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08-07-11(Fri)

雙子祭品●22

<雙子祭品●22>

遊戲還在進行中。

雖然說撒旦和塞莉巴將多數魔界重要公文事務都交給前三位王子處理,這並不代表年紀較輕的其他王子們便成天無所事事,遊手好閒。除了較容易失控不易預測行為的貝吉特外,其他三位王子們也是偶爾得奉命到各地出任務,依個人擅長領域不同去處理不同事務,協助父王母后分擔國家大事。

而今日布羅利和達列斯同時都被下令到偏遠地區鎮壓不服王族威勢統止的反叛族群,留下墮天使那巴待在家執行他的新工作,看管悟空和卡卡羅特,至少現在有個實力不俗的天使在家照應,比較讓他們能鬆一口氣,不需擔心外侮。

“悟空!”兩人才離開不到三小時,坐在客廳地毯上訓練史萊姆把戲的黑髮少年就被熟悉的語音驚到,當他察覺到時已被對方擁入懷中,用力相蹭。
“咦?羅利你不是已經出去了嗎,怎麼這樣快就回來啦?”被抱得幾乎喘不過氣,過許久悟空才找到機會開口問。

“因為太想你了,所以我就讓哥哥他代替我處理了,看到我不高興嗎?”溫熱唇瓣覆蓋上去,堵住接下去尚未問出口的問題,手也不懷好意地伸入衣服中,上下盡情亂摸,在頸部用力嗅了一口“你聞起來好香…讓我現在就想要做了…”
“啊…?不、不要啦!這裡是客廳耶!”況且哥哥和那巴他們倆只是在不遠處房間研究天使和惡魔間有何差別不同,隨時都會聽到聲音過來的“羅利…”

“悟空…你不愛我了嗎,為什麼不給我呢…?”得不到手,布羅利一副很哀怨的表情望向悟空,裝可憐問“愛我的話就…給我吧…?”
“……不!”瞬發簡單基礎冰系咒語,爆發的漫天冰屑暫時性隔開兩人距離,跳開於一旁的悟空皺眉大叫“你不是布羅利…你…氣和他不一樣…你是布羅特大王子殿下…?”

“嗯?只不過是幾小時不見就忘了你的情人長什麼樣嗎,這樣很傷心啊…”不為所動,長髮少年繼續表情難過的追問,踏步向前“而且還用咒法對付我,很不乖喔~~”
“不,你不是!布羅利不是那種會口頭說給他才是愛他的人…他也不會叫達列斯或誰哥哥,都是直接叫全名…”一一指出兩者不同處,悟空接著補充道“而且…你們兩人的氣從剛剛我就覺得不同…雖然我感應的還是不完全…但不同…”

呆了一會兒,隨即布羅特笑著拍拍手表稱讚,並解除先前下在身上改變髮型和外型打扮的法術,回復真正樣貌。

“哎呀,看不出你這個人類小朋友還真聰明呢~~”看來自己事前作業沒做好,原以為只要長相衣著弄相同就行,沒想到自己和小弟竟然還有這樣多地方不同,一下子就被看出來“不過沒想到你連氣的感應都會啊…看樣子我弟弟教你這人類小朋友的東西還真不少~~”
“唔…你想做什麼…?”馬上就戒備姿態往後退幾步,這樣的舉動卻讓魔族大王子看了後,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笑什麼…?”

“本來還想照慣例問一下要不要跟我走,不過…看你這架勢,答案肯定是不要吧?”走過去拍拍少年頭後淺笑道,並隨手變出幾隻悟空從未見過種類的史萊姆生物以及一些防身用的魔法器具“吶,這個就送你當作是見面禮吧,從悟吉塔那聽說你們倆人都滿喜歡這種下等小東西的樣子~~而這些器具我也用不到。”
“為什麼要給我…?你不是要使蠻力將我抓回去嗎?”記得過去悟飯就是得不到,最後索性使用狡計將自己從布羅利手邊搶走,硬生生綁在實驗台上想當場分解做手術。一回想這恐怖經驗,悟空不禁害怕的抖了抖。

“不過是遊戲罷了,何必這樣認真?”為悟空認真講出的話語大笑,對於他和悟吉塔來說,逗弄悟空或是卡卡羅特都只是遊戲的一部份,不論成功或失敗都無所謂,重點是過程的享受,而非結果,長髮男人偏頭壞壞一笑“反正本來也就沒想要真的帶你回去,這些小東西也可以當成是吻你的代價哦~~比我想像中的甜美呢…”
“呃…”

“別那樣害怕,我說過,我只是享受玩遊戲的快感罷了,還沒想和我可愛的弟弟反目成仇的意願~那,就先這樣吧~”留下抱住禮物史萊姆驚訝無比的悟空,布羅特從容的走出大門離開。

----------傳說中的分隔線---------

另一個遊戲受害者,明顯就沒悟空這樣好。

被遊戲名目騙了整整幾百年的傷害,絕非短時間能夠超脫解決的。

漫無目的在大街上閒晃,貝吉特不想回家,他的家早在了解自己真情被騙後消失了。他也不想去皇宮和父王母后訴說這事,只會被笑說無聊或是不要在意,徒然使自己難堪。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難道在這幾百年的相處,真的一點真感情也沒付出嗎?

獨自徘徊街頭,腦中不斷出現類似質問疑惑,可惜無論再怎麼努力想也不會出現解答。

雖然知道自己不好,但也沒必要這樣玩弄我幾百年吧…哎…

不知道究竟是被那四人的相處感染,還是幾個月日子內被天天對自己循循善誘的那巴給洗腦,又或許是被傷得太深根本連生氣的力量也沒有,這一次貝吉特竟意外地沒以破壞作為情緒發洩手段,反而獨自在角落舔舐傷口。

若換作過去脾氣暴躁的他,沒引起天界魔界兩界大戰般規模的破壞是絕不善罷干休的,越混亂越能平弭內心的不悅氣憤,如今,他卻對這一點也不感興趣。

為什麼呢…

與此同時,被派到邊疆處理邊界反叛問題的兩位王子也恰巧同一時間完成任務,在回來的路上碰到對方。

“咦…那個不是貝吉特嗎…他為什麼會在那散步?”距離過遠看不清臉上表情,布羅利疑惑問。然而不知道內情的他在那長期刻版印象影響下,他認為這一位魔族四王子會在刑罰解除後的當下就和他的情人悟吉塔親親熱熱去,哪還有時間一個人逛大街壓馬路“過去問問?”
“喂…貝吉特,你不回家陪你的悟吉塔在這亂晃幹什麼?”不待弟弟答完,達列斯已飛身過去擋在貝吉特面前發問“你的表情怎麼怪怪的…”

“為什麼他要騙我幾百年…為什麼?”茫茫然發問,雙眼雖然看向達列斯,但焦點卻對不上,彷彿是在看腦海中那一位對他溫柔笑的金髮男人。
“他好像神智不清了…”跟過來在魔族男人身上打量下後,布羅利緩道“就這樣不管他嗎,還是…”
“唔…”

結果,基於那一半的兄弟血緣關係加上丟下精神不穩定哥哥在路上實在不是好主意,布羅利和達列斯暫時將貝吉特帶回家安置。

“啊!我可憐的貝吉特寶貝啊!那巴好傷心啊!”或許是之前在五歲孩子狀的貝吉特帶久了,即使面前的王子早已解除魔法限制回復原有的年紀身材,墮天使還是忍不住將他當成幼童看待。見到精神狀況不穩的男人讓褓姆緊張的哇哇大叫,拚命想該如何才能讓他回復元氣。

不過不論他們怎麼追問,稍微清醒點的貝吉特還是不肯說出實際原因,左右而不言他,只是說自己想睡了。逼問不出真正原因之下,他們也只得先給他一間房間去休息睡眠,等改天對方心情穩定些再探討出真實來由。

---------傳說中的分隔線----------

為什麼一片霧茫茫…我記得明明沒睡著啊…?

待貝吉特發現時,眼前一切就已是白茫茫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看不清楚。

但他十分確信這不是夢境,因為他從剛剛都沒睡著,一直翻來覆去躺在床上思考深層問題。

為什麼會這樣…有沒有什麼人可帶我走出來…?

不自覺起身尋找出口,可是怎麼走怎麼摸都還是空蕩蕩的,找不到摸不到。

終於,他看到熟悉耀眼的金和綠寶石色的雙眼,那不就是他最愛的哥哥悟吉塔嗎?

“悟吉塔!”猛然向前撲過去,雙臂環繞他唯一看到的人,深怕一個沒抓緊便會再度陷入白的世界“不要丟下我…就算只是遊戲也好,不能再繼續嗎…?”

然而,他所抱的那位卻不是他眼中認定的那位男人,而是長相相似的少年。

“呃…貝吉特…你認錯人了…”手中書本因慌張握不住而落下,卡卡羅特被抱得心驚膽跳,不知如何反應是好。

晚上有點睡不著,於是他便和達列斯說聲後,拿著白天閱讀一半的書籍來到客廳繼續研究,怕在夜晚的房內開燈會影響對方睡眠。

沒想到,竟會無意間被失神走出來的貝吉特誤認,深深擁住。曾經在餐會上被重重拍打手背的卡卡羅特直到現在對這位王子仍抱有一定程度的畏懼,只要不再被欺負就好,從來沒料到會有現在這刻情形發生。

“我是卡卡羅特,不是悟吉塔殿下啦…”見對方沒反應,少年再次出聲提醒,如今只希望對方別在發現自己抱錯人後大怒,重重踹開或毆打就好了。
“咦…?你不是小悟嗎?”眼神渙散望向金髮少年,試圖分辨兩者不同處“啊…你不是小悟…是卡卡羅特…”

雖然外型輪廓有點相像,但少年的臉型卻沒魔族男人那樣成熟的角度明顯,反而稚氣天真許多。

“唔…那個…貝吉特殿下…”過了五分鐘,察覺男人還是抱著自己不放,某卡小聲道,他怕到時對方會在神智恢復後怪自己沒當下提醒,到時被怪罪了就不好了“我不是悟吉塔殿下,我是卡卡羅特,你認錯了…”
“我知道你不是悟吉塔…”許久,貝吉特才用略帶沙啞的嗓音悶道“就讓我抱一下,我好難受…”

“呃,好吧…”沒輒地往天花板看去,即使他不答應也不可能掙脫開男人的勢力範圍,人類和惡魔的力量無法相提並論“只是…你不是很討厭我嗎…?”
“那時很討厭…現在不討厭了…”迷迷朦朦的說,有種快要睡著的含糊音感。突然,魔族男人眼神認真抬頭注視著碧綠色雙眼“你們對我…不會也和悟吉塔一樣都是…在玩遊戲吧?”

“哎?什麼遊戲?”有點不明不白忽然冒出的問題,老實回答“我們沒在玩遊戲啊…都是真的~”
“嗯…那就好…”如打了一針安心劑,貝吉特又再度身心放鬆躺在懷中,不知不覺睡著。
“啊…”

糟糕,他現在睡著了,那我該怎麼辦啊…?

夜晚,卡卡羅特被緊抱尷尬坐在沙發上不知所措中。

-------傳說中的分隔線----------

維持同一個姿勢不敢動,加上夜晚褪黑素分泌影響所致,少年感到眼皮愈發沉重,不自覺地頭倚後背睡著了。

久久不見情人歸來,床上少一個人的重量讓達列斯睡得很不踏實,始終無法深眠。長針來到二的時候,他總覺哪裡不對勁,擔心對方睡眠過少會對身體產生負面影響,下床走到外邊準備帶人進房睡覺。

“…啊!為什麼貝吉特你會睡在卡卡羅特身上!”連續揉眼睛好多次,達列斯這才確認不是眼花也不是看錯,那魔族哥哥確確實實抱著少年並躺在他懷中“你在幹什麼??”
“唔…達列斯?”被吵醒的少年猛然往聲音處回頭,映入眼前的是穿著睡衣走出來的男人,他馬上就明白對方現在心中想的是什麼,很無辜的張著大眼看過去“是貝吉特殿下他…”

果然…

他早知道絕不會是卡卡羅特主動這樣,雖然不清楚為何過去討厭入骨的貝吉特會突然做出這種行為,也不管是否要遵行所謂的兄友弟恭禮則,他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馬上把這侵佔自己情人溫暖懷中的傢伙給拎下去。

“讓開讓開!快給我下來!”也不管對方是否睡得正甜,也忘了這一位有著舉世無雙的壞脾氣和四處破壞的能力,達列斯只管用蠻力將男人重重拖下來“貝吉特!我們帶你回來可不是讓你做這種事的,你到底是怎麼了??太反常了!”
“……”和魔族五王子所用的詞一樣,反常,男人此刻正忠實依這詞做出行動表現,非常反常。

在卡卡羅特擔心他會因達列斯粗莽行為而發怒時,他卻只是乖乖坐在地上,安靜看著兩人,一點可稱之為反應的行為也沒有。

“貝吉特殿下…?”手在眼前晃了幾下,卻沒有反應,緊張地轉身詢問“達列斯…”
“…喂,你怎麼了,這樣太不像你了。”用腳尖輕踹對方數下引起注意“先是一個人在街上亂晃,再來是抱著卡卡羅特睡著…我記得你好像對他印象不是很好吧,怎麼…?再來是…又這樣的安靜沒有火山爆發的轟掉這裡…貝吉特,該不會是母后上次將你變小後的後遺症吧?”

“不是…”搖頭否認,再度回復沉默坐在原處。
“嘖…什麼時候變這樣少話啊…”雙手抱胸,正當他思考該如何套話時,某兩位被大廳鬧哄哄聲響吵醒的少年也打開房門,走出來加入他們“你們也睡不著?”

“你才睡不著…我們是被你們吵醒的…”抓抓一頭亂髮,布羅利睡音極重回答“這樣晚你們還在這幹嘛?想開派對也不是這樣開吧…?”
“神經,誰會想開!”達列斯指著頭垂地發呆的男人叫道“你不覺得他今天很奇怪嗎??”

望了一下像尊石像動也不動的貝吉特,再回頭看看口中還喋喋不休的某達,布羅利得到結論。

“我覺得你比較奇怪,都這樣晚了還精神這樣好…”用很平靜的語氣說“莫非是你和卡卡羅特做太少,精力無處宣洩才會這樣嗎?哈哈~!”
“吵死了!”咬牙用力瞪嘲笑自己的弟弟,雖然這也是事實之一,但也不用說得這樣白啊…

“不過…說起來,貝吉特你怎麼沒和悟吉塔一起,卻一個人在路上晃?”言歸正傳,長髮少年回正題向地上一副萎靡不振得男人問話。

“…你們大家都認為我和他是一對,不是嗎?”貝吉特語氣平板的說,見四人贊同點頭後,續道“但你們不知道他其實和布羅特才是一起的吧?”
“……!!”和他預料的一樣,四人嘴巴張得開開,眼睛瞪大,下巴差點就要掉下去的驚訝“不會吧,怎麼可能?但你們平時不都是成雙成對的出場…?”

一點跡象也沒有啊…?

“哼哈,你們都這樣驚訝,那就知道我怎麼想了吧…幾百年了,竟然幾百年間我都蒙在鼓裡!”慘淡大笑,雖說是笑卻一點也感受不到笑該有的歡愉氣氛,有的盡是痛苦和哀傷“這一切都只是遊戲…”
“……”

一場玩弄人真心的遊戲,時間是幾百年。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