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08-07-11(Fri)

可可免疫失效,又醉了

<可可免疫失效,又醉了>

可可,特別是高濃度的可可能使純血賽亞人在一定時間內呈現醉酒狀態,因人而異,出現各種人類在喝醉時的種種症狀。若經過一定訓練,不停食用可可相關製品,那麼是可增加對其抵抗力,即使在服用可可也不會如初時毫無克制能力,或多或少可以自身意志力控制行為。

話說那幾位年輕賽亞人在某段時間被達列斯常常故意或無意餵食巧克力後,他們對可可都有一定程度的免疫能力,至少在未過量食用之下是不會醉酒。

不過,如果長時間未再食用的話會如何呢?

淺巧克力膚色的男人慵懶坐在沙發上享用他剛剛從廚房泡好的熱飲,裊裊蒸氣從瓷杯中緩緩上升,稍微往內吹氣試圖降低溫度以利入口,然後湊嘴而前,一股暖呼呼熱流順而流入體內,驅逐寒意,因低溫而略感寒冷的軀體也因這熱騰騰與膚色相近的飲料而溫暖。

“哈尼要不要喝點喲~~~”察覺青綠眼瞳若有似無朝自己看來,微笑問道“熱可可很好喝哦~~~”
“不了…喝了會醉吧…”燦金色劍眉微微皺起,他拒絕,因為他深深知道自己在醉酒後是多麼的…無秩序。

“不會啦,上次你們那幾隻小貓不就在喝了後還可以沒事的逗我喲?”惡意提起在半年前那三人假藉醉酒整自己的事件“你們早就對可可免疫啦~~~”
“……真的不會嗎?那我喝一口就好了…”要拒絕眼前香甜誘惑實在太困難,並且連達列斯也說自己對可可反應不會和過去那般大,那麼,喝一點應該也無妨。

接過盛裝六分滿杯面仍有些燙意的瓷杯,卡卡羅特小心翼翼的啜了一口,可可濃郁的滋味比想像中的還要好,有種令人上癮想一再嘗試的魔力。

“……”雖已達到先前所說喝一口的程度,很明顯男人並沒歸還杯子的打算,雙手仍緊緊握著“達列斯…”
“喝吧!”微笑,他早就知道情人會喜歡這滋味,從開始也就抱著這想法“我的東西就是你的嘛~盡量喝喲,不過我再去泡~?”
“謝謝~”像孩子樣高興的道謝,一口接一口飲下隨處可見卻幾乎未喝過幾次的熱可可。

---------傳說中的分隔線-----------

“寵物都睡著了。”哄完那幾隻生化寵物入睡後,布羅利走出來道“不過…卡卡在哄的過程中也一起睡著了…”

原本打算一起哄小動物睡覺,可是沒想到悟空卻反而比那些小寵物還要更快入睡,沒多久就呼呼大睡的躺在床上。

“嘻嘻…小羅利果然是好老婆啊~~~那你也來哄我?”飲完熱可可的賽亞人忽然不安於座,瞬移撲到兩米高男人身上,雙手環繞脖上半瞇眼笑道“我也要你哄嘛~~”

“哎??”同時愣住,為卡卡羅特出乎意料之外的行為驚訝“該不會醉了?”

臉頰紅燻一片,漂亮的大眼微開,動作飄忽不定,說話語氣也是輕飄飄如小仙子在水上跳躍般,綜合來說就是,卡卡羅特醉了。

“嗯?你們為什麼那樣驚訝呢~~嘻…”不解望向大家,在寬厚充滿安全感的肩膀來回上蹭弄,如同小貓見到主人般撒嬌“羅利~~不要傻在那嘛…抱我~~”
“喔?噢!”被過份主動的男人嚇到,布羅利呆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面對悟空或卡卡羅特命令就無法抗拒,乖乖地抱著男人到沙發上坐著“達列斯…為什麼他會醉…”
“啊哈…好像是本大爺計算錯誤哪…”

他忘了,即使一個賽亞人對可可產生免疫,那樣的無效狀態在經過長時間未再接觸同樣事物後是會逐漸消退,意即,如今的卡卡羅特對可可又回復最初那種一喝就醉的情況。

“唔…這樣不好坐哪…”扁嘴看了下,男人主動站起身改變坐姿,雙腿一跨坐在布羅利大腿上,和其面對面“嘻,這樣就好多了~~”
“卡卡羅特…”不曉得該做什麼才好,長髮賽亞人只能以不變應萬變,乖乖坐在原位。

“哎呀,尾巴跑哪呢~~”困惑的說,好像這是一件極重要的事。卡卡羅特手翻弄赤紅色巾布,東翻西找,然後找到他所期望的東西“嘻,找到了呢~~小羅利為什麼要將這麼漂亮的尾巴藏起來,放出來多好?”
“啊!…唔…”一陣陣快感從敏感尾部傳來,想入非非的呻吟傳出。

輕巧握住對方尾巴,鮮紅舌頭順著毛髮或著唾液舔弄,覺得潤濕差不多後,又閉上雙眼以唇泯著,用最細膩最能誘發身體本能反應的動作刺激布羅利深藏的情慾。

“小羅利臉好紅哦~~”逗弄似的舔了下臉頰,將自己毛絨絨尾往臉上來回搔弄。
“…你自己臉也很紅啊…”想動手又不太敢,勉強忍耐的結果一滴滴汗水落下額頭。

“我?我才沒有呢~~哈哈~~”伸手捏臉媚笑道,又順勢湊過去舔咬耳垂,亂摸結實的胸肌,他,已經徹底的醉了“小羅利的身材好好~~好想吃~~”
“……”緋色所染範圍越來越大,不只臉部,男人的耳垂、頸子,甚至連裸露的上半身也在對方有意挑逗觸碰下紅了、熱了、燙了。

“哎呀…怎麼覺得今天很熱啊…”拉拉衣領嬌道,酒醉讓他對氣溫反應也鈍了,十幾度的氣溫竟叫熱。

不待對方反應,某卡已然脫掉身上深藍色櫬衣,並準備解開繫在腰上的帶子,迷迷糊糊。然而醉酒讓反應也遲頓些,平時易開的腰帶此時竟怎麼也解不開,他轉而將注意力放在布羅利身上。

“嗯~~~你為什麼要將紅布繫在這呢~~好熱啊~~”說著手也放在紅布上,想一口氣扯掉“唔…算了,我懶得扯掉呢~~~小羅利,我餓了…餵我吃嘛…”
“喂…達列斯…”出聲詢問,不料他卻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以手勢慫恿他們繼續“那我不管了…”

總覺得哈尼喝醉酒的樣子很像一個人啊…是誰呢…

---------傳說中的分隔線---------

“那…要吃蛋糕嗎?”拾起桌上無數甜點中的其中一塊果凍慕思問道,現在這種不知做什麼好的時刻,就先暫且順著醉酒之人的意思吧…
“要~~”很甜的笑道,食指比向自己微開口“但我要你餵哦~~”

“那吃吧…”欲送蛋糕入口,可是當慕思快要觸碰到唇邊的剎那,卡卡羅特閉上雙唇搖頭“不想要吃這個…?那我換一個…”
“不是要這種餵啦!我要你用嘴餵我哦~~”嘻嘻哈哈笑著,比手畫腳,醉酒使人更能放開心性,大膽妄為,清醒時所維持的偏正經形象在醉酒後通通幻滅,性感而積極。

“羅利小貓喲~~”達列斯總算發現他的情人像誰了“你不認為哈尼醉了後和貝吉特很像嘛~~?”
“!!”聽到那禁忌的名字,全身上下所有細胞都僵硬,神經在一瞬間緊繃,那一位耳環合體賽亞人所帶給布羅利的恐懼是無法以言語形容的,那是光聽到那三個字便會陷入無名緊張情緒的境界“不會吧…卡卡羅特怎麼可能和那傢伙像!”

不肯相信,仔細看醉酒坐在身上千嬌百媚,一舉一動都透露出說不出的魅惑感的卡卡羅特,不管怎麼樣,布羅利都不肯相信他會和他所害怕的那位相像。

“真的很像喲~~~”不知合時變出無殺傷力能量光圈在手指上繞啊繞,達列斯補充道“現在的哈尼不也是很任性嘛~~也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又很喜歡纏著羅利小貓哪~~”
“……不…不可能!”縱使男人所說話語聽起來是那樣合情合理,可是,布羅利還是不肯去面對這事實。

“你們在說什麼啊…?”抱著對方歪頭趴在肩上撒嬌道,順手拿起灑上一層紫黑色粉末的甜點“唔…那小羅利餵我這個吧~~~”
“哦…”輕輕咬一口,往卡卡羅特嘴中送入。

“唔!好苦!”舌尖觸到粉末的瞬間,他被苦味驚到,立刻用舌頭頂回去,強迫餵食者代替他吞下“我不要吃苦的啦~~~”
“……”『咕嚕』吞下,過了一會兒,布羅利眼神也轉迷離、恍惚“我想睡了…”

“哎,我忘了說哪~~”達列斯吃了一個稍才卡卡羅特所拿相同的甜點道”那灑在上面的是可可粉喲…呀,看樣子已經睡了?那哈尼也去睡吧~~“
“嗯?哦…”乖乖從一酒醉就昏睡的男人身上下來,而某達則一手扛起深睡的布羅利,一手抱著酒醉的賽亞人往房中安置去。

----------傳說中的分隔線----------

但真的會這樣乖巧嗎?

將兩人送到早已在床上睡死的悟空所在房內,確定三人都乖乖躺好後,達列斯又出去繼續品嘗他的甜點,順便思考他家哈尼和貝吉特到底為什麼會這樣相像等疑慮。

如果是平常的卡卡羅特,當然是無需人操心,自律的他一向是最乖最聽話的。可是,當他陷入可可酒醉情況下,那又另當別論。

在乖乖躺了五分鐘後,他醒了。

“躺在這好無聊…去別的地方玩好了~~”左思右想,到底去哪好呢?然後,他想到了“就去找悟飯吧!”

三四個期中考集中在一天,連續幾天瘋狂K書背詞演算已讓悟飯累得快要不成人形。今天,他總算是暫時得以解脫學習壓力,至少,他解決了階段性的任務,考完了。

“好累…我回來了…”其實家中沒人也習慣這樣叫,拖著沉重步伐往房間邁進,隨手往地上拋下裝滿今日考試用具和考前複習用參考書的背包,少年無力躺在床上“哇!爸爸…?”
“悟飯啊~~”半裸兼衣衫不整跨坐在大兒子身上,在認清楚是自己孩子後,男人摸了摸對方臉頰甜笑“我們來玩好嘛~~”

“啊??”

一來是被連日學習課業壓力給壓得頭昏腦脹一時反應不過,二來是第一次見到卡卡羅特爸爸這樣的…開放、熱情奔放,如此主動的勾引自己而愣住,素來喜歡對大家毛手毛腳行為不良的悟飯竟然忘了要行動,傻傻看著爸爸。

“哎…爸爸好久沒注意你了…不知不覺都長這樣大啦…”手掌扶在悟飯胸上摩蹭,慢慢解開襯衫上的鈕扣,一點一點替自己兒子寬衣解帶,去掉不必要礙手的束縛“你不會怪爸爸都忽略你吧…”
“爸…??你…你醉了嗎?”下意識道,而事實也的確如悟飯所猜測那般,喝了熱可可後的卡卡羅特著實醉的不清,除了瘋言瘋語後,還兼酒後亂性的傾向,連兒子也不放過。

“唔…什麼時候變得這樣摩摩蹭蹭不乾脆…”嘟嘴不滿意的說,索性趴下身,上前吻住悟飯的唇瓣,賽亞人長尾在空中煽情的搖擺,僅隔布料的下身與對方的相互磨擦,起化學反應,兩人下體都逐漸轉硬。“這樣…不是很好嘛…”
“爸…”撐不住,反正這次是爸爸主動獻身,那就吃了吧。體內色狼基因甦醒,悟飯大手抓住卡卡羅特臀部,盡情揉捏,隔褲子的手感都這麼好,那直接的觸碰想必更驚為天人。

“嗯~~再多一點嘛…”完全沒有在意,很享受放開呻吟,催促少年再更大力、更進階的愛撫自己。扭動的身子讓兩人接觸的下身磨擦加大,慾火越稍越烈。

不倫行為上演中…

-----------傳說中的分隔線----------

“悟飯你做得不錯嘛…這方面懂得很多喔…”分離雙方糾纏而濕熱的吻,牽出一絲長長略為反光的銀絲笑帶“喜歡爸爸嘛~~”
“爸…”平時的腹黑本性不知跑哪,面對無比熱情的卡卡羅特反而有點無所適從,因為,這和他所預期的不一樣。
“那再來吧~~~”低下身欲再繼續未完的火辣,然而,卻被忽然出現於房間中的下級戰士一把抱開,強行中斷“哎?達列斯你也來啦,一起玩吧?”

“哈尼啊!你不是乖乖待在房間睡覺嗎?怎麼可以偷偷瞬移到這呀!!”心急如焚大聲叫道,他才放下情人在房中和另外兩隻睡覺沒多久,就出事了。就在那麼幾秒間,某卡耐不住無聊兼酒醉,偷偷使用瞬間移動擅自離開西都,回家了。

結果,沒有這等神奇招式的他只有急忙衝到還在床上睡死的兩人那,將悟空搖醒,讓半睡不醒的賽亞人帶他瞬移到孫家,尋找發酒瘋亂跑的男人。

“嗯~~~?達列斯你的臉好好笑喔!”嘻嘻哈哈回應,醉酒讓他神智不清,連對方臉上所表現情緒也搞得一蹋糊塗“好乖好乖啊~~等下就給你喝牛奶喔~~”

“我不是萵苣啦!哈尼啊…怎麼越醉越嚴重…”用力搖晃受可可影響大腦處理能力大幅下降的賽亞人大叫道,這一次好像比過去都還要嚴重,抑或是一直都是這般可怕,只是這次他特別注意到所以才深有體會嗎?“
“哎呀…你不喜歡在這玩啊?那我們去其他的地方吧~~~”雞同鴉講,兩人口中所述說的完全不一樣的事,醉態盡顯的男人步行不穩,踉蹌地脫離達列斯的懷抱,然後…很高興的對他招手微笑“那我要去這玩了,掰掰!”

“呀!別跑啊!”所幸動作及時,恰巧趕在卡卡羅特瞬間移動完全施行前撲過去,兩人又再一次轉換地點,消失。

“唔…我還想睡啊…”揉揉眼扁嘴抱怨,悟空轉身欲回去找他的布羅利老婆睡覺時,一隻溫熱大手抓住,用力往懷中拽去“哎?”
“爸~~你就捨得這樣走掉?那我剛剛被卡卡羅特爸爸給挑起的情慾怎麼辦呢~~~”坐在床沿上,雙手環住悟空壞笑,右手抓住爸爸的手往自己先前被促發慾火導火線的下體“爸~~你說怎麼辦呢?”

“唔…這樣啊…”苦惱的思考一下,隨即極為開心道“只要不再腫就可以嗎?”
“是呀~~爸爸你要幫我消喔~~”如果悟飯能事先知道這位直線思考的男人是想要用什麼方式替他解除窘境,那麼他是絕對不會要求的“啊!痛!爸…你在幹…什…麼…”

虛弱的抱著下體摔到地上,臉色鐵灰,表情痛苦至極,彷彿才剛接受滿清十大酷刑一樣的難受,少年口中發出脆弱時才會出現的哀嚎聲。

“呃,你不是說只要消了就好嗎?”抓頭苦笑,“那那…既然已經解決了…我就先走哈!掰!”
“…但是…我不是要你直接打下去啊…痛…”天殺的疼痛感仍蔓延中。

-------傳說中的分隔線---------

合體界。

“嗯?有稀客耶…”幾乎是在兩人來到客廳的同時,悠閒吃著貝吉特所做橘子檸檬餅點心的悟吉塔便開口道。
“哇哇!沒想到你們竟然會這樣想我們啊!!”華麗一把撕掉身上在做點心時所穿的圍裙,衝過去就準備抱住瞬移來的男人們,無料對方動作卻比他更快,猛然抓了貝吉特臉就吻“唔!!!喂!你不知道一見面就隨便親人是很沒禮貌的事嗎!”

“…剛剛某位叫貝吉特的傢伙似乎正準備做同樣的事啊…”挑眉面無表情找語病。
“切!不要吐我槽!!!”立刻對一抓到機會便挑自己錯誤的金髮賽亞人吐舌反駁“哎??什麼時候卡卡羅特這樣主動啊~親完後還摟摟抱抱耶!!”

趴在懷中的男人眼波流轉,比擦了唇彩還要水嫩亮麗的唇讓人看了就有種想吻下去咬他幾口的衝動,醉後失去自制能力,卡卡羅特一點也未意識到此刻的他是多麼具有促發人潛在犯罪因子能力,隨便一個眼神、一個舉動就能心醉迷離。

“呀~小羅利也在這…”誤將身材外表相似的合體人認錯,超化後的男人踏著跳舞般的步姿邁向布羅特,嬌媚地趴在身前“唔…你換髮型我怎麼不知道?”
“醉了後連記憶力也一同退化了嗎…”扶起快要摔下去的男人苦笑“我是布羅特啊…”

“嘻嘻!我當然知道!”笑著拍打胸口“我是騙你的啦!被騙到了吧!”
“……呃…”他總覺得眼前的卡卡羅特讓他想起某人,好像…好像在他面前有兩個貝吉特一樣。
“哎呀~~抱我嘛~”可可醉後無視一切禮節,想怎樣就怎樣,十分隨性“你的唇也和小羅利一樣好親嗎?親一個~~~”
“嗯…”紅著臉抱住對方,就某方面來說,承有悟空血的他是很博愛的,賽亞人幾乎都喜歡,不挑嘴。

----------傳說中的分隔線---------

“哈尼別玩啦~~我們快回去吧!”對醉後行為不按牌理出牌的卡卡羅特完全無招架能力,現在他只能期望對方會突然清醒,乖乖使出瞬移回到人間界“哈尼…”
“咦?小羅利啊!不對…這隻是本尊布羅利…?”餘光瞄到從廚房中抱著一大盤餅乾出來的賽亞人,掛在合體人身上的男子馬上又轉移目標,撲到他的前任情人身上“啊…很好吃的樣子…我也要吃一口~~”

“!!!”從未想過會在這種情況下再次遇到,布羅利喜悅之情難掩於心。和那一位生化賽亞人一樣,他也是只要接收命令便立刻服從實行的,馬上聽話地餵食剛出爐的餅到對方口中。

“嗯…”某位暗中觀察的男人有了結論,正經宣布“我終於確定貝吉特你是悟空和貝吉塔的合體人…因為卡卡羅特在醉後的樣子和你一模一樣,所以你不是無中生有的。”
“切!”抱胸不以為然道“現在喝醉的這位可是卡卡羅特不是悟空啊~~所以你的推論不對!”
“哦?所以…你是想說你是撿來的?”不為所動,微笑回應。
“啊…不對啦!可惡!”發現自己又不小心被悟吉塔抓到語病弱點,生氣的跳腳大叫“吼唷!你就是故意找我麻煩吧!出來對打吧!”

說不過就要出去對打,全然就是小朋友才會做的情緒化行為,如拳擊手上場參賽時所做的暖身預備動作,貝吉特雙拳緊握原地來回跳動,很久沒練身手的他早就想這麼做了。

“貝吉特要不要吃巧克力蛋糕?嘻~~”不知道他是放在哪怎麼帶來,卡卡羅特忽然拿出達列斯家所擁有的可可成份含量極高的點心,一口往貝吉特嘴中塞進“很好吃哦!”
“唔!”來不及反應,強迫吞下,缺少水份滋潤的喉嚨在被甜點奪走僅存水份後更加乾澀,好不容易,合體人才吞下那塊巧克力蛋糕“哎…?”

“完蛋了!”現場除了笑嘻嘻回到達列斯身邊的卡卡羅特外,見到貝吉特被塞下賽亞人一吃就醉的巧克力蛋糕後,其餘四人通通陷入驚慌狀態。

他在沒醉時都這麼可怕,那醉了…不就是搞破壞,直接進行到世界末日這最後步驟嗎?

“嗯?你們怎麼了?”在眾人冒汗不止,滿腦子所想的都是怎麼樣才能在貝吉特破壞世界前阻止他的想法時,這一位『可可醉』賽亞人卻什麼也沒做,極度冷靜正經的看著大家“為什麼大家都用這樣恐懼的眼神看著我?是怕我會破壞?”
“呃…”燦爛的微笑反而讓眾賽亞人心驚,在他們眼中,這甜美微笑就像毒藥般,越是甜美其生效產生的毒性就越發的兇猛,保證藥到命除“你沒事…沒有想做什麼事嗎?”

“什麼?”皺眉不解道,臉頰上雖是醉後獨有的紅潤感,可是不論神情態度都是那樣正經自然,渾然不像醉後想要大搞特搞,無法控制的暴走模樣“你們到底在說什麼,我怎麼都聽不懂?哎,卡卡羅特醉得這樣嚴重,要不要我送你們回去?先回去睡一睡會比較好吧?”
“……”

眾無語,莫非這就是貝吉特醉後的模樣?醉了後反比平常還要更加冷靜穩重可靠?

“原來你醉了後是會變得像卡卡羅特一樣啊…”領悟到事實,悟吉塔感嘆道“你果然和正常人不一樣…”
“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情說笑?”略帶不悅道,不明白為何有人醉得嚴重大家還不快去處理,卻站在這說一些沒頭沒腦的傻話“沒時間和你們玩了。那,達列斯,我先帶你和卡卡羅特回去吧,我看他現在醉成這樣也使不出瞬間移動了。”

“呃…謝謝貝吉特小貓哈…”一時不太適應總是惡魔鬼靈精行為的合體人一瞬間變得和自己哈尼一樣正經有禮,達列斯有點困惑“那我們先走哈~~大家再見喲~~~”

“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果然貝吉特是不能用常理來判斷…”當三人離去後,某悟仍對此介意不已。

貝吉特那樣好像卡卡羅特…

某布忽然有了下次將其他兩人也灌醉的念頭,首先,他需要的是更多的巧克力。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