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08-07-10(Thu)

活動八卦宣傳器

<活動八卦宣傳器>

昨晚的一切是那麼曼妙,好像做夢一樣,真希望永遠不要醒。

而後,若他知道今天的一切是多麼熱鬧,悟吉塔也真的會不想要醒來。

經過半年多的忍耐和詛咒效應,昨日終於順利和心愛的貝吉特共同品嘗那禁忌之果,享受以行動所展現的愛,一想到此,悟吉塔就覺得彷彿早晨的空氣都變得更加清新,連樹上鳴唱的鳥聲都顯得格外悅耳。

“昨天感覺很不錯吧?嘻,我們講的有用上場嗎?”一頭淺金髮色的魔法劍士笑著拍肩道。
“那隻小惡魔貓很好吃喲~~~~?哈哈~~~”跟隨其後的達列斯也給了一個曖昧不清的表情,吃過早飯的兩人在和勇者打完招呼後,先行回房。

“??”充滿問號的望向兩人背影,還在思考為何他們會問這事時,又有三位吃完早飯的賽亞人出現。

“嗯…不錯…”上下打量一下,說著簡單話語,死靈法師抱著那用來代替布丁的黑色史萊姆寵物走過。
“嗚!為什麼你們個個都有老婆啊!人家也想要啊~~~!”突然的落淚,臉上盡是欽羡之情“王子殿下等等我啊!”
“哪天吃膩時,我也可以陪你玩喔~嘿嘿!”復習完作業趁機到遊戲中吃早餐的悟飯壞笑,以充滿心機的笑容望過去,然後跑掉。

“????”問號個數不減反增,悟吉塔更加的疑惑。

奇怪…為什麼他們會知道?

回想昨夜雖然沒特別下隔音咒,但是他們的房間是位在最底端人煙稀少處,加上隔壁是布羅利和悟空,照理說他們的歡愉聲應該…是不會傳得那樣遠…除非…

該不會他們講出去了?

恰巧最後吃完的雙人組也說說笑笑從樓梯走上來,笑容滿面問好。由於兩人身懷特殊技,容易引起遊戲中玩家起非份之想,所以卡卡羅特等人命他們兩只能待在房中等他們送東西來吃。無奈悟空等不及又餓了,某布就只好帶著他偷偷跑到後邊廚房去偷吃東西,他們所吃早餐的地點和達列斯他們是不同的地方。

“早啊!咦…你的臉色怎麼不太好看?”抬頭問道,悟空直覺認為眼前人心情似乎不太好。
“你們有沒有將昨天看的都說出來…?”小心翼翼問道,即使沒事先要他們封口不說,不過隔了一夜就到處聽見有關自身事情的感覺實在不好受。
“沒,昨天晚上看完後我們就先回去…然後…”看了站在一旁的弓手少年,邪笑回“和卡卡玩了一下就睡了,接著就直接下樓到廚房後邊…嗯…吃早餐。怎麼了?對了,貝吉特為什麼不在和你在一塊?”

“…呃,因為剛剛那幾人都知道昨天的事了…”有些困擾的說“啊!聽你這樣一說才發現剛剛醒來時他就不在了,難不成…!”

三人趕緊往眾人所聚的餐廳跑去,一位十三歲的少年手中拿著擴音器般的道具坐在椅子上大肆宣傳,講得天花亂墜,栩栩如生,將昨天和悟吉塔所行的事毫不隱瞞的公告大家,甚至連細節都講得一清二楚,所有人莫不聽得面紅耳赤,幾位比較害羞的女玩家還不好意思的低頭。

“然後…哇!悟吉塔你幹嘛搶我的擴音器啊!”還想講下去卻發現宣傳道具被同伴給奪走,貝吉特扁嘴不滿道“我正在和大家分享我的喜悅呢!”
“分你的頭!這種事有什麼好講的!丟臉死了,快點和我回去!”大手摀住仍想講話的少年,悟吉塔羞愧滿面的抓著小惡魔逃離現場,留下一群還想再繼續聽下去的路人觀眾。

------------傳說中的分隔線----------

“你為什麼要和大家說!”手中的貝吉特用力往床上一拋,金髮少年怒不可遏的質問“你和卡卡羅特他們說也就算了,自己人我也都OK,但樓下那些分明就是不認識的路人,和他們有啥好說的?”
“但是有好東西就是要和好朋友分享啊!”理直氣壯的回辯“我只是將好朋友再更進一步的昇華到所有人的博愛境界!讓大家知道我們之間感情甜蜜蜜多棒!”

“少來,總之到此為止,不要再和大家說了!”
“真小氣啊,早知道就先在遊戲裡宣傳而不是先下線和哆啦A夢人說…”很委屈小媳婦樣扁嘴念著。
“…下線…你不止在遊戲裡,還在現實世界中說…?”忽然覺得頭有點昏,悟吉塔無力用手拍額頭半虛脫坐在床上道,這個小惡魔到底還做了多少他不知道的壞事“說…你還和向誰說?是那幾位經常被你敲詐道具的嗎…”

“嘿?你也很有興趣呀?”眼睛為之一亮,興奮的接下去“我怎麼可能只和他們說呢,當然是用更聰明的!我以合體人的快速做了海報和小報,然後印了一大堆飛到天上到處發唷!可惜我不知道電視台在哪,要不我早就進去說了!”一副很可惜的握拳樣。
“…我的媽呀…你竟然還做海報…”魔王每說一件,勇者的臉色就更加暗沉,心也就跟著涼下去,沉下去。

“而且是圖文並茂喔!將我和你的照片給印得超漂亮,那些哆啦a夢星人還誇我是天才,排版和設計都是一流的!怎樣?你的情人夠強吧?”拍拍胸脯得意洋洋的說,為自己所做的傑作沾沾自喜。
“……圖和文…殺了我吧…”他現在好想要哭,為什麼會愛上這種怪異的情人。
“為了表示我之前的歉意,給貝空他們的可是特別版!細節要更加清楚,印刷更加精美啊~~~~”說得背景都快要爆出代表花癡的浪漫花朵。
“……”
“喂!悟吉塔你要去哪?”
“你先給我乖乖待在這…我出去轉換心情…”用力囑咐那趁自己熟睡時到處搞惡充當宣傳自身八卦的廣播器後,少年無力關上門,頭微抬看著天花板的靠在門上。

“我了解你的心情…”站在外面的布羅利十分同情地拍肩安慰“不過沒想到你們做得這樣激烈,比我和卡卡躲在天花板看的還要激烈啊…”拿起海報指道
“…!!不是只有在現實中才有嗎?為什麼連這也有…算了…”徹底無言,悟吉塔連反駁的力氣都沒有“該不會這才是老界王神下那詛咒的真正用意…是因為知道某人會這樣的到處宣傳嗎…”

什麼時候我也能夠有乖一點的情人啊…

------------傳說中的分隔線-----------

雖然當時在場人士僅僅數十人,但謠言是可怕的,再配合不知啥時做好的海報宣傳,一傳十,十傳百,隔了一天後他們所暫待的小鎮就已通通知道『勇者先生將魔王大人以特別手段征服的事蹟』。更猛的是,還被捏造出許多版本,像是『一夜多次郎的勇者將魔王給玩得沒有力氣再到處破壞』,或是『勇者之所以成為勇者是因為他的某方面高超能力之故』,總之,無論哪個版本的聽起來都相當精彩。

“哎呀,勇者先生最近一定很辛苦吧?這是我們家的特產,吃點好補身啊!”路過的某店家突然送上一大堆補身用的藥材。
“這是我們剛打到的秘藥,吃了後保你連續N次也不會累!”某玩家送上打怪所得到的稀有藥品。
“如果覺得體力不濟的話也可以找我們唷!我們團中有高等級的牧師,他會很多神奇的咒語!”愛做好事的團隊也如此道。

“呀呀,怎麼樣?我宣傳的功力不錯吧?這樣大家都對你更好呢!”小惡魔拍拍翅膀笑道,手上早已抱著一大堆眾路人和NPC所自動獻上的寶物或藥品“你看!他們送上這樣多的好物啊!”
“……我一點也不想要這種東西!”青筋跳動。

因此,接下來的幾週,本來會以為上癮的兩人竟然再也沒有更激烈的行動示愛,八成是某悟精神受打擊而頹喪到極點的緣故。而自作自受的貝吉特則是於那一陣子不停抱怨叫苦,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我們再來玩吧再來玩吧!”抓著對方手臂撒嬌哀求,黑髮賽亞人還想要再感受那美好滋味。
“…不要,誰知道你還會再玩什麼花樣…”白了一眼,抱著枕頭往床邊滾過去。
“嗚哇,那我一個人很可憐耶!你這樣是要我守活寡嗎?”淚水直落。
“魔王大人,我好像還沒死耶…”
“嗚!我不依啦!”

似乎是因為得不到滿足或是日子太無聊,過了幾天,貝吉特又跑去做了對合體界及外界都算是極為重大的事件,不過,這也是後話。

----------傳說中的分隔線----------

除了這兩位外,位在膠囊公司的兩位小生化賽亞人也遇到一些麻煩。

由於沒有進入遊戲中玩耍,外界的那兩隻小合體人只能藉由看眾人在遊戲中的存影DVD稍微體會其中快樂有趣。當然,他們也看到兩位本尊於那一夜的噴血演出,也想要嘗試看看。

“不過,我們會不會也有那詛咒啊…?”金髮少年有些憂心道,不知道下在本尊身上的咒語對他們會不會也有同樣效果。
“不會啦!我們又不是他們,不會不會!那我們也來試吧!”毫不在意,超級樂觀的貝吉特只想盡快實驗,趁今天是十七歲少年樣時來體會美好的感覺。

首先,他們跑到幾乎不會有人去的空客房,也是他們平時為了惡作劇到膠囊公司玩所住的套房,基本上這裡不會有人來打擾的。

“你們有沒有看到我的小黑貓?牠不見了…哎?兩個小朋友在玩什麼呀?”四處尋找總是喜愛坐在肩上或趴在頭上的小寵物貓的布里斯夫博士問道,恰巧見到兩位面色驚訝,正準備脫掉對方衣服的青少年。
“哇啊!”兩人慘叫一聲,快速從旁邊溜出去,再去找其他地方。
“哎?現在的小孩子還真是冒冒失失啊~”

然後,這次他們選擇了在偏遠從來都不會有人去的浴室。

“這裡…應該不會有人來吧?那我們來吧!”笑道,熟練的順著線條吻下去,手才伸進黑色背心中想要再下去時…

“碰!”門突然被打開,滿身是汗的賽亞王子慢步走進。

“為什麼你們在這…”挑眉詢問感覺似乎正要進行某種盛大儀式的小賽亞人們“讓開,我要用。”
“爸爸不是都在另一邊淋浴嗎?”貝吉特回問,他記得這位爸爸總是習慣在靠近重力室要不就是臥室內的浴室來沖洗。

“那兩個被悟天和特南克斯給弄髒了,還有你們兩人到底讓不讓開?”渾身被黏膩汗水包覆的感覺很難受,貝吉塔想儘快享受熱呼呼的洗澡水洗滌對練後的疲憊感。
“嗚…好吧…”很不情願,兩隻小合體人摸摸鼻子悶不吭聲走出去。
“…?”

-----------傳說中的分隔線----------

而後的幾次嘗試也是碰上相同或類似的結果。像是以為一大早出去的那惡搞無敵雙人組暫時不會回到家,想借用特南克斯房間玩時,才剛跳到床上,小天和小特就帶著滿滿新買回來的糖果進房享受。或是跑到總是早出晚歸的布羅利不在時去他房間去玩,手欲往下方禁地探去之刻,悟空就帶著布羅利瞬移回來,說是達列斯替大家各買了一套新的增加氣氛用的裝飾品要先回家試用。

總而言之,和那兩位本尊賽亞人一樣,小悟和小貝吉特無論換到哪,跑到哪,中間絕對會有突發事件出現來干擾他們的計劃,到最後,他們兩人早就沒有『性趣』,只是為了實驗而實驗。經過多次試驗後,他們確認老界王神所下的詛咒竟也隨著基因傳到兩人身上。

“哇啊!爸爸!我好可憐!”身體雖然是十七歲少年樣,但實際上仍然只是七歲左右的小朋友,發現這有些殘酷事實的他們難過的跑去客廳尋求慰藉,訓練完後的卡卡羅特正和貝吉塔悠閒坐在沙發上喝咖啡對話中“哇啊啊啊!”
“吵死了!滾邊去!”除了幾位特定人士和寵物,賽亞王子對誰都是很冷酷,即使面前這位少年有一半是取自他的基因所產生的,他還是下意識想要趕走滿面淚水的孩子。

“嗚嗚嗚!爸爸!嗚哇~~~~”依舊哭不停。
“……好啦!煩死了,怎麼小鬼都這樣愛哭愛鬧啊!”翻白眼不悅樣,勉為其難地拍拍貝吉特安慰他“小傢伙,你到底在哭啥?”
“嗚!我和小悟很可憐呀!”指著跑去卡卡羅特懷中哭的同伴道“我們兩人都不能玩啦!嗚!都被下詛咒了!哇啊~~~~”說著說著珍珠大的淚水又眨巴眨巴滴落,狂泣中。
“……根本什麼都沒解釋!”

“殿下,就別苛求他們了,他們還小嘛~”超化狀態的男人微笑說,某貝心頭一震,立刻止住還想要責難小朋友的語句,安靜地安慰“不過…你們說的詛咒是指什麼?”
“嗚……”忙著哭泣,悟吉塔沒回答。
“乖~~~”看樣子似乎無法從這兩個傷心過度的孩子口中問出些什麼,卡卡羅特繼續盡身為爸爸的責任,安靜的和貝吉塔坐在沙發上安慰這兩個小朋友。

在長大前,小朋友還是當小朋友就好,詛咒的事以後再說吧。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