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4-07-05(Sat)

【SP新世紀-玄戈●習慣新的魔幻系統】

【SP新世紀-玄戈●習慣新的魔幻系統】

轉換新的系統,不,應該說是轉換為使用魔力體質有很多需要注意的。

目前沃威爾正努力的講解他所知道的注意事項,即便他所知道的常識和自身情況差距太大了。

例如,一般魔法使用者一天僅能使用有限量的法術,而其法術必須在事前準備。
需要法術書的存在才可施法,法術書毀掉則需要重新學習。
魔幻系統不存在心境問題,訓練歷練足夠了即會提升等級能力。
魔力雖然可模擬靈力,卻無法以丹藥補充。
……
等等。

「所以現在我無法使用靈丹來補充用完的魔力,只能等待它自己慢慢回復?」臉色一黑,羅玉成狠狠瞪了少年一眼低道「魔力一用完不就死定了?」
「你不是用劍的嗎?用劍又不需要魔力,只有法術才要吧?」不解問道,像沃威爾自己是魔劍士,如果單純使用劍砍根本不會耗到半分魔力,平常只是覺得不用太浪費才會順便加點法術增加視覺效果。

看了看對方一臉誠心樣,羅玉成嘆道「但我們本來修真者是用劍法或各種攻擊招式都需要靈力來配合,少了靈力我們也只比普通人強一些…」
「什麼?你們修真者真弱!所以就算是劍修也不過是用靈力使劍的法師?」藍眼眨了眨,他第一次聽說靈力竟然連肉體強度都包辦了「放心,那你學我走魔劍士路線,魔武雙修。」

「你們前十強的有幾位魔劍士?其他都是什麼職業?」臉色不變直接問。
「沒有,其他的都是魔導士和戰士…」越講越心虛,沃威爾突然發現歷來強大的魔劍士根本沒幾個,即使有也是身繼其他種族的混血,例如精靈或者魔族之類。

「這代表能夠雙修魔法和戰技的太少了。」羅玉成很快的利用常識歸納講出他的看法「假設每一次提升的能力是10點,可以任意調度,前期都平均放在魔法或戰技或許會很強,但到最後一定是專一的人才強,越高領域越難學習,一旦分散了要如何專精?」

「沒關係,那個是指普通人類。」沃威爾擺擺手說。
「先生,我也是普通人類好嗎?」苦笑,這少年以為每一個人都和他的非人類朋友一樣逆天?

「你哪裡普通了?」藍色眸子閃了閃,閃過一絲壞笑「你不是喝了我的血?稀有高等妖獸血何止改變體質使用魔力的作用,能夠直接強化你的肉體能力,也不需要侷限於單修魔法或戰技。」
「你的血這樣多功用?」羅玉成懷疑問,聽他形容起來竟比傳說中的龍血還要更優異,太扯了「那你們夜魅一族不就被人抓起來當煉藥改變體質的材料?」

「只有族內稀有雙子中的突變種之血液才有用,一般也就稍微加強點能力罷了。」
「我知道你很得意。」

得意過後,沃威爾才緩緩道來其實魔核也可作為魔力的補充,只不過每一魔核補充的量不一定,而補充完魔核便廢掉了。因此多數人更願意使用魔核作為武器的魔法加值或能源使用,若非緊急狀況都不願直接以魔核補充能量。

「你為什麼不早說?」羅玉成斜了眼看過去。
「好玩。」光明正大說出欠揍的理由。
「沒關係我原諒你,小朋友都愛惡作劇的。」男子擺擺手淺笑。
「……」

論臉皮厚度,羅玉成再一勝。

--------傳說中的分隔線-----------

正如修真系統會有不同屬性的靈根存在,魔幻系統也有不同的元素親和力之分,兩者不同處在於靈根越少越好,而元素親和力是越多越高越好,這代表能夠學習的法術屬性越多,提升的等級也更高。

即使是魔幻系統也不代表所有人都有學習魔法的天賦,平均約30%的人有天份,而能夠習得超過1種以上屬性法術的人也不多,70%的人只對一種元素親和力足夠。即便可學魔法,60%的人最多也只能學到2級法術,親和力數值不夠高即便想學也無法聚集能量學習。

「嗯,你的數值還不錯嘛…除了本來風靈根轉換的風元素親和力是95之外,水元素親和力55,火元素親和力56,暗元素親和力82,能夠學習四系魔法的在佔所有魔法人口也不過3%左右。」沃威爾拿自製的儀器替羅玉成測試數值,卻不曉得對方正用奇怪表情打量自己。

「測試魔法數值的儀器你是從哪找來的?」男子皺眉問道,應該不是他所想的那般荒謬吧?
「自己做的,連這也要問?」鄙視回答。

「怎麼做?」以常理而言,能夠鑑定關鍵數值的儀器一定是以最專業精細的方式製成,不是普通人想要有就有的設備。
「就拿乾草、水、種子、風和一些土混在盆子裡,再加三屬魔核的粉末和一點魔力就可以了,這是因特密斯克大陸上所有學生第一學年度該學習的基本常識。」然後,沃威爾繼續有耐心替羅玉成普及正常人該有的魔法常識。

「……這是什麼黑暗料理的材料?聽起來毫無關聯的組合竟然可以發揮如此精細功能…太沒道理了!」羅玉成納悶了,對於一個考究邏輯推理黨而言,毫無章法的跳tone思考無疑打擊他的信心。

還好他不到半分鐘就恢復,強大的恢復力和萬物接受度是修真者不可或缺的良好素質。
嘛,雖然他現在也不是修真者就是了。

【太老套了拍賣大會】

羅玉成想買的材料太精貴稀有,在偏遠的外部小鎮無法滿足他的需求,兩人只得再往更內部靠近門派中央重地的城市。

拍賣所。

「你對這裡也太熟了吧?」沃威爾難以置信的說,就在剛才他們輕輕鬆鬆進入了VIP特等席,不但免了門票費5個下品靈石,還得到接待人員的熱烈歡迎招待。
「拍賣會的運作都差不多,走吧。」淺淺一笑,身為羅家的繼承人,這類大場合他不知去過多少次。

在進入拍賣所之前,羅玉成要求沃威爾寫了1張稀有的雷屬性和1張稀有的土屬性8品靈符。接著便以這2張罕有的靈符作為拍賣物品給接待人員看,馬上引起拍賣會人士注意,高規格招待兩人入會員特有的包廂,並詢問關於靈符拍賣的底價和抽成比例。

能夠不心疼拿出2張9品靈符的絕對不是尋常之輩,當然要拍好馬屁打好關係。

羅玉成不時透露一些自身修為與擅長製作靈符等事實,順便說出想要收集些上好材料打造武器裝備的想法,那些拍賣會人士立刻提供此次拍賣會的完整拍賣資料,從商品內容數量及特色都詳細描述講解的玉簡給兩人參考。

「請問兩位需要遮掩面目修為的頭紗嗎?」接待者指著旁邊一頂頂銀灰色像帽子似的法器,從帽頂而下一層淡淡薄紗。
「不用。」反正這世界上認識他們的人也不多。

高階的隱密包廂並不多,主要留給重要貴客或者當地有名望的大型修真家族使用。沃威爾和羅玉成使用的則是特別預留給特定客人用的,例如,擁有製作特殊高階物品能力的客人,以便之後的討好結交。

正如參與拍賣會的修士都有一張號碼牌用於競價加碼一樣,貴賓室的門牌碼就是競價專用的代碼。
他們這次進入的是【哈哈】廂房。

「這什麼鬼名字?哈哈?難不成其他的是呵呵和嘻嘻?」沃威爾整個臉都垮了,看到這種惡搞又白目的廂房名出現於正式拍賣會…
「不錯,其他的包廂的確是各種的笑聲疊字作為包廂名,應該是拍賣者的奇怪興趣。」一路走來默默觀察,眉目帶著淺笑的男子道,順著接待者打開的門怡然進入。

幸好,除了名字怪了點,裡面裝潢都很正常。

「視野還不錯。」坐在鋪了上好妖獸皮毛的大椅上,沃威爾能夠清楚看到等會兒開始拍賣的講台,而台下一排排的觀眾早已陸續入席,或站或坐或走的修真者看得有些凌亂。
「參加拍賣本來就該坐在貴賓席,否則哪能好好享受難得氣氛?」羅玉成修長手指靈活剝掉玉葡果的外皮,將一顆顆淺紫色的果肉置入碗中「這種玉葡果雖然只是1品的靈草,但貴在味道香甜可口,能夠提神養氣。」

「嗯,滿好吃的。」少年以晶瑩剔透的水晶叉刺了顆又大又圓的玉葡果入口,果真如對方所述般好吃,一口接一口停不下來,而羅玉成則配合他的速度加快剝皮速度。

吃水果時,各大包廂和樓下觀眾席總算也到齊,拍賣會開始。

「來參加的似乎都是築基期為主加一些零散的金丹期。」習慣性觀察周遭人士的修為等級分布,羅玉成淡道「雖說這拍賣會是在玄戈門的領域之內,不過聽說這一片地域卻不屬於他們管轄,是無人管的公眾地帶,原則上由拍賣會身後組織負責。」
「連這個也知道?」沃威爾吃驚道,他參加各種會議場合都不會調查這些,這是該有的基本條件嗎?

「啊,下意識去調查的,不用太在意。」
「你的下意識還真累。」直白說。

---------傳說中的分隔線-----------

「每季一次的拍賣會終於又開了!這一次我們又準備了許多難能可貴的物品,有千載萬逢的高級材料、煉器大師精心製作的靈器裝備,也有少見躲在魔林深處的妖獸或晶核,更有幾乎可列在傳說級已消失的靈丹或靈符!……」

拍賣的男子口沫橫飛誇起自家拍賣會的特色和優點,聽起來很俗套,對於急須各種東西的修士而言卻像打了腎上腺素一樣激動熱血,迫不及待大會的開始。

「首先,我們來個5品的混瑤草,這是一種飽含冰屬性靈氣的靈草,對於製作同樣少見的冰屬性5品靈藥瑤池丹是不可或缺的主料,可以大幅增加冰靈根者的對大道的感悟…200枚下品靈石起跳,每次最少5枚!」
「4級的仙玉獸,吉祥的靈獸,放一隻在丹藥房能讓靈丹的靈氣一定幅度增加,對藥性很有幫助…100下品靈石起跳,每次最少加10枚!」

開場打熱場子的是些品級較低但確實少見的物品,台下修士們一個個舉起手上號碼牌喊價,購買各自需要的東西。

有意無意,羅玉成刻意和招待的築基者扯嘴皮子談天說地,從各種無意間透出的蛛絲馬跡套出更多不可見的事實。不得不說他雖然平時一副淡淡不與人輕易說話的態度,從小接受過待人事務專業精英教育的羅家繼承人只要願意,亦能在人群之中活得如魚得水,這不就一堆機密資料輕鬆到手了嗎?

拍賣會雖落於玄戈門境內的土地,參加的人士卻不限於玄戈門,除了門派內的一些金丹修士,東方家族和其他有名望的家族也派人前來觀望,而其他門派的人士就更不在話下,或多或少都派出幾組人馬參與拍賣盛事。

誰知道拍賣場上會出現什麼稀奇珍寶?說不定就是門內家族內所欠缺的一方主料,能讓煉器或丹藥靈符陣法等更上一層樓,晉升更高的實力階級。

「你認識的東方姐弟身後家族也參加拍賣了,據說是坐在呵呵那一包廂。」羅玉成順手指向他們十一點鐘方向的包廂道,面對會場的諾大長方框上布了一層淺灰色薄絲,隱約可看出裡面人數卻無法看清長相面貌,是以璧隱蠶絲織成,能隔絕大部份的威壓修為,避免被人認出或威壓傷害到其他普通修士。

會場內部呈現一個巨大的圓型,拍賣台在正中央,高約2公尺,左右兩邊各有一通道,左邊是運送拍賣物上來的管道,而另一邊則是拍賣結束後運出去的路。

以拍賣台為中心向外擴散為一排排的座位,靠近中心的前3排是優等席,修為金丹者是此席的最低要求,平常素少滿席,50個位子能坐滿一半就要偷笑了。其他觀眾席大致相同,亦是以修為做區分,築基期後期、中期、最後是初期,實力低者僅能隱隱見到中心拍賣的畫面卻不清楚。

基本席外,上方雙層貴賓席,每一個席位都能將整個會場納入視線,哪一個貴賓要加碼,哪一個觀眾想追加,皆被收在眼裡。貴賓席講求隱私,外邊的璧蠶絲能極有效的擋住修為和外部視線,然而坐在其內的佳賓在觀看時卻又毫不受阻礙,是其特殊之處。

然而,講了半天,旁邊的沃威爾卻毫不關心,只是抬眉看著他「所以呢?」
「連你提到印象不好的夏夢柔聖母也來了,她也是在貴賓席中,在…」略為思考,羅玉成指向10點鐘方向「好像是在【嘎嘎】那一包廂內,聽說現在已經得到大好機緣突破到築基期8層還被破格提前收為親傳弟子。」
「她也在?」

夏夢柔,一個古怪的女人,身上散發奇怪氣息飽富心機且帶有神奇不知名玩意的女性生物。
這是沃威爾對她的印象。

「嗯,聽接待者說是跟著葉家來的,葉家好像在玄戈門的地位還滿高。」羅玉成解釋,目光卻鎖定在下方拍賣台的動靜「來了,7品的魔墮礦,生於邊境狂風谷,對靈器煉制可強化及攻擊力和速度,對風靈根修士更有加5成威力的特點。」

這是羅玉成此次主要目的之一,作為新煉一把暫時趁手的武器,收集適合材料是首要之事。

雖說現在體質是魔力為主,不過沃威爾說適合風靈根的材料基本上就和適合風屬性者沒啥兩樣,仍有效果加成作用。

風靈根擁有者過於稀少,千人之中僅5人單靈根,而百位單靈根內僅有1人會是風靈根,算一算整個中都大陸也只有500位風靈根。

即便魔墮礦品級高又有諸多效果,可惜有錢有勢有屬於風靈根者極少,在幾乎沒有對手競爭下,羅玉成以每份1500下品靈石買下,買了5份共7500靈石。

價格雖然較市面上貴了些,好在不需要再花時間人力去尋找,倒也物超所值。

後來沃威爾和羅玉成又陸續購買其他的材料,像是7品的太虛心鐵,可以攻擊時打亂對方心智,須神識元神極強者才能掌握;8品的魂微彩石,能強化雷屬性攻擊力;7品的血皇鐵,大幅強化武器防禦力和耐用度,每次攻擊會自主吸收對方的靈力作為修補自身的能量,達到越戰越勇,千鎚百煉之效。只不過此血皇鐵有靈性,又很任性,據說需要獻上化神期妖獸主動獻上的血才能夠讓它滿意,發揮功效。

最後,兩個人拍到的武器材料算一算,竟也花了1萬5千枚下品靈石,是多少中小型修真家族全部的家當。還好這些屬於冷門的材料,價格雖貴了些,不過份量卻不少,至少足夠做5份的材料量。

---------傳說中的分隔線-----------

他們出手次數不多,次次針對稀有罕見品下手,而且盡是有行無市的那種,效果乍聽很好但要求條件極高極偏,沒有幾個競爭對手的品項。

儘管如此,加起來超過上萬枚下品靈石的花費也引起一些大小勢力的注意。
普通修士能一口氣取出這筆大數目的靈石?為何從未入他們眼目?

可惜無論怎麼看,那貴賓席後仍是一片灰懵懵,什麼也看不見。除了知道裡面有兩人之外,再無其他有用訊息。

結束後一定要派人去跟蹤,探一探底子。
大家莫名有了共識。

本來,沃威爾買到想要的東西就想提前散席,他對之後的發展毫無興趣,哪一修真家族得到了天級心法或哪一家買到了9品靈草,這都與他何干?

「你忘了我們還有寄賣2張8品靈符?不看一看?」羅玉成按了按煩躁想跑的少年肩膀笑道,手指靈活有致按壓,竟輕鬆解除他的不悅感「你不是想看所謂的俗套劇情?那麼拍賣會眾家所爭的最大俗套之一豈能錯過?」

只見沃威爾身體微震,停頓數秒後緩緩點點頭,算是同意待到拍賣期結束。

正當以為少年火氣已熄時,他又突然轉頭直盯盯看著羅玉成,然後淺淺皺眉說「你是不是下意識又把我當成寵物對待?」
「噗,想太多了!」哈哈一笑,又拍了幾下對方的背,順勢拿了顆剝好的水果塞進沃威爾口中。
「……」兩眼竟是有點委屈,卻還是乖乖吃下水果。

這人怎麼比我們夜魅一族還要像狐狸?
沃威爾暗想。

---------傳說中的分隔線-----------

沃威爾拿出來的2張8品靈符果然大受好評,得到各家的積極加碼競價。

群攻的土屬性天崩地裂以及群攻的連鎖閃電都是目前修真界前所未見的屬性符咒,屬於稀有之列,價格當然不同常見的符咒一般。此外,沃威爾的土屬法術還附加半分鐘的重力壓身,而雷屬加了半分鐘的暈眩和閃電黏體的副作用,更是稀罕到不行。

君不見其靈符的符文組成和畫法都與尋常者截然不同?每一筆一豎都蘊含了無比的力道和霸道靈氣,絕對是值得擁有的好物。

靈符雖然是一次性的法術儲存,但修士大家更看重是其符文組合配製,如能破解將可使修煉法術的攻擊變化的層次進化,或突破到新的境界。

然而,沃威爾的法術雖然取了中文名字,其本質仍是異世界的法術,修得來嗎?
這便不是他所要擔心的了。

又騙到20000下品靈石了。
兩人接到拍賣會人士送上的靈石後面不改色心想。

「最後一個拍賣品,想必是許多修真者夢寐以求的事物。」負責這一次拍賣的主持人是一個溫潤如玉外表的青年,溫麥,他動作落落大方,每一個角落的觀眾都會照顧到,將一件件拍賣的物品講解的極具誘惑動人,忍不住舉起牌子參加競價。

運送拍賣物的修士緩緩送上一個以大紅巾布蓋住的盤子,上面裝了一件長方型約手掌大小的盒子,小心地放在台上。他停頓了很久,在大家準備要出聲詢問時,露出一個大大笑容「接下來的,是有市無價的稀有珍物,在溫家拍賣場上已經近200年沒有出現此物的紀錄--」

溫麥講得極慢卻非常吸引人,每一個修士都屏著氣張大眼看著台上主持人,深怕一個恍神會錯過重要資訊。
葫蘆裡究竟在賣什麼藥?

「好了,溫麥也不賣關子了,只是在打開前必須要先做一些前置作業,還請各位道友稍等一下。」青年笑了笑,取下大紅巾布,打開墨綠鑲金的小玉盒後右手隨即快速配合靈力在盛裝的盤子上快速按了幾下,竟是一片白光浮起。

白光散去,許多人驚呼一聲。
原來,那並不是什麼盤子,而是一件小型的隨身陣法,能夠完整保留結界內物品的狀態不變,為的是保留盒內的靈丹靈氣不散。

那竟是一枚8品的魂天丸!
這可是能增加結嬰機率3成的稀罕靈丹,還能減少結嬰時遭心魔重創的威力,可說是金丹後期者人人必備的好物!

它不單製作原料稀有,好幾個主料僅出現在秘境之內,數量稀有又難遇,而且其製作過程又繁複困難,一個不小心便會爆爐化為灰燼。先別說煉丹者稀有難尋,光是化神期後階才能製作這個門檻就無比的高,何況8品丹藥每一次製作成功率僅有10%左右,平均10爐才會成功一次,光是材料費便不知得耗上多少。

沒有一定家底的煉丹師根本不敢玩這種賠錢賠到賣褲子的事,唯有對煉丹沉迷到有某種執念的人才願意花上多年時間和大量靈石砸上去。

「魂天丸啊!那是傳說中的靈丹吧!我只有偶然在玉簡中有看到過…竟然真的存在?」
「但可能是假的吧?都200年沒出現過,他說是就是?」
「溫家經營拍賣會將近1000年,他們會拿這種事砸自己的腳?」
「媽媽呀…真想要買一顆結嬰用!」
「嗤!你連金丹都還沒結就妄想結嬰?路都不會走還想要飛?」

台下的修士們個個沉不住氣喧鬧起來,交頭接耳談論在結界內隱隱散發靈氣的丹藥,紫金色的丹藥圍著一層淡淡金光,靈丹上身有漂亮的花紋,順著看過去竟似是如雲般淡淡流轉。魂天丸雖然只有一個指甲蓋大小,它對眾人的魅力恐怕比小山高的靈石還要更強大,畢竟,要升到元嬰境界不是每一個修士都能輕易到達的。

連各大修真家族勢力也不淡定了,環繞成圈的2、3樓的包廂內都是一陣轟動,每一個都對魂天丸勢在必得,討論要如何調配靈石搶到這一次的靈丹。

元嬰修士永遠不嫌少,每一位元嬰都是他們的重要籌碼,每多一位元嬰修士都能使他們的地位勢力更上一層樓。

好像擔心嚇人效果不夠,溫麥繼續放下重砲。

「更難能可貴的是,這次的魂天丸不僅僅是下品,也不是中品----」停頓,青年緩緩看了眾人一眼,嘴角揚笑一字一頓的說「是上品!這一顆魂天丸是更加難得的上品!想必在場各位都深刻了解上品與中品、下品的藥效差距,也知道其出現機率的高寡。那麼,廢話不多說,此魂天丸的競價從5000下品靈石開始,每一次不低於100下品靈石!」

熱鍋加水,現場沸騰了。

前方那數十位金丹期修士瘋子似舉牌喊價,一百一百靈石不要命往上加,很快價格就衝到9000下品靈石,一個8品的上品靈丹該有的基準價格。

「大家真瘋狂。」
「當然,修士修煉最怕便是心魔了,此丹不但能減心魔又能增加成功機率,幾乎可說是元嬰保證丹了,誰能不想要?」羅玉成淡淡看著樓下瘋狂紅眼的修士們道。

「所以你當初也是其中一員?」沃威爾不懷好意的笑。
「你覺得我需要?」笑著反問。
「你知道現在的表情很欠扁嗎?」咬牙低問。
「我相信你不捨得。」繼續微笑。
「你哪來的自信?」少年一愣,竟在貴公子身上看到不知該說是痞還是自信的念頭「唔!」
「乖,繼續看競價。」羅玉成偷偷吻了對方一口,當作沒事樣的繼續坐在軟墊上觀看下方人的精彩猴戲。
「……」

他一個大男人被人三番兩次偷親,是不是該痛扁對方一頓?
唉。

---------傳說中的分隔線-----------

「15000枚下品靈石。」

忽然,一個鏗然有力的男聲從貴賓室傳出,一口氣抬價到15000枚下品靈石。
下方金丹修士表情瞬間萬變,一副難看想哭樣,有幾個掙扎著是否要再舉手競價,然而過了幾秒還是放棄了。

或許放手一搏全身家當還能再加個幾千下品靈石,但之後呢?這些修真家族可以一口氣喊到15000枚下品靈石,他就不能再喊到2萬或3萬嗎?

於是台下激昂氣氛立刻萎靡不振,似乎被一層濃濃陰雲籠罩。這卻不礙其他築基期修士看熱鬧,反正他們本來離元嬰期很遠,現下能看到尊貴人士們喊價開開眼界也是不錯的。

「15500。」不待溫麥說話,又有個聲音傳出,這次是較溫和的男聲。
「16000。」
「16500。」

價格不停飛飆,幾乎沒數分鐘就已經上漲到20000枚下品靈石了,不過爭相喊價的貴賓們似乎有停頓,只剩下3個不同聲音還在互相競價。

「現在只剩下聖母攀上的其中一個玄戈門修士、尚書門還有散修同盟了。」聽音辨位,羅玉成指明那三家不停競價的包廂「看樣子那夏夢柔找到的修士也不簡單,家底挺厚的,能這樣下狠心買。」

最大的北極宗卻是沒人出價,他們本來就是以煉丹出名的宗門,說不定這顆靈丹還是從北極宗流出來販賣的也難講。

「應該差不多要開始了。」沃威爾看著中央台下沒頭沒腦的說。
「什麼開始?」
「既然是俗套,這種重大拍賣物品一出現,一定會有來亂場的。」少年一本正經的說,順手指著台下的築基期觀眾所在「沒發現這裡最高只有到金丹期嗎?說不定等下就來幾個元嬰期後期的大老來亂搶東西,給他的孩子未來結嬰什麼。而且,接下來或許會說這裡早就下了結界陣法,時機一到就啟動來殺人。」

「會嗎?」羅玉成並未感受到在場有任何陣法的跡象,除非…那陣法是由更高一階的化神期布置的,讓元嬰期的他也找不出半點異象。

「23000枚下品靈石!還有人要出更高的價嗎?」溫麥大聲叫道,臉上掛起大大的笑容。價格抬越高他們拍賣所能抽成的數目也越高,何樂而不為?

「23000第一次!23000第二一次!23000第三次!23000成交!恭喜嘿嘿包廂的貴賓得到這次的魂天丸!」

「雖然好像應該很強,但聽到嘿嘿這兩字就覺得很搞笑…」沃威爾忍不住摀嘴偷笑。
「嗯?先別笑了,你說的俗套出現了。」黑衫男子拍拍笑到肚子痛的少年,示意看台下「真的有陣法開啟了,而且…是殺陣。」
「哦?是嗎?」

細不可見,他全心關注台下才能勉強看到幾許靈力組成的波動有秩序的運作,但卻無法判定陣法的作用為何。沃威爾習慣辨認的是魔力引起的波動,而非靈力錯縱複雜的陣法,即便可以看到靈力變化卻也得花費更多心思。

斂起笑容,沃威爾神色一凝,張手在兩人身邊下了絕對防護的結界,維持個半小時沒問題。

「好了,可以看戲了。」拿起茶水喝了大半杯的少年笑道。
「還真的是看戲呀…」羅玉成笑道,不過卻也沒打算出手拯救或警告現場的道友。

---------傳說中的分隔線-----------

「啊哈哈哈哈!誰也別想跑!魂天丸是我的!」毛骨悚然的怪聲從四處散發,帶著一股彷彿是地獄傳來的陰森寒意傳到所有人的耳中「等了這樣多年總算讓老子找到了魂天丸!哈哈哈哈--------」
「糟了!是極西魔域的魔修霸西老怪啊!他可是元嬰後期的老妖怪怎麼會這裡?」

他的聲音從建築物傳進來,震得大家一陣耳鳴。大概是還未破壞溫家拍賣場的防護機制,唯有在外面罵罵咧咧嚇唬裡面的人。

看來這聲音的主人非常有名,那古怪聲音一出現所有人都道出他的名號,霸西老怪的狂笑聲迴蕩不已,許多築基期的修士禁不住內心恐懼站起想離座,卻察覺雙腿無法使力,整個人定定被黏在座位上不得動彈。

「怎麼回事?我的腳動不了了!」害怕聲四起,他們都遇到同樣困境。
「別擔心,溫家會保所有參加修士的安危!」主持人溫麥音量放大試圖鎮住人心,從懷中取出一個如小塔樣的法器一轉,碧綠色小塔浮到空中不停翻轉,竟是將所有人腳底下的怪異陣法給解開,再度回復自由了「請大家莫擔心,溫家能夠當上千年拍賣會屹立不倒絕對不是紙老虎一個!」

緊接,一群金丹修士突然暴起,原來早有魔修混入其中想搶丹藥,操起法器竟是要攻擊台上控制小塔的溫麥,可是又在千斤一髮之際被護駕的守衛們攔下,兩方人馬進入大混戰,各種法器法術在空中轟來炸去。

「魔修到齊,搶劫到了,間諜到了,接下來沃威爾認為還有什麼俗套會岀招?」羅玉成悠悠看待下方的一團亂粥眨了眨眼輕問「隔壁幾間的貴賓修士也不安份,大概是想要找機會逃跑吧。」

「我猜下方所有築基期和金丹期的修士都會死去,魔修這次是要用魂天丸配合生人煉丹增加他家小孩結嬰機會,然後東方家會毫髮無傷逃出,聖母夏夢柔那一間修士除了她之外其他都會死去。」他認真想了想,說出最有可能的劇情發展「然後會不小心掉入祭陣之中吸取生魂力量,魔修準備殺她時又發現她是很好的雙修極品爐鼎就帶她回去獻給少主,而少主又是個年輕貌美的美少年…你嗆到了?」

發現對方都沒聲音,倚在窗口簾後的沃威爾好奇轉頭看向旁邊男子,只見對方表情極度怪異。

「沒事,我只是覺得你猜得劇情太可笑了,但配合現場上演情況…這可笑的劇情卻又意外是真實事件…」笑不出來的羅玉成尷尬說,他從沒想到現實中所有不可能因素都會碰在一起發生「那些修士已經都死完了,而應該在包廂的夏夢柔究竟是如何不小心從高處摔下去還能完好吸收陰煞之力…」

「他是穿越金手指後宮女,不多來幾個巧合怎能一路從廢材成為網羅各種美男帥哥的元嬰嬌仙女?」講完後饒是面無表情的沃威爾都忍不住想乾嘔一陣,誰叫他剛好看到明明都快被陰煞之力殺死的聖母竟然還有心思裝可憐和他們這裡拋媚眼!然後又勾搭上想殺她的魔修,竟然還給她成功了!

「女主角無敵…」沃威爾和羅玉成在看完一連串的拖棚歹戲後的感想。

最後結局是,夏夢柔陰錯陽差的修為節節提升至築基期顛峰,然後被魔修給帶走了。修士們如沃威爾所猜相同,除了東方家以特殊手法全員活下,包廂還剩下不足三成的金丹期修者,溫家修士也在這次死傷慘重僅餘一半,唯二毫髮無傷的就只有他們兩人。

本該是地獄的一樓現場除了一些破敗的磚瓦斷牆之外,竟是一具屍體也找不到,全都在魔修的奇異殺陣下化為陰煞之力給誤闖的夏夢柔吸收了。二樓倒是悽慘一些,一些沒帶足防禦法器的包廂都被攻破殺死,屍體殘塊到處都是,有些掛在椅子上,有些一半在桌上一半在門口,或者碎的連人是誰都分不清楚,很是悽慘。

「還好不是在地球不需要做筆錄…」經歷這次事件的沃威爾沒心沒肺的說,已經掀起修真界一片混亂的大事件對他而言不痛不癢「還好我們要買的東西都拿到,賣東西賺的靈石也拿了。」
「修真者雖然看慣生死,不過也沒你這般灑脫。」羅玉成檢查手上到手的材料苦笑說。

「我又不認識他們,人也不是我殺的,我幹嘛要為他們難過?」少年不解問。
「這倒是。」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