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6-01-15(Fri)

【末世●終於能出外小歷煉啦】

【末世●終於能出外小歷煉啦】

礦洞來來去去的人多,監事弟子又是個臉盲症記不住人的長相,成百上千的打雜弟子挖礦誰會注意一個弟子突然從煉氣期1層突破到4層呢?

監事接到東方月痕申請調出礦洞到煉器堂分堂煉劍分堂時,表面上稱讚修為有成等場面話,如果稱讚時能不要閉著眼睛還吹個鼻涕泡泡想必演技會更出色令人信服,總之形式化跑完流程,他從此調出戶口到天劍南峰的煉劍分堂去。

「唔,你是升上來的打雜弟子啊…」拿著玉牌看了看似乎能看出花似,留了一把鬍子停留在煉氣期11層的老頭混濁眼睛看了看東方月痕,隨即在一本冊子上寫上他名字,並改了玉牌內資料「好了,那你從明天起就來幫忙煉生鐵吧,近來需求來量很大,你就先把這初階御火術學起來,以後就用裡面教的來提煉生鐵。」

丟了一份玉簡,玉質灰灰白白很難看,大量複製的初階法術常常都使用這般劣質的玉製作,容量僅夠一種小法術儲存,作為初階法術紀錄再適當不過。

老頭子表示他今天時辰不對不想要再準備一份煉生鐵的工具,讓東方月痕暫時在櫃台頂替他販售初階法器的工作,大致交待靈劍販售注意事項和宗門積分兌換的比數,拿著一壺小酒跑到屋外散心偷閒去了。

「哎呀這法術真爛呀!你怎麼在這樣糟的地方修行?」懷中柳綠雲確定已經沒有人偷偷爬出來,掃了玉牌一眼嫌棄的說「不過至少可以讓你學一些法術,將就一下吧~~~哎呀,有人來了!不要出賣奴家!」

一溜煙跑回懷中裝死,一動也不動,小狐貍暫時不敢當東方月痕的靈寵,現在對方實力太低,突然來個靈寵純粹是找死的節奏。

------------傳說中的分隔線----------------

此時,沃威爾籌畫自己已經回復實力到煉氣期4層實力,燭台切光忠也回到6層,終於能到師兄所言的小森林試煉一下,抓抓妖獸打打戰利品,賺點額外零花錢。

夜姬給的靈石雖然無上限但他花得不爽,一想到還有三個師兄預算都包含裡面,花光了他會有罪惡感,忽略他們實際上都有自己的斂財,不,是賺錢之道。那幾個錢哪夠呀?一個個靈根比一個人多,又喜歡做花錢耗靈石的興趣,算了吧。

嗯,燭台切光忠是刀靈不是師兄他根本不算在裡面。

次元戒內留有末世時收集的武器裝備,不過他的大媽師尊聽都不聽直接給他一個令牌,說拿令牌煉器堂會自動給兩人最好的靈劍,不准他們拒絕,否則要師尊面子擺在哪?為避免陽奉陰違, 特別申明事後她會去確認令牌是否使用,沒有使用嘛…呵呵!

我只是想要一把普通耐打可以砍殺的大劍就可以了,真的,沃威爾一點也不想要換,何況燭台切光忠慣用的是刀,還是他本體的刀,令牌用不上還嫌麻煩。

設分堂於天劍峰的的煉器堂專門提供弟子使用的下品中品法器,像沃威爾本來想換的靈劍價格便宜不到10個靈石就能換一把,不過性能普通頂多砍砍同級或低等級的妖獸,碰上高的絕對扛不住。便宜靈劍皆是弟子練手煉器出來的產品,能好用到哪?

「咦?那小朋友不就是和我們一起上山的東方月痕嗎?他被分到這來了?」燭台切光忠記人本事很擅長,過目不忘,不像沃威爾看了十次可能還沒記住,每次只記得一個人身上的飾品或服裝髮型,人家換個衣服就忘得一乾二淨。

「哦?不記得了,他不是剛才路過的弟子嗎?」
「剛才那一位路人臉上有兩顆痣…髮型也不同呀孩子!」扶額,對於少爺差勁的認成能力感到絕望,但這亦代表他需要自己,不禁精神為之一振。

嗯?那兩人是夜姬大名鼎鼎的弟子沃威爾和燭台切光忠吧?

東方月痕認出兩人同時,其他工作和前來購物的弟子同樣認出來,像少女般互相咬耳朵竊竊私語談論起他們的流言,像是靠美色才進去的之類。

噢對了,他們本來就是靠美色進去,也沒啥好八卦。

除了八卦,核心親傳弟子還有另一個功用便是抱大腿,在宗門內如果沒顯赫家世或超群實力,有門課是必修的,即是如何選擇正確的人抱起又粗又壯的金大腿確保未來日子無憂無慮。很多打雜外門弟子,甚至是內門弟子都會私下找一些認為可靠的高階弟子投靠,幫他們跑腿或當打手換取使用靠山名義,互相利用的關係。

看到平常甚少有機會往來的高階弟子來到分堂內怎能不讓打雜弟子們開心呢?繼八卦後的新話題轉為如何引起沃威爾及燭台切光忠興趣進而得到賞識成為他們的小弟/屬下/跑腿等任何適用名稱。

「東方月痕你現在負責販售裝備嗎?」光忠示出職業性的陽光笑容,此話一出立刻打斷眾弟子們的綺麗幻想,猛一看那貌不驚人的小矮子只不過是個低階看起來不強的打雜弟子罷了,不對,前幾天還沒看過他怎麼一下就攀上關係了?

頓時豎起耳朵認真聽三人對話,勢必要聽出些蛛絲馬跡才甘願。

「呃,今天暫時來賣,明天之後要到分堂煉生鐵。」太久沒見到人願意對自己微笑,東方月痕一時之間竟大意坦誠說出實情,他掃到握在手裡的玉牌,剛才老頭子提過高階弟子偶爾會拿代替靈石的令牌到分堂換物品,其中一項便是可自由選擇各品級法器的令牌「師兄們要換下品靈劍?」

「我只想換普通10枚下品靈石的隨便一把劍就好,夜姬硬要我換下品法器,你有辦法既幫我換普通靈劍又換掉令牌嗎?她會檢查很麻煩,少爺也不喜歡呢~~」少年眨了眨金黃色的眼睛,隨即說出他的主意「不如這樣,我們用兩個令牌換一把下品法器給你,另一個就換便宜靈劍3把做更換。」

就是要這見過數次面不太熟的打雜弟子幫他們作假,反正就是不想要下品法器靈劍就是了。
為什麼?沒為什麼,沃威爾只是單純不想要,下品法器外表銀白色太仙氣,和他形象不符,普通劍要好多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他們認識嗎?真好,可以認識到夜姬新收的兩個核心弟子!」找不到管道往上爬的八字眉弟子羨慕道,和他有類似想法的人很多,主要是下層的弟子們,一個個擠在旁邊偷聽他們的內容。

更多的是選擇不相信,一個瘦瘦小小髒兮兮的打雜弟子怎麼會認識遠在天邊的核心弟子呢?而且還是夜姬真人的核心弟子,那無疑等同親傳弟子地位,誰不知她最偏愛最寵弟子了。

「這個師弟不能遵從,畢竟那下品法器是換給沃威爾師兄和燭台切光忠師兄,被發現的話師弟就慘了。」東方月痕心眼還沒這樣粗,早就聽到旁邊像小老鼠似的嘀嘀咕咕碎語,如果現在他真的收下,大概下一秒就被其他人給搶走,不如不送。

懷璧其罪,他還想多活幾年呢。

光忠想了想也覺得自己失策,原地踏了幾步後續道「也是,那就算了,還是幫我們換下品法器吧。」

「嘖。」沃威爾嗤了一聲,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把靈劍收起來,太閃亮了一點也不好,然而他的行為卻讓旁人誤以為他因打雜弟子不遵從請求生氣,一個稍有經驗的中年打雜弟子急急忙忙跑過來,連聲道歉說不是「你幹嘛道歉?」

問了一句,也不管對方反應抓著燭台切光忠離開,中年打雜弟子心想完了被核心弟子記仇了,都是被這新轉來的弟子害的,不管三七二十一破口大罵。

「你看看你,得罪了核心弟子了!你幹嘛要提出自己意見?他們怎麼說就怎麼做!現在讓他們對煉器分堂產生不滿以後有得受了!」先罵就對,罵完後罪惡都轉移到別人身上,自己便無事,其他弟子事不關己的冷面嘲諷,沒有人願意站出來替他說句話。

不過他初來乍到,的確也沒人認識他就是了。

「師弟不認為做錯了。」東方月痕吐出幾個字卻不是承認錯誤,死不悔改的反應氣死中年師兄。

我哪裡做錯了?何況夜姬真人給他們令牌本來就希望他們拿下品法器,當她知道下品法器不在自家徒弟身上卻在一個打雜弟子那,難道不會生氣怪罪?

中年弟子還沒開始下一輪漫罵,長相帥氣的少年忽然從分堂門口跑進來,整理被風吹亂的頭髮,金眸少年略感歉意拿出一胖嘴玉瓶給了營養不良的男孩。

「那個,剛才是我們失禮了,這瓶補氣丹就當是賠禮吧!我們還有很多所以不用客氣,Bye~」隨口說出修真界聽不懂的外國語言,光忠揮揮手瀟灑離開,牽著門口板著一張小臉的藍眼男孩離開。

不用再多說,單憑光忠給東方月痕的一瓶補氣丹已可說明許多事,至少,讓許多在場弟子誤會他們兩人關係不錯,否則核心弟子都是眼高於鼻的主,誰願意給區區一個打雜弟子丹藥,說話還這般有禮呢?

態度180度大轉變,稍才的指責全數轉為稱讚話語,好幾個弟子跑過來問他們是怎麼認識的,核心弟子喜歡什麼,常常在哪出沒之類的細節,八成抱著也想抱人粗大腿的奢望。

至少,東方月痕在煉器分堂的日子會好很多,不會有人故意惡整他找麻煩特意把困難的工作給他,大家誤以為與夜姬真人弟子私交不錯的他背後靠山很大,三不五時都有人帶著小禮物來討好他。

「人類好奇怪,為什麼突然都跑來對你好呢?剛才還在罵你呢!」傍晚回到房間裡沒有其他人,小狐狸抓緊機會從懷中露出半顆頭疑惑問,搞不懂人類心裡的各種彎彎拐拐。

「噓,小聲點,被發現就慘了。」小手隨意往懷中一塞,拉起衣袍好好蓋住,確定狐狸不會被看出來,東方月痕開始學習執事給予的低階御火術,明天正式上工的工具不好好練好一定會被打死。

-------------傳說中的分隔線------------

「走了。」沃威爾瞧了眼送完東西回來的光忠,無法理解為何要管一個連長相都記不住人的下場,這次又不像之前是不小心踩到害他差點死去,想換普通靈劍不成還要反送禮,有沒有搞錯?

「乖,那些藥我們留著也沒用嘛~~」對待小朋友的最好辦法就是揉揉他的頭,雖然光忠知道眼前這是偽‧正太,但手感很好就忽略那些小事吧!

經過三個月終於有和低階妖獸一拼之力,沃威爾已經不能等待更多急著想出發挑戰,夜姬看兩人只是結伴到宗門內小森林探險立刻允許,稍微事前讓師兄燕思名替兩人普及一下低階弟子到森林裡的應對方式,就讓兩人出門了。

極品變異雙靈根的孩子沒那樣容易死啦!

烏疊冰帶兩位小主人到修煉之林邊默默走到旁邊家長同伴友人的歇息區,一整排的小木屋,掛著牌子寫著【等候區】,這裡有茶有酒有點心供大家等待期間享用,許多人自備棋盤在此下棋或看書消磨時間等待裡面的修真者結束出來。

瞧,裡面的人玩到下賭看誰家小主子最早出來或收穫最好,贏者可得到靈石或靈物作獎品。

當然這裡一切都是需要耗靈石的,也不知是哪一個內門弟子冰雪聰明將腦筋動到最多人前往的低階妖獸所在森林裡,闢出一個區域供人們休息等候,甚至還販售一些試煉必備的武器裝備符咒,節省大家往返時間小賺一筆,嗯,好像也不能算小賺,還挺黑心的這店家。

順帶一提,此處還提供救人服務,有需求者可以在此索取一張一枚靈石的小玉簡,遇到危險立即折斷,救難人員會在第一時間依尋位置找到人,生命安全上極有保障。

救人外出的費用另計,可沒有人說救人就只需要一個靈石可了事。

「森林裡的妖獸夠我們殺嗎?」撇了一眼滿森林入口人滿為患現象後沃威爾問了一句,宗門內修為在煉氣期4到8層之間的弟子何其多,即使扣掉需執行宗門任務的打雜外門弟子和閉關修行的人數,光是現在站在入口處準備進去的弟子少說也有數百人。

「這位想必是今年才進來的新弟子吧?試煉之林的妖獸當然夠呢,低階妖獸繁殖力何其快,兔型妖獸一兩個月就能生一胎,一胎6到8隻,鼠型妖獸一年8胎,每一胎10隻以上,生出來的崽不到半年又能生小鼠,試算一下那數量要有多少?」檢查身上裝備是否齊全的一位煉氣期弟子笑道。

「嗯,看得出來你很有經驗,你的外表證明一切。」沃威爾面癱回答,雙手抱胸冷冷看著一行至少10人的小團體,在他看來飽經蒼桑外表只有兩種解釋,除了真正接受長年挑戰後的歷史刻痕,另一種是實力不夠才會被敵人留下許多紀念品在身上。

「你…」實話實說的藍眼男孩行為激怒了這群煉氣期弟子,好心解釋卻得到一個反諷態度,外表蒼桑弟子還想說些什麼就被同伴伸手制止,指著前方兩人別在肩上4顆星的圖徽,唯天宗核心弟子的代表星星數量「哼!不跟小鬼頭計較!」

氣憤碎言碎語離開,雙爪成拳空中揮舞了幾下出氣,他們打雜弟子就是無法和高階弟子抗衡,連偶爾抽出空到試煉之林賺賺外快好心解釋都會被嘲諷,真是他媽的夠了。

很大聲的碎語想不聽到都難,沃威爾聽到眨了眨眼,沒有接續動作,就讓他們隨便說吧,路人角色罷了何須在意。

-------------傳說中的分隔線------------

在一片一模一樣的制服群中,各自穿著地球現代化打版設計的兩人顯得格外醒目,萬叢綠中一點紅,極易分辨。普遍低階弟子成群結伙前來試煉,像沃威爾和燭台切光忠僅僅兩人大膽成行的弟子幾乎沒有,普通人要法術沒法術要武器沒武器,人多就是力量以量取勝來車輪戰把妖獸攆去罷了。

森林裡什麼沒有就是低階妖獸多,宗門放讓低階殺傷力不大的妖獸自行繁殖也不殺害,剛好留下來讓未見世面的小傢伙們練手訓練,收穫得妖獸皮肉骨皆是材料,可吃可用可煉製,何樂而不為。

成年人使用的靈劍放在此時沃威爾身上顯得過大,好好一把劍被他背得像巨劍似,男孩也不在意,反正他本來就喜愛使用巨劍,這樣剛剛好。

周圍的弟子陸續結伴沒入林子裡,沃威爾看看步行的眾人,抬頭看看獨眼龍少年「所以我們也用走的進去?那要等多久才會碰到妖獸?」

試煉之林每天進進出出的弟子太多了,難以生長靈草,即使長出來也早被拔光挖盡,唯有更內部的森林有機會找到一些低階靈草。憑他們步行速度即使一整天也難以走到那,也不說靈草了,低階妖獸膽子小,成天聽到人聲進進出出哪還會留在外圍?老早能跑多遠就跑多遠,若非中內圍是其他妖獸的領域,恐怕一個也不見影。

「那騎馬去吧。」光忠提議著,講完想起這一個深山野外哪來的馬可騎。

「好主意,我去抓一隻。」不料沃威爾卻點頭贊成,小小一個人撒腿就跑往林子的左邊不見人影,直到半小時拖著濕答答的身子回來,腳騎一顆頭長四隻腳的白鹿,走過之處皆是水跡,像發了洪水似「我們騎這隻夫諸去,唯一缺點是經過的地方都會有水漬。」

「少爺真厲害呢~」光忠微笑道,腳一跨順利騎在身後,坐在前面沃威爾反而看起來像被少年抱在懷中「走吧!」

噠噠噠噠,兩人一鹿消失於森林中,蹄踏得泥水亂噴,留下一地傻眼的泥水浸過的弟子。

「……這樣也行?夫諸哪裡是隨便可以抓到並當場馴服的妖獸啊!!」

老天這樣做對嗎?他們一進來就進入核心弟子天賦高不說,竟然運氣也好到難以置信還要不要人活呀?

夫諸腳程不快,跑起來和尋常馬匹差不多,幸好速度仍然勝過徒步行走的人類,2個小時就衝到尋常弟子較少來到的地域。或者該說即使來了也走不出來,滿意的破爛衣服碎片和斷刀殘劍,誤闖到位階較高妖獸領域內的弟子們打不過就跑,跑不過只能成為妖獸胃中的一塊鮮肉,徒剩破布證明他們曾經存在過。

「真髒,宗門都不派人來清理環境嗎?垃圾到處都是。」皺眉頭看了眼灰溜溜混著深褐血漬的碎布,沃威爾覺得宗門應該定期派人來收屍打掃,否則後來弟子看到了多不愉快。

少爺,一般人第一想法是覺得這裡很危險會死人才對啦,你想歪了!
刀靈苦笑環視地上,摸了摸小男孩的頭心中暗想著。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