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6-11-15(Tue)

【柯府●人情世故真麻煩】

【柯府●人情世故真麻煩】

吵架在這群女子心目中,是為了爭取更多利益的一門藝術,大吵小吵,各種形式的爭論辯討,一個簡單的請單被拖成半個時辰,柯可覺得站得他腳快斷了,臉上還得面帶微笑保持少爺公子美好形象,內心比黃連還苦。其他弟兄姐妹也好不到哪,聽著無意義話語,站著發呆。

最後似乎也沒吵出個啥結論,柯府經費不夠是事實,只是除了夫人之外,其他人根本不關係,大家只在意到手的金幣有多少,能拿多少是多少。

不歡而散,吵輸得很氣,吵贏得更氣,因為沒有半點作為獎品的鼓勵。

望著懷孕才三個月看不出身形卻硬要裝得大腹婆走路不順樣的二少奶奶,大夫人想到下半年還要請奶娘,頭就痛了,嫡系兒媳婦的得請2名奶娘,兒子的小妾丫鬟還要各請1名,加上大少奶奶的1名奶娘,又是5名奶娘的支出。

況且,五少爺柯留雲幾個通房丫鬟的禁解了,不用吃禁生子女的湯藥,恐怕今年至少也會蹦出一個兒子女兒。

事事都要金幣,老爺俸給和庄子鋪子上產的金幣值就這麼多,收入永遠趕不上支出,愁得頭髮快要一片灰白。

還是說…從那個庶八子身上多拿點靈紋賣錢,來填柯府錢坑無底洞?大夫人想了一下立即否絕,別說她這嫡母和庶子要錢有多丟臉,靈紋師在尚鳳王朝是僅次於修真者的超然身份,別說她一個嫡母沒權力管教柯可,連許多王法都不適用於靈紋師之身。

靈紋師能跳過困難考取功名成為官員身份這一層,馬上擁有同等高品級官員免稅資格的人,行事上常常視為高級官員,遠不是一個詁命夫人能相比的。

不過,不能明申卻可暗令,恰好端午節要到了,恰好令他送點禮物孝敬長輩不為過吧?至於一份靈紋的價值遠超過庶子能負擔的程度,這便不是她該關注的。

----------傳說中的分隔線------------

「話說我二哥怎這樣會生?一下就有三個懷孕,今年十月一下就有四個新生兒來了。」回院路上,柯可伸伸僵硬快要石化的身子,甩了甩手臂道。
「少爺也想要生?」
「你是從哪一個詞理解到我想要?我是覺得太會生很可怕好嗎?」翻了翻眼沒好氣的回答,最近自家小廝說話有越來越直白的傾向「等他們都生出來,又得包一大堆的生子禮或滿月禮,禮這麼多做什麼呢…」

喃喃抱怨著,忽然,他發現地上一團黑抹抹油亮亮的毛團,看來很熟悉,待八少爺走近一看,那不正是元宵節套圈圈拿到的獎品嗎?

「你怎麼會在這?」柯可疑惑問,伸手抱起眨眨眼的小黑兔「我以為像你這麼宅的兔子都不會跑離宅子的。」
「!!!嘶嘶!」氣死兔了,墨梅用力踹了踹,竟從掌心跳出來,後腿用力一蹬,一路往鄰近院子跳走了。

「……連隻兔子都瞧不起我?青霄我們快去抓牠!」青筋跳了下,柯可孩子氣來了,命令小廝和他捉兔子去。

一具死屍,樹下屍體未變形,衣服看上去較丫鬟好些卻又未到小姐等級。
八成是哪個通房丫鬟,而這裡是五少爺的牡丹宮。

柯可和青霄對視一眼,

「……我應該大叫奔跑嗎?」柯可低低的說。
「很丟臉,少爺你確定?」
「算了…你在這等著,我去找人吧…」反正他才不想用手去碰屍體,說不定上面沾滿了屍毒。

當日,大夫人隨同幾個婆子前來處理,五少爺認屍,東看西看還看不出,不受寵到少爺想了半天都想不出名,還是小廝軒濁一邊提醒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通房丫鬟中最不受寵的那位,

難怪人家要自殺,不寵愛就算了,連名字都記不住這樣對嗎?

一口薄棺,40枚金幣給通房丫鬟的家人,埋在他處,此生就算了結。
沒有儀式,沒有碑位,沒有祭拜,一縷芳魂消失的無影無蹤,宗祠冊子上不會留下她的名字,人間蒸發。

空出的缺沒兩天就被補上新的丫鬟,五少爺不在意,丫鬟更不在意,她們只想快點爭取到空缺,成為少爺的人,得到更好的未來。

她們甚至感到開心,若非那不知名丫鬟的逝去,哪能空出位子讓新人遞補呢?
五少爺根本沒為死去的性命難過半分,喜新厭久,何況舊的早就從腦海中抹去,想傷心也找不到個來源。

「真的是但見新人笑,不聞舊人哭。」冷眼看待和新的通房丫鬟親親我我的五哥,柯可覺得五少奶奶心臟真是大顆,每天看老公和不同女人親親我我,寵愛萬分,卻連個正眼也不給她,她不難過嗎?

「五少奶奶?她一點也不在意,當初只有她願意嫁給名聲難聽的五少爺呢,據說是有談好條件,所有的用度都必須由她手上支出,那麼她便不管老公如何花天酒地醉生夢死。」香墨聽聞少爺的話笑著回答,這事不是秘密,幾乎柯府內的大大小小人員都知道公開的秘密「但聽說會聯親的另一原因是,五少奶奶娘家在朝廷不得勢,需要靠柯府的幫襯,所以才願意嫁過來。」

「又是政治婚姻嗎?」幸好自己不是女子,不需負擔那些痛苦麻煩,反而是未來嫁進來的妻子或姨娘比較可憐…因為柯可知道自己不會愛她們。

通房丫鬟連半個主子都稱不上,柯府裡少了一個人連點波瀾都未引起,輕描淡寫帶過,

「這樣不對吧?一個人死了,府裡連原因都不調查下,就這麼隨便過去了?」柯可不敢相信瞪大了眼,一個前一天還活得好端端的女孩子死在樹下,一看就知曉非正常原因死去,背後肯定是他殺啊!
「老爺他們私底下會查,表面上大作文章容易被人說話。」香墨想起前兩天領布料時聽到丫鬟婆子的對話,都倒給少爺聽。

是怕說什麼啦…人都死了,還有更慘的嗎?實在無法理解大家庭裡的人腦子裡在想什麼。

-------------傳說中的分隔線---------------

自從幾個主子懷孕,丫鬟婆子的生活更忙了,懷孕的人口味奇特千變萬化,上一秒和你說她想要吃酸梅,下一秒可能就想吃甜食,再下一秒就變成稀粥海鮮,但孕婦受荷爾蒙影響情緒不穩定,不得罵不得說,於是累慘了一屋子的下人僕人。

分到二少爺房幫忙的水舒快哭了。

當初被二少爺房的人選中,她開心的差點沒掉眼淚,上輩子燒香燒得足才分過去。豈知,雖然是二少爺院裡,卻只服伺二少爺沒多久,一大群小丫鬟立即因二少奶奶等人懷孕給改分給他人,而水舒被分給懷胎的通房丫鬟何氏玄玉姑娘房裡,奉命照常她的日常起居。

莫說下一代的丫鬟小廝配額驟減,一個還未生子抬成姨娘的通房丫鬟待遇更糟,1個三等丫鬟,1個不入等小丫鬟,沒了。她甚至連粗使婆子和小廝都沒得使喚,畢竟通房丫鬟稱呼只是姑娘,僅僅比一般下人高出些許地位罷了。

水舒帶著一個和她同時期的8歲小丫鬟水清,一起服務的玄玉姑娘。好在雖然主子的身份不高,玄玉姑娘脾氣挺好的,沒有尋常孕婦脾氣一天能七十二變令人捉摸不透,通常都是柔柔的說話,好聲好氣。

正是脾氣太好了不懂得爭取,她的原主子二少奶奶才會抬了她讓少爺開臉,以便站在同一戰線爭取二少爺柯留青。

「姑娘,您再喝碗酸梅湯去去火吧,天氣這麼熱,喝點酸的會涼些。」水舒端了碗酸酸甜甜的梅子湯,放到小圓邊几上。
「不了,喝了還是熱,快端午了湯都燙著…」玄玉姑娘懶洋洋的說,懷胎才四個月已經感覺身子略沉,整個人提不起勁,躺在床上動都不想動「真的沒冰塊了嗎?」

今年夏天較以往更熱,特別柯府今年人口一下子爆增不少,往年下發的冰塊更不夠分,懷了身子的人怕熱,少了冰塊協助散熱連勁都提不起。

「沒了…」水舒看了眼滿身薄汗的玄玉,下了決定起身「姑娘,奴婢再去想想辦法,說不定其他人院子有多的。」
「會嗎?可是每個人冰塊配額不都是固定的?」疑惑眨眨眼,旁邊小丫鬟水清拿著大扇子用力扇呀扇,不時用袖子口往額上一抹。

「每個院子固定,但二少爺這個人口較多,每人分少了,但其他院子還有沒成親的少爺小姐,或許可借些冰塊…」水舒說得心虛,說是借又要怎麼還呢?即便再分冰塊,玄玉姑娘的自然會馬上用掉,沒多餘的可還「姑娘,奴婢先去外頭借看看。」
「好吧,那你去看看,沒的話就快些回來,外頭可熱緊了,你拿個紙傘遮著,少曬點太陽會涼些。」玄玉指向置在旁邊的紅色大花傘。

說了主意,跑出房間,水舒暗罵自己多此一舉,這時候是要向誰借冰塊?又有誰願意借給一個連姨娘都不是的通房丫鬟?

大夫人的子女都不可能,大夫人本身怕熱,兩位少爺和小姐成婚,人口多也不願分享,十一小姐只一口人,或許可試試…?

想著十一小姐人小用得冰塊少,水舒來到綺夢廳,和外頭婆子稟明原因,塞了2個銀幣示好。

「哎呀,不是我不想讓你進去,只是小姐現在恰好是練琴時,一向不喜歡人打擾。」收了錢不辦事,把門婆子輕飄飄說著風涼話就是不讓水舒進院子「看在你我相熟的份上才這麼說的,否則其他人可都是罵回去呢!」
「……」白了眼,收了錢還說這等話,氣煞人也!

無功而返,水舒接著想到二姨娘,但她一定會把冰塊挪給大少爺的兩個兒女使用,跳過。三姨娘脾氣好可考慮,八少爺和十少爺脾氣挺好的,也能試試,四姨娘跳過,她一家四口都不是好相與的,最好相與的卻是個傻子…五姨娘?想都別想,前幾天還聽說她在請安時和其他姨娘起了口角,導火線便是冰塊不足。

最後,水舒往三姨娘陽春樓方向出發,反正後面一連還有八少爺和十少爺,一口氣問了吧。

-------------傳說中的分隔線---------------

近端午的天氣熱如火,紙傘都擋不了如火球的陽光照射,撐傘的水舒走了小半段路全身汗濕,衣服都黏著身子難受死了。

她突然想起二少奶奶每次到了天熱時都有股怪味,特別手一伸那味道迅速傳了出來,傳遍千里,酸臭難受,常常聽聞身邊小丫鬟不是被臭得半昏迷生病請假,便是嗅覺失效什麼味都聞不出。

那可真是個地獄。

走著走著,路上看到兩個人影,正確來說是一個少年和一個半妖,少年提著兩籃子,裡頭塞滿了東西,看來挺沉,半犬妖少年拖著一台小木車,同樣的花編籃子,大概有五六個。

「咦?你們提這麼多東西是要去哪兒?」水舒一眼認出兩人,一個是八少爺的貼身小廝青霄,另一名是半路帶回來的半妖,她點點頭笑問。
「姐姐好,我們要去送香胰子,少爺研發了新品香胰子要給大家試用!」半妖肖餘寒嘴很甜的說,外表雖是站立的狼型人樣,不過行事作風都很人族化「姐姐要嗎?反正少一個他們不會發現的。」

肖餘寒從籃內拿了一塊圓型的皂,淡淡艾草香飄了出來,由於是給家人試用,柯可沒再浪費錢另外包裝,他明道【試用品罷了,愛用不用!】,不要他就全部帶回去,一塊拿到市面上可能賣到好幾枚金幣呢。

「謝謝!」水舒笑得甜美,沒想到出來討冰塊還有意外收穫,聞到想味後疑惑問「咦?第一次聞到這香味,這是…?」

「是艾草香味,少爺為了端午節製作的特別版,有艾草、橄欖油、椰子油、白千層油等等!可以避邪保平安,清潔皮膚淨化體味哦!」半妖年紀小小講起話來條理分明,旁邊青霄忍不住撇了眼,心道這半妖很有推銷天份不去當店小二賣東西太可惜了。

收到禮物,又見肖餘寒實在討喜,水舒對他不禁有了幾分親近,兩人聊了一會兒,一直站立不言的青霄出聲打斷。

「那你是要做什麼?」講了大半天,就算他是修者較不畏炎熱,旁邊那隻毛絨絨的半妖也快熱昏了,沒看到他一直伸舌散熱嗎?

於是一五一十說出想借冰塊之事,說完水舒慚愧低著頭,因為借了不能還,一般人都不會想借,專找三姨娘、八少爺和十少爺,這不是看他們脾氣好,容易說話嗎?

「冰塊?這容易,你在這等等,我們送完香姨子再和你一起找少爺。」毫不在意的說,拉著快熱昏的小半妖徑自往大夫人院走去。
「咦??」水舒愣了下,所以這是代表答應了嗎?

-----------傳說中的分隔線--------------

柯府內種了不少大樹,水舒找了塊樹蔭大的石子下乘涼,聽著不絕蟲鳴等待青霄他們回來。

說起來,記得二少爺身邊的軒濁和五少爺身邊的小廝瑞葉和青霄是兄弟,兩人早早升到貼身小廝一職,深受少爺的重用,裡裡外外巴結他們的金幣禮物可不少,只是…雖然三人為兄弟,卻長得很不像,兩個哥哥八成像,長相屬平平無奇,最多稱得上清秀,身材亦不高,大概就1米6到1米65,不似青霄已經1米7,才13歲還會繼續向上飆長。

青霄濃眉大眼,劍眉壓目,面癱不笑的一對星眸總閃著淡淡寒光,也就八少爺那有時缺了心眼的人才會和他處得很好。水舒記得有次經過二少爺院子,瑞葉前來找軒濁談話不時透露對青霄的不滿,說不曉得他中了什麼飛來橫運才提升成貼身小廝,八少爺對他很放縱,穿著打扮都快和少爺輩平起平坐,比起家中庶少爺一點也不差。

水舒在想,如果青霄是少爺的話,巴不得更多人喜歡他呢!身材好模樣帥,可惜在於出身低。

神遊亂想時間過得很快,青霄和肖餘寒已經送完香胰子回來,拖著空空的小木車,半妖抱怨說夫人很喜歡新口味胰子,下令分給各家少爺小姐少奶奶一人一份,作為端午節禮物。

「哼,端午節禮物竟然是我們少爺出的,真是借花獻佛!哎唷,青霄哥你為什麼打我…TAT!」半妖嗷嗷叫了數聲,很是委屈。
「慎言。」拍了下狗頭,少年瞪了一眼道。

垂著尾巴和耳朵,悶悶的不敢多聲,乖乖和青霄還有水舒回到八少爺屋子。

院子裡的丫鬟們坐在凳上或邊上,在銀緞上用不同絲線繡著討喜的圖樣,幾個做好的香囊被香硯她們綁上青綠色的穗子,淡雅中帶奢華的香囊擺了一桌,比起大紅大綠和不得將所有顏色都攬到身上的正統香囊,八少爺指定丫鬟們製作的順眼多了。

讓水舒待在正廳和其他丫鬟聊天,青霄問「少爺呢?」

「在書房,寫寫畫畫也不知道在做什麼。」香杏扁著張嘴沒好氣道,本來她想進去幫忙磨墨來個紅袖添香,結果少爺一句話就否定,讓香墨進去了。
「嗯。」青霄早知道這丫鬟心裡打什麼主意,還不就想爬到少爺床上嗎?

不再理會,在門外輕喊了聲,進屋。

「你回來了?夫人怎麼說?」柯可停下筆墨,抬頭笑問「艾草香胰子她還喜歡?」
「喜歡,所以當端午節禮物發給大家。」若不是青霄從小面癱,柯可覺得他家小廝一定氣得炸掉,恨不得把香胰子當石頭砸死夫人。
「呵呵,不愧是母親。」冷笑兩聲,還真是省吃儉用,竟然將自己送的禮物當成正式禮送給大家,是有這麼窮?「不過你進來只是要說這個?」

簡單三兩句,說了水舒想替他家玄玉姑娘借冰塊避暑之事。

「冰塊?這沒問題,做一點就好了。」柯可的冰塊配額老早分給三姨娘和幾個丫鬟去用,仗著自己懂得些低微法術變冰塊消暑還不是易如反掌的事?「不過直接送過去…不會顯得我們太大方?到最後大家要什麼都來找我們的話,很麻煩啊~」

柯可已經隱隱發現發現夫人開始不時敲打,一下說缺少香胰子香丸,又故作不小心談到李家的香品事業最近生意極好,再不就是二少爺、五少爺和六小姐現在花費太高,身為弟弟的需要分擔辛勞,諸如此類的。

誰理你啊!

當下,八少爺讓青霄回水舒等明天就知道了,讓她獨自回去牡丹宮。

而隔天柯可帶著青霄玩人間蒸發,留了張【我要去歷練,回程未定,勿憂,柯可筆。】的字條離開了柯府。

丫鬟們一問三不知,唯一知道的是前天少爺畫了很多張靈紋,家中製作靈紋的工具都不見了。

順帶一提,牡丹宮的玄玉姑娘房內多了好幾塊大冰塊。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11 | 2018/12 | 01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