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08-07-11(Fri)

雙子祭品●3

<雙子祭品●3>

“嗚…”自從兩人被抱著分開至不同房間後,已過了一個多小時,悟空到現在仍難過坐在床上默默流淚,使魔族少年不知如何是好,他從未有過安慰人的經驗。
“這…別哭了好嗎?”拍拍頭抱到懷中說“也不過就分房睡一個晚上,沒必要哭得這樣牽腸掛肚吧?”

“可是…這是我們第一次分開啊…”哭紅眼委屈說,被淚水濕潤的手往眼窩處揉,卻還是無法拭去微鹹的水滴“以前一直都是一起的…”
“哎,那你們過去都是怎麼過來的?”溫柔舔掉滴落的水珠,布羅利發現他對這奪來的祭品身世背景一點基本概念也無,打算趁機問出個所以然。

雙胞胎男嬰,出生健康,也無任何殘疾,但卻在出生的那天就同時失去父親和母親。正確來說,是失去了母親以及被父親給惡意拋棄到街上的角落去。

只因為他們基因突變,各自擁有不吉利的髮色和眼睛,他們倆的存在於民風保守且迷信封建社會中是相當大的禁忌。那時代的人哪曉得基因突變這種概念,悟空和卡卡羅特的父親一心認為是惡魔特意藉他老婆的肚子生下這孽種,加上他們的母親在生下雙胞胎後又因營養失調、失血過多不治而亡,加深父親認為兩人是惡魔之子的想法。

想殺,但又不敢殺,他怕若殺人滅口後慘遭惡魔們的報復,於是便隨手將嬰孩們以破布裹在籃子中,隨意往地上丟去便算了結這事。若不是恰巧路過此處的修女琪琪聽到響亮哭聲聞聲而來,恐怕兩人的祭日會和生日在同天發生。

“所以你們連父母是誰也不知道嗎…”雖然魔族們對於父母親人間的關係不若人類那般濃厚重要,甚至手足殘殺也是常有的事,對於布羅利而言,父母是誰都不重要。只是,現在他所面對的不是魔族,而是一個光是用猜就可知道是因為迷信而被家人拋棄的孩子。

“嗯…不知道呢,因為琪琪修女說她在撿到我們時並沒有見到任何人在附近…”默默落淚,但情緒已比先前要平緩許多“她對我們很好呢!就算所有人都討厭我們時,她還是對我和哥哥很好!”

即使說禁忌的黑和金髮色只有在男生身上出現才會遭眾人嚴重排斥,但若女生黑髮黑瞳仍是會或多或少感受到些許不友善的對待。或許是能感同身受,同樣和悟空擁有相同髮色瞳色的修女琪琪對待兩人也是特別關照,不論其他人怎麼勸阻她不需要對惡魔之子這樣好,要盡快趕他們出去,她還是秉持自己原則,只要是其他孩子有的他們絕對會有,她不想讓他們感受到不平等的歧視感。

孤兒院的確是悟空和卡卡羅特兩人從小到大唯一的家,但實際上真正有接納他們、包容他們的也就只有這位善良的琪琪修女。其他人雖身為需幫助世界必須對所有人一視同仁的修女,可是卻仍次次在對待這兩位髮色特異孩子時眼中流露出明顯憎惡,偶爾還會故意冷言冷語或出口諷刺。

-----------傳說中的分隔線------------

“你們平常都吃什麼…”想到上次還有今天在吃東西時,明明都只是一些隨處可見的魚肉或蔬果點心,可是這兩人卻吃得狼吞虎嚥,好像八百年沒吃過這樣好吃的食物一樣。
“大多是吃加了點粗麥片所煮的大鍋湯吧…?”在布羅利溫柔安撫下,激動的情緒漸漸緩和了,靠在厚實胸膛上感覺好溫暖,好有安全感“啊,有時運氣好會有黑麵包呢,雖然只是一點點…在假日時其他人還會多幾片起司或是半顆烤馬鈴薯做加料呢…”

“其他人?不是每個人嗎…?”細心地聽出字句間的不對勁,繼續追問。
“哈…因為修女可能是討厭我們吧,所以都不給我們呢~說只要夠吃可以活下去就好,沒事幹嘛吃這樣多~”不好意思抓抓頭,微弱的解釋聲中透著些許哭音,躺在胸前的悟空心情又被自己的身世給勾起不好回憶,難過了“不過琪琪修女會在事後偷偷藏起來給我們!”

“乖…”不曉得要說什麼話才能安慰,只是緊緊抱住懷中少年。光是從目前這些簡單敘述就能略知大概,恐怕除了次次提到名為琪琪的修女之外,其他人都和他們生父母一般,都是以看待惡魔的心態排擠他們。

人類真是心胸狹窄的生物…只不過是外表有點不同就排擠,果然是低等生物。

縱使過得很辛苦,可是在同胞手足陪伴下,可以將所有的心事所有的痛苦都互相分享互相安慰,彼此為對方打氣加油,也因如此,他們才能勉強在眾人以有色眼光看待下努力活下去。

“……?”忽然,本來就是以微弱音量斷斷續續講述的聲音忽然如星點被寂靜黑夜融化,消失了,布羅利不禁低頭往下看“嗯?哭得睡著啦…辛苦了…”

雖然還是擔心卡卡羅特那邊情形,這是他們十六年來第一次被分開,距離縱使只有數十尺之遠,可是無法在視線可及範圍內見到對方仍是害怕萬分。

其實從小到大他們兩人身上都一直承受著很大的壓力,被眾人排擠討厭的壓力,整個社會都討厭他們的壓力。即使多數時候悟空有卡卡羅特會替他出面解決,可許多時候他內心有不愉快時也不敢直接講出,悟空不想讓哥哥再平白增加更多的煩惱,只有默默吞下。

但是,眼前這惡魔雖然一直口口聲聲說要將自己吃掉,可是不知道為何他直覺感到眼前這魔族少年有種可信任的感覺。他自己也對此感到很可笑,一直將來會吃掉自己的人又有何安全感之有?不過,與其相信理智,他更想要去相信內心底處的聲音。

感覺布羅利和哥哥一樣,都是我可以相信的人…

抱著這種想法,意識越來越模糊,就這麼帶著淚水在少年懷中累到睡著。

“或許不該再騙他說我們會吃人的事吧…”布羅利心想,了解背景後,不忍再見到他成天緊張的模樣,是時候和他講真相。

-----------傳說中的分隔線-----------

在這裡,卡卡羅特所受到的待遇和悟空相比,就沒那樣好。至少在一開始是這樣的。

“哪!那我們來玩吧!這還是第一次玩人類的男孩呢~~不知道和女生有什麼不一樣?”心急地脫掉上衣,解開褲子,然而在瞄到見情況不對馬上從床上爬下想跑掉的卡卡羅特時,達列斯立刻閃身跳過去。雙臂抓住對方的手,克制行動,像頭準備撲殺獵物的豹審視可憐受害者般惡意往下看“小貓,你想去哪呀?還沒開始玩呢?”

“我不要!”從種種徵兆觀察歸納,金髮少年直覺認為這一定是要做什麼不好的事,想也不想出聲拒絕,即使…他根本無力反抗。
“嗯?每一個人類小貓都這樣啦,哈哈~~”壞笑,舔舔舌頭迫不及待想品嘗這次的新玩具“以前那些人類女生呀~~每一個都是開始說不要不要,之後都喜歡得要死呢~~男生女生都差不多啦!”

“……不要!既然你有那麼多,你去找她們啊!”生氣怒叫,他才不想成為玩物“走開!”
“哈哈哈!都不見了我怎麼找?”邪笑“之後被我那些王子兄弟們給搶走,或是贈給下屬當獎品囉~~~放心,你表現好的話就會多留一陣子的~~”

“!!”傻眼,這比被吃掉還要慘,除了被糟蹋還要當成玩物的送給人繼續蹂躪“滾!你給我滾!不要碰我!”
“哈~等下就舒服了!”不予理會,達列斯隨手撕掉先前布羅利所給的衣物,露出白晰肌膚“很嫩嘛~~”

固定卡卡羅特雙手並用身子壓在身上,讓他沒有反抗的餘地,只能不甘心地左右搖晃頭部,縷縷金絲隨他的奮力掙扎而不住甩動。被魔族男人用滑嫩的舌頭壞心挑逗,不斷刺激未經開發過的幼苗,幼嫩的突起被折騰至紅腫勃起,好像放在雪地上的鮮紅草莓那樣地明顯對比,達列斯舌肉熟稔地繞著紅點轉繞,調情。

“很舒服吧~嗯?”過往只要這樣做,那些被拐獲的人類少女就會情慾大開,春情盎然地吟叫,但這次不同。
“……”氣到小臉蛋都悶到紅了,用力咬著下顎,一滴滴紅色液體從漂亮的嘴唇滲出,流下。沒有大聲哭,強壓的淚水無法控制從眼角緩緩流下,他很不甘,不甘。

那悟空那裡也是這樣嗎…對不起,哥哥不能像以前那樣保護你了…

誤以為另一邊也從事和發生自身同樣的行為,擔心弟弟安危的少年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哎?怎麼哭啦?”和過去所遇到情況不同,這次的玩具不但沒有爽到叫出來,反而強忍住體內大叫的衝動,憑意志壓下,用身上的痛楚壓下。

“哈哈…大家都討厭我們…大人討厭、小孩討厭、大街上的人討厭,修女們也討厭,沒想到就連不同族的你們都討厭我們…哈哈…隨便吧…”雖然是笑著說,可是眼淚卻越流越多,越落越多,像關不掉的水龍頭般流下。卡卡羅特將達列斯此刻對他的行為歸在討厭他才會做出的反應,如果是過去或許還能忍一下,但如今他所關心的弟弟不在身邊,甚至連此時安危都不知,一下子所有不安情緒衝到最高點,爆發“為什麼…你們大家都這樣討厭我們…只是因為我們的外表不同嗎…”

原先玩樂捉弄的心情於剎那將蕩然無存,起初達列斯是抱著和過去相同的心情,想將這外表漂亮的人類少年當成暫時的玩物,用來打發時間取樂罷了。可是,也許是潛藏在哪個角落的良心發現,也可能是某種不明化學反應起作用影響到大腦決定,他在見到哭成淚人兒的卡卡羅特後,忽然下不了手,只想好好抱住他,安慰他。

-------------傳說中的分隔線----------

爾後,他也真如所想那般行事,從少年身上爬下,還回奪走的自由,並隨手變出和先前那款類似的衣服,以作為撕破衣服的補償。

累積十來年的不滿和不安所造成的哭泣不是這樣容易就能停止的,一發不可收拾。即使現在男人不再侵犯他,身上也不再是半裸狀態,可是卡卡羅特內心的負面情緒並無法簡單消除,他很傷心,難過。

單薄的小小身影坐在床上揉眼哭泣,內心無來由地生起一股傷感,達列斯把已經哭到無力理會現狀的少年抱到懷中,輕輕抱他。少了先前的輕浮,多了穩重,和之前判若兩人,惡魔第一次對非同族的人感興趣,想更了解他,想知道他稍才口中所說的『討厭』究竟代表什麼,這似乎並不是單單那行為造成的,而是長年累積的後果。

“對不起…剛剛不該這樣對你…不知道你反應會這樣大…”這句話半真半假,假的是,他向來都是如此粗暴行事,就算少女哭了也假裝無視,繼續他的舉動;真的是,他是真的不願見到卡卡羅特難過陷入負面情緒漩渦的樣子,有種想疼愛他的想法出現。

“嗚…大家都一樣,都討厭我們…明明我們什麼都沒有做,一直努力想要被人接受…為什麼…”聽不見達列斯道歉話語,少年困在自己的世界中出不來。平常,由於他是哥哥,所以他不能表現得脆弱,他得堅強,這樣才能保護弟弟,他必須要假裝什麼都不在乎,這樣悟空才不會更難過、更傷心。

所以,他承受的心理精神壓力遠比同胞兄弟要多上更多,本來一直潛藏不為人知的想法被達列斯粗魯行為刺激下,一次性爆發,停不下來,夾帶濃重哭音的哭述。

從小就被排擠,每次到街上幫修道院買東西都會受到不友善目光招待。好一點的只是避開他們,盡可能遠離,惡劣點的則直接出口罵人,大聲嘲笑『你們就是因為是不吉利的惡魔之子才會連父母都不要你們的!』,亂丟石頭或腐敗物到悟空和卡卡羅特身上。最慘的一次甚至還被某一戶人家潑了滿身惡臭排洩物,那天他們洗了好幾次澡才去掉難聞的腥餿味。

回到家也沒好到哪去,所謂的家其實也只是他們倆一廂情願冠上的名詞,因為那裡的人沒有人將他們當作是家人,除了琪琪外。眾生平等的修女都會私底下惡言相向,或刻意用嘲諷語氣捉弄兩人,故意將更次等的食物或衣物分配他們。同樣無父無母的孤兒們也受大人的影響,喜歡故意將他們的食物藏起或吃掉,偷偷破壞兩人的東西,大聲編歌取笑他們。

只有琪琪才是真正對他們好的人,她不顧眾人閒言閒語,堅持他們一定要享受到和其他人相同的對待,就算表面上無法照信念所為,她也會偷偷在私底下將事先藏起的東西給他們,以作彌補。對悟空和卡卡羅特而言,琪琪是他們兄弟倆除了彼此外最親的人了,只有她才肯真正放開心胸的接納他們,包容他們,而不是當成異族或惡魔看待。

“為什麼…為什麼…”哭到最後已泣不成聲,竟好久都說不出一句完整句子。
“不要再哭了…”用結實手臂緊緊抱住哭到眼睛都快張不開的卡卡羅特,心痛叫道“以後我不會再像剛剛那樣對你…乖…好好睡吧…別哭了…”

“嗚…”打了一針安心劑般,緊繃的身體在哭了許久後終於肯放鬆,虛脫地倒在達列斯懷中,帶著兩行淺淺淚痕地昏睡過去。

以後你絕對不會再遇到這種事…絕對…
因為我將會代替你來去除所有敢欺負你的人,你的敵人,就是我的敵人,
我會好好愛護你。

------------傳說中的分隔線-------------

聽了兩人邊哭邊道身世後,布羅利和達列斯都是滿腹複雜情緒入睡,可惜睡不好,很早便放著床上睡的兩人,獨自走到客廳。

“對了,我有話要和你說---”很巧,兩人同時都開口想要表達些什麼“唔…”

“我先說好了…”整理一下話語,布羅利將昨夜聽悟空哭訴後所得想法說出“我在想回魔界後我們兩人的家是不是要搬近一點…”

即使是親如兄弟姐妹,眾人住所實際上相隔的距離卻是相當遙遠,若照現在所住地點來看,那卡卡羅特和悟空恐怕一年也難得見到幾次,很不方便。了解雙子間無法切割的羈絆,布羅利提出搬家的建議。

“呀?怎麼和我想講的一樣?那就這麼定吧~”昨夜見到卡卡羅特哭得那樣傷心,他感到自己似乎也肝腸寸斷,不忍心再碰到相同的情況。
“嗯…”

“哥哥??布羅利?你們在哪?”床上少了對方重量和熱度,悟空也醒了,在找不到人的下意識叫出兩人名字。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無形中已將惡魔少年擺在內心很重要的位置。
“啊…我來了!”拋下聊天中的達列斯,少年急忙往房中趕去,趕去安撫他的悟空。

“悟空??悟空你在哪?”另一位也醒了,只是他對達列斯戒心猶在,昨晚哭累睡著的他也未能親眼見到那惡魔溫柔的一面。
“呀…那我等下也帶小貓去找你們吧…”淡笑,也轉身離去。

“布羅利?布羅利!”像迷失在汪洋中的小船一下子間又見到指導方向的光線從燈塔照射一般,悟空高興的撲過去,但表情很快又轉為愁眉苦臉樣“哥哥呢?哥哥沒被吃掉吧!!”
“乖…我在這~”抱著少年笑道“卡卡羅特在達列斯房那,等下他們應該會過來。其實…我這幾天一直騙你一件事。”

“是什麼?”
“其實…嗯…那個…我們不吃人的…”手指抓抓臉乾笑解釋“那個只是開玩笑的。”
“哎?真的嗎??”有點不相信,那之前的祭品是…“可是你不是一直向國王要祭品嗎?”
“因為我不會做菜…然後又被困住出不來…”臉紅不好意思的說,如果他出得來早就走了,何必再留在這向人要東西吃?
“可是你之前不是還要了兩個女生作祭品嗎?然後又換我們又是怎麼回事呢?”還是不太相信,這後面的總該是要吃的吧。

“因為我一個人在這很無聊,然後想到達列斯說無聊時找人類漂亮女生陪就會好了…”說到這布羅利有點怒氣,因為那兩個女生實在是吵到極點,聲音尖銳又高亢,搞到他受不了就原封不動的退回去“然後太吵,所以之後就要求男生了。”
“啊哈!原來是這樣啊!那這是代表我和哥哥都不會被吃掉嗎?”心裡頭的大石頭總算是放下來,悟空充滿笑容地抬頭看。

“嗯,不會的,這下安心吧~”抓亂少年頭髮壞笑道“你以為惡魔都吃人嗎?那是下級魔族才做的事,我們這族比較喜歡吃和人類相近的食物~”
“嗯!不會被吃就好了!啊!哥哥!”見到卡卡羅特走來,他又高興的撲過去,緊緊抱住。

這下雙子終於不用擔心會被吃掉了。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