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6-02-25(Thu)

【末世●魔修進來啦】

【末世●魔修進來啦】

好好一個宗門大比為何能混入魔修?而且還是元嬰修為的魔修!

沃威爾沒時間往後看最新戰況,拔腿不顧一切往外跑,手上還要抓著一位機動性極低的刀靈,真的很難跑快啊…

稍才身子斷了一半的少年站立在場中央,墨一樣的氣體凝聚成缺失的上下半身,像捏得亂七八糟沒材料隨便拿黑泥填補另一半的兩個【人】忽然張著一張血盆大口,刺耳尖叫聲像實體的箭由口噴射而出亂槍打鳥,擂台上保護觀眾金光閃閃的防護罩竟然冒出一塊塊黑斑,肉眼可及速度一點一點被腐蝕融掉,金光暗淡,越來越薄。

可比金丹期的防護罩被融了,這代表什麼?

元嬰期的魔修?還是魂縛教裡的長老級魔修?為何他會挑選宗門大比之刻來?為何無人發現讓他滲入?

太多太多問題充滿了在場弟子心中,築基期的會場僅有幾位金丹真人在旁觀戰守候,看到元嬰期魔修出現每一個手上都抓著獨家武器,五個金丹團團環繞在魔修出現的擂台之外,欲在防護結界破掉之刻一口氣合力滅了他。

並非不想加強結界困住魔修,在場的金丹真人沒有一個擅長陣法或防護結界,最多價幾個隔音咒已經了不起了,不要太為難他們。

「哇啊──────!!」這裡防護罩還沒破掉,另一邊卻開闢出新的戰場,就像黑社會一定要穿黑衣,魂縛教的魔修個個都是黑衣黑袍才有制服的整齊感,一下出現近十個排排站,合唱似發出【桀桀桀!!!】的笑聲,手一揮就是三五個來不及逃走的可憐築基期或煉氣期弟子的性命。

掙扎都來不及就化成灰灰,其中幾個魔修拿著小旗似的法器揮弄,旗子一揮飄浮的淡白色魂魄便【咻!】的一聲被吸走,成為鬼幡的材料之一。

這下子原本想集中攻擊元嬰魔修的金丹真人們兩面為難,他們人數太少,無論是對付即將爆裂而出的元嬰魔修還是收魂的金丹期魔修都得不到勝利。

但是,勝不了還是得去打,這是他們的家,難不成乖乖站在原地任人欺壓自家弟子嗎?
不行,所以明知會死還是義無反顧的操著法器上前廝殺。

之後的,沃威爾便不曉得,此時此刻他只能盡快找個地方逃走或躲起來。

誰叫他實力還沒恢復!!

──────傳說中的分隔線──────

所有比賽暫停,唯天宗遍布響起低沉蕩谷的鐘聲,這是代表宗內有危險,所有弟子務必找地方躲起來,而每一位金丹期以上真人放下手邊事務照所屬職位全數助陣。

事實證明,不論哪一個時代哪一個地方都很需要做防災演習,現在明顯是從沒做過演練的那種,幾乎每一位弟子臉上除了驚恐還是驚恐,弱一點的連話都說不出,腳也走不動,像傻子一樣茫然無措站在原地不動。

還好一些冷靜清醒的弟子勇敢站出來幫忙,協助疏散人群到宗門替弟子準備的避難室,帶頭避難的弟子多為執法堂所屬旗下的弟子,無論地位高低大多處變不驚,照著SOP流程將師弟妹們導向正確的路上。

或許說他們一條筋也可以,旁邊不時有對戰高人灑落的亂石飛木,或者斷手飛來飛去,他們依舊視若無物的輕鬆做著既定程序走,一切不在流程表上的東西他都無視之,所謂眼不見為淨。

直線思考的人真好,腦子小到連恐懼都裝不下,腦細胞全都拿來執行堂主命令。

身為核心弟子等高階宗門精英,沃威爾他們理當會優先由其他弟子被金丹真人接走疏散,不是罕見高品質靈根就是那一位大能者的後代子孫,就算犧牲所有打雜弟子也要留下他們的珍貴程度。

不過沃威爾選擇的路線太冷門了,除了被抓著跑的燭台切光忠,他們就只有不停路過反方向逃難的弟子,沒了。

「魔修不知怎麼冒充進來的呢~~」火沒燒上身還有心情打聽八卦最新消息,高個少年跑一跑便回頭觀看他們越離越遠的比賽擂台,高空中十來位大能互相你轟我炸,漂亮聲光效果完全不需要高科技後製特效,超級身歷其境且體感滿分。
「不知道。」路上強忍著不適狂奔,妖獸少年內心非常不爽。

他體內分成兩種本能,一個是碰上強敵要逃跑保命的本能,另一個是越強越想戰的本能,兩個相互矛盾於腦海中拔河競賽,一下前者贏一下後者略勝一籌,他的頭都快炸掉了。

然而,現在實力未完全恢復且體型還在半大不小的尷尬時期,沃威爾選擇懦弱的本能,逃避沒有勝算的戰鬥帶著刀靈遠遠的逃開。換作平時,他是最愛越階殺怪挑戰敵人,碰到高階對手才能激發潛藏實力,置性命於身外的生死戰鬥每每於腳踩一線時快速刺激身體應變能力和法術運用的進化再進化,極度熱愛劍走偏鋒的快感。

同樣的越階挑戰也有分的好嗎?碰到一個高過不到2境界的對手是戰鬥慾望強烈勇於挑戰,但同時面對超過10位以上且境界高過5到6階的對手,那叫沒腦子沒判斷能力不自量力的白癡。

一路上都沒碰到他們的師尊或師兄,照理說身上宗門玉牌危機發生時會立刻產生感應,師尊可同步感受到徒弟危險而趕過來救援。

說明了兩種情況,一種是夜姬掛了沒辦法找他們,另一種是陷入戰鬥中分身乏術,以主場地是唯天宗且夜姬本身是火力狂暴的雷火雙靈根前提下,第一種機率微小可忽略不計。

「我們運氣真不好…」光忠看著身邊一個個閃現的藍光後苦笑,每一道藍光代表被師尊接走的高階弟子,現在還在會場上像無頭蒼蠅似亂跑的只有地位低下的打雜弟子和外門弟子,核心弟子老早被接走不說,哪怕是內門弟子也被負責的長老一個個拎小雞似抓走了。

碰!遠處戰鬥的法術失準飛來,稍才跑在旁邊的打雜弟子一個呼吸間被炸沒了,化成灰灰消失在大氣中。

「……」

「還可以吧。」淡定瞄了一眼前‧打雜師弟的灰灰,沃威爾面不改色說「真的運氣差我們怎麼跑都沒有,隨便吧!」

真淡定的話少爺你的步伐怎麼又加快了?

燭台切光忠似笑非笑在忙亂之中摸摸沃威爾的頭髮,一同加快步調,當下最重要的事還是先逃出來再說!

──────傳說中的分隔線──────

「那是什麼?好像在追我們!!」猛然發現後方被人追蹤的沃威爾吃了一驚,腳上速度又加快了一成,故意跳進草叢和叢林等極難辨視的地域裡奔跑。

然而,築基期的小朋友怎麼跑怎麼躲都逃不過修為更高者的追蹤,三兩下地被追上。

「你們為什麼非要東分西散的?讓我們找了老半天真是的…」追了一陣子才抓到兩人,踏劍而行的幾位白衫青年人士飛過兩人頭上不悅碎碎唸,手一伸就把兩人給像小雞般拎起來。
「……」

我要長高!!再一次為縮小身形感到非常不滿,沃威爾咬牙發誓他一定要多吃點營養物品加速成長速度!

飛到一半才知曉,原來那幾人是夜姬父親夜無時麾下徒弟,他們的任務正是找到逃亡中的核心弟子,務必在魔修四竄的混亂中保住重要弟子,像是一起拎回安全地區和其他高階弟子集中照顧之類的。

聽起來好像是唯天宗托兒所般的存在…雖然這裡的【兒童】年紀都很大了。

元嬰真人所在的山峰比起金丹真人要更高更大,埋藏的靈脈至少是三品靈脈,沃威爾他們一接近就感到渾身舒爽,修煉速度都增快數倍。

好吧,沃威爾他們感受不到靈氣,是他憑著穿越天賦看到山峰顯示資料多了個【3品靈脈】才知道的。

帶領他們入山的是夜無時最小排行第五的核心弟子余君遠,金丹期初階顛峰,他取出一個手掌大青綠色小玉盤,沾著靈力點了點玉盤,原本被厚厚一層白霧包圍的山峰伸出了一隻白霧組成的手一把抓住他們幾人給迎了進去。

「師尊的喜好比較特別,他覺得用手抓客人很有趣。」余君遠以為師妹的徒弟被嚇到了特意解釋一下,御劍速度極快,一下來到一座淡淡白霧飄著的竹林,便讓眾人下劍。

到了,沉霧峰,夜無時晉升元嬰時得到的山峰,如今與徒弟們的住所。

沃威爾他們被帶到夜無時的洞府暫時安置,元嬰老祖的山峰很大,處處白霧裊裊,林木青青,供弟子們居住的洞府極多,按照所屬師尊來分配臨時住所。

隨意看了下,兩人發現現場和他們年紀相仿的弟子數量並不少,人人身上都帶著或多或少的傷口或髒污,都是在先前魔修突入現場時造成,神色至今仍焦慮不安,一點風吹草動都能嚇壞他們。新來者的加入嚇得他們睜大眼連連看了好一會兒,確定非敵人才回復先前不動的模樣,神經質地持續警戒。。

夜無時似乎將所有核心弟子和親傳弟子旗下的重要弟子都帶過來了,連該在洞府內煉丹的燕思名和比賽中的張凌都心不在焉坐在院子的石桌石椅上。

聽余君遠說兩位師兄試著偷偷溜出去尋找師尊,不過才沒走幾步就被抓回來狠狠大罵了一頓,築基期初期的修為是能幫上金丹中期的夜姬多少?不扯後腿就已經夠好了,還想要幫助?

於是兩人精神委靡得很,看到沃威爾和燭台切光忠時雙眼稍稍亮了一下,可是一想到沉霧峰外的大家正和魔修廝殺個你死我活,自己卻只能閒閒無事做的當個米蟲,心情頓時又不好了。

「師尊她在哪?」跳過兩位師兄,沃威爾轉而問師祖的弟子。

「夜姬師姐和其他執法堂長老前往追捕魔修,之後自然會回來,我等弟子就在這裡乖乖等待便是盡責任。」余君遠說了一套官方說法,好像講很多其實什麼也沒講。

好吧,他們現在也只能等待消息不是嗎?

------------傳說中的分隔線---------------

直到此刻沃威爾本能警戒才真正放鬆下來,不再箭在弦上一觸即發的緊繃。

大概是場內元嬰期或金丹期魔修都被抓到,性命無礙才會回復平時狀態,輕拍自己的臉,他決定四處打聽目前情況。

沃威爾在洞府內外晃了幾圈,除了看到心思憂慮的弟子徒孫們,便是夜無時自己的核心弟子們風風火火來來去去,走廊外落葉都被捲得到處都是,害得打雜弟子越掃越多,永遠沒有乾淨的時候。

「不會是夜姬師尊她受重傷不醒或者是師祖也重傷了吧?」燭台切光忠隨口猜測。

「不好了不好了!雖然潛藏的魔修都抓住了,但夜姬真人卻身受重傷昏迷不醒!夜無時老祖也身受重傷,必連夜懺真人亦負傷了!這次唯天宗情況不太妙啊!」某個嘴很大的大嘴巴弟子四處宣揚他聽到的最新消息,一時之間整個沉霧峰的人都知道老祖和他的孩子們受傷不淺的消息。

「你看你這個烏鴉嘴…」瞪了獨眼少年一眼,總是好的不靈壞的靈。
「我怎麼知道…」烏鴉嘴表示很委屈。

唯天宗實際情況並不算好,整體而言損失了近20分之1的弟子,打雜弟子少了5萬多,外門弟子8千多,剩下的內門弟子逃難或會場反應不及遭殃的倒楣鬼也不少。

新入門的弟子還沒在宗門混熟臉倒先成為魔修下手的箭靶子,命不逢時。

據說,潛入的魔修元嬰期便有2位,金丹期20多位,築基期50多位,除此之外還有妖獸從御獸袋內釋放聽從命令到處傷人,許多擂台對打的弟子打的正入迷不曉得外界情況,就莫名奇妙被打鬥的法術波及而死。能進到第三輪比賽的弟子在實力上至少是前5%以內的,就這麼死的不明不白。

唯天宗身為最大的正派仙修門派,宗內元嬰金丹期的老祖真人自然不少,無奈事發突然,誰曉得前一秒還吃著炸米花茶飲看比賽到下一比就血染宗門處處人間地獄?

單靠最鄰近的執法隊和現場金丹真人維持秩序,措手不及外加需保護下方無數逃難弟子,唯天宗一方手腳施展不開,綁手綁腳,原本實力下降三成,怎能勝利?而魔修就沒這種苦惱,大肆破壞,什麼法術強就拿啥法術,什麼招式狠毒就使用什麼,橫豎殺的是唯天宗的弟子,破壞是唯天宗的場地,他們高興都來不及了!

於是事後魔修雖然都抓到了,我方金丹真人也損了3位,重傷6位,輕傷等更不勝數。看見地上一片片死去的年輕弟子,想到他們連生命光芒都來不及發亮就被當成犧牲品而死,在場的唯天宗弟子無一不心裡泛酸。

唯天宗整整為此哀悼一週,替所有不幸罹難的弟子傷心,也替傷者祈福。

魔修此次破壞頗有計畫,看到大宗門內資源豐富,種植滿滿的靈草靈物,保存各種各樣的法訣玉簡或丹藥法器的建築物,哪一個值錢稀少他們就衝到哪搞破壞。縱使重地皆有法陣保護無受傷害,守護的弟子修士卻傷亡不少。

據說是唯天宗內部弟子反叛私通外敵,輕信魔修攻擊唯天宗成功後會分予他們大量的修煉資源和上等法訣,一些資質不佳的弟子向豹子借了膽鋌而走險,事先串通好於宗門大比最熱鬧且最混亂的時刻發難。

當然,這計畫說實在還挺愚蠢的,的確是傷了5到6萬的弟子和一些精英實力,然而低階弟子再隔4年就能得到補充,高階弟子損傷不過百分之一二,相較於極可能派出普通門派近1/4魔修的全軍覆沒真的算不了什麼。

完全推測不了這些魔修愚蠢的腦子裡在想什麼。

但他們確實達到目地,唯天宗的宗門大比因此中斷取消,所有人力物力均使用於破壞現場的回復和死亡弟子的家屬安撫上,沒有人仍能保持平常心參加大比。

數日後,全宗門上上下下哪怕是身處最角落的打雜弟子都知曉自家宗門被魔修攻擊的事件,成為大家熱中討論的前三名話題。

「搜魂後得知魔修不止對唯天宗,對所有仙家門派都遣了不少人前往破壞呢!我們損失還算少,有些小門派差點就滅門了!」某位外門女弟子滔滔不絕談論著近期大事,或許是從她的娘家的舅母的哥哥的不知道什麼遠親那得來的消息。
「不過魔修自己也沒討到好處,也死傷不少呀!活該他們死了許多尖銳人才!哼!」

「其他人我不知道,可是隕落的那些金丹真人的旗下弟子現在過得可不好呀!」另一位聽聞八卦的鳳眼少女眨了眨狡猾壓低聲音,明明想講卻又故弄玄虛。

哼,愛講不講的。雖然不願,幾個修為較低的小女生還是討好地笑了笑,催促鳳眼少女說下去。

少女一連講了好幾個名字,直到夜姬真人時,她笑得更燦爛,隱約帶有一絲見不得人好的陰險「--特別是夜姬真人那一脈特別慘呢!她這次首當其衝身受重傷不醒呀!」

「呀?怎麼說?夜姬真人不是雷火雙屬的金丹中期真人嗎?」少女們驚叫一聲,那位真人可是唯天宗鼎鼎大名的金丹真人,在為數上千真人裡實力排行挺靠前不說,連名聲也因熱愛美少年而極響亮。

「呵呵呵,因為她為了救下方的弟子才受傷了呢,雖然身上法器有擋掉傷害不致送命,夜姬真人的金丹卻是受損極重,修為都掉到金丹初期不穩,還天天都要大量靈石拿高品級丹藥靈湯吊著命!」鳳眼少女幸災樂禍的敘述,事實上夜姬越慘她便越開心。

她親生哥哥因長相普通當初入門時沒被夜姬真人選上,只能獨自在外門弟子內沒師尊沒資源辛辛苦苦打拼,反而是同期的上品四靈根燕思名外表豔麗被選為打雜弟子,平日享受的資源樣樣比她哥哥好不說,閒時還有夜姬真人的指點教導及,反而比上品三靈根的哥哥更快到達築基期成為核心弟子。

而兄長呢?雖因築基了提升到內門弟子,仍然沒有師尊教導,還是必須靠自己不辭辛苦四處接危險任務賺積分靈石,一步一步緩緩向上爬。

憑什麼?就因燕思名的皮囊更美好嗎?

久而久之,長期聽兄長抱怨的妹妹也對燕思名極度厭惡,恨烏及屋,連同他身後的夜姬真人所有相關人物都一塊討厭去了。

「啊…但聽說夜姬真人不是有個金丹後期的哥哥還有元嬰長老的父親嗎?」眾人不解,夜姬不止自己厲害爭氣,擁有強大背景的她為何會很慘。

「就是因為有她的兄長和父親才能吊命到現在,否則單憑宗門月例根本吃不起那丹藥…聽說保持金丹不毀和續命的丹藥便是五品靈丹六轉歸元丹,而六轉歸元丹每5天便要服用一顆,單單此丹藥一個市價就要2000下品靈石呀!」鳳眼少女得意的說。

幾個少女互看一眼,你對夜姬真人他們還真是調查透徹,連她每幾天吃什麼丹藥續命要多少靈石都曉得…這恨也恨得刻骨銘心呀。

「什麼!!所以一個月便要12000下品靈石?」面面相覷,此天文數字她們便是不吃不喝一輩子也賺不到吧…

「還不止呢,這是市價呀!誰不知道現在5品以上的煉丹師極少,即便是唯天宗以煉丹出名也只有3位5品煉丹師和1位6品煉丹師,算算煉丹成功率和材料費,1顆六轉歸元丹恐怕至少要2500靈石到3000靈石啦~~」只看鳳眼少女的表情還以為她在講什麼愉悅的喜事,幾個聽八卦的少女默默決定以後還是離這心眼比針眼還小的人遠一點,說不定哪天被她當成談資都很難說。

然而,少女所言並無誤,大宗門內失去蔽護師尊的資源核心親傳弟子往往過得並不舒坦,特別像夜姬這一脈更是如此。

他們的師尊還活著,所以並無法改變拜師對象,僅能刻苦守著。屬於核心弟子的月例照樣會給,但相對過往還有師尊的貼補是杯水車薪,在此次魔修來襲事件,受牽連的大大小小弟子至少近千人,無不叫苦連天。

那麼,沃威爾和燭台切光忠呢?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