少年肩上緊張問。

響龍拿起櫃子旁的鏡子,皺眉無奈指著鏡中影像「我的頭髮怎白了?這不是麥瑞特你故意趁我昏迷染的吧!」
「哦…」鬆口氣「那是你一時受到太大的驚嚇才被嚇白的,不是麥瑞特染的。」
「好吧,其實看久了還滿帥的。」抓抓頭髮,響龍滿意看著鏡中的自己。
「……」

經過一個多月的觀察,葛德牧師察覺不到響龍除了頭髮變銀白和犬齒變尖以外的血族化跡象。甚至是以吸血維生的本能也很少出現,從第一次喝了一小杯牧師自願獻出假藉為受驚嚇後需要飲用人血鎮定精神的血後,距離他下一次喝血已經是半年後的事了。平常,響龍就和普通人類一樣進食生活,不但沒有顯現任何想吸血的意願,也沒有突然身體衰弱失控偷偷跑去襲擊村人的舉動,對血液依賴程度微乎及微。

他不怕陽光也不怕聖物,縱使對十字架和聖經不是太喜愛,但即使聽到經文唸誦或觸碰到聖物也不會受傷,只能算是精神上的過敏。而且,他的膚色也未如尋常被初擁後的血族一樣轉為蒼白無血色,響龍還是和過去一樣,雖然沒黑到像小麥色但也不會比大姑娘要白,普通再也不能普通的正常膚色。

硬要說什麼不同的,是他的犬齒突然變得很尖銳,常常一不小心就咬到自己舌頭流了滿嘴是血。以及他的身體能力突然強化,無論在力量或速度上。並且,他甚至連回頭率都高了好幾倍,外觀本來就清秀的響龍成為血族後,五官變得更精緻。可惜愛搞笑耍白癡的他把血族天生的高傲清冷氣質都甩得一乾二淨,導致大家都說響龍【安靜不說話就像個英俊的帥哥,一說話就馬上成為搞笑藝人】。

除此之外,他也發展了新的能力,真名師的天份。

偶然一次遊玩中,響龍對幾隻快要逃走的兔子喊了幾句【站住!不准動!】後,驚訝發現兔子真如所言乖乖站著不動後,挖掘出全大陸也不過近千人的真名師能力,從此致力於此天賦的開發上。

總之,葛德牧師未對任何人透露絲毫關於響龍‧卡穆里已成為血族的事,哪怕是自己兒子麥瑞特也被蒙在鼓裡。他一直以響龍的白髮代表他身體虛弱的特徵,必須每隔半年服用人血以避免副作用發生。

他對麥瑞特如此交待著,並告訴他這個習慣得一代代傳下去,因此之後麥瑞的兒子及妻子也都知道此事,但都誤以為只是身體虛弱所需要的一個藥引罷了,未再多其他聯想。而鎮上自此以後也從未再出現類似的吸血事件,是以鎮民們都不知道相處了幾十年鄰居就是他們害怕的血族。

---------傳說中的分隔線-----------

「呼,今天總算結束了。」完成所有的祝福儀式和治療活動,包括清掃教堂和整理附近環境後,白髮血族覺得自己快要累死了。
「我更累…」身為光系牧師的麥瑞特幾乎用喘氣的說,連續施放治療法術令他的魔力吃不太消,要知道他只是普通的3級小牧師和1級戰士,偶爾放幾個小神術還可以,持續性的施展使他感到有種虛脫的感覺。

咦?這是什麼感覺?

突然,響龍感到有股奇妙的熟悉感像電流似竄過他的身體,他下意識去追尋這來源點的位置。
是鎮門口城牆處。

「響龍你在幹嘛?」看著好友突然看著遠方失神,麥瑞特疑問「你想要在這傻傻呆著而不是回去吃飯?」
「不,我只是剛好想到一些事罷了,走吧!」搖了搖頭笑道。

距離此處約3公里外的城牆鎮門口。

「卡,你在想什麼呀~~?」紅髮魔族邪笑問著望向遠方的金髮符文師,輕輕拍了拍身馱行李的馬兒「話說這過路費收得也太兇了吧!這樣一個小鎮一個人就收5個銀幣~~!」
「你達烈大爺還會缺幾個銀幣嗎?…回答你前面的問題,我感覺得這鎮上有低等級同類。」淡然一笑,指著西方的高大教堂「而且奇妙的是,他現在似乎就在那教堂那裡。」

「哦?感覺滿有趣的嘛…那我們就去會會你的血族小朋友吧!」達烈輕輕一躍跨上馬兒說「反正現在又沒事~~」
「不,等明天,今天就先找家旅店住下,等明天也不遲。」收起過城門付費所給的簡單入鎮許可單,卡也跟著躍上馬背「他應該是定居在鎮上的血族,跑不了的。」

達烈和卡,兩人在無聊之下追隨搶奪拍賣會得標者物品的小偷,等到那小偷被抓到處理後,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位置上稱得上偏遠的小鎮烏斯瑪。

基於血族之間有種莫名的感覺連繫著,凡是進入一定感知範圍內就可感受到其他血族的存在,等級越高者能感受得範圍也越大,而長期居住在固定場所的血族對於其他血族入侵時也就更敏感。血族具有領域性和階級性,等級低者不敢任意入侵到等級高者的領域內,但等級位階高者則無所謂,反而低者還得主動上前示好,以避免不避要的誤會戰鬥。

縱使響龍‧卡穆里不知道自身是血族之事,但本能卻會自動搜索附近其他血族存在,是以他會感受到卡‧賈克森的前來。但他也只會感到有熟悉氣息的接近,卻不知道這股感覺代表些什麼。

雖然烏斯瑪是一個小鎮,鎮上人口卻只比規模大些的村子好不到哪去,不過2、3千人罷了。它能成為小鎮的主要原因歸功於它的天然地下寶藏庫—水晶。

水晶在魔法能量的儲存上有良好成效,縱使比不上魔獸結晶天生自帶著一定能量,但水晶卻能夠經由人為方式把各種能量注入其中,成為日後施法儀式上的輔助用品。即使是高階法師身邊也不可或缺水晶的存在,因為魔獸結晶和水晶兩者相較之下,花費至少可省下一半以上,對於一個金幣都要折成兩半使用的普通法師而言,是無可取代的。當然,高階法師會貴族還是傾向於魔核,畢竟魔核本身自帶魔力,容量較同體積水晶至少多上四倍,在有限空間下,魔核仍是上上之選。

除了水晶,包覆水晶的一些有顏色礦物也沾染了些許特性,成為能夠儲蓄能量的媒介,他們稱之為水晶石。同體積的水晶石能量容量只有水晶的三分之一,價格卻便宜不止十倍。價格會便宜的另一原因是,水晶石僅能儲蓄一次能量,它亮麗的外表顏色隨使用釋放能量後會呈現一種灰白狀態,代表已成為普通的礦石。

小鎮一般以採礦和販賣的商業為主,是以雖然位置偏遠但仍有不少冒險者會為了購買批發的便宜水晶而來,為此帶來不少的觀光生意。

「話說回來,我們要去哪找旅店呀?」
「還不簡單?你看看哪個廣告順眼就去哪家。」金髮男子指著左邊五、六個舉著寫滿廣告語的牌子道。

驢子和帆,今天特餐是烤鴿肉,配上現採小蕃茄、野生牧草及搗碎的山羊乳酪。保證食物可口床舖鬆軟,住宿一天只要6個銀幣!
女巫的酒窖,灑滿大紅椒的煎鹿肉,隨餐附蘋果汁和蔓越莓汁,住宿一天1個金幣,保證賓至如歸。
發綠的鮮花,生的現宰野豬肉,配上鹽巴和檸檬,住宿一天8個銀幣,便宜又划算!

「第一次見到這樣會打廣告的旅店啊…」達烈他甚至還看到有幾個半身人邊拿廣告牌邊跳舞,試圖引起觀光客的注意來拉生意「那…就選女巫的酒窖哪~~」
「你是因為拿廣告牌戴尖帽子的女生很可愛才選那家嗎?」卡似笑非笑的問。

「才不是!只有這家的食物看起來比較正常好嗎?親愛的你也太不相信本大爺對你的愛了~~!」紅髮青年裝得楚楚可憐的說。
「隨便你怎麼說,走吧。」

於是今日住宿地點決定,兩人隨著女巫打扮的少女到目前小鎮上最貴的旅店,女巫的酒窖。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