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6-09-25(Sun)

【柯府●新年】

【柯府●新年】

曙煙辦事很有效率,當天買來了好幾件合乎各人身形風格的皮毛,姨娘的是漂亮的白狐裘,暖呼呼的還能襯托出她天生白嫩膚色;柯朝的是灰兔毛外套,加做了個帽子在天冷時可以蓋頭;柯可的貂皮大衣又暖又高貴,穿起來一副貴公子模樣,誰看得出來這只是一個庶子?

甚至連新年將回娘家的四姐柯繡和四姐夫亦準備了兩條海獺毛圍巾,一條白一條黑,基準色不論配什麼衣服都很容易。

過年紅成一片,柯府裡裡外外的各項裝飾都以火紅為主,照明用燈籠都換成大紅紙燈掛在院子上方,每一處貼上相對應的紅色春聯或福字,像在廚房貼上山珍海味,門口貼上倒過來的福字等等。

「好紅…」柯可覺得眼睛要閃瞎了,雖然紅色是很吉利也沒必要到處貼紅到嚇死人的紅吧!在這過了兩次春節,每一次都被強迫穿上紅通通的上衣裙子,想起就渾身抖了抖,今年…可以躲過吧?記得男性沒有特別要求一定要穿紅的,太可怕了。

為了不讓自家雲波院成為災區,柯可命令丫鬟們到布坊購買的布料以亮桃紅和亮橘為輔色,白色、灰色或黑色布料為主色,裁了好幾套相似款衣服讓院子裡的丫鬟們穿。有亮點就好,不需要像人形霓虹燈把顏色都掛在身上,大過年的別嚇死人。

計畫過年會有許多額外支出加上四姐回來,柯可前幾天拼死拼活的畫了十來張靈紋拿到唯天坊市販售,換來得靈石一半換成金幣,採購不少糖果點心擺在雲波院各處, 還送了許多給三姨娘和弟弟柯朝。此外,採購5匹雲緞、5匹官綢、5匹雲紋綢,兩個紫壇木盒內裝著2對珍珠花、2對白玉鐲,又讓人買了些罕見的吃食水果及點心,作為覺醒後的李家子孫第一次回娘家,準備一些好禮物才不會被旁人鄰居說閒話。

古代人真麻煩,做什麼事都要擔心輿論,蒙著頭不就啥也不知了嗎?

柯可想歸想,顧及娘親面子還是花了數十金幣採購,至少帶些伴手禮回去不會鬧得像前些年一樣,被眾姨奶奶或各種遠房親戚說三道四,拿錢堵了他們的嘴!

-------------傳說中的分隔線----------------

好過年前分配到的小丫鬟們都訓練好了,否則像去年一樣人手不足,就連柯可自己都得下場幫忙清理雲波院四周,柯府可是規定在過年前未清潔好自家院子會被扣2個月月錢。

不過,8個小丫鬟一塊兒住在雲波院後頭的房裡,成天被一大堆少女環繞真的是很驚悚,雖然她們做事盡心也認真,但聚在一塊聊八卦談是非的功力太強大,常常害得他抓的青霄就往外跑。

像今天是過年前一天,再過一個時辰就要祭祖,香墨和香杏不停叨叨嚷嚷說天氣太冷要多穿點衣服、頭髮不要梳得太隨性最好全部綁起來再上濃濃頭油露出閃亮額頭等等等,柯可微笑抓著青霄說「啊,我突然想起夫人找我,我先走了!」

然後,一溜煙跑了,氣得丫鬟們直跺腳。

一路竟跑到園子裡來,大冷天的卻不覺寒冷,跑了數百公尺反而身體有些熱,柯可像惡作劇成功的孩子笑了笑。

「真抱歉啊!每次都這樣拉著你跑。」柯可笑著說。
「沒關係。」依舊面無表情,青霄深色眸子裡卻是笑意。拍拍有些喘的背替他順氣。

忽然,感到有人來到,兩人下意識跑到假山後躲,躲了後才察覺來的是兩個婆子。

「真是…我們幹嘛躲呀…」柯可苦笑道,大概是身為不起眼人物的時間太久了,直覺反應要躲起來免了誤事,如今都是少爺還是照樣躲,捏了自己大腿一把。
「聽一下。」青霄拉拉衣角,兩人安靜伏在假山後聆聽。

婆子們把自己裹得又緊又厚,帶個厚厚的帽子走在雪地裡呼氣聊天,說得話題三句不離柯府內大大小小的成員。

「哎,兩個月後要辦五少爺和六小姐的婚事,現在又是過年,每天都忙死了!」個子較高的婆子抱怨道,短時間內許多大事要安排計畫,每天忙得像顆陀螺轉不停,連回去陪孩子的時間都少了。
「可不是嘛!不過16歲才排婚事真有夠晚了,一般14歲都準備要嫁人啦!」圍了大紅圍巾的婆子摩了摩手掌,考慮回去後拿雙手套來戴,手指快要凍成冰棍。

「還不是五少爺名聲太壞找不到對象來娶,雖然是堂堂嫡少爺,可要求三品以上的官員嫡女,容貌身材俱得上佳,這條件確實困難了…」說到此,高個婆子壓低聲音說「何況他還沒成婚就替三個丫鬟開了臉,哪個大戶人家嫡女願意一進來就面對一大堆敵手?而且少爺個子不高也是個問題…」

「就是就是,1米6…只能找不嫌他身材又個子不超過1米5的嫡女,符合的人選太少了哪…最後降了一等,挑了從四品國子監祭酒的二嫡女,聽說是個嬌小的女孩兒,14歲,外表挺不錯,但地位…」搖搖頭作勢嘆氣,但婆子的嘴咧得比誰都開,分明在看笑話「那六小姐呢?」

「她呀?婚前就已經和多位男子在房過夜,雖然俱是家中小廝,傳出去名聲難聽死了,誰要?」婆子惡狠狠的說,她的女兒良景正是六小姐的一等丫鬟,將來一定跟著陪嫁過去,如今受到的影響可大了「索性也嫁不出去,老爺夫人該罵得都罵過也沒用,現下不是找個外表俊美身材好的男子入贅嗎?聽說呀,是某個家道中落被落為奴的前官員嫡子,現在被六小姐看中買…不,是帶回家了。」

兩人聊得不亦樂乎,絲毫沒注意她們對話都被潛藏旁邊的少年們聽得一清二楚,隨說話聲越來越小,柯可和青霄才慢慢從假山出來。

「嘖,在主子背後也敢議論,還是議論夫人的兒女,膽子有夠大的。」柯可不以為然的冷哼,雖然對那兩個兄姐沒多少感情,然而心有戚戚焉罷了,誰曉得自己哪天也成為他們口中的話題人物?

噢不,自己早就是了,那也沒差了…

「過完年後府裡又會多一位大嫂和一位姐夫呢!」柯可想到每一個少奶奶嫁進來都要帶好幾個陪嫁丫鬟,府裡的人又要多了不少人。
「下個是少爺要結婚了?」突然,青霄開口,說這話時他的雙眼定定看著柯可,帶著道不清說不明的情緒。

「嗯啊,是啊,老七年幼病逝,五哥六姐是例外,一般少爺是15歲準備提親16歲娶妻,小姐14歲提親15歲嫁人,明年我虛歲13歲,大概再兩年吧?」照這裡的習俗人人早婚,估莫也只有2年的單身自由時間,之後勢必得娶妻…「可是我不想要啊,哎…」

至少,他的性向一直未曾改變,放在以前是正常,放在現在…不太正常。
柯可才不會說呢。

「青霄你看上哪個丫鬟了?這樣急著讓少爺我娶妻後你也好找個美少女娶了嗎?」柯可輕推對方一下笑著說,不過貼身小廝臉上並無笑容,相反的,還相當嚴肅「怎麼了?」
「沒什麼,少爺我們快去準備祭祖。」搖搖頭,拉著少爺的手就走,手指暖呼呼的讓他一點也不想放。
「噢!那快走吧!遲到就麻煩了!」柯可未注意到這點小細節,任由對拉著跑。

因此,他沒看到走在前頭少年的一抹淡淡笑容。

-----------傳說中的分隔線--------------

祭祖柯可覺得超無聊,一群人排幾排,長輩照身份地位排在最前頭,再來是嫡子女,剩下的是照年紀排的庶子女,柯可排在庶子女的最前面,藉著前面人身形隱藏半打瞌睡的不禮模樣。

一祭祖就是半個時辰,這祠堂唯一用途也就每年過年前一用,柯家卻花了大筆銀子保養祠堂。

年夜飯極為熱鬧,20多個主子齊聚一堂,每個主子旁配有一名貼身丫鬟或或小廝協助布菜,大廚房裡進進出出的丫鬟們來回送菜和收用髒的碗盤,整個廳堂熱鬧無比。

「真高興真高興,看到這麼多子子孫孫齊聚一堂啊!」柯母開心的說,年紀大了就愛熱鬧,看到一大家子聚在一塊子孫滿堂她就樂陶陶。
「母親您開心最重要!」柯老爺舉杯敬酒。

好無聊…柯可懶得理會一大堆官方客套話應酬,忙著低頭狂吃東西。過年大魚大肉各式菜色皆有,青霄努力以飛快筷法夾到每一塊嫩肉嫩菜給少爺,魚肉細細去掉小刺,蝦蟹快速剝掉外殼,讓柯可懶散的吃了一大堆美食。

「八弟,你的貼身小廝怎比我的丫鬟還要賢惠?」六小姐柯留桂從一開始就不停注意柯可後方的青霄,長得帥又體貼,取來的菜無一不符合少爺的口味,還能細心優雅將魚骨殼類精準的去除剔掉,優質新好男不容錯過「不如,你讓給六姐吧?我再選個更帥的給你?」

「不了,我覺得青霄很好。」柯可笑著回答但語氣強硬「六姐的未婚夫聽說是數一數二的美男,何必搶六弟的小廝呢?」
「哎,好吧,只是可惜了。」說完還刻意多看了青霄數眼,幸好柯留桂不是愛勉強人的個性,被拒絕了也不惱怒,繼續讓她的俊美小廝挾菜遞水。

年夜飯後,大夥兒移駕到大廳,柯母坐在上位,緊接是老爺和夫人及各姨娘們,小一輩則一個個排隊說吉祥話等著領壓歲錢。出嫁子女亦算長輩,庶長子柯萬和的嫡二子柯留青一家人分別站在下位,依序給小輩們金幣壓壓歲。

壓歲錢小禮物數量皆隨意,沒有硬性規定,因不能公出長輩們的壓歲錢往往代表各自的經濟狀況。

柯母最有錢,小輩一人10枚金幣,老爺一人8枚,夫人5枚,接下來的姨娘們大多是3枚或1枚,量力而出。前些年三姨娘做任何事都捉襟見肘,單單擠出1人1枚金幣都很困難,每次過完年都私底下被碎念小氣,成為姨娘給的錢還沒有一個庶長子柯萬給的多,丟臉死了。

今年,柯可替姨娘做足面子,塞了一袋的繡了吉字的紅色荷包,每一個都塞滿3枚金幣,恰好到姨娘能給的最高額度。

「姨娘,你盡量給,不夠我還有!」當初柯可如此道,感動得姨娘眼框紅了一圈,抱著兒子淚流不止。

其實柯可只是想過一把土豪的癮,大大方方撒鈔票,噢不,是撒金幣,爽翻了。

老人家年紀大了,總是熬不了夜,柯母發完紅包和小輩說了幾句吉祥話後被一等丫鬟良心扶回房。

小輩們聚在廳堂內說說笑笑,吃著各種小街上買來的點心糖果,難得沒什麼事做的丫鬟小廝們在幾個比較寬鬆主子放任下也樂得一同加入,與主子們吃吃喝喝。守完歲,鞭炮聲霹靂啪啦的在外頭炸起來,炸得夜如白晝,柯可真懷疑高分貝噪音下柯母是如何安然入眠,難不成早就自備好耳罩隔絕噪音?

年夜飯到這時候已是尾聲,各家姨娘少爺小姐互道新年快樂,丫鬟小廝提著燈籠照明領路,回到各自的院中。

主要行走小路被丫鬟小廝們掃得乾乾淨淨,積雪持續紛飛,柯可覺得鼻子有點凍,連連打了好幾個噴嚏,好在石子路還不算難走也沒下雨,否則要把全柯府當成冰宮滑行前進。

新年就這麼開始了。

雲波院內,香杏一臉哀怨看著柯可,彷彿他做了什麼天怒人怨不可饒恕的事。

「為什麼每次都是青霄幫忙暖床?暖床的工作明明是給丫鬟的!」香杏扁著櫻桃小嘴抱怨,她原想說天氣越來越冷了可以靠暖床來拉近和少爺之間的距離,不料,她才剛提出這意見那混帳的面癱小廝就說「好,我來暖。」而少爺也任由他洗完澡後把床暖得暖呼呼!!

人家不是說女孩兒身子才是香暖柔嫩最適合暖床,丫鬟暖過的床又軟又舒服,很多少爺往往順便把暖過床的丫鬟一塊兒抱著睡嗎?為什麼---

為什麼他們家的八少爺是讓小廝暖床!?

「呃,反正他就睡在外房,暖完後走過去睡比較近,你們的丫鬟房比較遠,走的時候不小心受涼了怎麼辦?」柯可眨眨眼認真的說,而且現在冰天雪地的一個風吹都是寒到骨子裡的冰冷,幾個小丫鬟哪經得起風吹,他自認體貼很為下人著想。

「……」無言以對,香杏腦子裡想到至少十個回話方式,可是經過兩個月相處她覺得少爺一定會有十個以上的對應方式,每一個對應結果都是像現在這般無語問蒼天,索性默然不語。

過了兩秒鐘,她淚奔回丫鬟房。

「我做錯什麼了嗎?」眨了眨大眼無辜的問。
「沒事,是香杏自己想多了。」香墨微微一笑,默默在青霄VS香杏的對戰紀錄表上替青霄加上一分。

香墨和其他的丫鬟們一點都不想讓香杏成功盜壘上陣,不對,是爬上床,她還沒爬就已經很囂張,真的爬上去還得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新年除了少爺小姐們拿到長輩發的壓歲錢,柯府還會公出一個月月錢給丫鬟小廝下人們,各院子主人視自己經濟情況給予不等的錢或禮品。
以往,柯可只能以自己年紀還小,女紅差勁的她僅僅給每個人打個歪七扭巴的絡子就算是討個吉祥,今年可不同了,有了多個賺錢門路的管道,手頭上金錢寬裕,照等級和服侍時間長久給予不定的金幣。像香墨跟了他最久又是二等丫鬟,一口氣得到了10枚金幣和一小盒裝了六塊香姨子的核桃木匣子;青霄是男性,除了10枚金幣外柯可送了一個白玉佩,繫在腰上添了幾許貴氣;剛跟他兩個月的粗使婆子或小丫鬟就是2枚金幣和一小個香姨子,幾個小丫鬟看到漂亮的盒子都開始得差點尖叫。

嘛,自家雲波院的木盒他並未讓木器鋪工匠刻上太豪華的花紋,柯可選了很童趣的圖,小丫鬟的刻了幾個笑臉或很塗鴉似的大花,小廝的就刻幾顆四葉幸運草,告訴他們會帶來好運時每個人都開心極了!

第一次看到如此簡筆畫卻有意境的刻紋,市面上獨一無二的,雲波院中拿到木盒的下人們個個樂不可支,覺得比香胰子還要更寶貴,頓時改把自己拿到的月錢、金幣都給塞進去,拿著他晃啊晃,聽到清脆金屬響聲就感到無比滿足。

新年期間,為讓官員子民不忘皇恩浩蕩,往往會派遣宮中人士帶著新年禮品到各官員府中,讓所有官員家屬跪在地上聽著官員唸出聖旨上的各式恩典物品,最後再來個感謝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之類的感謝語。

還不是每個人都有福氣可在新年期間體會跪在冰冷冷地板上寒意入骨的快感,首先,你得官員品級夠高,第二是出身夠高,再不就是在一年中做了對國家有貢獻的事物。

新年初一,一大清早的柯府大大小小都被響徹天的鐘聲響起,丫鬟們各院子裡喚人梳洗到廳堂內等待官員唸旨。

「好想睡…」柯可沒形象的打了個大大哈欠,抹掉眼尾生理性的淚水,每年都要大家群聚廳堂等待皇帝送新年禮物,新年想好好補眠都不行。

柯老爺是手上握有實權的三品大官員,平常做事還算盡心,年年都可得到不少的賞賜。

像今年那九品小官拿著一個金澄澄的聖旨,唸了一大串的賞品「瑪瑙金步搖一對、萬年吉慶簪一對、墨玉金線如意一對、白玉手鐲一對、烏玉大珍珠一盒、金線百雲緞兩匹、七彩水紋宮緞兩匹、天山雪蓮一朵…」

隨之而來的是一個個貼著【尚鳳】兩字封紙的大大紅漆添金箱子,每一件箱子都讓柯克仁確認再讓宮中人士打開來驗貨,柯可回頭一看,發現每個人嘴都張得大大,眼睛隨著一個個亮相的賞品跑,恨不得衝上前佔為己有。

這就是年終獎金吧,每年給的還真不少。
或許是自己已經有賺錢之道,柯可今年對聖上給的禮品沒太大興趣,最多就看一看各種新奇古怪玩意飽飽眼福。

收下禮物,柯老爺滿意的親自給了發禮官員一個荷包,裡面裝了數十枚金幣「有勞了,大新年還要加班四處跑,就拿去喝酒吧!」

小官咧著嘴揮揮手說是本份的事,隨即開心帶著兄弟回皇宮,他最愛送禮到官員家了,每個人客客氣氣的迎接他來,還要跪在地上感恩聖上鴻恩,自己狐假虎威的接受大家跪拜很爽不說,回去還可以拿到額外的紅包,賺翻了。

柯都轉運使今年似乎做的不錯,皇帝賞的東西比去年可多了呢。

照慣例,皇帝賞賜物品送入柯家公庫前,柯老爺會先選一些送給柯母和夫人、姨娘等等,今年給了柯母一個萬年吉慶簪、給夫人墨玉金線如意一個,布匹綢緞皆分發。

通常,送到夫人就會停止,但今年不一樣。

「李曉,這匹金線百雲緞還有金鑲玉石蝴蝶簪你就拿去吧,每次看到曉兒都是戴著舊的首飾,偶爾也該淘舊換新。」柯老爺說得一臉誠懇,忘了正是自己未對三姨娘太過關注,否則夫人亦不敢省了姨娘們的首飾錢。
「謝謝老爺。」李曉福了個身,柔柔的答謝老爺,笑容宜人不過內心有多少是真心的就只有她自己曉得。

一個喜新厭舊的男人,別奢望太多,淡然處之便不會受傷。

大家俱知老爺會特例送給李曉皇帝賞物是因為三姨娘出了一個血脈覺醒未來有出息的好兒子,然而,夫人和兩個姨娘內心都在滴血,她們一點也不願意情敵被老爺多加關注,哪怕是母以子貴都不行。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