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5-05-10(Sun)

【New Age●危險!白蓮花女主出現!】

【New Age●危險!白蓮花女主出現!】

任務終於完成,縱使Kael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撿一個小孩替他準備各種物品送他到大門派入弟子。

「好吧,現在首要任務應該是要找雷爾他們…但從哪找?」長長嘆了口氣,範圍太廣,根本無從找起,只能順著直覺辦事。

中原大陸的城鎮不像台灣一樣,一個個緊接相鄰,順著主要大道很快就可從村莊到達城鎮。在這,從一個小村小鎮出發後,又是一段綿長的道路,聽客棧店小二說從立冬鎮到下一個京燕城至少要200公里,路途上除了森林之外…還是森林。

幸好妖馬披星的速度很快,憑腳程趕在晚飯前到達下一個城鎮不成問題。

嗶嗶!
銀色儀器的提醒,發現靈草就像呼吸一樣簡單,隨隨便便在路途上都能撿到靈草。

像這次不就撿到一個冰山血草?1級中品靈草,梅紅色只比手指大不了多小的捲曲靈草,雖然名為冰山血草,但靠近它卻感到一股微弱的熱勁。根據之前購買的靈草大全內,這株小草製藥後可以增加食用者力量近2成,只不過因品級較低維持的時間也較短,僅能作為臨時保命關頭的道具。

即使如此,他的公定價都還是高達30靈石的價值,許多煉氣期弟子在出外歷練都會帶一些以冰山血草為主的丹藥出行,以備緊急關頭時可派上用場。

哦,為何地球出產的儀器可以測到中原大陸的靈草品質和作用?因為在立冬鎮買了一些基本常用工具書,全都開啟儀器的補強功能,把所有的內容都掃進儀器中,不致於以後路上看到什麼都一問三不知。

超級方便的外掛啊!

中原大陸真的是不太平和的世界,從我才離開小鎮半個小時,不過數十公里的路程就可以遇到事件發生。

像是,為了一件據說是上古寶物的玩意,邪惡組織和所謂的名門正派對峙一方,地球的SP者也為了尋寶參加戰鬥而受傷了,三三兩兩倒在一旁療傷警戒。

-------------傳說中的分隔線--------------

「這裡真是太不平靜了…」

在一個圓環型的樹叢中,有塊大概和400公尺操場一樣大的空地,空地上分成三個區塊,各別被人給佔領。大家身份極好辨識,彷彿壞人就一定要穿得陰陽怪氣,蒙頭蒙面散發陰森森氣息好像隨時要發瘋,另一派就是玉樹臨風或者飄飄仙女樣,再一派就是和自己一樣的地球人SP者。

丟了靜音法術在自己和披星身上,悄悄走到旁人視線不可及的樹林邊觀看。
我並不想要參與這一次的打鬥。

特別是看到躲在所有男性弟子後方的那一位渾身白衣好似無骨的柔弱少女之後,更是徹底打消了出場幫地球友方的念頭。

張著一雙濕潤大眼,楚楚可憐的躲在後方,櫻桃小嘴若有似無的開闔像是要說什麼似,她的纖纖玉手潔白如玉又細得好像一不小心就會碰斷,她的皮膚宛若凝脂,是最完美的藝術品,她的頭髮烏黑如瀑…

好吧,要用言語形容實在太難了,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裝可憐的死公主病女。八成憑著外貌才會被其他弟子一同帶出來歷練,碰到事又六神無主不知所措,什麼事都做不好的傢伙。

偏偏男人就吃這一套,君不見圍在她身邊的十多位男人或少年都兩眼愛心圍繞著她,那怕是一點風都怕會吹走她這單手可握的小腰…

而其他的女性同門?想都別想,另一個女同門只能孤單站在旁邊,攻擊也不是逃也不是,十分為難。

雖然她長得的確是十分路人,平均的身高和身材,要不是五官比較深遂且剪了一頭豔麗的短髮,恐怕她真的走到路上也分辨不出,徹底融入背景。不像白蓮女腰是腰胸是胸,波濤洶湧就是她最好的武器,魔鬼的身材配上天使的面孔真是無往不利。

「師兄,我們就交出這隻雪靈狐吧!不要為了一隻妖獸拖累大家!」短髮少女急切的說,身上藍衣已經沾染了不少血污。
「不,這可是白師妹好不容易得到的,怎麼說放就放?」個子魁梧的男子立馬搖頭否絕這提議,反而眼神不善看著她冷道「你該不會是嫉妒師妹有靈狐而你沒有?才說如此話語?」

「什麼?這不是有沒有的問題,而是能不能活命啊!」一對桃花眼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而睜得大大,再一次叫出聲「雪靈狐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東西,暗魔派他們想要就給他們,到時候再找就是了啊!」
「不行…白玫只想要這一隻,牠和我多親啊!萬一給了魔修被害死了怎麼辦?我會永遠不心安…嗚嗚…」說著說著身穿白衣髮上插著玫瑰色釵子的少女又哭了,豆大的眼淚像免錢一樣滴落,胸口都濕了一片。

「黎師妹,此話萬萬不得再說!你是想讓白師妹產生心魔導致道心不穩嗎?好惡毒的女人!」一個偏瘦長相平板的師弟憤憤說道。

「我…」啞口無言,她只是想要活著離開這啊…

自從白玫從打雜弟子升上外門弟子之後,黎芸覺得一切都變了。本來和樂融融的氣氛不知何時多了幾許火藥味,常常聽到哪一個師兄被白玫師妹多看一眼就開心得跳來跳去,而其他人則咬牙不滿的瞪視他。其他女性同門就不用說了,凡聽到見到白玫的相關字眼就好像被打了一巴掌,恨不得把她碎屍萬段。

黎芸天生少了根筋,還沒想當其中關聯性,這一次出任務說缺少一位擅長近身戰鬥攻擊的成員時,她也二話不說答應加入團隊,沒有聽從好友的勸導找理由推拒,她不認為團隊中多一個白玫會有什麼差別。

不聽好友言,吃虧在眼前。
黎芸真想拿個大鎚子狠狠的敲自己,當初是哪根筋不對才會答應加入這不靠譜的團隊。

如今可好玩了,暗魔派為了一隻雪靈狐不肯放過大家,而同門又為了這女子不肯放棄強出風頭,再待下去黎芸相信自己有幾條命都不夠玩。

娘,我想回家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奇怪,只不過是一隻3級妖獸,有必要爭成這樣嗎?」站在遠方觀戰的我不解道,那白衣女子手上拿的狐狸雖然一身雪白毛皮很漂亮,圓溜的大眼靈活觀看四周也很討人喜歡,但何必為了一隻寵物害死自己?

哦,不只是單純靈狐吧?那隻狐狸爪子裡可抓了一個上古寶物呢,雖然不知道是哪一種類的。

其他人感覺不出來,但Kael手上的高科技儀器卻察覺出來了,靈狐爪中不起眼的石子散發遠古時期的氣息,據數據分析可能是防禦一類的寶物。

難怪白蓮女不肯輕易放手,是看出那好處了吧?

即使目前那些弟子還能勉強鎮守一方不致落敗,但處於下風卻是不爭的事實,滅殺慘敗是遲早的事。

邪修雖然只有2男1女,人數上不佔優勢,然而在氣勢上和他們所使用的法器卻都遠遠勝過所謂的正派一行人,2個煉氣期高層和1個築基期對上十幾個煉氣期,勝算分明。

現在沒打死他們,只是為了活捉那靈狐及拿到太古寶物。

嘛,我到底要不要出去呢?
算了,還是再看一看戲吧。

果然沒讓我失望,所謂的正派還沒被邪修給打死就已經先內鬨,幾個師弟師兄已經為了白蓮女而吵得不可開交,故意互相扯對方後腿,雙雙受到邪修的小鈴鐺音律攻擊而倒地不起。

「嘖,這些人太弱了,只是一個普通的音魔鈴都能傷到,正派人士的實力也不過如此嘛!哈哈哈哈!」黑面紗遮住臉的女邪修放聲大笑,她不停搖晃手上小巧鈴鐺,配合咒聲操作使倒在地上的修士面容痛苦的打滾掙扎。

轟!

當我以為沒戲唱時,距離最遠的短髮女修忽然咬著牙丟出數張符咒,靈力瞬間點爆,引起符咒反應,灼熱火球和高壓閃電連發出擊,將得意當頭的幾位邪修炸個出其不意,一時失去控制的鈴鐺順勢少了威脅力,給予眾人一瞬的休息。

早就算好這一瞬,對師兄弟妹失望的她也管不了其他人,硬著頭皮勉力提高靈力疾走,試圖爭取逃脫的機會。

臨時想到主意當然不會有萬全準備,像是事先掃瞄周圍看哪裡是最萬無一失的道路。
所以,黎芸一不小心就撞上了潛伏一旁Kael…的石頭。

「呃,哈囉?」我尷尬的一笑,雖然被撞前已經往旁邊一挪,但卻來不及移動石子。

「!?」除了震驚也只能震驚了,此時她的心中大叫不好,逃亡計畫還沒正式開始她就已經要腰斬於此了嗎?

糟糕!剛才已經把壓箱的符咒都丟出來了!而我現在也沒有多餘的靈力和體力還能再和來人對抗!
完了…天要滅我…

-------------傳說中的分隔線--------------

看著少女什麼想法都表現在臉上,一下緊張一下害怕,到最後直接出現認命的絕望表情時,淺金髮男子終於禁不住低聲道「放心,你不會死的,你先待在這裡一下。」

無咒魔法促使魔力分子迅速形成一個結界,金黃色的魔力將重傷的少女籠罩在一個半圓型的保護罩內,防止接下來的行動可能帶來的傷害,並順便以光元素的能量治療她的身體,止血生肉,將重傷的情況壓到輕傷。

「咦…這…」少女還想詢問,但對方已然衝出去,準備參加大亂鬥。

說是大亂鬥,實際上也沒什麼好打了,都倒成一片。
獨剩白蓮女一個人抱著靈狐站在中央。

呃…我只是分神一下,到底錯過了什麼?
剛才不是邪修還佔上風打得正派人士一面倒快掛了,怎現在一看只剩下白蓮女抱著狐狸哭哭啼啼,而身邊倒了一堆屍體?

應該是瞬間死去的,兇手八成就是白蓮女懷中抱的那隻白色靈狐,或許牠的某種天賦神力在感應到女主生命受到威脅就爆發,立刻將所有對她心懷不軌的人殺死。

天洗,這是某些特殊妖獸生命受到傷害時會爆發的能力。

噢,只是這心懷不詭的程度似乎廣了點,連喜歡愛慕她的幾個同門弟子也死在這場天賦爆發之中,成了一具具說不了話的屍體。

白蓮女無意識的行為真兇殘。
我默默下了定論。

很想收回衝出去一半的身子,可惜已經來不及,Kael的身影已經被白玫看到,雙眼帶淚的她一副嬌滴滴模樣,擺出她的招牌裝可憐天真模樣「嗚嗚嗚!這邊好可怕好危險!為什麼會有邪修來攻擊我們呀…嗚嗚嗚…!」

的確,乍看外表瘦弱風一吹就會消失折斷的身子是眾多男性眼中值得捧在手心裡好好疼惜的對象,水汪汪的大眼和軟綿綿吹彈即破的肌膚,此刻又抱著一隻潔白柔軟可愛的狐狸,怎麼看都是一個可愛又萌的軟妹子。

可惜,這招對我無效。

「……但我看你挺好的,邪修不都死的一地,你的…估且算是師兄師弟的人也都死了吧…」我嘴角抽了抽,面對強大白蓮瑪麗蘇氣息實在難以招架,甜膩過頭的水果公主香氣實在是…噁心。

然而,也因為大絕太強,除了將白玫身邊20公尺內所有具有威脅性的生物都殺掉外,連法器靈器等一些符咒輔助用品也一併毀滅,誠然是看誰殺誰的節奏。於是,白蓮女除了保有手上的靈狐之外,對於被大絕殺害者身上的戰利品一件也拿不到。

誰叫她的靈狐威力太強,全都給燒沒了。

「嗯…看你也沒事了,我就先走了掰啦!」本來待在旁邊的數位SP者也被波及失去性命,少了興致的我也不想多說,立刻拔腿就跑。

「師兄~~能不能請你帶我回去?我的同門師兄們都遇難了,我怕這一路上…」裝得楚楚可憐卻是個行動派,白玫一隻手已經抓住Kael的衣角,眼角濕潤看著對方「如果太勉強的話…那就算了…只是,人家好怕…嗚嗚…」

「嗯,是滿困難的,我相信你可以克服心中的恐懼!我很看好你!」點點頭,我應承她前面的那段話,趁她不注意時抽出白玫抓住的衣角,迅速消失在她的面前。

誰敢和白蓮女待在一起?有幾百條命都不夠死!誰不知道白蓮女身邊的所有人都是砲灰,只是為了襯托她存在。

望著已然消失的金髮男子身影,白玫呆了呆,回過神後用力跺跺小腳怒道「……可惡!為什麼他不送我回去呢?」

白玫十分生氣,她現在表現出的氣息分明只有煉氣期中期8層的程度,一般正常男性看到一個孤身少女在荒郊野外被人欺負時,不都會因可憐而順手帶她回去嗎?這人怎麼這樣沒禮貌!

她忘了,身為唯一一位屍體遍野現場生存者的這點已經很不單純了,有點見識的人都會存幾分心思。

不過,她也沒有氣太久,因為懷中的靈狐很快就用神識與她溝通,告訴她其實是上古傳承的特殊血系的後代,而作為靈狐的他擁有幫助她修仙成道的責任,將會替白玫找到最適合的功法和材料修行,以不愧對遠古血統。

至於真實性是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Kael在逃離白蓮女之後,經過臥在保護罩內的黎芸時順手一扛,將她像貨物一樣扛在肩上後便倏地往妖馬披星所在地前去。人一丟,勉強調整坐在前座的位置後,兩人一馬加速逃逸。

「呼,終於離開那個白蓮女!」我鬆了一口氣自在的說「她實在太做作了,噁心巴拉~~最主要是我根本不懂如何和這類人相處,麻煩死了~」

「……」坐在前方的黎芸安靜不語,她不知道這種場合說什麼才對。

完了完了,現在被一個陌生人抓過來是要怎麼處置我?

她的第一個想法是,要被練成鼎爐貞操不保,但想想自己只有煉氣期的修為,而對方隨手一個防護兼具治療結界的法術至少就是金丹期以上的境界,即使拿自己當鼎爐練也沒有用。

是為了錢?不,自己身上哪來的錢,連值錢的符咒都在剛才危急時丟出去,現在可說是身無分文的窮光蛋。
那是為了勢?自己只是一個外門弟子,哪來的勢?

說來說去,那一位白玫的身份條件都比自己要更吃香,但這男子卻只劫自己沒劫她,想來這幾點都不對了。

心寬了膽子也大了,反正這姿勢也看不到臉,黎芸索性放開的問「道友你好,我是黎芸,請問道友怎麼稱呼」想了想,她猶疑的問「另外,…請問你帶著我是要去哪?」
「哦,黎芸你好啊!」這下才猛然想起前方還帶著一個陌生女子,我回過神打聲招呼,揚揚嘴角微笑著「我叫Kael,至於目的…我還沒想到要去哪,你有什麼好建議的嗎?」

黎芸愣了下似乎沒猜到這答案,沉思數秒,她答「這裡離一個狐妖鎮很近,大概120公里,以妖馬的速度很快就可以到了。」

提到妖馬,短髮少女微不可見的嘆了口氣。交通用妖獸雖然等級不見得高,但要馴服到聽人話且乖巧長時間載貨卻是不容易的,這一隻妖馬放在市面上也要不少靈石。

「狐妖鎮?是那裡太多狐妖還是什麼原因?一般鎮不會願意取這種名字吧?」我抬抬眉好奇問,是因為長期被妖狐給侵害還是另有他因呢。

「其實小鎮本名是叫三葉捲捲草鎮,但因為榮譽鎮長是隻狐妖,所以狐妖鎮就成為他的別名。」她解釋著「聽說是小鎮外圍有一區種植出來的三葉捲捲草味道品質特別好,就吸引了一隻貪吃九尾妖狐前來定居,而他會不時幫忙鄉里處理農忙或者鎮壓誤闖妖獸,維持小鎮安危,大家對他很感激就封他為榮譽鎮長。」

「咦?但人類不都會害怕狐妖會魅惑勾引人或吸取魂魄精力吃人的嗎?」我疑惑道,至少書中劇情大多走這個套路「要不就是騙錢玩弄人心和權力?」

「他的真身是九尾玄狐,恰好是所有狐妖內少數以正派修行為主的妖狐,加上他是男性少年模樣,長相也不走魅惑而是天真可愛路線,因為鎮民和各大門派人士大多接受他的存在,成為少數和人類同住卻不會受歧視屠殺的異類。」

黎芸繼續解釋著,此時她大概猜測到金髮男子的身份,八成是師父們所言每隔一陣子就會出現的外來者。他們和當地人使用的招術或生活方式大有不同,如果能好好相處則相安無事,反之則…易招橫禍。

「你知道的還真清楚。」
「為了避免誤殺,所有門派都會將他的故事廣為流傳列為教材。」此時,少女這才猛然發現自己正坐在一個陌生男性的前方,一起共乘妖馬。

即使修真人不太在意男女有別的禮節,但也僅限於同門師兄弟或家人啊…

「嗯?怎麼不解釋了?像是妖狐是叫什麼名字之類的?」察覺到黎芸的停頓,我疑惑問。
「呃,他是叫克雷浮爾,和Kael你一樣都是種奇怪的名字。」深呼一口氣,少女嘗試壓下內心悸動解釋「另外,他最喜歡吃的三葉捲捲草也只是一種尋常的小孩甜點,價格便宜,所以鎮民都很樂意為他免費提供三葉捲捲草製作的各種料理或原材料,而他平時也會獵取妖獸換取金錢靈石與人民交易,是一個非常融入人類社會的妖狐。」

克雷浮爾…這不就是我當初創造角色中的其中一位雙子弟弟嗎?
該不為他的哥哥沃威爾也在這吧…

「那…該不會還有個雙胞胎哥哥叫沃威爾吧?」我試探性發問。
「哦?沒有耶,聽說只有他一個,這數十年來從未聽說他有兄弟姐妹呢。」
「哦…」

看來不是一樣,只是湊巧了吧。

【未完待續】



_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