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4-03-20(Thu)

【SP新世紀●等待宗門消息】

【SP新世紀●等待宗門消息】

離開那家收取高昂靈石費用住宿品質又糟的客棧後,達烈和椰菜又回到先前居住的一般客棧,不料在客房內看看次元戒內先前路邊購買的玉簡,詳讀此界的俗事趣事,以及更深入的修真者的生活。至於椰菜,則玩起攤上買的木製小玩意,很像樂高般能夠拼接組裝的玩具。

夜晚,一人一寵欲出門吃宵夜時,遇到了後知後覺的跟來的任凌冥。

「嘛,你跟著本大爺做啥呢?不是在那黑心客棧住得挺好嗎?」出了房門,達烈似笑非笑對藍髮少年道。
「……但你不滿意。」正經的說「是不滿意陣法?」

「陣法?本大爺才不管啥鬼陣法咧~~~魔族練的又不需要靈氣,本大爺聚個啥毛靈氣呀~~」紅髮男子甩甩手不屑道「那裡只有一個草蒲和木桌木椅木床,有啥好的?」
「簡單清靜是修真者的基本需求。」想了想,任凌冥道。

「不不~本大爺才不要啥鬼的簡單清靜,本大爺最愛的是華麗麗極盡奢華無比的大排場!享受才是人生至高無上的追求啊!」說著,他指向房內的家具「小冥子你看,雖然這天字房是比黑心客棧的好太多,不過這床這桌這地毯都不是客棧本來的,都是本大爺花下大把靈石請店小二到附近購買的喲~~看起來有沒有很棒的視覺享受呀?啊哈哈哈~~~」
「……」

任凌冥蹙眉環視下房間,別說整體不符修真者的要求,這裡每一個細節都似人界皇家貴族才偏愛的奢華風,正市修真者最忌諱的貪圖享受會導致道心不穩的一大禁忌之一。

不過,達烈也說他不是普通修真者,是異界的魔族…似乎本來就沒有道心不道心的問題?
那現在同樣非人族的自己,是否也不需要再遵守既有規定?

一時之間,任凌冥呆了半晌,不知該如何評斷,再一次對存在已久的價值觀感到疑惑。

「嘛,還有事?」
「沒了…」
「那就好!」和小魔狼走了數步,達烈忽地轉頭「話說小冥子是當地人,應該知道哪一家的宵夜好吃?介紹一下吧?」
「不,平素都吃宗門食堂,甚少食用俗世食物。」
「哈?真是無趣啊~」達烈低頭對小魔狼道「那我們只能自己去找夜市啦!」
「嗷嗷!」舉著發出淡淡光芒的燈籠興奮叫道,此燈籠內裝有秘境尋得之夜明珠,夜裡可清楚視物。

但這裡有夜市…?
從小到大從未耳聞任何相關消息,任凌冥一臉疑惑看著達烈。

「喲,本大爺說的夜市又不限於人類的,妖獸的也可以呀~~~」露出尖尖虎牙笑說,對他招招手「要不,小冥子親自過來見識一下?」
「好。」

------------傳說中的分隔線---------------

達烈所言之夜市,根本不是夜晚開放的市場,而是…

「這就是你所謂的宵夜?」坐在一乾淨大石上,藍髮少年不解問。
「那當然!所謂宵夜本來就只是晚上吃的食物,本大爺又沒說是一般的宵夜啊~~」達烈揮揮鮮嫩欲滴的雷羊烤肉串說「這可是超好吃的!!」
「……」

誰會猜想到,達烈竟是趁夜到附近的深山野外裡狩獵了一隻3階的妖獸當宵夜?他抓妖獸就像隨手抓一隻雞一樣容易,只一瞬便移步到妖獸面前,那雷羊僅僅一愣,根本連反應時間也無就被抓了。

接著,達烈右手纏上淡淡紫光戳入妖獸腦中取出魔核,再從次元戒內取出一個外型很像大甕的法器,將遠超過容量的雷羊丟入,按了上邊的鈕,不一會的甕型法器透出淡淡紫光。又過了一刻,甕蓋自動開啟,一件完整的羊皮、羊角、羊肉等材料都被自動分離出來,整整齊齊擺放在一突然出現的玉盤上。

再來,魔族又拿出另一長了三隻角的水瓶,把肉移到小小水瓶口邊,手一觸碰水瓶上的【啟】字鍵,立刻像前一法器一樣自動運作,不到半刻鐘就出現各種雷羊肉美食,像是羊肉烤串、羊肉湯、羊肉片等。

「這些是…法器?」確認上方的確透著淡淡法器特有靈光,任凌冥疑問。
「當然!本大爺可花了幾百靈石在天壘城買的咧~~」得意洋洋的誇讚自己手邊的法器「而且還是店家自動給本大爺殺價,一定是覺得太帥所以自願降價!哈哈哈哈!魅力太高也是一種困擾啊~~~」

「…這些無法作為攻擊防禦的法器都是天壘城的滯銷品,一般修士不會花靈石去買。」想了想,任凌冥還是實話實說。
「所以這是垃圾出清價?」
「嗯。」
「哼,這是你們啥修真人士不懂的這法器好呀~~」達烈搖搖指惋惜道「只可惜這個要耗靈石不能用魔力…不過嘛,一個下品靈石就能用幾十次,挺划算的!!你們竟然都沒人買,沒眼光啊~~~!」
「……」

邊吃魔族給的羊肉串,滋味真的是一級棒,連他已辟谷多年的修真者也覺得好吃。而且由於是妖獸肉所製成食品,獸肉裡蘊含豐富的靈力也隨烤肉入喉後一絲絲滲入四肢骸谷,似是又提升了一個小境界。

等等,他現在已經是妖修了,所以味覺想法也會隨之不同嗎?
一想到妖修兩字,任凌冥又沮喪了。

「嗷嗷?」椰菜指指神色一暗的藍髮少年疑問。
「嘛,少年總是多愁善感啊!他一定是覺得這烤羊肉太好吃應該拿到街上開家烤肉店!好好大賺他一筆錢!」達烈又拿了一串羊肉串大笑道。

「……」又被誤會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許是被達烈援救之後一直跟著魔族四處行走,即便現在出了玄秘之境,任凌冥也下意識隨之陪行,彷彿是天經地義的事。

「哎呀呀,怎本大爺一到街上大家都一副害怕樣啊~~嘖嘖,是帥到天懼人恐了嗎?~」達烈撫瀏海自戀道,他一向自我感覺良好。
「是因為對魔族、妖修的恐懼。」藍髮少年解釋道,雖說他一向為人冰冷不輕易與人接近,可過往總是受到大家崇拜注目眼神的他,一下子轉為觀看骯髒邪物的不屑眼神,仍是不好受的。

想到將來到宗門要顯現一些製符功力,達烈再一次到之前光臨過的淡銀河坊購買製符所需材料,又買了5打1~3品符質和3打4~6符紙,以及裝符用的玉盒,至於妖獸血什麼,他昨天捉來當宵夜的雷羊獸也可以充當原料之一。

「哎,本大爺又不是第一次來你這買東西,怎每次都要嚇得顫抖咧?」付了50枚下品靈石後達烈皺眉疑惑,他有點受不了店老闆邊拿靈石邊發抖得模樣「本大爺又不會吃了你!」
「小、小的不是這個…意思!」越說越抖,抖到頂上帽子都掉到地上仍不自知。

「算了算了~~」擺擺手,準備離去。
「嗷嗷!」只見此時椰菜拿了十來張傳音符放到桌上。
「啥?你要買這個?你要傳音給誰?」達烈歪頭問。
「嗷嗷嗷嗚!」牠拿出次元戒中的紙筆,迅速畫出一個白髮少年的模樣。
「哦,那好吧。」反正傳音符很便宜,一張下品的傳音符也不過100靈珠。

「天啊…半化形妖獸竟然有儲物戒!」
「不,重點是牠的爪子能抓筆嗎?牠畫圖還畫得很好!」
「我以為重點是一隻寵物有儲物戒吧!」
「能畫圖的妖獸才強啊!!」

兩個路人談話越來越離題了,重點根本不在於儲物戒或會畫圖好嗎?

當天,響龍收到了一張傳音符。

「嗷嗷!嗷嗷嗚!」叫了幾聲,傳音符便在靈力消散時自動灰化不見。
「……啊?」這是什麼?

正在某處摘靈草的響龍聽不懂椰菜話語搖搖頭,表示無法理解。

北極宗門外,客棧內。

「響龍聽得懂椰菜的話?」觀看小動物不停啟動傳音符,讓一隻隻紙鶴貌符從窗外飛走,藍髮少年疑問。
「當然是聽不懂啦~~椰菜的話除了本大爺能夠聽得懂,其他人都是要邊看牠動作表情才能猜到八成哪~。、
「你讓椰菜傳一些無用的傳音符不覺得很浪費靈石?」
「還好啦,反正也不過1~2個靈石,這點小錢本本大爺作為主人還是有的!」拍拍胸口,他可是很會賺錢的咧!
「……」

有靈石果然就是大爺!

-----------傳說中的分隔線---------------

這幾天,達烈就待在客棧裡寫寫符咒看看玉簡,看有沒有值得學習的法術或好玩東西。或者跑到附近山林裡捕捉妖獸,扒扒皮拆拆骨,又好吃又賺錢,一舉數得。

「喂喂,小冥子呀,你們北極宗裡面到底是怎樣的?反正現在無聊的很,你就來講一講吧!」自備爆米花和冰涼檸檬汽泡水,達烈倚在紅色史萊姆型的沙發靠墊上道。
「……好…」以討論功法為由被邀來的任凌冥愣了愣,無奈道。

想想也知道,達烈怎可能會耐著性子談論什麼功法武術的奧妙?他們本身修的功法別說不同,就連最基本的氣力使用也不同,一個是靈力一個是魔力!

「話說本大爺想進北極宗玩個幾天有啥辦法?除了被關起來和入宗當弟子外!」
「唔?何來此說?」

早在誤闖此修真世界時,魔族少年就想要闖一闖大門派來玩玩,只是沒來幾天就碰到玄秘之境開啟之時,才沒立即實現此願望。或是過去身為端木烈時玄幻修真小說看太多了,達烈對於修真大門派一向很好奇,想實境了解內部情況是否真和故事小說形容得一般。

「北極宗本身弟子人數已達200萬人,原則上是不收外人。」任凌冥淡淡說明人盡皆知的事實,當基數足夠大,其中擁有的人才也勢必多「不過曾聽父親說宗門內的長老是有非北極宗的修士,可數量極少且門檻也高,須擁有一定技能才能進入。而且從未聽聞有魔修或魔族成為長老的前例。」

「哎呀,沒前例那就再創一個不就得了?」達烈聽聞有辦法可進時開心大笑「至於技能嘛…製符籙應該也算吧?本大爺利用異世界製作魔法捲軸的方式可是能夠製作威力更強的符籙哪~~~」

達烈決定待宗門人士前來通知任凌冥未來去向之刻時,順便詢問詳細成為宗門長老或門客之類的規定辦法。

「你們宗門內部怎麼情況?簡單說說吧~本大爺超好奇的!」維持慵懶的側倚姿,達烈邊吃爆米花邊問。
「像是哪一方面?」
「就聊聊等級吧!像你和小響龍一看就知道不是同一種階級的弟子呀~~就講講這方面的吧。」
「好。」

在不同環境有不同的階級制度,是為了要保障資源能夠以某種準則合理的分配,達到最大功效。想當然爾,這僅僅是某些高層人士的幻想,現實中是否真的達到公正公平,就不予置評。

「北極宗一共分了九等級,從最低排起分別是打雜弟子、外門弟子、內門弟子、核心弟子和親傳弟子、真人、堂主、長老和峰主等。」快速講了一遍宗門內的等級排法,任凌冥頓了頓續說「打雜弟子通常是四靈根以上的煉氣期,當實力提升到煉氣期7層以後能夠申請為外門,築基期則可升為內門弟子。」

「喲?那你是哪一種?」達烈悠悠問。
「親傳弟子,比核心弟子要高一階的。築基期11層以上可升為核心弟子,成為宗門重點培養的對象,而親傳弟子則是金丹期以上的人自己挑選看順眼或潛力高的弟子。金丹期中期以上就是真人階級,元嬰中期以上就可選擇當長老或者堂主,又或是單純修煉也是可以的。峰主、宗主之類則是依個人對宗門的貢獻程度和眾人支持度多寡來決定。」

「難怪你袖子上的星星這樣多,搞了半天是親傳弟子啊!嘖嘖~那小響龍只有2顆星,他是外門弟子?」達烈想到白髮少年袖子上可憐兮溪的兩顆小星星後說。
「嗯,是的。」淡淡點點頭。

北極宗人口眾多,單單打雜弟子就有160萬人,這些人是宗門勞動力的最大來源,一切初級勞力和繁苦雜事都是由這一階的弟子負責完成。否則誰來種植看守藥田?誰來從事繁雜無趣的採礦事業?誰來收集千千萬萬的材料作為各種靈藥丹丸的原料?身上穿的衣服哪裡來?乾淨優雅環境誰來負責?都是這些打雜弟子們成日辛辛苦苦工作,才能讓其他高階弟子享有所謂的修真者美好舒適環境。

因實力低微,待在此等級的他們一個月也不過50靈珠,2顆下品補氣丹,10個人睡一間茅草房大通鋪,待遇不算好。為了得到更好的修煉資源,他們除了基本的待遇之外,必須要在宗門內找工作。

諸如之前提到的那些都是他們的工作範圍之一,不過那些更偏向於沒有特殊能力的低階煉氣層弟子,有點能力的都會去分堂裡幫忙賺更多靈石。會培育靈草的就到靈草堂,懂得煉丹就到丹藥堂,會煉器者就到煉器堂當下手,每一個分堂口下的工作靈石都會比純粹打雜要高上不少。

通常進來的弟子都是家境不好的童男童女,父母希望孩子能過好,盼望有靈根的兒女在進入修真大派後能出人頭地,未來有出息了再拉跋家庭一把。可惜,修真界亦不比世俗凡人界好到哪,在這除了依實力強弱講話,靈石多寡更重要,這關係著一個修士能否更強大更快達到境界。

「嘛~~記得小冥子的老爸是掌門人呀?」忽然想到響龍提之事,達烈懶洋洋發問。
「嗯,沒錯。」
「所以你這官二代!!」
「…什麼是官二代?」
「就是爹娘做官有權有勢的小孩啦!嘖嘖~~看來這詞還沒創造出來呀~~」
「那達烈你不是嗎?」
「本大爺?不,本大爺不是官二代,本大爺是皇家貴族啊~老爹可是魔帝呢!哇卡卡卡~~」越說越得意,直到被干擾的椰菜不悅踹了幾腳,才勉為其難收斂「切!踢什麼呀!本大爺本來就是九王子啊!!」
「……」

除了熱愛奢華極盡華麗這點是挺有貴族風,不過這氣質表現…任凌冥實在無法想像這樣的人是皇子…

難帶異界的皇子都是這副德性?不愧是異界啊…
任凌冥有了奇怪的領悟。

「那…你們北極宗金丹期、元嬰期和化神期各有幾人呀??」問了一些簡單制度後,達烈對強者的比例感到好奇。
「金丹期大概有1萬多人…元嬰大概6百多人,化神期有32人,分神期4人。」

數字聽來很多,可實際上每當發現一秘寶秘境時,又或者門派間相鬥爭狠,彼此間因戰鬥減少的數量也是極快的。往往得花數百數千年才得一個金丹元嬰或化神期修士,但一場戰鬥可能數秒之間就抹殺一個大能者的存在,修真界很殘酷。

「法術怎學的?也是開課讓大家自由練習?」在達烈的印象中,因特密斯克大陸的魔法學院都是固定或不固定會開各種魔法的課程,有錢者就自由去選擇想學習的課程,跟著老師進度學習。又或是自己研讀魔法公會或冒險者公會裡供出借的法術書抄寫法術,藉抄寫過程中感受魔法的奧妙。

「法術?用貢獻和門派兌換功法,到店內購買或到拍賣會上買,有些大家族也會有祖傳的功法可學習。」
「哦?聽起來和本大爺家鄉很像…不過似乎你們的法術種類很少啊?每個人都只會幾招,是學不會還是怎樣?」達烈記起在玄秘之境內探險時,也不乏和修士對打,但往往都只有兩、三樣法術攻擊,頂多再使用法器靈器內附加的法術。

「法術很貴,而且除了基本的修身養性、增強體能之類的功法外,每個人只能學習相對應靈根的法術。」任凌冥解釋著,並以自己為例「像我冰靈根只能學習冰系法術,火系木系的都不能,哪怕是最簡單的火球術也使不出來。」

「哎呀,那還不如本大爺家鄉好~~~」達烈用一種看可憐人的表情看著冰霜公子任凌冥「像本大爺雖說是暗火雷屬性較強,但水系、光系、木系法術都還是會哪,只是沒辦法學到高層的,中低層法術還是可以的哦!」

魔族王子再一次為自己不是修真界土生土長的人感到慶幸。

-----------傳說中的分隔線---------------

終於,北極宗針對任凌冥妖化的一事有了決定,丟了傳音符請任凌冥請他在中午時到北極宗門口,他們會再派人前來迎接。

宗門最終結果決定仍保留任凌冥的北極宗弟子之名,照舊是親傳弟子的地位,其中多半是身為宗主的父親任恣情從中斡旋關係,否則一個妖族老早就被踢出門外。因種族身份轉換為妖族,任凌冥必須發一個心魔之誓,表示絕對不會做出對宗門有害之事即可。

「切,不就是不信任你嗎?發三小心魔誓啊~~萬一你同門要殺你而你反擊,難道你還不能還手嗎!」站在一旁同樣聽到傳音符內容的達列不以為然道「小冥子這次不就是被同門陷害的嗎?那些大老怎就不提這個?」
「不,這種宗門有害之事是廣義的,如果只是個人或者其他同門先行危害我,我反擊並不會違背誓言。」任凌冥解釋著,這修真界的天道並非死板不知變通。

「那好吧,等下本大爺和你一起去,在客棧待久了好閒啊~~~」
「唔…」

達烈根本沒有詢問意味也不管他人想法,他一個魔族向來是隨心所欲,想怎樣就怎樣,誰能束縛得了他?

索性任凌冥本來就無反對念頭,只是嘆了口氣,讓紅髮少年和他一起去。

他不是沒有懷疑先前被魔修下了藥導致自己不由自主順從達烈的想法,畢竟那毒是人人皆知在遭解救之後會一切順從那施法解救的魔修命令。然而,任凌冥也試著幾次不順從魔族的意念想法,心中小小反抗一把,並未受到任何其他事物阻礙也未感到不適難受。

嗯,所以要順從要反抗都還是由我個人決定,並未受其影響。
任凌冥安心暗想。

實則,讓遭施法者心甘情願的順從卻又不覺有違本意,不正是那藥效的效果嗎?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