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08-07-11(Fri)

雙子祭品●11

<雙子祭品●11>

如果照今天早上兩人間約定,晚上應該是悟空該吃布羅利特製牛奶的時刻,然而,一切卻未如預定實行。

“悟空,你不是很想喝牛奶嗎,那來玩吧~”打算以初級接吻按部就班進行到刺激部份,當布羅利坐在床上抱著悟空親膩以臉頰廝摩時,對方卻沒來由講出毫不相關的事。
“布羅利!你們魔族不是都會魔法嗎,教我教我啦!”一直以來就對魔族能隨心所欲使用魔法這點感到心儀,只是他找不到機會說,便趁這次兩人獨處時提出,滿臉期待趴在少年身上請求“我不想要什麼都不會,每次都只能無助被救感覺很…很討厭呢…”

或許是生活安逸還未遇到需要擁有強大力量保護自己的事件,之前這種想法並不強烈。直到這陣子突發事件密集發生在雙子身上後,悟空領悟到倘若想平安無事生活在世界上光依靠別人是不夠的,並不是每一次危難時重視你的那方都能及時趕到,被動等待救援賭性很大,誰知道對方否真的搶在危機趕來?

看起來外表天真無邪什麼事都不會想,可事實上悟空他偶爾也會思考這層面問題,也會有所擔心,這正是他提出學習魔法的理由。

“呃…不過我不確定你能不能學會…你以前有學過嗎?”愣到,調情動作立刻因這正經話語停止,布羅利手撫下巴思考道。

魔族和人類學習法術途徑大大不同,什麼冥想循正規慢慢累積魔力或增加對魔法熟悉度的程序他們皆未經歷過。他們有大半魔法和魔力是出生即與生俱有,隨意念所至便能使出,不能教也無法教,只有身為當事人才懂得如何使出這類因人而異的法術。而其他的則是可經由他人由教導方式來學習,或從魔界禁書庫中從魔法典籍中參悟學習,可是這種所需能力也更繁複,許多甚至還限制年紀,年紀未到即使透過特殊管道得到典籍也是無能為力,就像布羅利本身魔力早可應付劃破時空所需能量,卻因未成年而無法習得此技。

人類施展法術的基本要素就是本身要有足夠魔力,即使是天資聰穎者也需長年認真冥想和學習練習才可擁有一定程度魔力得以隨意念使用,對技巧不熟練者就算有強大效果魔法咒語陣法書籍也是無用,看了半天學習許久而發揮不出其潛在威力。

在未接觸過魔法的悟空身上,布羅利只感受到一般人類所擁有的正常魔力值,不至於是魔法白癡,經過多年修鍊也可得到相當成就,成為初中級魔法師絕對沒問題。然而…他根本不會人類那套教學法,即使得到人類相關法籍也看不懂更別提到教了。或許到人界拐幾個學院專門教學的法師也是可行的,只是他不相信那些人類,假使他們故意教得顛三倒四,讓悟空學錯而走火入魔那就慘了。

沒辦法,還是自己試著教看看吧。

-------------傳說中的分隔線----------

不知道魔族的法術人類能不能使用…

抱著實驗心態,布羅利念了幾句魔族孩童常在遊玩時所使用的冰系基礎咒語,那種沒什麼花招和難度,只要掌握得當便會隨施術者魔力和熟練度產生效果不一的冰柱攻擊。能力粗淺可勉強召出降溫的冰氣,而高強熟練懂得運用基礎原理再施以變化的魔族則可產生暴風雪般大範圍面積攻擊破壞的強大效果。

以悟空這種比初學者還要更淺的程度,如果能變出點冰氣大概就要偷笑了。

教完口訣,坐在布羅利大腿上的悟空便不住認真練習,喃喃念著他所不熟練的純正魔族語。

“轟!”出於意料之外的巨大聲響爆出,面前牆壁出現數根直徑半尺粗的冰柱,狠狠穿過牆面造成滿地牆壁碎礪瓦片。幸好達列斯正在和卡卡羅特在隔音室內玩其他事物,他們並未聽到這噪音污染。

“哇!第一次就這樣成功?”初次嘗試就獲得如此好的成果,悟空高興笑道“不過…將你家弄壞了…對不起…”
“……不會吧?”愣住,他沒想到會這樣震撼性效果,就是以為少年使不出具攻擊威力成效,布羅利才敢待在房間什麼預防措施也沒做就讓悟空使用這類攻擊法術“悟空你是怎麼弄的,再試一次??”

難不成人族使用魔族法術反而更能發揮出其威力?這…太不可思議了!

這次不敢掉以輕心,魔族少年立刻放下悟空走下床,開始念咒於四周設下幾層強化結界,即使等下再出現相同法術那魔力也會全數被結界吸收阻擋,不會再外漏造成更大破壞。

然而,這次不論悟空再怎麼念咒語也出現不了先前驚人冰柱,所出現的是無數細小雪片從上空緩緩落下,下雪了。

“奇怪,這次就弄不出了耶?”用手抹抹臉笑道,心想剛才可能是運氣好才會突然爆發出那種中高級法師才擁有的威力,現在又再度回復正常應有水平。
“難不成真的是巧合嗎…”搔頭不解,因為這是他第一次教人類使用魔法,更是頭次進行教學這行為,對於初學者的正常現象是什麼他一點概念也沒。布羅利走過來摸摸少年凌亂黑髮笑道“不過已經比我預想中的好很多,本來以為只能降降溫的程度,但你已經可形體化---”

“轟!”在對方摸頭時,仍在練習施咒的悟空又一次的爆出驚人能量,幸好這次事先有準備,飛出的冰柱硬生生被結界擋下,未再像初次那樣在牆上砸個大坑。

“耶!又能了耶!好奇妙哦!”笑道“不過好像布羅利只要你一碰我,就會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往身上流來,然後念咒時也會特別順利呢!”
“……難不成是…”

經過兩人不斷反覆試驗後,證實了他們的猜測,只要布羅利和悟空有接觸時他就能毫無阻礙使出威力強大的冰系法術,反之亦然。並且,隨練習使用次數增加,那冰柱的體積和形狀也略有改變,不再是初次那樣粗糙像從冰庫中截下冰柱那樣原始,慢慢有武器雛型出現。不只是魔族少年觸碰時的施咒有進步,到後來即便不碰觸他,那沒啥殺傷力的雪片範圍也轉大了,同樣是因熟練度增加之故而進化。

唔…似乎是因為可直接運用我身上源源不絕魔力關係,所以才能順利使出?

布羅利心中如此總結,自身魔力供給配合魔族咒語才讓悟空法術施展如此順利,只可惜在練習數十來次後,少年體力不足以支撐劇烈消耗體力的魔法施展,只好暫且中斷這第一次的魔法練習。

可惜他的假想有部份是錯的,並不是任何人被魔族觸碰使用相關咒語就可像悟空一樣連連使出其招,這純粹得歸咎於先天上體質特異之故,所以悟空可不經由其他媒介直接使用第二方能量施法。

法師中天才和普通人的差別其實最關鍵就在於聚集法力的速度、容量程度,以及練習次數,法師佼佼者因可比平常人聚魔力快,練習次數也相對多,那麼對於魔法的熟悉度和強度自然也隨之強大。

而悟空因而運氣好,天時地利人和,他可跳過聚魔力這階段,直接藉布羅利多到三天三夜連續施大型法術也用不完的法力練習,並在過程中慢慢打通魔力使用的經脈,進而不知不覺中改進他先天魔法體質。

人類在魔界處境是很危險的,特別身為魔界王子所深愛的人類其遭受攻擊的次數也大幅倍增,為了以防萬一,布羅利取了小時父王送給他用來儲存魔力的黑金色魔法飾品,對他這用不完魔力的特殊體質來說一點用也沒,但對悟空可就不同。他將部份魔力灌入其中,儲到容器最大限制後讓悟空配戴,交待他日後倘使真的遇到困難時便可暫時使用這來拖延時間,爭取存活機率。

---------傳說中的分隔線------------

由於上次聚餐不歡而散,魔界之王撒旦和久逢的小兒子連正話都未談上幾句就被中斷,仍嫌不夠,於是又私下召布羅利進宮和他聊天,並特別允許他帶著他的小情人悟空同行。

只是,在飛行到皇宮的路上,他們遇到一點小麻煩。

“不對勁,照理說這條路飛十分鐘就會到了…”同樣的路不知道飛過多少次,今天布羅利卻覺得格外的久,似乎已經飛超過三倍時間卻仍未到達目的地“這地方我怎麼覺好像已經看過五次了…”
“是真的五次呢!”被抱在懷中的悟空皺眉說“那個長得像悟飯的雕像我已經看過五次了…啊,原來會動耶!他在和我們招手?”

悟飯!?

立即轉頭順悟空所指方向望去,果然見到他最討厭的六哥正好整以暇站在塔頂尖端和他們大力揮手,臉上掛著無限笑意。

“媽的!這是你搞的鬼對吧!還不快解除!”怒吼,除了他還會有誰?更可惡的是還故意現身給他們看,擺明是在看好戲。
“好啊,那就聽我可愛的弟弟解除囉!”意外爽快的答應,但凡事不可能盡順人意,他接著說出令人發寒的話“只是你要用可愛的人類少年做交換條件哦。”

“喂!--------” 在布羅利來得及反應之前就先被悟飯早先來到此處設下的陣法困住行動,緊接又連續被施放無數高階魔族法術,別說是時間不夠做出反制行動,即使有充份時間未習得相抗衡咒語的他也是無能為力,最後,幾乎是在瞬間兩人就失去意識,暈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不曉得時間過了多久,悟空醒了,但是帶著他前來隨行的布羅利卻不見蹤影,而他所在環境也不是熟悉的家,更不是預定去的皇宮,而是散發霉味的石窟。

布羅利呢?這裡是哪…?啊…

然後他大概猜到這是哪了,因為他想起最後有印象的是就是見到站在塔端和他們不停揮手的魔界六王子,而這裡八成就是他的住所。

唔…布羅利不知道在哪,希望他沒事…

很關心此時見不到人影的魔族小王子,悟空帶著擔心情緒小心翼翼探索這陌生環境,希望可在被人發現前找到布羅利在哪和出路,然後一起逃出去。

沿著表面粗糙的石道走了一陣子,他來到一處光線比先前明亮不到哪去的房間。一片昏暗,比起剛剛只有牆上微弱燭光照明的通道,這裡唯一勝過之處就是從直立式大型圓柱體內發出的幽綠色光線。

“那是什麼…看起來好怪…”察覺注滿液體容器內的生物有生命跡象,悟空壓不住對未知事物的好奇心走近去看“啊!!------嗚!”

趕緊以手摀住嘴不讓尖叫聲持續,裝在裡面的生命體實在是太駭人,駭人到悟空即使想壓住大叫的心情也沒辦法。

人族、獸族、魔族、精靈族…各式各樣的人型生物被困在裡面,一個個蜷曲身體於裝滿維續生命的液體中,或閉眼安逸像陷入甜美夢境般沉睡,或張著無助驚嚇雙眼看著外面的人類少年,想出來又不敢出來,因為只要一爬出透明容器中,失去液體的營養維持他們生命便會立刻消逝,死去。

這裡好可怕!

轉身想另覓出口,映入眼中的卻是更反胃的景象。拷問調教的刑場,各式各樣少見刑具都可在此找到,點綴其中的一灘灘乾枯黑血,每一灘血背後都有令人心酸的故事。長年不見陽光暗處產生的濃濃霉味,鮮血腐肉敗壞的腐臭氣息,還有各種不知該用何言語形容的複雜氣味都能在這裡聞到,綜合的難聞氣味快要讓悟空受不了,只想轉身而逃。

不知道要往哪才能走出去,不想再待在這了!

“只要往右走一百公尺,再往左走轉彎就會見到一個向上的石梯哦。”
“喔,謝謝!”

等、等一下!怎麼會有其他人的聲音??

鶩地轉頭,整體造型不失帥氣擁有一頭倒豎黑短髮的悟飯面帶微笑往下俯看著悟空,微微背光使少年感覺眼前的魔族王子好像是活了千年陰險狡詐的老狐狸。

“歡迎來到我家,比預想中的早醒呢~”伸手摸對方臉頰說“喜不喜歡我這裡呀?見到很多好玩的東西對吧?”
“啊!!!!!!!!!”幾乎要撕破喉嚨的慘叫,為什麼這男人會在這?

“別這樣叫嘛,我知道你還想要看更多,我這就帶你去哦!”猛然出手抱住,控制住他的雙手行動,近距離用魔魅眼神注視悟空“乖乖的,這樣會比較不痛苦哦~~”
“嗚…”想哭,怎麼會這樣慘…

-----------傳說中的分隔線-----------

被帶到另一個房間去,這裡雖然見不到先前裝滿各族人類的培養器和沾滿血污的刑具,可是在這活動的奴隸們也稱不上是完整的人類。其中的確是有完整的,假使算上那些不屬於自己身體部分的殘缺肢體器臟的話。

身體被分屍得七零八落的奴隸們毫無精力在四週活動整理,不時有奴隸因身體接合部份未處理完善,而突然斷了手或腳到地上。像現在就有一個看似精靈族的女奴左手臂忽然從軀幹上脫落至地,嚇得她趕緊用僅餘右手將其接合,可惜找到出口宣洩的血液卻不理會身體主人的苦惱,快樂地從動脈靜脈斷裂處噴射,宛如小型噴泉,體內外壓力不均等加速鮮血外噴速率,不敢相信地看著斷臂處,無法理解為何連不上去,然後,不一會那女奴便因失血過多抱著掉落殘臂死在現場。

“別愣在那看,還不快點去處理?”不帶感情冷道,命令其他殘活的奴隸去整理現場,再幾天後,他們也都會步上相同未來,落得慘死命運。

緩慢無力的拖走死於現場的斷臂精靈女奴,大致處理下滿地或著不明顏色的血液後,便將其屍體帶去毀掉。而剩下四濺鮮血則是由專吃垃圾的史萊姆們處理,只見幾隻身體不似布羅利或貝吉塔所見那樣健康飽滿的暗黑史萊姆沒勁跳過去,身體不只弱小而且還缺了幾塊,不是完整的水滴狀,倒像被吃得亂七八糟的果凍或布丁。

“嗚!”吃沒幾口,其中一隻瘦弱史萊姆便當場暴斃死亡,一動也不動,而牠的屍體很快就被其他還勉強能動的同伴給解決。等到史萊姆群跳走後,現場又回復乾淨無比的地面,全然看不出這裡曾經死過一個被改造成四不像的女奴或是可憐的史萊姆。

“唔!”快要吐出來,若非為了參加撒旦替布羅利準備的餐點早上未進食,現在悟空已經將胃中所有食物給吐個精光,太噁心了。
“嗯?別露出這種表情~我在享用可愛少年少女時可是很溫柔的哦~~”對雙手雙腳都被綑住躺在實驗台上的悟空笑道,手指來回輕拂受驚嚇泛白的臉蛋“不知道我和那可愛的弟弟比起來你會覺得誰好呢~~”

“什、什麼東西好…”顫抖發問,拼命思考各種逃出此地的方法,可惜每一個方法都有無法彌補的缺點,始終想不出完美計策。
“嗯~?就是床上功夫啊,對你這種可愛的少年當然是要先好好品嘗下再做實驗才好,一開始就切割就享受不到最初時的完整~~”伸舌舔弄下嘴唇邪笑,每每見到悟飯的笑容就讓少年有種不寒而慄的恐懼,好似被人從頭淋下或著冰塊的冰水一般寒冷。

“我…我們還沒做過…”小聲道,至少他們到現在僅止於接吻和擁抱罷了,他們之間的進展反而沒有達列斯和卡卡羅特那般快速。
“喲?這樣更好,那就讓我讓你感受下什麼是真正的快樂,可惜我弟弟他感受不到啊~~”逼近臉龐微笑,熱辣辣的氣息噴到悟空臉上,埋在內心恐懼的芽已不受控制的瘋狂生長,他如今只希望快點挖地洞逃走。

“為什麼布羅利感受不到…”大概可猜到答案,仍忍不住發問。
“因為…”一抹邪惡精光從六王子眼中閃過,笑容更開“因為他已經被我下咒困住了,等他之後醒來找你時,你也已經成為我眾多漂亮標本之一囉~~”

“啊!!!唔!--------”大叫,但嘴立刻被對方以濕潤雙唇蓋住,挑逗的舌上下磨擦嘴唇,並蠻橫進入小口奪取津液。
“靠!!”突然怒吼,緊急結束和少年間的吻,眼中閃著無名怒火瞪向悟空,殷紅液體由嘴角滴落“該死的人類,竟然敢咬我??”

“不要碰我!”吐掉些混入口內魔血,悟空勉強壓住害怕大叫,除了布羅利外誰也不能這樣親他,“你走開!啊!!痛!”
“嗯?你也會痛啊?我還以為你不知道呢~~”手上握有閃著利光的手術刀,方才悟飯便是以這來輕鬆劃開少年大腿布料和部份肌肉,傷口不大但深,滾燙的血不住流出,沒幾秒覆蓋大腿的長褲以被鮮血浸濕,又熱又黏。無畏刀口上尖銳鋒利,魔族王子舔了下刀面殘留赤液,微笑“不過你的血滿好吃的,雖然並不喜歡吃,但也不排斥哦~~”

“變態!!!!”憤怒吼叫,但是大腿上不間斷傳來痛楚卻絲絲刺入心坎,這似乎和普通刀傷不同…
“發現了嗎?我在上面下了一點東西,也不是毒啦,別緊張~”如同說笑話般,悟飯侃侃而談“只是一點會讓傷口癒合不能的物質,然後會稍微加速體內血液循環罷了~~很有趣吧?”

想用手抑制大腿傷口,無奈雙手雙腳皆被困住,動也動不了,即使能動對方也肯定不會給予自己機會壓住傷勢。隨體內溫度慢慢流失,他感覺意識逐漸模糊,要怎麼辦呢…

不行…我不能就這樣死…太沒用了…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