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4-04-25(Fri)

【SP新世紀-玄戈●落入玄戈】

這也是SP新世紀的同一系列文,只是主線是從沃威爾開始,到最後兩者會匯合的!

嘛,其實是寫達烈主線懶了就想跳著寫XDD想到啥就快點寫啥,否則時間一過就忘光光了!

【SP新世紀-玄戈●落入玄戈】

玄戈門,是中都大陸排名第二的修真大派。第一是北極宗,高達200萬修士,第二是玄戈門40萬人,第三是尚書宗30萬人。莫看第一和第二名差距甚大,實屬前者的地理位置資源皆為上上乘,否則普通一個修真門派能達到10萬人已是難得。

更多的是無門無派的散修,在千萬修士人口中,佔了將近500萬的數量,雖然人數上佔優勢,整體實力卻不如門派修士。

若說北極宗為於中都大陸的中南方,那麼玄戈門則位於北方,永遠的冰天雪地和荒荒大漠是此處最佳寫照。是以這裡出身的劍修實力遠較他處強,便是因平時生活環境刻苦艱困訓練而成。

玄戈門分為五主峰,分別為玄戈峰、玄丹峰、玄符峰、玄獸峰和玄器峰,由山峰命名可見其峰擅長事物。多數的修士集中在玄戈主峰及其附近的峰內學習法術和仙劍術,單單劍修人數已超過20萬人,其他則分別落在四峰之內。

身為3品煉丹師且同品級丹藥成功率可達到50%且品級良率高的夏夢柔,會受到大家歡迎也不是沒有原因。

本來,能通過檢定的人數已少,是整體修士的3分之1,這已包括各種職業能力的檢定,諸如煉丹師、製符師、煉器師、靈食師、仙服師、礦師等。煉丹師又屬於其中艱困的檢定職業,正常情況下滿打滿算也不過3%,況且是身在資源稀少偏僻的玄戈宗,其煉丹師比率僅僅1%左右,所有品級加在一起共1300多人,3品煉丹師只有250人左右。

別認為250人很多。這些人必須供應整個玄戈門上上下下的3品以下丹藥供應,而3品煉丹師製作同品級的丹藥成功率僅25%,隨便一算便知道每一顆丹藥後面代表著有多少失敗材料的損失。

難怪,即使未被夏夢柔的外表個性給吸引,也會被她一手煉丹技術帶來的龐大利益給引起注意。

扯遠了,這篇的重點不是這聖母,而是另一位少年。
沃威爾。

----------傳說中的分隔線----------
時空裂縫並不會只出現一個,除了先前將達烈和椰菜捲入的裂縫之外,還有許許多多出現在不同位置地點的裂縫在同一時刻內同時爆發出。受害者並不是只有他們,還有另外一位。

像是星系覺醒沒多久的沃威爾‧特威恩斯就是其中一位。

好不容易才撐過莫名奇妙的病毒覺醒,喚醒前世的記憶和能力,準備好好和弟弟克雷浮爾一起去尋找其他人時,沒想到竟然好死不死穿越了。

誰來告訴他,不過是打開門要找克雷浮爾罷了,為什麼門後的不是一個正常普通的房間,而是吸力超強的時空裂縫?

只來得及脫口罵了聲「靠!」字,然後便不省人事被捲進裂縫中,再也沒意識。

待沃威爾醒來時,他已是躺在渾然陌生的大房內。除了他所躺的大床上,房內有一張桌子和椅子,上面擺了幾個空杯和一壺茶水。旁邊,有一個簡單竹製衣櫃和放了不少書籍的書櫃,大略是竹簡木簡一形式的書。天花板上的角落鑲了許多大小不等的石頭,在背光處散著肉眼可見的光芒,想來在晚上時可用來照明,只是不知道要如何操作。

略一起身,天然含油質柚木製的地板,哪怕是一小塊也是價格不斐的高價物。拉開棉被,他敲了敲床板,發出清脆的響聲,床單下素白淡色的玉石卻奇異的不會冰冷,宜人的溫度令人身心舒爽。

這是哪裡?
沃威爾皺眉心想。

他,今年17歲,穿越前他是體專學生,和克雷浮爾同為雙子生在一個家庭內。身形外貌都是和轉世界也差不多,只是在星系覺醒後又抽高了10公分成為200公分小巨人,後腦頭髮忽然瘋長過腰,瞳色轉藍,經年日曬體育訓練的膚色轉為潔白,其實真的沒太大變化。

除了他喚回以前的能力和夜魅狐族體質外,可以在人型、半獸化和獸形之間轉換為,其實真的沒太多改變。
嘛…雖然這對其他人而言,根本是完全改變了。

感受不到魔力…也感受不到克雷浮爾的存在…

原來地球上的SP者在使用能力時他或多或少還能感應些,可如今,他卻感覺不到魔力或SP的類似反應,除了各種他陌生的好似淡淡清流感忽然加快加重外,便沒了。

沃威爾不曉,這其實是靈力的存在。

我昏倒的時候,應該沒被看出什麼吧…
狐妖少年知道,當他睡著或無防備時,常常會不小心露出耳朵和尾巴,這是他尚未習慣身體的副作用,待習慣了就會好的。

幸好,還沒來得及煩惱,房內又忽然多一個人。

「哇,你醒了?太好了!」開門少年開心的說,眨眨略帶一抹淡藍的淺灰瞳,他手上端著一木盤,裝了一碗熱粥和水「想說送個早餐碰碰運氣,沒想到還真給我碰上了!」

「……」不語,警戒看著對方。

少年約莫14歲,大概也就165公分身高,留著及肩半長淺金髮,除了瀏海的一小撮外,皆往後梳,有種簡潔清爽的帥氣。已經變聲但他聲線清脆,彷若玉珠落下般,毫不在意沃威爾冷淡疏遠感,他反而開心自顧自介紹自己及如何撿到對方經過,又說了許多目前對方正想得知的訊息。

真是得來毫不費功夫,一句話也沒說就可以得到這些資訊…
只是撿回來什麼的,聽來像是撿了貓貓狗狗一樣,很彆扭。

話語真偽對夜魅狐族而言極好分辨,沃威爾不需要使用任何法術判定,端從對方說話時的肢體動作及面部表情即可知曉,若是說謊,哪怕是一點點,臉上的肌肉都還是會不自覺出賣真實心態。

這淺金髮少年,名為東方幽,築基期2層,玄器峰弟子,父親是元嬰期中階的玄器峰峰主東方朽,母親是金丹期中階的4品靈獸師,還有個美貌孅瘦熱愛讀書研究的築基期4層大姐東方嵐。標準的修二代,父母親都是有名聲有地位的高階修士,而東方幽和東方嵐外貌絞好、天份佳又努力,一家人在玄戈門知名度亦是排行前十之內。

他們現在所在地正是玄器峰主峰,一間極大豪華的屋子,每一處都因峰主和夫人習慣布置的美輪美奐,宛如凡人俗世的美屋華宅。

至於沃威爾待的房間為何那般樸素?
那是專門給陌生人或不熟客人待的地方,畢竟普通修士還是更習慣簡單素雅的生活,而非奢華享受。

這裡似乎是東方玄幻小小說裡的世界…
略聽了對方報出家庭背景後,沃威爾總是面癱的臉也禁不住地嘴角抽了抽,怎樣也沒想到自己會來到類似小說般的世界。

不過…自己原先出生的故鄉、充滿魔法的世界,以及滿是超能力的地球,好像也好不到哪去…
搖搖頭,不再深思。

「在我昏睡時,有看到什麼奇特的事嗎?」沃威爾淡問,他很擔心自己原形暴露。
「嗯?沒有啊,沒看到什麼奇怪的!」搖搖頭,不解看著對方。

定眼看了看,確認沒看到半分說謊的跡象,黑髮少年隱隱鬆了口氣。
還好,沒暴露…

殊不知…

嘻嘻,能撿到一個能變出狼耳狼尾的人真是太有趣了!他是傳說中的高階妖獸嗎?但為什麼感受不到妖氣?不管了,我一定要留在洞府裡玩!!

東方幽早就知道了,當時他可是在自家洞府院子那練習新做的法器,然後就突然看到半空中撕開一個大口子,還沒反應過來就落下一個人便闔起消失。想當然,暈倒時無法控制的獸化耳和尾都被他看光光了。

或許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從小在家人呵護下長大的東方幽根本不知道世間妖獸的險惡,只覺得好玩新奇便把沃威爾帶回去了。

有幾個人能夠近距離看到已能化形的妖修?那可是難能可貴的機會呀!
至於可能的危險? 東方幽深信自己福大命大,不會被區區小事給難倒危害性命。

又講了許久,東方幽才想起還沒問到對方的名字,這才慌張的詢問。

「話說你叫什麼?我已經自我介紹過了,該你啦!」
「沃威爾。」淡道。
「姓沃名威爾?這名字倒是罕見。」愣了下,不愧是他東方幽看中的人,連名字都這樣有特色!
「不,我姓特威恩斯,沃威爾是名字。」
「啊?噢噢…」呆了一下便沒追問,私自認定妖修果然和人類很不同,連名字都這樣奇怪。

----------傳說中的分隔線------------

「你為什麼是金髮灰眼?」沃威爾疑問。

原本以為這世界和之前一樣,擁有五顏六色頭髮眼睛的人為大多數,初次見到也沒在意。然而,當東方幽帶他到洞府閒逛認識環境,經過過來問好或者忙著做事的各個修士弟子卻皆為黑髮黑眼時,沃威爾覺得有點不對勁而有此一問。

「哦?因為我們東方家不是本地人吧,聽說祖先混有神獸鳳凰的血脈,因此髮色和眸子都很淺。」笑嘻嘻解釋著,他和爸爸東方朽都是標準的東方家人,淺金髮和淺灰眸,可是姐姐東方嵐卻更像媽媽一點,瞳色和髮色都是淺巧克力。
「神獸?和妖獸不同嗎?」不解。

「哎?你不知道嗎?」張大眼看看對方似乎不是在說笑,東方幽耐心的解釋「神獸是古老最初始的血脈,擁有最強的潛力也是最接近神的存在,他們靈智最高且擁有多種神通,只不過此血脈相當稀有。再來是仙獸,大體上比神獸略差,但也擁有很厲害的潛力,血脈僅比神獸多一些。再來是靈獸,相對於前兩者數量多許多,雖然也有靈智但是神通數量和能力則少了些,通常作為修士們的看山獸或者靈寵。最後是妖獸,以本能行動,力量比一般動物強心智卻未開啟,要到高階後才擁有些許靈智,潛力也是最次的。」

頓了頓,又繼續說「不過有些妖獸的遠祖擁有靈獸或仙獸的血脈,也有可能某天因特殊機緣被激發,轉而晉升為靈獸或仙獸也不無可能。」

這裡的妖獸系統也分得太麻煩了吧?沃威爾忍不住心想。在他出生的因特密斯克大陸,都統稱之為妖獸,頂多是稀有度或高貴度的分別,卻並未再替其分成什麼神獸、仙獸、靈獸和妖獸,在他眼裡這些也不過是人類私自分的,其本源都還是相同。

「哎,你也不用太在意啦!這些事情待久了就知道!我先帶你去找我姐姐,她超厲害的哦!」想拍對方背安慰,卻察覺彼此間身高的懸殊,東方幽就算踮著腳也很困難,一隻手在空中轉了半天又默默放下「你太高了,可惡…」
「……」

來到陌生世界,沃威爾的確是挺在意原世界的弟弟和其他家人,不過既來之則安之,在找到回去辦法前,快速了解未來或許將長期待下的環境卻是首要之事。因此,他也寬了下心,自在地隨鉑金髮少年四處閒晃。

現在,兩人前往的是東方嵐所在的陣法室,平常下午的時候她總要花上數小時待在那演算陣法及試驗,又或是參考其他前輩的陣法以增加自己排陣手法的多變性和速度。

東方嵐,3品陣法師,她的數學演算及邏輯推理能力極順暢,從小就發揮過人機智和天份,雖然沒能繼承父親東方朽的煉器本領及母親那西莎的靈獸師天份,卻反而自行學會更加困難的陣法,並拜了陣法堂的金丹期堂主做了師父,學習更艱深的陣法理論。

淺金髮少年熟門熟路的帶著沃威爾走到陣法堂,和幾個守衛的修士打個招呼後就順利進來了。中間固然有被問到沃威爾的身份,他便隨口胡謅說「這是我娘親那邊的遠親,來玩的啦!我帶的人你們還不放心嗎?」

幾個築基期普通外門弟子略為思考,諒峰主兒子背景靠山大,而且他平常也沒做過什麼出格的事,便擺擺手讓兩人進來。只是在身材高大的沃威爾經過時多留了兩眼,隱約聽到他們談論「這人身材真高大,我都不知道東方幽的娘家那邊有體修?」之類話語。

這裡的制度還真森嚴,位階高,即使實力沒有對方強別人也不敢輕易欺負或小看。

沃威爾站在一旁都暗自記在心裡,縱使東方幽並未仗著身份做壞事,但無形中身為峰主兒子及親傳弟子的身份卻也替他贏得大家的敬畏和友好態度,無論是否只是表面的。

「嗨!老姐!你現在很閒吧?」嘴上這麼說,實際上東方幽是確定姐姐的靈力處於穩定狀態,外面也未下陣法禁制限制,才敢大聲嚷嚷走進來。

房間正中央是一個紅銅色的大陣盤,四個角鑲有異色魔核,裡邊的圓盤靜靜以緩慢速率轉動。周圍,以陣盤為中心擺著五顏六色的靈石和魔核,還有許多小小統一規格陣旗以特定形式插在某個角度上,約10平方米的空間內閃著幽幽光芒。而東方幽口中的老姐正站在一旁審視陣法,察看其完美和完整度。

「還好,剛好告一段落了,你都不知道這個陣法有多難解啊!」留著一頭捲棕髮的少女指著地上那本厚厚【一百個經典3品陣法!】抱怨,但表情卻顯現她因成功克服困難擺出陣法範例滿是成就感的快樂「咦?這是你…朋友?」

東方嵐想了下措詞後道,她盯著沃威爾看了五秒,忽然面上一驚,轉頭拎著東方幽的領子遠離沃威爾狠道「你這笨蛋!你竟然隨便亂帶人進來宗門!你以為是撿小狗小貓可以隨便帶的嗎?他不是人族啊!你以為用冰心琉璃和三星石做的掩息石可以擋住?沒用!那只有對元嬰期以下的人才有用!」

「啊?姐姐…你發現了?」嘴開開心虛的說,看看沃威爾再看看東方嵐,金髮少年低聲「但姐姐你也不是元嬰期啊…」
「對,我不是。」爽快承認,少女繼續咄咄逼人「但我看得到靈力和妖力的流動!哪怕是不能修煉的凡人周身也都會有薄弱的靈力存在,而他…身上雖然沒有妖力,卻有另一股陌生氣息在環繞著,那是比靈力和妖力更濃稠的…暫且稱為分子!」

東方嵐的另一天賦才能,便是可憑肉眼看到生物周身環繞的力量氣息, 憑此讓她在演算陣法及法術精準控制上比其他人更吃香。

對她而言,所謂靈力是一種清淺的各色粒子,粒子的流動很穩定但較緩慢;妖力顏色較靈力深些,粒子活潑度高,速度極快;而沃威爾周身的魔力在東方嵐眼中是色澤飽和度極高的粒子,它穩度且非常濃密,甚至隱隱散著同色光芒。

身為天才少女的她其中一份研究心得便是和靈力與妖力間不同有關,她認為同等級妖獸妖修能夠比人類修士強是因為妖力分子的密度高且活潑,所以在釋放法術威力會比靈力驅動時要強。但也因妖力粒子過份活潑,一般妖獸無法駕馭僅能順從本能發揮幾個簡單的法術神通,而靈智的開啟也很慢。

她覺得修真者每一個階段能力之所以不同都是因為靈力密度不同和顏色深淺所致。煉氣期是氣化,築基液化,金丹固化,元嬰固化且可形成特定形狀,化神可以靈力分出體外觀測對方,分神可直接脫體一心多用,合體時靈力可作為分身極度接近本尊,而大乘時則是與大自然最接近最完美的階段,然後便是渡劫。

但也因每一次的質變都是種挑戰,許多人往往通過不了而因此修為倒退或死亡,導致越高階的修士人越少的直接原因。

為什麼?因為質變除了需要不停修煉增加靈力的量,還需要所謂心境和神識強度來配合,缺一不可。若心境不上來,就算境界一時提升也會在日後再度倒退縮,極度不穩。

那麼,假如我們換個方向,不以改變靈力形態而是改變其顏色呢?直接增加靈力粒子本身的話,是否就不需要心境的配合?是否可提升晉級的成功度?

可惜,東方嵐的思想太前衛了,這些老古板都不接受此一說法,千萬年來每個修士都是這麼壓縮靈力伴隨心境成長來修煉,憑什麼她一個猜想大家就要改變?

就連她自己也因無人配合找不到開始的點進行試驗,只好跟隨他人方式繼續修煉。

----------傳說中的分隔線------------

這女的是怎麼了?

沃威爾無法理解,本來還如見豹狼一般不斷帶著東方幽後退,但後來卻又一個激靈想通什麼,整個人眼中充滿心心發著閃光盯著自己看。不,不是女見男一見傾心的戀愛模式,而是瘋狂科學家看到朝思慕想材料實驗品時的最終狀態!

完全猜中,賓果!

現在的東方嵐也管不了沃威爾是人是妖還是其他的什麼種族,她只想快點解開靈力如何進化成更深更濃的其他形式粒子的謎底,造福大家。

「老姐…你這樣很可怕啊!」東方幽搖了搖少女擔心說,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東方嵐進入瘋狂狀態,每一次她看到新知識的書籍玉簡時也是這般,總是不要命的背誦閱讀,硬是在6歲時背完宗門內的所有靈草靈植大全,7歲讀完天材地寶各類礦石,8歲解讀丹藥和符籙,9歲學習陣法演算等…

雖然迫於天份東方嵐沒對煉器、靈獸或煉丹上都無法完美融合天意感悟出成果,不過對其材料和性質卻倒背如流。而且除了陣法演算是她的強項外,3品以下的符籙也難不倒她,成功率和品級也挺不錯,至少東方一家和幾個親傳弟子的符籙都不用愁,皆由她供應。

19歲的東方嵐,是玄戈門內十大潛力新一代的代表人物之一。當然,還有14歲擅煉器的東方幽也在榜上有名。

「唔,咳咳真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乾咳數聲,少女露出貝齒明亮的笑了「我是東方幽的姐姐東方嵐,請多指教!」
「沃威爾‧特威恩斯。」報上名字點點頭,便算是他最有禮的自介了,對於一個半面癱而且弟弟不在身邊的弟控,你能期待些什麼?

幸好東方嵐也不似尋常女修一樣在意細節,她更在意的是學術上的研究,而非細枝末節的小玩意。

「沃威爾,你的靈力…唔,應該說能量分子很有意思,可以讓我分析一下嗎?」少女明燦燦的微笑,卻讓人高馬大的少年感到一絲威脅,不自覺退了半步「放心,不會痛的!應該…」
「老姐!你是要分屍我的新朋友嗎!哪有人對見面第一次的人這樣說話!」東方幽憤怒的說「至少也該熟一點再說啊!」

不,你們姐弟的邏輯都有問題吧!沒有正常人會分屍朋友的!
沃威爾面無表情內心吐槽。

他本能未感到對方敵意,所以只是安靜站在一旁,不出聲。

----------傳說中的分隔線----------

「師姐,夏夢柔在外面大廳等你。」忽然,一個年約10歲的小女孩急忙跑進來通報,頭上綁著兩個包包,很是可愛。
「又來了…好吧,你和她說我收拾一下,等下就出去。」一聽聞來者名字,東方嵐露出一抹不耐的眼神,但很快就閃逝回復原來的笑容「那小幽你就先帶沃威爾去其他地方玩,晚點我再找你們。」

她不想讓夏夢柔見到這位新朋友,因為,很麻煩。

「夏師姐別這樣!東方師姐請你在外面等她,她等等就出來了!」急得滿是哭腔,竟是剛才通報的小女孩聲音,由遠而近的哭叫。
「不會啦,她只是不好意思,我們都這樣熟了呢~~」嬌柔的聲音簡直酥到骨子裡去,而這嗓音正是令玄戈門大半男子為之傾倒魔音,不知道多少男修聽到後拋棄本來追求的女子,只為了再聽夏夢柔的美好話語「師妹,師姐來找你啦,哎呀,你剛好在忙呀?」

糟糕,沃威爾不會也是其中拜倒的受害者吧?

回頭一看,還好,東方幽看到高個少年依就是那副面癱模樣,連個眼神也不留給白紗飄飄半露酥胸的夏夢柔,他不禁暗暗鬆口氣。

幸好,這位疑似狼妖的朋友並未被夏夢柔迷住…
哎,還是說剛好是這類型在狼妖中不受歡迎?

東方幽正在為奇怪問題困擾時,只覺手臂一緊,竟是夏夢柔挽著他嬌媚無比張著水汪汪大眼望著,嘟著小嘴把自己甩到少年身上摩蹭說「師弟,這是你的朋友嗎?還不快點為師姐介紹一下呀~~」

靠!誰跟你師弟!只不過恰巧是同一宗門罷了!我是玄器峰的,才不是玄丹峰的,不要亂認師弟啊!

可惜這些話語僅能在內心偷偷想著,表面上東方幽還是一副笑咪咪有禮樣,不著痕跡舉起手介紹黑髮少年時順便脫離女修的纏繞,順勢一踩退了幾步遠離對方。

「是我娘親那邊的親人來探親的。」延用之前進陣法堂時的理由,東方幽大有將這一套說法合理話的想法,決定等下就去找那西莎討論此一作法可行度。
「是哦?想來長途跋涉他也累了,那下次我們再多聊聊吧!」眨了眨大眼,察覺對方對自己沒意思的夏夢柔不再糾纏,嬌柔的說「小嵐師妹,雷師兄等下在煉器堂講堂要開講哦~~不一起去嗎?」

「我又不會煉器,聽了做什麼?」勉強微笑說,東方嵐只希望越快越好,快點將這瘟神送走
「可是他今天演講內容是關於各種材料特性融合及特性哦~~」夏夢柔拖著長長尾音。

「這個月的講課內容表我都看過了,上面沒寫這個啊…」褐髮少女不解道,她每一次都會第一個去拿課表,從第一個字看到最後一個,以確保自己不錯過任何一堂重要課程。
「嘻嘻,是雷師兄偷偷和我說的呢~~是臨時改的呢!」語畢,少女得意的揚揚下巴,好像在告訴她自己和雷師兄關係斐淺。

「什麼!臨時加的!」東方嵐才無暇注意夏夢柔的惡意炫耀,聽到關鍵字手一揮,迅速收回地上所有的陣、陣籤、陣盤和大大參考書,轉頭對弟弟和沃威爾道「那我先去聽課了!晚點見!」

頭也不回,東方幽丟了一抹青綠色帕子,踏著飛行法器匆匆離去。

「師姐不是也要聽課嗎?會搶不到位子的。」見到姐姐離開,東方幽雙手抱胸歪頭問,眼中寒光閃了閃。

別看他對姐姐和沃威爾態度友好,對於討厭反感之人,東方幽可是不可一世的小霸主,毫不給人面子。

「……」察覺自己炫耀的小技倆未成功,夏夢柔尷尬數秒勉強笑道「那師姐先走了,下次再來聊哦~~」

她才前腳踏出一步,沃威爾和東方幽馬上聽聞大廳爆出一陣吵雜男聲,吱吱喳喳擁護著夏夢柔離開。

那是什麼鬼聲音…陣法堂突然變成菜市場?

「不,那不是。」彷彿猜到沃威爾想法,東方幽苦笑「那是夏夢柔的後衛隊,簡單說就是一群迷戀夏夢柔的沒腦只會用下半身思考單細胞雄性生物罷了。」
「……」

「對了,那種生物占玄戈門的比例很高,至少一半以上的男修都喜歡夏夢柔,願意為她赴湯蹈火。」鉑金髮少年雙手負背輕笑「沃威爾你覺得夏夢柔好看嗎?」
「她好不好看與我何干?」沃威爾淡道。
「不過她的身材也很好呢~」指的是胸前那座小山。
「你是說那兩團脂肪?」皺眉,好像看到一堆高熱量豬油在面前晃。
「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好兄弟!」東方幽看到沃威爾表情,禁不住開懷道。
「關係也晉升太快了吧…」汗顏,才認識最多一天,其中大半自己都還在昏睡不是嗎?

----------傳說中的分隔線----------

夏夢柔是誰?

她是當今玄戈門內最有潛力的新人之一。

以水木靈根在區區16歲便築基,20歲已是築基5層實力。她擅煉丹,是以攻擊法術劍修為大宗的玄戈門內不可多得的3品煉丹師和3品靈植師。

她外表姣好。

閉月羞花 、沈魚落雁、 傾國傾城 、千嬌百媚 、明目皓齒 、淡掃峨眉 、清艷脫俗、 香肌玉膚 、婉風流轉、 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見車載…等各種你能想到的正面形容美女的形容詞,都可以用在夏夢柔身上。凡見過她必定永生難忘,她是那麼的美麗脫俗,那麼引人注目,平凡的素白衣裳在她身上卻宛如天仙,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特別是那碩大的胸器,若隱若現的胸口每每都能吸引多位師兄師弟們關愛眼神,天真可愛的她卻渾然不知。

她運道非凡,總是能夠遇到多種不可求機緣。

隨便經過就能搶到眾人爭奪的6級冰離鳥,從來不近人的靈獸卻對她百依百順。她輕輕鬆鬆找到多種難尋靈草,同樣去後山去歷煉,夏夢柔總有辦法得到百年千年的上好靈草。就連去拍賣場增廣見聞都能夠慧眼識英雄,結交隱士的強人並受贈難得的中品靈器。

她善解人意個性溫柔。

對每一個人總是體貼有加,處處為人著想,超過一半以上的師兄師弟都喜歡她。大家都樂意不藏私教她自己修煉學習心得,有困難時二話不說便為夏夢柔上刀山下油鍋,有需要時需要一隻援手他連腳都伸出來。

夏夢柔就是這樣的得人喜愛。

哦,至於不喜歡她的以女修為主?那當然是各種的嫉妒和羨慕,身為最有潛力的且數量稀少的核心弟子,會有如此結果毫不意外。

總之,夏夢柔在玄戈門內就是大家心目中排行第一的女仙,擁有無數熱愛擁護她的腦殘粉絲和後衛隊。而她也不負眾望,和玄戈門內前10名內的5人擁有實質或是曖昧的肉體關係,即便如此,她仍是眾人潔白無瑕純真的女仙。

既然她是一般男修眼中的女仙,反過來說,夏夢柔也是一般女修眼中排行第一惹人厭的女妖精,她的出現不知拆散了多少對仙侶佳偶,拉了多少仇恨值。

除此之外,夏夢柔還有一大秘密武器,那便是她的隨身空間。

若不是她在8歲那年碰巧跌倒滴了些血在地上撿來玉珮上,喚醒了這個自帶空間,她也不能過著這般舒爽好日子。

她,本來只是一個修真世家夏家內遠到不知多少代的旁系管家小女,母難產而死,6歲時,生重病的父親因養不起她,只得當成雜役弟子般送到了夏家世代依附的玄戈門內,只求有個溫飽處。

之後,喚醒空間的她,憑藉空間內的靈氣充沛,夏夢柔因此修煉進度大大提升,那裡至少是外界10倍的靈氣濃度。空間約百來平方米,有一小木屋、一汪清泉和一小塊靈田。

靈泉大大有用,喝了靈泉後的她靈根竟由最弱的五靈根洗為水木雙靈根,體質大幅度提升。空間內時間是外界的5倍速,同樣時間內藉相乘50倍的修煉速度還不能成為一般人眼中的天才話,那夏夢柔可以直接選個好方式死死算了。

撞豆腐或掛面線上吊都是不錯的方式。

然而,擁有玉珮10年後,她察覺到不對勁。

靈氣濃度隨間而下降,如今只剩下當初的5倍左右。空間加速倍數也下降為3倍,夏夢柔目測速度還在減少之中。除此之外,靈泉水內所含靈氣也在下降,以它種植出來的靈植靈氣只比往常多1~2倍,而不是隨隨便便5倍的靈濃度。

總歸一句話,夏夢柔的空間神效正在持續衰退中。

不過,運道無人擋的她,怎麼會被區區的小小挫折給打敗呢?

某次,她察覺到玉珮對三星石有強大吸引力,在夏夢柔一次的嘗試之中,小心地吸了一顆三星石進空間內,果不其然靈氣濃度迅速提升了一些,雖然不多,但的確有扼止空間退化的作用。

回去查了藏書閣的玉簡,上面寫道,三星石,分別為銀河玄星石、河外玄星石和天外天玄星石,具提升強化之效,其中以天外天玄星石功效最強,但高達7品的階級更非普通修士能負擔的。

為此,夏夢柔只能踏上蒐集三星石的不歸路。要知道,三星石身為高品級的煉器材料,小小一個單位就需要1千多枚下品靈石,若非上次愛慕她的大師兄將煉製寶劍的材料分了她一點,她才狠不下心一口氣都用掉。

「哎…要怎樣才能大量賺取靈石買三星石呢…」為了賺取更多靈石,化身為瘋狂煉丹師的夏夢柔無奈柔聲嘆氣,製丹手訣在空中快速變化,連打了數十道手訣後,這一爐丹藥才算是煉製完畢「我最高也只能煉到3品丹藥,而且成丹率也不過是一般上等水準…」

夏夢柔望著一爐丹藥淡淡的嘆氣。

如果我的爹娘是元嬰級峰主或金丹期的堂主就好了…

說到此,她突然想到出身良好的東方嵐,憑什麼她一出生就穿金戴銀,擁有個元嬰級峰主爹和金丹期娘,自身是風系變異單靈根不說,弟弟也是單系火靈根。真正的過目不忘,擁有3品的陣法和符籙師之認證,還有個少見的陣法堂堂主做師父。縱使他只是金丹期,但拼不過他所會陣法演算是極難且修士們極需的啊!

或許東方嵐身材是平板點,可是她的容顏也是美好的,混有父親一方罕見神獸血脈的她五官立體又美麗,還有一頭棕色捲髮更是不知多少清湯掛麵直髮女修的最愛…

憑什麼?憑什麼隨隨便便就可以和擁有隨身空間的我相比較?就連雷師兄和黎師兄也都對她另眼相看!

雷師兄,全名雷蒼星,21歲,築基期8層的煉器堂弟子,其師父與東方朽為同期弟子,兩人感情好,因此門下弟子也常往來。

黎師兄,原名黎特兒,不過自從築基後大家便稱他黎帝,再不呼其名。23歲,築基期12層,煉丹堂弟子,表面上雖然僅擁有3品煉丹師的認證,本身實力卻遠大於此。

這兩位師兄是她的敗筆,無論夏夢柔如何努力討好賣弄,雷蒼和黎帝兩人對她卻像看待一般弟子一樣,並未像其他男修頻頻示好給予特殊待遇。還有東方幽也是,也是未來潛力帥哥一枚,卻因為自家姐姐之故從不對她好臉色,反而視若蚊蟲,急急驅之。

可惡的東方嵐!我一定不讓你好過!

不過是自身虛榮心得不到滿足,便將怨念放大擴深,不知者若聽聞還以為東方嵐殺了夏夢柔父母滅九族,否則怎會結下如此大樑子?

夏夢柔並不如外表般天真,相反的,從小以孤兒身份長大的她更懂得察言觀色,見機行事。她懂得如何藉有自身優勢奪得他人好感,取得自己有需之物。成群結隊,招攬隊友壯大自身勢力,穩固地位作為未來爭取利益的籌碼,這些皆是她下意識的本能。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