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08-07-11(Fri)

雙子祭品●12

<雙子祭品●12>

“你不覺得我好像太好心了嗎?照我的個性只弄一個小小刀痕實在太無趣了~~”蕩漾異樣光芒的小手術刀熟練在手指間轉動,悟飯壞笑。
“什麼…?”光是注意大腿上的傷就無暇顧其他,少年不解問。
“你自己看一下不就知了?”

疑問才出,強烈痛楚立即從全身神經傳至大腦,隨一個個微型赤色水舞在身上演奏的同時,悟空這才發現對方早已趁自己分心傷勢之際不知用何種手法快速準確創造更多的傷口,而每一處也沾滿抑制血小板發揮功效癒合傷口的藥物,血流如注。

“啊!!!”痛,真的痛,剛剛一個傷口就已讓他痛到心坎深處,何況此時切割傷痛楚已是先前的十倍不止。如果他擁有魔族強健體格,又或許是練武之人,這對悟空來說算不上什麼,然而此時他只是普通到不行的人類少年,頂多貫上一個魔法初學者這對身體強健度扯不上關係的稱號,那切身之痛簡直讓他就想一頭撞上牆壁暈過去算了。

“漂亮的場景啊…”滿意道,悟空身上熱騰騰血液在特殊藥物助長下維持不算慢的速度快速湧出,任其不管的下場將是失血過多而死“先將血放掉再做標本也不錯,身上的傷在你死後就會替你補好,所以到時成為我眾多收藏品之一時將是完美無缺的哦~~”
“啊--!”哀嚎痛苦狂叫,可惜這樣不僅無助目前傷勢反而加快生命泉源流逝的速度。

怎麼辦…好痛…好難受,這樣等不到布羅利來我就真的死在這…

眼尾餘光瞄到手臂上對方所贈送在陰暗室內散發淡淡光芒的黑金飾品,他知道要怎麼做了,眼前不就還有那個辦法嗎?

“再過五分鐘我可愛的弟弟就一輩子見不到你了哦~~有沒什麼遺言想要我幫你轉交?”依舊是那迷死人不償命的職業笑容,這不知奪走多少魔界少女心的微笑看在躺在手術台上的少年眼中竟是那般可怖。
“……”微弱如蚊聲從虛弱蒼白的悟空口中逸出。
“嗯?什麼?~~這樣小聲我聽不見的哦~~”
“……”還是那樣小聲,只是四周元素分子在不被悟飯察覺下隨細小有節奏的聲音慢慢聚在一起,越聚越多。
“嗯?你到底要說什麼?我可是真心要替你轉告哦~”走過去決心聽得更仔細,沒想到…

“轟!”幾乎就在悟飯靠進少年周身不到十公分距離的瞬間,六王子所站處氣溫急劇下降至冰點以下。

什麼??

初次和布羅利練習魔法時所使出的冰系法術再次重現,藉由手上魔族少年當日給予悟空用來應付緊急情況存有豐富魔力的飾品,困在手術台上除嘴外其餘皆無法動彈的少年細語念出咒語,起動法術。看準對方不曉得自己私下學得魔法這事,悟空抓住機會,選定悟飯靠近自己來不及反應的瞬間發動攻擊。

毫無節制地使用魔力,將所有希望賭在這一次攻擊上,數以百計外型尖銳冰柱隨悟空咒語念完的同時無中生有出現,以悟飯為目標從空降下,集中攻擊。

------------傳說中的分隔線----------

“咳!”困難地咳嗽,清清喉嚨,除了身上有些許凍傷跡象外,毫髮無傷。魔族抹掉身上炸碎冰屑壞笑“你還真天真,以為這樣一個魔法就能打傷我?”

雖然悟飯偏好在在實驗室中進行各種不人道實驗,這不代表他在魔法和戰鬥方面無經驗。相反地,為了獲得更好的材料和活體實驗品,他必須擁有更強硬的實力才有辦法和阻止他的對手一爭高下,或防止不滿之人趁他不備時下手反擊。

因此,在悟空發動冰系法術攻擊時,雖然臨時做出的防禦法術沒辦法徹底擋住迎面而來的寒冷冰氣,但成功化解攻擊不讓自己受到更重的傷卻已綽綽有餘。

“哦?你比我想像的還聰明嘛,原來你真正目的不是攻擊啊~~~”待冰雪碎霧散去,看清面前一切後悟飯笑道。

本來綁著悟空的手術台現在成了一座結構結實散著逼人寒氣的巨大冰塊,躺在裡面的少年雙眼緊閉,表情安祥,好像睡著似,外界發生什麼事再也與他無關。原先流不斷的鮮血液在瞬間急凍下停住,成為淡色冰塊中那鮮艷的紅。

以最極端的方式制止傷勢惡化,雖然連帶自己也陷入無知無覺的冷凍狀態,但無可否認這卻是當下抑止情況愈下的最好辦法。

“呀呀~~看不出來布羅利他這次撿來的小寵物還挺會動腦嘛~~”左手拂過困著悟空的冰塊笑道“不過…你真以為我就沒辦法對你怎麼樣嗎,哈哈哈!還是太嫩了!”

左手高舉,他不想再玩這種無謂的遊戲,他的目的就只是想瞧瞧受害者臉上驚恐害怕的表情,如今受害者將自己冰凍,而他弟弟仍需一時半刻才會甦醒,那不如一掌劈下擊碎算了。

“再見囉,你是我見過最有骨氣的小寵------唔!”

身子不受控制往牆上撞去,裝滿各種實驗必備物的架子應聲而斷,上面器具和物品隨支撐力的失去受地心引力吸引往下墜,一片混亂。

“悟飯…你死定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好不容易才解開有變態興趣哥哥下在身上的咒,死命趕來所見到的結果卻是他最不願意看到的。想也不想,身體已超過思緒搶先一步攻過去,樸實無華的一拳狠狠往罪魁禍首揍下去。少了法術加持,但卻充滿少年心中被點燃怒氣的火爆純粹力量,立刻使對方無法反抗地往外飛去,撞撞摔下。

“悟空!”然後,神智稍微回復,布羅利這才有時間好好檢視面前的那位少年“可惡…竟然會這樣…”

冰塊中雖然有些看不清困在裡面人的狀況,但是那由新鮮血液瞬間凝固而成的血紅冰塊卻是掩蓋不了的,一處處的紅冰代表著一處處的傷。

除了馬上將手中實驗品給切割改造成自己所喜歡的樣子外,把活生生奴隸或寵物嚇倒也是悟飯興趣之一,他最愛拿手術刀在無力反抗的活體身上劃下一刀刀傷口,隨血液流失從痛苦喊叫求救到生命已盡無力掙扎的過程是悟飯的興趣。而從這次傷口判斷,魔族小王子瞬間就了解這事情所有經過。

一定是迫不得已才會將自己給冰起來吧…在這之前又受到多少苦呢?

燃燒的怒氣越燒越旺,周身所環繞的魔氣也隨情緒起伏更加濃密,四處盡是布羅利見到心愛情人受他人欺侮後所引爆的魔氣。

“呀呀,沒想到我可愛的弟弟這樣早就衝破束縛醒來啦?”表面上偽裝完美,他讓人完全看不出內心驚訝,只不過是短短半年多不見,何以這年紀最小的弟弟實力就突然大進,比預料中的還要更早就醒來?
“你為什麼要對悟空做這種事!他惹到你了嗎?”殺氣四溢,如果說眼神能殺人,那布羅利此刻的眼神不知道已將悟飯給從頭到尾殺了幾百次。

“嘖,不過是一個下等的人類寵物罷了,我想對他怎樣就怎樣,你幹嘛這樣憤怒呢~~”狼狽從物籍中站起身,整整儀容,他無法理解弟弟怒氣來由,只不過是一個寵物罷了“或許他是長得可愛了點,也聰明點,但這種貨色在奴隸市場或人界也不是那樣難尋找的,大不了我再賠給你十個囉~~”
“你真的活膩了…”狠瞪,遲遲未下手並不是他不敢和親生哥哥對打,而是因為布羅利此時正將心思放在設法陣中。

快速縝密地在悟空身上下了一道道咒語,有保護的結界,有遇到外力反擊的咒語,在確定沒漏掉任何步驟後,隨布羅利一個手勢,困著人族少年的巨大冰塊倏地浮上空中,在上空轉了一圈,迅速從房間通道飛出,消失。

“接下來就是你受死!…”感應到悟空那微弱到幾乎感覺不到的氣息已離開危險範圍,隨自己預定地方飛去後,布羅利眼神再度轉為銳利兇狠,發誓要將眼前人撕成一片片的恨意湧現。
“嗯?你想和我鬥?別說笑了,哈哈哈!”察覺弟弟有和自己一決生死的念頭,悟飯仰天狂笑“你別以為你是魔族潛力最大的一個就在那自大了,那只是潛力,在尚未開發前你還是輸我一大截!何況,我們中間相差幾百年的戰鬥經驗和禁咒等的魔法差距更有如天和地的差別,你忘了嗎?”

“死!”不如悟飯開戰前的一連串沒意義廢話,布羅利身形一變,如猛虎般朝對方躍進,行進間凝雷成劍,握著被暗黑魔氣包圍的劍重重往前砍下。聲勢之霸道,就連身經多戰的悟飯也為之一驚,無法細想往右一閃,順利避過要害,但繫在頸間的深紅色披風卻被切得破破爛爛,魔氣所產生的腐蝕效果連披風也不放過快速往上延伸。

“靠…”立即放棄披風,正視殺意當前的少年,看樣子他這弟弟竟為了一個低等的人類少年而不顧他所有客觀條件都暫居下風的情況,奮力上前搏鬥。當一個人置生死於身外時,那麼他所能發揮的實力將比往時勝過十倍,這種不將生死當一回事的魔族是最可怕的“既然要打就陪你打吧~~~不過不要破壞到我寶貴的家,到外面!”

-----------傳說中的分隔線---------

布羅利的確是順著悟飯之意到場地更寬廣的室外,但這不代表在過程中不會順手產生一點破壞。在飛到城堡上方的同時,他也不時假裝不小心地四處射發許多魔法,不小心地將哥哥寶貝的實驗標本或器材給炸掉轟爛,最後讓幾乎一直保持笑容的悟飯再也維持不了那紳士般的微笑,頭冒青筋咬牙抓狂。

“你是故意的嗎…你知道我的收藏品比你的那該死的寵物珍貴上多少嗎!”憤怒狂吼,那些剛剛在布羅利刻意消滅的奴隸們可是他費盡千辛萬苦託人四處收集來的,如今卻毀於一旦,這怎能讓他不心疼“我要你付出代價!”
“我可是在替你做公德,他們被你弄成這副要死不活樣,還不如死個痛快。”冷道,即使他自己也是殺人不眨眼的魔族,但對於這種刻意活活折摩死人的手法卻是不屑一顧,噁心“你在做什麼??”

“你連這也沒見過嗎?哈哈,見識不夠將成為你死因的最大原因!”一抹令人寒至徹骨的微笑泛上臉頰,幽綠陰寒慘光點點淡淡從悟飯右手泛出,無數縷透著淡淡光芒的幽暗白影從兩人身下城堡處往上飄升,通通往魔族六王子所在處襲去。隨飄上被吸去影子數目增多,手上光線也不住轉強,那種讓人感到有股無名反胃厭惡感也越發強烈。

你以為布羅利會乖乖站在那等待對方完成吸收冤魂增強實力法術就大錯特錯,驚訝歸驚訝,若真的傻傻站在那不做任何事才是白癡。

馬上轉換手上武器外型,念隨意轉,以意志力所產生的魔電再次隨主人想法更改外型,成為更長更適合中長距離作戰的長戢。抓住中央,雙手交互旋轉,漩渦的中心點所出現的強大吸力將本來往悟飯那飄去的枉死魂魄強行改變方向,皆往布羅利所在處飄去。只是隨距離的接近,那些魂魄顏色不增反淡,最後到達少年身邊時幾乎是半透明狀態,饒以魔族視力良好的雙眼看去也見不到其輪廓,消失了。

“哈哈哈!想學我吸魂來卻不得其法,搞到通通不見嗎?你果然經驗不夠啊!我可愛的弟弟~~”猛然察覺增強的力量來源中斷,悟飯立即把視線轉到少年身上,見到那淡化過程的他忍不住狂笑。
“白癡,誰要學習你那無聊招式。”他本來的目的就只是斷掉那來源,不讓哥哥再吸收罷了,雖然他的確不是樂愛公益的大好人,但見到連死後靈魂也不得超生被對方使用為自身能量的招式心中就是不爽,就是忍不住上前打擾。

感覺再也沒有能量體往上空飛起後,布羅利再次轉換純魔法能量聚成的武器,這次是成為尖銳利刺包在拳頭外,他再次以最直接簡單的一拳攻下悟飯,一道彷彿夾帶暴雷狂風的硬拳重重揮下。

閃過,這樣的攻擊悟飯見過不下百次,除了先前自己大意才會被正中打飛外,他向來都能輕鬆躲過這類招法。躲避同時以瞬間利化右爪在來不及收回的拳頭上用力抓下去,鮮血飛濺,布羅利中招。

“哈哈,薑還是老的辣,你真以為這種簡單招就能對我怎樣嗎?”對連忙抱著傷臂退回去的少年冷道,原來是他高估了,還以為這次可享受不一樣的戰鬥。

奇怪…為什麼他手上所流的血不如想像中的嚴重,只是淺淺幾道爪痕?照理說這般近距離應該會深及筋骨,連動都不能動才對…

發現布羅利除了手上流了點血外,他的傷勢卻相當輕,而且表情也不像是意外被擊中那樣,好像…早就預料會有這招…

可惡!我上當了!

--------傳說中的分隔線------------

當悟飯察覺不對勁時,已經來不及,四五隻由魔氣組成的赤眼黑狼露出陰森森巨大白色犬齒,發出『嘶嘶--』低吼聲圍著他轉。除了繼承至召喚牠們主人那所得到的憤怒殺意外,他看不見那深紅雙眼後還有什麼,牠們是被恨意操作心智的魔狼。

“你…”咬牙怨念重叫道,他沒想到今年才16歲的弟弟竟然已可以自身血液配合魔力召出這類魔界生物,莫非潛力這玩意真的可跨越多年的經驗,成為致勝關鍵?雖然說這類魔物並不持久,在驅動牠們的魔力來源消失,牠們也會隨之消失,再度回到自己原先所在處,但在操作期間會徹底遵守主人命令不畏生死攻擊這點卻讓人很苦惱。特別當召出來魔物等級很高,幾乎可和中級魔族匹敵時,在人海攻勢下想要贏五狼和一正宗魔族王子就顯得困難重重。

他失算了。

“終於發現了?”舔著右手抓痕上血液邪笑,稍才他就是故意藉機被抓傷,創造一個只懂得攻擊卻不知技巧的樣子讓悟飯抓傷的。如此一來他就可在距離敵人最近距離內瞬間以自身魔血召喚魔物,避免魔狼在追近攻擊前就被已有防範的六王子想到對策予以擊滅。

至於被抓到的傷其實無傷大雅,他早就算好以最不會傷到要處的方式邊攻擊邊躲避那力道,頂多造成淺淺足以流出鮮血的口子,對接下來的作戰是無問題的。

當然,他不可能只是召出那些魔物出來圍在悟飯身邊叫一叫、跳一跳這樣簡單,對話時那些擁有部份自主性的魔狼早已迫不及待的撕咬,想早點見到牠們最喜愛的鮮血。然而,身為魔族王子的他也絕對不是省油的燈,要一次對付五頭實力不差的魔狼和潛力超乎自己想像的小弟,即使沒把握瞬間一次給予擊敗,但暫時全心全意以咒術防身這點小事還是能做到的。

當魔力法術領悟到一個境界,只要不是禁咒之類高深困難會牽扯到眾多因素的法術,普通的即使不念那串拗口咒語也可憑內心意志產生相對應效果。像現在悟飯就一口氣連續使了數道防身性法術,將周身以一層柔軔魔氣團團環住,勉強抑止住魔狼更進一步的抓咬。

“這就是你傷了悟空的代價…”先前變過以魔力凝聚的長劍又再現布羅利手中,只是此刻體型卻巨大化不少,由稍前利於行動的偏細長劍轉為砍勁加倍巨劍“以你生命作代價…”
“哦?我很期待哦~~”在此處危險關頭的重要時刻,除了額上因分心控制多重魔咒流下的汗水外,魔族六王子表情十分有自信,微笑道。

------------傳說中的分隔線------------

懶得多嘴,恰巧在布羅利舉起體積巨大的魔劍準備把這位欺負悟空的哥哥給從腰砍為兩半時,身體在一瞬間忽然動彈不得,所使出的力,大腦所下達的命令皆無法傳到身體各部位,定位。

不、不會吧?

不過很快的,這種控制行動的感覺又馬上消失,雖然只是不到0.5秒的瞬間,卻讓他感到無比恐懼。

而這種恐懼是有原因的,在他分心的那剎那,身下本來只是背景的建築物伸出無數根藤蔓觸手,緊緊捆住布羅利,這次不是錯覺,是真的動不了了。

“靠…這是啥鬼玩意!”越是掙扎,綁在身上的妖藤就綑得更緊。他不是沒試過用法術召出火燄或雷電從根部將其燒掉毀壞,也不是未嘗以冰將其凍到最低點再用土系法術將其震碎,只是…都無效。
“因為這些是純能量的啊~~~你用那些對付尋常魔界植物的方式當然無用,哈哈~~”囂張大笑,不過此時他的處境也好不到哪,縱使那些騰蔓是早先就設在城堡四週的法術,但由於分心將一部份魔力用來維持纏住布羅利的藤蔓上,導致身上防護氣罩減弱,身上好幾處都差點被魔狼給咬碎,若不是快速將魔力薄弱處四處移動,他也難逃一死。

“混帳東西!你們這兩個笨蛋在做什麼!!”一陣憤怒吼聲傳出,接著,奇蹟發生,悟飯和布羅利周身的時間空間通通暫停,一切活動都被迫中止。蠢蠢欲動的魔狼,困住少年不住兼以粉碎為目的的魔藤,就連兩人本來想要繼續施展的法術也在勃然大怒的女人咆哮下暫停,一切無效化“是怎樣?你們大腦裡面都裝滿了豆腐不能思考了嗎?竟然想要將對方給殺死,而且還將魔界搞得一片混亂!太不像話了!”

媽媽…?

在所有一切都被中止的時刻,他們唯一能夠運作的大腦、視覺和聽覺告訴他們,那位魔界最強的人來了,塞莉巴來了。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