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6-08-10(Wed)

【柯府●靈紋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柯府●靈紋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柯可待了待,覺得一直看人打掃整理也挺無趣的,恰好姨娘委人所購之物亦取得,便存心打算研究傳說中的靈紋之力,簡單交待香墨等下將晚膳拿到房裡吃,又命青霄外房打掃兼守候不待旁人進來。

離晚膳尚有一個時辰,時間仍充裕。索性把秋蛇枝和牽牛花搗一搗做成靈紋所需媒介。每一品級靈紋所需除了主料為靈草,其他副料則為一般花朵植物。如柯可目前想試驗的1品靈紋主料是秋蛇枝,副材料為牽牛花,2品雖也是秋蛇枝,不過花朵改為茉莉或瓊花皆可。

除此之外的材料是水,一般靈紋家替人繪製時會適當以高品茶葉或靈泉代替,雖說水的品質不會影響靈紋運作,但客人聽了開心就好。

原本以為初次進入狀況將耗費多時,不料繪製靈紋如同柯可的本能,好像天生知道如何呼吸似自然運作起靈紋的運用,手指輕捻三朵上頭新鮮的牽牛花放入小缽內,凜石棒小心地沿著小缽曲線研磨。感到汁液快出來時,先行置放一旁,把秋蛇枝的單葉取下加到牽牛花液內,粗細約1公分的枝幹切成薄片,一同加到小缽中研磨。

研磨時柯可整個人進入一種空靈狀態,半閉雙眼似看非看,手上動作不減繞著小缽磨碎材料,倘若有修真者此時瞧見此情景,必能看到一縷縷微青光線隨動作由柯可手指滲入汁液之內,那些都是血脈運作時激發材料藥性的能量。

待靈紋液體能量徹底融好完成時,已是一刻鐘過去。

「呼,完成了?感覺好像做了什麼又沒做了什麼…」整個人真正醒過來時,柯可方察覺靈紋準備已經完成,只差將靈紋液配合能量畫在所需之處。

靈紋畫在任何地方皆可,差別在於是否易於攜帶及啟動靈紋難易度。

靈紋並非畫完便自動啟動,否則所有靈紋師皆得輕自到委託者家中身邊啟動靈紋未免太不方便。此種賴血緣而生的靈紋在繪製完畢後呈現一種待機狀態,如果繪在高品質玉器靈質或木材上,使用者僅須將手放在靈紋處內心默想啟動即可,若在普通布紙皮革上,若使用者非修者或特殊能力者,則需以自身血液配合冥想方能啟動,此過程耗費至少半個時辰,平常還好,然生命危急之刻便是一分鐘也會影響重大。

初次試驗的材質是宣紙,繪製靈紋的過程柯可卻一點也不清楚,他只覺得好像很自然手腕自己動起來,順著隱約可見的紋路畫上去,當醒神時圖便畫好了。

大概是本能吧。
對於思考不透的事便不再思考,這是柯可的特色之一。

「好了,所以這要先找誰來試驗呢?」拿著淡淡閃著綠光的靈紋紙思考,原本困擾柯可的靈紋屬性問題於繪製過程中得到解決,冥冥之中突然感應到【匯集靈氣】四字,他理所當然將其認定為自身能力的註解,毫不懷疑。

這世界動物都能變人,人都能成仙,女還能變男,突然知道自身潛力又算得了什麼。
所謂見多不怪就是這個道理。

-----------傳說中的分隔線-------------

血脈繼承的靈紋依品級會散發不同顏色,下品為白光,中品綠光,上品藍光,極品則為紫光,此光唯有修者或靈紋師運用神識或精神力才會激發暫時性發出光芒,平時則為無光狀態。

「所以我第一次做的綠光就是代表1品級中品質的靈紋囉?」宣紙上的象形牽牛花圖閃閃流動,柯可思考適合當試驗品的白老鼠對象,究竟柯府裡誰的身子弱可以試驗呢?

柯老夫人身體近年來一日不如一日,年紀漸老及天氣轉涼,咳嗽的老毛病總犯停不下來,記得前兩天才喚了大夫到曉霧院替老夫人把脈看筆,開了幾副藥,病情卻沒有顯著好轉。大夫以此藥方以溫養為主,須待數月效果方顯,但柯可認為是大夫存心賺錢不用心看診,一個病拖幾次醫治能賺得診金更多,為何不做。

不過試驗人選找老夫人顯然不合理,第一次的人選找一個柯府上下地位最崇高的人如果出了問題,恐怕三姨娘一房的人全都要下黃泉陪葬去了。

呸呸呸,怎麼自己咒自己,明明就會成功的不要再胡思亂想。
用力晃了晃腦,柯可深呼一口新鮮空氣後,腦袋比較清楚了。

只能選府上的丫鬟婆子或者小廝了,找些握有死契的人來當白老鼠想來老爺夫人也會願意。

便宜他們了!一個1階下品的聚靈靈紋少說市價是8枚下品靈石,中品直接翻倍到17枚靈石,換成金幣是170枚金幣,比起富有大型皇朝的1品官員的1個多月薪也不遑多讓。朝廷內品級和修真凡人界恰好相反,數字越多品級越低,1品是最高職位而9品是最低。

想著想著又將剩下的靈紋液給畫在紙上,此一份材料便做了3份靈紋,一個中品另一個是上品,似乎比想像中的節省成本。

本來想招香墨,但想到外頭距離最近的是青霄便喚了他進來。

「你知道最近府上有誰身體不適嗎?最好是人人皆知的那種,但不要是主子。」柯可將自己鎖定條件報出來,也不期待剛升的貼身小廝能知道些什麼,他自己不都說是不擅言辭不太得寵的人了,八卦消息肯定不靈通。

「大廚房的管事魏婆子病了。」
「咦,你怎麼知道?我還以為你不八卦。」柯可好奇的問。
「下人的餐點都要到大廚房統一領。」青霄面無表情的陳述,每天吃飯都會經過的地方,會曉得當權管事生病並不難。
「……好吧…那就找她實驗!我們走!」尷尬一笑,柯可都忘了這點。

偏頭一看,柯可發現青霄動作真快,三兩下已將東西布置完畢亦打掃乾淨,誰說只有丫鬟懂得維護環境整潔,他家的小廝分明也是箇中好手深藏不露。

出院時,香墨早已先行到大廚房取餐點,柯可吩咐香硯好好留守院子便帶著青霄一塊兒到大廚房找管事魏婆子。

柯府裡的下人生病感冒受傷極少會找大夫看診,府裡供的大夫專門替主子們把脈診治身體,下人若要看每次須繳上3個銀幣看診,抓藥另計,算一算一個感冒都要花上2個金幣,除非到最後一刻病重到快要掛點到地府見閻王,他們是能拖則拖或者差人到大街上購買點成藥胡亂吃吃不死就好。

管事魏婆子一個月2個金幣,聽說還有一大家子要養,近期丈夫舊病復發急需用錢,節省的她自個兒身體反而不顧硬撐上陣,據說本來保養還算福態皮膚水嫩嫩,如今病久沒醫治,一張臉像老了十歲似發黃失去彈性,黑眼圈又深又大簡直和國寶熊貓是兄弟姐妹,極度疲累缺乏營養之態。幸好她只是管制前來取餐名單和份量,不是親自掌廚做飯的婆子,要不大家大概都在吃充滿病菌的飯菜度日也不曉得。

大廚房內看到本人後,柯可擔心自己初次作品的1階中品靈紋的效力強度,應該…能夠大幅度地改善魏婆子的病狀?

聽完柯可來歷,魏婆子沒力抬了抬眼皮,深褐眼袋似乎又下墜了一分,她道「八少爺想替老奴治療病情?老奴在此感謝八少爺了。」

巧妙地避過初次白老鼠實驗品的尷尬意思,魏婆子低身感謝,總歸現在這位新出爐庶八子極得老爺和夫人重視,賣他的面子亦無所謂。旁邊來來往往的丫鬟小廝卻沒有刻意避諱,魏婆子心想如果真的失敗了也要讓大家做個眼證,之後抓著柯可不放多索取點賠償金彌補才好。

「那我就啟動靈紋。」柯可手執巴掌大的1品靈紋紙,輸入精神力,無視圍觀丫鬟小廝驚呼聲,隨即將散著淡光的靈紋紙放到魏婆子手上「你拿著,它會自動起作用。」

嗯,大概吧,根據不太可靠不知從哪生出來的李家血脈傳承是這樣說的。
不起作用你再去捉拿李家的人來客訴,嗯,就是這樣!

柯可的靈紋作用為聚集靈氣,修者學習法門可有意識聚集周圍靈氣於自身上做大周天或小周天循環利用,浸潤自身細胞筋骨,剩餘的至丹田循環壓縮成氣態、液態、固態、質變,相對應階級為煉氣級、築基期、金丹期和元嬰期等。

凡人雖無靈根不得吸收靈氣提升境界,卻可在靈紋輔助作用下作各方面的提升,如柯可的聚氣是把靈氣在一定時間內聚集到自身上修補還原受損的細胞,驅散負面能量或物質於體外,達到健康養身的作用。品階和品質差距在於時間長短外,亦是輔助人體吸收的程度極限和變化運用。

如現在使用的1階中品能修復一些初級的傷口或者疾病,柯可此靈紋能作用一刻鐘半小時,對於魏婆子拖太久的中型疾病倒也足夠,雖無法徹底根治體內的各種舊病壞狀,然而卻以肉眼可及速度將深遂的黑眼圈消失還圓,老化的肌膚於滿滿靈氣注入下亦回復最佳狀態,至少回到她生病前的模樣,連精神體力亦感到最佳狀態。

「如何?」此時說這話的柯可已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旁邊這麼多人都可作證是他的靈紋治療好魏婆子的,現在只需他們用八卦方式【默默】地傳出去。
「老奴感謝八少爺!」同樣的一句話因心情語氣而大大不同,身子一輕精力回復可以連吃五碗飯的魏婆子此刻終於發現柯可是真有實力絕非謠傳的草包,連聲中氣十足的感謝,順帶摸了兩大隻螃蟹給雲波院加菜。

貴重菜色總有定額,這下不知哪家嫡子或姨娘拿到的螃蟹要少了。

「沒事,大家好是真正好。」隨便搬出前世聽過的話語,一本正經點點頭道。
「那個…老奴斗膽問八少爺一個靈紋幾個錢啊?」假如便宜的話一次買他十個八個放在家裡備用也好,比看大夫管用又快速。
「嗯,剛剛的是1階中品的靈紋,價格嘛…」饒有其事掐掐手指算,柯可微笑「一個17枚靈石,換成金幣170枚,雖比看大夫吃藥來得貴,好在無副作用效果快,還能順帶排除體內雜質。」

魏婆子聽到話都說不出,她一年月錢加打賞偷摸的也不過4、50枚金幣,這一張靈紋就花上170枚金幣!難怪人人道靈紋是個銷金的大坑,貴死人了。

還好自己是實驗品免錢!想到此魏婆子臉色一好,繼續歡快的招待柯可,揮手送人。

從頭到尾青霄一個字也沒說,除了回去幫柯可拿了兩隻大螃蟹,其餘時候默默盡背後靈的職責守在一旁。

嗯,我家的小廝又帥又乖巧,怎麼大家眼裡都容不下他呢?柯可不解,邊走邊用手肘撞了下小廝。

「……?」挑挑眉,青霄疑惑看著主人等待命令,主人不開口他也默默睜著眼對看。
「噗,你真好笑!哈哈!」笑了兩聲,伸手拍了拍小廝的背,自顧自往前撒腿跑回雲波院。
「??」他家主人真詭異。

----------傳說中的分隔線-------------

說來雲波院便是柯可居住的院子,原則上每一個主子居住的院子都會取個名字,像柯老夫人住的是曉霧院,大夫人是華燭院,二姨娘是綠蘿閣,自家三姨娘是陽春樓,四姨娘秋蟬堂,小弟柯朝是霜明院之類的。

說來好好的院名為何偏偏要取作陽春樓?陽春陽春,豈不是地球上最便宜事物的代稱嗎?無怪乎老爺都不喜歡到陽春樓歇息,名字太難聽了!

兩隻螃蟹一隻讓香硯送到三姨娘那,剩下一隻分了半和弟弟柯朝兩人用蟹八件給挑著吃,挑著他眼睛都快花了,最後是青霄看不過去搶過來幫著挑。

「……我的技術真差…」看看自己挑了大半天連隻腳都沒挑好,青霄手大指長的輕輕一挖,肥美的蟹肉都給挖了出來,一旁柯朝瞧見不停往自家的丫鬟瞄呀瞄,希望對方也能挑得和小廝一樣好。

可惜,10歲的小丫鬟是個手粗的,挑了半天只弄碎了一堆蟹殼,吃得柯朝都快哭了。

蟹肉是點心,配上兩大葷兩素一湯的菜色才是正菜,聽香墨說這是嫡子女的規格,過往雲波院只有一小葷二小素,唯一的葷還只有些些肉末肉絲,害得柯可不時要掏腰包到大廚房或到外頭拿隻燒雞燒鴨打打牙祭。

「今天吃得好飽!」柯朝摸摸小肚子滿足道,好久沒吃得這樣盡興,姐姐變哥哥真好,連吃得東西水準都提升。
「以後當然吃得更好,父親已經准允雲波院蓋小廚房,未來三餐就能小廚房出比較快又好吃。」柯可剛回來時香箋跑過來和他說的,畢竟嫡子女都有小廚房加菜做喜歡的餐點,他已經無法在身份上佔便宜,至少私底下待遇要符合規定。

他可是李家靈紋血脈覺醒者呢,好好供著養著是一定要的。

「哇!太好了!以後我們也能像二哥哥、五哥哥、六姐姐、九哥哥一樣吃小點心嗎?」眼睛閃呀閃的,這年紀孩子最愛吃甜食,他再也不需要看著其他哥哥姐姐們有好吃點心自己卻喝西北風了!

「可憐的孩子…」柯可講完後發現自己在幾天前也是可憐的孩子中一員,身份一變想法跟著變「要吃什麼和哥哥說,我馬上就差小廝去買。」

哥哥講得超順的,對身分轉換適應力可是一等一的快。
話劇表演多了,出入戲當然快,一個卡麥拉馬上進入飾演角色的個性背景習慣。

用完餐,兩個小丫鬟在外頭等著,一個是大夫人華燭院來的,通知明天晚上有家宴,要慶祝八少爺柯可的血脈覺醒云云。另一個是管事婆子那兒的,告知明早人牙婆子會帶著一眾新的小丫鬟、小廝補齊柯可下人編制。

「對吼,還要補1個2等丫鬟、2個不入等小丫鬟、1個粗使婆子和1個小廝。」柯可拍拍腦袋才想起這事,1等丫鬟的名額被他給了提升為貼身小廝的青霄,連同小廝都要補齊才可。不過婆子什麼府裡的人多直接轉一個就好,大概明天管事婆子會帶候選人員一起和新僕們列在一塊選。

囑咐兩個小丫鬟好好照顧柯朝,弟弟便回霜明院歇息了。

金靈界的凡人生活真的很無趣,和柯可以前讀過的書文中描述古代中國人差不多,窮苦人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剩餘時間作作針線活養養雞鴨,洗洗弄弄便睡去,沒有休閒娛樂可言。有錢有身份的也差不多,白天還有點事做,傍晚太陽下山點蠟燭了,他們就閒了。雖說有書可看有樂器可玩,但大多數都是個雜人只愛吃喝玩樂,讀書學樂是文人雅士的事,俗人做不來。

柯可的小弟柯朝便是如此,雖然識字卻不愛看書,身骨子弱亦不敢學武,城裡買的小玩具玩個幾天就膩,也沒閒錢再買更多,倒是從小開始學會玩葉子牌和幾個丫鬟玩牌去。

葉子牌就是古代版的麻將,柯可直到親眼看到葉子牌才知道,難怪大家都愛玩,因為麻將嘛!可賭可耗時間,技藝高的還能賺點小錢,府裡大大小小的人都愛玩。

「這牌真醜。」當年穿越後看到葉子牌的第一個反應,然後柯可就再也沒碰過它了。縱使想過再找人重新畫一套花色好看順眼的葉子牌,可畫牌價格頗高,要找到合適畫風也難,當時沒餘錢浪費的柯可想一想就擱在那沒管了。

晚上喚了幾個小丫鬟幫忙,青霄下午買的各種滋潤油品、花朵還有豆粉材料全都交給她們,柯可站在一邊下令號指他們行事,一個命令一個步驟。先將桂竹燒了成竹灰,調製各式油品和香芬精油,照著腦袋裡頭曾看電視一頭熱做的手工皂步驟讓下人依樣畫葫蘆製去。

除了找不到化學品氫氧化鈉用草木竹灰代替,其他都有現成純天然有機物,幾個小丫鬟忙手忙腳半個時辰差不多調好配料,再倒入模子裡晾等熟成即可。

三個大大的模子,一個是四平八穩的大方模,兩個是過節喜慶做點心的餅模,一大塊上有十來個小花圖樣,一個牡丹一個蘭花,可惜都不是香胰子材料內的花朵。

蜜黃色的皂上還有幾片花瓣,怎麼看怎麼美麗,香硯和香墨看得稀奇直問主人是什麼新鮮玩意,剛才忙個老半天也不知道在做什麼,散著香味的半固態體有點像市面上賣的香餅香膏但外型又不同。

「香皂…呃,香胰子,你們沒見過?」問完才想起當初身為庶女也沒香胰子能用,還不是和普通人家般買皂角來洗,連澡豆都是嫡子女們才可享有的待遇。
「香胰子?那不是貴族才能用的嗎?」小小聲尖叫才想起夜色已晚趕緊摀了嘴,香墨左看右看心虛的說「我聽說香胰子兩個指頭大小的就要10個金幣,貴得嚇人!」

柯可點點頭默然,幾個丫鬟在青霄一個瞪視下立即安靜無聲,她們曉得香胰子的配方個個是不外傳的,能得到一個即能富貴一生,今天少爺讓她們看代表了信任,於是一個個感動眼框泛淚卻不敢動作,只是張大了眼望著未成型皂液。

「這些還不能用,熟成皂…香胰子一般要等三個月到一年不等,太久了…」雖說皂化完畢就能使用,但如果還沒完全融合好只會越洗越油,洗得一身油的肥皂有誰要用?

咦,如果對香胰子丟個靈紋會不會效果好點?

想到就去做,行動派的柯可拿了靈紋對著香胰子模子啟動,靈氣瞬即往成型中的香胰子內奔去,似是知道幾個模子得同時運作,靈氣自然而然往三個模子襲入,未成型不完美的成份在靈氣作用下自動達到最佳狀態,蜜黃色逐漸生出幾許淡紫蘿蘭色,連原本快暗淡無色的花瓣都像活了起來鮮豔添色。散發的味兒也是濃淡適宜,不會淡到聞不出,也不會濃到鼻子痛直打噴嚏停不了。

光消事成,柯可試探性伸手指摸了摸香胰子,竟然固化了,一個靈紋把耗時至少三個月的熟成階段濃縮到一盞茶內,一下子他們得到了24朵花型香姨子和一大塊可切的香姨子。

「真方便,切一塊試看看!」柯可還沒下命令,青霄立即心領神會把方型模子內的香胰子倒了出來,拿著小包輕輕切了一個小角遞主人。

混著水抹一抹,細緻濃密的氣泡沫出來了,又白又細,手上的髒污一下子都洗得乾乾淨淨,柯可摸了手背察覺竟然還帶有滋潤護膚效果。

一定不是材料比例好的關係,分明是靈紋起了作用,他才不信幾個材料不按比例隨便混自一塊就能首次馬到成功。

「少爺少爺,成了!這香胰子味道好香好舒服啊!」香墨不敢拿著試,看著心裡頭癢癢的手好饞。
「等等給你們幾個,唔,青霄你來切切,把這一大塊的中間打橫切一半,外邊再直切九刀,橫切兩刀。」柯可對掉出模板的香胰子比畫著,小廝動作利落,三兩下將切成60塊小香胰子,一個個切工方整平滑,連刀口兒都帶了香味。

算一算,也是兩指寬三寸長的一寸寬大小,與市面上的香胰子大小類似,不過市場上的沒這麼香這麼漂亮,黑抹抹一個至少要2枚金幣,香的要10枚金幣,外型漂亮能保養的少說30枚金幣一個跑不掉。

「拿去,給院子裡丫鬟一人一個香胰子。」柯可很大方,把剛切好的香胰子給丫鬟小廝一人一個,吩咐明日再給三姨娘和柯朝一人1個花型和2個方型香胰子,其他人他還沒打算拿去送,暫且等家宴後看大家態度如何再做決定。

剩下的香胰子都給收起來,柯可吩咐青霄明日再到市場上尋些販賣漂亮小盒子和布料的店家,他計畫未來可以適當在自家鋪子上販賣些限量香胰子,裝在漆匣內再墊上絲布,外頭綁個緞帶再夾一個解說香胰子香味和店家由來的牌子肯定能增加客源。

大量販賣就算了,太惹眼會被眼紅者給吃了,柯可只想賺點小錢過過清閒日子,搶佔市場大餅或上呈皇宮貴族的念頭從來也未有過。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9 | 2018/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