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6-10-15(Sat)

【柯府●丫鬟水袖】

【柯府●丫鬟水袖】

穿越多如狗,重生滿地跑,正是金靈界的寫照。

每隔三五年總會有一批又一批的人從不同次元世界因各種原因被甩到金靈界,有些是像沃威爾和燭台切光忠直接連人穿過來,有些是像柯可的魂穿,穿來時原主已死因而佔據,亦有從娘胎重新開始的。

像是水袖,重新在金靈界出生。

她還記得重生前自己是30來歲的輕齡熟女,誰料到地球就忽然世界末日,剛適應變態地獄環境又再一次毀滅,醒來已成為新生無助的嬰兒。

穿就穿,重生就重生,可就不能讓她選個好點的地方重生嗎?偏偏重生到金靈界的窮苦人家裡當女兒,窮苦就算了,金靈界的女性沒自由沒人權,出嫁前聽父母,出嫁後聽老公公婆,所謂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噢,修真界的女性的確是自由強權的很,前提是得先有靈根,記得兩年前父母硬是在宗門收弟子時把自己帶過去,硬掰已經10歲營養不良矮了些,結果仍然可悲, 沒靈根。

老爹病重老娘養幾個年幼弟妹,奶奶不疼大伯不愛,身為家中長女便咬咬牙將自己給賣了,一轉三波折到了柯府,如今朝完美丫鬟培訓前進中。

重生9年,加上前世記憶,水袖精神年紀都40了,對水荷等一群小丫鬟崇拜的成為通房丫鬟或陪嫁丫鬟半毛錢興趣都沒有。結果不都一樣嘛?丫鬟出身的即便成為姨娘地位仍依附著夫人,任勞任怨,一個不小心就被當成物品給送人販售了還不得有怨言。

唉,還要1個月培訓完畢,之後就得等各家主人的青眼,被選中了才能待在院子裡,沒選中的只能當整個府上做雜活丫鬟,想升上來遠較有特定主人的丫鬟要難上數倍。

----------傳說中的分隔線------------

今天,水袖和另一個小丫鬟水露分被前院的走道清掃,此處銜接柯府內部與街上的通道,掃了一個早上就看到許多小廝和管事婆子進進出出購物或者辦事,三不五時傳來各院子的八卦雜談,比之前躲在深不為人知的角落掃地有趣多了。

「喲,八少爺今個兒買這麼多東西,是有什麼喜事呀?」大門一開,小廝笑呵呵的說。
「啊哈哈,今天街上一家新開的點心店被我看到了,大排長龍啊!我們排了一個時辰才買到各種好吃點心!
這些給你們小廝吃,成天守門辛苦了。」

「這哪成呢?八少爺您客氣了~」嘴上這麼說手卻伸得很快,裝了一塊小糕的紙袋被小廝藏到懷中,準備等下當飯前點心吃了。

閻王易見,小鬼難纏,低層的小廝丫鬟婆子雖然地位低下,事事聽從主人命令,但平時討好了做事不說方便多了,至少擁有一些特惠。例如,這些守門小廝有時出去見到有趣新鮮事都會第一個報告柯可,讓他能第一嘗鮮。

兩人收獲當真不少,柯可看每一種點心都好吃,左想右想挑不出最喜歡的前三名,乾脆把所有種類都各買十種,一次吃他個過癮!吃不完沒關係,院子裡大大小小丫鬟小撕一大堆,分下去每人幾個很快消化完畢。

等下要先吃哪一種呢?紅豆包還是梨花酥?但羊羹和蘋果酥也很好吃…

然後,他就跌倒了。
幸運的是,青霄動作極快,瞄到少爺摔倒的那刻立即伸手把飛出來的點心一一抓牢,安全無恙。

「什麼安全無恙…青霄你這個死沒良心的…只顧點心不顧少爺我的臉!!」一臉摔個狗吃屎的柯可倒在地上哀哀叫。
「少爺髒了再洗就好,點心掉了難道少爺想要再重排兩個時辰?」青霄淡淡的說,現在他已經1米7,聲音略為變音,更有美男子的風骨了。

可惜這美男子說話冷淡無比,一點也不顧他家少爺的面子。

他倆聊得挺開心無所謂,旁邊看到一切的掃地丫鬟嚇壞了,低著頭不敢輕舉妄動。糗樣被看光光的少爺一個怒火把目擊者解決掉的事件並不少見,水袖前幾天才聽到九少爺柯鴻字寫得難看被師傅責賣,出書房認為守門丫鬟聽到一切,面子盡失,一個不爽就把可憐的三等丫鬟給給調到茅房了…

死定了!一定是想要滅口…!怎麼辦!會被分到哪裡?

「喂,給你吃塊糕,剛才看到的一切就當幻覺吧?」柯可打開丫鬟的小手,硬塞一個還熱呼呼的杏仁糕到水袖手裡,臉上還有沒搽乾淨得沙土。
「唔?」
「就這麼說定了。」八少爺沒給對方反應機會,自顧自和小廝快步離開,現在身上髒得像泥地打滾的狗,想快點回去讓丫鬟燒熱水洗澡去。

水袖傻呼呼盯著遠去背影,低頭咬了口糕,真好吃。

「哎?水袖你在吃什麼?看起來好好吃呀?」水荷等了很久不見好友過來,自己跑過來找水袖,東嗅西嗅想找到香味的來源。
「給你。」大方折了一半,並不是好東西與好朋友分享理論,而是懷璧其罪,多個人當共犯反而不容易被發現。

水荷咬了口,好吃!再咬一口,更好吃!再咬一口,沒了…

「水袖呀~~~快告訴我這是在哪買的?好甜好好吃呀~」拉拉好姐妹的袖子嬌道,她忘了今天不是輪休日,水袖哪來的機會到外頭購物。
「……八少爺給的。」思索一番,說一個謊言得用更大的謊言來圓謊,於是水袖道出真相。

「啊?真好!剛才八少爺有經過?為什麼他會給你呀,你們兩人認識?」難得聰明一次的水荷繼續扯弄好姐妹的袖子,再用點力就變成沒袖子的水袖了。
「他開心吧,那邊守門小廝也有。」手指著躲在角落偷偷摸摸品嘗人間美味的少年,證明自己所言不假。

「真好,原以為待在門口掃地最麻煩要不停對主子低頭,沒想到竟然還有額外福利!」嬌小的丫鬟扁嘴道「稍才我碰到兩個八少爺院子裡的不入等丫鬟,她們說少爺還給丫鬟自製的香胰子呢!那一塊可要幾十枚金幣,他真捨得!我也好想要到八少爺院子裡呀…」

「八少爺還真是憐香惜玉,連夫人老爺院子裡的丫鬟都沒香胰子,都是買澡豆呢。」水袖感嘆道,她們普通丫鬟更悲慘,別說澡豆,都是清水直接洗洗,每次洗完澡還是很不爽快,等存了月錢一定要去買個香胰子,哪怕是最下等的也好。

----------傳說中的分隔線------------

至於回到雲波院的柯可,上百個點心自己各留2個,剩下的分給自家三姨娘和弟弟柯朝,夫人老爺、柯母、二姨娘、四姨娘,各給了5塊,至於他們怎麼分配就是他們家的事。此外,成婚的也得另外給,如大少爺夫婦、二少爺、五少爺和六小姐等,光是禮儀上的贈送就差不多50來個。

大家族真麻煩,連想吃個點心都得到處送!

不過,柯留雲的妻子五少奶奶倒是額外再送了5塊糕,不算在五哥的份內。

只因當初成婚後數日,柯留雲被夫人責罵一事無成又成天無所事事,還不如八弟懂得經營生意,還有特殊血脈,未來不愁吃穿,氣得他故意在家宴時對柯可冷嘲熱諷,說他運氣好才能變成少爺,否則還不就是個要嫁人的賠錢貨。

「真不好意思,你夫人我就是賠錢貨!你這個矮子!!」五少奶奶葉明燕天生是個小辣椒兼大砲,講話從來是嘴比腦子先動,重點是講完她也不覺得說錯,抬起下巴哼了聲「妾身倒贊同母親所言!」

於是五少爺生氣了。
第一點氣她沒腦子,口不擇言。
第二,不知悔改。
第三,專戳人家痛處。

葉明燕再錯也是國子監祭酒的二嫡女,家族官階雖比柯克仁低兩階,朝中卻地位卻比遠在天邊的柯克仁高。國子監祭酒相當於是最高學府的校長,亦像教育部長,此外,還掌有各種學習機構的課制、升黜、課綱內容、考題編選等。

凡是現在循正統科舉入試至朝廷為官的官員,九成五以上都是他的學生或者同事,影響力大又廣。

是以柯留雲再氣再怒也不可能休掉妻子,夫人老爺不會允許,柯老母更不會,最多只能關她在院子裡三天不出門,僅此罷了。

自從那次被五少奶奶口頭上幫了忙,又見到她因自己而被罰在忙裡禁閉,立馬差丫鬟送了幾個自製的香胰子,還加送了一小盒從李家千香閣帶出來的三品香品。葉明燕開心極了,差點一天洗三個澡就為體驗新得手的稀有香胰子,幸好最後被一等丫鬟給制止。

所以這次有了好吃的點心,當然要額外送給五少奶奶吃,五哥也送了,便不算是多大的事。

----------傳說中的分隔線------------

古代沒有【施工中,請勿靠近】的觀念,柯可沒事就繞到裝修改建中的五姨娘新房參觀,如今已到最後收工階段,聽工人說只差院子裡秋千和和移植觀賞花卉就完工了。

一個主廳,一個包內外房的主房,一間暖閣兼庫房,再加上外頭丫鬟居住的房間,便是一般姨娘的規格了。老爺算極疼愛黃靈兒,將裡外的地板重新撲了遍,屋頂破瓦全揭了補上新瓦,枯萎發爛植物亦全數移除,待新購植物到貨便移植進去。

柯可趁著工人們放飯,帶著青霄到院子裡晃了一圈,上次看到的橡木椅子還在,正廳正中央兩張靠背椅,中間的花瓶看來挺福氣,他猜是老爺特意從夫人庫房搬的。右邊牆上有個百寶櫃,款式很漂亮,然後怪就怪在上面只有三兩個格子有擺飾品,一小盆花,幾個小瓷器,沒了。

「連八寶粥都不能當,真愧了百寶櫃的名啊…」搖頭晃腦評論空蕩蕩得像新的一樣的百寶櫃,地上連張像樣的地毯都沒有,像大夫人或柯母的院子裡都有張多重牡丹刺鏽的毯子,二姨娘房內和大哥廳裡都有張虎皮,是他先前外出從軍時殺虎所得。

才看到黃靈兒房間的一個小角,隱約看到裡邊慢是紗霧像吃了迷幻藥年輕人游蕩的五光十色夜店場所,柯可和青霄就被吃完飯的工人當場抓到。

「未經夫人老爺允許,任何人不得私闖!」幾個手臂粗過柯可大腿的漢子像熊一樣大吼,收到青霄給的銀幣後像吃了蜂蜜甜滋滋滿意的維尼小熊,憨厚抓後腦道「少爺盡量看盡量看!沒事兒!咱們都什麼交情了!」

「呵呵…本少爺就不耽誤你們了,青霄我們還有事要忙吧!那麼各位再見!」瀟灑揮一揮手,誠然古人不欺我,有錢好辦事,給了點小錢就能欣賞精彩的一秒態度臉色瞬變的好戲,也不虧。

難怪客廳要用得隨隨便便,房裡的光是裝神弄鬼的紗布緞帶就價值不斐,原來是想故作可憐,外頭廳堂家具便擺幾個飾品,用得是普通木料,裡頭私房卻華麗無比。

柯可相信單單房內反光亮麗的各色緞帶紗布沒有數百金是買不到,就不曉得這預算是出自老爺口袋還是工出。

這裡才剛想到問題,夫人派得監工小丫鬟也看到事情真相,急忙忙想說不好了衝回去找夫人報告,夫人聽完房裡又碎了一組杯子,閉口不言的一等丫鬟心想下次夫人發怒時就快點換上便宜茶具,好歹少花點錢。

「好呀…很好!竟然疼愛一個舞姬到這地步,竟然買了昂貴罕見的絲罩給她!!」夫人咬牙切齒,朱紅指甲深深印到手心,流出幾滴鮮血。

老爺一下工就遭到奪命連環追問,問不到答案勢不罷休的強悍氣勢,最後老爺沒種的招了。

他把當初預備送給五少奶奶的兒媳婦禮還有給六姑爺的女婿禮都給賠進去了,一個是連珠珊瑚金步搖,一個是縷疊黑耀石綴水晶玉配,任一個價值上百金,卻被老爺給管事拿去當了,現錢都賠進未過門五姨娘的新房內。

「難怪當初沒見老爺你送禮,還以為是私下送,沒想到…竟然給當了!給那賤蹄子買東西!」氣得口不擇言,向來世家嫡女的好氣質好家教碰上外邊野女人時都崩潰了,一個未進門小妾都能翻天覆地,等她進來了還不知會如何,真是一個死狐狸精!

理虧了,老爺閉口不言,當個悶葫蘆。

東西買了也退不了,心虛老爺妥協,夫人決定沒收五姨娘進門時各家所送禮品禮金,作為贖飾品金額。此外,五姨娘院子支出再一次下降,從30金下降到25金,所有額外支出都必須經過夫人同意才可。

原本動工中的小廚房被強制停工,拆了,她一個小妾憑什麼有小廚房?八少爺是例外,人家有前途有強大娘家支持,一個舞姬能讓她嫁入官家成為賤妾已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抬舉她了。

房裡布置的唯美絲巾紗網拆了大半,其他房內空缺的家具也不打算替她補齊,誰讓她還未進府就成天在老爺面前吹枕邊風。

老爺顧不了未來美嬌娘可能的怨恨,他被夫人指責了一頓,心裡悶到八百里外的海邊,無奈罵得又很有道理,誰叫他要丟了自家的臉連禮物都坑去賣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自從收到鋪子已是四個月,柯可將兩間鋪子經營得有模有樣,增加新的雕花樣式且專提供美麗匣子給香胰子的木器鋪營業額日日高升,香胰子香氣足、療效好,價格公道,還有美妙木製容器包裝,生意翻倍成長。

木器店一個月有50多枚金淨利,精油香胰子鋪更高,大家都說女人生意好做果真不假,過年前有些人收到香胰子禮品後一試成主顧,二月淨利竟飆到300金幣,各種數據和評價顯示未來有足夠成長空間。

三月春季,許多花陸陸續續的開了,各人院子裡種了主子們喜愛的花朵,特別是桃花和櫻花更是相競爭豔,開得比誰都嬌比誰都美。

三月初三,製桃花酒的好日子,取桃花20克和250毫升的白酒,洗淨桃花浸入白酒一個月,屆時取出,藥酒即成。飲用時每次兩湯匙,早晚各一次,可活血潤膚、治百病、皮膚回春等。

還有種桃花蜂蜜酒取250克乾淨野生桃花和30克野蜂桃花蜜,配上1公升白酒。先將桃花洗淨搗爛成細小片狀,與野蜜均勻混合,再加入白酒中混合,置常溫25天,桃花蜂蜜酒即成。面色晦黯、黑斑或因妊娠產後面黯、經血不足、痛經等症,都是對女性身子極好的酒。

柯可動員雲波院內上上下下人手收集桃花和桃花蜜,自家院子和院外都是桃樹,可作第一種桃花酒材料,這些容易的讓家中丫鬟們採集。不過,為了之後的桃子,柯可不敢全數摘完,命僅摘三分之一,以花朵密集處為主。

他和三位小廝到山上尋找野生桃花和蜂蜜,距離柯府10公里處有一處小山,那兒開滿了桃花,許多夫人小姐都愛去那賞花野餐。

夢桃山,最適合賞桃花的地點,雖是無人擁有的野地,因山下自然生長美麗的桃花林,久而久之被人私自畫了範圍,成為官府家屬限定,每次進入需付1銀幣一個人,前來者非富即貴。

然而,桃花林的另一頭,銜接的卻是森林,偶爾野獸出沒,聽說數十年前曾有低階妖獸跑出來,但近期在每次春獵都會被主辦單位和參加者先淨場再獵捕完畢,連隻兔子都難以見得。

只不過,今日許多人心思未放在桃花欣賞上,都被一組人馬迅速有效率的SOP動作給嚇到,花也不賞了,酒也不喝了,蝴蝶不撲了,飛鳶也不放了,官家小姐夫人個個呆若木雞,傻呼呼盯著提著籃子在桃花樹間穿梭的四人組。

「這哪一家的呀?怎麼好端端的桃花不賞摘起花來了?」穿著水藍仙鶴紋的官夫人皺眉道,轉動手腕上的赤金紅寶石玉鐲,嫌棄看著不懂賞花美妙只顧著齋花集蜜的少爺和小廝。
「好像…是柯府的公子。」認人功力極強過目不忘的夫人道,繡了青竹雀兒的袖子遮住口鼻,怕被人發現說話的是她。

「柯家的?年紀這麼小不會是大少爺和二少爺,五少爺前些日子成婚了,不會穿這種衣裳…」夫人小姐們猜來猜去猜不到,四人卻已經蒐集到足夠的野生桃花和野蜜,心滿意足打道回府。

----------傳說中的分隔線------------

小說定律,任何一次出遊都可能變成小事件。

「不好呀!聽說桃花林有妖獸啊!不好呀!」不知哪個小丫鬟傳過來的尖叫,其餘人士聽聞尖叫聲連考證都沒有,立馬跟著慘叫添亂,三步併兩步,爭先恐後往出口逃離。

那些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雙腳無力的太太小姐們打了雞血,一個個拉著裙角跑得比誰都快,好多丫鬟瞪大了眼,久久不敢相信自家主子其實很有參加田徑賽的資格潛力。

「妖獸?我以為這裡是最安全的賞花地點,否則怎麼還要收1銀幣?」柯可不解的說,一點也不驚慌,還出聲安慰身邊兩個小廝步月和曙煙「我們不會那麼慘,假如出現了也不會找到我們,桃花林至少也有10里長,怎可能這樣慘到我們這?」

哈哈大笑,不以為意,殊不知莫非定律便是如此生效。

他們開心的很,都沒人打擾摘採桃花動作能更快,此時,一個半大不小的身影忽然從樹叢中跑出來,嚇了曙煙一大跳。

也不能說突然,實際上他一直都站在那裡,幾個小廝採花太認真沒注意罷了。

「啊!!狼呀!!是妖獸啊啊!」連滾帶爬手腳並用的在地上逃命,參加寶寶爬行比賽鐵定得冠軍。
「不是,是半妖。」青霄淡定打量站在原地揉眼哭泣嗷嗷叫的半人半獸,真正化人的妖獸不會除了直立站行之外都保持原來動物樣貌。

看起來很像狼,但似乎…眼睛沒狼那樣上吊,似乎是狼犬型的半妖?

光看身形是大約10歲左右的孩子,但卻頂了一個大大的獅頭,一藍一金的眼不停流淚,破破爛爛的布幾乎無法蔽體,小犬人咿咿呀呀的邊哭邊說。柯可觀察半分鐘,半妖依舊站在原地哭呀哭,好像除了這個啥都不會做。

「嗚嗚!我好餓!」終於,小犬人說了第一句話,腔調倒是字正腔圓的標準人族語,之前大概是和人族的雙親居住學習。
「你的…爹娘呢?」柯可半蹲下身問。
「爹娘…嗚哇!」哭得更嚴重了,柯可沒辦法只好拿丫鬟繡的帕子幫他擦眼淚,他又哭了一會兒,抽咽道「爹爹不知去哪了!我娘說犬妖不喜歡不夠強的半妖…所以,所以她就帶著我在山上…可是她一個月前過逝了!嗚嗚!我沒有家人了!」

眾人默然,半人半獸的半妖在金靈界一向不受歡迎,妖族覺得太弱發揮不出妖獸的天賦能力,人類則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小犬妖的娘親能好好養育他已是甚好。人妖戀產下的子嗣大抵如此,不是被拋棄自生自滅,就是被賣到奴隸場當成下等奴僕販售。

半妖分兩種,一種是偏向妖獸體型者,此種擁有妖獸的強健身體和復原能力,智慧等同人類幼童,可是卻無法學習法術,他們唯一會的是種族的天賦本能,僅一項。此種最難混入人類社會,動物外表讓人有錯誤的第一刻版印象,粗俗野蠻永遠都脫不了關係。

另一種缺少妖獸的強健身體,和尋常人類一般,身上的妖獸特徵頂多兩到三項,如耳朵、尾巴或斑紋。此種半妖比例最少,約10個半妖才有1個屬此種。他們壽命體能與人類相仿,外表美豔無比,放到人類社會中皆是上上之選,說難聽點就是當玩寵養在身邊,沒有人權。

其實呢,半妖根本不被人族當成人,當然也沒有人權。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