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參加賽亞小動物同盟吧!↓點擊進入頁面XD!

2008-07-12(Sat)

旅行●中

<旅行●中>

僅隔一道圍牆,一條邊際線,兩邊市街景觀就截然不同。

除了來往外境觀光客車輛是嶄新亮麗的近幾年新車種,本地人所開轎車多以破爛為主,生繡缺漏隨處可見。市貌風格也因各地政策不同而有許多差異處,而這些相異點隨覽車開入境內就更明顯。

約莫二十來分,遊覽車進入普通民眾居住場所,一路上公路由寬闊逐漸轉為破爛,房屋也從高樓大廈轉為低矮平房,除了一些政府規劃地內的屋子是井然有序外,其他的都是各種不一風格拼湊而成,雜亂不已。即使是那區一格格整齊的房子,在外人看來也相當怪異,很像是動漫中敷衍背景的屋子,沒多餘裝飾,極為簡單的四方型正立體格子,加上窗戶和門就是一間屋子,說不出的奇特。

垃圾,破舊廢棄屋是當地常見的景觀之一,靠公路附近的房子牆上幾乎都被民眾以油漆畫上各種格格不入塗鴉,毫無藝術感可言,有的只是一個亂字。少了自來水管線的鋪設,此處人民僅靠地下水或井水維生,飲用水需打電話請專人送到府,極沒效率,因此飲用水在此處價格昂貴。

天氣乾燥,未有普及水源可利用,缺水植被一片灰濛濛的,要枯不枯,雜草叢生,和平日居住的環境差別很大。

“哈尼~~~你看看那呀~~”指著對面山坡上一排排純白屋子。
“哦,很多房子都在那呢…”下雨時應該會土石流落下來吧…

“不覺得很像是一間間棺材並排在那嗎?嘖嘖…~~~”搖搖頭道。
“呃…還真的很像…”素色、山上、再配合那形狀,真的很容易聯想到這方面事物“晚上開車經過看一定很壯觀…”

兩個多小時的車程,總算來到跨境後的第一個景點,一處可見到海水由底部往上噴的地點。

說是噴,實際上只是海浪用力撞擊岩壁所產生的水花,因岩石角度關係,衝擊至岩上的海浪會因強度不同而產生噴射時不同高度,看起來很像是從地底往上噴的錯覺。

“等下一下車就往小攤那一直走,走到盡頭就會到達我們所要看的景點~~”導遊如此講解,還不忘推薦大家可向兩旁攤販購買物美價廉皮製品,耐用又好看。只是他們會因觀光客身份胡亂要價,需先從喊價砍到四分之一以下,再慢慢提高至三分之一才行,否則便成為冤大頭,白花錢。

“啊哈,購物呀~~等下我們就來買點什麼做紀念品吧~~~”對購物兩字敏感,達列斯摩拳擦掌道。
“嗯,或許有什麼特產可買回去給他們吧?”

期望越高,失望越大。

由於趕場跑許多景點,並且之前又因老人亂跑事件耽誤一小時,待留此地時間僅不到一小時,從頭趕到尾。為避免看不到此處最重要噴水點,決定先快走到盡頭參觀,待之後有多餘時間再到小攤上購買紀念品。

行到半路,忽然一位當地年輕民眾高興拍手叫道。

“My wife!You are my wife!!(我的老婆!你是我的老婆!)”站在一旁的青年跑過來對金髮賽亞人指指點點,拍手亂叫。
“呃…哈哈…”看了看,尷尬笑道,卡卡羅特未多加言語,逕自加快步伐往前走。

“My wife!My wife!Yes!You are my wife!!(我的老婆!我的老婆!沒錯!你是我的老婆!)”彷彿沒看到被叫者表情難堪,那位看似小攤販年輕老闆繼續口語上的調戲“Wife!!Wife!!”
“Nononono!He is my honey, my wife~~~~(不不不不,他是我的哈尼,我的老婆~~)”面帶微笑出現,擋在卡卡羅特和陌生男人中間,笑容間隱隱散發不可見的殺氣,他大聲宣告著。

“He??No, not he, she!!(他?不,不是他,是她!)”傻了一秒,年輕男子糾正道。
“He, not she!(他,不是她!)”開始認真和對方對講,反過來糾正,他的哈尼是男人不是女人。

“夠了啦!別管他了,他們只是看我們是遊客才過來亂講的!”臉紅抓著手臂往景點處跑,不願再多留,當著大家面前爭這東西實在很難為情。
“哎呀,但我不喜歡別人搶走我的哈尼嘛~~~”假裝很可憐樣看著超化男人“而且他還將你錯認成女的呢~~~~”

“呃…我好像穿得不像女的吧…”看看自己裝扮,有帽薄外套,男生五分短褲,腰帶飾品,高統帆布鞋和一個藍色運動包包,怎麼看也不會錯認吧…
“一定是太漂亮讓其他男人吃醋想要搶走你了!不行啊~~~!”反手抓住卡卡羅特手臂笑說。

“哎?但我怎麼覺得吃醋的是你,不是他們呢~~~”回笑,手指往達列斯鼻頭篤了下“好啦,我們先趕去看那噴水的吧,要不時間不夠了。”

到了所謂的海水噴出處,失落感和往上噴發的海水一樣,直線上升。

簡單的岩石和磚頭圍成一面牆,防止遊客往下掉落,地上溼漉漉一片,在沒有通水孔情況下,噴射出的海水無法疏散,導致地表上積水一片,想走近點觀看便會沾得滿鞋泥濘。實看遠不如明信片照得美觀,只是間歇在海埌拍打之際向天空狂噴水花,雖說最高可達七八樓之高,但此次運氣不佳,見到的也不過到兩三樓高度。

“唔…看起來滿普通的…還是照一張吧…”比起過去四處訓練經過的之處,這裡實在普通到沒特色,於是卡卡羅特僅隨手以數位相機拍攝張水花往空中高噴的照片“呃…看不出來哪天是上哪邊是下了…”
“嗯?我覺得不錯啊~~~”湊近觀看數位相機的預覽螢幕“這種才有神秘美!看看,要像我可愛的哈尼一樣抓到海水退掉一剎那拍到難辨上下的照片是多困難的啊!”

“我不覺得這是稱讚啊…”

---------傳說中的分隔線---------

失望往回走,兩人被打扮非常中南美拉丁民族風的男人給抓住去跳舞,他們頭上帶高高草帽,手腳衣袖褲邊繡有五彩鮮豔的花邊裝飾,雙手置賽亞人肩上,想讓兩人加入他們的熱情舞蹈行列。

“一起跳舞~~~”陽光少年露出閃亮亮牙齒邀請。
“呃,哈哈…”乾笑,跳舞不是長處,微微皺眉加快腳步,想盡快擺脫小攤販們的糾纏“咦?達列斯呢?”

“哈哈哈!跳就跳誰怕誰!”熱愛表現的賽亞人已接受邀請,加入當地人行列瘋狂尬舞,雖然…他所跳得舞和當地人完全不同。
“哎…還真的跳起來啊…”離開不能,唯有站在一邊看著情人舞完“不過跳得還滿帥嘛…”

“你贏了!”跳了一陣子,體力敵不過戰鬥民族的男人對達列斯豎起拇指稱讚“你比我們還要更會跳舞!”
“哪裡哪裡不敢當~~~~哈哈哈!本大爺只不過是小秀雕蟲小技罷了~~~哈哈哈~~”毫不謙虛,豪爽的賽亞人很輕易的和他們打成一片“哈尼,久等了!我們走吧~~~”

“跳得還滿帥的嘛你~~”拍拍對方肩膀笑道。
“喜歡嗎?我可以天天在家裡跳給你看唷~~~不如下次睡前來跳個邊跳邊脫的鋼管猛男秀?”認真的說,開始構想在家中哪裡設一個鋼管舞台表演會聲光效果最好。

“哈哈,不用那樣麻煩啦~~~我先去那看一下紀念品哦~~”隨口道,卡卡羅特往兩旁的小店鑽去觀看。

然而,結果並非導遊所說那般好,既不物美也非價美,攤販隨意亂要價,品質也遠遠看不上眼,皆是帶回家就成垃圾丟一邊推灰塵用的紀念品。各式各樣不知為何出現的摔角用面具,當地民俗的太陽和月亮木雕,遠看華麗近看粗糙的風鈴,沒用純裝飾的小吉他和小草帽,還有一堆一堆都是當下買很痛快,事後絕對會後悔的小東西,金髮賽亞人看了一下便失去興趣,想早點走回遊覽車。

“哈尼!你看我挖到什麼寶!”另一邊倒是頗有收穫,興高采列的拿著戰利品衝過來。
“皮鞭…?怎麼會有這種東西…”拿到眼前近看後,才發現是手工編織而成的純牛皮製皮鞭,上有格字交叉般花紋,鞭末處是散開的條狀,想必被鞭者會疼痛萬分“你買這種東西想幹什麼…”

“當然是想…”察覺情人臉色不對,立即改口“啊…如果不喜歡的話我拿去退好了…?我真的真的絕對沒想過要拿這來打你的!”
“你想打也打不過呢…”意外燦爛的笑容使人心怯,某達不禁退後幾步“難不成是想要我拿這個鞭你不成…?”

“不要!”即使被打死可復活,但他也不想感受皮開肉綻的痛苦“真的只是想拿來充實下那房間的收藏品啦!”
“好好好~~~估且相信你~~~”至少目前這一年來未見他有什麼壞紀錄“不過假如被我發現了…就請你忍耐一下身上的疼痛哦~~”
“沒想到哈尼很有做S的天份啊…”小小聲咕噥。
“嗯?”
“沒什麼!!啊,時間快到了,我們快走吧!”轉移話題,將皮鞭收進包包後,趕緊拉著卡卡羅特手往遊覽車所在處奔跑。

--------傳說中的分隔線---------

結束當天最後個行程,一行人隨覽車來到當晚下榻飯店。

唔…這裡會有飯店的存在嗎?

即使說是此地第四大城市,但卡卡羅特不認為這種地方會有印象中的飯店般建築物存在。

“啊…原來今晚住的是皮卡丘大飯店啊?”見到通體黃色的三樓高大樓,達列斯皺眉道,這和17號及未來特蘭克斯最喜歡的寵物小精靈外表顏色根本一模一樣“切…這根本不是四星級啊,這四星是當地的四星吧!兩顆星可合併成一顆星的那種!哎,哈尼怎麼還這樣高興呀?”
“沒,只是看到你在這種情況下還能發揮想像力,覺得很可愛啦~~”拍拍頭笑道,本來有點鬱鬱寡歡的心情在男人三言兩語吐槽後,一消而散。

“喜歡聽這種話語啊?喜歡的話我可以天天說給你聽哦~~~ ”
“好啊~~”

拎起行李在大廳取回各自房間鑰匙,他們沒時間細細觀察飯店就下樓,準備隨導遊到附近三小街外的海鮮餐廳用餐,體會西班牙風的餐點美味。

“嗯…其實我覺得最好吃的是這玉米片餅…”喝完湯、吃完麵包、享用完數量驚人的海鮮主食,達列斯小聲抱怨道。雖說賽亞人不太挑食,在克難情況下連異星人屍體也照吃不誤,但在正常情況下對食物仍有相當高品味。
“贊成…”比起和想像中不同以炸為主的油膩海鮮拼盤和七鮮湯,他覺得一進餐廳就擺在桌上的免費沾莎莎醬玉米片反而要更美味,是他們不習慣當地人口味,還是真的太挑了“這裡果然是騙觀光客錢的啊…”

除了那飯是有西班牙風味感,其他的海鮮直覺是沾了麵粉之類調物就丟下油鍋炸的,很油很膩,沒吃多少就反胃。除了本團員外,幾乎沒見到當地人或其他觀光客前來食用,達列斯和卡卡羅特更加確信他們猜測無誤,這家店所提供的海鮮餐其實是以美國人口味為主的海鮮餐,和那些披著中國菜皮實際上是油炸難吃物的美式中國菜一樣,騙錢用的。

草草結束晚餐,反正在外面還有一條導遊推薦的主要大街,據說很多觀光客都喜歡飯後在那閒逛,有不少免稅店和當地特產店供人購物逛街。

只是…

“喂喂!有沒真的這樣爛啊?”年長賽亞人雙手插腰抱怨著“而且為什麼都是藥店?他們真的是將藥當飯在吃嗎?”

走了數百公尺達到對方口中直道好的街道,在晚上八點左右時刻,幾乎沒有幾家是開店營業的。更慘的是,幾乎是三步一小藥店,五步一大藥局,在醫療費用昂貴的此地,藥局對當地民眾幾乎是必要的,隨處可見開業賣各種折扣成藥。

“這裡賣的紀念品也…很奇怪…”黑線道。

在販賣屬於天主教十字相關裝飾品的旁邊,卻又擺著呈現極端的死人骨頭飾品,而那些骷髏又故意裝可愛的擺成各種樣貌,古怪的外表看了令人心寒。並且在前一景點見到的摔角面具在這也幾乎是家家必備的,有開店營業的店面在顯眼處都掛著十來個以上的鮮艷面具供人採購,兩人完全不能明白這些奇妙物品對當地人的重要性在哪。

失望透頂,連本來想體會當地夜店酒吧的養法也煙消雲散,已不敢想像假如去參加會是怎樣的可怕場面。於是,兩人取消接下來行程,筆直朝皮卡丘飯店所在處前進。

“中餐、晚餐、我們這裡有賣好吃的$#!%#!%!”

“咦…他在說什麼…”本來還聽得懂的通用語在之後突然變調,成為卡卡羅特聽不懂的外來語。他才想開口詢問達列斯時,對方已扁著一張嘴抓著他往前快步離開“哎??怎麼啦?話說那站在外面招客人的侍者剛剛後面在說什麼…?”
“哼!他一看到本大爺就改口講當地土話了!只不過是是小麥膚色就被誤認成當地人…切!”一聽見後面改調的語言,黑髮男人立刻了解他又再次被人誤認。

“哈哈!你是說你又被他們以為是同伴了嗎?”大笑,原來後半聽不懂的原因是這樣啊…“不過你哪是小麥色,你是可可色吧?小麥色沒那樣黑!”
“哎哎!連哈尼也在調侃我啊啊~~~”故作一副難過樣大叫。

----------傳說中的分隔線---------

解除一天疲累的最佳辦法是,洗澡。

『在洗澡時千萬不要相信上面寫的冷熱水字樣,因為當地人常常糊塗接錯水管。』

這是導遊在車上鎮重向大家宣布的事項,強調大家在淋浴時千萬要事先試水溫,否則可能會洗到很冷很冷的水,或極燙到煮熟的熱水。

“哇啊啊!!”先進去洗澡的達列斯發出殺豬般慘叫聲。
“怎…怎麼了?”本來整理行李的男人嚇一跳,轉身就往浴室喊話“沒事吧?”

“沒事…你先忙你的吧…啊啊!”雖是如此說,可之後又接連不斷傳來男人的慘叫聲,直到結束“呼…總算洗完了。”
“剛剛怎麼了…”那種悽慘叫法讓人想不關心都難“該不會你忘了導遊的話沒事先試水溫…?”

“不,才不是那樣咧!”語氣忽轉激動,下級戰士極度不滿指著淋浴間“這裡才不是冷熱水裝錯的問題,是根本就只有熱水!!”
“啊?不會吧…該不會是你兩個水都開的關係…?”

“不,我已經試過只開其中一個水,結果都一樣!都是熱水!”一想起方才那燙水洗澡的痛苦,達列斯就為自己感到悲哀,神情嚴正抓著卡卡羅特雙肩囑咐“哈尼…你千萬千萬要小心不要燙到啊!”
“呃…好的…”

過了十五分。

“我說的沒錯吧~~~那水超怪的!”在對方換上簡單睡衣以自帶浴巾擦頭時,彷彿為證明所言不差的達列斯亂吼。
“不會啊?我剛剛用冷水就冷水,熱水就熱水呢~~”什麼怪事也沒碰到,和標示上的溫度一模一樣“可能是你沒弄好啦~”

“不、不對啊?我剛剛用時真的就只有熱水!!!”抓著毛巾激動狀。
“乖~~過了就過了嘛,嗯?”上前吻了下笑道“那…我們先看點電視吧。”

但是卡卡羅特搖控器所轉到的每一頻道無不講著當地人火星語,沒一個聽得懂。最後或許是老天有眼,總算在一黃金頻道找到一個勉強可看的節目,一個以通用語發音配上當地火星語字幕的十幾二十年前老片,寥勝於無,勉為其難地邊看邊擦乾濕淋淋的頭髮。

“啊…還是很早呢…”十點多一些,早因工作緣故習慣晚睡的賽亞人在這時段很難入睡,但偏偏在這也沒其他娛樂可玩“不過也沒東西可看…”
“如果想要玩的話~~~我知道有件事很好玩喲~~~”手置唇前笑道,達列斯滿意地看著男人眨著碧色雙眼不解貌“想玩嘛?”

“嗯?當然好呢,你是有帶什麼書或雜誌來看嗎?”直覺想到閱讀性娛樂的卡卡羅特正想伸手往行李拿出那所謂好玩的東西時,卻突然被撲倒在床“達列斯…?”
“好玩的…當然是這個呀”隔著薄薄睡衣啃咬胸前突起物,在這種時刻最好玩的莫過於肉體上的親密接觸。

“不要啦…我們是出來替悟飯旅行兼…收集資料…不是玩這啦…”雖然想拒絕,但是情人對他身上做出的行為卻使他越來越陷入對方主導的局勢。
“沒關係啦~~反正現在很無聊,這又能打發時間又好玩呢~~~”掀起淺薄睡衣,達列斯伸舌繞著敏感點纏繞,不住頂弄同一處,等待紅腫處昂起再以牙輕輕磨弄“看看…你也很想玩了嘛~~~”

“沒…這還不都是你在…弄…”洗完澡原來就已處於全身對外界刺激敏銳階段,又被經驗豐富深知自己上下敏感點的男人刻意逗弄,卡卡羅特很快進入狀態,呻吟無限“停…”
“真的不想要嗎~~~”另一手伸入棉被下方,來回輕輕掃弄大腿內側較嫩肌膚,微微的觸碰有種發麻的滋味“不要我就停囉…?”

故意挑起對方情慾再突然乍然停止,這是達列斯最喜愛使用的招術之一,他很喜歡看情人委屈扁嘴要求自己繼續的主動模樣。

“唔…”

皺眉思考的樣子實在讓人很難把持住,但是得忍,只要忍過這一時等卡卡羅特主動開口,就能享受哈尼那種羞恥時的害羞表情。

“那…我要上面…”低頭小聲說。
“喲?想要主動騎在上方啊?好啊,沒問題呢~~~~”

“不,我說的是我要攻唷…!”投以甜死人的微笑,淺髮色男人趁對方未反應過來時壓坐上方,扣住雙手甜笑。
“哎?不對吧…!?”驚叫“不是你攻,是我攻呀!!”

“偶爾也要換換口味嘛~~~”繼續的笑容滿面,單手將達列斯底褲往下拉,漂亮的手緩緩在已勃發的堅硬來回撫摸“你是打不過我的哦,嘿嘿~~啊,你不是今天買了皮鞭嗎?要不要用那來綁住手呢?”
“!!!”

“開玩笑啦!”見到那驚到雙目睜大遲遲不敢相信哈尼變壞表情,捉弄成功的卡卡羅特開心大笑“我又沒那興趣~~吶,不抓你手了,讓我攻吧,如何?”
“我的小貓變壞了…嗚…啊…”感嘆途中,某隻沾滿潤滑液的孅孅手指已進入緊密的勇道,努力擴張“你…”

“嗯?我當然知道你將那擺在哪呢~~憑你的個性,不管去哪都會多少帶一些吧?”拿著行李袋中掏出的情趣用品笑道“唔,再多一點可能會更好~~乖,不要太大聲哦…我們在飯店呢~~”
“啊…這不對啦…哈…”按中全身酥麻的那點,此時的達列斯已心知無法逆轉局勢,唯有乖乖的被他可愛的小貓反攻“和我計畫中的不一樣啊…”

“別在意小細節啦,嘻~~”

即使說明不要喊太大聲,但身體本能難耐,難得被攻的達列斯還是忍不住地在情人疼愛下發出銷魂吟聲。幸好那晚隔壁房的是耳朵不太好的老人家,他倆的激情聲才未被聽個透徹。

那夜,很激情的異國之夜。






trackback url


Use trackback on this entry.

trackback

發表對布羅卡卡的感言吧!Post_comment

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對布羅卡卡的留言評論Comment

◎布羅卡卡重大事件宣布◎
布羅卡卡最新事件
大家對布羅卡卡愛的宣言!
布羅卡卡協會會長資料

kotenka_(wendy)

Author:kotenka_(wendy)

熱愛惡搞、畫圖、寫文的人,想像力無極限,詳細的回覆來問吧~哈哈哈~


 


其實會換這個blog是因為之前的被封了,計數器從那時我有印象的數字重新開始吧otz!


 


最愛的七龍珠配對是布羅卡卡、達列卡卡和空卡!其他喜愛的也很多,不詳加敘述~


妖精的尾巴最愛配對--響x洛奇(嗯,超冷門,還全世界目前就我畫和寫...


 


大家要回覆嘎嘎,我喜歡看回覆啊啊~~~

布羅卡卡分類
誰在追蹤布羅卡卡?
月的洗腦紀錄
參加的同盟!

地獄同盟

黒悟飯総攻同盟

ターレス様同盟

SAMROT UNION

悟空同盟

doumei-buro3.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kkk_banner.gif picture by crazyending FT同萌論壇
尋找布羅卡卡
通往未知的世界
管理者專用
布羅卡卡協會成員數
free counters
布羅卡卡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RSS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