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4-06-25(Wed)

【SP新世界-玄戈●打工賺錢吧】

【打工賺錢吧】

普通人經過這一番經歷,只有兩種結果,一種是在一起順利交往,另一種是裝沒事卻尷尬到不行。

顯然他們是屬於第三種人。

沃威爾雖然這一世是先當人再覺醒夜魅一族血系,但本質仍屬妖獸,對於被一個不喜歡也不討厭的人強吻倒沒太大反應,親都被親了還要怎樣?過程也挺舒服的,他並不排斥。

羅玉成呢,雖然是一個極重形象的人,但碰上喜歡的人只要能達到目的,什麼形象原則都可拋腦後。理應自己強吻對方被拒絕應該要很尷尬難為情,可是對於沃威爾用這招不管用的話他還要裝什麼尷尬什麼不好意思?

如果厚臉皮直接的行為舉止有效,那他便會去執行,結果最重要不是嗎?
被親的人都不在意了,他在意個毛啊?

然而,經過這突來一吻,兩人之間的距離感縮短倒是不假。
沒看到羅玉成很自然的玩弄沃威爾的臉嗎?他都已經破罐子摔破,沒在怕了。

「別再玩我臉了。」不悅的移開對方雙手,男子雖然乖乖住手,臉上卻還是掛著欠揍笑容「我們剛剛的問題還沒解決。」
「你是說幫我準備靈丹、符籙武器還有製作傀儡的所需材料嗎?」很快跟上思路,羅玉成接著說。

「唉,雖然我不懂為什麼我非得要幫你準備…」沃威爾無奈長嘆了口氣,看到對方笑容突然無來由的想生氣,他這一次出門一定是沒看黃曆,碰上一個出門不利的壞日子「不過,沒錯,是這個問題。靈丹武器可以等回到玄戈門時再找,東方姐弟的父親東方朽是6品煉器師,只要有材料應該可以制作合適的武器。傀儡材料回去路上或到宗門再購買。目前,唯一能解決的大概是符籙」

「這裡你比較熟,當然你負責。」理所當然的說,毫無愧疚感,不過羅玉成確對對方身上沒有半顆靈丹感到疑惑「一般不是連妖修都會帶靈丹以備萬一嗎?是因為你是用魔力當能源運作之故?」

「嗯,而且我回魔很快,目前碰到的敵人還沒強到會魔力耗盡。」淡然道,天生基因良好的夜魅一族的王族,又是變異戰鬥強化者,說真的還沒碰過強到令他頭痛的敵人。隨即他嘲諷地說「反而是你們人類修真太浪費時間了。」
「浪費時間?」
「那你練到現在的元嬰初期幾歲了?」
「192歲,妖修在練功上花的時間不比人修短吧?」羅玉成不以為然反問。

「哼,我現在這身體才16歲,就算加上之前的時間也不到百年,若不是後期都碰不到強者或未覺醒,我早就更強了。」沃威爾說的是實話,後期在hp世界以及剛轉世時候根本沒有機會碰到強敵,而他增強的不二法門就是戰鬥,少了戰鬥他要如何變強?
「沃威爾的經歷還真是豐富呢。」玄衫男子笑了笑,輕摸對方的頭髮「辛苦了,一直不停穿越於各個世界空間。」

「……我現在要說的是你們修真者修煉方式太沒效率,不要轉移話題!」黑髮少年皺眉道,卻沒閃開羅玉成輕柔撫頭動作「你們除了要吸收靈氣又要心境上的突破,或者什麼鬼機緣之類的,然後要突破還要閉關個短則數月長則數十年,醒來行動的時間恐怕還沒閉關來的長吧?

「……無法否認。」垂下眼,這點他真的不得不承認太正確了。

「而且突破時跨不了心魔還會直接死去是什麼鬼?我們以魔力訓練的,失敗頂多就升不了級停留在同一階段。」沃威爾真的看不太起修真者的沒效率訓練模式,又耗時間又講求這講求那,要求條件未免也太多了。

「那你有辦法解決?」
「沒有,不過卡他可能有。」搖搖頭否認「卡‧賈克森對於冷門的魔法、魔藥或者結界等都擅長,說不定知道。再不然…」
「再不然如何?」羅玉成好奇問,沃威爾是想到什麼表情變這樣嚴肅呢。
「沒什麼,真到那地步再說。」直接將話題止住,不願多提。

然而,羅玉成卻很快聯想到對方欲言又止的內容為何。

是直接將我轉換成血族吧?我可記得卡‧賈克森本身是高等血族親王,轉換後體質改變不說,還會多其他的能力。

念及此,男子忍不住淡淡苦笑,如果說為一個不相干的人苦惱至此也太聖母了,而沃威爾從來不是這種人。
於是,他的心情更愉悅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你是在高興什麼?」不解,明明傷腦筋的原因還沒解除,又有何事可開心。
「沒什麼,你不是說靈丹武器之後都有辦法解決嗎?」羅玉成覺得自己越來越邪惡了,每次逗弄不知所以然的沃威爾就覺得太有趣了「擇日不如撞日,明天就去收集武器的材料。」

「你有靈石?」沃威爾疑問。
「沒有,不過你有。」男子嘴角揚起笑道。
「你又不是我弟,我幹嘛養你!」看到欠揍笑容不知為啥讓他想到達烈那混蛋魔族,只不過後者的笑容是更痞更欠揍,整一個痞子,根本沒人記得他實際上還具有魔族第九王子的身份。

「哈哈,逗你的。」終於忍不住大笑,拍拍對方的肩膀安撫說「你忘了,我擅長作傀儡,只要準備適當的材料,大概兩天就足夠做一些簡單的初階傀儡販賣。而且,這附近應該也有很多妖獸吧?再不濟就去殺些高級妖獸換靈石。」
「……」

沃威爾看不出這男子的想法,逗弄自己真的這樣好玩嗎?
搖搖頭,他準備先做些符咒再說,想太多只是徒增煩惱。

次元戒內擺著不少之前購買的繪製符籙的材料,沃威爾站起身將獸毛符筆、符紙、獸血、【製符一次上手】等物品一一拿出置放在房內的小木桌上。

「這是…你現在要製符?應該說,你會製符?」走到小木桌旁看了看問道,其實羅玉成從稍才對話中已經猜出幾分,此時僅僅想確認。
「嗯,和捲軸差不多,不難。」拉開椅子坐下,沃威爾也不放結界也不做任何製符前該準備的儀式,他將符筆沾了妖獸血後,直接在符紙上畫起鬼畫符。

等等,我記得一般市面上的符不是長這樣的吧?

素來冷靜的羅玉成張大眼愣看,這一張張的符畫來就像量產一樣,沒幾分就畫好了一張張品級不算低的符咒。他記得符咒製作需要極高的天賦,需要在能專心集中精神的地方製作,即便如此還是擁有失敗率的存在,做出來的品級也不一定都極佳。

「你…這種製符速度和成功率在這中都大陸算是正常的嗎?」羅玉成有些納悶的問,內心卻給了否定的答案。
「不正常,因為我是用以前因特密斯克大陸的方式來製作,使用魔力而非靈力。」沃威爾理所當然的說「聽說最低階的1品符咒對1品的製符師而言成功率也只有一半吧。」

看了看不驕傲不得意的少年,羅玉成不打算再問了,這妖獸少年根本無法用常理來評論…

好吧,能夠被自己看上眼的人本來就不會是普通人,他可曾被心儀的女性說過是【嘴巴毒舌、目中無塵】的評論呢。

曾幾何時,回想那位女性也僅僅剩下回憶,沒了那時的心跳悸動了?
羅玉成安靜站在一旁不語,雙眼雖是凝視製符的沃威爾,心理卻在為已遠去的回憶已遠去的世界默默告別。

----------傳說中的分隔線---------

傀儡分作很多種,有以實際生物屍身製作的妖獸、人型傀儡,也有機關傀儡,或者替身傀儡等等,其中羅玉成擅長的是機關傀儡。這一類的基本材料是一些高品階硬質的木料或礦石為主,配合各種特殊功能的陣法符咒運作,以靈石或魔核當能源便可運作。

他的功能極廣,可以當成戰鬥專用,單個攻擊或集體攻擊都有不同作用。或者作為防禦使用,安在洞府陣法附近防止他人進入,也有就當純作為僕人使用,服從簡單命令做一些生活日常雜事。

製作傀儡除了天份靈感,還需要多方面的知識。例如機關學、陣法學、礦物學、符咒學,還要了解多種攻擊或防禦反擊的應變招式,缺一不可。哪怕是缺少一點便可能造成實物運作時的失敗,例如不聽主人命令將所有人都殺了,或者一下子能源耗盡什麼事也辦不了,再不就是自動解體報廢等。

所以,傀儡師放在地球來說,也算是某種的電腦工程師或程序編寫師。

以上是隔天買好簡單基礎材料,沃威爾一旁觀摩時得到的心得感想。

這傢伙一定會沒事發明新的軟體程序控制全世界,要不然就無聊駭一下政府機關重要企業的網站作威脅的電腦駭客…

想一想,沃威爾忍不住笑了。

「想什麼這麼有趣?」羅玉成一面手不停歇在傀儡鳥身上刻下陣法一面淺笑問,他也是能一心多用的神人
「莫非,你在想我以後到地球後從事的工作?反正不是搞破壞就是世界知名的頭痛人物是吧?」

「……咳,你確定你真的不會讀心術嗎?」差點被口水嗆到,這傢伙背對自己就能從一個笑聲猜到這樣多事…

「玉成從小就這樣了,否則怎會得到智多如妖的稱號呢?」嘲諷一笑,這個稱號甚至連妖獸們都極度贊同。
「你不覺得用名字自稱很好笑嗎?」沃威爾不是第一次聽到男子如此自稱,只不過,他這次終於忍不出提出異議。

「怎麼說?一般修士都這樣說的,自稱自己的稱號或者名字,玉成沒稱號就只能自稱姓名。」看到少年禁不住皺眉的樣子,他又故意的自稱一次,果真看到對方更加不悅。
「…在我們的世界,只有一些愛裝可愛的小女生才會用名字代替【我】字」沃威爾看到羅玉成臉色一遍,又加強攻勢「也不是沒有男性自稱名字,只不過…他們通常是娘砲,行為一副人妖不男不女樣。」

說完,還故意多看了羅玉成兩眼,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

「……可惡。」被刺激到自尊的男子咬牙道,一不小心將手上的傀儡鳥的眼睛給刻深了。
「你的傀儡鳥刻壞了。」沃威爾好心提醒。
「沒關係,我故意的,大小眼傀儡鳥是最近修真界流行的不對稱美。」羅玉成眼睛眨也不眨的睜眼說瞎話。
「……切,再硬掰啊!」翻翻眼,這一聽就是藉口好嗎!

----------傳說中的分隔線---------

「所以沃威爾你要找家店面販賣?」羅玉成收拾好大小不一的傀儡成品,每一個都放置於精美木盒內,木盒上刻了小小的兩個字,玉成,代表出自他手。「賣給店面價格都會被低價收,不划算。」
「嗯,我知道。」淡道,卻未再回應,默默接手將傀儡放入次元戒內,往街上的店家走去。

買了幾匹素色的布,幾個能獨立站起的小木牌,又購買一些剛出爐的點心,就往街上人口最集中的廣場出發。

「你是打算在這擺攤賣?」看到少年購買的物品和前往地點,羅玉成不難猜出「你懂得做生意?」

我才不信你一個冷酷少年會和客人說說笑笑賣東西,頂多就賣給店家。
一猜就中。

「不就是標一個價格然後賣出去?能有多難?」沃威爾不以為然道,逕自掏出大紅的厚布鋪在地面上,順手丟了防風咒防止被風干擾,然後才慢慢從次元戒內取出一部份的東西來販賣。

拿起製符的符筆在木板上隨意標上販賣的物品,是4~5品的上品和極品的攻擊符咒,如雷符、火符和土符。另一個木牌則是寫羅玉成製作的傀儡,然後分別擺在販賣物的前方,這就算是開店了。

「沃威爾…為什麼你的符寫的那樣詳細,到我的就只寫上簡單傀儡兩字?」發現少年沒有再繼續書寫的打算,羅玉成感到好笑發問「你是怕我賣得比較好嗎?」
「我又不懂得傀儡的分類,多寫多錯。」手上卻拿起木牌和筆給了對方「要寫你自己寫。」

他也只是隨口問問,並未接過紙筆,只是就直接坐在沃威爾旁邊的空位,兩種不同風格的美男帥哥坐在大街上擺攤,吸引人潮的速率快到嚇死人。

「……」沃威爾望了下被黑衫襯得更白如玉的膚色,再看看天空中如火的烈陽,他想了想又取出另一匹布出來,丟了個變形咒成大傘的模樣浮在半空中替兩人遮陽。

「嗯?你怕曬太陽?」忽然察覺曬在身上的光線減弱,羅玉成眨了眨眼疑問。
「還好。」他淡淡看了對方一眼,便出一本遊記類書籍觀看,等待客人願者上鉤。
「……」

雖然我天生皮膚白,不代表就如女子般厭惡曬太陽吧!
猜到對方無語的心聲,羅玉成不知要開心還是難過才好。

於是,黑杉男子取了攤上的一個鳥兒外型的傀儡在上面輸了道神識,木質傀儡像活起來似在兩人四周飛舞,口中唱著好聽悠揚的樂曲,根本是一個活生生的鳥型音響,還是超級立體聲的那種。

「……?」這下換沃威爾不解的轉頭看。
「我看你好像太無聊了。」露出慣常的嘲諷笑容,羅玉成滿意見到被傀儡鳥停在頭頂的少年嘴角抽了一下的神情,內心大感快意。

沃威爾和羅玉成的攤位因紅色招搖的大傘似遮陽物和好聽宛轉的樂曲,竟一時成了此攤販間的注目之地。

上品和極品的符咒極少出現,都是些大型與擁有多位高品級符咒師的店家才能販售,畢竟品質好的符籙出現機率極低,如果是同品級符師製作與自己等級相同的符咒,上品的只有4%機率,而極品只有1%,少之又少。

天資關係,沃威爾現在出售的都是擅長的屬性符,雷、火、土這三種屬性最低是上品,極品也不少,一張張閃著高品質符咒特有靈光的符即使只是擺在平凡紅布上也絕對吸引人目光。羅玉成的傀儡更不用說,懂得製作的人和陣法師的數量差不多,一般人都是先求有再求好,而家當不富裕的人是連個念頭都不敢起。每一個傀儡都刻得栩栩如生,示範的鳥型傀儡在魔核作用下翩翩起舞,不時顯擺幾個簡單的小法術炫耀,五光十色好不漂亮。

兩人擺攤位置並不算好,是在人潮的下流處,需等待一段時間人流匯集。

「差不多要開始了。」少年沒頭沒腦的說。
「是說購買人潮?」羅玉成眨了眨眼道。

身為修仙大族羅家異靈根風系的天才修士,要風有風要雨得雨,有什麼東西拿不到手?他從來沒有親自賺過錢,哪怕是半個靈石。

這是他第一次擺攤,任何事物都顯得新鮮刺激,帶著淡淡微笑坐在蔭影下觀察來往路人,猜測哪一個會來攤上購買的羅玉成感到很好玩。

「不,是所有修真小說或遊戲的必開劇情之一。」少年看對方不解貌,淡然解釋「照現在拿著罕見高品質物品在大街上販賣會碰到的劇情有幾個:一,碰到擺攤老少的不屑排擠,二,當地地痞或官方要收保護費前來找碴,三,不同靠山背景的修二代帶著一群豬朋狗友或後宮來買東西不給錢,四,修二代家的獨生女或嫡女耍性子買東西,再高級點就直接要人…等等。」

「……聽起來很合理,也不常見到,但你說這是小說和遊戲中的劇情?」羅玉成聽了後皺眉反問「這種事只會出現在外表感覺很弱的小菜鳥身上。所以,你說的機率恐怕低於千分之一。」
「是嗎?」

看到少年的表情,羅玉成差點就要維持不住貴公子的形象笑出來了。

你說你明明是一副面癱的表情,為什麼眼裡卻充滿了躍躍欲試的神情?整個人眼睛都亮起來了!
人家要找碴也不會找你這塊大鐵板來踢啊…


認為即使自己將修為壓到築基期,對方以魔力運用的實力也難以見得,但一般人在看到沃威爾這人高馬大一副殺死人不償命的模樣普遍不會輕易上門找麻煩。

好吧,開心就好,你說了算。
想到此,羅玉成用一副憐憫帶著些許淺笑表情望著少年,默默祝福他的希冀能成功。

---------------傳說中的分隔線----------

「……我太高估笨蛋的智商和數量。」男子嘴上說得和臉上表情截然不同,顯然他也很想看看一般修真小市民平時遇到的找碴事件是什麼。

修為壓到最低,攤子上淨是擺一些高單價少見的物品,是築基期以上修真者才購買得起的好物,這能不讓人眼紅?普遍學有觀氣術的修士都能看到不大於自己一個大境界者的等級,對於高品級的物品上的靈氣也能略有察覺,或許不能清楚知道是多少品級的哪一程度,對於好壞多少有個概念。

他們的攤子在普通修真者看來就是一大堆靈光閃閃發亮的金庫,只有兩人守。一個外表雖冷酷高壯卻看不到修為,沒人認為他會是高於一個大境界的金丹期以上修士,頂多是普通凡人;另一位貴公子也不過是築基期,幾個築基好手聯合起來根本不在話下。

「喲?你們以為這裡能夠隨意擺攤嗎?」嘴上叼了一根草的白衫金紋男子大搖大擺走到攤位前,身邊跟隨三五個卑躬屈膝狗腿子樣「想要擺攤可要先找我王大明來開通開通啊!」

「噗…你該不會還有個弟弟叫王小明,或王小華…」沃威爾噗嗤一笑問。
「咦?你怎麼會知道?!」王大明瞪個牛眼吃驚道,他家王小華是老爹在外面偷生的,照理講應該沒人知道…他的臉色一轉,一抹狠厲閃過。

【沃威爾,你刺破人家的傷心事了。】羅玉成傳音道,聲音樂得很。
少年不語,只是看著對方點點頭,他不懂得如何傳音,只能做單方面接收者,以實際語言行動表現。

他的這一點頭又讓王大明誤會了,以為他手裡抓有王家的機密小道消息,叫了聲「給王爺我砸了這個場!東西全收走!」大手一揮,旁邊的小囉嘍立刻乖乖聽命行事,捲起袖管興沖沖想要教訓沃威爾和羅玉成。

先不管別的,就憑你們長太帥這點就該死!
其實他們來此處找碴的最初原因還真的是因為兩人長相,攤子上東西倒是其次,倘若沒有猜測名字的小插曲,王大明諷刺個幾句倒還會乖乖買下符咒傀儡。

不過兩人此時已觸他逆鱗,來不及了。
嗯,其實他們也沒在在意就是。

幾個人操起傢伙,拿著長劍法術朝兩人身上炸時,卻不了落了空。
不但落了空,還看了一場免費的大爆炸煙火,轉瞬之間所有攻擊都遭反擊,全數彈到攻擊者身上。

他們可沒手下留情,一個個抱著想看到帥哥美男痛苦的糗樣全力出擊,所以得到的反擊也是全力的。
只不過短短數秒,幾個築基期修士都身受重傷倒在地上哀嚎遍野。

「不錯,你下了結界?條件觸發式結界?」
「嗯。」

和聰明人相處就是有這好處,沃威爾不用解釋太多,羅玉成都會從一絲一毫的細節拼湊出事情真相。

旁觀路過者大為吃驚,都上前觀看倒地哀叫的小修真地痞們,難得能看到外人有實力被挑戰時不費一點功夫就教訓他們一頓。量其中必有玄機,想也不想將目光一致移到兩位帥哥身上,他們可記得在攻擊時有發出一道閃光,恐怕便是反擊時的光芒。

「條件式結界符,4品,上品品質,一張480下品靈石。」少年藍眼眨了眨,以低沉嗓音淡然陳述,想了想又補充「此符只有3張。」

嘩,稍才法術反擊效果極好,連物理攻擊都能反擊,還能列條件,此符咒算得上修真界罕見符種之一,不買的是笨蛋。

結界符瞬間賣完,1440枚下品靈石到手。順便帶起其他符咒銷量,4階極品符賣10張,上品又3張,五階上品10張,極品5張,總共23280枚下品靈石。

瞬間搶購一空,幸好有之前製作的92單位空間袋可裝靈石,要不整個攤位都被靈石給埋沒了。

這小子昨天只不過花不到一時辰來製符就成功賣出賺到上萬的靈石…成功率百分百不說,品級還很好,這不可能都是突變種的緣故吧?

羅玉成曾私下詢問沃威爾繪符有無特別秘方或口訣,然而人家卻是一問三不知,只說自他開始繪製捲軸時就成功率全開品質極高,還以為所有人都是如此。他無奈,只能將所有原因歸功於是突變種之功勞。

---------------傳說中的分隔線----------

符是賣完了,現場混亂還沒處理,地上還躺著橫七豎八的倒楣者,轉頭又來了另一批人。

「嗯,難不成現在是你稍才所說的某某大家族內大小姐來擾亂的嗎?」貴公子似男子眼色一使,朝著大街另一頭的嬌齡女子方向看去,語中盡是嘲笑「看來,她還帶了不少同伴呢。」
「找碴的小配角不多找些人助陣充場子,哪能上得了台面?人多就是力量,雖然…」力量小得可以忽視,沃威爾隱了後半句明顯看好戲的神情。

不多久,他們口中的女子便踏著雲步過來,一襲青衣白裙隨走路而輕輕飄揚,婀娜多姿,談笑聲如銀鈴清脆悅耳,她和旁邊幾個隨侍樣的丫頭不知說了什麼很開懷,露出小巧可愛的酒窩。

「小姐,您不是先前說想要幾個傀儡嗎?這攤子上有呢,不妨一看?」綁著兩個髮髻大概十歲出頭的丫笑嘻嘻指著大紅地攤布上的貓型傀儡說「小貓外形的多罕見啊,可稀奇呢…!」
「我要隻小貓做什麼呢?爹爹是要我買能夠攻擊用的哪~~」說完青衣女子又咯咯笑了數聲,故意用她美麗鳳眼掃了攤主一眼,最後將目光定在坐姿隨性散發一股飄飄公子味的男子身上「這位哥哥,你可有賣協助修士攻擊用的傀儡嗎?」

翹著二朗腿卻一派優雅坐在小椅上的羅玉成慵懶瞧了少女一眼,嘴邊笑容更深了。

這女修裝得還真不像,明明是想扮成不知世事的單純小姑娘,卻能對腳下東倒西歪遍地是血的傷者視若無睹,每一步都恰巧踏在沒有血跡的空處,卻又渾然天成的不像刻意進行的步伐。眼中更是半無恐懼,即使是看到喜歡的物品也不至於連那般明顯的絆腳石也沒看到吧?

「道友,在下販賣的可都是進可攻退可守的傀儡,只是依品級外形有所不同,可以將它當成裝飾品的生活小物,亦可配合戰鬥成為進攻利器。」幻出一柄扇子搖了搖,羅玉成將貴公子裝得十足像。
「這…」漂亮的大眼為難地在眾多可愛小動物外型看來看去,就是沒看到中意的,她咬咬牙道「除了這些,可有其他外型?」

嗯?莫非此女是當真想要攻擊用傀儡?
看了青衣少女一眼,羅玉成笑道「沃威爾,那拿出幾隻兇惡點的給道友選選吧。」

沒辦法,他現在還沒有專屬的儲物袋,所有東西只能暫時放在沃威爾那裡。

一隻熊、狼還有老虎外型的木質傀儡立即出現,約莫手掌大小,它們的雙眼和身子正中央皆鑲的不同顏色的魔核,作為日後能量輸出的來源。

「這…也太小隻了吧?」少女愣了愣疑道。
「非也,啟動後就不一樣。還請道友稍稍讓出一點空間。」羅玉成淺淺一笑,輸入了一股靈力啟動熊型傀儡,附上一絲神識在上面,只見那傀儡熊的身子從空中落下時迅速成長,待著地時已是三米高身型,雄壯威武這詞根本是為了形容它而生「這一個熊型傀儡擁有築基期後期的實力,可需要在下為道友試驗一番?」

「這熊真的是太--」少女眼睛亮了亮,話還未說完就被突然插嘴出現的白面書生給打斷,頓時不悅瞪了他一眼,不過卻未再接話,安靜和伺女們退到一旁,默默觀察此處。

「區區一隻木熊也敢誇大有築基期後期實力?哈哈哈哈!」書生狂笑數聲,扇子一開,上面寫著【唯我獨尊】四字「我看你一個小白臉也太不自量力了,一個築基期初期的人能夠做出築基期後期實力的傀儡?別逗人笑啊!」

「不錯,現在已經有三個劇情人物出現了,我很看好你。」純粹看好戲的沃威爾拍拍羅玉成的肩膀壞笑道,他依舊坐在椅上鎮住攤位,不打算介入插手。
「我也挺看好自己的。」男子微微一笑,還真將對方隨口酸人的話當成稱讚收下,反是讓少年傻了傻。

這臉皮太厚了…

羅玉成收起扇子站起身,雙目平視自信異常的白面書生微笑,透著一陣寒死人不要錢的冷冽之氣道「那麼,道友可敢與在下的傀儡一戰?」
「小白臉竟然敢挑戰我?笑死了,你也不打聽打聽我的名號!說出來嚇死你!」白面書生哈哈大笑,渾然沒有半分書生該有的氣質,白白浪費那張清秀斯文的臉。

「嗯,不要說,因此在下也不想要聽。」羅玉成微笑,隱隱聽見旁觀女子發出【啊…好帥!】的尖叫聲「道友輸了的話就…嗯,無條件答應一個條件如何?當然,不會是要道友殺人或傷風敗俗的事。」
「噗…!哈哈哈!你還真以為你會贏?那好,答應就答應!那我贏又如何?你就跪下來磕三個響頭然後叫我一聲爺爺!再將給我你所有的傀儡!」

「好。」爽快答應。
他怎麼可能會輸呢?

------------傳說中的分隔線-----------

「好,那就開-」始字還未說出,白面書生已經被羅玉成控制的傀儡給一拳打趴倒地,趁他病要他命,傀儡熊又迅速在書生背上快速連擊十來拳,直到他的手被打斷渾身是傷哀哀叫時,黑杉男子才悠悠停止傀儡熊的命令,分出勝負。

「你…你耍詐!怎麼可以還沒說完就開打!」旁邊幾個同伙不滿指責,小心將沾滿泥土的斷手白面書生給扶起。
「我又沒說一定要喊完開始才能夠打?」羅玉成笑得那個燦爛,看到幾人氣得面紅耳赤還嫌不夠的補了一句「何況,道友一個築基期中期的人還敢挑戰後期,不是沒腦是什麼?」

手作勢一揮,之前附好神識的傀儡全數浮到半空中,周身環繞淡淡靈力,隨時可做出攻擊之姿。

「你們以多欺少!」小囉嘍畏縮的叫道,希望鄉親父老能評評理。
「難不成剛才道友不也是這樣嗎?」羅玉成無所謂的說,有意無意操作那幾個傀儡上上下下的移動「來,輸了認帳,那個暈倒的傢伙還欠在下一個條件。」

「人都被你們打得斷手暈了,你們竟然還要談條件?欺人太甚!」大聲吼著,氣卻不足的心虛。
「嗯?道友是貴人多忘事?沒關係,在下剛好有溯影玉,可以完整重現剛才畫面。」男子毫不在意的笑,如墨雙眼透著精光,右手還刻意玩轉他口中的溯影玉。

於是,幾個沒了主心骨的練氣期後期小混混立即孬了,只得承認,可是確堅持要將白面書生帶回去修養好之後再由他本人親自談條件。

為的是一個拖字訣,能拖多久是多久。
然而,羅玉成才不會讓他們稱心如意,立即揮揮手請沃威爾來幫忙,他的光系治療法術雖然不能瞬間全好,但治好一個斷手讓人甦醒卻不困難。

可憐想讓少爺裝死瞞混過去的小混混們內心哀哀叫,事後白面書生少爺一定會狠狠將他們拿來秋後算帳。

「你…到底想要什麼…」斷手好是好了,但內部疼到骨子裡的痠痛仍難以抵擋,白面書生痛得連瞪人的力氣都沒了。
「嗯,也不困難,道友就準備一個9級妖獸魔核就可以,在下要求不多。」羅玉成淡淡的說出要求。
「9級?這也特過份了!」白面書生喘著氣狠狠說「9級妖獸可是相當於人類的金丹期後期,而妖獸又比人類強一個階級,這不等於要我們和元嬰級妖獸打?」

「那好吧,不勉強道友,就換成6級魔核,但數量要改成3顆。」一副為難的表情,好似退了一千步般的委屈「哦,再順便準備一些破星沙、寒燄石和天仙子。」
「你…很…好…!」
「嗯,在下是挺好的。」坦然接受點點頭,這一舉動又讓對面幾人氣得差點沒吐血。

這個超短鬧劇便就此結束,3顆6級魔核GET!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