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08-07-10(Thu)

誘受無敵

<誘受無敵>

之後幾日,時差未調好的布羅利一到半夜就睡不著,就算白天訓練得再疲累再辛苦,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許久就是毫無睏意,或許七年的沉眠帶來的副作用就是如此強烈,讓他即使想睡也無法睡去。

而這幾日,他也和第一夜般,持續進行對悟空的未知探索觀察活動。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可以在七年前打敗我,使我重創…?

晚上精神大好的男人側躺在床外緣,靜靜看著對方的他心中充滿好奇,此時面前的賽亞人睡容看起來人畜無害,當時究竟是什麼因素讓他可以擊敗自己。

和動物一樣,對新鮮的事物會想靠近、多嗅嗅、多接觸,以最直接了當的方式增加對其了解程度,布羅利在這幾天夜晚也差不多。他不時捏捏悟空的臉或身上肌肉,又或是以敏感的嘴細細吻下來,遇到那橘藍道服障礙物便以手小心拉開,然後順著肌理來回舔舐。甚至連胸前突起也不放過用舌肉畫圈圈舔、或輕咬。

“唔…”
“卡卡羅特你醒了…?”埋首胸前的男人抬頭問道,可是卻發現對方仍是那副安祥睡臉,莫非是自己耳鳴,聽錯了?

這樣的情況不是第一次發生,在這週布羅利對悟空進行身體探索活動時,幾乎天天都要發生幾次,可是唯一相同處便是當他抬頭詢問時,對方卻是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發出平穩的呼吸聲,乖乖躺在枕頭上入睡。

見到悟空沒回應,他也只是默默注視男人一下,然後繼續依照先前慣例,走到廚房自己將所有能吃的東西給塞入口中做宵夜。

卡卡羅特的腰好細…

吃完回來走進房間的布羅利心中暗想著,平時總是只見到他掛滿笑容的臉,卻未從整體角度觀察過他。

不知道摟起來是什麼感覺。

抱著如此想法伸出手臂摟著男人腰支往自身靠攏,而後,他聞到從頭髮間傳來淡淡薰衣草口洗髮乳味道。

聞起來好舒服…

忍不住將鼻子往悟空頭髮湊近一嗅,真的很香,明明自己和他所用是相同的洗髮乳,為何從他身上傳來香味卻具有如此誘惑力。

喜歡上這種能鎮定人心安撫情緒的香味,以及抱住對方的良好感覺,他不願放手,只想維持這樣姿勢到天明。

---------傳說中的分隔線------------

“卡卡羅特,為什麼你眼睛下面有一圈黑黑的?”用毛巾擦掉身上不住流下汗水疑問。
“哈…有嗎?可能是樹蔭的關係吧?”抓頭傻笑道。

訓練完的兩人坐在樹蔭下休息,雖然無法變身到最終狀態對打有點遺憾,但是以次高級力量進行長久戰反而更考驗個人耐力和應對能力,無形中加強雙方格鬥技巧。

“哦?”不過為何同樣在樹蔭下的其他部位卻相對顏色要淺?懶得再深入思考,感覺喉嚨傳出一股難受乾澀感,賽亞人忽地起身往屋中走去,然後取出藏在冰箱中的冰鎮涼水。對打運動後所需要的除了食物外,就是大量的水份,特別是冰涼的水更能快速下降體溫,回復到最佳狀態。

“吶。”
“咦?”遲了幾秒,才發現那瓶涼水是給自己的“給我的?”
“嗯,反正順路。”看到就順便拿過來,這並不費太多力氣“你生病了嗎,為什麼臉又紅了?”
“哈…或許吧,因為你太強了所以讓我很吃力啊!啊哈哈…”像要掩飾臉上的一絲尷尬,悟空大口大口將水往口中灌去。
“……?”眉頭微微皺了一下,他怎麼覺得今天的悟空有點怪異。

或許真的是打太累了…?

認真思考並不是他的長項,坐在由茂密樹葉所產生的陰影下,布羅利不發一語的狂灌冷水,休息,為下半部的對打做準備。

“…??”突然,肩膀上多了一個重量。
“借我躺一下,好累喔…”笑道,將頭靠在布羅利肩上休息。
“嗯,隨便。”雖然,他不太懂悟空為何不躺在後頭樹幹上,那裡比起自己肩頭不是要更舒服嗎?

不過這種感覺並不討厭。

他也不知道這是怎麼樣的感覺,總之,是一種平靜使人感到安心的情緒,生平第一次有這種感受。

後半對打也莫名取消,即使兩人皆沒口頭上說要臨時取消訓練計劃,然而他們卻很有默契的有志一同不想破壞這種寧靜感,偶爾什麼事也不做的坐在樹下感受陣陣涼風吹過臉頰的柔和,聆聽陰間稀奇鳥獸所發出的叫聲,其實,也是很好的。

--------傳說中的分隔線--------

雖然今天下午對打訓練量沒平常多,跳過下半訓練的布羅利卻覺得今日格外疲累。經過一週的正常生活作息,他總算調回正常睡眠時間,終於會在該睡的時候感到疲倦,而不是精神奕奕。

“布羅利,你看我今天有沒有什麼地方不一樣?”穿著簡單素色背心式內衣和短褲,換好裝躺在床鋪內側的悟空笑道。
“…有嗎?”歪頭看了半天,他沒覺得哪裡不同,還是一樣愛笑和可愛。
“唔…你沒看出來嗎…”扁嘴道,他今天可是第一次在和布羅利來後換上輕便睡衣,而不是那套制服式的橘紅戰鬥服“我換上平常的睡衣啊…”
“喔!這樣啊。”遲頓的男人還是沒太大反應,他覺得都差不多。
“……唔…”

為什麼都沒發現呢…

少了冰封時差作用,今天晚上布羅利幾乎可以說是一躺下去就進入夢鄉,只是另一位賽亞人卻沒這樣好運,一個小時過了,悟空仍然未睡著。

“布羅利…你睡了嗎?”發現對方未如前幾日那般對自己,感到不習慣的悟空小聲問,回答他的卻是一個翻身,熟睡的男人從正睡改為側睡之姿,以沉靜的睡臉面對他“唔…已經睡了啊…”

其實,他已經不知不覺中習慣這些夜晚傳說中賽亞人對自己的愛撫、擁抱和吻,一下子突然少了這些,反而讓他無所適從,失眠。

說來可笑,最初他帶布羅利到陰間的目的也僅僅是想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想和過去感化短笛大魔王及貝吉塔一樣的讓這位過去曾肆虐南銀河的賽亞人重新作人,不要濫殺無辜。當然,替自己帶來一位實力堅強的對打戰友也是其中的一個目的,只是他做夢也沒想到,他竟然會於這段日子的相處中喜歡上他。

從第一天起,他就一直沒睡好,一來是內心難免擔心布羅利會趁自己入睡時起邪念跑出去搞破壞,二來則是不習慣身邊有除了家人以外的人睡在旁邊,特別當這位的性別為男。

奇怪的是,當布羅利對自己上下其手、又舔又摸又吻時,悟空並未感到噁心厭惡,他不討厭這樣的感覺,反而被男人意外溫柔的動作給動心,以致於從頭到尾裝睡,默不吭聲。當男人在中間一度停下動作到外覓食時,這樣的中斷竟使他內心感到幾許失望。

為什麼我會有點期待他繼續下去…?他不是敵人嗎,而且…我們都是男人啊!為什麼會…

並且想到其中好幾次他甚至被布羅利給舔到起了生理反應,在他很渴望再繼續下去時,沒想到男人卻愕然而止,轉身抱住他就躺下去,結果悟空為了忍受下體膨漲感卻不得疏洩,徹夜難眠。

當長髮賽亞人離開房間到廚房期間,悟空腦中不停上演奇怪的思想對話,拼命想探討內心這股從未有過的奇異感覺到底是什麼。不過本能勝過思考,在布羅利回房摟住自己腰而睡時,他決定不再去想,既然不討厭也不想要抗拒,那麼就是喜歡,既然喜歡,那就順其自然吧。

---------傳說中的分隔線-----------

“布羅利…你真的睡著啦?”不相信的又問了一次,這次和之前一樣,沒有回應“唔…”

怎麼辦…我睡不著了…

小心移動男人手臂放到自己腰上,形成被擁抱的姿勢,躺在沉睡男人懷中的悟空抬頭仔細端倪那俊秀臉龐,過去雖然也常常被這樣緊抱懷中,可是裝睡的他卻從未有機會如此近距離看著對方的臉。

只是小小的親一下,應該不會吵醒他吧…?

雖然布羅利已經對自己做了許許多多超過界線的行為,可是就他這幾日觀察,他卻無法得知這樣到底是喜歡自己還是純粹的本能反應,悟空怕萬一被發現自己的真實想法會破壞這種微妙的平衡。

然而,一觸即發,輕輕的淡吻無法滿足內心那股渴望,本來輕輕的嘴唇相碰行為很快就變成情不自禁的進階動作。暫時不能理智思考的悟空開始大膽含住男人性感唇瓣,從磨擦到舔弄,再來是含咬,就在舌頭準備入侵口腔時,醒了。

“唔…?”有點不敢相信悟空抱住自己狂吻,布羅利雙眼直盯前方。
“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嚇的馬上從懷中往旁邊跳開,當場被當現行犯抓到的某空心神混亂,不知道該用什麼藉口來替這次行為掩飾“我…我只是…忍不住了…對不起…”

剛剛卡卡羅特親我?

愣了好幾秒遲遲沒有動作,即使是說一句話也好,靜止的局面反而使悟空更加不知所措。

“你是不是討厭我了…?”在說出這句話的同時連他自己也感到好笑,他們過去本來就是敵人的關係,現在再這一問對方就是直接回答『我討厭你』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可是,在卡卡羅特內心的某處還是希冀可聽到另一個答案。
“不會…”被話語拉回神智,他想了一下答。或許在剛來到地球時自己的確是很想要殺他,只是那種感覺和討厭卻也不同,布羅利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此刻對悟空的感覺“我不討厭你…”

“那你喜歡我嗎…?”更加大膽的反問,不知為何身穿睡衣的男人急切想從對方口中知道這問句的答案。
“什麼是喜歡…?”對這類正面意義詞彙一向不是很理解,回問。
“呃…這個嘛…”笑著抓抓頭,思考一下嘗試用自己的話語解釋,緩緩開口“你會不會想抱我、親我…?”
“會。”簡潔肯定句,雖然當初做這些行為動作的他並不了解背後涵義,但答案卻是顯而易見,他會“!??”

-----------傳說中的分隔線-----------

得到肯定的答案,悟空左手勾上他的頸,主動湊過去獻上濕潤的唇瓣熱吻,他以指尖一下一下順著梳布羅利的長髮,輕柔的動作讓他感到微微電流竄過頭皮,陣陣酥麻,情慾洶湧吻觸發了賽亞人們深藏已久的慾望。對打訓練固然可讓這無處可發洩的精力藉大量運動消耗掉,但這不代表他們就此對性失去興趣,相反的,只要一有適當機會,遇到對的人,那麼就如乾柴遇到烈火,一發不可收拾。

隔壁房就是界王大人所睡的地方,但悟空卻不擔心,由於他這些年睡姿差勁,常常在半夜滾下來或撞到傢俱發出巨大響聲,因此這房間早已下了可確實隔音的結界式咒語,再怎麼大的響聲也不會傳出去。

緊緊抱住對方、交纏,滾在床上的男人們像中了毒般無法停止的濕吻,就連停下來脫衣服都嫌浪費時間,因此身上的阻礙物是一邊舌肉糾纏一邊卸下,隨意往床下丟去,滿地都是。兩情相悅之下,他們好像只要互相吸取對方的氣息就足以讓溫度火速上升,越演越烈。

“嗯……”粗喘聲不住傳出,悟空從未想過之前戰場上互為敵人的兩人此時竟會如此親密接觸,從不同的角度來看,他們將戰場改為床上,彼此的肉體為籌碼,以搏得對方歡心為勝利。迷矇中睜眼看對方臉龐,被情霧籠罩的五官是那樣的性感立體,線條分明,望向布羅利動情而呼吸不穩的神態,悟空覺得自己已經淪陷了。

從來不知道男人間光憑純肉體磨擦就能產生無極限的快感和激情,莫名悸動促使兩人雙手很自然地想在對方身上探求更多,順著肌肉線條從背脊一路下滑,腰際間抹個圈,然後繼續在臀肌那流連忘返,想要將對方肉體的一分一毫也都深深記在心頭,永不忘掉。

“好軟…”來到自己所沒有的尾巴,悟空忍不住多摸幾把,在根部以拇指為主的揉按,感受柔順短毛在手中的觸感。
“嗯~~……!”敏感地帶被觸碰,一聲足以讓人心魂顛倒的喘息聲從布羅利微啟口中溢出,突然發現自己發出陌生叫聲的賽亞人趕緊騰出一隻手遮口“唔…”

為什麼我會發出這種叫聲…

尾巴從未被人捉過,從出生以來就未有敵人可近身,當然也就沒人有機會碰到藏在紅布下的賽亞人象徵,所以布羅利他到現在才知道原來那條尾巴是這樣的敏感,是性感帶之一。

“啊,別遮啊!”拉下大手笑道“那樣很好聽啊…我喜歡聽嘛…”
“…可是…”總覺得很丟臉,沒想到手中握有他性感帶的悟空卻又一次一次的揉按“啊…別再弄…”
“只有我一個人聽嘛,好啦好啦~~~”覺得不好意思的男人更加誘人,調皮在唇上點了一下,繼續愛撫對方。

-----------傳說中的分隔線-----------

緊密擁吻、互相疼愛的滋味的確是很好,只是若果一直卡在此階段,身下的火熱無處宣洩的感覺卻不是很好。即使他們在進行間已經因快感爆發相互噴射在對方小腹上,黏黏膩膩,但是累積數年來的情慾卻不是一次的高點就能解決,彈指間他們的分身又再度勃發,昂然挺立頂在彼此小腹上。

他們還想要,想要更多,單純的互相撫慰已經無法滿足,需要更多,需要更深入,只要進入或被進入才能滿足此刻的需求。

久久未察覺布羅利有往下一步進展的準備,悟空終於忍受不了不停往大腦傳遞漲痛感的分身,小小膩聲在男人耳邊發問。

進入或被進入,他對這個角色定位其實無所謂,而且說實在比起當擔攻的職務,此時他更想要感受對方的深入,他想要藉此更加的了解對方,以最直接的方式。

-------------!!


 


剩下的因尺度問題,請到我的鮮網專欄去看吧!


 


想看激情的請到鮮網,點這連結!


 


在右邊的生菜沙拉(布羅卡卡)系列
4
的資料夾按下,按本篇名尋找吧XD



-----------傳說中的分隔線----------

“啊…!”就像繃緊的直線突然斷裂,被激情推向無知高峰的兩人身體豁然一抖,激射而出,完全合為一體的呼吸融解在封住所有聲音的禁忌空間,甜蜜的擁抱、忘我的親吻,相擁臥在床上的賽亞人們繼續享受高點過後的餘韻,享受快感。

“我愛你。”連布羅利本身也不知道為何會脫口而出這三字,只是想說,然後就說了。
“我也愛你,羅利!”露出甜美笑容回說,雙手緊緊抱住頸子,偎在懷中“我很高興你這樣說呢。”

當然,可想而知,他們之後的夜晚也是很充實的。

雖然防音咒效果很好,可是偏偏這兩人又不是僅限於房間這個地點,只要性致一來,任何場所也是可以的。這可苦倒界王大人,經過一段時間的煩擾後,他再也受不了的通知悟空其他在人間界的家人和朋友,要他們想辦法復活悟空,這樣他才可以免除天天聽到賽亞人魚水之歡聲。

終於,他們找到辦法讓悟空復活,他終於可帶布羅利回到人間生活了。

“羅利,這樣以後我們就可以永遠的生活在一起呢!”緊緊抱著布羅利道,有了貝吉塔的經驗,他相信只要在地球住久了,多做好事,以後或許他將可免去下地獄之苦,就算以後到另一個世界兩人也能長久的在一起,而不是分隔天堂和地獄兩地。

“嗯!”就在他答應的瞬間,悟空的身影卻突然模糊了,好像被上了一層水氣般,虛幻不實“卡卡羅特…?”
“怎麼啦?”微笑道,他的表情好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般。然而布羅利只感到自己所站之處突然以不正常速率急速下陷,距離驟然拉開,不到幾秒他就已經掉入四周只有無盡血紅和暗黑雙色包圍的地點。

“卡卡羅特??我在哪!?”對自身所處之地的轉變感到不安大叫。
“當然是地獄啊,你在說什麼傻話?”頭上長有角的紅鬼道“你是殺了無數異星人毀了南銀河的兇手,當然是下地獄!難不成你以為會在天堂?”

不,不是這樣,我不是和卡卡羅特一起要到人間界嗎?為什麼我會在地獄?

為什麼!!!!

------------傳說中的分隔線------------

“小羅利你還好吧?做了惡夢嗎?”
“我不要下地獄!我的卡卡羅特呢!”猛然驚醒,身上冷汗直流,所睡床單和枕頭也都被汗水浸濕,冰冰涼涼。
“小羅利你做了什麼夢?本來看你還笑得很開心,怎麼剛剛突然開始冒汗?”貝吉特拿起悟吉塔遞過來的毛巾替做惡夢的賽亞人擦掉身上冷汗,關心問道。
“……只是夢嗎?”

…我本來就已經下地獄了,不是嗎?而這世界不論是悟空和卡卡羅特也都不是我的,一個被生化的我搶走,另一個被達列斯奪走…

坐在床上靜靜回想,然後布羅利想起他是被這兩個合體人再度從地獄藉故抓到合體界的,在這個世界的他白天被這四人給帶到各式奇妙的地方亂逛,直到晚上才在地板上鋪了好幾床棉被打通鋪睡,據說是這樣可增加培養感情。

原來那樣美好的只是夢啊…哈哈哈…難怪我就覺得怎麼會這樣順利,什麼阻礙也沒有,只有夢才會這樣好不是嗎?哈哈哈哈…

為什麼要醒來,為什麼我要醒來…如果能夠永遠做那一場夢不是很好嗎…至少我可以擁有愛我的卡卡羅特,只屬於我一人的卡卡羅特…

“小羅利你不要嚇我啊…喂…喂!”或許是體內悟空的部份作祟,貝吉特看到本來情緒就很不穩的布羅利眼淚突然像壞掉的水龍頭直流而下後,徹底被嚇壞,急忙抱住對方問道“別這樣啊!!悟吉塔,現在怎麼辦啊?!”轉頭求助金髮男人,他現在已亂了分寸。
“……好像是做了太美好的夢醒來,所以不想接受現實吧…”以讀心術察看對方內心沉聲道“因為夢中的他和悟空很要好,現在突然醒來一時無法接受,我猜他是很想悟空和卡卡羅特…”

“啊!只要帶他們回來就行吧!那我現在就去找他們!”連身上寬大的天藍色睡衣和睡帽都沒換掉,貝吉特瞬間移動消失。
“……不會吧…”大概猜出對方想法,也知道他是不想見到布羅利這樣難過心碎的樣子才去做,只是…這樣做也未免太魯莽了吧?

卡卡羅特…我好想你…

無神望向窗外無盡黑暗。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