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4-06-20(Fri)

【SP新世界-玄戈●現在是穿越大拍賣嗎?】

【現在是穿越大拍賣嗎?】

如果真有神明,沃威爾真的想追著他暴打一頓再問,現在是在鬧哪齣?
短短三天就穿越兩次,這也太離譜了吧?

他和羅玉成兩人來到當初進來的黑水潭入口,欲尋水源再回到天元大陸時,不料,再一次遇到那熟悉的天搖地動。沃威爾只來得及下意識抓了男子一把,丟了個護身結界在身上,便無法控制地順著巨大爆發能源傳到另一空間去。

「現在是又傳到哪了…」到達地面時,少年都快吐血了,他待的地方時間一次比一次短,這一次甚至只待在奇妙地洞裡不到一週就被傳送了,連當地的風土人情還沒看到半分就又走了。

他可不想從此以後每天都在傳送穿越!

撿了一個大男人回來算是收穫嗎?
沃威爾很有罪惡感望著好整以暇探望四周的翩翩青年,總覺得是自己拖累他,把羅玉成從熟悉的家鄉給拉到渾然陌生的另一世界。

現在罪惡感超重的。

為什麼知道現在和剛才是不同空間世界,而不是僅僅傳到另一地方?

【中都大陸歡迎您】

他一穩定心神看到的就是寫著這七字的大大匾額掛在城牆上,旁邊有個三公尺長寬的大地圖,寫著中都大陸的基本著名地點。城牆高十公尺,長度難以計算,憑沃威爾視線暫時還未見到邊際,想到他們要走到正城門口還需要段時間。

好吧,至少是之前待過的地方,比重新適應一個新場所要好多了。

「這裡是…中都大陸?」饒是心思淡定的羅玉成也禁不住抽了抽嘴角,他非常確定那匾額不是無聊人士的惡作劇,現在踏上的土地也絕非神州內的天元、十洲、太白域、或赤沼原或蠻荒之地,甚至連距離神州及遠的中琅大陸也不像,是一個整個天道運作系統都截然不同的世界。

「嗯,到你那地洞前我來的地方。」沃威爾點點頭說。
「我的地洞…」男子臉色一黑,這話怎聽起來像自己喜歡住在地洞的老鼠一樣。

到地圖前查閱下目前所在處,仍然是玄戈門附近,就在沃威爾那時進入的秘境附近。確定要去地點,兩人便離地飛起出發。

「……」長髮少年默默看著身旁同樣飛行的人。
「嗯?可有不妥?」羅玉成疑問。

「沒什麼,我以為只有我不受這世界法則限制,看來只要是異界的都還是能運用原來世界的能力。」沃威爾淡然道「因為聽朋友說,這裡就算到了元嬰期都還無法飛行,除非渡劫成仙,在那之前都得靠飛行法器代步。」
「看來我倒是運氣極好。」不以為意笑了笑,羅玉成也放了不少心思觀察初來乍到世界的不同之處。

在地洞數天的相處,沃威爾對羅玉成坦白的自身背景反而比之前和羅恩、東方姐弟說的要齊全,他甚至連少年在來到修真世界前是待在一個科技文明更先進的地球都知道。

或許也不該說是沃威爾對玉成特別坦白,而是這心思狡黠聰慧異常的男子邏輯推理能力奇強,處處見微知著,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能猜個七八分。而對方又屬於不問不講,問了也不隱藏真誠說出的乖孩子,徑自猜測加詢問確認後,了解的沒個八成也有五成。

------------傳說中的分隔線-----------

暫時打算先回到玄戈門待著,至少東方姐弟的峰上不缺地方住,待在大門派內日後想辦事想回到原世界也方便得很。

「你確定他們還在?」聽聞沃威爾打算,羅玉成只是淡淡一問。
「為什麼不在?」那不是他們的家?就算孩子不在雙親也總在的吧?

「所謂穿越傳送都會牽涉到許多我們未能碰觸的天道法則,能夠安然無事穿過來沒死沒受傷已經運氣很好了。」不知看了多少玉簡書籍的貴公子解釋著「你又如何確定時間流動是相同的?沃威爾你到神州可能才過了兩三天,但中都大陸這裡流逝的時間並不對等,或許是數月、數年,也可能是數百數千數萬年呢?」

沃威爾面色一慘,這豈不代表他原來世界的弟弟克雷浮爾也可能老死不在?

「又或者我們是回到過去的中都大陸?他們根本還沒出生?」羅玉成又提出了另一個可能性,因為並無人規定時間一定是只有過得快或慢,也可能逆流到過去「這些可能性你沒想到嗎?」
「……不會吧…」臉色更難看,他真不敢去想像。

一擔心,不自覺沃威爾速度又更快了,轉瞬間只剩一流光閃過。
「……呵,是我說得太直接了嗎?」見此,羅玉成只能無奈一笑,提起靈力也緊追上前。

每每猜測正確的多智如妖的男子這次顯然又正確了,在他到達最鄰近的城門時,沃威爾已經抓著守城士兵問過話,兩地時間流逝速率確實不同,是1比60的差距。然而幸好他只待在異界三天左右,中都大陸的世界也僅僅過了半年罷了。

他不敢想像若再多待在那裡個一年半年,這裡不就是幾十年時光?

次元戒內的宗門臨時玉牌再次派上用場,確認完沃威爾身份,大手一揮就讓兩人進入城內,連一點檢查都沒有施作。除了看到元嬰期的羅玉成時守衛有隱隱震了下,慌了心思,但也僅僅是一瞬之間,守衛迅速收回冒失驚訝,繼續他本份的工作職責。

驚嚇更多的是因為罕見的元嬰修為,心中省思又是哪一位大神來了。

高階玄戈門的親人臨時玉牌真是方便好用,就連他帶了一個陌生的元嬰期男子進來也絲毫不阻礙,全然相信修士者的品性為人。

沃威爾只見他們取了玉牌放到刻滿結界法陣的大盤上,精光閃爍,瞬間連線,一剎那和玄戈門內所有的城門聚點和分堂通報少年的歸來。若有人在玉牌持有者不在門派內尋人時,限定留言也會於此時釋出。

哈囉,玄戈門,我們又回來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羅玉成穿的那套英國十字國旗服實在是太張揚了,即使外面蓋一件深灰色襯衫也遮不住那紅藍白的奪眼色彩,走到哪就被圍觀到哪。

「你太顯眼了。」沃威爾嫌棄看了男子一眼,面對排了一條街的圍觀女性生物他感到非常不耐煩,他認定一定是這次多跟來一個長相清秀身材又不錯的羅玉成害的。
「還不是怪你給我穿這身衣?」嘲諷一笑,手輕扯身上那紅藍白的英國國旗圖樣上衣「看樣子又是你前一次穿越世界的衣服吧?和這裡一點也不搭。不想惹人看,就再換身衣不就得了。」

「說得有道理。」點頭贊同,轉頭看到一家仙服店,也不顧別人物光就拉住羅玉成往小店裡跑。

邊陲地帶的小店賣的仙服雖然也帶有些許防禦力和基礎防水防塵咒,不過品階低再怎麼大肆購買也花不到哪去,羅玉成選了一身的黑衫黑褲,外加幾個簡單配備也不過幾十個下品靈石解決。

本來手上已經拿了套慣穿黑長衫的羅玉成正暗喜能夠買到類似款式時,冷不妨被沃威爾不解一句「男生穿什麼長袍?」

心思立起,男子立刻面色不變淡笑反答「只是順手拿到罷了,沃威爾還真注意我穿什麼衣服啊?嗯?」
「還好,只是假如你真的穿那長衫我會假裝不認識你。」少年微微轉頭看著店門口三五成群拿著羽扇聊天的年輕修士,一個比一個粗俗,腿大膀子粗又勉強擠進緊身黑衫內,活像個大火腿在街上行走。
「……」

從此,羅玉成雖然依舊喜愛穿黑色系衣物,卻再也不穿長衫了。

亮色衣物換是換掉了,他們兩人引來的注意力卻更不減,走到哪就跟到哪,要不是礙著羅玉成元嬰期修為擺在那,那些少女們想必會換上血盆大口撲上來咬了又咬。

旁邊沃威爾雖然一臉兇狠不易親近,但感覺不出他實際修為的少女們卻是沒太害怕。

「這兩個男人真是俊死了,特別是全身黑衣服的那個更是天菜啊!」粉衣少女心心眼和同伴低道,雙眼不離兩人身上。
「要我說我更喜歡那高個的,那肌肉啊嘖嘖…真是結實有彈性!」重口味的紅衣少女微笑說。

女孩們聚在一起對經過相貌俊俏的男生品頭論足就像談論中午要吃什麼一樣快活,小雀似吱吱喳喳談個不停。

「你的臉色有點難看?」沃威爾忽然察覺男子的怪異臉色疑惑道,莫非是治療術效果不佳引起後遺症?「再等幾小時,等下就可以再施光系法術。」
「沒什麼,知道得少也是種福氣。」整理一下情緒後的羅玉成嘴角淡笑。

不懂得用神識聽取旁邊聲音對話其實也是種福氣啊…
看著對旁人評論毫不知情的沃威爾,羅玉成再一次領會被慧極必傷還真有他的道理存在。

【就是喜歡你】

雖說落在玄戈門的範圍之內,但實際上他們兩人只是在玄戈門往年收尋打雜弟子的山門範圍之內,這小鎮上除了幾家小型的修真者專用店面外,九成以上的人都還是凡人為主。

距離門派的核心地帶,即使全力飛行都還需要數天的力氣,橫豎也沒什麼目標不趕時間,羅玉成覺得一路上邊整裝邊前進會更好。穿越來中都大陸的時間不早,已是晚餐時刻,沃威爾隨便找了家還算順眼的客棧要了兩間房住了下來。

此時,兩人正在沃威爾的房間商討之後的打算。

「你不覺得有必要給我一點防身的武器嗎?」羅玉成右手一伸毫不扭捏的說,明晃晃的要東西。
「什麼?為什麼我要給你武器?」表情不變,沃威爾只是單純的疑問「我自己的武器都還沒找到合適的。」

「…那你是怎麼打敗我的傀儡和那片天然濃霧?」不相信的抬頭問。

羅玉成從見到少年之初就在觀察他,卻發現他身上的衣物除了那些飾品之外都是普通凡品,頂多藉著不時添加的咒語而防水防污,卻不能達到抵抗法術攻擊或物理攻擊的特殊效用。

他本來猜測至少會有幾件攻擊用的法器是難得可見的上品,要不怎能單槍匹馬輕易化解了自己的傀儡陣?實力高的修真者雖然面對修為低者在戰鬥時會佔上風,但也需配合恰當的修真心訣或攻擊用的劍訣等的武器招式,否則再高的修為也不能以靈力催化來傷害對方。

「你不信?」沃威爾略為不悅,他在對方眼中看出滿滿的懷疑兩字「現在沒武器時就自己幻化武器來打。」

反手而上,右手掌心一把活靈活現的藍紫色雷元素聚集而成的長劍躍然而起,牽動大氣中的分子滋滋作響。

「你還真不講究外型。」羅玉成盯著長劍數秒,露出淡淡笑容說道。
「……能打就好了。」少年皺眉回答,卻下意識將長劍拿到眼前觀看,雷電凝結成的長劍粗獷霸氣就夠了,那些敵人誰會管你劍好不好看。

「除了武器,還有平常補靈力用的靈丹符籙也得準備。嗯,還有裝物品的儲物戒也不能少。」貴公子毫不客氣向一一列舉目前他所需要的各種物資「哦,還有被你損壞的傀儡也要重作,過兩天我們去收集材料。」

沃威爾淺藍色不可思議盯著對方看,似乎想看看對方是否在開玩笑。

「為什麼我救你一命還要幫你準備所有的東西?沒這必要吧?」少年冷冷的說,隱隱散發自身的威壓,他可不作冤大頭「你會待在那鬼地方可不是我造成的,關我什麼事?」
「所謂送佛送到西,既然都救了就順便再多幫一些吧?」運起元嬰期修為的羅玉成淺淺一笑,額上卻滲出不少冷汗。

實力差距太大的壓迫感還難消除…
話說,這小子也太沒幽默感,一下子就生氣了。

幸好沃威爾亦察覺對羅玉成的不對勁,立刻收回情緒牽動而起的魔力,才解除男子身上的精神上壓迫難受感。算一算時間差不多,又丟了一個光系治療魔法到對方身上,如此一來傷勢也差不多好了八成,快全好了。

「你還好吧?」

沃威爾向前傾察看頭已微微垂下的羅玉成關心道,一面自責自己也太小題大作隨便亂散發實力,萬一傷到無辜的人就麻煩了。

「還可以。」抬頭,玉成的如墨星眸對上少年的天藍眸子,本來膚色就極白的男子臉上竟閃過一抹可疑的紅暈。
「你…?」沃威爾還未來得及開口問,就被搶白了。

「你都把我帶到這異世界,我也回不去了,那當然負責不是嗎?」形象很貴公子的羅玉成此時竟無賴地說,順手抓了抓沃威爾的短髮亂摸。

他一直覺得這孩子的髮型滿奇特的,為何是正面看短髮但後面卻又留著一頭長髮呢?這一抓手感還真好,就像…之前躺在狼型本體時的妖獸毛髮觸感。

敢情是將沃威爾當成人型的大寵物來玩了。

「嗯?」微愣,卻也沒抵抗反擊。印象中,除了弟弟克雷浮爾偶爾會玩他的頭髮,就連當時父母也畏懼突變的他不敢這樣做,羅玉成算是他這一生碰到的第二個敢大膽玩髮的人。

妖獸本能,他向前嗅了嗅男子的手,好像這樣可以解釋他為何敢如此大膽行事的原因。

黑衫男子身子硬生生僵住,本來只是單純像摸大動物一樣的動作,看到對方毫無戒心的嗅聞,不知怎的內心竟起了異思。他早就知道對方是九尾妖狐中的夜魅一族,即便此玄狐一族不似其他狐族會無時無刻釋放魅惑玩弄人心,但他們單單自身的存在,不用特別做什麼就足以勾人心魄了。

至於他對那位原本命定女子的思戀愛慕到可以為她捨身殺敵像個廢物待在地洞數十年的深情?
早在穿越時就淡得幾可不提,直到現在更是直接喀嚓一聲被命運的大剪刀狠狠剪斷。

如果羅玉成懂得占卜算卦看天命,他大概會看到一位女仙惡作劇地將他小指上與另一女子的紅線以利剪裁斷,順手拿了一條沒有與其他人相連的紅線相繫,重新綁起,連一點接縫都看不出。

那是改運石的真身,又叫腐仙。
她最喜歡拆散正常情侶再湊男男成好基友了。
噢,當然一定都要是帥哥美男才可以。

---------傳說中的分隔線----------

完了,好像什麼奇怪的開關被打開了。
一個嶄新的世界出現了。

羅玉成沒辦法再作思考,一向聰慧如他也料想不到自己竟然對一個才相處數天的人有了奇異思想。
而且…這對象是妖修就算了,他還是個男的!

算了,怎麼樣也好,他無法思考了。

「得罪了。」羅玉成清澈的聲音突然帶著淡淡沙啞突兀道。
「嗯?唔…!?」沃威爾還想問得罪什麼,卻說不出話。

他已被羅玉成給吻了。

玩弄頭髮的右手已順勢滑下摟著他的頸子,輕撫在沃威爾頸上的修長手指竟有些冰冷。薄薄的唇執意磨蹭著對方的唇瓣,雖然初時來勢匆匆卻有些笨拙的不知如何繼續,只是輕輕摩弄,像是品嘗最美好的蜜。玉成內心為自己的大膽無畏感到吃驚,但隨之迎來的快感卻像毒藥一樣迷惑心智令他不能停止,只想要得到更多。

不夠,單純的碰觸已無法滿足,他轉而淺淺吸舔少年的唇,空出的左手輕撫沃威爾立體的臉龐,意外發現他的皮膚竟是彈性滑嫩,果然夜魅狐族都是天生麗質嗎?

他能感受到沃威爾的回應,不是胡亂親吻,竟是比自己還要擅長的技巧性吻撫,熾熱的舌尖如靈蛇描繪羅玉成的薄唇,每一次的經過都產生如電流的些許麻感,兩人的沉重呼吸聲竟是情慾四溢,每一下的心跳聲都似催情的鼓聲。

羅玉成覺得自己一向從來都冷靜得可怕,連和妖帝對上差點失了性命都能夠冷眼旁觀以最客觀的角度行事,可是現在卻像普通青少年一樣連最基本的情緒控制都談不上。

腦中的一絲清明隨兩人勢不可擋的吻越攪越亂,在他以為快要被莫名快感掩埋淹沒時,他們的吻卻倏然停止。

是沃威爾停止的。
他猛然結束一吻,強行拉開兩人距離,眼神清澈地看著滿臉潮紅喘氣的羅玉成。

造成反效果了嗎?沒想到我羅玉成竟然會犯下這種熱血直沖腦門的初級錯誤…
他內心苦笑著。
瞬時彷彿有一盆冰水臨頭澆下,醒了。

表面上一派鎮定,男子卻心亂如麻,腦子思考著一種接著一種沃威爾可能出現的反應和下場,以及自己的應對。
終於,在時間慢到好像過了一世紀時,少年開口了。

「羅玉成你是太飢渴還是走火入魔…?」臉上沒有半點噁心反感之情,他只是單純問話。那對藍色雙眼乾淨得過份。
「如果我說是喜歡你所以才親你,你會如何?」沉默了半秒,羅玉成也不隱瞞,一雙星眸毫無遲疑直視對方,臉上仍掛著那副淡淡淺笑。

「我們才認識不到一週你會喜歡我?你有事嗎?」沃威爾皺眉疑惑問,目光打量下對方「你看起來又不是屬於天然呆一見鍾情的類型…一秒鐘思考十萬上下的你會做這種事?」
「呃,所以你的重點是時間太短?而不是討厭?」很快抓到話語中並無厭惡之情,羅玉成微笑續問。

「我討厭的話…你憑什麼認為你還能活著來問我?」瞇了眯眼他邪笑道,他不想做的事還沒有誰能強迫他去做,嗯,除了他的雙子弟弟克雷浮爾之外。
「那我們結婚吧。」
「跳太快了!!」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說,現在的眼神倒像是在看神經病了「不討厭和喜歡都有段差距,你還結婚??」

「沒拒絕我就當你是贊成了。」羅玉成狡猾的笑了笑。
「我拒絕。」
「還沒一秒就拒絕?不考慮一下?」被拒絕了依舊淡笑,他本來就只是在享受對話的樂趣,也不期待會答應,真的馬上答應他還要猶豫一下是否得來太易。

「先不提喜不喜歡這點,你有什麼值得我答應的?」沃威爾雙手抱胸淡問,他的命他的衣服他的未來所需暫時都需要自己來負責,他一點好處也沒有。
「嗯,這是個好問題。」羅玉成點點頭同意「沒關係,未來來日方長,有的時間是證明。」

「為什麼我總覺得這句話很可疑?」歪頭說。
「怎麼會?是沃威爾你多想了。」拍拍頭安撫,再一次接收對方怪異眼神「嗯?」
「沒事。」

沃威爾看著羅玉成的淺淺笑容,總覺得似乎哪裡不對勁,但卻又找不到問題所在。

薑還是老得辣,何況是一個聰明異常的羅玉成!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