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6-04-15(Fri)

【末世●雪山副本開啟】

【末世●雪山副本開啟】

「少爺,其實你可以隨時開啟你的天賦查看,這樣即使被擋住還是會出現類似【小雪妖】之類的名稱指示?」刀靈委婉的提醒善用技能一事,上半身看起來很淡定拿太刀的右手用力往地上一捅,立馬捅出兩塊發著寒氣的寒晶礦

光忠愉悅地撿起地上兩塊冰藍色礦物,笑嘻嘻遞給他的少爺。

「……你這不是很輕易的找到寒晶嗎?」
「但少爺直接使用技能的話不就更快?如果想多享受點獵取獵物前的過程也是可以用寒晶慢慢釣出來哦!」覺得寒晶有些髒,光忠用不知哪裡冒出來的帕子仔細擦了擦,這才滿意。

「……話說刀不是你的本體?用刀捅地上…」望著刀再望著打出一大個坑的地表。
「我的體格可是相當強健,不要小看我唷!」比劃著自己身上結實肌肉炫耀道。
「不,你離題了。」沃威爾果斷結束話題,先去找小雪妖比較重要。

他似乎忘了這次到雪山是為了找到解藥材料之一的鏡花水月,全力投入於未來事業生財器具之一---小雪妖收集任務上。

沒有耐心的沃威爾最後決定以天賦來肉眼查看,在【看到】小雪妖所在處後立刻上前一抓,這才總算抓到一整天來第一隻小雪妖。

「好小隻…」張開手心,藍眼盯著手掌心上爬來爬去的冰藍色水滴狀的冰屬小生物,此類生物智商太低沒有馴養作為寵物的市場,最多只能讓牠在放有寒晶的場所自在的爬行,藉產生冷氣製作冰凍飲品點心。

蚊子再小也是肉,多抓幾隻或許會好一點。

於是沃威爾繼續在雪地中探查地形,尋找小雪妖字樣,然後抓著他的蚊子小雪妖,為了將來開幕的店面,他這老闆事前準備工作可真是不少呀…

雖然看少爺像孩子一樣踏在雪地上尋找小雪妖是很有趣沒錯,不過,他們真正目的是尋找鏡花水月!再不尋找恐怕都被其他人摘走了!

當沃威爾收了第5個小雪妖時,燭台切光忠終於忍不住上前將彎身想往一個雪洞裡鑽去的少年給抱了出來「少爺,你忘了我們真正的目的嗎?鏡花水月是在更高的山裡哦!」
「……」早就忘記的沃威爾訥訥摸了下鼻子「那走吧。」

待在客棧裡為詛咒而苦的史樂婉和駱歸雲聽到了會傷心的。

-----------傳說中的分隔線--------------

兩人在雪山山腰逗留尋找小雪妖之時,之前拉開的距離早被大家快速沒命趕路縮短距離,一些搶在前頭的散修恰好看到草叢中蹲在雪堆裡的少年背影,趕路沒多久的沃威爾又被其他的靈草靈礦吸引,蹲在地上小心地連根挖起靈草,獨眼少年則站在一旁守候,似乎沒看到散修的存在。

「咦?那兩個是剛才看到的少年嗎?」方頭牛眼的中年散修叫道,雪山天氣太冷修為不夠的他披了一件烏黑大氅,吹了一大口熱氣「看他們好像找到寶了!」
「鏡花水月都長在更高的地方,他們就算找到也是其他東西,不過…」身形乾瘦的散修若有所指的低笑,滿眼是貪婪之情道「如果能搶到他們的儲物袋一定賺大了!他們是大宗門的弟子,身上一定很多寶物!」

「沒錯呀,道友和我想到同一處了!那兩個小鬼只是築基初期,我們卻是戰鬥經驗豐富的築基後期,不論人數或修為都遠勝過他們!你們知道的,嘿嘿嘿…」賊賊笑了笑,長得像一隻臭水溝禿毛鼠老鼠的禿腦散修眼睛轉了轉,分明想去殺人搶寶物。

「呃…」方臉散修愣了下,眉頭一皺往後退了半步「我們此行只是來找鏡花水月,沒必要節外生枝。」

何況,你們都知道兩個小鬼是1品宗門唯天宗的弟子,看起來過得極滋潤舒爽的竟然還敢動念搶人?就沒想過他們身上會有前輩給的防護法器或聯絡符嗎?

方臉散修心裡暗暗罵著,最後假意說自己膽小怕事不敢去,在兩人冷嘲熱諷下退出獨自去尋找鏡花水月。

「白癡,你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方臉散修冷冷的想,貪戀別人財物就該有被反吃的覺悟,他才沒這麼笨!

兩個貪心又笨的散修果真遇麻煩了。

原以為對付兩個初出茅廬的小鬼頭再容易不過,從小生長在大宗門的弟子或許修為高點但鮮少面對生死交加的戰鬥歷練,理論上是手到擒來,但為何現實如此殘酷骨感呢?

「雖然早就感受到隱匿得超差勁你們的存在,不過,沒想到真的蠢到敢挑戰我們呀~」平時素來溫柔的燭台切光忠此時瞇長一雙金黃色眸子,眼中不帶感情俯看腳下衣不成衫的兩個散修,太刀像不小心手滑般在對方身上割下一道道的血痕「而且,還是想用破壞性的腐蝕毒霧?」

外表抖S心地卻溫柔像個人妻的燭台切光忠在99%時刻都是給人一種反差萌的善良狀態,然而,一旦觸及底線踩到地雷,也就是欺負到如今的少爺身上,那麼內外個性將統一成為虐殺冷血的真正抖S之貌。

哪裡來的東西也敢覬覦我家的少爺?吃了熊心豹子膽嗎?想到此處心情不悅的光忠踏在傷口上的腳又用力數分,最後大概是嫌棄鞋上沾了髒東西,喚出貓頭鷹紫燄一把燒了。

「異、異火…!」挨揍腫成水球的雙眼隱約看到幾許紫光閃爍,老鼠長相的散修驚慌說。
「區區一個築基期弟子怎麼會有…」另個躺在地上散修同樣嘴張大大無力道,異火身為天地間罕有的天生靈物,只一個弟子怎麼會有?

「所以說你們有眼無珠。」光忠滿意看著乾淨如新的鞋底,好心賞了散修一個眼尾餘光。

然而,在他們震驚之下高舉太刀重重往下劈,雷劈之勁立刻沾黏到重傷散修身上,重傷散修哀嚎慘叫聲中化為灰燼,世上再也沒有他倆的存在證據。

沃威爾撇了一眼,真心覺得異火真是殺人犯火的好幫手,不止能清除髒汙連屍體都燒得一乾二淨。

「異火真方便。」感嘆道。
「少爺喜歡的話,別說是異火了,異水、異土、異木、異金我都給你拿來唷~」說得像到街上買大白菜一樣。

可惜這次打敗兩位築基期散修掉出的東西不多,沃威爾地上撿了撿,只找到一本寫了常見1級靈草的注意培養事項的玉簡,以及1顆LV3的風系晶核。

「運氣真不好。」少年剛說完就在地上發現了一隻聽到打鬥引來的小雪妖,拾起掙扎的冰藍色小玩意微微一笑「一說完就撿到,好像還可以。」
「那是當然的,少爺本來就是無所不能!」

「……」兩者間似乎沒有關聯?

傳說中的刀靈劍靈不都該高貴冷豔、形象高大不可近嗎?沃威爾覺得一個刀靈能像光忠一樣個性的一定是少數,恐怕他是唯一的奇葩吧。

-------------傳說中的分隔線--------------

雪山溫度隨海拔拉高而急速下降,修士煉體之人身體強健,對溫度適應力較高,但不代表到了五千公尺以上高峰還能安然無恙。

許多前來尋找鏡花水月的人雖然有所準備,卻遠遠不夠,低階妖獸皮毛製成的大衣到高海拔也無能為力,幾個波海閣的修士穿著厚厚的灰色大氅仍冷的牙齒打顫,凍到骨子裡的低溫使他們連路都走不利索,只能隨意找個山洞躲進去避避風雪。

運氣不佳,一進去就遇到一隻冰岩熊,原來這裡是那隻熊自己挖出來的洞居住用的,內部不止有鬆軟的皮毛還有不少靈果和晶核,甚至還有一顆不知從哪找來的夜明珠安穩躺在皮毛上,石洞內放著柔柔珠光十分舒適。

「這妖獸挺享受嘛!」波海閣的修士張七貪婪看了眼閃閃發亮的晶核和皮毛,每一件都是值數十數百靈石的寶物,對他這種外門修士而言個個是不可多得的寶物「不如大家聯手將這妖獸宰了,不但可以有現成的晶核皮毛,冰岩熊本身也是大補之物!師弟們認為如何?」

張七是9品波海閣內的一個長老,名字聽起來像個路人炮灰,不過他真的是個長老。此次帶了4個弟子一同前去雪山尋藥,若非自己的親姪子莫名奇妙中了啥鬼的詛咒,他一點都不想帶人到冷冰冰的山脈裡尋物。

現在,他對這隻近4品的冰岩熊起了貪心,憑他一個金丹期修者再加上4個築基期弟子,一定可穩穩拿下!如此一來不止是來回路費都有了著落,冰岩熊的皮毛還可作法器製作,一舉數得。

「快!我們速速解決這隻妖獸然後上路!」張七大聲命令,幾個弟子立刻各就定位牢牢耵著冰岩熊,一下子就將手上會的法術一股腦地往前丟,都忘了這裡是半密閉空間「笨死了!別在裡面打啊!萬一弄壞了晶核皮毛怎麼辦!」

怒吼之下,弟子們趕緊轉移陣地跑到外邊去,突然被砸了好幾招受傷的妖獸怨火頓起,立即往洞外尋找毀牠甜蜜家和寶物的兇手去。

想要尋寶的人不止是波海閣的修士,大部份修士除了尋找鏡花水月靈草之外,當然希望能順便撈幾株值錢靈草或找到些許靈礦當伴手禮,否則金丹期修士一出手只拿到解藥回去豈不是大失顏面?

打鬥聲響在安靜的雪山中掀起不小的風浪,恰恰好吸引經過此處的一群黑衫修士,他們俱是萬墨宗修士,帶頭的是三靈根的金丹執事劉柴,身後跟著6個築基期弟子,個個氣質不凡,玄衣上的淺灰月季紋隱約可見,連外門弟子都可穿上靈紋服,哪怕是最初級的靈紋都證明了大門派身家不斐。

「劉真人,那裡似乎有打鬥聲,我們是否要避開?」其中一個修為最高的弟子發問,其餘幾人盼望的看著劉柴,他們嘴裡雖說是想避開,實際上眼裡全部都寫著【好想要去看看啊!】的字樣。
「無妨,去看看亦可。」劉真人擺擺手道,凡打鬥必代表有好東西可拿,且此打鬥聲大到能傳數里代表雙方實力不低,相爭的寶物價值肯定高。

既然高的話,何不前往來個漁翁得利?運氣好的話說不定真的是什麼值錢的玩意兒出世了。

劉柴從外門弟子一路辛苦升到金丹真人執事,能成功的主因除了他勤能補拙外,另一原因是他運氣不錯。

否則如何能在眾三靈根弟子中節節高升最後升上金丹期呢?中間不外乎多次運氣好恰巧遇到雙雙爭奪死去的妖獸或者修士,然後僥倖將那些妖獸或儲物袋佔為己有努力修行,單憑認真努力根本沒辦法升上來。
當他們趕到時,波海閣的修士正好打得差不多,雖然成功打敗冰岩熊卻也損失了一名弟子及兩名弟子的重傷,連張七本身的左手亦暫時不得使用。

死去弟子屍首分離,分離處盡是烏黑一片的中毒跡象,重傷弟子一個被毀了容血流不止,一個胸前受了一爪深可見骨,疼痛得不住哀嚎。刺眼的血流了遍地,替雪白一片的深山增添了一許殘忍的顏色。

他竟然沒料到冰岩熊會和寒毒蛇共處一室成伴生關係! 明明是不同種族的妖獸,也非互補所需的生存關係,為何能和平共處?

無奈,這些已非他能所慮,事實已經發生了。

單憑一隻3階的冰岩熊能耐他何?若非多了一隻4階的寒毒蛇出其不意的攻擊,害他不得不犧牲好幾張4品攻擊符咒及一名弟子性命才換取慘勝。

「可恨…大家快些服用丹藥回復,我們再盡快找個地方修養!」速速下了命令,張七早知道便不會起貪心攻擊那冰岩熊,如今即便得到一些晶核和妖獸皮毛卻傷了底,

「這怎麼好意思,一來就送我們萬墨宗一個好大的禮,波海閣真是有心了。」充滿冷意的大笑聲突起,受傷的張七眉頭一皺看到了從另一邊上來的幾位修士,其中一位修為與他相當,也是金丹期。

「這是我們好不容易才打贏的戰利品,怎麼可以隨便給你!!」傷勢較輕的波海閣弟子立即不滿了,想也不想,衝著萬墨宗修士大叫,叫完的剎那間理智也回復了,這才想起人家可是堂堂的1品大宗門啊…

「嘖,那我們也不欺負你們,就各派一個人來一戰,勝者得所有戰利品,敗者速速離去,如何?」萬墨宗的爆牙弟子出了主意,分明是我就欺負你們想怎麼樣咬我啊!
「你們…!」

-----------傳說中的分隔線-------------

沃威爾和燭台切光忠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半山腰5000米處,除了收集小雪妖、低階靈草或寒晶外,幾乎沒碰上強大的妖獸,眼前除了白雪之外就是白雪,頂多是耐寒的高海拔植物存在著,視覺疲勞。

雪山雖大,大家卻是從同一個入口進入,目標為8000公尺上鏡花水月的他們至少在前期走的路線相近,不會離太遠,因此兩人毫無意外的聽到了兩方人馬的對鬥廝殺。

「去看看。」沃威爾好奇在深山野外是誰在打鬥,來時的那群人不是都想要盡快找到鏡花雪月來做解藥嗎?還有時間去打鬥?

兩人身形一動,立刻往聲音來源處離去,淺淺的雪跡很快被白雪蓋住,消失無蹤。

一方是7個體力充足修士,另一方是死的死傷得傷體力用盡修士,縱使波海閣一方憑著一股不服輸的意志硬撐對戰仍避免不了落下風失敗的命運,能打這樣久還是因為萬墨宗的人想多折磨他們戲耍獵物沒有使盡全力,要不然一刻鐘之內即可分出勝負。

還沒趕過去勝負已分出,沃威爾他們碰到神清氣爽的萬墨宗弟子,對方一眼看到袖子上唯天宗的宗徽,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

「你們來晚了。」其中一名玄衣弟子不懷好意的笑,以為唯天宗弟子也想分一杯羹。
「……」皺眉看了一眼,藍眸少年並未開口。
「少爺走吧。」扯扯沃威爾的袖子,光忠笑了笑,算是和萬墨宗弟子打過招呼。

等到走遠了,燭台切光忠確定萬墨宗的人聽不見了才小小聲耳邊私語「他們大概是將另一派修士殺了。」
「……這麼重的血腥味我會聞不到?」妖獸鼻子極靈,大老遠就聞到很濃厚的腥臭味,雖然他們法衣上沒沾到血漬,殺人後的怨氣卻會短時間化為血味緊隨不散。

來到戰鬥現場,遍地屍體,重傷的金丹真人被萬墨宗的劉柴殺死,胸口穿了一個大大的洞,凸眼直視前方,訴說著死得不甘。其他弟子也都倒的倒躺得躺,再過不久就會有許多妖獸被吸引而來,鮮血味道太重了。

沃威爾在每一具屍體查了查,果然,他們身上值錢物品都被取走,儲物袋一個也不剩,身上佩劍飾品半個沒看見,難怪剛才離開的萬墨宗修士個個收穫滿滿的樣子,他們趁人病要人命奪了不少錢財。

「呃…」微弱的呻吟聲從一具屍體的下方傳出,少年一腳踢開上方屍體後,找到聲音來源。
「都這樣了還沒死?」沃威爾看了忍不住一愣,地上的少年除了臉沾了點血污罷了,手腳都往奇怪的方向扭曲,左手關節處露出一節骨頭,胸口凹陷恐怕斷了不少肋骨,腸子從右腰大洞掉出來,右腳骨更是粉碎性骨折無法回復,都這副德性了還活下來?

撇了眼胸口爆裂焦黑活像炸爐生成的護甲,八成是中品靈器金虎甲卸去了大多數攻擊力道,附帶保有生機能量覆蓋身體,方能勉強保住少年性命,假如沒有這靈器別說是漏了腸子,整個人還在不在都不知道。

【天靈玉露線索】

揉揉眼睛,七字依舊淺淺浮在傷者上方,直到確信沃威爾看到後才默默消失。

所以是要我救他的意思?救了才能找到萬年蘊靈草所在嗎?好吧,順便救一下算了。

光忠看了看,再觀察下去沒死的人也都要死了,沒看見他血越來越多都快要積成小池子了「少爺…假如有心救人的話,先把人帶到安全的地方去?」

想想也對,沃威爾皺著眉先大致上把腸子塞進去,也不顧把歪掉的手腳調回正確位置會有多痛,剛調第一個就聽到傷者痛呼一聲便昏了過去。

「那個,好像有點重了…」保持警戒探望四方的刀靈聽到慘叫聲轉頭,見到沃威爾一本正經把傷者當成黏土人似轉呀扭的不禁苦笑道。
「……暈了也好,這樣就不痛了。」毫不為自己行為愧疚,他把剩下的手腳都歸位後,又灑了點之前打到的靈泉水在傷口上充當消毒劑,最後以好幾個初階光系法術作為嚴重傷口處的止血長皮肉的結尾,好不容易把不成人樣的波海閣弟子勉勉強強可見人。

還好光系法術具有自動記憶功能,會讓傷處照正確位置生長歸位…

接接手骨腳骨還可以,塞腸子勉強接受,但沃威爾實在不知如何把一個人斷掉的肋骨再挖一個口然後一根根拼接起來,沒挖好又把肺穿掉或切爛動脈怎麼辦?

瞄了眼暈死的水色衣少年,他想了想,目前最重要的是能夠活下來就好,對吧?
是男人細節就不要在意。

可憐不能在意細節的未來男人正痛苦的呻吟,被光忠一撈像米袋扛在肩上走了。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