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5-08-25(Tue)

【末世●醫院X救人】

【末世●醫院X救人】

基地指名的各式醫療器材分散不同樓層的各角落,沃威爾的這一組保護罕見空間系SP者一路衝到三樓,先鋒和斷路的隊友前前後後保護著空間系SP的容孔,殺完滿滿如水湧出源源不絕的惡魔,讓出一定空間後,等待他使用SP觸碰物資吸收入空間。

容孔的空間能置放任何除了活物之外的物品,空間內時間是靜止不動,然而C級LV2的他空間大小僅僅為10立方公尺,老實說並不算大,好在這次搶救的醫院器材以體積偏小為主,塞一塞勉強可以。

頻頻使用SP吸收東西到異度空間內極耗體力和精神力,幾個戰鬥為主的隊友精神力於不斷高強度戰鬥時消耗得也差不多,不像過去只要打爆擋在前面幾個惡魔拿了東西即可,今次卻是要確保敵人死去不得干擾到空間SP者的任務,否則醫療物品恐怕會在戰鬥時損壞大半。

「你為什麼一點也不累…?」和其他人相同,武勤喘氣頻率間隔很短,大口大口呼吸,趁著惡魔被砍爆暫時還沒補貨衝上來的空隙說出疑問。

「還好吧?」我淡淡的說,拍拍吃了一肚子戰利品又跑到面前吐出來等待回收的南瓜糖蛇,左手輕揮收了一地的各式珍貴稀奇道具物品。

「你、你也是空間系?雙系SP者?」武勤驚愕的說,剛才如小山堆的物品竟瞬間消失在面前,這不是空間系的話又是什麼?

「不是,是打到的次元袋。」我淡定解釋著,次元產品這類物件在之後會陸續出現於世人眼中,即使,那數量依舊慘兮兮少得可憐。左手不停止收東西的動作,眼尾餘光看到憨厚青年嘴張大大的吃驚神色「你們好了嗎?」

「啊…啊啊快好了…」武勤慢半拍的回答,看樣子豐厚的戰利品對身處基地數一數二戰隊的他亦是難以迄及的目標,令他一時失神。

遲疑目光緊盯不放,被注意得無可奈何下只好開口問「還有事嗎?」

「呃,那個…為什麼你打到的戰利品特別多?幾乎每一隻惡魔都會爆出不少的東西或金幣,而我們…」最好的時候是打十次有一個金幣,最差時甚至連續30次都沒有額外的戰利品,而這小子卻次次都有東西不說,常常一次還連續爆出好幾樣是如何??

湛藍色的眼眨了眨,淡淡的說「可能我比較幸運。」
「……」

所以我們其他人都很不幸是吧!

--------------傳說中的分隔線--------------

20分鐘後,空間系的容孔精神力消耗大半,豆大冷汗一滴滴落下,他的空間已經裝滿各式醫療器材,再也裝不下了。一個D級SP從後扶住他的身子,分擔一半的重量,武勤見時候差不多,讓大家退回車上等其他人結束。

體力計算得剛剛好,一路突破包圍的惡魔,到達軍用卡車上大家的體力耗得幾乎見底,然而跑到卡車時,卻一個人也沒見到。

其他兩組的人還沒回來。

「不是說一小時後在這裡集合?其他人呢?」在外征招進隊的SP者緊張大罵,恨不得現在就坐上車回到基地內。

剩下的7人勉強以車子為中心獵殺接近的惡魔,一面等待另外收集藥品和繃帶等物資的小隊,力竭到無法再輕鬆撿起惡魔腦中的晶核,僅僅是不讓自己被異生物包圍都是那麼困難。

除了擁有自動撿寶外掛的沃威爾之外,這小子靠著車身拿著紅色長槍有一下沒一下的刺惡魔腦門,伴隨每一次的前刺就是一顆閃亮亮晶核被取出,以及不定時的隨機戰利品。毛絨絨像隻玩偶的南瓜糖蛇以尾巴聚集如小山高的戰利品,張大嘴一口吞掉,再繼續收集更多的寶物等待下一次的吞食。奇怪的是,無論吞再多牠的身子仍然細細長長,絲毫看不出牠究竟吃掉多少份量的物品。

「什麼鬼…這小子已經連續砍殺一個小時還像沒事人一樣…」氣喘噓噓,左手用力朝近身的綠皮怪物腦門砍下,染著布丁頭的男人抽抽嘴角的說「而且…他到現在都還沒使用任何SP…」

除了剛上車挑釁的那一次,也就一次,其餘時間沃威爾都只是以長槍應戰,沒有浪費SP也沒有浪費哪怕一顆子彈。

這小子真的只有B級的SP嗎?為什麼讓人感覺深不可測?

沒有時間深思,他們等待的兩組人馬風風火火從約定的醫院門口出來。情況不太樂觀,只有7個人回來,其中3個一個是斷了右臂血流不止被其他人扶著走,另外兩個則腿受了傷,一路走來地上拖著長長一條血痕,最後一位斷路的人是任巴,雙眼盡是瘋狂神色,兩隻被黑血沾染的唐刀來回大力砍殺,然而那對戰的兩隻惡魔像是在玩耍似的左閃右躲,咧嘴流出惡臭唾液的臉充滿惡意。

黑影倏地閃現,長槍耍了一道漂亮的弧度,緊跟在後的五隻惡魔瞬間頭身分離,爆了一地的金幣。少年偏頭瞄了瞄,接近他們所在軍用卡車的惡魔還有數十隻,對於身受重傷的同伴們安危不利,他下巴微抬,身子如箭直線飛出去,大家只看到惡魔的性命隨血槍經過消失,彷彿秋收切割水稻,陽光穿透晶核折射出耀眼的光線於空中變化不斷,一粒又一粒落在斑駁的水泥地上,短短一瞬便收割了無數隻惡魔的生命。

讓變異獸獨自在花花綠綠物品中游蕩撿取,小蛇很靈敏,天生屬性氣息使惡魔下意識忽略牠的存在。沃威爾提槍小跑步回到軍用卡車,和他一起來的隊友們手忙腳亂替重傷者做簡單的包紮止血工作,被包紮者咬牙忍痛流下混著沙塵血污的漢水。雖然SP者不會被感染變異,不代表被怪物抓傷咬傷的部位就不會疼痛感染,大量失血和SP透支仍然對性命有很大危險性。

「喂,快上車!我們要走了!」扶持隊友上車,武勤急忙使力用空出的手揮了揮,對斷後斷得超級徹底的沃威爾喊話「快啊,否則會有更多惡魔出現的!。」

點點頭,沃威爾回首看了一眼卡車上的人們,不在後座亦不在前座,人群中找不到那氣質冷漠的羅家少爺。

「隊長不是和你們一起嗎?」我站在車外,彷彿詢問再簡單不過的事實,可這名字一提及,在場的SP者卻同時身子一震,進入一種深沉的寂靜「羅家少爺呢?」

「他、他待在地下室替我們斷後了…」一個斷了腿的男子顫抖說,腿上皮可見骨,胡亂用繃帶綁的傷口無法徹底包覆,血流不止。
「什麼意思?」我無視武勤的意思,水藍的眸子在面無表情時好像冰山一樣,將一個人身上熱量通通都吸收進去,一股寒意順著所有注視少年雙眼的人流去處。

「本來一切都好好的…結果當我們準備離開時,忽然幾百隻惡魔突襲我們!還有變異獸!比老虎或熊還要更巨大!牠滿嘴鮮紅,雙眼也是紅的!但尾巴卻是白的!然後--」

「說重點!」不耐煩皺起眉頭,等這個人講完事情經過晚上天空星星都出來了。
「變異獸惡魔隊長留下逃出!」迅速說出關鍵字重點。
「太簡短了!!」扶額,難道就沒有更能說人話的嗎?

最後在另一個中年特戰隊出身的大叔講解,才了解剛才他們兩隊會合後遇到變異生物,據敘述那隻所到之處皆會引起大火的生物是山海經中的犭多即,是一種災獸。在變異獸及超乎想像數量的惡魔夾攻之下,新來配合度不佳的4個SP者全數陣亡,一個倒轉零度隊友也在混亂之中遭變異獸咬死,其他人則重傷。

「所以隊長用自己當餌吸引大部份的惡魔,為了讓你們逃出?」綜合前文後果作出了猜測,沃威爾毫不客氣發問「那你們就真的走了?」

「喂!你一個新來的別以為SP強就可以隨便說話!」體力耗費太多的任巴插嘴「老大說什麼就是什麼,任務中最重要就是找到醫療物資…然後交上!」

「所以就可以把他留在那裡?那既然現在已經東西送到,為何不再折返回去救人?」不理會無毛星人的話,我神情不悅的質疑。
「回不去了…剛才我們往防守較弱的缺口逃出,就已經碰上將近百隻的惡魔,犧牲了五個隊友才出來,你認為我們還回得去嗎?況且等回去時隊長也已經死了又賠上我們及任務物資…這不是羅隊長想要的。」非戰鬥系的楊滿堂意外地在災難中存活,語氣萎靡垂頭「你想要讓他的犧牲白白浪費?」

「別再說了,快點發動車!外面的惡魔也被我們聲音給吸引來了!」察覺到密密麻麻的綠皮惡魔大量往醫院方向集中,重傷在腿的男子咬牙說「再不走我們就永遠走不了!」

雖然他們話說的也沒錯,與其犧牲所有人還不如用一個人性命換上更多人的平安,帶回任務所需道具增加羅家在基地內的影響力,但情感上沃威爾很不服。

而他也馬上順著心的想法,轉身一動,撈起恰恰好吃完戰利品回報的毛絨絨小蛇,快步返回惡魔湧出的醫院入口。

「你瘋了!!」車子不等人已然開動,車廂內的武勤大聲呼換,眼睜睜看著一個高階SP者離開而無能為力,懊惱地搥大腿「又一個笨蛋…一下子損失這麼多人…」

「住嘴!你還想要引來更多惡魔嗎?」當卡車又撞飛數隻惡魔後,唯一的女性SP者狠狠敲了武勤的頭「現在這種狀況,我們連回到基地都有困難,有時間擔心別人不如擔心自己!」
「…唉…」

--------------傳說中的分隔線--------------

真是無法理解,屬下的命和任務難道會比自己性命更重要?

雙手流暢使喚著紅槍宰割惡魔性命,腦中不受控制思考的問題,將自己擺在任務和其他人之後的舉動令我難以理解。

他還活著,但生命力卻在逐漸消退,恐怕是利用風系SP製造一個類似防護罩的存在阻擋攻擊,經過長時間消耗難再維持,羅玉成的生命正在走向盡頭。

一個個滅殺太慢了…

於是放棄宰殺念頭,我轉無以速度為第一優先,無視各隻嗤牙威嚇的綠皮怪物,爭取以最短時間和路程到達羅家少爺的所在。少掉滅殺除怪動作後且無所顧忌身旁隊友,腳下的速度立刻加快好幾倍,不到一分鐘抵達風系SP者的所在地。

房間門戶大開,密密麻麻的惡魔佔滿了整個空間,被人類香甜滋味吸引而來的綠皮怪或伸出利爪或蹦蹦跳跳往前擠,擠無可擠,畫面宛如沙丁魚罐頭似,擁有密集恐懼症者看到一定當場暈眩。

凝神一看,在房間的最角落有一顆淡淡青綠色的光罩包著的球,隱約看得出裡面是一個男子模樣,光罩隔絕了惡魔的攻擊接觸,然而隨著每一次的抓擊光源亮度便少一份,越來越薄。

找到了。

找到人就好辦,現在唯一要做的是…

「消失吧。」沃威爾的唇微啟,輕輕吐出不帶感情的三字,頓時雷電交擊如雨落,房間的每一角落乃至整個樓層都被閃電密布包圍,啪擦啪嚓的火花爆擊聲如爆米花接連出響,竟是炸出一絲絲烤肉味道。高伏特雷擊持續作用,惡魔們以肉眼可即速度由綠轉紅再轉黑,化成一灘碎末落在地上,唯一保留的是腦門中力量結晶體。

蓬蓬蓬!戰利品爆出的聲響總是那麼悅耳,站在墨黑粉塵上環視走廊和房間,看著一小堆一小堆不明物品和晶核半陷落在黑沙之中有種莫名美感。

快樂果然是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

主角總是要最後出現的說法一點也不錯,恰恰在沃威爾滅除周身所有危機後,羅玉成的風元素防護罩於此時消散,化為一粒粒虛無分子化入大氣之中。

慢步上前兩指置於鼻下探了下羅家少爺的氣息,呼吸還有卻不平穩,額上滲出淡淡汗水,臉部不自然潮紅,顯然稍才的防護罩是透支體力及生命使出的,即使犧牲自己性命保全屬下不代表羅玉成就不想活了,內心總有那麼幾分隱隱希望有機會突破重圍活下去的意念。

挪動半昏迷者身姿到一個較舒適的姿勢,少年嘆了口氣,照顧人一向不是他所擅長的。

「羅少爺?」手背輕碰額頭,傳來的高溫使沃威爾下意識收手,蹙了蹙英氣的劍眉凝視對方。
「……」
「隊長?」
「……」
「羅玉成?」
「唔…」低沉的呻吟,直到最後一個稱呼才緩緩動了一下身子,半開的桃花眼胡亂看了下對方,暗色的瞳毫無焦距「大家…都逃出了?」
「對,在你的犧牲下都逃了。」想了想補充道「任務物品都拿到了。」

「哦…那就好…」或許是覺得自己安全了,在沃威爾還來不及探究下那雙眸子的主人又緩緩闔起,陷入更深沉的昏睡。
「……」

所以現在是要當保姆照顧人直到他甦醒嗎??
半蹲在羅玉成旁的沃威爾欲哭無淚的想著。

-------------傳說中的分隔線-------------

曾想過直接找輛車把昏迷的羅少爺塞進前座直接帶回基地裡交給羅家就算了,然而,沃威爾想起凡如羅家之類的大家族世家背後都是深深的一潭水,在神智不清醒狀態回去除了被暗算陷害外,沒有任何好處。

還不如在外面等待清醒並療養好傷勢,屆時風風光光回基地才好避免有心人士的操作。

「唉…家族內鬥關我屁事…」長長嘆了口氣,既然救了人,只能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盡力完成吧。

趁著下一波惡魔還未感到,沃威爾立馬放了大範圍的多重結界,先阻止樓上惡魔等閒雜人士入侵,房間四周亦設立強力結界以防萬一。

就地取材,將人抱到病房的床鋪上,少年選了一些櫃子內的乾淨棉被和枕頭替換,又找了個盆子放了點水系法術聚集的清水,拿著沾了水的濕布緩緩擦掉昏迷者臉上和身上的汗水。縱使已使用法術去除大部份污漬,強迫症作用下仍認為以實體的水源可達到最高效率的淨化。

嘛,雖然也只是稍微擦拭臉上、脖子、背部的汗水罷了,大部份的還是依靠萬用的魔法來解決。

大致安頓好發熱高燒又筋疲力竭的男子,蓋上被子,頭上敷著剛泡完涼水的毛巾,沃威爾靠著牆坐在小凳子上閉目養神。

SP者的身體素質畢竟是較尋常人好,兩個小時後床鋪上微弱的低吟聲,淺眠狀態的少年很快醒來,靠近床邊看了看。

「還沒醒?」歪頭喃喃說,頓了頓「還是…在裝睡?」

果不其然,下一秒就對上一對暗色的眸子,即使在高熱頭暈之中,那一對桃花眼仍然是魅力四射,病奄奄反而增添了一股柔媚。

「你在這裡…其他人回去了嗎?」聲音很沙啞,羅玉成試圖想起身卻在察覺抽不出半點力後放棄,軟綿綿躺在床上強撐著眼直視對方「所以你殺死了所有的惡魔…至少是大部份的惡魔和變異獸了嗎…?」

不愧是羅家少爺,僅僅從剛醒來所見畫面得知大致的來龍去脈,面色雖然疲累卻毫不擔心,彷彿早知道會如此。

「還沒看到攻擊你們的變異獸。」我淡淡的回覆,手上卻坐著與外表不同的細緻活,輕輕將對方的身體支起來靠在枕頭上,送上七分滿的溫開水和薄薄一片的退燒藥「吃下,你發燒了。」

默默看了一眼,羅玉成一口吃下藥片,緩緩配著水喝下退燒藥,世家出身弟子連吃藥都帶著優雅,渾然天成的氣質難以模仿「藥是你找到的?」

「嗯,他們藥沒拿完,儲藏室還有。」收回喝完的空杯子,再度回復病人的姿勢,調整成好睡的躺姿「睡吧,等晚上再弄給你吃。」

「你不擔心惡魔會進來?」沒有閉眼,羅玉成張著深遂的眸望向對方,此時此刻說話語氣態度不像是SP體力用盡的病人,他精神不錯的好像還可以再上戰場連續拼殺個一天一夜。

「有防護罩。」懶得解釋太清楚,我直接講了一般人能接受的名詞。

羅玉成點點頭,隨即開口「我猜不出你救我的目的,以你的實力早就超過羅家,而權力你也不看重,金錢食物毫不缺乏,你為什麼這麼做?」
「……」表情一愣,竟是不知怎麼回答。

雙手抱胸低頭思考,沃威爾在眉頭越皺越緊的實體川字都快爆出來,他想來想去講了一個很無趣的回答「因為我開心。」
「好吧,這理由可接受。」
「……」

不假思索就接受不像答案的答案,沒看到羅玉成困惑或為難的表情,反而使沃威爾悶了。

最後,他丟下一句「快睡,我去收集其他東西,晚上吃飯再叫你。」一溜煙跑出病房不見人影。

「真是個奇怪的人…」羅玉成盯著半掩的門,失笑暗想。

沒問到有用的資訊,但從對方反應和動作表情,羅少爺卻看出沃威爾說的話都是真的。
曾經學過FBI判斷對方是否說謊得綜合小技巧派上用場了。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