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6-01-10(Sun)

【末世●上課就是交朋友見世面】

【末世●上課就是交朋友見世面】

今日講的是金系法術的運用和心得,金丹期真人對法術的理解運用即使只是一點感想分享也能使煉氣築基期弟子得到感觸,進而增加未來修煉成功度,所以即使老生常談還是很多弟子願意來聽。

不過前提是在靈根內有金屬性者,除了剛入新生會傻傻的不分靈根來聽課,其他都是本身具有金屬性的弟子,少數是想認識新人而醉翁之意不在酒,增加人脈廣度罷了。

前半金系法術的運用沃威爾還有認真聽,到後面扯到心境感悟或天道法則修真類事物時,他就神遊四海,腦袋東晃西晃研究起其他弟子們。

嗯,現在外表是十歲小孩,就算發呆恍神也是允許範圍之內。
於是沃威爾心安理得得睜大海藍色雙眼觀察大家。

好像除了我們之外大家都還是穿得中規中矩,最多顏色和小配件上變化嘛…沃威爾和光忠身上衣物依舊是原先穿得樣式,只是材料夜姬請仙服坊的弟子重新照版型製作,加了各種她認為有用的防塵防臭防水防輕度法術的防護咒在上方,她非常鼓勵有個性的孩子自由發展,穿得開心就好。

夜姬你真是好媽媽呀,真的。

年紀分布顯然差距很大,從像沃威爾10歲的小朋友到外表40多歲中年漢子都有,如果算上真實年紀恐怕這裡有很多人都是坐公車必須坐到紅色博愛座的老婆婆老公公。

每個人都黑髮黑眼真無趣,就他們兩位外來者的眼睛顏色不同,莫非規定修真者一定要全部黑色嗎?

沃威爾看別人時,別人也在看他,沒有那麼明顯就是了,一個二十歲的人還大動作盯著人看不用當事人發飆,旁邊的人會先看不過去開罵。

看到夜姬手下兩位極品變異雙靈根一個是煉氣期1層一個是煉氣期4層,眾人並未多想,年紀小剛進來修為低很自然,重點是未來修行速度有多快,實力多紮實。

畢竟,夜姬自己強歸強,她手下弟子卻沒有強人,修為最高弟子曲雅歌已經68歲了還在築基期11層,此修為停留10年都沒變動了。中品三靈根的他若沒奇遇很難再有寸進,塞再多靈藥妙丹也無法彌補天資上的差距。

燕思名出身也不過打雜弟子,52歲才築基期2層,若不是他以爆爐白癡及種養顏花出名,他的修為根本放不上台面。張凌上品雙靈根大概是最靠譜的,24歲築基期4層,首先得要他放棄萬劍歸元的招式,好好一個帥哥每天背著沉重劍匣走來走去還綁了一大堆小劍小刀在腿上…看起來很搞笑!

簡直丟光核心弟子的臉!

只要不戰死,25歲前築基是最低標準,夜姬旗下弟子幾乎都超過這個標準,每每都拿此當談資和人聊天說笑。

他們忘了,其中有兩位是多靈根的弟子,出身地位不高能突破築基期已經難能可貴,四靈根的築基期率不到10%,哪能和大把的單靈根雙靈根比呢?

--------------傳說中的分隔線----------------

修真界講課方式非常傳統,明明是講述自己的學習心得感想卻平鋪直述,一點起伏也沒有,像在半夜開高速公路一般,一路暢行到想睡覺,而沃威爾也真的差點睡著了。

他喜歡實戰課勝過理論課,一上理論課就會這樣—半睡不醒。

「醒來囉!你不是想到核心內門弟子吃飯的地方看看嗎?再不起來沒位子啦~」燭台切光忠感到好笑的一把抱起小男孩,扛米袋似放在肩上。
「放我下來!」秒醒,一個跳步在對方沒刻意阻止下成功跳脫,像隻發狂小獸似惡狠狠瞪著刀靈。
「別這樣看我,我只是把你抱起來啊~」擺擺手,無辜道。
「……」

一陣清脆的輕笑銀鈴聲傳來,沃威爾轉頭看過去,一男一女正對他們微笑,幾乎透明的絲質羽衣輕飄飄纏在他們身上,唯一差別是男孩的是藍色而少女的是桃紅色。

「兩位長相超群異色眼瞳的特徵還真是好辨認,想來你們就是夜姬的徒弟沃威爾和燭台切光忠?」少女看似20歲初頭,火紅鳳凰髮釵別在頭上格外明顯。

全身桃紅再加上各種紅色系配飾,是有多喜歡紅色啊…
沃威爾默默退了兩步,面無表情抬頭看了看,是個怪人,以上。

「這位師姐請問是…?」刀靈融入社會極為容易,入境隨俗拱拱手笑問,偷偷在心裡計算要染出這一身紅衣需要多少靈草染劑?紅到快發紫了。

「我們是蔣小蘋的徒弟,你們師尊都忘記介紹我們啦?真是太傷心了~~我是苗風靚,這女孩是李蝶戀,11歲,你們兩人年紀相近,以後要好好相處唷。」一身紅衣被沃威爾默默給了大紅綽號的少女笑著介紹,把拉著衣角躲在身後的女孩推了推,粉裙小女孩死命搖頭不肯從像大樹一樣的師姐身後走出。

是挺高的,1米75標準模特身材,無怪乎一走過來連帶黏著幾十雙綠溜溜的眼睛看。

苗風靚,極品三靈根,火金木,火屬性為主,築基期3層。
李蝶戀,上品雙靈根,水木,煉氣期3層。

嗯?觀氣術不是只能看到修為嗎?怎麼連靈根屬性都能辨別?難不成奇怪的天賦自動強化?
感覺自己身上的身歷其境系統資料讀取技能越來越完善了。

蔣小蘋和夜姬是閨蜜好友,修為相近,不過夜姬變異雙靈根加上她好戰提升快一下子衝到金丹中期,而她仍是金丹初期。兩人最大興趣是共同研究美少年美男,差別在於夜姬會付出行動實際把看得上眼的都收到洞府內收藏欣賞,出身普通修真家族的蔣小蘋僅能偶爾眼睛吃吃冰淇淋,選擇弟子時以靈根品質優先,礙於金丹期初期修為和背景不夠硬,輪到她時也只有上品雙靈根或極品三靈根的孩子可選了。

師姐,你讓只能選中品靈根者做徒弟的真人們怎麼辦?

--------------傳說中的分隔線----------------

和他們一樣互帶師弟師妹與其他人認識的核心內門弟子很多,互串門子聯絡感情,講座會無形中也是高階弟子的聯誼會場,這讓還在台上替認真向上好學生講解疑惑的師叔們該如何是好?

話嘮光忠愉悅地和苗風靚聊天,相約一起到內門弟子專用的食堂用餐,兩個小朋友乖乖當拖油瓶後方跟著,兩邊頭髮綁得像牛角的李蝶戀個子極小,比沃威爾大1歲卻只有1米2,產生她該不會是侏儒或半身人轉生的猜測。

酥炸水刃蛙、糖醋靈魚、麻辣縮地熊肉、涼扮醉玉雞、玄氣燙璃菜和翠玉豆腐湯、一壺上品紫軒靈茶和切成可愛兔子模樣的朱蝶果,燭台切光忠毫不客氣的點了好幾道菜和茶點飲料,一大一小的淑女們頓時一愣,竟是等到菜點完服務的弟子走了都沒開口。

「怎麼?盡量吃吧!我不清楚你們的口味,就大概點了些,不夠再點!」光忠親切替大家分好碗筷和小碟子,十分順手倒滿白玉小杯,靈茶的香氣芬芳,聞後腦袋裡【叮噹】一聲,醒悟不少。

哦,並不是,原來是旁邊菜好了的鈴鐺提醒聲啊…

「這…這太貴了!你們每次都這樣點嗎?」苗風靚忍不住提高分貝的問,被其他弟子們怒瞪一眼才重重吸了幾口氣,冷靜的說「雖然這裡是專供內門以上弟子用餐,但費用很高啊…你們靈石夠嗎?不夠我這裡有。」

「夠啦,師父說我們今天第一次到專門食堂,特別多給了點預算。」金眸少年微笑著,他的多了點預算就是數百靈石。
「呃…可是…」苗風靚的【多一點】仍停留在最多10個靈石的範圍之內,據她所知師父蔣小蘋一個月1塊中品靈石也就100枚下品靈石,能取10分之1已是極多了。

孩紙,領薪水要不得,要多開兼業和第二三四五六事業啊!
身為金丹真人兼執法堂分堂主兼夜家集團股東兼徒弟的養花煉器事業投資者的夜姬每月靈石預算又怎會被區區的100下品靈石拘束呢?

你太單純了,孩紙,單純的孩子很難存活的。

這便是為何蔣小蘋仍在金丹初期苦苦掙扎鞏固修為,而夜姬已經遙遙領先衝到金丹中期正往金丹後期突破中。
人家靈丹武器裝備符咒等樣樣俱備,金彈後援夠雄厚!

禁不住苗風靚不允許浪費的叨念,善解人意的光忠減去數道價值高昂靈氣充沛的食物,改為普通的料理,他無法理解為何自己花錢請大家吃飯反而被請客者緊張錢不夠到差點吐血斷氣。

為了不要吃頓飯就出人命,燭台切光忠乖巧順從了,只花了30枚下品靈石,饒是如此苗風靚聽到總價後憋了口氣差點沒提上來。

「你們…這些敗家的孩子!」紅衣少女傷痛欲絕咬著絲巾說,好像吃頓飯是多麼天理難容敗壞人倫的壞事。
「……」

--------------傳說中的分隔線----------------

「你們以為成為夜姬真人的徒弟就很了不起嗎!!」吃飯吃得正開心,總是會有白目出現,像是所謂家族遠親中三舅子女兒老公的堂嫂的爺爺之類的遠親,為了刷存在感而當炮灰勇敢站出來,畢竟炮灰需求量大,從遠親中找出幾個挺有必要。
「長得也沒很帥,少在那臭美了!」

「那個…」兩個大餅臉芝麻男抖了抖,抖掉一身麵皮小聲說「夜姬師叔的徒弟在那一桌…我們不是啦…」
「哦,搞錯了真不好意思。」放手,碰得一聲掉到地上,酷炫紫衣外加同色系紫冠及閃到眼瞎的金邊男大步流星走過來,繼續喊同樣的話「你們以為成為夜姬真人的徒弟就很了不起嗎!」

「嗯,是很了不起。」抬起頭,燭台切光忠似笑非笑的說。
「哼!還不就是靠臉進去!夜姬真人選徒弟都是選臉!!」酷炫紫男繼續保持句句驚嘆號的超級激動語氣,和他講話特別耗力氣。

路人圍觀,瞄著眼睛張開耳朵偷偷的聽。。

「當然,這是個靠臉吃飯的時代,還不是人人能做到的呢。」獨眼龍少年燦笑,信手一指「像你就沒辦法,孩子,你這號已經爛了,打掉重練如何?」
「什麼打掉重練?」酷炫男不解。

「你去死重新投胎一次,懂嗎?」沃威爾瞧不起的說,現在炮灰智商越來越低,他甚至不知道他是誰及來做什麼,總不會真的路過刷存在感吧?

「你…你!」當所有人以為酷炫土豪紫男要爆發派小弟好好教訓一大一小帥的過人的核心弟子時,酷炫紫男突然嘴一憋,哇哇大哭的跑了,一路不忘大喊「你們太欺負人了!我要和我爹爹說夜姬表姐的徒弟都好兇好過份!嗚嗚嗚嗚!」

灑了一地的悲憤淚水,酷炫紫男重重刷了一次存在感跑出食堂,咆哮哭聲直到跑出五百公尺才終於沒了,肺活量實在夠大。

「……所以他是誰?搞笑的嗎?」沃威爾板著臉問,小男孩做什麼表情都可愛,前提是本身素質夠好。
「不知道…不過旁邊正在科普可以聽聽。」苗風靚搖搖頭一問三不知,看那小不點身材八成是這一批進來的新弟子,她的資料更新進度不太夠。

搞了半天,酷炫刷存在感的紫衣少年是夜家分家的遠房族人夜陌東,因為大型家族內部的一些雜七雜八的宅鬥之事對出身嫡系的夜姬一家人很不滿,看不慣一家父子修為高地位也高,宗門內過著呼風喚雨的生活,硬是想找點碴,完全忽略對方花費心思努力的事實。

上品三靈根,仗著自己爸爸也是唯天宗的金丹期真人而幸運地走後門成為核心弟子後,便以找夜姬碴為志向目標。不過夜姬本身是金丹期真人兼分堂堂主,大忙人分身乏術,只好轉而求其次往新收弟子身上找存在感。

「他和師父年紀差很多吧…」燭台切光忠確定自己數學沒算錯,師父估計上百歲,兩人即便輩份相同也沒有相處過的歲月…「兩人之間應該沒啥過結?」

「誰知道呢?叛逆期的熊孩子能理解的是鬼。」苗風靚微笑道,拿著手巾替小師妹擦臉卻不小心拿成抹布,反而擦得一臉油膩膩更糟糕。
「嗚…」想哭不敢哭的小花臉師妹。

--------------傳說中的分隔線----------------

同門弟子找碴發生在像沃威爾等本身條件好的核心弟子上面算不了什麼,無論是仗著自己或身後師父的勢力都能毫不在乎隨便的應付了事,哪管對方之後的反應是會生氣找老子抱怨找麻煩還是親自上陣。

靠山夠硬什麼都不用怕。

同樣事在一般剛進來的打雜或外門弟子便沒那樣輕鬆,就譬如正困在礦山執行宗門挖礦任務的東方月痕來說吧,每天被老鳥逼到最難挖最耗體力的礦點挖礦不說,三餐飯點偷偷減少或私佔宗門發下來的福利都是常有的事。

時間過得飛快,已是三個月,縱使未曾修煉過的修士們經過一季時間也都在修煉唯天宗心訣時成功引氣入體進入煉氣期1層,成為真正名義上的修真者。

但那是建立在有環境條件下,如果天天待在靈礦區挖礦,哪怕是再靈氣豐富的地方也完成不了引氣入體的基本階段。若非東方月痕在進來時不小心被沃威爾踩到並給予靈泉誤打誤撞喝下後稍稍改變體質進入煉氣期,他自己打死都不相信每天累得像條狗還有心思修煉。

如果挖靈石礦就算了,好歹安慰自己邊挖邊吸靈氣加減賺一點,現在挖的卻是煉器堂需要的鐵,只是鐵罷了,連增加靈性的低階魂石都不是,怎麼不讓東方月痕氣餒憤怒?

誠母之非悅!當修士挖礦還不如在凡間要飯來得自在,至少要飯不需要一天16個小時耗在上面!

東方月痕覺得自己不死也要瘋了,每天待在暗不見天日的地方重覆機械性行為,挖礦挖礦挖礦,再不就是分類鐵和一般礦物的差異,載出去集中,沒了。

正常青少年生長環境裡絕對不包括挖礦好嗎?他深深懷疑自己當初報名的是坑死人的礦工而不是來修真窺天道的修真者!

「這種日子何時才能結束…」搖搖晃晃的走到礦洞深處的一個小通道,這裡礦又硬又難挖還帶股臭味,一般人都不會委屈自己過來,因此成為東方月痕躲避老鳥壓榨的秘密基地。

剛才不過氣不夠又累又渴時還要被搶走食物而稍稍抱怨了下,他哪知道煉氣期3層的老鳥會聽到,而且還會惱羞成怒的痛揍他一頓。

你以為揍我就不敢抱怨不敢瞪你嗎?我偏偏就要!

於是今日吃得竹筍炒肉絲套餐的份量加倍又香又辣,辣到他都捨不得睡了,因為一躺下去傷口著火般的刺痛就會蔓延到骨子裡,只能半屈著身子靠在礦上閉目養神。

我到底是為何而來?難不成天生抖M為了受虐嗎?

體力不支,昏了過去,不知睡了多久,東方月痕只覺得有股濕濕的的涼意從手背上傳來,好像小時候和狗玩鬧時被舔的感覺。

當他張眼一看,還真的是被動物舔,噢不,牠已經餓到發昏開始咬了,深怕右手會成為不知名生物嘴上肉的少年不留情重重一摔,小毛球當真如顆球滾走,咚咚咚咚地漸行漸遠。

「什麼鬼東西…」西字剛脫口而出,噠噠噠噠四腳著地跑步聲突現,小毛球如子彈咚地彈出,撞到他的懷中,頓時要好沒好的傷口都歪了一邊,疼得少年差點把舌頭咬斷。

原來,撞上來的是一隻三尾妖狐,抬頭看了東方月痕一眼便哭哭啼啼的說了一長串的話,又是眼淚又是鼻涕,若非看上能說話的靈寵很顯擺他才不願意浪費時間聽,何況這小傢伙講話不清不楚,聽了大半天才整理出重點。

總之,三尾妖狐叫柳綠雲,奉命尋找前世妖帝轉世手下以便復甦妖獸一族,而東方月痕身上有1/4上古妖獸犭多即血脈。稀哩嘩拉講了一大堆好處,少年什麼都沒聽見只聽到一個重點。

「所以我是因為有妖獸血脈才修煉的很慢?」目前最顧忌的便是這事,縱使每天累得像狗一樣沒時間修煉,然而偶爾的放風修煉時卻發現靈力不為己用,完全不照著唯天心訣的運轉方式運行,靈氣轉了一圈又轉出去,若非當初沃威爾給的靈泉洗刷身子過,他連引氣煉體都過不了。

「嗯,奴家會教你適合混血妖獸的修煉方式,10年可以築基,40年能成金丹!其他的…奴家暫時還沒拿到秘訣,嘿嘿…」小狐狸羞澀拿尾巴擋住毛絨絨的狐臉,可惜對方硬是看不出滿臉狐貍毛的動物能有什麼害羞表情。

原來是隻母狐貍…聽到奴家兩字心中肯定的想。

「這就是你說很快的修煉?我還以為一年就能成高手…」

「你太貪心了!一般人類即使單靈根築基也需要三五年,何況你是五靈根!」被輕視的柳綠雲氣得跳起來,張著尖尖小齒嗷嗷叫著「而且人類方式還不給保證的耶!奴家提供的可是百分百能成金丹呀!!」

東方月痕不信邪要求先看到點成果作訂金才願意接受妖獸修煉法並在未來幫助妖帝,可憐的三尾小狐只好忍痛咬咬牙,從自身擁有的迷你空間內拿出一顆外皮長毛的靈果,嗯,修真界奇異果,配合一些鬼畫符和妖獸語言,繞著少年跳了奇怪的舞,成功助他提升到煉氣期4層。

「呼,這秘方也只能在初期使用一次,以後就不管用啦~~」小狐狸一想到珍藏多時的毛靈果被吃了就心疼得想哭,為了妖帝復興大業她犧牲太多了「好了,只要照著這個修煉就可以…咦?」

小狐狸作出高難度的莫內驚悚的表情,尾巴都炸成一朵花,東方月痕直覺事情不會如他所想的那樣美好。

「怎麼了?該不會修煉法訣沒了?」眉頭一皺,事情不是那麼簡單。
「那個…都在啦,只是…」柳綠雲扭了扭,後腿站立的狐貍扭扭捏捏的說「只是需要幾滴比你高階妖獸的血才能激活修煉法…呃,還要再加3品靈草狂天蕊才可以…」
「……呵呵…」

他一個小小煉氣期要去哪找妖獸?靈獸園嗎?他才煉氣期4層,那裡工作的弟子根本不會幫他拿,何況他也沒靈石交換。
自己去抓?就算只比他高一階也一樣,妖獸可比同等修士強多了,他哪來這麼多命去換。
還有狂天蕊,雖然沒聽過,但3品靈草聽也知道不是他這層次的人能隨便取得的。

說來說去,還是不切實際啊…

「你可以找你朋友要呀?」小小妖狐不懂人情世故,雖然活了許久歲月還是傻得天真。
「朋友?呵,我一個五靈根的打雜弟子能有啥朋友?你沒看到我渾身是傷嗎?」自嘲的說,俗世時是叫花子,進修真界仍然在最底層打滾,沒實力沒靠山也沒錢怎交朋友?不要被陷害殺死就好了。

打住話題,東方月痕決定先離開這鬼地方,在礦洞的打雜弟子只要修為突破到煉氣期4層即可申請調換,雖然一樣辛苦至少環境好多了。

至於妖狐柳綠雲?隨手一抓塞進袍子內側,幸好寬袖宗門制服內部空間夠大,再塞兩隻小狐狸都沒問題,東方月痕上次可看到師兄塞了七八個包子在懷裡偷渡,可見其內部空間延伸潛力無窮。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