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6-10-30(Sun)

【柯府●刺繡是門賺錢好才藝】

【柯府●刺繡是門賺錢好才藝】

輕手輕腳開門,仍產生了點聲響,打破了本來的低聲環境,小丫鬟們紛紛抬頭看向門口。

「八少爺好,您今個兒怎來到這?有事可派丫鬟來傳話,用不著親自來呀!」在後頭監視的婆子堆滿笑容道,討好的行了禮。
「八少爺好!」聽到婆子的話,小丫鬟們都放下針線,恭恭敬敬起身敬禮,水荷一時急了,針沒放好刺到了手,疼得「呀!」叫了聲,含住滴出血水的手指,淚眼汪汪。

管事婆子一看,立即拍了水荷的後腦袋,低聲斥責「少爺來了還這般不懂禮數!」

「別罵她,我是因上次你們這裡的小丫鬟送了香書和香詩兩個荷包,覺得繡工很細,覺得你們教得很不錯,所以想找一位針線婆子抽空到雲波院教教院子裡丫鬟。」柯可擺擺手道,順道審視幾個丫鬟手上的半成品,有些是還不錯,但很多連個影子都看不到。

稍才偷懶的丫鬟心中懊惱,早知道就不要貪玩,現在空白的布拿什麼進少爺的眼。

繞了一圈,終於看到熟悉的花樣。

「咦?這個和香書荷包上的一樣…」柯可眨眨眼看了兩次,確定沒錯後笑道「那你就是水袖了吧?」

唰唰唰,同時數十道目光打到水袖身上,丫鬟心裡各種羨慕嫉妒正面負面情緒都有,一個還沒受完訓的丫鬟能被少爺惦記,那是多大的面子呀!一定是仗著自己皮囊子漂亮像狐媚子討好的吧!

水袖瞬間了然大家內心想法,哭笑不得,你們沒看到少爺是看到我的針線活才認出人嗎?大家都低著頭哪裡看到臉呀!!冤枉死了!

「回八少爺,奴婢是水袖。」點點頭,行了下人禮。
「嗯嗯,你繡得很漂亮,還有這個是…另一朵包心菜?那你一定是水荷了!」柯可邊說邊瞄到鄰座的座品,笑得很開懷。
「是的…正是奴婢…」水荷都快哭了,怎麼又是包心菜菜,聽到大家憋笑聲她想哭了「但這是玫瑰,不是包心菜…」
「別計較小細節啦,香詩說很喜歡你送她的包心菜,說以後再多繡幾顆包心菜或花椰菜,用蔬菜當繡品很特別!」大拇指比了個讚的動作,可惜大家都看不懂。

柯可的小動作大多數人都不曉得意思,然而,一旁的水袖內心卻震撼了。

莫非八少爺也是地球穿越人士?但事實未明朗前她不敢多說,猜錯了倒霉的是自己。

柯可給了針線婆子1枚金幣,讓她以後每週來兩次,每次1時辰好生教導自家院子裡的丫鬟刺繡,教得好下週還會再賞她錢。針線婆子自然樂意,不過一週抽出一點時間賺外快,教小丫鬟又不累,點頭如搗蒜。

僅僅叫出兩人名字,這點就夠讓小丫鬟們瘋成一團。

「水袖!你們以後一定是被八少爺看上了!未來說不定可當通房丫鬟啊!八少爺13歲,差不多也這幾年要收了呢!」水舒酸溜溜的說,她自己何嘗不想要爬到二少爺床上,可惜人家二少爺連有她這個兒都不知道,目標任道重遠。

「想多了,我才9歲,通房丫還至少要15歲不說,單單年紀就差了6歲!何況,我也不想要走那一條路子。」水袖認認真真的回答,得到的是其他丫鬟不屑的嗤鼻聲,認為她得了便宜還賣乖。

真要找年紀接近的也是柯朝或柯鴻吧!這世界的女生腦子裡都在想什麼呢?

「八少爺長得可真俊,比起上次看到的五少爺,兩人俊的不同啊!」水鹿心心眼的說「可惜五少爺已經成婚,而且,他的身高也有點…次了些…」
「話說稍才站在八少爺身旁的不說話的男生是誰?是他的小廝嗎?長得特帥的!」水夏也是愛看帥哥的,她和水鹿總以評斷柯府內帥哥為樂。

「看來不像一般小廝,聽說八少爺沒有一等丫鬟,而是將原來小廝提到一等的位置。」八卦蒐集能力點到最高,水鹿得意炫耀自己的搜刮來的消息「好像是叫青霄,和八少爺同歲。」
「哇…如果不能嫁給少爺,那嫁給青霄也好呀…」

少女懷春總是詩,院子裡平常也沒啥話題可聊,繞來繞去總在幾個主子身上。

「好了,還不快點完成手上繡活?你們可不想將來分到隨便的地方吧!」剛談完教課價碼,婆子聽到房內吵鬧聲不悅的板著臉孔責罵,小女孩立即拿起針線裝乖繡起活。

--------------傳說中的分隔線-------------

且說五姨娘還沒娶進門,大少爺二少爺都傳來喜訊,大少奶奶張氏又有身了,二少奶奶、貴妾金氏和通房何氏同時有孕,一下子柯府裡未來又將多了4名新生代,可謂喜氣洋洋。

柯老夫人、老爺和大夫人一聽喜上枝頭,立即賞了有孕者各二匹上等綢布,院子裡的下人額外賞了半個月月錢,並吩咐下人要格外關心這些少奶奶、小妾和通房的飲食,要補品就到庫房拿,絕不能省。

「二哥可真是…勇猛有力,一口氣又要得了三個孩子,開枝散葉啊…」柯可聽聞消息後的第一個反應是,媽呀還真會生!你真TMD的種馬再世吧!考試讀書不太行,生孩子卻很勇猛夠力!

此外,大少爺柯萬從八品武官升到從七品的騎尉,大少爺家可是雙喜臨門。反觀二少爺除了是個能讓妻妾狂生之外,還是卡在秀才位上不上不下,如果今年秋試再沒上榜,又要再等到24歲考第4次的科舉。

「也不是說生得多就真的好,像你大哥那樣才是真正好。」三姨娘笑了笑,她正在替最後一針做結,手很巧,柯可許多較精細的荷包都是從李曉這出來的,配色淡雅看了舒服「你現在也大了,該曉得柯府狀況其實沒有外頭看得那般風光。」

柯可心一驚,看了看四周,除了良曲和青霄,其他下人都被撤到外邊打掃整理,不由得多看了娘親一眼。

「總共庄子加鋪子收入就這麼多,但近年孩子輩不停娶親生子,地方是夠住但總要多增下人吧?下人哪一樣不是錢?而新進來的姑爺少奶奶的月錢又是筆支出,這六姑爺還是帶罪之身根本無法到外頭賺錢,吃喝都用柯府呢~~」三姨娘講話不急不徐,一點一點道出近年觀察的心得「你以為大夫人為何要和老爺吵五姨娘的事?除去真的吃醋外,納妾鋪張都是花費,庫房裡的現錢有限,現在又多了即將到來小嬰兒,那支出有多少?」

柯可想一想,這倒是真的,大哥自己有工作至少收入還過得去,他不像二哥五哥好女色,家裡鶯鶯燕燕好不熱鬧。

二哥,扣掉他自己和二嫂的每月月錢,還有姨娘通房的收入,大概也沒多少吧?

柯府的月錢會照一輩輩向下遞減,嫡子的伴侶收日比照對方,但他們下一代的嫡子女等同老爺他們的庶子女,而庶子女則要減半。同樣,嫡子他們的姨娘收入等同庶子女。

算一算,二哥二嫂一人月錢加院子預算各30金幣,其他人共住一院子,所以兒子2金幣,姨娘2金幣,通房比起管事婆子少點是各1.5金幣,總共68.5金幣,一點也不夠。那些姨娘通房的胭脂水粉錢還有額外首飾,還不都要二哥出,一個月平均至少2-30金幣,還不算上小廚房的吃食更不能少,恐怕預算都花完了,連自家鋪子庄子的錢都要添進去還不夠,轉頭就向大夫人索取。

「所以二哥一個月沒有150金幣跑不掉,還有五哥房裡的人也好,差不多也是這個花費,再加上六姐…哇…」光他們三個嫡子女一家就要500金了,而十一妹喜學才藝,請了師父教她詩詞書畫還有琴藝,學習費用還有器材,再加上各房的姨娘孩子和府上基本費用…

想到此,柯可的一張臉都白了,柯家那點花費哪夠?都在吃老本!每個月或許再添上個上百金子,或者500金子…

「姨娘…那柯家的錢是哪來的?」想了想,柯可最終忍不住問道,他想起以前看過的紅樓夢,裡邊賈府當初也是風光無比,排場比誰都大,最後不知不覺敗光一切,終究是回首一場空,什麼也沒了。

「賣鋪子賣田賣庄子賣首飾,總有辦法的。」李曉苦笑道,但這些終究不是個法子,賣掉生財工具未來日子只會日益困難「不過大夫人娘家有錢,現在恐怕是從她自家手上的鋪子添進去。

柯可頓時理解夫人為何對庶出的都不夠大方了,自己都出了私房錢,再怎樣也是以自家兒女為主,何必便宜其他女人的孩子。

「姨娘,我是不是該去考個童生秀才?這樣置產比較方便…可以免稅。」想到凡人可怕到壓死人的賦稅,他低低的問,雖然13歲再去考童生很丟臉,一個國中生和一大堆低年級生考試,丟臉丟到家。

「不用呀,你已經是靈紋師了不是嗎?靈紋師是特殊職業,和修者一樣等同一品官員,萬畝以下田地不需要稅賦的!」姨娘睜大了眼解釋,她大概知道兒子的意思了,是想趁柯家還沒倒前盡快在外頭置業,以免將來就來不及了。
「呼,還好…那我不用和小朋友一起考試了。」擦擦不存在的冷汗。

想到就做到,隔天立馬和青霄拿著身份文件到官府登記買田地,也不敢一口氣買太多,拿昨日賺的900金幣再添了100金,買了百畝良田置在一時辰馬車距離的地方。李曉寫信回娘家,父親雖然是小官員,這點小事難不倒他,找了些遠親幫忙打理庄子,收人的十分之一分給他們,其餘的會定期寄給柯可。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背著柯老爺和夫人的面上做的,即便現在他們知曉製作靈紋的賺錢技術,但假如知曉私置產的話八成會召到前面惱罵一頓。

--------------傳說中的分隔線-------------

請了針線婆子特意到雲波院教幾個丫鬟刺繡,她們的繡藝水平像坐了火箭直線上升,雖然到達不了專業級,也有快7分的水準,柯可終於有除了木器之外的漂亮容器可裝香胰子送人。

時間過很快,到了老爺納黃靈兒的黃道吉日,可惜她是一個舞姬出身,老爺想讓她坐上大轎進來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最後以一個小轎子在城裡轉了幾圈,由後門進來了。

對,她連側門都無法進入,唯有出身良好的良妾才有資格,如三姨娘李曉。

納妾不能大請,但也風風光光請了親近友人前來府上吃飯聊天。夫人不重視這妻妾,連帶她的一房子女一個人都未出席,最後是由二姨娘主持納妾儀式,格調立刻降了好幾階。

柯老夫人僅在儀式最開頭晃了一圈,到場不到一盞茶便推托身體不好回去休息,不過她的休息是待在房裡聽丫鬟們說笑話,精神得很。

四姨娘一房也沒人前往,當初聽到有更年輕貌美的舞姬要入府便已氣炸,哪來心情參宴?以生病之由推拖不去,兩個小的則在旁伺疾。

最終,參加的就二姨娘、大少奶奶和兩個孩子,以及性子最好的三姨娘一房子女。

戴了極縷真珍珠玉簪,一襲銀白色點綴金紅繡線孔雀,三姨娘今日扮得淡雅,穩穩重重的與柯可、柯朝一同出席。兩兄弟也不稀罕穿得一身大紅,皆是同樣的銀白底再配上紫紅色的魚紋或鱗紋,腰上鑲金虎形玉佩掛著,氣勢倒挺足。

儀式挺熱鬧的,柯可卻無聊的想睡,禮物連想都懶得想,包了些金幣就算了事。娶姨娘無法和五哥六姐結婚相提並論,其他人連到場都不願意,他已足夠尊敬。

看對方一路扭進來的姿勢,柯可覺得腰都快斷了。

「哥,五姨娘是不是腰閃了?為什麼走路歪七扭八的呀?」天真無邪的說出,柯朝的話一吐出口,行進中的黃靈兒立即真的扭到腿,一拐一拐的往前走「呀?原來是真的扭到啦?」

賓客哄堂大笑,特別是瞧不起五姨娘身份的人更是笑得眼淚都飆出來,大家老早就覺得那扭得像個狐媚子的走路法噁心死了,只是沒人敢說,既然是小朋友說的那也沒辦法了。

五姨娘雖然頭被蓋得看不見,耳朵卻聽得一清二楚,指甲深深印在手心裡,可惜她聽不出稍才說話的聲音是哪一家的孩子,否則等她查到,她鐵定要好好的復仇。

「好了,那應該可以走了…」哪曉得柯可才和青霄說到一半,便被二姨娘身邊丫鬟給喚過去,姨娘說他身為老爺的兒子理當幫忙。

大庭廣眾下,柯可就這麼被拖走了。

當家嫡子女沒來,四姨娘也未到,恰好屬於現場年紀最大的柯可莫名成為接待客人的主角之一,早知道就不要嫌太無聊,現在是太有聊了,忙到他想哭。

忙東忙西,和老爺一塊接待客人,恰好他屬於下一個待婚子女,一切客人看柯可長得外表俊俏,談吐有禮,幾名賓客夫人說話時不自覺有了這個意思,想讓自家的庶女嫁過來。

「哈哈哈!這兒子啊,特有出息的!」老爺手重重的在柯可背後一拍,哈哈大笑,講了一長串稱讚語,聽得柯可都在懷疑講得人真的是他嗎?聊的同時不經意提到李家血脈覺醒,可繪製聚氣靈紋之事,這事比前面講的優點加起來都要重要,一時間家中有適齡待婚女兒的客人都停下動作,專心聆聽柯老爺的話,思索要將自家哪個女兒嫁出去才好,甚至有幾家看著柯可長得人模人樣,說話得體,都打算把嫡女嫁過去。

甚至都和三姨娘說好交換兒女庚帖,合算八字!

旁聽的柯可都快哭了,娘呀,孩兒都還不確定自己是否會喜歡女孩子啊!!別一錯再錯!

順帶一提的是,大紅燈籠是用上次兒女成婚的那套,反正也沒破沒舊,廢物多用,能省則省,五姨娘隔天知道時氣得摔破一組茶具,不過這是後話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嫡子女和四姨娘的子女雖然沒去,納妾當日不代表工作輕鬆,反而因那些未去者的丫鬟各自只派了不到一半在現場支援,所有新訓中的小丫鬟都被管事婆子派遣掃地擦地,處理各種事前準備和善後事宜。

名義上的婚宴協助丫鬟,實際上她們連新進姨娘長什麼模樣都沒見著,都在大廚房或府內院子掃地整理,忙裡忙外。

水字輩的小丫鬟之前聽說要到婚禮現場幫忙都高興死了,還以為多了表現機會,實際上累得豬狗不如,婚前三天打掃整理,月亮上正中才回房睡,頭剛沾到枕頭立馬睡著,還在作夢便又雞鳴開始了新的一天,繼續各種忙。

什麼主子輩都沒看到,只好當自己是來認識柯府各管事婆子或管事先生。

「我的老天爺兒,我還以為可以到主子跟前服侍,誰曉得一整天都待在廚房幫忙燒火洗碗,整個人又油又膩,就算見到主子他也認不出我是誰啊!」水鹿哀哀叫了聲,已經洗了一個時辰的碗盤宴會都沒結束,她倒是想哭了。

「哪這麼好,我們只是剛進門的下人,能有機會比現已經不錯,說不定表現得好下次分配人會被分到主子房機會就高了呢。」水舒淡淡的說,餵自己喝了瓢水,繼續幫忙將燒菜婆子的宴會菜拖到正廳旁小桌,讓等階較高丫鬟端給客人享用。

累的是,大廚房在忙宴會的菜色,另一邊夫人老爺小廚房那也欠缺人手,亦不斷準備菜色送到所有未出席主子們的晚餐,兩邊同時進行,若非請了幾個外頭大廚幫忙,早就開天窗了。

更要命的是,主要大廚房忙瘋了,五少爺那還說不想吃小廚房的菜,偏要大廚房的喜菜,硬是要廚房那多準備幾個菜色過去。

「五少爺牡丹宮的菜還沒好嗎?我都在這等一刻鐘啦!」一個二等丫鬟不耐道,完全不認為自己強求一刻鐘內讓廚房準備五菜一湯是多困難的事。
「好了好了,這不是好了嗎?」廚房婆子沒法,將宴客會場各桌份量都減少一些,湊出足夠五少爺和五少奶奶兩人吃的量。通房她們管不著,不到主子等級無資格享受喜酒菜色。

「喲?婆子不是我在說,你看看我這手臂拿得了這麼多菜嗎?」二等丫鬟香銀偏瘦弱體型配上裝著滿滿大菜的盒子,一看就不像是小女孩拿得動的量。
「哎呀,你看看我這是的。」婆子東看西看,恰好看到剛送完菜站在牆邊等待的水袖,手一招,便把人兒給招了過來「來來,就你了,小丫鬟你陪香姨到五少爺院子去吧,她的東西多,你幫著點。」

水袖乖巧點點頭,兩隻小手一兜,把剩下一盒菜拿好,乖乖跟在後頭送菜。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