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4-06-15(Sun)

【SP新世界-玄戈●迷個路也穿越】

【SP新世界-玄戈●迷個路也穿越】

「這什麼黑泉水…」少年嫌棄的甩甩頭,最後朝身上丟了幾個烘乾咒、保溫咒後,繼續往洞穴內探險。

沃威爾覺得自己真的很倒楣,陪著去煉氣期都可以去的小密境也會碰到天然異變,被一個不知啥鬼的植物絆倒,一陣強風吹起就將他給吹到忽然裂開的地殼裡,待他起來時就已經掉到一汪深深黑潭內,就是現在這個地方了。

明明是地底的山洞,卻不是陰陰暗暗的石質洞穴,反而生長了不少清幽的植物飄著異香,山洞邊長著淡淡藍光的青苔,有種說不出的美感。

只是再美,一直看同樣的風景終是會膩的。

「這究竟是…有人?」一路飛行,沃威爾忽見前方亮光更盛,還有人聲,便加快速度飛近。

一處空礦地上,有十幾個年輕貌美的女孩子聚集,或坐或躺,說說笑笑,聽到人聲都忽然停止動作,好奇地張望看。

「哇!你也是青爺帶來的嗎?咦?但青爺不是只會帶女孩子嗎?」幾個年約十來歲的小女孩張著圓圓大眼跑過來道「難不成你也是女孩子?但是不像啊…」
「……」面癱臉不語,沃威爾站在中心被少女們銀鈴般聲音評論了許久,終於受不了,倏地飛起離開此處。

頭也不回那些嬌笑的少女們,他只覺得女性真是令人煩惱。

一路上又經過許多奇事,狹長的山洞內碰到突來奇霧,濃得無法辨認方向。
結果他一個狂雷就把濃霧給劈沒了。

碰到一壯漢一青年一男童,個個了無生氣,招式靈活配合極佳地猛然朝沃威爾攻擊。
「礙事。」
右手一揮,三道風刃飛出,三人瞬間腰斬。

「傀儡?」默然望了眼倒在地上無法動彈的木人,風刃斬斷的地方露出閃閃銀光,看來是供應能源的礦石。

闖完這關,來到一處高峰,峰上還伴著一輪冷月。

「奇怪,我不是在地底嗎?為什麼還看得到月亮?」沃威爾望著冷月疑問「算了,到底哪裡是出口…有人?」

為什麼會有人躺在瀑布匯流而成水潭的大石上?這樣不冷嗎?

黑髮少年記得現在應該是秋冬之際,雖然修士大多身強體壯不畏尋常天氣變化,但一絲不掛躺在浸於冷水的石板上也真是有夠怪的興趣。

是的,映入沃威爾眼前的,是一尊膚色白晰如玉全身赤果果的青年。

「在冰水裡裸睡會比較舒服嗎?無法理解…」降落到大石不到一公尺處,他撇撇嘴道,正好對上男子睜開的雙眼「你醒了?」

「!!!」男子臉色瞬間慘白得更難看,立即半坐起身直盯著對方,一動也不動。

他是如何穿過濃霧還有三個足有元嬰期初期的傀儡?
這樣的高手在身邊,我卻感覺不到丁點靈力流動?
是敵是友?但在天元大陸實力較我之高的人我不可能一點印象也沒有,其他大陸的人更不可能沒事來到隱蔽的奇地。
難不成真的只是一個恰好路過的人?

短短一瞬間便有數十種念頭閃過瞳如深墨的男子,他表面上一副深沉如水不為所動樣,兩眼直直盯著藍眼少年看,心中不停算計著下一步。

「裸睡在水裡這樣好玩?」看到對方沒反應,沃威爾伸手在男子面前晃了晃續問,對方見到靠近的大手瞬間有那麼一絲的掙扎,隨後卻像放棄似的不動,任少年怎麼晃弄也沒反應「難不成好不容易遇到人卻是個傻子?真衰…」

失去了興致,妖獸少年也不想管對方為啥裸躺,轉身欲離。

-------------傳說中的分隔線------------

以為沒戲要離開之際,卻有了轉變。

「道友迷路了?道友不是這世界的人吧?」一個清徹優雅的聲音開口問。
「!!!」

沃威爾猛然回頭,像看怪物似看著嘴角掛著一抹嘲諷笑容的黑髮青年。他沒有開口說話,然而剛才面無表情但猛然停頓的身軀早已出賣了他欲隱藏的震驚心思。

他是如何知道的?

「很容易猜到,因為道友身上穿的衣服款式和材質都是前所未見的。」語氣頓了頓,面容清秀的少年仍舊笑道「而且我還敢說道友應該不是人類,是妖修之類的存在。」

「…那為什麼之前都沒人拆穿?」老實說沃威爾也覺得自己從地球穿越時穿的衣服和這修真界完全不同,但卻一次也沒被拆穿,是他們太傻還是…

「果然正確嗎?」嘴角的笑容更顯眼,男子完全確定自己的猜測,而且藉由探問和觀察他知道對方年紀絕對不大,恐怕屬於實力很強年紀卻極輕的天才「至於會猜妖修…人類修士來之前打了一架再看到我這種狀態怎可能不先追殺奪寶?要不也會追問,但絕對不是道友你的晃一晃手就要離開反應。不過你也不太像正宗妖修,我感覺不到妖氣。」

「是嗎?」瞇了瞇眼望著男子,再次走回石板上,沃威爾覺得這男人太可怕了,單憑幾句話幾個反應就能猜到這樣深。
「道友身上有多餘的衣服嗎?」接受到對方疑惑目光,男子提出自己的要求。

馬上對一個實力莫測的陌生人提出索衣要求固然詭異,他連阿青都沒有刻意讓他去找衣服給自己穿,便是怕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但對於面前的少年,卻有把握此舉不會引起太糟的結果。

嘛,雖說少年反應還是有點怪異…

「衣服?你不是喜歡裸奔?」說完還刻意上下掃了一遍半身躺在水中的男子。
「……是意外!誰喜歡裸著身子給人看!」男子嘴角抽了抽,硬著頭皮問「…總之有衣服嗎?」

「呃…我還以為是故意裸的…」微愣,沃威爾臉頰抹上了一層可疑紅暈,將目光移上來專心看著男子的臉而非赤果果的身子。

他想了想,取出一套上有紅白藍顯眼色系的上衣和牛仔褲,拿給對方。

「……這是什麼…」抽抽嘴角,他敢保證這是他這輩子見過最鮮艷刺眼的衣服,那怕是魔修都不敢穿這種超閃亮的衣服,頂多就全身大紅大紫的單色系。
「我弟送我的英國國旗裝,配上這件灰藍襯衫還有靴子其實還可以。」沃威爾正色道。

「道友穿過了嗎?」淡然抬頭問。
「沒有。」
「道友自己都不敢穿的衣服竟然給我!?」
「太小了。」將衣服往自己身上一比,果然,2米高的沃威爾顯然穿不下。
「…沒別套?」思想掙扎許久,男子咬牙問,他希望能聽到其他的答案。
「我的衣服你又穿不下。」上下打量一番,下意識瞄完後才想起對方身無寸縷的事實,面上又不爭氣地紅了。
「好吧,那道友替我穿一下…」少年表現令他嘴角微微上揚,人稱智多如妖的他又觀察到一些有趣的事。

「你沒手?」沃威爾挑挑眉反問,意思明顯是你不會自己穿嗎?
「…我現在狀況不好…」神情一滯,敢情這少年是完全沒發現自身狀態嗎?

看了看,對方似乎真的身體不太妙,沃威爾才勉為其難替對方穿上那閃閃發亮保證站到大街上不用三秒就成為眾所囑目焦點的衣服。

幫忙換穿衣服時,沃威爾才察覺男子狀況真的是差到一個極點,竟是一分力氣都使不得,想來剛才能奮力從石板上坐起身已經是被陌生人嚇到迴光返照腎上腺激起的最後幾分氣力吧。

這種情況下還能夠談笑自若的對話…

念及此,沃威爾神色怪異看著眼前不知姓名的男子一眼。

「道友現在才察覺我的狀況很糟,能夠講話已經是了不得的事嗎?」嘲弄一笑,不需要讀心術就能將近百分百猜到別人心思的男子看到少年怪異表情就感到一種變態似的快感。

即便這快感似乎是建立在自己的痛苦上。

「真不巧,治療術不是我的強項。」雖然不理解修真人士的靈力是如何運作,但眼前的男子卻是明眼人看都知道已經氣弱如絲,沃威爾非常不確定平時用來治中度傷害的光系魔法能否派上用場「就死馬當活馬醫吧。」

少年神色一正,嘴中喃喃唸著男子從未聽過語言的話語,緊接一陣陣金黃色光芒如漩渦產生,一層又一層覆蓋在身上,光點降落處都能明顯感到傷勢的好轉。

不單純是外表皮肉傷,連他被妖帝傷害到的元神經脈都一併修復,而修真人士都知道,元神及經脈受阻的傷害除了罕見的靈丹和特殊靈草之外,是無法藉由普通法術治好的。

這小傢伙也太神奇了吧?

可惜,神奇效果並未支持到所有傷勢完好,當男子感到回復約二成時,沃威爾忽然嘆了口氣說「不行了,我法術等級不夠,要等明天才能再施一次治療術,預估大概需要5天到1個星期。」

如果是卡‧賈克森在這,大概瞬間就能治好了吧?
那血族親王對於相剋的高階光系法術也精通,天下恐怕沒能難倒他的事。

-------------傳說中的分隔線------------

「我叫羅玉成,不知道道友如何稱呼?」男子臉色一陣古怪,良久,他緩緩開口。

癱了近四十年的廢人生活,一下子回復巔峰狀態的2成,這種稱得上是救命的恩情如何回報?即便是羅玉成也不好意思再隱藏姓名,掙扎一下便告知對方。在修士界中,只有真心打算相識的人才會告知全名,否則頂多報一個假名或姓氏能夠稱呼也就足夠。

「嗯?沃威爾。」少年倒是不知道這裡的規矩,要講就講,不講就不講,他是完全沒差。
「沃道友?」
「……我不姓沃,沃威爾是名字!」嘴角抽了抽,第一次聽到有人將名字第一個字當成姓氏。
「你沒有姓氏?」
「特威恩斯…」
「果然是異族人,讓我更好奇你的本體是什麼。」若有似無的淺笑,縱使身上穿著不太合身過大寬鬆的服裝理應可笑,但羅玉成的貴公子氣息反而顯得別有一番風味。

沃威爾看著身體仍虛弱的男子穿著過大衣服,心中莫名感到不爽,順手丟了縮小術將服裝變得合身,又丟了保溫咒和防水咒等各種生活常用法術,只見一道道不同光芒在羅玉成身上炸了又炸,個別發揮其效用。

法術很快就產生作用,過大衣服縮小至合身狀態,沾黏在身上的冷水髒污也瞬間消失不見,羅玉成抬抬眉,更加好奇眼前來自不同世界的異族身份了。

修真者雖然都多少會一些生活用的小法術,但大多是女性為主的修士才會學習,或者是年紀大了享清福的修士們。一般年紀輕的人都會為了將主修的攻擊或防禦法術給修得更高更強,誰會想浪費時間在不重要的生活小法術上?

羅玉成不認為身材結實的沃威爾會是那種注重生活情趣和舒適休閒的人,那怎麼會這種法術呢?

只是…有這種方便法術那幹嘛還說其他的衣服穿不下?穿不下再縮小成合適的不就可以了!
羅玉成真心覺得少年是在捉弄他,想看他穿上氣質不符的怪衣服吧。

「那我們出去吧。」沃威爾當然不會知道每一秒鐘十幾萬上下的羅玉成心裡在想什麼,他直接問道。
「不,我靈力和身體還沒回復,現在沒辦法回去。」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加上防水咒的他即使坐在浸水大石上那些水源也會自動遠離他,保持0.5公分的距離「至少等到回復八成再說。」

「待在這裡有什麼好玩的?」眨了眨淺藍色的眼,難不成一個除了水就是石子的地方會有趣?又沒吃也沒玩的,連睡也睡不安穩,沃威爾覺得自己真的對所謂的修真者一點也不了解。

「沃威爾是以為我覺得這裡很好玩所以想留下來嗎?」淺淺一笑,羅玉成覺得這少年想法簡直都寫在臉上了,雖然還是面癱臉,但眼神是難以掩飾的,一下子因驚訝而瞳孔縮小,一下又微微抬了下眉,細微的肌肉動作都表明了他的想法。
「難道不是?」他冷冷的說,他打從心底覺得羅玉成的笑容極度欠揍,特別是能夠猜出自己想法時更是可惡「你該不會有讀心術?」

「當然不,因為我在外面惹了一些麻煩,傷勢還沒好出去遇到仇家怎麼辦?」再次淡笑,逗弄年輕人果然有意思「我當然不會讀心術,只是合理運用邏輯推測罷了。」
「……假如哪天你到地球上也不會失業,可以當偵探或者法警…」沃威爾撇撇嘴說。
「什麼是偵探和法警?」
「沒什麼,一些職業的專有名詞。」擺擺手就算當作跳過這個話題「你的仇家多強?」

「最高的到出竅期,而我才元嬰初期。你說,就連全盛時期的我都打不過他,現在去還不成了送上門去死?」清秀男子打趣的說。
「出竅期是元嬰後面的等級嗎?」沃威爾皺眉疑問,這裡的等級分布又和他來自的中都大陸不同,那裡元嬰期後明明是叫化神期再來是分神期…」

「嗯,你們不那樣稱呼?」
「所以只要打得過你的仇敵,你就會回去了?」計算了下,以沃威爾自身等級實力和出竅期的人比較綽綽有餘,就算來十個應該也沒問題。
「不錯,你有辦法?」臉上仍然帶著淡淡淺笑,不急不緩望著少年看,等待他的反應。

這小傢伙真好笑,竟然為此苦惱?他大概忘了自己根本沒有救我的必要,就算我不出去待在這裡一輩子,似乎也與他無關聯吧?

沃威爾本身自然也知道此事,然而他的認知裡認為既然都救了他,便要送佛送到西,事情做一半未完成不是他的風格。

「你的敵人我有辦法應付,那現在可以出發了嗎?」冷冷道,少年身材本來就高大,負手而站面無表情的說話更添幾分兇惡之意。
「可以是可以,但我體力還沒完全恢復,恐怕沒辦法運用靈力飛行。」羅玉成淺淺的笑,等待對方的回應「所以,除非你有飛行法器或帶著我飛,否則是沒辦法前進的。」

他很清楚,對方是獨自飛過來的,八成身上沒有任何飛行法器。
想要帶他出去只有一個方法,便是抱或背他一起飛出去。

-------------傳說中的分隔線------------

沃威爾不語,直盯著羅玉成看,看到男子覺得自己都快被看出洞時,他才緩緩開口「好吧,那你騎在我身上。」
「騎?」疑問。

正常不是都用背或抱嗎?怎會多出個騎的選項?
又不是靈獸可以騎在身上。

疑慮剛起,眼前的少年已然化形成一隻3公尺高近10公尺長的龐然大獸,九條毛絨絨尾巴若有似無在半空中晃動,藍黑毛髮的巨狼似生物用天藍色雙眼沉沉看著羅玉成半秒,踏爪到他面前,隨即低身。

「……哈哈!我倒是沒想到你會來這招!」玉成晃神數妙,很快回復貴公子的優雅模樣笑說「但一般修成人形的妖獸並不會喜歡隨便給人看本體,何況還是…讓人騎?」

凡有了一定修為的妖獸開啟了靈智,擁了人身,要他們回復妖身被人隨意觀看無異是要他們裸奔一樣,而心甘情願讓人類騎在身上更會減了他們的自尊,視為侮辱一事。

「吼…!」見對方還沒爬上去,狼型的沃威爾低吼催促。
「咦?你獸型不能說話嗎?那傳音呢?」羅玉成微愣,不是5階妖獸便能開口人語嗎?沃威爾這不知多少階的高階妖獸怎反而說不出話。想了想,很快了然道「我知道了,你不是這世界的生物,想來是不同世界的原則理論也不同吧。」

沃威爾點點頭,不過這一次他是直接用尾巴將羅玉成掃到身上,確定對方坐好穩了身子,魔力一運,快速離開冰冷潮濕之地。

回程經過先前被破壞的傀儡,一個個軀體都被銳利的風刃完整砍斷,分散得東倒西歪,羅玉成只是淡淡一看,然後繼續抓穩身下巨獸的毛髮以防被甩出去。

「你…的本體是九尾狐之類的妖獸吧?」良久,男子出聲問。
「嗯?」沃威爾發出類似【嗯】的疑問聲,轉過頭看了對方一眼。

「雖然你的外表和化形後樣貌都更接近狼族,不過有兩點讓我確定你是狐族而非狼族,想知道是什麼嗎?」見少年不阻止,羅玉成壞壞的笑。
「嗯。」點點頭,一面閃過路上的障礙物前進。

「第一,犬科生物中,只有狐類生物有機會成為多尾妖獸,其他種類幾乎沒有。第二點…」說到此,他頓了頓「狐族是最擅長魅惑人的,縱使你的形象和外表都給人一種冷冷不易親近感,可是實際上冷默外表中仍舊散發著魅惑感,這恐怕是連你自己也未察覺的天生本能。」

語畢,只覺身下狼型妖獸猛然一震,轉頭用擬人似的古怪表情看著羅玉成,雙眼似乎充滿了…感動?

生平第一次有人在看到他人型和原型後還會說他是狐妖,對於一個每每被誤認成狼妖的孩子是多麼巨大的感動啊!

見狀,男子只是淺淺一笑,往前一壓,將身下生物抱著更緊。

能夠讓幾十年幾百年都忘不掉的昔日舊友形象在遇到沃威爾之刻即逐漸消退,若非自己觀察力敏銳又邏輯概念強,恐怕根本不會注意到,等到發現時連她的臉長什麼樣都遺忘在腦海深處。

這種除了狐族妖獸特有的魅惑能力,羅玉成的確還知道其他可藉外力造成同樣的迷惑情況。
陣法?丹藥?法術?

是也不是,但這些都是具有破解之法,只要保持一定的心智清明便不會被影響,唯獨妖獸的天生神通必須以更高的修為反制才可。

眼前的這隻…他已經猜不出到底到哪個程度。

只不過照少年反應看來,此能力似乎也不是隨時全天候開放,需要某種特殊巧合才會使威力加倍。否則沃威爾天天都被一群人給追著纏追著跑,又怎可能不清楚自己的魅力?

-------------傳說中的分隔線------------

載著羅玉成回到出口的時間比當初要更久,他不敢放全力盡情的飛,擔心動作太大或速度過快會不小心甩開身上人,造成二度傷害。

他抱住後背抱這樣緊,難不成是我跑太快了嗎?
沃威爾暗想,更加控制自己的速度。

短短數小時的路程經這一拖延,竟花了兩天才到達。
這兩日,沃威爾也主動替羅玉成施了兩次光系治療術,已經將傷勢治個六成。人也不再是初見時的蒼白無力,貴公子的氣息越發顯明。

男子途中曾想好心開口不用顧慮自己傷勢,大可放開力氣盡情跑,然而也僅僅是念頭一轉就消散了。

身上雖掛有多重任務,尋找前輩洞府並到中琅,完成天靈族的傳承等,但那些都不是緊急的事,自己都躺在這陰陽交接處養傷幾十年,也不差再多拖個幾天。

之後不知過了多久,羅玉成為當初自己的想法而感到可笑,假使那時知道這所謂拖個幾天是永遠回不來,他恐怕就不會這樣想了。

這也是後話了。

一到洞口,沃威爾放下男子便立刻化為人型。
一個熊抱住羅玉成。

「這是…?」微愣,出於治療自己的恩情,男子勉強壓下潛意識的反擊念頭疑問道。
「你是第一個知道不會說我是狼妖的人!」鬆開懷中人後,沃威爾睜著眼認真的說。
「就為這事…?」
「沒錯。」
「……」

對於一個從小到大,在每一個世界都會被誤認成狼而又一心認為自己是夜魅狐族的人而言,這是多偉大的肯定啊!

「嗯,好,乖乖~」想了想,羅玉成拍拍對方背部說,就像對寵物一樣。
「…你這是?」一臉莫名。
「寵孩子。」正色道,但卻掩不住他嘴角那惡意笑容「或者寵寵物也可以。」
「……」這下換沃威爾鬱悶了。

分明是你自己衝過來撒嬌,真的滿足你時卻又一臉莫名樣,不要這樣裝可愛好嗎!
羅玉成表面上游刃有餘裝腹黑,內心早已笑到不行。

逗弄人果然很有意思啊…!

【未完待續】

【鬍子】

「你真的在這待了三十幾年?」沃威爾疑問。
「當真,我有騙你的必要嗎?」羅玉成整整衣服淡然笑之。

「你一個廢人在這待了三十年鬍子竟然沒有長半根…難不成沒力氣穿衣服還有力氣刮鬍子?」少年毫不客氣的說。
「廢人…」男子一聽臉色黑了黑,一字一頓說「我們天靈族人本來就不生鬍鬚和身體寒毛…!沃威爾你難道已經少年了卻沒有半點青渣就不奇怪嗎?」

「這很正常好嗎?」沃威爾鄙視對方的說「你見過哪一個狐妖變成人型是鬍子大叔?都是臉蛋白白淨淨的吧?」
「呵,是嗎?」羅玉成被氣得牙癢癢冷笑。

【改運石】

天道平衡,慧極必傷。
這是當年還是築基期的羅玉成被一位前輩說的教,他擔心太過聰明什麼事都一眼看得一清二楚的男子會因此改變既定的命運,特別警告叮囑他的。

可惜,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雖然知道,也從未忘記,可是就是改不掉這太過聰明的個性。

羅玉成當然知道守舊不改的結果會如何,前輩指的並不單單是命運,而是他的既定姻緣。
否則,為何要送他一本雙修經書?

他也努力過了,照著看過的千萬卷書內一位前輩所述,在遙遠的十洲找到了一個改運石。

外表是淺淺粉藍色,半透明狀,大小如指甲,極輕,帶有淡淡花香,極難尋找。

傳說中改運石能自動糾正持有者的命運,趨吉避凶,為主人爭取最好的命運。曾有個乞丐在某次奇遇中發現了改運石佩帶,又恰巧不小心滴血認主,沒過多久便成了當朝的大將軍,徹底改運。

改運石好歸好,卻不知改過的命運是往哪一個方向前進,不過這並不阻礙人們去尋找傳說中秘石的心情。

此奇石外表是石頭,奇就奇在滴血認主後會消失不見,散成千萬光點化入人體內後就再也看不瞧。而那些光點則早已默默潛入異空間內替其主人的命運磁場一點一點的作改變更動。

之後,過了很久的某一天,羅玉成見到卡‧賈克森時恰巧提到自己尋找改運石一事,只見血族親王皺皺眉用奇怪的表情看著他。

「改運石?這個改運石的別名又叫腐女石你不知道嗎?」淺金髮男子用奇怪的眼神打量著羅玉成解釋著。

凡是男子認主後,命運雖然會變得一帆風順,但既定的姻緣也都會由正常的男女之情改為男男基友之情。如果本來有命定的女子,則改運石會想辦法讓兩人的感情生變或出現程咬金,再不就是其中一方死去永不見面。

那如果兩邊都強得死不掉逃不了呢?
便會像羅玉成情況一樣,直接被強制送到另一個空間去,永生不見。
直接一刀兩斷他上天緣定的姻緣。

既然是改運石,還是將命運改好的奇石,他在奪走既有姻緣時,勢必會再補一個姻緣給認主之人。
只不過補上來的姻緣一定是男人,而且還會不可違逆的喜歡上對方。

「所以這奇石最初的名字才會叫腐女石,改運石大概是後人覺得腐女石太直白了,所以另取新名吧。」卡‧賈克森微笑解釋,卻只見羅玉成的臉色瞬息萬變「怎麼了?」
「沒什麼…」尷尬一笑。

搞了半天是自己埋下了被掰直成彎穿越世界的命運嗎!

【The End】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