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3-09-05(Thu)

【特威恩斯●赤翼家族的克蘿蒂】

【特威恩斯●赤翼家族的克蘿蒂】

回到原地時,被車輪砸到的女子依舊躺在地上昏厥,在他們離開的十來分鐘竟然無人過問,究竟是村莊太安全還是大家怕不小心救錯人惹麻煩上身,就不得而知。

「這女的還在耶?要不要救她?」年紀最小仍保持正常人心的響龍低問,在這團隊中他的發言權並不多。
「嗯哼,不要,本大爺對臉長得像車輪餅的女人沒興趣!」達烈認真的說。

「…她只是不小心被經過飛出的馬車輪子砸到,長得並不像車輪餅…」卡同樣認真調出回憶中吃過的甜點來比對「車輪餅比她可愛又好吃。」
「親愛的,本大爺贊同你說的哪~~」

「你們這些…沒良心的傢伙…」誤以為還在昏迷的大小姐其實早就醒了,聽到這番對話的紅髮女子咬牙切齒,她沙啞說「竟然見死不救…!」
「不,錯了,我們並沒有見死不救哦~~」魔族王子站在不遠處俯視下方壞笑道,外表給人花花公子對美女百般好模樣的他對耍心機的女人卻一點表示也沒有「否則憑你以為現在還能一臉骯髒樣的指責本大爺?」

一旁的卡則拿出六枚刻著暗紅丹鷹圖樣的徽章秀給女子看,這是剛剛從暗殺者身上搶來的,每一位家族培養的死士身上都會有一枚徽章。

「你們…殺了他們?」她不太相信的問,之前身邊護衛自己的冒險者至少平均也都將近5級,而且還有十個人還不都是說殺就殺,憑三個外表一副貴族少爺繡花枕樣的男子竟然能夠輕鬆擺平他們?別說毫無損傷,他們甚至連大氣也沒喘幾下。
「差不多哪~」想了想後說,那幾個人都被達烈給改了記憶又變成弱智,趴在地上連枯樹腐葉都吃得津津有味,活著和死了也相距不遠。

「糟糕!現在什麼時候了?本大爺記得蝸蝸草老闆說晚上六點有特別表演節目,太晚了就看不到了!」達烈忽然驚叫一聲,也不理會女子後來的話語,逕自帶著兩位同伴跑到住宿旅店去看所謂的特別表演。

三人,就這樣突兀地跑了。

「蝸蝸草是嗎…」女子黯然的綠眸閃了一道精光,她決定了。
有現成的強者,不利用是笨蛋!

------------傳說中的分隔線-----------

當晚,很平靜,三人順利地享用晚餐、看了特別節目就安然入睡。
不過,隔天早上他們顯然沒這樣好運了。

一大清早,他們的房門被重重敲了幾聲。

「尊貴的客人,我們家小姐有請。」肯定句,來者不給除了答應之外的其他選項。兩位穿著同款盔甲配長劍的戰士站在兩人門口邀請著。
「誰?這麼大清早就來擾人清閒很不道德的哪…我們第一次來這村哪會認識什麼正妹?」開門的是達烈,習慣半裸睡的他此時正裸著上半身,露出結實美好的八塊肌和人魚線好身材,僅穿一條長褲走出來,剛睡醒的頭髮有些凌亂的隨意亂翹

「雖然你們是小姐的客人,但衣裝不整的也太不成體統了!」鬍子大叔怒斥,身為赤翼家族的成員不允許任何人做出有辱赤翼家族的事,特別是眼前只不過是外表長得帥一點卻沒什麼用的冒險者罷了,竟敢口出不遜之言。
「什麼?拜託哪…是你們自己跑來吵本大爺連覺也沒睡好,竟然還敢嫌本大爺衣服沒穿好?」血紅眸子瞇了瞇,剛睡醒略有起床氣的紅髮男子現在很不爽。

「不好意思,他這個人早上起來脾氣都不太好。」見事情不對的卡立刻上前解釋「不過我們真的不認識你們家的小姐,請問是哪一位?」
「你們只是區區冒險者竟然敢問小姐的尊名?竟然不曉得我們小姐的大名?真是庸俗的冒險者!」鬍子男露出不屑眼神,他一向討厭年輕仗外表好看的小白臉男人,語氣流露出諸多輕視之意「你們只要跟著走就對了!」

「是嗎?那好吧。」卡表情淡然不再多言,只是默默用靜音魔法中的活化繩將兩位自以為的戰士給綑住,再用雷電之手稍微電一電他們,電個爆炸頭加黑人膚色後,輕輕一踢,兩人像顆球一樣從二樓滾下去,一路上撞到很多張椅子和桌子。
「哈,親愛的你比本大爺還要更暴力哪~~~嘎哈哈哈!」見到血族親王手段的達烈覺得自己起床氣頓時消解,惡質大笑。

「對於聽不懂人話的人的確是不需要用人的禮儀對待,不是嗎?」淺金髮男子微微一笑,回到房間繼續整理他們的行李「不過你的衣服還是穿一下吧,曝露狂。」
「哎~~有本錢不露一下怎行呢~~」語畢達烈還故意晃了幾圈炫耀他的完美身材。

可惜對方徹底的無視,自顧自整理東西,讓魔族男子覺得自己是個傻子。

「可惜你都不懂得欣賞本大爺的好~真沒辦法。」隨口抱怨一下,乖乖穿上衣服。

至於另一間房的響龍和寵物冰淇淋?根本睡死了不知道有人過來找他們,直到另外兩隻要下樓吃早餐去敲門,他悠悠才醒來。

------------傳說中的分隔線-----------

赤翼家族的莊園內,前去邀請卻被電擊加繩子綑綁的兩位戰士在好心客人幫助下已獲得自由,立即趕回去和大小姐克蘿蒂報告那兩位的不尊重行為。

「呵呵呵!不愧是我看上的強者!果然夠強硬啊!」克蘿蒂聽到只是高聲笑了幾聲卻不見生氣,她頓了頓,看著兩位戰士「你們和她報告我的身份後還是這樣囂張?」
「…我們有報告說是大小姐要見他們,但他們一點也不領情。」稍微停頓了一下,鬍子戰士才回答問題。

「…該不會你們就只有說大小姐,連赤翼家族的名號都沒報出來?」
「丹鷹村中赤翼家族名聲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連基本常識也沒有的人大小姐為什麼還要邀請!?」話題帶過,戰士心虛的說。
「蠢材!他們只是路過的冒險者,怎麼會知道你們口中的大小姐是指誰?八成誤會你們是騙子了!」克蘿蒂生氣地把手中黑蕾絲扇往地上狠狠一丟,皺眉看著辦事不力的屬下「你們現在快點再去請他們!就說請他們吃中飯!」

「小姐,他們好像吃完早餐就要離開丹鷹村。」鬍子男小聲提醒。
「…你們還不快點攔住他們?」冷冷的說,屬下們知道這是克蘿蒂小姐發怒的前兆,不敢再多待耽誤,立刻帶一隊人馬往城門口守住,務必把冒險者留在丹鷹村。

如果他們不肯聽,就報出克蘿蒂小姐的貴族稱號,一個男爵的稱號縱使只是貴族中僅比騎士要再高一點的爵位,但對於普遍平民出身的冒險者而言仍是高不可攀的階級。

很可惜,卡他們雖然的確是當天要離開,卻不是早餐後立刻起程。行程不趕之故,他們先是去商店街的雜貨食品店、魔法物品店去逛了好一陣子,回到旅店享用中餐,又等馬匹和哈士奇都吃飽後才懶洋洋的出發。

風風火火趕去城門口的大鬍子戰士們卻是連早餐都還沒吃,一直傻傻守在那到下午2點才看到姍姍來遲的三位冒險者,肚子餓加苦等數小時的仇,使他們對達烈等人的怒氣更加嚴重。

------------傳說中的分隔線-----------

「這麼小的魔法材料店也能逛這樣久…親愛的你到底在看什麼呀?」小小的店面達烈不到兩分鐘就逛完,很快就感到無聊的他開始在卡旁邊碎碎唸。
「等我研究完這個材料再說,你無聊就先坐在旁邊喝飲料,外面不是有賣點心的店嗎?你自己去買來吃。」卡連頭都懶得抬起道,他對於眼前的異界漂流鐵還有血琉璃愛不釋手,可惜自己只會武器道具上附魔或性能強化,鍛鍊武器什麼的目前還沒學會。

雖然不會,看看過個乾癮還是可以的。
特別當這些稀有材料是在偏遠村莊出現就很難得了。

卡認真研究小店中的特殊材料,達烈無聊坐在旁邊等待長椅上喝加了冰魔法永遠保持10度的冰茶飲,而響龍則頗有興趣地研究店內的法杖,一面和店主聊天哈啦。

「啊?你說你們是符文師、吟遊詩人和真名師?但…一般施法職業不都是穿著法師袍拿著法杖嗎?」經聊天略為了解後的店主吃驚說「而且你們都不用法杖?」
「法袍太醜了呀~~要穿當然是自己設計的超潮衣服!」達烈聽到有趣話題立刻插嘴道「本大爺才不想要穿礙手礙腳的袍子咧~~」

實際上,他們三人所穿的衣服風格不屬於這大陸上的任何職業和種族,純屬個人喜好。比起普遍大地色系的平民服,戰士的鐵甲盔甲等,法師長袍裝扮,他們的風格其實是略為偏向貴族,只是又有些特異處。

法師,或者任何施法者職業都會以長袍為主要的穿著,是因特密斯特克大陸上的共識。而長袍顏色代表了施法者的自身能力階級,由低到高分別是土、灰、白、紅、橙、黃、綠、藍、靛、紫,每個顏色代表著能施展的法術等級,至於土色是0級戲法,代表著魔法學徒。

通常大家都會很樂意穿著代表自己能力等級的顏色,是由於施法者地位在大陸上極受歡迎,即使是學徒也會受到一定的尊重,誰知道他是否擁有未來成為強大法師的潛力?得罪一個法師並不比得罪一個貴族要輕鬆。

買了些空白捲軸,他們才準備離開丹鷹村往目的地前進。

------------傳說中的分隔線-----------

才走到城門口,早上曾到旅店的兩位戰士再度出現,身邊的人比前一次更多,團團將三人給圍住。

「喲?所以這次是要打群架了嗎?啊哈哈!本大爺喜歡!來吧!」達烈哈哈大笑,剛坐在小店太久筋骨都卡卡的,他正想要來點暖身運動。
「不,誤會了!是我們小姐想要請你們過去一趟!」想到小姐命令,大鬍子男咬咬牙忍道「我們小姐是赤翼家族在丹鷹村的商會分部會長,克蘿蒂小姐。她想要請你們三位到府裡一趟。」

「赤翼家族?不就是這村中的主要貴族也是商會擁有者嗎?」卡聽到後想了想,反正任務也未限時,去一趟也無妨「只要跟你們去一趟就行了?」
「是的。」
「那我們去一趟吧,我想應該沒什麼大問題。」轉頭看向兩人問。

「好吧…真可惜本大爺不能做點伸展運動呀~~」達烈喃喃碎念幾句。
「我都可以。」響龍摸摸旁邊原以就戰鬥姿勢的哈士奇後說。

於是,三人隨著赤翼家族的屬下一同坐著馬車前往克蘿蒂小姐所在莊園。

莊園是在距離村子中心約1公里的小山坡後,外有層層石牆環繞,雖然是處在偏遠村子的家族分部,但護城河與居住塔樓仍不輸在大都市內的其他家族成員。在進去莊園前得先經過家族護衛的守門處,確定不是敵人後方得進入。

三人被帶到屋內深處的房間,開啟玄黑木製的門,坐在裡面紅色沙發上的,正是克蘿蒂小姐。
也是前一天被人追殺的紅髮綠眸女人。

「我們又再度見面了。」克蘿蒂舉起紅酒對三人微笑示意「我就是克蘿蒂,不知三位怎麼稱呼?
「原來你就是昨天的那瘋…咳,我是說被追殺的女人?」響龍下意識說到,臨時糾正自己的用詞「我是響龍‧卡穆里。」

卡和達烈也紛紛報上自己名字,除此之外,也就沒了。
他們甚至連最基本的職業、等級和種族都沒報出,即使報出了真實種族,恐怕也沒人相信。

「是的,也因為昨天事件,讓我了解到一件事。」小臉微紅,她快速轉移話題「從你們昨天很輕易就解決那幫人馬,想必能力也很高強,而這正是我目前所需要的。」
「那關我們什麼事?」達烈理所當然取了下人遞過來的紅酒,一飲而盡的說「你想要,本大爺還不見得答應咧~~」

「放肆!你一個小小冒險者竟對小姐如此不敬!」一個白髮白鬚的管家怒罵,很是不滿「小姐看得起你們才免了貴族禮儀,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夠了,沒關係。」克蘿蒂伸手示意停止,她接著說「我也不是白白讓你們替我工作,我知道你們現在手上有任務要進行,但接任務不就為得是錢嗎?放心,不會虧待你們的,我可以給你們三倍任務上的酬金,這遠比你們跑得大老遠才只賺一點金幣要划算很多。」

達烈、卡和響龍三人互看一眼,露出奇怪的表情,卻被克蘿蒂誤會成他們不敢接受太大恩情,於是認為快要成交的貴族又繼續說。

「在這期間我也會提供你們一切的開支,而且看你們身上都沒有像樣的裝備,還能再額外提供一些附魔的盔甲、護甲等防具,如何?」她自認提供了非常優沃的條件,對於普通冒險者而言,這是絕佳的機會「事成之後,如果願意,你們也能夠在赤翼家族工作,以騎士的身份。」
「小姐…」管家憂心忡忡看著克蘿蒂,他不認為這三位冒險者值得花這般代價討好。

「很抱歉,但我認為克蘿蒂小姐你無法提供三倍的任務酬金。」淺金髮男子看了一眼旁邊憋笑的達烈,他轉而對面前紅髮女子說。
「呵呵!那只是你個人以為,我想,你或許不清楚赤翼家族是大陸上名氣很大的商會吧?」紅髮女子只是笑了笑,她以為是卡他們不清楚貴族的家蘊有多少,他們認為的大數目或許只是貴族眼裡的九牛一毛罷了「說吧,是多少呢?」

反正他們再怎麼強,最多也不過是接一兩百金幣的任務吧?

「那~~小姐就給本大爺15000的金幣吧?一次付清,我們可不收分期付款哦?」痞子達烈很不客氣的大笑說,甚至還欠扁地伸出手假意要接過金幣「而且我們接任務卻未完成的賠償金美眉你也要負責哦~~~」
「別太放肆!你們以為隨口掰一個數字我們就會信嗎?」管家終是忍不住一口氣,為冒險者的不禮貌再度出聲「除非你拿出冒險者公會的任務單,我們赤翼家族是不會相信的。」

------------傳說中的分隔線-----------

於是,響龍拿出側背包中的任務單,管家嚇呆了,克蘿蒂小姐也嚇呆了。

「B級任務…找龍蛋?5000金幣?」喃喃唸著任務單上的明細,克蘿蒂小姐她實在太低估眼前的冒險者了。

B級任務可不是隨便一個冒險者想接就接,必須擁有最少銀級會員的資格才能接下B級以上任務。而銀級會員資格最低需要4000積分,在累積到銀級會員前必須承接很多任務才能達到最低門檻,即使是接一次150分的C級任務也需要至少接27次以上。換句話說,等於說這冒險者至少消滅27次具有一定等級的魔獸部落,或是尋找27次重要物品或價值的任務。

更重要的是,B級任務不是其中一個隊員擁有銀級會員資格即可承接,必須所有隊員皆為銀級才能夠承接這等任務。

想到此,再次抬起頭來的克蘿蒂眼中充滿敬意,這一次她不敢再自恃貴族身份和其家產來命令人,因為能夠達到銀級會員的冒險者絕對都擁有一定的財富,特別是這種才三人平均年紀皆輕的冒險團隊更是如此。

「看來,我們赤翼家族是沒辦法請到像三位有能力的冒險者替我們效力了。」面清事實的克蘿蒂小姐苦笑的說,即使身為家族的長女,也有一定族長候選人爭奪權,但要一口氣湊出15000金幣是不可能,甚至連族長要瞬間拿出超過10000金幣也得通過其他族人同意才可以。
「請問是什麼事讓克羅蒂小姐如此執意要我們的幫助?」卡感到疑惑問,似乎看出其中案情並不單純。

在血族親王的追問下,克蘿蒂倒也不隱瞞,一五一十和三人告知實情,是家族內部繼承人之爭。她身為長女,上面還有兩個哥哥而下面還有4個妹妹,女生中除了她之外並無想接家族事業的雄心壯志,多是想要嫁給一個好男人後就安穩過下半輩子。

她的主要競爭對手是兩個兄長,大哥埃羅亞是個正義的善良男人,雖然為人嚴肅點在經營事業上卻頗有成就,他只想憑正當手法光明正大贏過其他候選人以得族長之位。而二哥懷利安則不同,奸詐狡猾,為能成功無所不用其極,他一直想要先從相對弱的克蘿蒂下手後再除去大哥,成為唯一繼承人。

這次的暗殺部隊也是他派出的,只是被克羅蒂幸運在隨身扈衛的掩護下和魔法道具使用下給逃出,而後又恰巧碰到閒逛的非人三人組給打敗。

「所以你是想要我們單純在這段時間保護你?」卡聽完克蘿蒂的說明後問「我以為你會想直接把懷利安給除掉,因為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保護得了一時,保不了一輩子。無論懷利安是否成功成為繼承人,他都會把你和大哥埃羅亞給殺掉,因為以他的個性絕不可能留下未知的變動因素。」

「嘛~~要我們幫你也不是不可以啦~~」達烈一副大爺樣漫不經心的說「但至少也要給一些讓人感興趣的價碼,是不是哪~~~」
「感興趣的價碼?」克蘿蒂低頭思考。

錢?從剛才對話中很明顯他們並不缺錢。
地位?本身已是至少銀級會員的他們,在其他地方肯定有一定的爵位。

那麼是…女人嗎?男人都喜歡年輕漂亮的美人,或許這個可行?
不,他們一個比一個長得好看,不用特意去找也會有女人投懷送抱,這不可行。
究竟要用什麼才能吸引他們來幫助自己?

「喂,你也想太久了吧?本大爺的酒也喝乾了,餅乾點心也吃完了,你都還沒想到?」經過一個小時候達烈終於忍不住抱怨說「不過能夠一直維持在同一個姿勢脖子還不會痠,你也真厲害哪~~」
「……」不,其實她早就感到痠了,但這種場合她才不會開口承認。

「算了,達烈,就當我們日行一善去幫克蘿蒂小姐好了。」響龍開口緩頰道「至於代價的話…就給我們一人一張赤翼商會的內部認可通行證或紀念物吧?像是以後買東西可以便宜或享有其他貴賓級的優惠?這對身為赤翼家族嫡長女的克蘿蒂小姐應該不難?」

「噗哈哈哈!雖然小響龍你嘴上說是日行一善,但卻是馬上和克蘿蒂小姐勒索呀~~~」達烈哈哈大笑的說,順便搶了卡‧賈克森正在吃的餅乾,然後被肚子被揍了一拳而哀哀叫「哎呀…親愛的你輕點啊…」
「今天風真大,好像聽到什麼怪聲?」裝傻,好似剛才那偷襲的不是他。

鑒於只是給點赤翼商會的貴賓通行證和證物,不算過份,克蘿蒂小姐毫不猶豫的答應。

因此,隔天他們將改行程到二哥懷利安所在的小城市,咖咖豆市。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