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6-05-25(Wed)

【末世●波海閣】

【末世●波海閣】

沃威爾等人留住波海閣這幾日將由楚信擔任領導一職,帶領他們在可公開的場地四處閒逛。

海飛塵因前次遭萬墨宗襲擊一事,老祖再不疼愛他也決心好好嚴訓一頓,將孫子見到貓貓狗狗都會心軟撿回家養的心腸重新鍛鍊一番,可惜海飛塵也是個固執的,直到最後仍然保有善良心地,這又是後話了。

楚信本是波海閣張七張真人的姪子亦是真傳弟子,身為長老徒弟子的他地位本來高高在上,修煉資源豐富優沃,然而這一切隨著師尊的死去而消逝。波海閣念在張長老多年對宗門的努力辛勞,此次知曉張七死去有對身為真傳弟子的楚信做了補償,已將內容記述在玉簡內待他親自領回。

所謂的補償就這些嗎?看到玉簡內記載內容,楚信不由的諷刺一笑。

50枚中品靈石,100顆中品補氣丹,50顆下品凝神丹,1件抗火屬性的中品短劍型法器,沒了。甚至連本來居住的洞府都得讓出來,洞府中沒有金丹真人坐鎮便等同無人歸屬,宗門收回等日後有人晉升就再送出去當獎品,二次利用回收超級方便。

地位瞬間由天堂墜落,雖然還沒到地獄但也不遠了,若非他已經築基期修為且海飛塵力保進入自家老祖當弟子,楚信相信自己連內門弟子都保不住,直接送到外門任人差遣。

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已經為宗門辛苦百來年卻只值這點靈石,楚信真想拿到掌門面前然後帥氣丟到垃圾桶轉頭就走,可惜他現在沒本事也沒能力打臉裝闊,唯有苦苦咬牙強顏歡笑把靈石收起。

特別他現在因詛咒都不能說百分百的人類了,詛咒後眼睛成了蛇瞳又對蛇類有奇異親和力,楚信認為自己假如被法器檢驗可能只剩下一半是人類吧。

事實上也真是如此,他們這一批人經歷的是強化詛咒,所有異化現象都提前一半以上,除了外觀的改變,他們肉體改變速度並不輸,在強硬度和速度耐力上皆有不少進化。

正如楚信最近覺得自己很愛吃蛋,若非人類器官無法一口吞一顆蛋,他真的會如同蛇類一天吞他個十個八個雞蛋當點心。

唉,待遇都下降了,餐餐吃蛋的小小要求應該可以被滿足吧。

------------傳說中的分隔線------------

波海閣之旅下午開始,沃威爾看到豎瞳的楚信駐立於門外陡然一愣,他原本以為門派中逛逛這點小事隨便囑咐一個河豚還是海馬級弟子即可,沒想到會找蛇弟子來。

「啊啊,因為現在的地位和他們差不多,找我也不奇怪。」楚信抓抓頭苦笑嘲諷道,他現在其實就只是個掛著內門弟子名牌的普通弟子,海絕狂老祖並不喜歡海飛塵與自己接觸的事他老早就知道了,聽說是因為和他相處的時間比和爺爺還久而吃味,行為幼稚的老不修。

「你不是親傳弟子嗎?」燭台切光忠奇怪地問,在來程時大家都聊話家常道是非談八卦,連兩個波海閣弟子幾歲尿褲子的事都說過了,當然對兩人在宗門地位很清楚。
「以前的事,師尊殞滅,宗門便將一切都收回去,何況已經拜過師父的弟子很難再被第二個金丹真人收下,即便現在暫時的歸入海師兄的老祖門下亦只是名義上的內門弟子…」說得雲淡風清但凡有心人都聽得出那一絲苦澀。

「呃,所以金丹真人們都有處女情節,不喜歡別人用過的弟子?」歪頭道。
「……聽起來好像哪裡怪怪的,不過的確如此。」聽了帥哥嘴裡說出的猥瑣形容讓楚信忍不住抽抽嘴角,雖然是形容得很貼切「好了不說了,你們對什麼有興趣?我先帶你們看看?」

「先到靈獸園,我們想找一些特殊有趣的水生靈獸。」沃威爾腦子裡只想到等在家裡水汪汪大眼的小小卡最愛海鮮,多找一些給牠當伴手禮應該不錯。
「好,水生靈獸是在宗門下方,等下一路會經過外門弟子的修煉場所。」楚信隨手指了指,看了老半天也就看懂是往山下指,隨後自己熟門熟路走在前頭,如條魚樣在林裡順暢走來拐去,一下子就不見蹤影。

瞬間丟失後頭旅客的導遊都不是好導遊,兩名迷子呆住。

「……唔,看來他是第一次帶路…」獨眼龍少年愣愣看著消失不知到哪一處山角的石板路,回頭對沃威爾燦爛一笑,好像拍夏天青春運動飲料般的男模特閃得刺眼「那我們隨便走下去囉!」
「…光忠,你能不能笑得正常點…」揉揉刺痛的眼道。
「我笑得很正常啊呢,你不喜歡我換一個笑?」扁著嘴裝可憐,一個一米八的帥哥總愛做一些奇奇怪怪的表情。
「……= =」沃威爾決心忽視這傢伙。

------------傳說中的分隔線------------

少了領路人他們只好無頭蒼蠅似隨處亂晃,好在至少有個大方向可循,至少知道是往山下走。

或許波海閣路癡弟子特別多,每走幾步路便能看到一個木牌子,上面寫著各處所在,例如執事堂往左走,食堂往西北西走,靈草園往右走之類的標示。水生靈獸園標示寫得極其簡單,就一個大大往下墜的箭頭。

太抽象了,沃威爾認為波海閣的入門考一定包含抽象字符辨認及抽象畫欣賞鑑別一門。

階級鬥爭貧富差距的事從來沒有少,處處日日時時刻刻發生,燭台切光忠走在前面美其名開路,實際是想牽著自家少爺小手偷吃豆腐。

沃威爾從冷臉哼氣出聲到最後麻木習慣,像個木偶人隨著他牽著走,橫豎牽個小手不會少塊肉,他現在外表還是個半大不小的孩子,無所謂傷面子丟臉。

一隻矮小看來只有10歲出頭衣繡小螃蟹的弟子被五個頭好壯壯的水母弟子團團圍起來,高牆鐵壁下的男孩顯得更嬌小,其中一個嘴角長了貪吃痣的少年故意用手推了推,嘴上嚷著「怎樣呀?你想要怎樣呀?」乍看很兇其實聽起來超級娘砲的話。

「我、可是我什麼也沒做啊…」中分短髮的小男孩手裡抱著一大個水盆,水裡養了幾尾小魚噗噗吐著水泡,每被推一下水盆的水就嘩啦啦灑了些。
「經過堂堂金少的路還敢不付過路費,好大的狗膽!」貪吃痣少年耳朵完全沒在聽話,自言自語的說著既定台詞像在演戲似「還不快點給靈石!」

「呃,可是…」
「沒什麼可是!快給!」
「可是這狗膽不會很大呀,原來你沒見過更大的嗎?」說著說著拿出一個鮮紅小石子似的肉塊,招搖晃呀晃。
「……你是故意的嗎!!」氣得像煮開的水壺直直冒煙,臉紅氣脹摩拳擦掌只想把眼前的小混蛋。
「咦?我以為你看不出來我是特意的耶,不錯不錯孺子可教!」備感欣慰的點點頭,水盆裡的小魚兒竟有樣學樣以尾鰭半立水中點點頭,吐了一大堆水泡泡。
「揍死他!!」原先只想威脅一下討個幾塊靈石甲計畫瞬間改變為乙計畫,他現在不掐死這小混蛋就不姓金。

「哇哇!!」小男孩表面上看來雖遊刃有餘實際上嚇個半死,他一個小小的煉氣期初期的小螃蟹弟子在宗門內是最無地位的打雜人士,想說反正都要被欺負就逞逞口舌之快,真的要被打了內心卻怕得要死,索性閉上眼睛看著腦內人生跑馬燈等待到地府時找個好人家重新投胎。

碰!一聲巨響,手已掐住男孩纖細頸子的金少被突來之力打到路邊大石上,深深撞出一個凹痕,吐了幾口血沫,蜷在地上像隻穿山甲抱著肚子唉唉亂叫。

來者是一名戴眼罩的青少年,身材挺拔,無風則立,金黃色的眼透出一絲冷意,臉上雖然掛著笑容卻毫無笑意,彷彿不在意地在戴著黑手套的手吹了吹。

「你們大欺小、多欺少不覺得很無恥嗎?還是,你們本來就無恥慣了呢?」燭台切光忠笑得燦爛,若有似無看了其他幾個跟班腿子,被看得他們心底一股寒氣竄起,只想拔腿就跑。

「你、咳咳!你竟然敢揍我金少!好大的狗膽!」又吐了幾口血沫的金少狼狽爬起身叫罵,罵了半天脫不出狗膽兩字。
「師兄,他們是唯天宗的啊…!」狗腿子小小聲的說,他們或許見識淺薄但對修真界各品級的宗門都有研究,無論是宗徽、服裝或者使用功法都涉及,為的是怕將來路上碰到了有眼不識泰山得罪就慘了。

「唯天宗?我還朝天宗咧!有什麼稀奇!不過是…咦,好像是…」講到一半金少突然想起唯天宗是金靈界排名最前大名頂鼎鼎1品宗門,聲音立刻縮得弱如蚊吟毫無骨氣的跪在地上哇哇大叫「前輩們原諒啊!小的實在是有眼無珠狗眼看人低!請大人不記小人過!」
「……」

對於非常識時務的人該說他是俊傑還是膽小孬種呢?突遇這一情況的燭台切光忠假笑也維持不住,沒了挑釁的心情,他隨便踹了一腳將剩下幾個人都踹成一個個肉球和金少作伴去。

「滾吧。」
「是是!謝謝前輩!」幾個肉球當真滾走了,毫不在意路上坑坑巴巴細碎石子。

------------傳說中的分隔線------------

趕走幾個打小不學好的臭崽子,燭台切光忠確定他們走遠了,這才蹲下身仔細觀察抱著水盆的小男孩。

都差點要被打死了還緊緊抱著養小魚的水盆,是頭腦不清楚傻了還是對靈獸有說不盡超過自身性命的愛呢?

「小朋友沒事吧?」彎著身,光忠發現小螃蟹弟子嘴巴微開呆呆看著自己,連同小海魚都和主人一般傻傻前鰭倚在水盆邊緣上癡看「糟糕,不會是嚇傻了吧?」

光忠頗為苦惱的想,他本來想說這小朋友年紀與自家少爺相仿,個性活潑比手下的雜役弟子跳脫多了,每天被一堆外貌精美卻沒有自己想法的傀儡圍著實在無聊至極,何況師尊出事後又有大半人現實離開,說真的還挺缺人。

但再缺人也不想帶一個傻不拉機的人回去。

「不不,我好得很!呃,小的我很好無需前輩擔憂!」想來想去講出來的話都有點畫虎不成反類犬的怪異,小男孩抱著水盆跳來跳去又灑了些出去,急得小海魚泡泡吐得更多唯恐盆中沒水乾死牠「你們長得真漂亮,唯天宗的弟子都這樣好看嗎?」

「嗯?當然不是,主要還是靠我們隨時隨地保持自己帥氣的姿態,像是銅鏡和梳子一定要隨身攜帶每一個小時務必整理儀容----」

【砰!】的一聲被打斷,沃威爾終於聽不下去毫無道理的自戀耍帥理論,一個完美迴旋踢留下灰呼呼的腳印在獨眼少年的大腿上,於是乎光忠眼角帶淚試圖清除他完美無缺帥氣外表上的污點。

「你對水生靈獸的地方很熟嗎?」比起自己糊里糊塗找路,沃威爾覺得找當地人帶路更保險。
「超熟的,我剛剛才從那裡來呢!我本來就是水生靈獸池的雜役弟子哦!」水盆中的小魚聽到問話開心地跳出水盆轉了圈才鑽回水中,只是小男孩在提到雜役弟子時有種淡淡的感傷。
「好,帶路吧。」

下山路程中知曉了小男孩的名字,名為高煒,和沃威爾同年不過比他亂報的月份大1個月,是波海閣靈獸堂水生靈獸園下的雜役弟子,水風金木的中品靈根,煉氣期2層。出自普通凡人家庭的他沒有靠山靈根又雜,因此修為遲遲上不去,若非機靈懂得看人臉色弄到一個普通修士厭惡的缺,在一般分堂更難熬出頭。

「這隻海魚是…1階妖獸嗎?」光忠對通人性的小海魚極感興趣,但看了老半天都認不出是哪一個品種的。
「是呀,牠本來只是餵給仙鶴吃的靜海魚,可能不小心吃到什麼天生靈物啟了靈智成了妖獸了!」高煒搖了搖水盆說「現在好像進階成炁海魚,隨便擺著都能活,還能淨化空氣,我沒錢養靈獸就將這飼料進階的魚當寵物啦。」

小海魚點點頭,若單憑靈智而言,此魚恐怕超過3到4階的普通妖獸智能了。

地陪帶領下很快到達目的地,水生靈獸池。雖名為池,面積著實大得很,遠遠望去至少有數公里遠海域皆屬靈獸池範圍,外有結界環繞,遠看彩光仙霧彌漫,世俗凡人經過只覺得霧大不可通行,無中生有產生不想接近的意念。

當他們到門口時,自己一個人走得很爽很快的楚信已立於門前,一臉尷尬小跑步到沃威爾兩人面前道歉。他這人有個壞習慣,一旦走路就容易分神亂想,一亂想便忘了身旁的其他人事物,自顧自的加速離開,等他到靈獸池前才慢一拍察覺唯天宗弟子消失不見,等循原路走卻又找不到他們,急得如熱鍋上螞蟻差點沒嚇死自己。

「真抱歉…」長年作為真傳弟子的他早忘了如何伺候人,楚信臉脹紅得真想挖一個地洞鑽下去。
「沒關係,沒關係,不要在意區區小事啦~」光忠笑著擺擺手,他指著一旁帶著沃威爾認識海洋生物的高煒「這孩子剛才帶我們下來了,話說我們和你們家弟子滿投緣的,有辦法帶回我們唯天宗嗎?」

刀靈記得各宗門間交換弟子也是常有的事,一些地位低下的打雜弟子通常不具有人權,如若有外人看上中意只要付出些許代價即可帶回。不過,通常這種事發生在想買鼎爐回去的修士居多,普通人較少為了普通弟子開口,而地位較高階的內門核心弟子亦不可能作交易籌碼任人處置。

「呃…如果他本人願意而且師尊同意的話,宗門是允許的。」楚信腦內翻遍了宗門十大律百大條,裡面並未禁止低階弟子離開宗門一事。

實際上修為低下無法在宗門輔助下爬得更高之下,許多靈根品質不好且未有大好機遇的修士常常在年紀到一定或深受打擊後,向執事堂申請離開宗門返鄉的請求。只要離宗前將宗門之物歸還,以心魔之誓立下永不背叛宗門一言,便可領取黃白金銀之物返鄉。

楚信將高煒召過來問了問,發現他才入門一年多也沒有正式拜師,除了每月領取宗門月例及到講道堂聽築基期弟子講解心得感想,什麼額外照顧也無,若要申請退出宗門一令倒並不算難。

當楚信告知此舉並無問題時,一旁聽聞的高煒開心極了,雖然他沒去過唯天宗但能培養出這兩名弟子的大宗門一定好上加好,聽光忠說只是想找個人陪陪沃威爾增加點洞府的人氣,不要總是死氣沉沉養了一大堆木偶人似。

這個容易啊,炒熱氣氛我最在行了!高煒愉快的想。

沒人注意到一旁的楚信眨了眨蛇瞳,閃過一絲羨慕之情,比起留在波海閣他更想去1品宗門修煉,即便同樣位置在大宗門之下肯定要好,哪怕是滿漢全席的一道小菜也比路邊攤的主菜精緻美味。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