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08-07-05(Sat)

賽亞人的比賽傳統

<地獄之旅>

“不知道地獄會是怎麼樣阿…”喝了太多咖啡而半夜睡不著的特南克斯,以雙手為枕,看著夜晚燦爛星空,淡淡說道。

“聽爸爸說,那裡都是關著壞人的地方呢。@___@”尋求最佳看星星的角度,悟天挪挪身子,往小特身邊滾去。

“好想去看看呀。”覺得自己睡得位子越來越擠,某特開始用手將某天給推走。“以前和你我爸爸打過的敵人,應該也都在那吧。”

“唔。”悟天含糊出聲,算是作了回答。為了爭取更好觀星視線,再次滾過去。
“對了!我們明天去找龍珠吧,去向神龍許願去地獄玩!”

像是想到什麼似,原本躺在床上的特南克斯突然坐起,眼中閃著興奮光芒,雀躍不已。可憐的悟天,則因同伴的突然起身而失去平衡,咚的一聲,往反方向滾去,和地板作親密接觸。

“哎唷,撞到頭了…>___<”小天揉揉撞到處,怒視上方抱怨道。
“就這樣決定吧,明天一早就去找龍珠,哈,晚安!”也許是心中石頭放下,特南克斯才說完,便馬上躺在床上睡著。
“明明就比我還會睡,還說我…/___\”扁扁嘴,將自己已經掉大半的棉被給拉起蓋好,悟天也跟著睡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藉由特南克斯所偷借來的龍珠雷達,加上行動方便的舞空術,兩人不到幾天就蒐齊七顆龍珠。防止被大人們發現自己濫用龍珠,兩人特別跑到離眾人所在處甚遠之地,開始許願。

“神龍出來實現我們的願望吧!”兩個混血小賽亞人站在七顆龍珠面前,高興呼喚神龍。

如同往常,在神龍要出現之際,天色絕對不會是亮的,藍的,而是瞬間轉成一片黑,好似剛剛的白天根本不層存在過,本該就是夜晚。

可是,最重要的人物,卻不在眼前,只有一道金黃色的直衝天際,那隻神龍,卻連個影也沒見。

“阿咧!?”悟天和特南克斯傻了,之前從未聽大人說過會發生神龍缺席的情形發生,一時半刻,兩人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約莫半分鐘,一陣聽了就讓人有著很想要開扁衝動的聲音出現。

“對不起,您所召喚的神龍不在,請再次召喚,謝謝。”
“………”

當滿心期待的兩個小朋友已被一層薄冰籠罩時,一股散著金光地強烈龍捲風,從底下七顆龍珠匯集處往上飛去,沒錯,正是那次次都會出現的神龍,那傳說中的神龍。

“阿哈哈,這次的搞笑不錯吧!”擦擦笑出的淚水,神龍瞇著發紅雙眼,由高往下望去,語中充滿自信。
“我殺了你…”特南克斯陰著臉,右手凝聚著能源,嘴角有些抽慉不爽地說。
“阿阿阿,現在的人類真是不懂的藝術阿,哎~~~“聳聳肩,拿起粉紅色KITTY貓型作盾牌,神龍無奈道。

頓時,兩個小朋友對神龍的偉大崇高幻想在這一秒破滅,原來,能夠實現願望的神龍,竟是喜好如此低下品味搞笑的生物。

“好啦,說吧,要許什麼願望。”嘴咬牙籤,眼睛要開不開,一副痞子樣地發問。
“痞子…”特南克斯以手半掩臉,很沒幹勁地抬頭往上看

聽完兩人訴說願望內容,神龍依舊很痞的回“喲,想去地獄玩,簡單阿。”
“最多可待多久呀?@___@”悟天疑惑的提出自己問題。
“24小時,因為明天這時候我要去作SPA還要去角質和作頭髮。”說得一副理所當然。
“呃…好吧。”小特小天終於知道當年短笛大魔王為什麼要殺死神龍,因為牠的態度實在是太欠修理了!

“那我們第二個願望要…”特南克斯嘴才啟,欲說第二願望時,從不知等待是良好美德的神龍,早已自顧自地閃著朱紅雙眼,很無所謂道”那我就勉為其難的實現你們的願望,我還要趕去吃下一攤!“

再次替兩人默哀三秒鐘,原本為數三個的願望,就這樣被不盡責的神龍給任性剝奪剩下兩個,然後,很自我為中心的消失。七顆龍珠,也隨之分散到世界各地不為人知的角落。


------------------傳說中的分隔線--------------

神龍的能力就像牠的個性一樣痞,由此可知,特南克斯和悟天所被傳送到的地點也不會好到哪去。

“哇阿阿阿阿阿----------!!”如流星墜落之高速,兩人正處於此狀態,無法控制地往下墜。突然的衝擊,甚至讓他們連舞空術也使不出,只能任身體失速下降。

“霹靂啪拉砰趴趴-------“所有經過障礙物在被他們撞過之後,全數碎裂破壞,一個垂直煙囪就這麼建造好了。

“哇阿阿阿---------“
“小子們,都已經到底了,還鬼叫啥?”不男不女,讓人難已分辨性別的蜥蝪般生物,以娘娘腔語調對著兩個“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說。
“哦,到啦。”停止無意義滑水動作,兩個小朋友恍然大悟。拍拍身上灰塵,準備走去。

確認自己已經到達地面的兩小賽亞人,開始尋找剛發聲的來源,四目對上兩眼,屋子的時間好像靜止一般,寂靜。

“嗚哇阿阿阿,搽著紫色口紅的白色大蜥蜴阿阿阿!!!”再次進行從進到地獄已來所做的第一件事,尖叫。
“呀~~~~~不要這樣熱情地看著我,人家會害羞的。”弗力沙臉紅害羞狀,以自己那粗肥白尾巴遮住半頰。
“阿阿阿阿阿~~~~~~~~~人妖蜥蝪呀呀!!”無間斷的發出高分貝尖叫,屋內的所有玻璃製品也跟著出現裂痕,接著,碎了。

在那“少蜥含羞“的面具下,弗力沙其實正在分析眼前的不速之客。黑髮穿橘色道服的小鬼,長得和生前打敗自己的那賽亞人猴子實在是太像了,除了年齡不符外,其餘完全是一個模子打造出來。而那紫髮藍眼小鬼,則散發出和猴子王子一樣的氣質,高傲,不服輸。

想到此,前宇宙霸王不禁打了冷顫。然而,再經思考後,兩個年紀不到十歲的小鬼,再怎麼想也不可能成為自己畢生最怕的超級賽亞人吧?想到此,那股恐懼感也漸漸消散,取代的是邪惡計畫。不管他們兩個是怎麼到這地獄來,假如能捉到他們兩人作人質,將來總是會派得上用場。

“來來來,黑髮的是孫悟空的兒子,而紫髮的是貝吉塔的兒子吧。”努力裝出一副充滿親和力的外貌,弗力沙伸出雙手,作出擁抱狀。“在生前,我可是你們爸爸們的好朋友,來一個熱情擁抱吧!麼哈!(嘟嘴)”
“……對不起,你認錯人了…”

等到離兩人不到半公尺時,迅速換上邪惡奸詐的表情“哈哈,你們上當了,乖乖就擒吧!”
“……自導自演的真高興阿。”特南克斯斜眼蹬牠,盡是不屑語氣。
“蜥蝪果然都是笨蛋!o___O”悟天完全將這曾經摧毀貝吉塔星的仇人當成某種外星蜥蝪。

立即超級賽亞人化,同時發出能源彈,輕鬆簡單容易快樂地將弗力沙給轟出牆外。
“呀阿阿阿---------為什麼連小猴子也能變成超級賽亞人!!?我討厭這個感覺!!”變成地獄中難得的一顆丑陋流星往天的盡頭飛去。
“真討厭,浪費我們時間,快去找爸爸之前遇過的敵人吧。”恢復成普通狀態,特南克斯對好友說。
“嗯!^___^

兩人絲毫未覺,剛剛被他們輕易打飛出去的某蜥,正是當年害悟空、貝吉塔等人陷入苦戰的弗力沙…

----------------傳說中的分隔線----------------

一路上,兩隻小朋友就以解決垃圾打沙包為樂,踹飛打跑不少他們父親過去所面對過的敵人。不過,他們本身卻不知道,畢竟,父親們舊時所豎立的敵人實在太多了,講也講不完,記也記不住。

不過,真正有著可破壞地獄N次實力的壞蛋們,也不會隨意出現在路上。在進地獄前,所有邪惡靈魂都得經過一儀器,那會將內心中大部份邪惡思想給去除,洗滌。因此,在地獄中生活的靈魂們,大多只擁有不到生前十分之一的邪惡指數。

即使如此,卻無任何裝置可去掉那些有著高超實力壞蛋們的力量,只能在迫不得已,搗亂到無法收拾時派人下去管理。為了避免這類事時刻發生,實力超過某一檔次的靈魂,便得獨自住在一間屋子中。那屋子外表和普通住家沒兩樣,設計簡單,但只要裡面的靈魂想逃跑或為非作歹,那麼,整間房子立刻變成為刑具,釋發出讓靈魂難以忍受的波,甘擾他們,直到打消念頭才會停止。

走著走著,他們來到了賽亞人所居住的區域。

“咦?特南克斯~~不覺得這股氣很熟,好像在哪遇到過呀@___@”定住,悟天轉頭循問。
“嗯…好像有,但忘了在哪。”特南克斯摸摸下巴,歪頭想“我們直接進去吧。”

父母常教小朋友不要太好奇,特別是你無法確認會發生什麼後果時。因為,常常會往當初所料想不到的境界發展,此次也不例外。

兩人小心翼翼,躡手躡腳穿過以純白色為底色的走廊,發揮平時惡搞貝吉塔時才會呈現的專心認真態度,盡可能不被居住於此的主人發現。

“阿…糟糕。”特南克斯在看到坐在沙發上黑色半長髮男子後,突然全身僵硬,生硬地說。
“怎麼了?@__@”悟天不解問,不過當他看到後,也是作出同樣反應“特南克斯…我覺得我們去其他地方逛比較好…/___\”
“嗯…這次就先這樣吧。”打消繼續待在此危險地帶之意,兩人準備往後退。

可惜,某人的動作比他們更快,趕在他們全身而退之前給攔住,壞壞笑道“唷,這不是卡卡羅特和貝吉塔王子的兒子麼?兩隻小貓咪怎麼不多坐一會呢,這樣快就急著走阿。”不知啥時已超化的賽亞人,雙手支撐於牆上,由下往上看。
“呃,來不及了…”兩人緊貼後壁,卻無處可逃,只得張大眼無助地看著眼前的人。

那傳說中的超級賽亞人---布羅利

----------------傳說中的分隔線-----------------

與兩人想像結局不同,他們並沒有馬上被布羅利給秒殺送去閻王前,而被他給左手拎一隻,右手扛一隻的給丟到沙發上。身高才破一米初的特南克斯和悟天,在將近兩米的成年賽亞人面前,如布娃娃般嬌小,輕鬆一抓便被拎起。隨後,布羅利隨口吩咐一句不要亂動,丟了幾包零嘴,便進房,不知拿什麼去。

小特小天雖然很想趁機溜走,不過一回想那兩次的對戰,就全身毛毛的,不由自主地乖乖聽話。並且,稍才的對視,碧綠色瞳孔好像有魔力般,彷彿有雙手綁著自己想逃走的慾望,自然地,心中也不燃起落跑的念頭,只是很拘束的坐在沙發上,伸手進洋芋片包中,有一口沒一口吃著零食。

“來來來,和我玩些遊戲,贏了就讓你們走,我最近無聊的很。看誰要洗牌。”隨手丟一副撲克牌到兩人面前“不過…輸了就得照賽亞人的懲罰方式。”眼睛閃著不明意味光芒,摩拳擦掌。
“阿?”雖然很不情願,但是逼不得已,也只好聽布羅利所定的規則。

“不,再來一次!”輸了不知幾次的特南克斯不甘心,灑下手中牌,耍賴大叫。
“那,這次任你們選,只要是這屋子有的遊戲,什麼都行。”冷笑,布羅利很自信地看著特南克斯說。
“好,那這次就大富翁,我絕對不會再輸的!”

一個小時過後---------

“如何?”邪魅笑容,在布羅利俊逸臉龐上展露無疑。右手端住下巴,左手掌頂在右手軸,帶著勝利口吻,洋洋得意。燈火昏暗,超化後身上散著淺淺光芒的賽亞人,無疑是房間中最耀眼的存在,即使心中再怎麼想忽略,刻意撇頭往別處看,可是,到最後會發現,自己的視線在無形中又回到最初,聚在那傳說中超級賽亞人的身上。

兩隻不約而同同時用力甩頭,試圖讓腦中這怪異不明想法給甩掉。而這行為看在布羅利眼中,只覺好笑,這兩小傢伙內心所想的,還真容易看出來,更是增加他想要“玩”的念頭。

“好啦好啦,那你要作什麼?”扁嘴,紫髮小賽亞人還是不服自己竟然局局都輸的事實。
“好難贏喔,比和特南克斯玩還要困難哇。>___<”小天佩服的看著布羅利,滿腔崇拜。”不過為什麼你每樣都這樣在行,好強阿!“
“想知道嗎?”抓準小朋友好奇心,布羅利如此回答。“你過來我就告訴你。”
“真的嗎,好耶!>___<”天真的悟天,毫不懷疑靠過去,小手放在耳旁,想快點聽到玩遊戲的訣竅。

很配合,布羅利也假裝以說悄悄話似地往小賽亞人耳旁前去,可是眼睛卻如惡作劇的孩子,瞄著坐在一旁的小特,似乎是在說,“小心你的好朋友要被我吃了哦…“

“其實是…”

有意,或無意,布羅利放慢且加重說話速度和語調,說話所產生的些微氣流波動,刺激著耳朵敏感的悟天,讓因癢而不住扭動身子,發笑。
“好癢阿,別吹氣嘛!><”
“那這樣呢…”狡猾冷笑,伸出舌尖在耳垂上,如蜻蜓點水似,輕輕一劃。

小傢伙全身一顫,僵住,大叫跳開,躲到特南克斯旁。而雙手,則摀住被偷襲的耳朵,淚水汪汪,一副小媳婦受委曲樣。

“一點也不好玩,不玩了!/___\”要哭不哭,硬是塞餅乾到嘴裡的模樣,讓無事人小特,也忍不住大笑,興災樂禍。悟天早已忘了,本來他是要去聽某攻略的阿…

“那悟天,假如有好吃的糖果,還要不要玩?”以糖果利誘小朋友最容易成功,特別是對於賽亞人小孩。
“好!^__^”
“汗…你剛不是還說不要嗎?”雖然不清楚悟天剛到底是因何而跳開,不過同伴轉換態度時間,未免間隔也太短了點吧。

才剛開始呢…

----------------傳說中的分隔線----------------------

“首先,閉上眼睛”
“阿?吃糖果為什麼要閉??@___@”
“因為這樣味覺會比較活躍,會更好吃。”
“喔…”

“為什麼我覺得現在這畫面,好像是飢腸轆轆的大野狼狼準備要吃小綿羊的感覺…”特南克斯自言自語般小小聲說。
“大野狼??@__@”
“小綿羊??”
“= =…錯了錯了,相反過來。”

天,怎麼看也是布羅利比較像大野狼吧,他們兩人實在是…不過為什麼我覺得眼前這畫面很曖昧,很像之前偷看爸爸媽媽時的感覺阿…

將巧克力糖球塞入口中,輕輕的,將雙手置於眼前那小朋友的窄小肩膀上,確定眼前角度可行後,布羅利右手便轉而輕抓黑髮小賽亞人的後腦勺,讓兩人之間呈現零距離狀態,至少,兩人的雙唇是如此。

“唔。”察覺對方唇向自己貼近,悟天不舒服的發嗚咽聲,稍作掙扎,想脫離。不過,當布羅利以舌尖技巧似將甜膩巧克力送入嘴中,甜滋滋的味道慢慢瀰漫口腔,讓小男孩一時間忘了原先想逃脫的念頭,出於本能,開始用自己小舌去搶食、去吸吮那甜味來源。

金髮男子左手輕撫小朋友那柔嫩臉蛋,也不忘繼續那帶有些許侵略性卻又溫柔的吻。很有經驗似的引導這酷似卡卡羅特的小傢伙,讓即使是初次接吻的他,也能很順利的進行,毫無滯礙。布羅利舌如蛇般靈活,肆意探索那溫熱的狹小空間,或與之交纏。

直到那糖球融化殆盡,甜味已淡,小小的舌尖已無法再獲取更多美味後,悟天還是依依不捨地探索,似乎不肯相信。

很滿意現狀,慢慢收回,輕輕在悟天唇瓣一啄,劃上完美的休止符。布羅利庸懶地觀察臉上已一片紅通通,眼神呆滯的小賽亞人,忍不住用手指輕彈其額頭,邪笑“哈哈,這樣就不行啦?真可惜,那看樣子剩下得等你長大後再說吧,哈哈哈~~-“

“好痛哦!”趕緊伸手摸著被攻擊處,悟天鼓起腮幫子抱怨,隨後,換上疑惑表情。“不過布羅利哥哥,剛剛那是什麼,好好玩,甜甜的!*___*”經過此一互動,連稱呼都換了…
“呵呵呵~~~那是賽亞人間的對輸者所做的懲罰。”明明是亂蓋,但布羅利就是有辦法臉不紅氣不喘,很自然脫口而出。
“是喔!”小天轉身對特南克斯,興奮道“那以後我們比賽輸了也用這吧!!>w<”
“是這樣嗎,怎麼總覺得有些不對勁…“紫髮小男孩低頭思考,回想過去所偷看到的回憶。難不成爸爸每次都和媽媽比輸了,所以才被媽媽強吻嗎…爸爸還真不會玩遊戲阿…

“咦?你你你…你幹嘛!”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被眼前惡魔般男子給趨近,特南克斯邊驚叫邊努力往後退。
“我?我來收取贏得比賽的獎品阿,來吧!”徹底發揮那邪惡氣質,布羅利邪笑。拿根巧克力棍,以牙輕咬半跟,然後…

“我的獎品…”
“唔哇!”

在一旁待著的悟天,則是很不明白地看著不停掙扎的特南克斯,完全不懂為何要那樣抗拒,明明就很好吃阿(?)。所幸,幾秒後,在布羅利輕撫他耳垂後,薰衣草髮色小男孩便安份許多。與其說是順從,不如說是全身無力而沒法反抗,力氣像被抽盡似,軟綿綿攤在成年賽亞人懷中。

--------------------------傳說中的分隔線---------------------

拿過一次獎品,之後的遊戲中即使他們輸再多次,布羅利倒也不在和他們要求以“賽亞人的傳統”來作懲罰,而是以另一種方式。

“哈哈哈哈,不行了,哈哈哈~~~~>___<”笑到眼框充滿淚水,卻還是無法阻止目前施暴刑的人。
“唔,停,快停!”和他老爸一樣,特南克斯為了那無謂自尊心,咬著嘴唇拼命忍耐不笑。所得到的結果就是,臉色一片青一片紫的不停交換,難受到極點。

“嗯…那好吧”布羅利停下目前虐待行為,假裝很認真思考,然後,再進行更猛烈的攻勢。“可是,你們覺得我會那樣好心嗎,哈哈哈~~~~!!”

使好不容易才從緊繃狀態放鬆的兩隻小傢伙,還沒休息夠,又再度被瘋狂的搔癢癢,簡直要笑到抽筋。

被連續搔癢十來分的悟天和特南克斯,已呈現半虛脫狀態,有史以來第一次發覺,原來史上有比和貝吉塔叔叔在300倍重力室訓練還要累的事。趁兩人癱在輕軟地毯上大口大口呼吸空氣,閉眼回復體力時,布羅利則偷偷的動了點手腳,快且輕巧,再加上小朋友們已經無力到無法思考的情況下,他很容易地便得逞。

-----------------傳說中的分隔線-------------

休息夠了,也吃了大堆叫不出名的奇怪食物後,眾人欲再玩些別的玩意時(貌似兩人已經徹底忘了眼前這人可是曾經讓他們聯手吃過苦頭的強大敵人阿…),突然,一位戴著淺紫色太陽眼鏡,穿著時尚帶雅痞風,以及青綠色以髮蠟抓成充滿空氣感的髮型,給人感覺和時下叛逆青少年沒兩樣的男子忽然就這麼出現在三人中間,語氣很跩地說

“時間到了,該走了!”
“什麼?明明才過六七個小時阿!@__@”悟天往牆上掛鐘瞄眼,愣一下,緊接尖叫“你是誰呀!?”
“切,連我也不知嗎?算了算了,反正你們快跟我回現世去。”很不耐煩,少年拿下眼鏡,露出一雙血紅眼睛看著兩隻小賽亞人,碎碎念道。“剛許諾你們願望時,竟忘了我之前將預約時間給改了。所以,你們現在就得跟我回去。”

“許願…紅色眼睛…這樣痞到想扁的個性…”從各特徵歸納來看,特南克斯知道他是誰了。“你該不會是那欠扁神龍吧!”
“嗯阿,知道就好,該走了…不對,你在說誰欠扁!!!”神龍使出他覺得最狠的表情瞪著薰衣草髮色的小男孩,換來的卻是冷笑。

平常除了現身實現人們願望外,神龍都是維持著人型姿態,到處胡搞瞎搞,美容逛街把妹什麼的。於是,來到地獄捉兩個小朋友回去,當然也是以人型出現,畢竟龍型實在太龐大,行動不便。

玩得正在興頭上,兩小隻怎可能情願就這麼回去,何況,神龍本來答應的時間遠遠是六小時的四倍,二十四小時,整整一天阿。於是,兩隻開始東跑西跳,和成為人型的人龍玩貓捉老鼠遊戲,就是不讓他捉到,能爭取多少時間就爭取多少。

“阿哈,被我給抓住了吧!”神龍很沒風度大笑,一手小特一手小天。

不過,這並沒持續很久,因為…兩人猛然運氣,變身成超級賽亞人狀態,用力一掙,落地,一溜煙似爬到布羅利背上,一肩一個。

“哦?你們不怕我吃了你,這樣信任我?”看著兩個將自己當成避風港的小朋友,布羅利伸舌舔舔嘴唇,以不懷好意語氣低聲道。
“不怕阿,爸爸說會給好吃東西的人不是壞人!*___*“發出絕對純真的微笑,悟天十分肯定的說。
“吃了會消化不良,嘿嘿。”一抹邪惡笑容閃過,特南克斯指了指自己“我們不知對自己作過多少次惡搞新產品的實驗,身上有不明物質,誰知吃了會怎麼樣,哈哈~”
“……”某布冷汗,他所指的吃不是字面上的吃,而是另一個意義阿…

“不管了!”青髮少年使出類瞬間移動的招術,伸手丟出某種不知名道具套住兩小鬼,將他們用力扒下來。“快快快,快放手!!阿阿,就是這樣,那現在就回現世去。”

可神龍抓著兩人頸子回現世時,卻忘了順道控制他們的雙手,導致…

--------------傳說中的分隔線--------------

“好了到了那就這樣啦以後沒事別叫我我也是很忙的阿害我現在要立刻趕去看電影哪有這樣多美國時間跟你們這些小鬼閒扯淡。”一口氣念完該說的和抱怨的話,神龍還未確認好此次到底是帶幾人回來就“刷!”地消失。

還算有點良心,將他們給送到膠囊公司,而不是某火山爆發的熔岩或萬里深海底去。不過嘛…

“沒品的神龍阿阿阿~~~!!為什麼要將我送到恐龍的嘴中!!!“特南克斯單臂撐開恐龍上鄂,皺眉埋怨”討厭,衣服都是口水噁心死了…”
“看不見了看不見了!>__<“悟天死命掙扎。此時,他以倒蔥栽之姿掉入剛洗好的衣服堆中,分不清方向混亂中。

而,另一邊則更為吵鬧。

“怎麼可能!!你…你怎麼可能還活著!”瘋狂加吃驚的咆哮聲於重力室傳出,沒幾秒,便聽到猛烈爆炸聲四起,看樣子情況很不妙。

瞬間爆增的氣,讓兩隻小賽亞人感到不對勁,紛紛加速趕過去,一探究竟。

現場一片混亂,四處充斥著被衝擊波破壞的碎石土塊,很悽慘,已經看不出這裡曾經是以高科技濃縮所建造的重力室。塵土飛揚,隱隱約約可見到都處於超級賽亞人狀態的兩成年賽亞人,貝吉塔和布羅利,正僵持某種奇怪的對峙狀態。個子較嬌小的那位,神色緊張,就戰鬥位置,隨時準備和眼前的“敵人”廝殺一番,顯然過去在外星的那場戰鬥仍讓他久久無法忘懷。而身材高挑的那位,則是面帶笑容,一種準備看好戲的奸笑,很從容站著,彷彿眼前這人根本和他無關。

“你,你不是在之前就被十八號和那兩個小鬼給殺了嗎!!怎麼會又出現!”即使已出現在眼前,卻還不敢相信的破口大叫。
“我是死了阿,只是剛剛又活了,哈哈哈~~~!”狂笑,就是想要氣氣某人。在身高上本來就已佔優勢,加上故意的抬起下巴往下看之姿,怒得自尊心特高的王子牙癢癢。

欲發動下一波攻擊時,突然,貝吉塔感受到悟天和特南克斯的氣息逐漸逼近,大聲咆哮,其中警告意味佔大部份。

“你們兩隻小鬼還待在這做什麼?送死嗎?!還不快給我找個洞躲起來!”語氣雖不甚友善,但聽得出是出自關心的角度。
“布羅利!你怎麼也來了!”特南克斯發現站在爸爸對面的布羅利後,驚訝大叫。
“布羅利哥哥也來到現世啦!!XD”悟天話還沒說完,用力一蹦,人便已像無尾熊樣掛在帶著邪惡微笑的男子身上。

“!!!??”現在,貝吉塔是徹底糊塗了。光是布羅利的莫名復活這點就已經讓他夠頭疼,再加上兩個小鬼如牛皮糖死纏著他,真的…誰都好,快來告訴他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吧!

-----------------傳說中的分隔線------------------

對於中間過程,貝吉塔一點也不在意,重點是結果,這才是讓他最頭大的事。

當你看到過去的敵人再現復活,而自己也明明有著可除掉他的實力,想要將他再次殺掉以洩心頭之恨時,此刻卻聽到自己親生兒子竟擋在面前對你說“不行,你殺了他就先將我給殺掉吧!”難道不會想抓狂嗎?而這正是我們可愛的賽亞王子所遇到的窘境,他的唯一兒子和其好友打從心底認定布羅利是他們一夥的,還用威脅的口氣對自己如此說。

最可惡的是,自己最愛的女人竟然也和那幾個兔崽子站在同一邊!四個人坐在一塊喝茶聊天,好不快樂,而自己身為孩子的父親,女人的老公,卻比不上那突然冒出的賽亞人?難不成傳說中的超級賽亞人就這樣吃香,我不服!

“吵死了!”越想越氣,貝吉塔很無厘頭的冒出這句話,搞的在場突然冷場,通通轉頭望向他。
“貝吉塔,你在做什麼!?有客人在別像個小孩子樣亂鬧彆扭!”布瑪回瞪,數落幾句。
“哼!”

呵呵,真有趣,那這樣呢…

布羅利對板著臉的貝吉塔作個充滿心機的笑容後,隨即抱起坐在腿上聊天的特南克斯,用力一吻,發出響亮“啵”聲,野蠻中透露溫柔,懷中的小男孩,則從臉紅到脖子,因吻而對不準焦距的雙眼也乾脆緩緩閉上,享受這美好時光。

“你!!!”事情發生太突然,第一次見到同性接吻,貝吉塔話都說不全,雙眼睜大地瞪著布羅利。
“嗯…”旁邊的布瑪則是滿鎮定,慢慢觀察,若有所思貌,心想“兒子脖子和胸口前怎麼全是草莓…現在年輕人真是有活力哪…”

沒錯,這正是之前布羅利趁他們虛脫躺在地上休息時,所作的傑作。

“怎麼?羨慕還嫉妒?”放下半無力的小特,布羅利轉而對貝吉塔挑逗說“要的話,我也是可以給你一個難忘的KISS喔!”
“可惡!!我今天不殺死你我不叫貝吉塔!!!”再次超化,賽亞王子被激得額前青筋暴露,咬牙切齒。

可惜在他往前一衝,想抓住布羅利海扁一頓時,布瑪接下來的話,卻讓貝吉塔暫時受阻。

“貝吉塔,要打架就給我到遠點的地方打!假如膠囊公司再有丁點毀壞,除了一個月沒飯吃外,重力室的升級計畫也立刻取消!”
“哼,到外面就到外面!”

然而,在他倆對話期間,布羅利早就將兩小朋友給拎走,不知往哪飛去。

“阿阿阿!!!”對天狂嘯,升到高空,拼命尋找三人氣息來鎖定位置。可惜,還是慢了一步,他們早已隱密氣,降到最低點,讓貝吉塔一點蛛絲馬跡也無。

“帶走卡卡羅特那小子的小鬼就算了,幹嘛連我家兒子也帶走!!”繼續抓狂中。

重力室那,天才科學家布瑪正為稍前被貝吉塔給破壞得慘不忍睹而氣憤不已,這代表自己又要再花數小時和大筆金錢於整修上面。她發誓,下一次絕對要參加那倆惡搞搭檔對貝吉塔的惡作劇計畫,不惡搞他一番她實在不甘心。

而其他三人呢,其實還在運用高速“逃亡中”,至於為什麼貝吉塔感覺不到他們氣息,這都要歸功於小特他們平時為了能在惡作劇後迅速落跑所發明的新道具,“找不到我泡泡糖”,讓他們能在高速逃離現場而不被大人們發現。

“接下來去哪去哪?@___@”悟天微抬頭,望著布羅利。
“去見卡卡羅特。”沒為什麼,只是想去看,順便像氣貝吉塔一樣的氣他罷了。
“好昏…”還沒恢復過來的特南克斯無力地任由金髮男子抱著,腦海想著下次見到爸爸下場一定很慘吧。


“哈啾!”在包子山某條悉水中努力捕魚的悟空打了個大大噴嚏。

“奇怪…有人在說我壞話嗎?哈啾!”

<THE END>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12 | 2020/01 | 0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