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17-02-20(Mon)

【柯府●根本是相親大會】

【柯府●根本是相親大會】

才藝表演並未打分數,左右是討個興致沒有分高下的意思。

反倒是柯可稍才的表演成功激起少爺們的好勝心,男人本來就是不服輸的動物,本來大家比的都是些不相關的才藝就算了,各有各的好。但看到那一套夜雨劍法,無論是否懂得武藝,他們心裡都激起了一片火,好想要比試一場!

誰叫文無第一,武無第二?不會武術的一些草包少爺就算了,鳳理語和高清紀卻是蠢蠢欲動,直想在亭子裡一分高下。

然後也真的開口說了。

「柯可!我高清紀和你比一場劍吧!看誰厲害!」終於壓不住想和強者一較高下的心,鎮國大將軍之子站起身說,抓著佩劍就想上台好好痛快砍一場。

「不敢擔,我只會一些三腳貓的功夫,耍耍劍還可以,真的比試就不行。」柯可三兩下帶過,已經不小心出風頭了,才不想要更出風頭咧!

「哼!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上台!」使了激將法,口氣不善。
可惜遇到的是半途成少爺的柯可,他一個無賴樣回答「嗯,不是,所以我就不上台了。」

「……」真不要臉!一般男人被激了都會上台啊!等等…聽說他在12歲之前都還是女的,只是覺醒了李家奇怪的血脈才…

高清紀想通這一點,看過來眼神不由的詭異了起來,比原先挑釁想打架的眼神還更不舒服。

柯可不會曉得自己被人當成男不男女不女的玩意,當高清紀眼神掃過下半身時,更是渾身一抖。
該不會是腦補到什麼了吧…

由於柯可不按牌理出牌,硬是不肯上去和高清紀對打,寧願背著【不是男人】名聲也不願上台,倒是引了其他人更大的興趣。

在後宅生活久的閨女們哪見過這種無賴男子啊?竟然不管名聲情願不打?可惜男女授授不親,雖然能遠遠的觀看少爺們表演,卻無法走到相距不遠的亭子親自相見,再好奇也不敢不守禮偷溜出去看。

柯可強大的心臟和無敵厚的臉皮讓他無視其他少爺的怪異注目禮,怡然自得走回最末座,喝起青霄倒的熱茶,嗯,味道好難喝…

「有別的茶葉嗎?」喝起來像發霉一樣。
「沒有,還是少爺想單喝熱水?」青霄見少爺點頭,和隨侍丫鬟道了一聲,不一會兒便取了熱水。

柏南暮覺得太有趣了,竟然有人隱忍到不上台比試?就是他不懂得任何武藝,被嗆了一臉也會為了面子上台比個幾招,哪怕是被踹下來都好啊!

「為什麼你不上台比啊?」柏南暮眼神滿滿的好奇。
「我超弱得幹嘛比?」直接示弱,柯可現在好想要回府啊!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果然麻煩透頂。
「……你如果參加不要臉比賽應該會得第一…」還沒見過有人這樣…耍賴!

柯可撇撇嘴,誰管你們怎樣想,越看不上越好!這樣就不用成親了噢耶!

-------------傳說中的分隔線-----------

接下來,輪到女生組比賽。

每個人特意為了這天穿得千嬌百媚像一朵朵的花,可惜表演範圍僅限在小亭內,兩邊隔著一層層紗霧般的簾子,男女都僅能霧裡看花來看一個人。

除了看出對方大約的髮型、顏色和胖瘦,還有啥看得出?

看不看得清楚無所謂,只要能好好表現嫁得好郎君才是最重要,參加賞雪會的少女們個個使盡吃奶的力氣表現。

像什麼鎮國公的嫡女紀大小姐演唱了一首詞曲,輕輕少女聲一出,那些色胚少爺眼睛都瞪直了,只有柯可聽了覺得好難聽,繼續他的挑戰喝水極限大業。接下來一個個又唱又奏又彈又賦詩的各家小姐就不說了,對欣賞的評價停留在穿越前地球標準的柯可來說,每一個表演都像天書一樣,難以欣賞。

只好無聊統計今天男女表演者的領域比例,像是唱歌的有3人,彈琴有4人,作詩有7人等等。

其他少爺們才沒柯可這般清心寡慾,眼睛死死盯在霧濛濛的表演女子身上,嘴上卻和其他人討論少女們的身家背景。

「布政司家的嫡二女琴談得不錯,若說人如琴聲,這一位日後必然是溫柔待人的好妻子。」
「內閣學士家的嫡女衣服穿得挺好的,那配色真漂亮!」
「唉~~每一個都好棒,不知道母親會選哪一個當我的未來妻子…」

翻白眼快要把眼珠子都翻出去的柯可聽得全身發毛,一群放在現代高中不到的少年滿腦子都在想娶妻,真是早熟得過份。

嘛,還好最後自己又刷了不少負分,不會有人自願選他的!

夫人們效率快手腳快,媳婦女婿在才藝表演上竟選得七七八八,只差沒把兩人八字合一下選定黃道吉日成婚。就是柯家的大夫人在賞雪會前一天都被柯克仁叫到書房討論,要她替小八選一個身世不錯對他將來仕途有幫助的妻子。

大夫人怎可能願意?即使最後會幫得對象是自家老爺,但看到一個姨娘生出的庶子成就非凡還娶了一個好老婆,她就滿心不爽。自家兩個嫡親兒子娶的也不過是正三品或從四品的官員之子,柯可區區一個庶子娶得妻子絕對不能超過他們!

當其他夫人都在選擇出身高外貌漂亮又有才藝的少女時,大夫人偏偏反其道而行,努力找表現最糟身家最不好的女孩,最好是庶女出身的為佳。

可惜,能被邀到賞雪會的每一個都是精心挑選的,想找爛的都找不到,這點讓大夫人失望透頂。

----------傳說中的分隔線--------------

一輪表演下來也是好一段時間,眼看天色漸暗,大夥兒準備各回各家時,又出事了。

有重大節目的場所果然都會引發隱藏任務!柯可看到一個小廝跑的上氣不接下氣時,心裡猜測今天上演的會是哪一種腳本,是突然傳出哪一位小姐被人輕慢了?還是不小心摔到水裡?或者發現無名屍骸?噢,也可能是哪一家突然被抄了家或遇難死光光…還有什麼呢?

不待柯可思考,傳話小廝已經跑到總兵大人家的小姑娘和夫人面前,眾目睽睽下喊出了悲慘消息「夫人!大小姐不好了!老爺在兵營遭人下毒了!」

夫人的反應簡潔明瞭,一聽到被下毒三個字,眼睛一閉,當場整個人就往後倒。好在貼身丫鬟反應快,手一伸給攔住了。總兵家的嫡女木大小姐整個人和她的姓氏一樣,木木的,兩眼直瞪前方竟是半點反應也沒有。

「來人!快派人送木夫人和木小姐到廂房裡歇息!並請府醫來!」客人暈了主辦者不能裝傻,宣王妃鎮定的下令處理,一時現場有些亂轟轟的。

待一名暈者和一名呆者都送回王府內暫歇,那些賓客也不好意思再待下去,各自尋了理由打道回府。

回府歸回府,卻是不斷討論今天聽到的有趣消息。那些夫人表面上看來相處融洽,但老公支持的勢力不同便代表他們之間有利益上的爭奪,站在木家相反立場上的人聽到總兵大人中毒,可是個個歡呼鼓舞,恨不得開炮慶祝。

此一插曲讓還想要再培養感情選兒女未來對象的家長們尷尬不已,只得私下再另約時間安排了。

「只能祝福他們盡快找到解藥了…」柯可淡淡的說,隨著大夫人和病奄奄的伍德回去。

---------------傳說中的分隔線----------------

總兵木大人府上的事就像是一滴水入了大海,一下子就無聲無息,當柯可他們再一次聽到木府事實,已經是半年後了。

「什麼?木夫人過逝了?木總兵大人呢?」聽到這消息時,柯可正在後院培養他的靈植靈苗,手不禁停下來。
「聽說在賞雪會後的一週就過逝了。」青霄也是方才才聽到消息,平時沒事才不會打聽八卦,他讓小丫鬟取了小木盆,拿沾了水的巾布替少爺擦汗「中的不是凡毒,是修真界的毒劑。木夫人幾乎掏光家底才在天劍劍坊買到了3品解毒丸,但一顆就耗上近2000金幣…」

木府不是流傳數代的大家庭,總兵大人本身是個庶子,手上一切都靠他自行努力得來的,屬於地位高但家產不豐厚的那種。籌了幾次錢,變賣鋪子或莊子,本來就不厚的家底自然就越來越薄。

「解了毒怎會死?」皺眉續問。

「因為解毒丸在半路又被劫走,百尋不到,只好再湊一次錢去買藥,就在買到藥時木大人撐不住過逝了。」青霄連一根手指都不願放過,小心把少爺的手如珍寶對待,一根一根的擦「木大人雖然是總兵之位,現錢財產卻不多,第二次籌解毒丸的錢甚至有大半是向夫人娘家借。」

「這一家真是命苦,一定沒在生肖對沖時到廟裡安太歲。」柯可離題的想「還有嗎?」

「夫人過逝那些小妾姨娘開始爭權奪利,將剩下的財產幾乎都分得乾淨,而夫人娘家因女兒生前欠債未還,也沒人願意接手照顧成了孤兒的嫡女嫡子兩姐弟。他們兩人無依無靠,被鳩佔鵲巢的姨娘趕到最小的院子裡住。」府裡傳的消息自然沒這般清楚,青霄自己又到外邊花了點銀幣打探些細枝末節。

「是嗎?真是可憐人…」柯可感嘆道,雖然他都忘了那可憐姐姐的樣貌,只記得是木家的嫡長女,15歲,長相端正,沒了。

那天表演的人太多了,他又不是監視器會自動將所有見過的人都牢牢記在腦海裡,何況即使監視器都會定期歸零一次呢。

此時,柯可還沒想到這將會他息息相關。

---------------傳說中的分隔線----------------

隨著柯府人口日漸爆增,收入卻沒有相對應成正比增加,掌管中饋的大夫人每每看到家中帳本就是三連嘆。

為什麼赤字越來越高了?

其實檢討起來很簡單,家裡賺錢的就那麼些小事業,扣掉柯克仁的固定月俸,其餘靠的就是莊園田地和鋪子的收入。然而,現在節約風還沒過去,減少支出的下場便是各行個業的買賣金錢流動率大減,整體經濟大減,不過這扯遠了不是我們需要關注的點。

「主要還是幾個年長的孩子不懂事啊…」大夫人頭疼的看著帳本,花費最多的不是眾姨娘或庶子,而是她肚子裡跑出來的三個孩子──柯留青、柯留雲和柯留桂。

二少爺呢,考了個秀才就以為自己是個讀書料,發誓要和老爺一樣進入官場,但之後連考了多次都還沒考上,直到現在還成天之乎者也的讀書背書,只願早點考個好名次當官發財。

五少爺則是個風流胚子,女人一個接一個,花在女人身上的錢就不知有多少,以三姨娘做計算單位的話,五少爺一個月支出能讓三姨娘花上一年有餘,甚至更多。最糟的是這位連讀書遮遮羞都沒有,也不想進軍隊賺軍功,大夫人考慮花些錢買個官算了,讓這不成材的兒子找點事做。

六小姐…別提了,這副德性根本沒正經婆家要,只能入贅個罪臣之子進來當女婿。既然是罪臣之子,既不能科舉入官場,也不得從軍一列,只剩下去掉士之後的農工商三種。農不是可能了,工也來不及學習,商…商人可是最低階的,簡步段寧願宅在家裡當個米蟲也不想從商。

慶幸的是十一小姐,大夫人的嫡生女兒是個有出息的,個性清冷了點,但一個世家小姐該學的才藝和規矩都學得妥妥貼貼,從不找麻煩,等以後再找個好婆家嫁出去就行了。

最花錢的都是自己生的孩子,即使讓庶出兒子分家也只能分掉老大柯萬,其他的不是年紀還小就是自家的嫡子女,這方法根本雞肋超沒用!

幸好孝順的八少爺會不時的孝敬一些神奇的靈紋,讓她能在正確的時機送給正確的人,拉拉人脈討好關係,再變相的回收一些同價值甚至更高的禮品回來。

否則,情況恐怕會更慘。

想來想去,大夫人決定把家裡的經濟狀況和兒女們說,怎能只讓自己一個人煩惱?要煩惱一起煩惱才是一家人!

並且,還要順便改一下大家的排行次序,雖然他們是照著尚鳳王朝的排法不分男女一路排下去,但一般人卻還是分開的排,容易搞混。

像是說自家幼女是十一女時,就會得到詫異的目光──你們竟然生到11個女孩?還真不少啊!

於是,重新排行下去除了老大老二之外,幾乎都要重新改變稱呼。

大少爺柯萬、二少爺柯留青、三少爺柯留雲、四少爺柯斯、五少爺柯可、六少爺柯鴻、七少爺柯朝、八少爺柯韶。

大小姐柯瓊、二小姐柯留桂、三小姐柯留雪、四小姐柯凝。

「重新列完排行後…突然發現老爺的女兒還真少。」大夫人看一等丫鬟列出的名單後感嘆,好處是嫁妝能少給一些,壞處是想用女兒聯姻的選項就少了。

新排行讓丫鬟手抄了幾十份,送到各院子中,在府中各處都貼了當作公告,讓下人們記住每一位少爺小姐的新排行為何。

至於家中少爺小姐就由大夫人親自宣告,他把柯府的所有主子都集中在大廳內,包括姨娘們和每一位少爺小姐的配偶們,通通勒令參加。

廳堂內,大夫人坐在副座,老夫人正座,其餘為了節省空間皆站在兩旁,各自成列,以看得到聽得到前方說話位置即可。

「想必大家今天都知道我要談的話是什麼。」大夫人肅目掃過每一個人,連自家兒女也不例外,家裡的大支出大虧空可就是你們這些媽寶不孝子害的啊!

兩名丫鬟一個個分發手抄的順位排行,直到人手一張她們才踏著杏步回到旁邊待命。

「大家都看到手上的紙了,上面就是未來你們的新排行,大家且記。」大夫人淡然帶過,接下來才是重頭戲,她再度讓丫鬟發了一小張寫了密密麻麻還外加紅字標註的紙「大家看到了嗎?上面正是近一年來各院子的總支出,黑字是正常而紅字是超出範圍。」

四姨娘和五姨娘都在表上,其餘除了大少爺和五少爺、七少爺、三小姐,每一個少爺小姐的支出都爆表,還是爆很嚴重的那種。

見大家都在仔細閱讀上方數據,大夫人又道「或許是之前我把關太鬆,想說偶爾超出範圍的支出就算了,畢竟誰沒有意外的支出?想說這個月多一點或許下一個月就會少花一點,整體而言還是能將支出給拉下來,但沒想到…」

大夫人話鋒一轉,冷道「經過這幾年的帳本比對,紅字只有越來越高,永遠沒有下降的跡象!你們別以為只是吃個燕窩魚翅或喝個參湯算不了幾個錢,或者多買點名貴衣料做衣服不會貴到哪去…你們有眼睛的就仔細看看!看不懂的就讓懂的唸來聽!所謂的紅字都是超過基本支出至少3倍有餘!甚至…」

她狠狠瞪了自家的嫡子女,這幾個花最兇!!都超過十來倍了!!

一個月一個院子扣掉公出的費用竟然花了300金幣!尚鳳王朝一個一品官員的月俸也不過150金幣,他們這些米蟲一個月就花了至少是一品官的2倍!還沒算上一些支出高的月費甚至爆到500金幣!

再大的金山銀山也禁不起火山爆發般的花法

「娘…不要這樣嘛!只是多花一點錢罷了,柯家又不是付不起!」第一個開口的是二小姐,她花在男人身上的金幣可不少,比起他的嫡親哥哥們是半斤八兩。

「是呀,娘~~」三少爺柯留雲眨了眨細長的媚眼道「錢就是要花,留著不花就不能體現它的價值了,對吧?」

大夫人閉口不言,淡然品嘗小丫鬟倒的清茶。

「要花可以,你們自己賺。」然後,她不顧兒女和姨娘們的埋怨悲嘆,毫不動搖地對全柯府下了這個命令。

除了老夫人和大夫人一院的支出無上限,其他院子一律照一般世家的支出預算。

姨娘和嫡子女一個月有30金幣預算,庶子女12金幣,下人的月錢和預算內的三餐皆由公家出,但想要加菜或想買額外物品就得自己多出錢,很抱歉大夫人不想再當掏錢的冤大頭。

「娘!30金幣哪夠?兒子要準備科舉哪有時間去賺?還有妻子和通房姨娘要養啊!」二少爺柯留青不滿的說,他覺得母親眼光太短淺了,怎能為一時的花費就縮減他金錢來源?他可是未來的舉人進士啊!事先多投資點又算什麼?

「我說夠就夠,你們吃家裡用家裡住家裡,30金幣只是額外的零用錢,怎會不夠?」大夫人高雅一笑,彷彿沒看到大兒子氣極敗壞連頭上的髮冠都歪了一邊「普通一家四口2枚金幣就能過一個月了,還包吃包住包各種用,你們還不夠用?」

「人家是人家,我們是我們,何必要自掉身價和貧民百姓比較?」柯留青冷哼一聲,他可是讀書人,和大字不識一個的市井小民是雲泥之別好嗎?

「別再說了,就這麼辦。」大夫人無視一眾子女怨恨眼神,姨娘一灘死水或氣得咬手帕的眼神,她最後拋下一顆重頭彈「我這一套節約辦法和老爺討論過,而且已經答應了。好,回去了!」

大夫人眼神一使,一等丫鬟立馬跑過來扶著夫人回房,留下一屋未來支出被大幅壓縮到幾乎沒有的米蟲們。

除了年紀尚小求學的孩子們,那些不事生產只會吃吃喝喝的人還不就是米蟲嗎?貼切無比。

【未完待續】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Comment is pending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