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4-06-30(Mon)

【SP新世紀-玄戈●情人眼裡出西施】

【情人眼裡出西施】

又收拾好一個爛攤子,旁邊林立從頭到尾未出聲的少女此時又輕飄飄走來,笑嘻嘻指著那隻還未收起的大熊傀儡。

「哪,這隻我要了,多少靈石呢?」她非常中意,沒看少女眼裡都冒出閃閃發亮無數小星星了嗎?
「道友確定?在下這裡還有幾隻極受女修歡迎的小巧傀儡可選擇。」羅玉成指著旁邊飛行的靈鳥傀儡、貓型傀儡或狐型傀儡說「別看外型不同,它們的功能大同小異。」

「呵呵呵~~」手摀嘴輕笑,小手一揮旁邊的丫頭立刻取出好幾袋玫瑰紅繡著小小【青】字的特製絲袋「我就喜歡大熊樣的,這樣多威武多帥氣啊~~」

5000枚下品靈石,成交。

傀儡的價格和尋常的防禦法器差不多,再些微貴些。此物最貴不是在他的材料,在於他的做工、符文鑲合度、動作靈敏度、指令執行度以及能源有效利用等,而這些都取決與製作傀儡者本身的修為和天份。

用5000枚靈石換一個絕對忠薪可靠的築基期後期的幫手,對一些修真家族而言絕對划算。
培養一個修真者到築基期恐怕都不止這個價。

「原來傀儡這樣好賺…」沃威爾斜眼看看擺弄傀儡的黑衫男子淡道「看你只不過是拿著木頭刻一刻畫一畫就5000下品靈石…」
「沃威爾你也不差。」噗嗤一笑,羅玉成笑看少年「不過拿隻筆在紙上隨便一撇就可以幾百幾千靈石。」

普通人聽了男子微笑說這番話語肯定認為是諷刺帶挖苦,早就翻臉爆罵一頓。

「……好像也是。」沃威爾想了想,點點頭,事實也是如此。
看著大個子表情冷漠的少年突然做這表情,羅玉成心裡彷彿有什麼小花開了,笑著伸手摸摸對方頭髮,感受柔軟卻質地很軔的髮絲「沃威爾你啊…」
「…?」

其實沃威爾平時看來兇很肅殺,放在心眼細又智能破表的羅玉成面前簡直是單純如小朋友,那些只是騙人眼目的外表罷了,真實的他可愛的很。

這話說給達烈聽大概只會不可思議的哈哈大笑說【只有你才會這樣看他吧!沃威爾可是殺神啊哈哈哈哈!】

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對方做什麼都是對的,哪怕是缺點也會無形中自動photoshop超強美化加強便是如此吧。

不一會,又有人來了。

「晴兒!原來你在這?讓大哥找得好辛苦!」瓮聲瓷器音的男人聲音傳過來,只見一個人高馬大有著健康膚色的肌肉男衝過來,臉上鬍子又濃又密,根本是熊的人型版,他滿臉笑容的對站在兩穿越人士攤前的女子說。
「雲大哥你來了?看看我買的傀儡,多俊啊!」名為晴兒的少女嬌笑,開心不似做作。

…真相大白。
原來她喜歡的是這一款,像大熊一樣威武的。

羅玉成雙眼靈活轉了轉,支字片語中不難明白兩人是青梅竹馬,還是感情很好論及婚嫁的那種。這類大家族內的大小姐會看喜歡肌肉爆滿的猛男型機率可謂不多,一般人更多會喜歡的類型…

呃,是像自己這般的翩翩貴公子。
嗯,應該不會引起不必要的情感糾紛吧?

料事如神,這位竹馬還當真在遠遠看到晴兒興高采烈在羅玉成及沃威爾攤前購物瞬間起了疑心,懷疑她是否是看上這位外型氣質優秀的貴公子之故才停下購物,又或是黑衫男子看上自家妹子做了什麼手腳。

這懷疑也僅僅存在瞬間,當他看到羅玉成拍撫沃威爾之刻就化解。
普通男子之間哪會有如此親密動作?兩人間距離也觸及個人安全感之領域卻未見反感之色…當下就猜測這兩人肯定有曖昧有一腿。

再者,他瞧見那隻比人高大的巨熊傀儡後,一下前因後果串接起來,再不懷疑他家妹子移情別戀。

也別怪他心思小亂猜想,戀愛之人內心總難容一顆砂,何況這兩人都是條件極好之人呢?

----------傳說中的分隔線----------

許是覺得自己那些小家子念頭太見不得人,被喚為雲哥的男子竟然一口氣將羅玉成製作的傀儡全數買下,價格連問也不問,可謂出手大方。

台面上傀儡數量雖不多,不過5~6隻,大小不一,然而算下來也需要2萬多靈石,雲哥不眨眼,遞出一個標準中品靈石袋,裡面有300枚中品靈石,換算來正是30000個下品靈石。

輕輕鬆鬆,只不過是用手工製作小玩具教訓上門找碴的小混混,這不就5萬多枚下品靈石到手?

「在下是百皓雲,有機會可以到我們百府作客,絕對歡迎!」雙手一拱微笑道「不知道友如何稱呼?」
「在下姓羅。」羅玉成淺淺一笑,他對於初見面根本沒交情的人不會輕易報上姓名的,當然,沃威爾那是個例外。
「沃威爾。」淡淡望了對方一眼,少年沒太大興趣的說。

收起傀儡們,百皓雲帶著晴兒等一行人浩浩蕩蕩離開坊市,回百府了。

東西賣完,有了靈石,沃威爾默默將攤位上的結界法術解除,拾起地上的幾塊鋪地布料,準備回客棧休整吃個飯什麼。

「怎麼?你覺得剛才的人很怪?」手不停收拾東西的沃威爾抬眉問。
「只不過是他喜歡的人買了我的傀儡罷了,正常人應該不至於突然連貨也不試就直接全部買下來,莫非當傀儡是大白菜一個5毛錢?」羅玉成提出心中疑惑淡道「何況,我們有什麼交情?也沒幫助過他,他有必要告訴他叫什麼或邀請到府上?」

沃威爾站起身認真看了男子一眼,滿是同情。

「你每次碰到事情都要想這樣多嗎?不覺得很累?」
「嗯?下意識習慣了。」遲疑半秒後道。
「你想太多了。」沃威爾拍拍男子肩膀說「說不定他只是一個神經病,喜歡到處自報姓名邀請人過來玩,又愛亂花錢的敗家子罷了。」
「…他長得很正常,講話也沒問題,這世界上哪來這樣多巧合?我認為他一定抱有不明意圖。」羅玉成語氣肯定的說,修真界這類的人太多了。

「好吧,不信的話我們隨便找人問問。」

結果…
沃威爾猜對了。

這百皓雲還真的是一個敗家子。
外表堂堂正正,談吐正常,平素修煉養身至上,也未有吃喝婊賭等陋習,可惜他實在太常有罪惡感了。

有罪惡感和敗家子不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事嗎?
不,因為他太容易默默吃醋鑽牛角尖,但又很快會醒悟,往往在晴兒未發現前就醒覺自己的醋意過頭,立刻花大錢買東西平息那些被他莫名吃醋者的心情,或者大力邀請別人到府上做客遊玩。

只是,他的醋意表現得太…低調,根本沒人發現,卻又莫名收到各種沒來由大禮。
於是百皓雲又多一個綽號叫做百大方,意思是他常常會大手筆買東西送人。

總之,幾乎事事猜對的羅玉成在碰上不按牌理出牌的人時,顯然猜不出他的路子,輸了。

「這不合理啊…」聽聞收了靈石報告百皓雲生平事蹟店小二說的話,羅玉成愣愣不敢相信的低喃。
「要習慣,因為地球上這種怪事更常發生。」難得見到對方納悶模樣的沃威爾心情很好的說。

【暴利行業】

說來之前被打趴的白面書生家裡還真有幾分勢力,被抬回去沒多久就派人送上約定的3顆6級魔核,以及儲物袋的材料。稍微點算一下,品質成色都還不錯,倒沒因被打敗輸了就故意給垃圾來充數。沃威爾想一想,隨手做了2張4品結界符咒讓下人帶回去,就算是花錢請人幫他們收集材料的費用,省時又省力。

少年這一舉動被羅玉成看到嗤笑了許久,說他太不了解修真界規矩,本來就是強者為王,願者服輸。

「以後我們說不定需要他們幫忙找材料,給點符咒也算不了什麼。」沃威爾不以為然的說,反正他製作符咒捲軸都不需要耗費什麼力氣本錢。
「開心就好。」笑笑的聳聳肩,隨即快手快腳將人家送上材料推給少年,又取出數枚在店內看到樣式還不錯的銀戒指,一隻六翼魔蛇構圖的銀戒,單靠那設計就賣了一枚戒指要3枚下品靈石「那,沃威爾幫我做一個儲物戒吧,用6級魔核做的話,三次至少會有一次是容量不錯的?」

「你怎麼知道我會做?」面無表情問,不過沃威爾眼中卻明顯出現【為什麼】的字樣。
「猜的。」淡笑。
「……好吧,但我沒做過次元戒,失敗不負責。」看著羅玉成得計的壞笑樣,他只能長長嘆一口氣。
「沒關係,你做的我都喜歡。」
「……」

正色看了羅玉成一眼,再次嘆氣,他怎覺得自己遇到除了弟弟之外第二個沒辦法說不的人。
即便,他無法理解為啥不能說不。

「以後你怎麼打算?」沃威爾開口問,手上認命替對方製作儲物戒,他完全不明白為何羅玉成能猜到自己會製作次元袋等物品,記得明明沒說過啊?
「什麼怎麼打算?」男子亦忙著手上雕刻動作微笑道,這次能利用賺到靈石購買的上品級材料製作更好的傀儡護身,他的心情怎能不好呢?

「再過幾個月次元裂縫會再重開。」手上淡藍色光芒不斷乍現,浮現一道道不同形狀的符文似圖樣沒入戒指之中,碩大的魔核以特殊手法給縮小成六翼魔蛇的眼凝於其中「那時候我會離開這裡回地球。」
「當然和你一起去傳說中的地球,這還用問?」羅玉成秒答,手上獸毛筆沾了高階妖獸血在傀儡上撇了幾筆,射出光暈和沃威爾的成品相映成色,幾乎刺眼。

「這裡不是和你本來待的世界更近?都是…修真體系。」想了想,少年疑道「我們那裡是異能力的SP世界,而且離開之前許多地方都還處於被劣者覺醒侵略的狀態,還不知道他們收集到神奇花許願回復世界了沒有。」
「近有什麼用,我的朋友族人都不在這裡,還不如到地球去,至少那裡還有你。」說得認真,如星的眼此時更是散發【信任】兩字耀眼的可怕,那是全心全意的相信一個人時散發的光芒。

「……好啦,你跟我一起回去就是了!」一愣,沃威爾馬上垂頭不想對上視線,認真低頭手上的次元戒製作,但耳根子卻已經紅透透。

果然裝單純非常有效!
羅玉成腹黑的笑了,他這一招學得果然有用,對上某些單純的人更是百分百起效果。

如果他說這一招是從一隻藍皮老虎妖獸上學來的裝可憐裝單純,不知道沃威爾聽了會如何?
想到此,又是一笑。

-----------傳說中的分隔線------------

實驗結果證明沃威爾的次元物品製作功力還不錯,三個戒指分別以6級魔核製成405單位、 930單位和 337單位的次元戒,全數拿給羅玉成。

「那我不客氣拿這個吧。」玄衫男子選了最大的次元戒,930單位的,其他兩個卻是抓來沃威爾的手,1個置於掌心,另一個默默替他戴在無名指上「其他的自己留著吧。」
「嗯,好。」沃威爾沒多想,將多餘的在普通的背袋中,次元物品無法堆放在另一次元物品內是通則,一旦放了置於其內的次元物品便會爆炸失效。

他沒看到羅玉成替他戴上戒指時的壞壞一笑,以及戒上隱隱的銀白光線,其另一端竟是連到男子手上的那戒子上。

這人在一瞬間就在戒子上下了秘術,是能夠隨時知道被施秘術者安危狀況的法術,又是天資聰慧男子某次在遊覽秘笈時無意中看到偷記在心。

「多了個次元戒這樣開心?」不解,雖然聽羅玉成說在他們的世界裡儲物戒很稀有,多以儲物袋的形式出現,而戒指、手鐲等可戴在身上的東西都是極度罕見的存在。
「這你就不知道了。」手指立在嘴邊做個噤聲的表情。
「好吧。」少年也不是愛追究的人,隨他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製符和傀儡真是暴利。
不過也僅僅就沃威爾和羅玉成而言。

一般而言,普通常見的製符成本為1/10的市價同品級下品符咒的價格,例如1品符咒的成本是10個下品靈石,罕見是20個下品靈石,特殊是30個下品靈石,而傳說中的則為50下品靈石。

此製符成本是根據一般製符師在最佳狀態下使用最適當材料時的價碼,像是製作水靈符使用水屬妖獸血液或水魔核粉末,或者以特殊處理法的符紙及符筆等。初學的製符學徒大多使用最尋常一隻10枚下品靈石的符筆、朱砂墨和1品靈草製成的符紙,那成本一張大概只有1/50到1/20之間,但成功率亦會急遽下降成原先的1/10。

換句話說,一個1品製符師使用一張約200靈珠成本的符紙符墨製作1品普通靈符的成功率將由50%降到5%,其品質即便成功也只有下品,極低極低會可能出來中品。以目前修真界技術而言,低品質的材料無法很好的鎖住靈力在符紙媒介內,亦無法完整呈現原先法術的威力效果,所以這種便宜材料才會專門提供給初學符咒的學徒拿來當練手的材料。

沃威爾原來的職業是魔劍士,和捲軸製符扯不到半毛錢關係。

但是,他大概是積了八輩子的福氣功德做好事,自從有記憶以來就開了不少作弊器,譬如說他即便使用最爛的1品專門練手的材料來製符,成功率還是一等一,品質還是好上加好。甚至還可以開金手指用1品的爛材料來跨等級做中階、高階的符咒。

這不是專給男主角開的金手指是什麼??
可惜,他身邊環繞的也是天才變態奇才一把抓,看到達烈、卡‧賈克森,甚或是響龍,他都不覺得與他們相比自己有多奇怪。

大家都是這樣不是嗎?

而羅玉成也不惶多讓,難能可貴的天才之一。
至少單憑他可以隨便拿幾百靈石購買的木頭刻刻弄弄成一個個築基期木傀儡,加幾個魔核幾個符文陣法,煉製一番再轉手賣個五千一萬就很不簡單。

傀儡師少,製作傀儡的人更少,能夠隨心所欲製作功能強又具美感的傀儡就少之又少。

傀儡雖然製作材料沒有一般裝備高,也沒有失敗率,最多是價格跌價,但至少也是市價的1/4到1/3,以一具煉氣期中期傀儡都要500下品靈石市價,成本至少也要150靈石以上。

哦,這還沒算上各種讓傀儡運作的魔核及符文陣法等的價格,前者或許還可以自己去打妖獸取得,但後者幾乎是家族或門派的獨家心法,誰會擺在大街上賣?賣的都是些便宜貨或山寨版。

總而言之,這兩人餓不死的。
正如這次沃威爾只花了不到5個下品靈石就賺了2萬多靈石,羅玉成只花數百靈石翻成3萬,幾乎是無本生意。

【修真算什麼,換魔幻系統吧!】

「我還是覺得修真系統太沒前途了,你真的不考慮換成魔幻系統嗎?」雖然提過多次,沃威爾仍然忍不住說,對於一個不算愛講話的人而言,這已經是極度嘮叨的行為。
「可以換當然好,不過你有辦法?」羅玉成停下研究符文玉簡的行為笑笑說「難不成你在路邊攤買到什麼【轉換修煉體質99招】之類的書?」

「……」
「…還真的買到?」見對方沉默不語,男子嘴角抽了抽問。
「你自己看…」默默丟出一本書,上面還真的寫著【轉換修煉體質】字樣,只不過沒有隨口說的99招那樣多,只有5招。

快速翻了幾頁,羅玉成的臉色真是千變萬化,真是七彩霓虹燈一樣的各種顏色都出現了。
裡面寫的轉換體質招式實在太扯了!

第一招還真的就是找個血族給初擁轉換了。
第二招多穿越幾次說不定體質就改變。
第三招喝下十階以上的稀有特殊魔幻界妖獸自願獻出的血液。
第四招找到真神神格吃下融合。
第五招打掉重練重新投胎到魔幻系統。

這都什麼跟什麼?是哪一個作者胡說八道寫的?重點是還會有笨蛋會去買!
呃,似乎那個笨蛋現在就在自己身邊…

「…你在做什麼?」羅玉成但到少年拿刀畫了下手腕放血驚叫「莫非你想要用第三招?」
「反正才一點血罷了。」沃威爾看到小瓶內裝滿鮮紅刺眼的血後壞笑道,遞給對方「特威恩斯怎麼說都是夜魅一族的皇族,而我又是17階妖獸,早就超過基本門檻太多了。」

一般大陸上所言只到9級妖獸,是因為10級上便可化形成人,極少能有人捕捉到,實際上妖獸和人類一樣都可超過10級,即使超過20級也不無可能。

「這沒副作用嗎?而且,你怎麼確定這個真的有效!」羅玉成臉色難看盯著那一小瓶散發濃濃血腥味的血瓶說,額上青筋爆出。
「書上感覺的到魔力的流動,所以作者應該本身是懂得魔力運用。」不滿被懷疑的沃威爾淡淡解釋「何況族內的確曾經提過高階妖獸血液可以改變體質,你們所謂的龍族之血不也可以改變體質?甚至連牠的唾液都具有治療功效,但牠也不過是傳說稀有級的妖獸罷了。」

「副作用是什麼…」堅持的問,開什麼玩笑,要喝下血的是他不是別人啊!
「……」沉默三秒,少年緩緩開口「沒關係,我的血沒毒,假如真的有問題還有卡‧賈克森在。」

喂喂!你就直接騙我一下是會死嗎!前面停頓三秒是怎回事啊!

「……你真想我死嗎…不過就是修真麻煩了點…」羅玉成一字一頓的說,眼神冰冷。
「我要你死哪這樣麻煩,直接扭斷脖子或轟成渣就可以,神經病才會自虐放血。」語氣轉冷,他沃威爾又不是抖M型的被虐狂,哪來這樣多麻煩。

深深看了那雙幽深的藍眸,羅玉成深吸一口氣,一副壯士斷腕的決心,仰頭一口飲下那瓶剛出爐熱騰騰的血液。

反正大不了就一死,修真人士不就是天爭壽、逆天行道嗎?
還有什麼好怕的!

------------傳說中的分隔線----------

別看沃威爾說的很有保握,實際上他也是內心慌亂得打鼓連連,雙眼瞳孔都情緒緊張的縮成一個黑點,全心關注於剛飲下自身血液的男子。

會有效吧!
應該…會吧?

當少年以為需要等個十天半個月才會看出個效果時,不料,才過了不到五分鐘,緊閉雙眼的羅玉成突然睜開黑玉似雙眼,神情古怪的看著對方。

「怎麼?哪裡不舒服?」皺皺眉,他急了,湊上前追問,卻不料被偷襲了「!?」

偷親了沃威爾一口的羅玉成狡猾一笑道「你也太沉不住氣了,一下就情緒外露。」
「我也從來沒刻意情緒內斂吧…」立時收回被親的驚愕繼續皺眉,眼神卻像在【結果到底如何?】。

「應該算成功了吧…?」得逞的清秀男子想了想輕笑「雖然以前看到的靈氣也是有顏色的,不過怎麼說,現在的顏色卻更多更明顯,不過不似過去是分散於大氣中,而是成群的聚在一起,好似每一個魔力都有生命。並且,用意念控制卻又可以淡化到不影響視覺,而且還有一層淡淡網狀的東西無所不在。」

「你看到有顏色的是魔法元素,不像靈氣只有金木水火土五種,連風冰雷都是突變的不算在正規之內。魔法元素則有風、水、火、土、木、雷、光、暗和空間元素,前五種魔法最普遍,後四種最少見。」沃威爾點點頭作簡單解釋,他所敘述的都是魔力才有的獨特現象,只不過自己雖然看得到魔網在使用上卻可跳過那麻煩步驟,不知對方是否也是如此。「那你本來的法術還能使用嗎?」

「可以,可以用魔力模擬靈氣。」幾乎不用思考,羅玉成瞬間就模擬出靈力專用的法術,讓本來很想教人的沃威爾感到一陣失落「你幹嘛那樣難過?」
「沒有。」淡定否定。

修長手指拾起旁邊的薄冊,指著其中幾頁明顯被黏起來還略帶濕潤的書頁,男子笑了笑「這裡面想必是各種招式的副作用吧?說來聽聽我這一招的副作用是什麼?」
「…你真的要聽?」
「不錯。」

「其實那不是說各招的副作用,是指從修真體系轉為魔幻體系後產生的問題。」

壽命,是魔法和修真系統最大的不同點之一。

修真者即使是最低的煉氣期也有150歲的壽命,築基300,金丹800,如果修到大乘期甚至到了20000年的壽命,更上面的成仙則不在話下。不過壽命悠長也與他們的修煉模式有關係,每次隨便一個閉關就是數月數年甚至數十年起跳,整個人生有9/10以上的時間都用在修煉和閉關上面,活再久有何用?

20000年的1/10也有2000年,問題是修真界真能達到那階段的也沒幾個,數十萬年來恐怕也就不到十個,手指都數的清。

相對而言,魔幻體系雖然普遍是150歲左右,升到10級以後有500年左右,之後每1級的提升都會增加2~3百年不等,看似少,實則很多。至少他們修煉都是在清醒階段,不是整個人封鎖在特定空間彷彿過了一小時但外界卻已是百年的狀態。

同樣的10級,元嬰期2000歲,10級是500歲,但前者能夠清醒200年就是萬幸了,這還是精英級能有效利用時間者,一般人清醒是1/20以下都有可能。

誰比較划算?

「別擔心,夜魅一族壽命很長,我記得族人有活到數萬年之久的老不死,還不是健健康康的在那混吃等死?」沃威爾適時提出自家種族的優勢「你喝了我的血也能夠活很久。」
「…難不成那是你的心頭血!?」羅玉成驚道,能徹底改變體質的血不是取自最精華的心頭血是什麼?

「什麼是心頭血?血不都是心臟輸送到全身循環嗎?哪一滴血不是經過心臟的?」妖獸少年鄙視了看一眼,覺得這世界人的生物科學知識太落後了。
「…好吧,不是心頭血就好,但你也沒必要看我像個笨蛋一樣。」沒好氣撇撇嘴,自己白擔心了「不過喝幾口血就成功轉換,這好像容易過頭了…」

羅玉成感嘆道,就這一短短瞬間整個體質都變了,連雙眼所見世界也改變了。縱使過去學習的法術和傀儡技倆都可照舊使用,難免還是需要點時間適應。

大概過了一分鐘,他就適應了
好吧,修真者哪一個不是心理精神強大的要死,否則怎能逆天?

「容易?哪容易?」沃威爾嗤笑道,略有怒氣冷指著書上所列的五招「若不是剛好朋友有高階血族或者我是稀有的夜魅一族血系,遇到血族不是變成食物就是血僕,而高等妖獸魔獸也是直接秒殺好嗎?在修真界哪來那樣多穿越的魔幻界妖獸?而且還要稀有又高等級且自願,這機率比買樂透還要低。」

「嗯嗯,我家沃威爾最強。」毫不在意對方發怒的拍頭安撫,嘴上掛著招牌的淺笑。
「不要歪樓!」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